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字不知道怎麼寫,你教我吧!」歐陽博輕描淡寫的說道。

「不過我跟你說,我今天不想殺人,你最好不要招惹我,不然的話,你會跟你那個什麼三弟團聚的。」歐陽博說道。

「歐陽大哥,沒有必要跟他們糾纏了,直接告訴他們你是參賽的人,他們不敢亂來的,這是帝國有規定的。」宋依夢說道。

「依夢,不用擔憂,我還不把他們放在心上,幾個小蝦米而已。」歐陽博第一次表現了一下溫柔說道。

「氣死我了!給我廢了他。」鄧佳木大吼起來。

自己看上的女人居然跟一個兇手這麼溫柔的說話,而且還是貼耳交流,這讓他很不爽,他就是想讓歐陽博馬上死。

一個人元境七階的武者走了出來,說道:「小子,報上名來!我不想殺無名的小輩。」

「小爺的名字你不配聽,還有啊,想殺小爺我你還不夠資格。」歐陽博也不爽了,好好的心情都被人破壞了。

「配不配動手了你就知道了。」那武者說著就是白色元氣湧出,一拳直接對著歐陽博砸了過去。

他可是看出來了,歐陽博只不過是人元境六階中期,跟他還有不少的差距,就憑著著一點差距就可以壓死歐陽博了。

「怕你啊,小兒科了。」歐陽博沒有退讓,一下子站在了宋依夢等人前面,赤色元氣湧出,對著那拳頭擊了過去。

「砰!」兩人各退一步。

「赤色元氣,難怪這麼囂張,如果你只有這點力量,那顆不夠看。」武者說完直接雙拳聚集成兩個巨大的拳頭再次砸向歐陽博。

看到那碩大的拳頭,武者身後的鄧佳木笑了,他很想看看歐陽博被這千斤拳砸死的場景,可惜的是,不能如他所願了。

「我廢了你!」歐陽博大喝道,赤色元氣暴涌,一下子開到了五倍戰力。

他可不想跟這樣的人在浪費時間了,搞定了好回去休息,反正逛街是不可能的了。

「咔擦!」

「啊~」

那武者退出了兩丈遠才停下來,跟著一聲慘叫傳出來,歐陽博卻是原地不動。

開始的時候鄧家的人以為咔擦的聲音時歐陽博傳出來的,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幸災樂禍,都想看看骨頭斷裂的樣子。

等到慘叫聲在一邊響起來的時候,他們才明白,他們考慮錯了,這是一個扮豬吃虎的角色。

鄧佳木是剛剛踏入人元境八階的武者,他當然看得出來歐陽博的修為只有人元境六階中期,一直認為,人元境七階的護衛是可以搞定他的,誰知道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這讓他都有些不相信這是真的了,雖然相差了半階,但是半階可是隨時都會壓死人的,怎麼會被低階的人弄斷了手臂。

他也知道越階戰鬥的事情,但那些都是在底蘊豐厚的家族才有可能出現,看歐陽博的穿著根本就不像是大家族的弟子,哪裡有什麼底蘊,可是事情偏偏出乎他的意料。

他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他自己跟這護衛對戰,想要一招廢了他的手臂都不大可能,可這個最不起眼的小子居然做到了。

「大少爺,我去殺了他。」另外一個武者說道。

「你們兩個實力差不多,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你照顧好他,本少要親自出手。」鄧佳木說道。

「小子,你敢上我鄧家的人,今天先斷你手臂給他報仇,再殺你給我三弟報仇!」鄧佳木一邊走一邊盯著歐陽博說道。

「我是文明人,今天在我女人面前我不想殺人,你雖然是人元境八階的修為,但你還不是我對手,最好是你自己收斂一點!」歐陽博毫不在意的瞪著鄧佳木說道。

一般只有實力高的能夠看得透實力低的修為,哪裡有實力低的看穿了實力高的修為,歐陽博的一席話直接讓鄧佳木前進的腳步停了下來。

「小子你是什麼來頭!」鄧佳木疑惑的看著歐陽博問道。

「不要問我什麼來頭,反正今天我不想殺人,你最好回去,以後見面在結算如何?」歐陽博看著鄧佳木問道。

「要我回去也可以,接我三招,讓我回去有話可以說。」鄧佳木看著歐陽博說道。

他是真心的希望能夠看出來歐陽博是在虛張聲勢,而不是真正的有著深厚的底蘊。

他的實力跟崔大發差不多,歐陽博可以壓死他,但是歐陽博不想在大街上展現出自己的元氣底牌,畢竟三色元氣不是那麼多見的,但是想要快速的結束就還是得接下他三招之後。

「好吧!三招你出手,只要你能夠碰到我衣角就算你贏了!」考了再三之後歐陽博這麼說道。

「小子,你太看不起人了,接招!」歐陽博的話直接讓他暴走了,人元境六階中期的修為居然說讓人元境八階的人三招,這讓別人怎麼看。

「虎嘯山林!」鄧佳木直接出手,白色元氣凝聚成一隻巨虎撲向了歐陽博。

「逍遙步!」

歐陽博輕輕的漂移出去,一下子到了鄧佳木的身後,那巨虎撲在了歐陽博留下來的殘影上。

「還不死?」鄧佳木看到巨虎普在了歐陽博身上,疑惑的自語了一句,可是他沒有聽到歐陽博的慘叫聲啊。

「死了不了!」歐陽博拍了一下鄧佳木的後腦勺,又一個漂移到了鄧佳木的面前說道。

這一下,鄧佳木整個人都差點跌坐在遞上去,渾身是冷汗,他不知道,要是人家剛才要殺他,他就是有十個腦袋也被人家砍了。

他真心的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元境六階中期的人為什麼有這麼快的速度,都可以趕上地元境修為的速度了,或許剛剛踏入地元境的速度也不如他吧!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章鄧家八長老

但自己身為鄧家的大少,無論如何也不能就因為對方的速度快而放棄了吧!要是這樣放棄了回到家族也不好交代,家族的長老什麼的也會看不起我的,到時候還如何繼承家族。

「這位兄弟,我知道速度不如你,但是希望你能夠在真正的實力上讓我佩服!」鄧佳木鎮定下來孩子后朝著歐陽博說道。

「天下武功無快不破,速度也是我的本事之一,力量上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今天本少心情真好,不想殺人,我怕控制不了殺了你。」歐陽博說道。

他說的可是真心話,三色元氣的暴虐程度,他可是很清楚的,也許人元境九階的武者他也可以一戰了,但是那是需要加入十倍力量的底牌,他不像現在暴漏出來。

可惜的是,他的話讓鄧佳木感覺是被侮辱的感覺,什麼叫做控制不好,什麼叫做會殺了他,他根本就不相信。

「小子,還有一個辦法,你加入我鄧家,我三弟的事情也可以算了。」鄧佳木說道。

他也摸不透歐陽博的底牌,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但是他生性就有些多疑,所以他想把歐陽博拉到他的身邊,這樣對她以後競爭族長也許會有幫助。

在一個就是他想得到歐陽博所修鍊的那個速度的功法,還有那可以越階戰鬥的功法,身為帝國前一百家族的大少爺,知道的事情還是不少的。


越階戰鬥可以分為幾種,有的是在功法上強大,有的是靠著秘法,可以強行提升修為,有的是武器好,可以越階戰鬥,他知道只要歐陽博加入鄧家,也許歐陽博身上的秘密他都可以唾手可得。

「呵呵,鄧家在帝國中還不錯,百名大家族當中不上不下,但是還不能讓心動。」歐陽博說道。

鄧家在帝國中雖然不是很強大的家族,但是能夠排在五十多名也有著強大的底蘊,偏偏就是有著底蘊的大家族還不能夠讓他看上眼。

「讓開,鄧家的長老來了!」這個時候,人群外面又響起了吵雜的吼聲。

圍觀的群眾立即就讓那個開了一條道,為首的老者六十多歲,眼神陰沉,一身紫色的長袍,身後還跟著好幾個人元境七階,八階的武者。

「真是強大啊,隨便出來一個長老都帶著這麼強大的武者。」歐陽博看著老者走過來心中暗暗說道。

「見過八長老!」鄧佳木走到老者的身前躬身說道。

「免了!發生了什麼事?」老者問道。

鄧佳木附耳把事情跟老者會說了一遍。

「小子,你是找死啊!」老者大喝一聲,紫色長袍飄舞,地元境武者那強大的威壓釋放出來。

周圍的觀眾不斷的朝後退去,有些退的慢的直接被壓得趴下了,就連歐陽博身邊的人都被威壓壓得彎下了腰,不斷的朝著後面退去。

宋依夢退出去了十幾步,他的護衛也退出去了二十步,萬宇退了五步才停下來,只有袁曉芙一臉通紅的站在歐陽博的身邊,退出去的人都是臉色蒼白,緊張的看著對面的老者。

袁曉芙是因為激活了一點點封印的力量,完全能夠承受住了這威壓,而歐陽博是因為靈魂力太強大了,超過了大多數的地元境二階以上的武者,所以面對著這威壓,他一點也不擔心。

「曉芙,你退出去,有我在,沒事!」歐陽博說道。

「不,博哥,他太強了,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面對他,實在不行,我會殺了他。」袁曉芙咬牙說道。

「放心吧,你男人這點事情還是可以應付得了的。」歐陽博輕輕的說道。


「不,博哥,我不想再看到你在我眼前消失了,上一次我就很難過,很後悔沒有陪在你身邊了,這一次說什麼都不會離開你的身邊。」袁曉芙堅定的說道。

「好吧!但是一切由我來應付,除非我應付不了的時候你在出手,你的封印力量不能夠隨便解開。」歐陽博知道勸解沒有用了,只好這麼說道。

「歐陽大哥,歐陽兄!」身後的兩人同時驚呼出來。

「沒事,你們退後!」歐陽博朝著身後的兩人擺擺手說道。

「耶,小子和這女娃居然能夠頂住我的威壓,看來你倒是真的有些本事,難怪敢這麼目中無人的殺我鄧家的兒郎。」老者驚訝之後,淡淡的說道。

「小小地元境的威壓算的了什麼還下不到我們。」歐陽博語氣冷了下來,一樣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哼,果然是夠狂,人元境六階中期修為,能夠抗老夫地元境初階的威壓,老夫還真的是小看你了。」老者道。

「也許你看錯了的地方還很多。」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真正的戰鬥,他不是地元境武者的對手,但是所有底牌加起來,他也不見得就會輸給他,墨麒麟是他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出來的,但是看來今天很可能要出動所有底牌了。

「哦,那就讓老夫好好的看看你到底還有什麼地方值得老夫驚奇的。」老者說完,直接對著歐陽博發出了一掌。

強大的掌風吹過來,讓周圍的人根本站不住腳,不斷的朝後退去。

「這就是地元境的強大啊!」歐陽博暗嘆一聲,腳下一點都不敢停留,急忙拉著袁曉芙後退。

以前的他招惹了南宮家的地元境武者,但是沒有正面面對過,現在正面面對地元境的武者,他才知道地元境的武者根本就不是人元境武者能夠並論的。

一個地元境的武者,哪怕是初階的,隨時可以虐死三個人元境九階巔峰的武者,歐陽博人元境六階中期的實力,怎麼可能去正面接招,所以他只能依靠著速度不斷的躲閃了。

「嘿嘿,速度不錯,這第一招給你避開了,看看你接下來的怎麼避開。」老者說著直接開始了新一輪的進攻。

從第二招開始,老者才發現,歐陽博避開他的第一招根本不是僥倖,而是他有著這個速度完全可以避開自己的攻擊。

「這就是鄧家啊,出動了地元境的武者來對付一個人元境六階的武者,真是丟人啊!」

「唉,鄧家啊,誰不知道,他們一向是如此的啊!」

「可惜呀,他們地元境的武者今天要被這個青年耍了,你看那速度,地元境的武者根本就沒辦法攻擊到。」

「也不要高興太早了,這青年實力不高,這樣消耗下去,早晚要被地元境的收拾了。」

旁觀的人實在看不下去,不斷的開始了議論,一個個聲音都是在指責鄧家的所作所為,可想象得出,鄧家在平時是何等的不受人待見了。

幾個呼吸之間老者已經發出了十幾招,可惜每一招都是險險的被歐陽博避過了,沒有一招招呼道他的身上的。

老者眼看十幾招了居然沒能招呼到歐陽博,心中不免怒火起來,不過他也是在是對歐陽博的身法速度無可奈何,他最快的速度是展開了還是無法跟歐陽博相比較。

「要是能夠得到這小子的功法那就好了,到時候地元境之中已經能夠橫著走了。」老者邊打邊想。可惜他的夢想是註定了要落空的。

鄧佳木一開始的看到八長老來了,心中大定,誰知道一打起來,十幾招過去了,他們家這位地元境的長老居然連歐陽博的衣角都沒有碰到,這讓他震驚不已,更加的使他堅定了想要得到歐陽博的那個神奇步法了。

萬宇、宋依夢更是震驚,他們知道歐陽博會陣法,會煉丹,可是沒有想到速度也居然這麼快,而且能夠完全的頂住了地元境的威壓,不但如此,還能夠跟地元境的武者進行周旋下去。

這完全是顛覆他們認知的武者級別範疇,還有一點戰力還可以越階戰鬥,雖然沒有見到歐陽博實際的一戰,但是人元境七階的五招一招對戰,直接震斷了人家的手骨,這是何等的力量啊。

「歐陽兄真是讓我等汗顏啊!」萬宇忍不住的自語了一句。

宋依夢卻是臉紅紅的緊張的在一邊看著,歐陽博是她喜歡的人,越強大他越開心,可是她喜歡的人現在正在面臨著危險,雖說暫時還不能如何,但是時間久了難免出現意外。

「博哥,這樣下去,你消耗不起啊!」袁曉芙依偎著歐陽博說道。

「曉芙,這是個小事情,這點消耗你男人還不在乎。」歐陽博嘴中說話,腳下可是沒有半點停留,場中,空中不斷的出現他的殘影。

「小子,你速度實在是讓老夫佩服,老夫也不想欺負你,我們能否停下來談談。」鄧家的八長老看著這麼多招過去了,根本打不這歐陽博,開口說道。

他雖然恨歐陽博,但是奈何不了人家,實力比他強,但是速度沒他快,簡直就是說速度方面差遠了,本來以他身份對付歐陽博都不太好聽了,現在居然是還奈何不了人家,他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老傢伙,你倒是想得美,以大欺小,還好意思叫我談談。」歐陽博不敢大意,一邊跳躍一邊說道。

「只要你交出你的身法的功法,老夫答應你,讓你來我鄧家破格成為執事長老。」八長老說道。

「想得美啊,小爺我要是停下來去你們家做了那個什麼勞什子的長老,恐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啊!」歐陽博可不是那種誰想忽悠就能夠忽悠的。

「哼,你信不信老夫一聲令下,你今日絕對會死在這裡,老夫是看你是個人才,同時老夫也欣賞你的身法才會這般。」老者冷哼一聲之後說道。

「哈哈哈,只要你能夠不顧你鄧家的名聲,你要下令就下令吧!小爺我絕對不能停下來!」歐陽博狂笑道。

他是看定了這個什麼八長老不一定會下令的,畢竟怎麼說他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以他的身份來跟他戰鬥,挨不這邊了居然還下令群毆,這要傳出去,恐怕鄧家的臉都會給他丟光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三十一章大賽七:各顯神通


當然,對於歐陽博這篤定的話語,八長老是被氣暈了,他確實不願意也不好意思在開口吩咐其他人一起上來圍毆歐陽博,不管是年紀,身份,地位,實力,勢力都不是歐陽博能夠比擬的,就這樣的人還敢招呼別人圍攻,那簡直是沒有天理了。

眼紅於歐陽博的身法的他略顯焦躁,但自己是真的無可奈何,只好傳音給了一邊站著的鄧佳木說道:「趕緊分夫人一起拿下這個小子,他太詭異了!」

得到了吩咐的鄧佳木也同時大吃一驚,雖然他知道八長老奈何不了這個不知名的小子,但也不至於讓人圍攻他,但八長老確實是這麼吩咐的。

「大家一起上,圍住這個小子,不要讓他跑了!」鄧佳木沒有辦法,只好對著其他鄧家的人吩咐道。

一起大約有十來個人同時躍起,把歐陽博圍了起來,而且包圍圈逐步的縮小,他們必須要活捉歐陽博,畢竟歐陽博身上的這些功法他們都很想要。

「哈哈哈!老傢伙,你們鄧家的臉面從今天開始完全被你丟盡了!對付我一個小人物而已,居然出動了這麼多的強者。」歐陽博看到十來個人包圍了他,而且包圍圈也在縮小,他能夠感受到了威脅,不過現在的他還不怕,實在不行,跑還是可以的。


「小子,少在這裡胡言亂語,你傷我鄧家兒郎,豈能讓你如此便宜的離去。」鄧家的八長老堂而皇之的說道。

似乎他們這麼做完全是對的,都是為了歐陽博傷害他們家的人造成的,殊不知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你如何安置罪名,總會有人看不慣的。

「這麼多人欺負人家一個孩子,你們好意思么?」

一聲清爽的聲音傳了過來,接著一道身影也跟著射入了戰鬥場中,威壓也跟著壓了下來,那些圍攻歐陽博的人也都忍不住的退了出去。

「小子見過朱前輩,不知前輩這一別之後是否安好?」歐陽博上前見禮說道。





Related Articles

現在,他已經解除了自己的封印。

他一直都安靜的聽著麾下眾人的嘮嘮叨叨,並...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