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是古文獻,朝代不明,應該值點錢吧。」

「對了,說到錢,正事我給忘說了。麥爾斯正在幫拍賣行給送來的商品估價,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你快去找他吧。」

阿諾告別了街管,就一路走向拍賣行。進了大廳,前台就以一種職業式的禮貌語氣問道:「你好,請問是來送拍的嗎?」

阿諾搖搖頭,說道:「我想找麥爾斯先生。」

「麥爾斯先生啊……他現在很忙,不方便見你。」

阿諾捧著鐵盒有些猶豫,打擾大師的工作確實不好,公事終究還是比私事重要啊,可是……姑姑讓他去辦一件事都辦不好,回去要怎麼交代呢。

!! 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無論如何請一定讓我去見他,我有急事。」

「不好意思,如果你不是來送拍的,就不要去打擾麥爾斯先生了,至少也要等到中午……」

「我從不反感打擾,來了就是客,讓我看看你帶了什麼來了。」

「您就是麥爾斯先生……?」看到走出來的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想到他就是鑒定大師,阿諾有些驚訝。

走出來的帥氣少年擺出一副無語的表情,「別叫我先生,我聽著蛋疼。進來說。」

阿諾就乖乖地跟進去了,留下前**自風中凌亂。

阿諾一進門,就看見各式各樣的商品整齊地擺放在展台上,這些商品都是要出現在明天的預展會上的。

麥爾斯對房間里另一個人說道:「你再考慮下吧,我這個價格是往最合理的角度定的,要是覺得合適就可以簽合同了,我先招待一下這位客人。」

「麥爾斯先……不,麥爾斯,我今天早上從家裡找到了一個這個東西,你能不能幫我看看?」

「小夥計先坐下再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阿諾。」

「嗯,是這個鐵盒裡的東西吧,我來看一下……噝,有史以來,從沒出現過這類文字啊。這會不會不是異能族的語言?不,應該沒這麼玄。光看它的自身波動……有點像加密過的文獻,我試試我能不能破譯它。」

麥爾斯認真地皺起眉頭,手指輕輕搭在太陽穴上,一道淺紫色的光從手上的戒指中鑽出,停留在右眼的前方,形成一片裝飾獨特的鏡片。

阿諾看到此時的麥爾斯,恨不得馬上回家熬幾個通宵把有關鑒定術的書啃了,分分鐘跑去拿個證明回來……鑒定型引器,太炫酷了!

麥爾斯皺著眉看了半天,一個勁地搖頭,「奇怪,加密文獻的對應密碼再怎麼複雜,都是有一定規律可循的。可這張紙上的根本看不透。」

阿諾沒有說話,看起來有些擔心。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它至少有九百年的歷史了,而且這紙質十分堅韌,不會被輕易破壞……當然,除了硬撕,還有火。」

阿諾不敢看向麥爾斯這邊,有些難以啟齒,「那個,鑒定費……」

麥爾斯笑道:「我鑒定失敗了,不能向你收取任何費用。對了,你這是從哪得來的?」

阿諾聽到這句話才鬆了一口氣,同時對於這張紙的九百年歷史也是深深的震撼,他說道:「是一個女孩在昨天送給我姑姑的,但昨天它還是一片羽毛,今天就變成紙了。」

「變?真稀奇……哎,女孩?她長什麼樣,漂亮嗎,問了她住哪嗎?」

「……」阿諾抹了一把汗,鑒定大師的高大形象立即分崩離析了,他儘力回想著,「容貌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她頭髮很長,是灰藍色的;跟她一起的還有好幾個人,其中兩個貌似還是兄妹……麥,麥爾斯,你怎麼了?」

麥爾斯一副驚呆了的表情,半天才緩過來,合上快要脫臼的下巴,「沒,那我就更不應該收你錢了。我是她小弟,她救過我一次。」

「這……怎麼一回事?」

「唉,不多說,說多了都是淚啊。如果還有機會的話,你最好去找一下她,說不定她知道。」

「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了。」阿諾收好東西向麥爾斯告別後離開了拍賣行。

阿諾心裡想著,應該不用急著去找吧,過幾天他們就要來店裡拿衣服了,到那時正好問一問。於是他朝著自己家裁縫店走去。

阿諾的姑姑坐在離店門最近的位置忙著針線活,她根本沒有抬頭看,就知道阿諾回來了,「怎麼樣啊,大師他怎麼說的?」

「大師說,他也看不懂上面到底寫的什麼,只說了這頁紙有九百多年的歷史。他叫我去找那個把羽毛送給我們的人,說也許她會知道。」

「這樣啊……那你還是把它放上去吧。」婦女一邊說著一邊納悶,怎麼還會有大師都鑒定不出來的東西,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阿諾點頭,便側過身子穿過狹窄的過道,剛要爬上梯子時,身後又傳來一句話:「別老是窩在家裡看書呀,出去學點真本事,比什麼都好……」

阿諾回過頭,但也只是停頓了一秒的功夫,便又轉身上樓了。

婦女剛剛重新拾起針線,突然想起什麼,頓時呆住了。

九百多年的歷史?千年古董啊!


阿諾把鐵盒重新放回抽屜,站在書架前,望著桌上擺放著的各種畫筆和顏料出了神。

奈何生在以狩獵為主流的地方,他卻偏偏只對魔法和藝術感興趣。

他今年十四歲。他的目標是,進入隱之聖堂。

「啊切……」

「拉娜婭,你從早上到現在已經打了三個以上的噴嚏了,不會是感冒了吧?」

「好好的怎麼會感冒……快,繼續找(瞎晃悠)吧。」

「我說,我們找的那個人好歹也要和別人區分開啊,有沒有什麼特點之類的……哎呦!」卓維特回頭說著,突然迎面撞上一個人,卓維特揉揉肩膀,氣不打一處來:「你走路看著點行……」

卓維特直接看呆了。

撞上的是個大美女啊……

那女人冷艷的臉居然也愣神了,一對濃密的睫毛輕扇幾下,「我們……是不是見過?」

眾人皆驚,這就是傳說中的艷遇嗎!

拉娜婭走上去,手輕搭在她的肩膀上,又放了回來,「對不起。最近好嗎?」

女人的臉上沒有一點笑意,似乎還有些緊張。她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一口氣,才與拉娜婭對視,「聽我父親說他敗給了你。」

看著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女人,拉娜婭搖頭道:「我遠不及令尊。他敗給的是隱之聖堂。」

「不,你很強。」女子再無下言,她當然知道自己父親的實力。拉娜婭也久久沒有開口。交過手的人才最清楚對方,其他人很難插話。

「還會回去那裡嗎?」拉娜婭指的是那個地下據點。

女子點頭,「獵鷹盟已經不復存在。但那個地方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我要和父親守在那裡,也許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我會替你們保密的。另外,不要嘗試與自然為敵,那是蚍蜉撼樹的行為。」

女子最後望了眾人一眼,便離開了。卓維特忙問道:「你認識她?」

「不認識啊。」


「那怎麼一副很熟的樣子?」

「……一面之交而已。」

羅森終於在太陽升到天空正上方的時候醒了。現在,小羽就可以長時間呆在外界,和主人進行各種互動了。小羽的喙顏色已經比剛出生時變深很多了,呈現出比檸檬黃還偏橙一點的顏色,硬度也大大增強。身體外圍的羽毛已經完全長成硬狀,陽光下亮紫色的主打色調邊緣點綴著點點鵝黃。鉤喙微張,一聲稚嫩的鷹鳴在安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脆。羅森察覺到戒指中傳來的訊息,熟練地調出信息面板,慣性地自言自語讀了起來。

「我們已經出門了,如果你想來找我們的話就聯繫我吧。泰德。」

不想。

如是想著,便回復道:「你們玩得開心。我去訓練場了。」

羅森打心底喜歡那地方。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的邊邊角角,將頭髮攏向耳後,對小羽說道:「帶你去打獵,怎麼樣?」

小羽嘹亮地鳴叫一聲,揮動翅膀在房間里轉著圈子地飛。

雖然地方是好,但一次八十紫幣多了也消耗不起,在風羽城不能像在隱之聖堂那樣有穩定的經濟來源,這使得羅森萌生了轉學的念頭……

或者,就算不能真正成為這裡的學員,隨便想個辦法弄個學員證來也行啊!

羅森這次進入的是公共訓練場。他猛然發現他的這張卡里竟然有坑爹的任務系統,完成得越多門票就越便宜。這確實能激發非本地人磨練自己的熱情,可越是想完成任務就越是要多來,還一環套一環的,不是無底洞么……

公共訓練場就像真實的大自然一樣。有森林,矮木叢,河流,和許多不知名的獸類,這些獸類就是前來訓練的人的目標。

小羽在離羅森不遠的上空飛啊飛,小腦袋靈動地轉著,不時地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鷹瞳流露出一絲喜悅和興奮感。

來公共訓練場主要就是完成獵獸任務,越往深處走,出現的異獸就越兇惡,前來訓練的人可以根據自己的水平來選擇適合自己的區域進行獵獸。在公共訓練場就沒有被異獸攻擊一次就被傳出的保護機制了,因此要格外小心。

理所當然,這些獸類也是沒有注入高等智慧的,只要有人走進它的警覺範圍,就會不顧一切地攻擊那個人直到戰死。而一般在實際情況下獸類都是會和獵手周旋一番的,甚至還會布設陷阱反過來陰獵手。嗯,所以想要體驗真實的打獵,還是要自己出去探險。

稍微玩了一段時間以後,羅森發現外圍區域的難度簡直就是小菜一碟。這些獸類太常見了,當羅森發現第一隻紅扇尾狐時覺得眼睛都要看出繭了。在他加入聖堂之前的好幾年,光是他捉住的紅扇尾狐加起來的皮毛都能做十件大衣了。現在這麼一看,倒沒法狠下心殺它們,因為……挺萌的。

!! 於是羅森就撿些看相不好的幾箭丟過去……順便小羽也沒閑著,羅森放它在外圍自由行動,這使小傢伙開心了好久。

有個比羅森小一些的男孩也在獵獸,他在轉頭間無意看到了羅森,便笑了起來,「上午來這的人很少啊,正好,我們進去玩玩吧?」

羅森心道,正合他意,外面這小孩子玩的地方根本不適合他,便瀟洒一甩頭,乾脆爽快地叫出一個好字。

「我得獵殺七頭獨眼狼人,和一頭獨眼狼人王……」那男孩邊走邊說道。羅森注意到他左手裡握著的藍色水晶長弓,此等品質與光澤,絕對是個有錢人家……估計有了這引器的加持,這孩子的實力不會在自己之下。

「任務?」

「嗯……作業。還是學生呢,別那麼嚴肅啊。」

羅森聽了心裡又是一陣感慨。尼瑪,自己都已經不是學生了。

「你是哪個學院的,上幾年級了?」男孩問道。

「我不是這裡的人。」

「啊,那你是哪的?」

「不遠,聖堂。」

「聖堂啊!隱之聖堂?我很早就想去那裡了。不過,我離最低年齡限制也還差一年……」

「那你就是我未來的學弟了。」羅森笑道。

「哈哈,是啊——對了,你是一個人來風羽城的嗎?」

「不,還有很多人。和我一樣,都是隱之聖堂的新成員。」

「很多人一起,該不會是有什麼比較重要的任務吧。」

「哎,恭喜你猜對了。知道風神弓吧,這變態的任務要我們找到一個適合繼承風神之力的人,讓他喚醒風神弓的器魂。」

男孩撓撓頭髮,「這要怎麼找,不過我倒希望我是那個人,這樣我就天下無敵了,你們也好交差,哈哈。」

「……我承認我也這麼希望。」羅森依舊看著前方的路,這孩子挺陽光的,羅森這個人,別人的話一旦比他還多那絕對不好交流,所以也是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沙沙——

草叢的聲響。羅森還沒來得及辨認方位,身側就殺過一道尖風,只聽一聲干而嘶啞的痛鳴,一縷靈能煙氣就從草叢中飄散開來。

羅森眨巴眼,這出手速度,零點一秒,超過了嗎?

「雲紋蛇……雖然無毒,但特別纏人。啊,你看著我幹嘛……噢,對不起,我叫斯托格,忘記自我介紹了。哈哈。」斯托格撓撓頭髮不好意思地笑道。

「沒事……我叫羅森。」羅森也回一笑,轉而望望斯托格手裡的藍水晶長弓,我擦,這貨不會就是那什麼繼承者吧,這麼厲害,但是檢驗一個人到底符不符合標準的準則到底是什麼呢。


再說,真有神存在嗎?

「斯托格。」羅森突然認真地看著斯托格說道。

「啊?」

「你有沒有聽到風之神的呼喚……?」羅森也不確定,不過他堅信,方法試一個少一個,人見一個少一個,雖然這純粹是碰運氣,但也算多出一份力了。

斯托格踉蹌著退後兩步,不明就裡,「這……你在說什麼啊,傳說風神不是已經……」

「不,根據能量守恆定律,神之力量是不會消失的,肯定還在這世界上,說不定還在風羽城裡,你再認真感受一下……」

斯托格被羅森突然散發出來的中二氣息嚇得冷汗直冒:「不可能吧,神都在神界啊。」


噗……

神界?

那種只出現在書上的東西?

從沒聽說過異能者如此堅定地相信神界的存在!

都是些什麼玩意兒!

風羽城第一拍賣行即將在兩天後舉行隆重的拍賣會。風羽城,不但是獵手之城,也是靈寵之城。已經確定要拍賣的商品已經被寫在了拍賣行大門外的展示牌上,其中多數是極品靈寵蛋,價格當然也不菲。

格林特怎麼會錯過這麼美好的活動,直接把一行人給拉了進去。

畢竟她來到這有模有樣的靈寵集中地不但沒買到適合自己的好靈寵,還被麥爾斯那句毛毛蟲嚇得不輕,不入一隻萌萌的靈寵當做慰藉真是枉費此行了。


至於錢的問題……格林特她相信拉娜婭一定會幫她搞定的!

「你們好,請問是來送拍的嗎?」前台一如格式化般的禮貌,不論來者為何人。

格林特眨眨眼,送拍是什麼玩意?「不是啦,可不可以看看要拍賣的東西呢?」

「對不起,預展會在明天才開,今天是不行的。」

格林特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嘟著小嘴就走了。




Related Articles

這便比較奇怪了。

因為在三年前,志村團藏離開砂隱村的時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