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空間戒指。大少爺你把精神集中在上面,便知道裡面有多少空間了。」

「哈哈……」

厲天興奮得有些發暈,一百多斤白酒換一枚空間戒指,這真是賺爽了啊。他將精神集中在戒指上面,頓時感覺到裡面就像一間屋子,分成許多單獨的小格子,總的空間大約有一百多立方米,那得裝多少東西啊。 馬克好奇地問道:「大少爺,裡面有多大空間?」

「不多,也就百來立方吧。」

「啊――」馬克一個趔趄,震驚地看著厲天,「一百多立方?」


「是啊,怎麼啦?很多嗎?」

「大少爺……」馬克一臉要哭的樣子,「我的才十幾個立方啊。」

厲天一愣,「這麼小?」

馬克徹底鬱悶了,「大少爺,一般的空間戒指也就幾個立方的空間,好一點的有十多立方,頂級的有幾十個立方,上了一百,那就是神器了啊……」

「神器嗎?呵呵,我的酒是神品,神品換神器,也算公平。」

馬克張了張嘴,無語了,那些酒再好,也只是酒而已,賣得再貴,那也有無數人買得起。可是有一百多立方空間的神器,那不是有錢就能夠買到的,首先不說有沒有人賣,即使有人賣,其價格只怕也要上億的金幣吧,那能買多少酒?

其實厲天心中也是興奮不已,從馬克的神情來看,便知道這樣的戒指十分了得,想不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竟然這麼就得到了。雖然沒能留下那個深不可測的青衣人,但是得了個堪稱神器的空間戒指,他也就滿足了,像那樣的高手,只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籠絡在身邊的。

「哈哈,走,進去繼續喝酒。」

厲天興奮地道,迴轉到屋內,忍不住連喝了幾杯酒,頭就有些發暈了。

躺在床上休息小半天,厲天起床時,天已經黑了,吃了晚飯,看著大拇指上戴著的空間戒指,忍不住把桌上的東西裝進去,拿出來,來來回回的,樂此不疲。

第二天,厲天讓於得力帶人去多收些糧食,而他自己,則騎著小灰往南街行去。

在他的空間戒指中,放著兩個酒葫蘆,另外還有一套桌椅,一張床。他其實也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放進去,想想那麼大的空間不用太浪費了,就裝進了床、桌椅,以後用得著的地方不少。而這些東西放在裡面竟然一點重量也感覺不到,可見空間戒指果然是難得的寶物。

昨天煮出來的酒大部分被那青衣男子喝了,只剩下厲天先接的兩葫蘆,而且其中一葫還是昨天喝剩下的,所以這第一次釀的酒,現在也只剩下四斤左右的樣子。雖然少,但是卻絕對比老矮人老潘喝的酒好十倍,前面打的賭是贏定了。

而且,厲天發現自己現在的酒量可不小,前世的時候,喝個三四兩就要倒下,可是昨天他至少喝了七八兩,問題卻並不大,要不是後面那幾杯酒喝得急了,只怕喝個一斤也沒問題。

所以,厲天今天去找老潘,卻沒有安什麼好心,準備和他拼拼酒,將他灌得差不多了,順便摸摸他的底細,也好確定以後的策略。

「呵呵,公子這麼快就來了。」老潘看到厲天,有些意外,心想就算是他能夠釀出好酒來,也沒有這麼快吧。

更何況,他根本就不相信厲天釀出的酒比自己的還要好,猜想他是準備買點好酒過來糊弄自己吧。

「呵呵,我今天來,就是讓你嘗嘗什麼是真正的美酒的。」厲天說著,伸手搖了搖手中的酒葫蘆,他一點也不謙虛,矮人都是驕傲之人,如果不讓他心服口服,以後還怎麼和他們做生意?

「哈哈,那我今天就嘗嘗公子親手釀的美酒。」老潘笑道,故意把親手兩字說得很重。

小矮人皮卡在一旁冷哼了一聲,大為不屑。

厲天也不和這小屁孩計較,從小灰背上跳下來,道:「我說老潘,好酒我帶來了,你得弄兩個好菜吧。」

「行,皮卡,你去買幾個下酒菜來。」老潘倒也豪爽,他見厲天充滿了信心,也想見識一下他的好酒。

老潘把鋪子稍微收拾了一下,在中間擺上一張鐵桌,厲天便從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一把椅子坐下,他可不習慣坐鐵凳子。

老潘眼睛亮了一下,隨即伸手到厲天面前,「哈哈,我來嘗嘗公子的美酒……」

厲天拿開酒葫蘆,笑道:「不忙,等菜來了再說,不然等會你忍不住喝醉了,我一個人吃就沒意思了。」

「哈哈,公子真會說笑,以我老潘的酒量,這麼一壺可不在話下。」

「是嗎,那等會我喝一杯,你就喝兩杯吧,怎麼樣?」

「嘿嘿,那可不行,我怎麼能占公子的便宜呢。」

看著老潘狡黠的笑意,厲天心想這傢伙竟然不上當,看來等會只有硬拼了。

很快皮卡就回來了,後面還跟著另外一個矮人,兩人各自端著兩個盤子。


厲天微微點了點頭,這小矮人雖然表現得對自己不滿,但是卻並不吝嗇,倒也不錯。

「這下菜也來了,可以喝了吧。」老潘說著,又站起來拿厲天的酒葫蘆。

「別忙。」厲天道,伸手拿出兩個酒杯來,擺在桌上,然後拿著酒壺一陣搖晃,「老潘,你可要準備好了,等會別傻了。」

「哈哈,公子且放心,我老潘什麼好酒沒有喝過。」

老潘的酒癮被勾上來了,搓著手,恨不得把厲天手中的酒葫蘆搶過去,心想人類就是這麼?嗦。

厲天看著他那急不可耐的樣子,微微一笑,真是個酒鬼啊,這樣就好,到時候不容他不認輸。

「拿不出好酒就不要裝模作樣吧。」

皮卡在一旁陰陽怪氣地道,他和厲天兩次衝突后,就一直看他不順眼。

「呵呵……」

厲天淡淡一笑,緩緩地將酒葫蘆的蓋子旋開,濃郁的酒香也隨之飄散而出。

老潘猛地站了起來,眼睛瞪得圓圓的。

皮卡也上前兩步,緊盯著那酒葫蘆。

厲天得意地一笑,倒滿兩杯,「來,嘗嘗這真正的美酒……」

「咕嘟……」老潘吞咽了一大口口水,急不可待地拿起酒杯,仰頭喝了下去,隨即身形一顫,半響不動。

皮卡緊盯著老潘,兩隻鼻孔微微張動著。

厲天卻是一點都不擔心,手拿酒壺,面帶微笑。

「哇――」過了好一會兒,老潘長舒一口氣,雙眼泛紅,緊盯著厲天手中的酒壺,「雷神在上,果真是絕世無雙的美酒啊。」 「頭好痛!」也不知過了多久,厲天昏沉沉地抬起頭來,雙手抱著腦袋。

此刻,他的腦袋就像要裂開一樣,一陣陣刺痛的感覺從裡面一直傳到頭皮上。


而胃中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燃燒,嘴裡面也有些發苦,渾身酸軟無力。

「呵呵,厲公子醒了?」

老潘笑呵呵地湊過來,一張老臉上面儘是皺紋,花白的鬍鬚胡亂糾結著。

厲天軟弱無力地翻了翻白眼,這可是他靈魂穿越后第一次酒醉,而且是醉得一塌糊塗,怎麼倒下去的都不知道。看這老東西,紅光滿面,精神奕奕,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厲天嘆了一口氣,原本還想灌醉老潘摸一下他的底細的,結果卻把自己灌醉了。記得前世的時候,自己酒品可不好,喝醉后什麼話都說得出來,只怕這次也不例外啊。

「哈哈,真是好酒啊。」老潘笑著,伸手舉起一個酒葫蘆來,咕嘟咕嘟地喝了兩口,淡淡的酒香飄散開去。

厲天一看他手中的酒葫蘆很眼熟,不正是自己帶來的酒葫蘆嗎,怎麼到了他手中去了?

見他疑惑地看著自己,老潘笑道:「哈哈,厲公子果真是個豪爽之人啊,我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能喝的人類小孩了。」

厲天鬱悶了,他雖然看起來是小孩,但是心理年齡可不小,「喂,老潘,我的酒不錯吧。」

「不錯,是我喝過的最好的酒了,其它的酒和它比起來,簡直就是白開水。」

「呵呵,既然你承認就好辦了,我們的賭注你不會耍賴吧?」

「哈哈哈,我老潘是什麼人,你以為像你們人類一樣喜歡說話不算數嗎?說吧,你有什麼條件就提出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不含糊。」

「不忙,等我先洗把臉再說。」厲天說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張帕子來,心念一動,一個大水球落到帕子上將它打濕,帕子敷在臉上,腦子也清醒了不少。

洗完臉,厲天把帕子擰乾後放入戒指中,問道:「我還有一個酒葫蘆呢?」

「你昨天不是把它摔破了嗎?你還說酒喝完了,留著葫蘆幹什麼!」

「暈!」

厲天有些傻眼了,一醉就是一天,而且還發了酒瘋,看來昨天確實喝得多了,兩人平分了一滿葫蘆酒,自己起碼喝了一斤半,這可是大大超量了。

「那我都說些什麼了?」厲天鬱悶地問道,如果暴露了身份,該如何處置呢?

「哈哈,公子豪氣衝天,說是要成為大陸第一人,還要抓兩個天使來烤翅膀……」

「啊,不會吧?」厲天鬱悶地道,自己平時也夠低調啊,怎麼喝醉酒了就這麼囂張呢?也不知道還說了些什麼,以後一定得控制酒量才行,「那……那我還說了些什麼?」

「倒也沒別的了,只是顯示了公子內心的自信而已。」

重生1980之強國崛起 嘿嘿,那是當然,人沒有自信,那誰還信你呢?」厲天赧然道,看來昨天也沒有將最核心的機密泄露出去,這就好辦了,反正都當是酒醉了吹牛,一切都可以不認的。

老潘卻是贊同地點了點頭,「公子說得對,以公子的家世、天賦,揚名大陸確實不是難事,這都不自信的話,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厲天苦笑了一下,估計是昨天喝醉以後開始胡吹,將自己的家世、實力都拿出來顯擺了一番,所以這老潘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呵呵,老潘,我希望關於我的一切,你都能不要外傳。」厲天說道,以後還想扮豬吃老虎呢,實力過早暴露可不好。

老潘點了點頭,舉起酒葫蘆來喝了一口酒,「放心,我是不會說出去的,矮人都不是長舌婦。你這酒真好啊,可惜太少了,這麼點我得省著點喝才行。你說要送我一百斤的,什麼時候拿給我啊?」

「啊,我說了嗎?」

厲天鬱悶地道,媽的喝醉了真不是好事啊,自己一張口就送出去了一百斤酒,這要是拿出去賣的話,就是上千的金幣啊。

「嘿嘿,公子不會是心痛了吧?」老潘翹著鬍子斜著眼問道。

「我說話算數,一百斤就一百斤。」厲天咚地一掌拍在桌子上,「過段時間我就給你送來。」


「哈哈,果然爽快,我老潘也不佔你便宜,我就用心給你打造一柄佩劍吧。」老潘爽朗地道,拿出十個金幣,「這是公子壓下的,我現在還給你,公子的酒確實絕世無雙,我老潘願賭服輸,公子儘管提條件就是。」

厲天接過金幣丟入空間戒指,嘿嘿一笑,「暫時不慌,老潘,我陪你喝酒都醉成那樣了,還要送你一百斤最好的酒,這樣的人恐怕沒有第二個吧?」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豪爽的人類,而且還是如此年少,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朋友了,也是我們矮人的朋友了。」

厲天眼睛一亮,這傢伙話中的意思,似乎在矮人族中的地位不低啊,那得好好地摸一下他的底,到時候好來個獅子大開口,把那一百斤白酒的損失十倍地賺回來。

其實,厲天極為懷疑自己是否說過送酒的話,但是昨天的事情已經記不住了,老潘那麼說,他還真只有啞巴吃黃連,除非想耍賴,否則只有乖乖送上一百斤白酒。

這時皮卡從外面回來,端著飯菜,往厲天跟前一放,「你昨天沒吃什麼東西,現在餓了吧?」

厲天一愣,這小子怎麼這麼客氣,難道也是被我那白酒給震住了?

這時他確實感覺很餓,從空間戒指中拿出碗筷,便不客氣地吃起來,風捲殘雲般將它們幹掉,施出水球將碗筷洗乾淨放回去,打了個飽嗝道:「媽的,這下爽了。老潘,你能不能帶我去你們矮人居住的地方看看?」

「當然沒問題,只要是朋友,我們都會歡迎你去做客。」老潘小心地把酒葫蘆蓋好,「如果公子能夠多帶些酒去的話,大家會更加歡迎你的。」

厲天一陣不爽,這矮人真他媽的貪啊。自己已經答應送他一百斤白酒了,他竟然還不知足! 老潘一看厲天的臉色,便明白了他的心思,笑道:「公子放心,到時候大家自然有相應的禮物回贈公子。」

厲天笑了,這還差不多,「那好,我先回去了,等我準備好了再來找你。」

「公子慢走。」老潘和皮卡站在門口,看著厲天騎在小灰背上搖搖晃晃的樣子,臉上露出了笑容。

皮卡問道:「爺爺,那酒真的是他釀出來的嗎?」

「錯不了,這麼香、這麼烈的酒可是第一次出現,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弄出來的。」

「爺爺,這樣烈的酒,對我們族人很有用啊。」

「是的,所以我們要和他成為朋友,有了這樣的酒,矮人族的實力很快會增長不少。」

皮卡舔了舔嘴唇,看著老潘腰間的酒葫蘆,「爺爺,我想再喝一口。」

……

厲天回到莊園,一副頹廢的樣子,渾身輕飄飄的,幸好有小灰當坐騎,要是自己走的話還真有些吃力。

「公子,您這是怎麼啦?」小翠怯怯地問道,上前扶住有些站立不穩的厲天。

「呵呵,我沒事,酒喝多了。」

「啊,那公子快進屋睡會吧。」

「好,等會你告訴於得力,讓他多準備些糧食、釀酒佐料。」

「是,公子。」

到了卧室,厲天便軟軟地倒在了床上,昨天喝得實在太多,雖然過去了大半天,可是剛剛活動了一會兒,酒勁又上來了,現在他又感覺頭暈、渾身乏力。

小翠將他的鞋子脫掉,然後雙手抱著他的腳,吃力地往床中間挪著。

「媽的,頭好暈。」厲天說著,翻了一個身,手搭過來,碰到小翠的腰身,順勢就將她摟住了。

「公子……」小翠嚇得不敢動彈,臉色瞬時一片蒼白。

厲天睜著迷離的眼睛,想將她拖到床上來,可是手臂卻軟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即使小翠很輕,他也拖不動。

「你上來……」厲天命令道,這個時候他很想抱著個人睡覺。

「是,公子。」小翠咬著嘴唇說道,身形微顫,蹬掉鞋子爬上床,側身躺在厲天的旁邊,背對著他。

厲天滿意地笑了笑,翻身側睡,伸手環抱著小翠,手掌正好按在了她胸部。

「公子……」小翠的聲音發顫,晶瑩的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十三歲的她,已經明白了這個世界是多麼的殘酷,在余胖子店裡的時候,她一直都顫顫驚驚的,當厲天要買她時,她心中還是很高興的,即使還是奴隸,但是服侍厲天一人,總比在旅店裡呆著將來服侍許許多多的人要好吧。可是儘管心有準備,事到臨頭了,她還是很害怕,很委屈,也很無助。

「好香。」厲天在小翠的耳邊說道,熱氣鑽入她的耳中,讓她越發地心慌。

隨後厲天的手緊了緊。



Related Articles

&你一份功勞!」

衛長風哈哈一笑,收起葯鏟藥盒朝前方的峽谷...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