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到臨頭還敢頤指氣使,卿家的人當真好大的威風!」虛空中氣波微微一盪,四道身著黑衣的人影顯露出來,每一個人都如同一柄犀利的厲兵,散逸著攝人心神的寒意和殺氣,卿淺落對那種殺氣非常的熟悉,因為她透過那森寒的殺氣已然知曉了這四個身著黑衣的人,他們的手均收割個無數大能修士的生命,而那種殺氣便是從收割無數條生命中錘鍊出來。

這四人便是那閔天仁派出的其手下的暗影、血影、碧影及赤影四大暗殺刺客!

「竟然是爾等四人!」卿淺落瞬間面色變得有些難看,「四道影子刺客同時出動,便以為真能穩操勝券了?」

「影子刺客至今還未失過手!」暗影沒有立即回答,半響之後卻是輕笑了一聲道:「不知道卿城主今日會不會是第一個從影子刺客中活命的第一人,呵呵呵呵!」

「本城主倒真的很期待!」卿淺落踏出一步,冷笑道。

「咱們的卿城主倒還真沉得住氣!」暗影沖身後的血影、碧影及赤影三人一笑道,「修為遭到天絕地絕對的壓制,咱們四人打三人,真不知卿城主的自信來自何處?」

「閔天仁那個老匹夫,竟然敢讓四影前來追殺我們姐妹,當真是不知死活,二妹、三妹,咱們今日便順手砍掉閔天仁的臂膀,到時候我看他還拿什麼和我叫板!」卿淺落面罩寒霜,柳葉眉倒豎,殺氣森森道:「便是咱們的修為在此地遭到壓制,要滅殺爾等幾條狗還是沒有困難的!」

「那就得看你們的本事了!」暗影也不惱怒,依舊風輕雲淡,渾沒將卿家三姐妹和卿家的一干修士放在眼中。

「是嗎?那我們就得還閔天仁一重大禮了!」卿漣夢冷冷一笑,「那老匹夫當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既然他想要如此,咱們若不成全他倒真是顯得咱們姐妹小氣,大姐你說是不是?咯咯咯咯!」

「好啦,大姐、三妹,咱們甭在這兒跟幾條狗子廢什麼話了,殺掉他們便是!」卿花嬈天生好鬥,此時聽聞要教訓閔天仁手下的暗影、血影、碧影及赤影四大殺手,頓時興奮的骨頭都發酥,恨不得立時便出去與那四影廝殺一番。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面對卿花嬈的突然出手,暗影驀地一聲冷哼,身形一扭好似一條靈活游魚,在虛空中微微晃動便避開了卿花嬈必殺一劍的攻擊。

卿花嬈極為可惜地盯住暗影,毫不顧忌地玩弄著手中一柄尺余長、寒芒咋射的短劍撇撇嘴道,爆發出一陣咯咯嬌笑道:「算你逃命手段高明,不過下一次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傳說暗影有九條命,我倒想看看是不是真的!」

「聽聞卿家二小姐好戰嗜殺,果然沒有訛傳,領教了!」暗影也不生怒,輕笑數聲,緩移蓮步,帶起一抹香風。


暗影饒有興趣地看著卿花嬈譏諷地搖搖頭,雖然風情萬種,但卻帶著宛如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無不憐憫道:「可惜你遇上了我,註定要碾落紅塵,這便是你的命,怨不得別人,只怪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好大的口氣,四影刺客久傳的盛名是否如傳言般真實,我倒要看看,你等有何出奇之處便儘管施展就是!」卿淺落踏出數步,將卿花嬈和卿漣夢擋在身後,面色凝重,語氣卻淡然道:


「若是在別處便是爾等四人一起上,我亦能不費吹灰之力將你們幾個一擊滅殺,不過你們既然敢在此現身來刺殺我們,當是知曉了此處的神秘,我等的修為遭到壓制,恐怕你等也差不了多少,不過任你心機狡黠,你們煞費苦心地千算萬算,卻沒算到我們有如此多的人吧,如此看來,這勝算還是在我們這一邊多一些不是嗎,咯咯咯咯!」

暗影聞言未見有半點兒驚詫之色,面上反而露出了愈發迷人的笑靨,只見她朱唇微微一啟,也輕搖蓮步,宛如風擺楊柳,姿態煞是迷人。

暗影咯咯嬌笑,嬌軀顫動,再配上明艷的容顏,當真美若天仙一般,便是卿淺落自負美貌明艷無雙,亦微微有些吃味,而血影、碧影及赤影三人也在一瞬間失神。

「咯咯咯咯,我的卿家姐姐呀,你怎知勝算就在你們那一方?焉不知刺客乃是心思縝密、精於算計的籌謀之輩,怎會平白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刺殺對方之前必定會全面計謀,尤其是此番刺殺如你們這等愕卿家的三位驚艷弟子,而且還有現任的大城主,在沒有布下後手和絕對把握滅殺你等之前,你說小妹我會那麼愚魯巴巴地跑到你們面前來送死么?」

暗影咯咯嬌笑不休,不含半絲殺氣,但字字卻是透著濃烈的殺意,句句都是嘲笑和譏諷。

「你……當真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卿淺落聞言心下一沉,見對方如此篤定,便知暗影所言肯定不假,即便說此時自己一方的人數眾多明顯佔有優勢,但誰又知道暗影在暗中又設下了多少幫手。

且暗影等四人個個都是經驗老道、身經百戰的刺客高手,殺人經驗老道,自己帶來的手下雖然實力不弱,但和暗影等人比較起來,實力、殺人的經驗以及心智自是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情形卻如暗影所說,己方的勝算幾乎為零。

「咯咯咯咯,卿家姐姐謬讚了,實在讓小妹汗顏!」暗影咯咯嬌笑,看似和煦柔媚,實則是殺機滾動。

「既如此,那便將你的幫手一併叫出來吧!」卿淺落深吸了一口氣,冷冷道:「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卿家姐姐有令,小妹安敢不從?」暗影輕笑數聲,忽地素手一揚,頓時周遭氣流震顫,無數獄傀便從不同的藏身之處現出行來。

那些獄傀不言不語,舉止雖然看起來有些僵直,但流露出的恐怖、森寒死亡氣息卻是讓卿家三姐妹不禁眉梢急顫,心下驚駭不已。

「你們竟然煉製此等陰毒、噁心之物為惡眾生,就不怕遭離天而道心入魔?!」卿淺落面色瞬間大變,呵斥道。

「咯咯咯咯,實不瞞卿家姐姐,這獄傀之兵小妹我可沒那本事煉製,小妹亦無此等隨時帶一大群屍體在身邊的嗜好,不過這些屍傀之兵卻是我等四人,這些年來刺殺的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個個都有著一具強橫的肉身,棄之可惜,倒不如為我等所用!」

暗影柔柔淺笑,風情萬種道:「不過卿姐姐你適才只說對了一半,我們四人的修為和你等一樣遭到了此地禁制莫名壓制,不過這些屍傀之兵卻不受壓制,我想不需要我四人出手,這些屍傀之兵便能輕易將爾等撕碎!」

「心如蛇蠍,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卿淺落深吸一口氣,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你等如此陰毒手辣,就不怕天道不容遭譴擊?」

「哦,卿家姐姐,你們放心,你們死後,小妹也會將你們的屍身煉製成屍傀之兵,也算是不浪費,你覺著如何呀?咯咯咯咯!」暗影蓮步輕移。神情風輕雲淡,似乎不是在談論生死,而是在閑情書卷,意態悠然。

「混賬,一派胡言!」卿花嬈此時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怒火,驀然身形竄出,素手當空一劃,一股股靈氣隨著手勢盪出,鋒銳之極,宛如利刃,以迅雷之勢向著暗影絞殺而去。

雖然她此時的修為被壓制在築基初期,但一身秘術仍在,此時怒極而發自然是殺伐極其凌厲,出手便是置人於死地的殺著。

暗影嘴角微微一撇,身子一晃便在卿家姐妹三人眼皮之下身軀虛化,須臾間便消失不見,動作疾如閃電,宛如鬼魅。

「二妹快閃!」卿淺落一見頓時目中露出一抹凝重,當即一步跨出,毫不猶豫地朝著虛空連連劈出數掌。

「卿淺落,果然不愧是天之驕女,小妹佩服!」隨之卿淺落數掌劈出之後,虛空氣波一顫,暗影隨之顯露出來。

「藏形匿跡的手段甚是高明,不愧是一流刺客,影遁還是血遁?可惜這一切在我面前無用!」卿淺落冷冷一笑,「現在,你們要麼滾,要麼死!」

暗影明艷的面龐上一抹殺意驀然浮現,伸手從儲物袋中拍出一隻骨管放在嘴邊輕輕一吹,那骨管立時發出令人毛骨悚然響聲,那響聲猶如催命勾魂的號哭聲,極是令人心悸。

隨後便見到其身後的屍傀之兵隨著骨管之音緩緩地動了起來,一股股死亡的氣息從他們身上散出,死死鎖定了卿淺落一行人。

圍獵的圈子愈發地小了,屍傀腐爛的軀體散發出的陣陣惡臭讓卿家姐妹噁心不已,但卻不敢有半絲疏忽,一邊抵禦著屍傀散發出的惡臭,一邊尋找著破綻和殺機,場中氣氛一時間恐怖到了極點,卿淺落等人便如臨大敵。

「殺了她們!」暗影面上現出殘忍和冷血,骨子裡的凶性徹底被其激發,見卿家姐妹已然徹底陷入屍傀包圍,當即發出一聲輕斥,命令屍傀之兵進攻。

血影、碧影及赤影三人對視一眼,身形隨即虛化,虛空緩緩盪起一層氣波漣漪,三人隱如虛空中不見了身形。

「所有人小心了,相互照顧著,尤其要注意四影的動向,決不能給他們各個擊破的機會!」卿淺落見血影、碧影及赤影等人也加入了戰團,當即大聲提醒了自家姐妹和本門的修士。

卿淺落話音未落,虛空中驀然一道碧芒快逾閃電一閃而過,一下便撕開虛空,下一刻便見卿家的修士中一名築基修士的腦袋在那青芒劃過之後,噗地一聲便滾落在地,腔子中一道血柱噴濺而起,直達數丈,那名修士頓時斃命。

與此同時,烏芒、紅芒、碧芒、金芒在虛空中不同的地方如閃電般快速出現,隨之消失,但其沒出現一次,必將帶走卿家一名修士的性命,只短短數息,卿家的修士便死傷數人,剩下的驚恐萬狀,緊緊聚攏在一處,那裡還敢應戰。

屍傀在暗影的驅動之下,撲殺上來,或拳打腳踢,或刀劍並舉,瞬間便連滅數人,端的是兇殘無比。

卿家三姐妹亦不好過,竟然被幾個修為比自己低許多的刺客打壓著狂虐,此時她們心頭極度的窩火、鬱悶,恨不得將暗影、血影、碧影及赤影四人碎屍萬端。

然而修為被死死壓制,加之對方又有大量的屍傀之兵作幫手,而那屍傀之兵本就沒有生命,不過是被以秘術煉製並驅動,即便是將其劈成碎片,那一段段的殘肢碎塊仍在蠕蠕而動,卿家姐妹只氣得暴跳如雷。

卿淺落青絲散亂,鬢角已然汗流涔涔,白色宮裝上滿是血污,氣息凌亂,卿花嬈於卿漣夢更糟,在暗影等人和屍傀的瘋狂進攻之下,敗象漸呈,再一看手下的修士早已悉數被滅殺,此際的遭遇讓卿淺落怒火高熾,若不及時突圍出去,姐妹三人決計沒有誰能夠僥倖活命。

「走!」不敢繼續戀戰,卿淺落一咬銀牙奮力發出數道凌厲的電芒,生生將屍傀包圍圈撕開一道口子,隨之低叱一聲,當先領著卿花嬈和卿漣夢從豁口衝殺出去。

「想跑?」暗影微微冷笑,見卿家姐妹三人慌不擇路地向著天絕地腹心逃去,嘴邊不禁露出一絲冷笑,暗影心頭明白,天絕地之中,愈是靠近其腹心,修為便被壓制的越厲害,只要沒有逃出天絕地,卿家姐妹早晚會被自己一行獵殺。

「追!」暗影一揮手,驅使著屍傀當先追了過去,血影、碧影及赤影三人緊跟其後。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混蛋,閔天仁這個老王八蛋,竟然使出這樣一個陰招來對付我們,老娘今天若是不是,一定要將那個老王八蛋撕扯碎片!」卿花嬈此刻雲鬢蓬亂,一張臉上滿是血污,顯得狼狽不堪至極,在混戰之中好幾次都差點兒被屍傀之兵抱住了。

現在一回想起那些屍傀之兵的噁心樣,卿花嬈還止不住腹中一陣陣難受。

「可惜了現在不能激發青銅雲舟,否則,咱們何至於如此狼狽,竟然被幾個小小的刺客追著打,實在是難咽這口氣!」卿淺落一張美艷的面上此刻也滿布殺氣,美眸燃燒起怒焰,此刻見自己帶出來的卿家子弟已經所剩無幾,大比分都在混戰中喪生,這讓卿淺落實在是怒氣難平。


「這些都先不要講了,咱們當務之急便是想辦法如何避開暗影的追殺,此番看來咱們已經和閔天仁徹底交惡了,天絕城肯定是不能回去了,所以咱們現在必須尋找到離開此地的出來,趕快返回宗門才是上策,否則,這黃泉死魂淵便是我們三姐妹的葬身之地!」卿漣夢此時還尚為冷靜,仔細想了想事情的始末,緩緩道。

「啥,逃跑,憑什麼呀,你二姐我一定可以將那幾個臭刺客全部都殺了!」卿花嬈性子急躁,聞言便炮仗一般地炸開了,氣呼呼道:「還有咱們死了這麼多家族弟子,這就算了,不替他們報仇了?」

「報仇,現在?怎麼報?你告訴我,難道先前的虧還沒吃夠,咱們的子弟還沒死絕,咱們三姐妹還沒有隕落是不是?」卿漣夢有些頭痛地看著老腦子似乎少根筋的卿花嬈,此時她一點兒也不客氣地反問道:「要是先前能夠滅殺他們,咱們至於現在這樣嗎,嗯?」

「好了,老二的想法沒有錯,老三的想法也正確,咱們現在確實應當想辦法突出去,這死魂淵下太詭異,咱們多呆一會兒,便會多出一份危險來,就這樣,繼續尋找出路,退出去!」卿淺落有些頭大地看著面前的兩個妹妹,呵斥道。

數個時辰之後,在一處山谷中,卿家的三姐妹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個人影的背後百丈之外。

東方墨玄霍地轉身,便看見身後百丈之距的地方,三道人影正朝著自己狂奔過來,東方墨玄的面色立時罩染上了一層殺氣。

「今日便是拼了小命也要將你們留下來!」東方墨玄森然看著那三道人影,弒神杵已然被他緊緊握在掌心,心頭已然湧上了濃濃的殺機。

「看,那小子就在那裡,大姐,咱們快上去抓住他!」卿花嬈猛然看見如標槍般挺立在遠處的東方墨玄,頓時忘了自己姐妹三人此時正被暗影他們追殺,一時間滿心歡喜道。

「慢著!」卿漣夢一聲斷喝,止住了正要衝過去的卿花嬈。

「幹什麼?」卿漣夢不解,有些氣惱地反問道:「難道還要任他逃走不成?」

卿淺落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卿漣夢的意識。

「二姐,你可還記得此人中了流元槍?」卿漣夢問道。

「怎麼了?」卿花嬈不耐煩道。

「中了流元槍會怎樣你肯定知曉其後果,那你再看看他現在可有中了流元槍之狀?」卿漣夢警覺地看著遠處一言不發、嘴角含著鄙夷的東方墨玄。

卿花嬈聞言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再多言,反而後退了一步。

「將流光寒魄劍和五行鼎交出來,你走你的,我們不為難你!」卿淺落跨出一步,忽地開口冷冷道。

一股威壓赫然從卿淺落身上轟然散出,卿漣夢和卿花嬈亦在隨後散出同樣的威壓,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即便是此時卿淺落刻意散發出的威壓,東方墨玄彷如沒有察覺到一般,雙目隨意一張,眸底一抹不為人察覺的厲芒一閃而逝,甚至讓東方墨玄大感奇異的是那卿花嬈和卿漣夢的修為如何會下降到了如此境界?自己明明記得她們可是築基大圓滿接近金丹初期的修為!

但此刻這三名女子散發出的威壓明顯只有築基初期,難道說這太古天絕地可以壓制修士的修為不成?如此為真的話,自己為何沒有受到壓制的感受?

瞬即東方墨玄唇邊露出了一絲笑意,自己本就不能鍊氣聚氣入體,本就沒有什麼修為,何來修為受到壓制之感,倒是那些真正的修士,體中充滿了磅礴的靈力,修為高深,自然遭到此地被遺留下來的禁陣的禁錮,修為大打折扣。

如此一來,自己憑藉僵煞之體一重大成的境界,憑著強橫的肉身便可以在此地立於不敗之地了,那麼那些修士一旦進入了此地便只有被自己虐待的份兒了。

「哈哈哈哈哈!」一想通其間的關聯,東方墨玄不禁哈哈大笑起來,目中鄙夷和戲謔之色一露無遺。

「閣下如此態度,自是不打算歸還我卿家之寶物了?」追兵轉瞬將至,卿淺落不禁有些暗急, 娛樂圈C位大婚 ,心下當即極為反感,隨之寒聲呵斥道:「生死可在閣下一念之間,不要因為貪圖寶物,將小命喪去,可要思慮周全!」

「你當真好大的威風!」東方墨玄風輕雲淡道:「莫說爾等眼下修為大跌,便是你們修為未跌之時,小爺我可曾害怕過?你卿家的兩件破玩意兒,還不是被那倆丫頭乖乖獻於小爺,小爺勸你也別他媽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臭架子,告訴你,小爺不吃你那一套,滾遠些,否則惹惱了小爺便別怪我辣手摧花!」

「你—–」卿淺落見東方墨玄不但軟硬不吃,而且還肆意踐踏自己姐妹三人的顏面,一時間為之語塞而愣住了。

「好狂妄的小子,自尋死路,那就別怪本小姐滅了你!」卿花嬈原本便是強自壓抑著怒火,此時再也按捺不住,戟指呵斥的同時,揚手便射出一支翠綠色的短箭,直取東方墨玄咽喉。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卿淺落雖然不明白東方墨玄手中拿的是什麼,但她卻很明白那是一件高等級的寶貝,更是清楚那寶貝產生的毀滅性威力的後果,只要東方墨玄要一意誅殺自己姐妹三人,在這詭異的天絕地之中,結果便只能是唯一的,亦是她最不願意想到的和承擔的。

是呀,三名築基後期修士,放在外面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走到哪裡都是萬眾矚目,倍受尊崇,不曾想在這天絕地之中卻被一個毫無修為的廢物拿捏的死死的,即便自己三人現在尚擁有築基初期的修為,

按理說三人之中任何一人出手,要捏死面前這個讓她恨得牙根發酸的廢物都是反掌之間的事,但她不敢賭,因為眼前這個所謂的廢物已經讓她極為心寒和膽怯,雖然他體中沒有靈氣,但他卻成就了僵煞之體,力大無窮,軀體強橫。

築基期的修為已經不能做到對其一擊必殺,如果不能一擊必殺,對方只需用拳頭便能將自己三姐妹活活砸死,更何況此時的他身上擁有太多的驚天秘密,便是此時已經被其激活的弒神杵,便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抵擋的。

「你當真鐵了心要對我們出手而趕盡殺絕?」此時卿淺落的面容在瞬間失去了血色,慘白如紙,同時心中亦是無比的憤怒,當然也少不了苦澀和無奈。

「哈哈哈哈哈哈,這話該我問你們吧,你們有想過追殺我時我的心情嗎?你們修為高深,出身高貴,身居高位,本應是除強衛弱,但你們卻貪心不足,一而再再而三地覬覦我的寶貝,接二連三地追殺於我,欲置我於死地,如此卑劣貨色,也有臉面在小爺面前聒噪!」

東方墨玄哈哈大笑數聲,目現譏諷,鄙夷不屑而殺氣森然地咬牙切齒道:「小爺還沒有活夠,所以你們三個女人必須死,因為只有隻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大姐,咱們一起上,我不信三個人還殺不了一個廢物!」卿花嬈早已氣得怒氣滿胸,氣咻咻地指著東方墨玄大罵,忘了先前曾在東方墨玄手下吃了兩次虧。

「不想死便給我住口!」卿淺落聞言頓時勃然作色,在這節骨眼兒上,去激怒對面那個煞星魔頭,不是找死又是什麼,卿淺落氣急敗壞,揚手便是一掌對著卿花嬈的臉蛋狠狠地便抽了過去。

啪!

聲音清脆之極,卿花嬈在這一耳光之下身軀一個踉蹌,直接便被扇懵了,傻怔著看著卿淺落半響無語。

「漣夢,你給我看著點她!」卿淺落抽了卿花嬈一耳光,心底亦是不好受,但卻沒辦法呀,眼前情勢逼人,只能是狠心對不起花嬈了。

卿漣夢心思玲瓏,瞬即便明白了卿淺落的意圖,微微一頷首,便將扔在傻怔的卿花嬈拉過去了一邊。

「佩服,佩服!你倒是個明白的人兒,懂得趨利避害!」東方墨玄忽地拊掌一笑,淡淡道:「不過小爺還是不能放過你們,就別費什麼心思了,還是體體面面地受死吧!」

「你就那麼有把握能贏了我們?」卿淺落娥眉緊蹙,緩緩道:

「即便是你有些不為我等知曉的秘密殺器,但修為境界上的差別,決定了你和我們之間的差距,想要殺了我們只怕是不能如你所願,說不定倒會被我等反殺,即便不能反殺你,但絕對能重創你!」

「嘿嘿,你蠱惑人倒有一手,但小爺不吃你那一套,小爺既然敢站在這裡和你面對,沒有十足的依仗和把握,會拿自己的小命來玩笑?我看你腦子壞掉了吧!」東方墨玄不為其危言所動,冷笑道:「要不你先試一試看一看咱們誰先死?」

卿淺落心下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東方墨玄如此難纏,此時一戰,落敗的肯定是己方,並且身後還有閔天仁派出的血影、赤影、暗影、碧影等四大獵殺者虎視眈眈,如不能儘快解決眼前的問題,等到四大獵殺者追上來時,那裡還有自己三人脫身之機會。

「只要你今日放過我三姐妹,我便告訴你一個驚天秘密,這秘密是你做夢都想知道的,如何?」沉吟了半響,卿淺落彷彿做下來了某個決定,忽地抬頭道。

「別和我談什麼條件,小爺沒什麼興趣聽你磨牙、放屁!」東方墨玄冷冷一笑,「時候不早了,上路吧!」

煞意一吐,配合做芒射星斗之勢,掌中的弒神杵頓時驟然變化,殺氣森然吐露,宛若蛟龍橫空,睥睨眾生。

衝天的毀滅性殺氣瞬間便將卿家三姐妹死死鎖定,只要東方墨玄心念一動,連環的殺戮便會轟然發動。

卿淺落面色瞬間再變,根本沒有想到東方墨玄會說動手便動手,而且一上來便是毀滅性的殺手,我們休矣!

卿淺落心底一聲無助悲鳴,素手一拂瞬即便放出一個護罩,將自己和兩個妹妹衛在其中,但她心頭非常明白,在符兵之寶下,這護罩和紙糊的一般無二,下一刻那凌厲的殺氣便會將其撕碎。

「停手,我知道你東方家是被何人所滅的!」卿淺落尖聲喊道,額上已經是香汗涔涔直下。

在弒神杵的殺氣之下,終讓她體會到了死亡的滋味原來是如此的真切,這一下她真的慌了,再也不敢有什麼僥倖心思。

東方墨玄聞言心頭猛地一震,但他並未撤去弒神杵,反而意念之中的殺戮、憤怒之意更甚。

弒神杵上散發出的殺戮毀滅氣息濃烈的猶如實質一般沉凝,讓卿家三姐妹惶惑、驚懼,彷彿正行走在黃泉路上一般。

杵氣如虹,煞氣衝天,那架勢似乎是有一言令東方墨玄不滿,便將將這片煞氣籠罩之地絞殺殆盡,王者之氣在此刻盡顯!

可憐被這遮天煞氣死死壓制住的卿家三姐妹,正在拚命運功抵禦要人命的毀滅性殺氣,根本無暇旁顧其他。

東方墨玄緩緩逼近三人,隨意伸出一隻手,在卿淺落驚駭之中,輕輕一把便掐住卿淺落如羊脂白玉般潤滑的脖子,將她拎了出來,沒有憐香惜玉,只有森然可怖,目光如刀,冷厲鋒銳,在卿淺落面上掠過。

東方墨玄的手卻一直不曾鬆開,卿淺落呼吸頓時不暢,一張臉憋得通紅,雙手亦在不停地亂舞。

「別跟小爺耍花樣,我能放開你,便能殺了你!」東方墨玄冷笑數聲,手一松,卿淺落便跌落在地,一指按在卿淺落白凈光滑的額頭喝道:

「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我會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卿淺落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適才東方墨玄的暴戾讓她此時猶心有餘悸,心下的那點驕傲早已跑到九霄雲外去了,聞言便立刻慌不迭地點頭。

「是帝天宮所為!」卿淺落平復了一下呼吸后道。



Related Articles

如果被那人族大帝發現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人族大帝,你特么的給我等著。」鱷族老祖...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