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在今晚,而且他要和您當面談,地點必須的由他們來定!」

「哈哈……」白少塵突然大笑起來,道:「看來,這個奈凡是真要下手了!」

旁邊的吟風也開口小道:「他這麼著急,而且還非要和你當面談,看來他這回是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這是他們自找的,怨不得別人!」白少塵繼續道:「你去告訴奈凡,就說只要他答應放過我一命,我什麼都答應他!」

「是!」那弟子答應了一聲,立刻就退了出去。

「對了執法堂那邊怎麼樣了?」白少塵繼續問道。

吟風道:「暫時還沒有動靜,咱們現在要不要派去盯著萬兩金,萬一他要是跑了怎麼辦!」

「這不可能,他是不會跑的,像他這種人是絕對不會拿自己性命做賭注的。」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吟風問道。

「咱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等!等天羽宗的消息,一旦他們提供了見面地點,咱們就立刻告訴給神刀門!」

如此,一直等到天色漸黑的時候,卻依然沒有得到轟天雷的消息,而就在突然有人前來稟報。

「白師弟,天羽宗說了交易地點在門外三十里出的山坳,讓咱們必須在半個時辰內趕到,還說只能有你一個人前去交易!」

「我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白少塵道。

「白師兄,他們這次一定作了部署,你可一定要小心!」吟風再次提醒道。

白少塵信誓旦旦得說道:「放心!如果真的動起手來,我雖然不能保證能勝過奈凡,但是也絕對不會讓他把我怎麼樣得,更何況又神刀門的人參與,我就更不會有事了!」

「還有,要時刻觀察執法堂的動向,隨時準備接應洪師兄!」

「明白!」吟風回道。

等都交代完之後,白少塵這才轉身向外面走去。

三十里的路程對於現在的白少塵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等白少塵趕到的時候,天色才剛剛下黑,此時山坳之中空竟然無一人,只有白少塵一個人孤零零等在原地。

「不是在這裡見面嗎,怎麼會沒人呢,難道自己中計了?」白少塵心中驚訝道。

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啊,如果真是中計了的話,那他們是圖的是什麼啊。

然而就這樣,白少塵在原地等了半個時辰,但是依然沒有見到任何人的影子。

此時白少塵的心中可真有點急了,就是因為他拿不準對方這麼做是為什麼,所以心中才這麼著急。

「不行,為了以防萬一,自己還是先回去再說!」

想到這裡白少塵立刻轉身就往回走。

但是他還沒有走出多遠,突然白少塵身上的傳令牌亮了起來。

白少塵趕緊拿起來一看,心中驚訝道:「見面的地方改了?」

看到這裡白少塵反而放下心來,因為他已經猜到天羽宗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看看自己背地裡到底有沒有耍花招,他們怕的不是白少塵,而是怕白少塵會帶別人來。

那天蠶寶甲關乎到神刀門的興亡,難免他們會插手。

二來白少塵不但廢掉了奈凡的最得力的助手周默,而且還奪走了他的兩顆千年妖丹,奈凡肯定會藉助這次機會對白少塵痛下殺手,如果此時白少塵帶著人來,他們處理不幹凈的話,這件事情很容易就會傳到執法堂,到時候就斷得到天蠶寶甲,奈凡也是難逃一死。

如果白少塵真的帶人來,等這麼長時間見不到人的話,很容易就會路出馬腳。現在天羽宗又要臨時改變見面地點,這又是萬全之策,目的就是想要讓自己徹底的斷掉尾巴。

「好狡猾啊!」

白少塵深吸了一口氣,還好自己是一個人來的,否則就剛才自己的擔憂,還真的會被對方識破。

不過奈凡的這一招還真奏效了,因為白少塵還沒有的沒有料到奈凡會想出這麼一招。在出聽雪樓的時候,白少塵已經將這個山坳的地點告訴了神刀門。

現在臨時改變了地點,他必須的想辦法把修改後的地址告訴神刀門,否則讓他自己去對付奈凡,那白少塵可是一點把我都沒有。

沒有把握的事情,白少塵是絕對不會做的,他自己不是沒有吃過這樣的虧,原來在救小鰩母子的時候,自己差點死在海秋月的手上。

但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如果錯失了這個機會,奈凡非活吞了白少塵不可。

「駝峰嶺?」白少塵又仔細的看了看傳令牌上的所標註的地址,口中念道。

駝峰嶺山勢不高,根據山的形狀而得名,距離此地越有二十里的路程。

「看來只能這麼做了!」白少塵眼前突然一亮,心中暗道。

想到這裡,白少塵立刻起身就朝駝峰嶺趕去。

整個乾風宗都處在深山之中,所以那駝峰嶺雖然是一座山嶺,但是從這個山坳到那裡,在的士上也並沒有多大的落差,而且這一路地勢也較為平攤,周圍也都是一些矮木叢,如果是白天,只要除了這個山坳,甚至一眼都能看到那駝峰嶺。

看來奈凡是故意找了這麼一個地方,目的就是方便觀察白少塵。

二十里的路程,對白少塵來說就更算不得什麼了,只用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白少塵就來到了駝峰嶺近前。

等白少塵剛靠近后,就發現在以奈凡未首的十幾名天羽宗弟子,早就在這裡等候了。

「小子,沒想到,你還真是一個人來的!」奈凡遠遠的看到白少塵后,立刻開口冷笑道。

在奈凡看來,自己可是內門在金鷹榜上排名第四的天羽宗宗主,白少塵不過就是一個下等弟子而已,更何況白少塵還和他還有深仇大恨,所以他認為白少塵一定會帶一大幫弟子前來給自己保駕。

如今看著白少塵只是孤身一人,所以奈凡的心中真有點佩服白少塵的膽識。。 而路遙對此一點都不意外。

他甚至還能安慰唐柒柒不要太自責。

現在他也有喜歡的人了,分外理解封晏,一點都不覺得他的行為愚蠢。

「唐小姐,你也不要自責。如果是你砸傷了躺進手術室,而先生安然無恙,只怕先生更加痛苦。現在他躺在裏面,救了你,我想不論結果如何先生心裏都是暢快的。」

「可我不想要這樣的結果……我想要他好好活着。」

「我只希望不是有心人故意為之。」

路遙的話意有所指。

唐柒柒微愣,才反應過來。

路遙是在懷疑陸昭。

是陸昭要對自己下手?

不……

她不願相信陸老師要對自己趕盡殺絕。

「這不可能,他……不會殺我的……」

「我相信他不想殺你,他真正想殺的人是先生,唐小姐你坐的可是先生的位置。」

此話一出,她渾身墜入冰窖。

她把這個最關鍵的因素給忘了。

她坐着的可是封晏的位置。

如果是陸昭下的手,那麼一切都行得通了。

他的目的自始至終都是封晏,他是要封晏死在自己面前啊!

可萬萬沒想到,換了個位置,結局竟然還是一樣的。

她死死地攥著拳頭:「路秘書,多久才能查出真相?」

「這個快不了,畢竟是在費蘭城。而且對方做得完美的話,我們可能連蛛絲馬跡都找不到。我也只是猜測,我更希望這只是一個意外,而不是處心積慮的謀殺。那先生從踏入這片土地開始,就已經掉入別人算計的陷阱了。」

唐柒柒聽到這話,渾身發抖。

如果真是這樣,那難逃其責。

一切都是因為自己,他們才來到這邊的。

「那我們可以帶封晏離開這兒嗎?我們回國?」

「先生這個樣子,怕是短時間挪不了位置。我只能祈禱,這只是一場意外了。」

唐柒柒也默默祈禱,希望陸昭不要喪失人性。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燈終於熄滅了。

她立刻緊張的上前:「怎麼樣?」

「總算搶救過來了,但還沒有度過危險期,還需要觀察二十四小時。二十四小時內如果能夠正常清醒,那就沒問題了。如果沒有醒來的話,那就準備置辦後事吧。」

唐柒柒聽到這話,腳底一軟,身子筆直的朝後栽去。

好在路遙一把扶住。

「唐小姐,你可千萬不能倒下啊,要是連你都倒下了,那先生可怎麼辦啊?」

她聽言只好穩住心神,死死地捏著拳頭。

現在它還不能倒下,封晏還需要自己。

她守着封晏,看着他蒼白的臉色,心裏一陣陣的疼。

醫生剛剛還告訴他,就算人醒來,他的右腿受損嚴重,後期要是堅持做復健也許能完全復原。要是不幸的話,封晏可能終生殘疾,以後走路都會一瘸一拐。

她一想到這個,淚水忍不住簌簌落下。

那樣意氣風發的封晏。怎麼能走路一瘸一拐的惹人恥笑呢?

「封晏,你不要有事好不好?你想想夫人,想想太子爺,也想想我好不好……」

她抓着他的手,貼著自己的臉頰,晶瑩的淚水緩緩落下,打濕了他的掌心。

。 虎哥被突然冒出來的李正嚇了一跳,脫口問出:「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從正門走進來的啊。」李正說道。

「我的手下呢?」

李正看了一眼那個直接將門撞壞躺在地上的小混混,說道:「跟這個人一樣…..全部都躺在外面了。」

虎哥不信,他見李正是一個人,立刻招呼身邊的幾個打手:「可惡,給我上,砍死他!」

他身邊的幾個打手拿着西瓜刀朝着李正沖了過來。

李正站在原地不動,看着這幾個打手衝到他面前。

其中一個人已經將手中的西瓜刀朝着李正揮砍下來。

就在這時,李正動了。

他一個側身閃,躲過了砍下來的西瓜刀,然後揮出一拳重重打在這個打手的臉上。

就這麼一拳,就將那個打手打飛出去,砸到後面的桌子上。

如果王強在場,肯定會嚇一跳。

因為李正用的正是他昨晚跟李正對打的時候用的八極拳。

這種拳法威力極大,但是也要練至少一兩年的事情,但是李正跟他打一次就學會了。

李正沒停手,他打飛一人之後,連續踢出兩腳。

另外兩個打手,被他兩腳直接踢飛出去。

虎哥見到李正連續三下,就毫不費力地搞定了他的三個手下,他不禁脫口而出:「武術世家?」

李正沒有回答他。

但是也知道,虎哥把他當成是武術世家的了。

「把人放了吧,你這幾個人不夠我打的。」

虎哥身後還有三四個手下,都是拿着武器。

他陰冷地看着李正,拍了拍手,說道:「好功夫,不知道你是哪個武術世家的,王家還是陳家?沒想到海哥還跟武術世家攀上了關係啊。」

他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說道:「如果是平時,我會讓着你,但是可惜….今天我如果讓孫大海活着回去,那麼死的人就是我。包括你,就算你是武術世家的人,我也不能讓你活着回去!」

說完,他往腰間一掏,掏出一支手槍,槍口對準李正。

「你說,是你的功夫快,還是我的子彈快。」

李正面對着虎哥的槍口,他毫不畏懼。

他看了一下手錶,開口道:「喂,別看戲了,你最愛看的電視節目《整人大賞》還有半個小時就開始了,早點搞定我們早點回家。」

虎哥看了一眼周圍,除了自己這幾個人,沒有其他人。

他問道:「你在跟誰說話。」

這個時候,他的後面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跟我啊。」

Related Articles

“不服氣啊?”

葉一凡搖頭,指了指旁邊的黑板,隨後敲着黑...
Read more

到頭來,她錯了。

「我不喜歡你,你做再多的事情我也不屑一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