「炎少,是司徒大哥。」

突然,韓小六一聲驚呼響起。

轟!!

剎那間,天水鋒上氣氛瞬間凝固。

逃亡者,司徒無情!! 司徒無清。

四個字回蕩在騰炎和當初世俗走出來的一眾少年兒郎身上,剎那間,眾人身體一震,那驚駭的眼神紛紛落在那倒在面前的落魄身影之上。殘破、染血的長袍,狼狽的身軀、蓬亂的頭髮,還有……那一張慘白、無血色的臉。

司徒無清,當年乞丐。

三年水月閣之約最後的缺席者。

『轟!!』

突如其來的事實讓騰炎等人皆是一愣,那眼神之中皆是閃過一絲的驚駭。之前,那恐怖而又雜亂的氣勢,那瘋狂奔逃的身形再一次浮現在騰炎等人的腦海之中,此刻更是看著生死不知的司徒無清,所有人的心猛的一抽,怒火頃刻間噴發。

如一頭頭暴走的武獸一般。

怒。

驚怒!!

詭異的氛圍讓周圍的空間溫度急劇下降。

嗖!!

唐三的身形更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剎那間便來到了司徒無清的身邊,更是對著司徒無清進行了一番探查。剎那間,唐三身體一震,那震撼的眼神帶著一絲的不可思議落在了騰炎身上,「少爺,司徒經脈移位,內臟受損,靈魂重創,生命透支。還有,他……六感全部自我封閉。」

『轟!!』

語不驚人死不休。

唐三的話猶如一道驚雷一般,落在所有人身上,讓所有人感覺靈魂為之一震。

神色瞬變。

經脈移位、內臟受損,靈魂重創,生命透支,這是多麼嚴重的傷勢,哪怕是司徒無清是巔峰不朽境的強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即便是不死也將會陷入昏迷,甚至正常情況下作為一名巔峰不朽境的強者都會在第一時間尋找一處僻靜的地方療傷。然而現在呢?所有人之前可是都親眼看到司徒無清那狂暴的奔襲速度,還有那駭人的驚天氣勢。

這是重傷的狀態?

難以想象。

這簡直就是不惜一切,不顧身死。

還有那六感。

所謂六感,分別是聽覺、視覺、嗅覺、觸覺、味覺、心覺。

一旦六感封閉,那武者將斷除和外界所有的聯繫和感知,他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對外界的一切不聞不問,一般情況下,一些閉死關衝擊瓶頸的強者才會這麼做。當然,六感封閉,將不再受到外界的干擾,武者的心境也會進入一種心無旁騖的狀態之中,可以說精神是絕對高度的集中。

這一刻,看著眼前的司徒無清,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種感覺,他封閉六感為的絕對就是逃命,為的絕對是來到這天水鋒之上,要不然……重傷狀態下的他絕對不會在來到天水鋒的那一刻墜落虛空。還有他那一身恐怖的氣勢,即便是此刻都還沒有消散,這根本就是靈魂深處的執念,或許在他封閉六感的時候他就已經釋放了這恐怖的氣勢,他這麼做根本就是想要引起所過之處所有強者的注意。

這是一份堅守。

這更是一份執念。

死,也要死在天水鋒之上。

為什麼?

一個巨大的疑問從所有人的心底湧現而來,哪怕是騰炎等人也不例外。如果司徒無清只是為了赴那三年之約他根本沒有必要這麼做,也不需要這麼做。他這是在幹什麼?他這是在拚命啊,這之中必然還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南仁通,救他。」

剎那間,騰炎一聲厲喝響起。

「不惜一切!!」

「是,師尊。」

南仁通猛然間回神,剎那間便來到司徒無清身邊。

施救!!

從司徒無清來到天水鋒,從他自虛空之中墜落,至今,不過過去幾個呼吸而已,但是對於在場所有人而言卻彷彿度過了千萬年一般。看到南仁通已經來到了司徒無清身邊,騰炎猛然間抬頭。

嗖!!

那如利劍一般的眼神瞬間向著遠方望去。

刷刷刷!!

所有人也都是如此。


嗖!嗖!嗖!

瞬息之間,那遠方追殺司徒無清的五六百名仲裁會巔峰不朽境強者便已經來到天水鋒百米之處,他們一個個御空而來,即便是此刻已經進入了天水峰範圍他們也沒有停滯的意思,那冰冷的眼神也是死死的鎖定著天水鋒,那一道道凌冽的殺機更是毫無保留。

「活捉一人,其他……全部殺掉。」

騰炎一聲厲喝響起。

冰冷的聲音,那凌冽殺機之中充填無盡怒火。

『轟!轟!轟!』

唐三、天火狼王、金翅大鵬鳥,三大聖級強者氣息瞬間爆發。

嗖嗖嗖!!

剎那間便鎖定那虛空之中五百多巔峰不朽境。

留一人,殺無赦。

虛空之中,那急速追殺而來的五百多名仲裁會不朽境強者這一刻感受到那恐怖的聖者氣息,他們的身體猛的一顫,身形也是瞬間停頓在虛空之中。望著天水峰,他們一個個臉上更是閃過一絲驚駭的神色。

「是聖人。」

其中一名巔峰不朽境強者那驚愕的聲音忍不住響起。

「聖人?」

其他人皆是一愣。

「聖人又如何?會長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滅殺司徒無清,哪怕是聖人攔截,哪怕是我等灰飛煙滅,也絕對不能讓司徒無情活下去,更是不能讓他說出一個之。給我殺,殺,殺!!」

虛空之中,一聲咆哮響起。

天水鋒上,所有人聽到這名仲裁會強者的話,身體皆是一愣,眼神之中更是一陣驚駭。那不朽境強者根本沒有絲毫的保留,也沒有任何的隱瞞,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不惜一切滅殺司徒無清,哪怕是聖人攔截也在所不惜。

這是為什麼?

一瞬間,無數人忍不住看向了司徒無清。

不惜一切殺人滅口。

再回想剛才司徒無清不惜一切奔逃而來的一幕,所有人心中忽然有種感覺,那就是司徒無清一定是知道了仲裁會,或者說是天魔陣營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是因此,仲裁會才會派出五六百名巔峰不朽境全力追殺。

至於聖人?

如果聖人出手,必然會引起其他聖人的注意。

一擊不殺,便再無機會。

這或許也是仲裁會沒有派出聖人追殺的原因。


「殺!!」

不等天水鋒上眾人想明白,虛空之中,那五百多名巔峰不朽境強者那震天的聲音便已經響起。下一秒,這五六百名巔峰不朽境的強者更是無視一切,瘋狂的向著天水鋒奔殺而來,他們的殺機也都是牢牢的鎖定著司徒無清。

必殺之人,不死不休。

「找死!!」

唐三一聲怒喝。

『轟!!』

恐怖的聖人氣息瞬間爆發,剎那間,唐三一掌虛空拍出,那恐怖的力量讓整個空間都為之扭曲。『轟』的一聲,虛空一震,巨大的聲音響起,那五六百名巔峰不朽境強者瞬間被拍死數十人,屍骨無存。

聖人之下,皆為螻蟻。

「死!!」

天火狼王和金翅大鵬鳥也是瞬間出手。

三大聖人,雷霆之勢。

嗖嗖嗖!!

仲裁會五六百名巔峰不朽境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更是沒有理會唐三那恐怖的一擊,他們的身形早就已經在虛空之中四散而開。此刻,他們更是從四面八方向著天水鋒奔殺而來,那一個個氣息也都牢牢的鎖定著那昏迷的司徒無清。

不惜一切,殺。

『砰砰砰!!』

三大聖級強者出手,虛空之中一個個音爆聲響起,一個個仲裁會的巔峰不朽境強者化作無數血肉,消散於天地之間。然而,雙方之間的距離太近,仲裁會人也太多,而且他們還是分散在各處,即便是三大聖人也無法全部攔截。

瞬息之間,滅殺兩百多人。

然而,仲裁會剩下那三百多名巔峰不朽境強者已經落在了天水鋒上,落入了人群之中,這個時候,即便是唐三他們是聖人級強者也不可能輕易將這些人全部滅殺,畢竟這天水鋒上還有其他人。

突如其來的一幕,所有人大驚。

「所有武獸全部保護司徒大哥,其他兄弟給我殺。」

韓小六那狂暴的聲音響起。

嗖嗖嗖!!

剎那間,在場近一千頭戰寵沒有絲毫的遲疑,紛紛圍向了司徒無清和施救的南仁通。那一頭頭體型龐大,氣勢驚人的八轉、九轉武獸瞬息之間便將司徒無清和南仁通兩人圍了一個里三層、外三層。仲裁會的人哪怕是殺到也絕對無法突破武獸的封鎖,這絕對是萬無一失。

你想殺,我便力保。

「殺!!」

這個時候,其他兄弟已經強勢殺出。

天水鋒上,混戰爆發。

看著這一幕,看著韓小六指揮著一眾兄弟,騰炎微微點了點頭,對韓小六的反應表示非常的滿意,同時,那冰冷的眼神瞬間掃視著混戰之中所有仲裁會的人,那眼神陰沉的可怕,同時騰炎心中對於司徒無清的事情更是感到深深驚駭。

究竟,司徒無清知道了什麼?

「殺!!」


韓小六一方動了,天水鋒上其他人也沒有絲毫的遲疑,開始向仲裁會的成員發動了最兇猛的攻勢,最凌冽的殺招。如今,眾所周知,仲裁會屬於天魔陣營,這些人自然不可能放任他們活下去,而且……似乎司徒無清身上還有著重大的秘密,那就更不能讓仲裁會的人得逞。

你要殺,我便保。

轟轟轟!!

天水鋒上,成千上萬的強者圍殺仲裁會三百多名巔峰不朽境,這些巔峰不朽境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一個個不斷的消亡。然而,他們卻是絲毫不為所動,一個個不斷的*近司徒無清。

血腥的混戰,堅定的信念。

仲裁會,瘋了。

這是在場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混戰之中,卻是沒有人發現,仲裁會原本五六百人之中,其中十人在混戰開始的瞬間便悄然無聲的離開了天水峰。

ps:臨時有點事情,所以今天只能夠請假了,保底一更,抱歉了,希望兄弟們見諒,海涵o(n_n)o~ 司徒無清。

四個字回蕩在騰炎和當初世俗走出來的一眾少年兒郎身上,剎那間,眾人身體一震,那驚駭的眼神紛紛落在那倒在面前的落魄身影之上。殘破、染血的長袍,狼狽的身軀、蓬亂的頭髮,還有……那一張慘白、無血色的臉。

司徒無清,當年乞丐。

三年水月閣之約最後的缺席者。

『轟!!』

突如其來的事實讓騰炎等人皆是一愣,那眼神之中皆是閃過一絲的驚駭。之前,那恐怖而又雜亂的氣勢,那瘋狂奔逃的身形再一次浮現在騰炎等人的腦海之中,此刻更是看著生死不知的司徒無清,所有人的心猛的一抽,怒火頃刻間噴發。

如一頭頭暴走的武獸一般。

怒。

驚怒!!

詭異的氛圍讓周圍的空間溫度急劇下降。

嗖!!

唐三的身形更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剎那間便來到了司徒無清的身邊,更是對著司徒無清進行了一番探查。剎那間,唐三身體一震,那震撼的眼神帶著一絲的不可思議落在了騰炎身上,「少爺,司徒經脈移位,內臟受損,靈魂重創,生命透支。還有,他……六感全部自我封閉。」


Related Articles

胡云海感覺到小冰的緊張了。

身子還一直發著抖。 而胡云海卻抵擋不住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