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天太黑,整個樹林里黑得不見五指,又不能開手電筒,只能感覺和紅外鏡觀察,找起比較困難。我建議暫時休息,等天亮於繼續搜索。」宋凱飛說道。

「不行。」蘇皓然果斷地回絕,「不說飛行員和科學家身上有沒有帶乾糧和水,就說敵特也在找他們,也許我們慢一步,就會被他們搶先一步。要是人落到了敵特手裡,我們怎麼辦?我們必須搶在前面找到他們。」

宋凱飛不了再多說了,只得回應道:「是。」

徐天龍在一邊趕緊補充道:「蘇隊,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定執行命令。」

蘇皓然也就不再往下說,對李二牛道:「我們走快點,往晨光他們那裡靠。我覺得飛行員和科學家應該就降落在那個方向。那裡的槍聲來得太巧了。但這也說明,飛行員和科學員還活著,可能正在想辦法逃避敵特的追擊。也許我們趕過去,可以正好接應到他們。」

「是。」李二牛二話不說地應著。

兩人當即加快了腳步沖槍聲方向奔襲過去。

「報告隊長,二組的報告。」過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何晨光聲音在通話器里傳來過來。

正和李二牛快速奔襲的蘇皓然立即站住,按下通話鍵道:「我是隊長,請說。」

「發現敵情,發現敵情。」何晨光道。

蘇皓然立即精神一振道:「什麼情況,請詳細說明。」

「發現科學家和飛行員的降落傘,離邊境估計還有一公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搞錯方向,跑過界了。現在怎麼處理?」何晨光報告說。

蘇皓然道:「一定不能越界。如果有必要,可以開槍為他們引路。讓他們往回跑。我們接應他們。只要他們跑回來,就安全了。還有,立即讓王艷兵進行狙擊埋伏,隨時準備出擊救援。」


「明白,明白。」何晨光回復道。

蘇皓然就又喊道:「三組三組,你們倆人立即迅速朝何晨光方向選攏,做為他們的後援,進行急行軍支援。」

「三組明白。三組明白。」宋凱飛不敢再開玩笑,趕緊嚴肅認真地回答。

蘇皓然放下話筒,端起槍對李二牛喊道:「二牛,全速前進。奔襲支援何晨光他們。」

「是!」李二牛二話沒說,立即甩開步子,在黑夜的森林中疾速奔跑了起來。

奔襲,在這種時候考驗的絕不僅僅是體力,而是綜合素質。

一要判斷准方向。要是方向錯了,跑偏了,只會越努力越錯。

二要判斷腳下是否安全。這麼快速的奔襲,下腳的速度根本不容你多想或才遲疑。靠的就是提前判斷。也就是從前面遇到的路況判斷出後面可能出現的路況,從而提前做好準備,隨時規避出現的路坑和障礙。

三就是要有足夠的膽量了。在那種密林中,到處是荊棘,還有廢棄的地雷,每一腳下去,都可能讓人爬不起來,甚至被炸得魂飛魄散的。要沒有勇氣,恐怕一步也不敢往前走。

四當然就是要訓練有素。普通的士兵是不可能在這種這麼複雜的地形和惡劣的環境中進行奔襲的。

不說,他們做不到速度很快,更是無法及時規避可能遇到的地雷或者路坑,以及各種障礙。這是像他們紅細胞這種經過特種訓練的人,才有可能做得到的。

這也是特種兵讓人不得不服的地方,就是完成別人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別不服,要不出去跑兩趟夜路感受一下,真的是太南了。


蘇皓然將系統給他的所有功能都打開了。

「系統,我要得到全面的支持,快!」蘇皓然十分不客氣,邊跑邊叫喚著系統。

系統很快就反應了:

「叮——

「宿主,你的儲存庫里只剩下一百點人際魅力值了,就是使用了,對這夜路奔襲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啊。你要支持你什麼呢?」

蘇皓然道:「別管它有用沒有,都給我用上。」

「好吧,那就提取使用。」系統只好說道,

「叮——

「恭喜宿主,人際魅力值增加了一百點。」

咔,這黑不溜湫的大夜森林裡,增加人際魅力值看來真沒個屁用啊。

我這是病急亂投醫嗎?

蘇皓然還是苦笑一下,為自己有些荒誕的行為感到可笑。

他只得繼續又追問道:「除人人際魅力值增加一百點之外,就再也沒別的可以支持了嗎?」

「這個真沒有了。你的儲存庫里現在可是空空如也。」系統帶著遺憾地說。

蘇皓然不悅地說:「你都升到三級了,我這前面還做了那麼多任務,去狙殺蠍子。怎麼一點獎勵都沒有?」

系統:「殺蠍子的任務是很重大,可是你們沒成功啊。那個任務相當於是失敗了。又怎麼可能有獎勵給你呢?」

去,還有這樣算的。

反正計算不過系統,也只能這樣了。

沒有任何可能更多的支援,那就只好靠自己了。

蘇皓然沒也幻想會有更多的奇迹,只是更加快速地與李二牛朝前奔襲著。

一個多小時后,他們根據定位,迅速找到了何晨光和王艷兵所在的地方。

「什麼情況?」蘇皓然顧不上把氣喘順暢,立即問道。

何晨光:「前面都有腳印,我們一直追蹤到這裡,卻不見了。我估計他們會不會就在這裡被抓走了?」

「如果這裡被抓走,這裡應該有更多的腳印才對,怎麼可能突然沒有腳印了呢?」蘇皓然搖著頭,用紅外望遠鏡四處察看著。

這時,他突然看到一隻鳥朝自己飛了過來,愣神的功夫,就發現它竟然站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蘇皓然仔細一看,發現小鳥的頭問竟然會閃發出一閃一閃的五彩光芒。

這是什麼鳥,難道是傳說中的五彩幸運鳥?

它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飛到自己肩膀上呢?

這……這怎麼回事?

突然,蘇皓然想起剛才系統給他增加的一百點人際魅力值,不由暗自驚喜道:莫非那一百點人際魅力值竟然能吸引來這神奇的小鳥。

他剛想開口,小鳥卻又突然飛了起來,啾啾地朝樹林后飛去。

李二牛後面追過來,他也看到小鳥了,撿了樹枝要砸過去。

蘇皓然趕緊攔住他,對何晨光和王艷兵喊道:「別傷害小鳥。它可能會幫我們找到飛行員和科學家。快,跟上它。」

神奇的小鳥在前面徐徐地飛關翔著,頭上不停地變換著不同的光芒,在黑夜的森林裡,顯得極為耀眼。

何晨光追著道:「皓然,你確定要追著它?我覺得這是不是太神話了。我們不要被引到什麼鬼地方就完了。我們還得救科學家呢。」

王艷兵也說道:「是啊,要不是不讓開槍。我真想一槍把它崩下來。這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蘇皓然知道他們是不會明白什麼是系統什麼是人際魅力值的。

連他自己都沒想到,這人際魅力值竟然強大到連神鳥都會被吸引過來幫助。

蘇皓然果斷地說道:「我是這次行動的隊長,一切都聽我指揮。我會負責的……」

話還沒說完,突然那神鳥身形一閃不見了,大家正驚異,就聽到前面大村下面傳出來聲音:「完蛋了。他們追上來了,看來我們跑不了了,馬上就要被敵特給捉走的。」 突然間下方的水流一動,數道人影由中顯現了出來。一看到這些來人,龍武心中就是一聲冷笑,他知道應該來的還是來了。

數道人影便是赤火山莊一行五人,其中賈銘宇,高子豪,張秀正是曾前去元陽宗挑釁之人,這一會他們竟然會攔在這條道路上,顯然是不懷好意。

張星峰做為幾人之中修為最高的第一個就站了出來,擋住了龍武四人出聲道,「你們想幹什麼?」

「幹什麼?想來你們不會不知道,罡石池經過這多麼年的努力之後,罡氣己經大不如前,現在罡石池中的小池子怕都不夠用了,正所謂僧多粥少,我看你們如果識相還是退出為好。」對方曾與張星峰對戰過的賈銘宇一閃身站了出來。

賈銘宇說的不錯,罡石池的罡氣的確不如以前充沛,這自然是因為每三年就有人下來吸食,使這個不知道何時存在的池水罡氣濃度愈來愈淡,如果這一次可以少一些人存在,那對於其它存在的人無疑就多了一份機會。

「賈銘宇,按照規矩,罡石池中是要各憑本事,各看機遇的,你難道想破壞規矩嗎?」看向賈銘宇等人,張星峰不屈不撓的說著。

「哈哈,規矩?那也是人定的,我只想說實力便是規矩。」賈銘宇哈哈大笑著,然後目光冷冷得看向元陽宗這些弟子,明顯他是想要動手的意思。


張星峰如何看不出來,看到對方這就想要動手了,知道躲是不行的,這便身子一動,先向賈銘宇掠了過去,「即然是這樣,那還何需廢話,讓我領教領教你的工夫好了。」

「張星峰,你的對手是我。」突然間一道影子掠身而躍擋在了賈銘宇的面前。

「馬浩然,是你?難道你自認可以勝過我嗎?」看到攔路之人,張星峰的面色便是一沉,這個人可是四階罡帥的修為,和自己一樣,兩人若斗,他沒什麼優勢。

「哈哈,就是我。當然,若是以前的我,自然沒有勝你的信心,可是現在確不一樣了,我己經晉陞到了五階罡帥,想來斗你應該不成問題吧。」說著話,馬浩然直接釋放了自己的罡氣,果然就是十分純粹的五階罡帥。

「可惡。」看著馬浩然,張星峰十分的生氣,本來他也是有這個機會晉陞到五階罡帥的,可是因為前一陣子賈銘宇等人來到元陽宗挑戰,打擾了他的閉關,並且他還受了傷,這才沒有了衝擊五階罡帥的能力。

「哈哈,來吧,我晉陞之後還沒有好好的痛快一戰呢,這一次就讓你來當我的試練石好了。」那馬浩然是哈哈一笑,奔著張星峰就沖了過來。

隨著馬浩然這一動,賈銘宇等人也分別的找上了對手,龍武做為其中一員,自然也不會落單,同樣有一人站在他的面前。

看看此人,龍武眼神凜然,「你是誰,為何要蒙著黑紗?」

「哈哈。」那蒙面紗的人先是哈哈大笑,接著突然用手扯下了眼前的黑紗道,「蒙上自然是不想讓你等見我的樣子,可是現在你們都要死了,確是不在需要了。」

隨著此人揭下了面紗,龍武的眼睛就是一瞪,「房執事?」


沒錯,此人正是那天跟著杜奧一起到元陽宗的赤火山莊執事房炎。此人按說年齡己經超標,就算是入了罡石池怕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進步了,但他仍然混在了人群之中,這說明一個什麼問題?

龍武何其聰明,瞬間想通了對方的意思,大聲道,「你是進來搗亂的,為的就是擊殺我等各宗各派的核心弟子?」

「不錯,我不得不承認,你是很聰明,可是聰明的人通常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今天也是一樣,你要因為你的這個聰明而隕落。」說著話,那房炎就率先的向著龍武身前衝來。

即然身份被人揭穿了,那房炎就不可能在留下龍武,不然的話,一旦被人所知,怕是整個赤火山莊都要承受其它幾派的怒火。

「想殺我,要有那本事才行。」龍武在對方就要來到自己身邊的時候,身子一動,整個人飛速向後退去。

不是龍武不敵對方,而是他己經有了殺心,只是礙於影響力,他不會當著眾人的面殺人,他要把房炎引到一旁無人處在下手。

房炎哪裡知道龍武的打算,只是以為對方怕了自己,這就戰意更濃,跟著龍武就追了過來。

龍武早己經研透了咫尺天涯,雖然說房炎是赤火山莊的執事,可終究也不過就是五階罡帥的修為罷了,論輕功他不比龍武強多少,甚至在風之法則配合之下,他還要略遜龍武一籌。

在龍武有意的引領之下,房炎才得以保持了兩人的距離,這樣沒一會,他們就離開了眾人,來到了一個無人之所在。

罡石池中,任何武者進入其中精神力都要被壓制到百分之一的樣子,換一句話說,一般的罡帥在沒有修習精神法則的前提上,他們大概可以探索周連千米的距離,那在罡石池中就等於只能看到周邊十米距離內的事物。

龍武則不一樣,他現在的精神法則己然修到了四成,可以很容易的探測周圍百里事物,那在壓制了大部分實力之後,僅剩的百分之一他也可以看到周連一里的範圍。

這一里之遠在罡石池中就很有作用了,至少龍武己經優於別人,可以看到其它人看不到的東西。

在感受著周連沒有其它能量波動之後,龍武終於決定大開殺戒,他首先就要拿不長眼睛的房炎開刀。

「精神攻擊,重力法則。」

接連得使出了兩種法則之後,那房炎先是感覺到腦袋一緊,接下來就是身子猛然加重,他的行動都受到了極大的阻礙。

這樣的情況下,房炎根本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甚至十成之力連一成都使不出來,而就是這個時候,龍武動了,一記光明拳輕易的轟中了對方,在拳力加到了二萬斤的作用之下,竟然輕鬆一拳就將房炎的身體打穿。

「這。。。這怎麼可能。」看著身體被龍武輕易穿透,房炎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王建國,李常飛。」蘇皓然立即聽出來,是科學家和飛行啊,馬上叫出他們的名字。

嗯,這名字還真有點意思,聽著挺有那麼回事的。

蘇皓然一叫出口,卻覺得不太對:現在還有人叫這樣的名字嗎?難道是老科學家和老飛行員?

樹後面立即探出兩顆腦袋,驚訝地問:「誰,怎麼知道我們的名字?」

蘇皓然道:「果然是你們。我是特戰旅的,受上級命令,前來營救你們。你們沒事吧?」

「哎呀,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們給盼來。」飛行員立即走出來,給蘇皓然一個大擁抱。

蘇皓然將他推開道:「這次任務救的主要是科學家。他沒事吧?」

「有事。」飛行員不悅地說,「他腿摔斷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還在這裡呆著。早可能就走出了森林了。」

何晨光跟了上來道:「還好你們走不動。要不然,你們可真的就走到人家國界去了。我們能不能把你們救回來,都兩說呢。」

蘇皓然不想跟飛行員多說,繞到樹后,看著科學家道:「什麼情況?」

科學家指了下腿:「骨頭斷了,走不了。」

蘇皓然道:「不要緊,我們可以抬你出去。不過,你也要克服一下。現在我先給你簡單做個包紮,把摔斷的腿給固定了,以免二次受傷。只要回到醫院,一切都好辦了。」

「不,不要。我自己包紮過了。以前我學過護理。我自己已經處理好。不會再受傷。你們看,我用自己身上的衣服包紮的。」科學家似乎很緊張地擋著蘇皓然手,不肯讓他接觸。

蘇皓然有些奇怪,把頭上的大功率照明燈全打開,照在科學家身上疑惑道:「感覺你好像不是科學家啊。科學家整天搞研究,都宅家裡,不是細皮嫩肉的嗎?你怎麼這皮膚和手掌都這麼粗,還有你的食指二關節怎麼還有老繭。這不應該是當兵的打槍打多了,才會出現這種現象嗎?你一個科學家怎麼也會?」

科學家趕緊解釋道:「我是做動力實驗的。每天要進行不知道幾十次的扣動板機。還經常鍛煉身體,自然也就會以粗肉糙了。再說,我也是個男人啊。細皮嫩肉多難看。」

蘇皓然知道知道完成任務重要,也不與科學家多廢話,見科學家不肯讓他接觸傷口,他也不堅持,直接就招呼何晨光等人道:「現在我們要馬上砍些樹枝扎個簡易的擔架,把科學家抬我們剛才下飛機的地方,同時呼叫直升機過來救援。擔架的事,晨光你負責帶其他人一起弄。我給參謀長他們報告情況。

「是。」何晨光沒有二話就答應了。

何晨光轉身指揮其他人去砍木頭扎單架,蘇皓然則立即呼叫起基地來。

「基地基地,我是紅細胞,我是紅細胞。」蘇皓然大聲叫著。

「我是基地,我是基地,請講。」很快,對面就有了迴音。

蘇皓然趕緊報告道:「科學家和飛行員,我們找到了。飛行員沒事,科學家跳傘時摔斷了腿,我們正準備做個擔架將他抬出去。預計到直升機停降點得走三、四個小時。我請求基本讓直升直接到我們現在的位置,先將傷員帶回醫院治療。然後再來接我們。這樣才能確保科學家的安全。」

基地那邊卻突然響了刺耳的嗡鳴聲,然後就不再有任何聲音出現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