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但是這是普林頓伯爵在我出發前親口向我提到過的,希望不是他聽信謠言了吧?不少字」布克勒斯魔法師幽幽地道。

洛菲克男爵額頭滲出無數冷汗,剛要張口,卻被門口響起的一聲長笑打斷。

「伯爵大人一定是哪裡弄錯了,我們商會和男爵閣下合作十分愉快,又怎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呢?」

洛菲克男爵瞬間便像是大冬天裡喝了一碗熱湯一樣渾身舒爽,轉過身看向從門口大步邁了進來的許亦,一臉感激地迎了上去。



, 看著迎上來的洛菲勒男爵,許亦臉上似笑非笑。

其實卡布勒斯魔法師說得沒錯,這個洛菲勒男爵在這半年內,的確有各種理由為難過新飛商會在這裡的投資建設,甚至十分露骨地向新飛商會留在這裡的負責人索取過賄賂,給許亦留下了十分惡劣的印象。

但是這個傢伙倒是有一個好處,只要滿足了他的貪慾,那麼無論新飛商會想做什麼,他都會盡心儘力地全力支持。

新飛商會半年內就能在這個初來乍到的小鎮完成預定進度的工程建設,他也算是有頗有功勞,假如再換一個新的鎮長來,雙方又得重新磨合,只怕還不如現在這個洛菲勒男爵好用。

況且他雖然索要賄賂較為頻繁,但其實胃口卻相當小。

到現在為止已經過去了半年,新飛商會在他身上投資的所有東西,價值加起來卻也沒有超過五千;;.+.金幣。

相對於他這個掌握著如此重要位置小鎮的鎮長來說,這個價格可以說非常便宜了。

假如米蘭多公國內每個像他這樣的有實權的傢伙都能這麼容易滿足,那許亦可就相當喜聞樂見了。「洛菲勒男爵,很高興再次見到你。上個月菲爾回去做彙報的時候,可是在我面前對你大加稱讚呢,聲稱在你的幫助下,我們這個稀土冶鍊工廠的工作十分順利,他表示和你合作非常讓人放心。」許亦微笑道。

洛菲勒男爵哪裡不知道許亦的意思,連忙堆起滿臉笑容,拉起許亦的手用力握了握。極為熱情地道:「感謝菲爾廠長對我的工作的肯定。你們新飛商會能夠來到我們安普利斯頓小鎮投資建設。這是我們的榮幸。身為鎮長,我對你們商會給我們小鎮帶來的變化感到非常高興,當然要好好協助你們的工作。」

許亦哈哈一笑:「我們商會的宗旨,就是到一處投資,就到帶領一處富裕起來。這一點之前在和卡布勒斯閣下進行商談的時候就提起過,並且是我親自向米蘭多大公作出的承諾。但從目前來看,還遠遠沒能達成目標啊。」

「哪裡哪裡,我們小鎮現在已經變化相當大了。剛才卡布勒斯魔法師還在稱讚這一點呢。」洛菲勒男爵轉頭看向卡布勒斯魔法師,神情中帶著一絲期盼。卡布勒斯魔法師眯起雙眼瞅了瞅洛菲勒男爵,輕輕哼了一聲,這才轉向許亦,露出笑容,點點頭道:「是的,許會長,距離我上一次來到這裡,也才過了不到兩個月。但是僅僅只是這麼短的時間裡,安普利斯頓小鎮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不得不對你們商會的能量感到十分驚奇。」

許亦微微一笑:「這不算什麼。我說了,這只是剛剛開始。卡布勒斯閣下。你是到過邦塔城的,應該知道現在的邦塔城變成了什麼樣子。而我的目標,就是將安普利斯頓小鎮變成下一個邦塔城。」

卡布勒斯魔法師立即搖了搖頭:「這裡怎麼能夠比得上邦塔城。在我看來,邦塔城的繁榮程度,甚至已經能夠和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里那幾個最大的城市相比了。甚至邦塔城裡還有很多新奇的東西,整個大陸都沒有第二個地方擁有。安普利斯頓小鎮只是我們米蘭多公國的一個普通小鎮,又怎麼可能比得上。」

一旁的洛菲勒男爵也感慨道:「是啊,我之前也去邦塔城參觀了一下,真是給我留下了非常多的驚嘆。現在的邦塔城,在我看來,根本已經超出了大陸上其它所有城市一個時代。」…

許亦有些意外地瞥了洛菲勒男爵一眼,這個在菲爾口中「什麼都不懂,只知道撈錢」的傢伙,居然能夠說出邦塔城超越大陸其它城市一個時代這種話來,看來也不是那麼一無是處嘛。

「不過……許會長,說實話,我之前可是去過好幾次邦塔城,現在的邦塔城……比起之前卻是已經明顯差了很多。你們新飛商會離開邦塔城后,邦塔城的繁榮程度一下子就下降不少。」布卡勒斯魔法師皺眉道:「我真不明白你們蘭帕里王國是怎麼想的,居然把你們新飛商會硬生生逼走,這簡直……簡直是愚蠢到了極點!」

聽到卡布勒斯魔法師毫不客氣的評價,許亦笑了笑,搖搖頭道:「那是他們的決定,我不予置評。好了,卡布勒斯閣下,我們就不要討論這些讓人不快的事情了,來說正事吧。」

卡布勒斯魔法師點點頭,瞥了洛菲勒男爵一眼。

洛菲勒男爵立即會意,向兩人笑道:「我去看一下公路上的情況,你們慢慢聊。」

等到洛菲勒男爵走了出去,並帶上門后,卡布勒斯魔法師從懷中拿出一張紙遞給許亦。

「許會長,這是我和公國內幾名高級魔法師這段時間共同研究的成果,請你看看,順便給點兒意見。」

許亦倒也不客氣,接過來打開一看,發現這是一幅圖紙,上面繪製的是一個複雜的魔法陣,旁邊還配套繪製了很多關於這個魔法陣的說明示意圖和詳細解釋。

待許亦看完圖紙,思索了片刻后,卡布勒斯魔法師立即略帶期盼地問道:「怎麼樣?許會長,這個魔力飛艇起飛加速風系法陣你覺得還可以嗎?」。

「嗯……大體的思路沒有問題,魔法陣本身也沒什麼太大問題。不過……」

「不過?」卡布勒斯魔法師立即緊張起來。

「不過你們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光考慮這個魔法陣在魔法飛艇起飛時提供的動力問題,卻忽略了機械方面的因素。雖然這個想法是對的,魔法飛艇如果起飛時能夠有足夠多的動力提供,就能夠起飛得更加快速和順暢,但是你們必須同時考慮到魔法飛艇本身的機械受力方面的問題。如果按照你么這個魔法陣設置的話,魔法飛艇的使用壽命會大幅減少。」許亦道。

「是嗎?」。布卡勒斯魔法師從拿回圖紙看了看,又低頭想了一會兒,依然有些茫然。「這……許會長,說實話,我們對於機械方面的了解實在不多,所以對於你說的這種情況並不怎麼了解。不過許會長你是這方面的專家,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應該就是這樣吧。看來是我們設計的時候疏忽了。」

看到卡布勒斯魔法師臉上略顯羞愧的表情,許亦微笑道:「這沒什麼,沒有誰是一生下來就什麼都懂的。你們以後如果多接觸一些魔法機械理論知識,自然就會考慮得更周詳一些了。另外這份圖紙我還是帶回去好了,上面其實還有不少可取之處的。交給艾薇塔的話,應該會對她的研究有幫助。」

「嗯,還請艾薇塔院長不吝指點。」卡布勒斯魔法師將圖紙再交給許亦,頓了頓,略顯遲疑地道:「這個……許會長,是不是我們掌握不了這些機械知識的話,合資建廠就不可能呢?」

「那倒不會。」許亦搖頭。「合資建廠分為很多種模式。如果你們願意的話,可以暫時由我方提供技術,剩下的場地、人員等具體物資則由你們自己準備,我們只以技術入股,參與分紅。」…

「那麼這些技術我們豈不是沒有資格接觸了?」卡布勒斯魔法師皺眉問道。

許亦心中暗嘆。

米蘭多公國不愧是個弱小的小公國,同樣是涉及到技術轉讓,蘭帕里王國內那幫傢伙就一個個直接瞄準了新飛商會的技術,要求新飛商會直接轉讓技術。

而卡布勒斯魔法師身為米蘭多公國內頂尖的魔法師之一,和許亦談起這方面的問題是卻顯得如此小心翼翼。

不過這也正合許亦的意,米蘭多公國如果表現得和蘭帕里王國一樣強勢,他反而不會考慮更加深入的合作。

「放心吧,對於一些家用魔力機械方面的相關技術,我們商會已經有充足的轉讓經驗。不出意外的話,只需要一年左右時間,就可以將相應的技術完全讓你們掌握。到時候你們就具備了自己生產這些家用魔力機械的能力,而不需要再考慮和我們商會進行合資。」許亦耐心解釋道。

卡布勒斯魔法師點點頭,隨即卻有些不解。

「許會長,我不明白,如果從你們新飛商會的角度來看,顯然是自己保留技術,和我們進行合資對你們更有利。如果真的把技術全部轉給我們的話,我們的確是完全不需要再和你們進行合作。這樣豈不是對你們非常不利嗎?」。

許亦微笑搖頭:「如果你對我們新飛商會成立這些年做的事情有足夠了解的話,就不會問出這個問題了。具體的考慮我很難向你解釋清楚,你就當做這是我的任性好了。」

卡布勒斯魔法師緊皺眉頭看著許亦,顯然完全不明白。

不過許亦顯然並不打算向他解釋這個問題,於是他也沒有繼續問下去,從隨身攜帶的包裹里翻了翻,又取出一份文件遞給許亦。

「許會長,這是大公簽署的你需要的一座稀土礦和魔力水晶礦的轉讓協議,請你過目。」



, 看著許亦神情專註地翻閱著協議,似乎連協議上一個字都不肯放過,布卡勒斯魔法師心中充滿了疑惑。

就算已經和許亦認識了已經一年,而且自從雙方開始正式合作開始,他和許亦接觸過無數次,但是越是接觸,他卻發現自己越是看不懂許亦了。

比如說在這份協議上,米蘭多大公代表米蘭多公國向新飛商會轉讓了一座稀土礦和一座魔法水晶礦的開採權,而新飛商會則答應向米蘭多公國轉讓一部分家用魔力機械生產技術,並與米蘭多公國進行合資,協助米蘭多公國在公國內建起五座相應的魔法機械生產工廠。

這項交易無論從布卡勒斯魔法師的角度來看,還是米蘭多大公看來,對於米蘭多公國來說都是一項非常有利的交易。

因為對於許亦所說的什麼稀土礦、稀土元素,整個米蘭多公國壓根沒有一個人知道這玩??3.s.意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用這種根本沒用的東西拿來換取任何東西,對於米蘭多公國都可以算是穩賺不賠,更不用說換取極為重要的家用魔力機械的生產技術。而對於米蘭多大公來說,最為看重的則是雙方的合資建廠。

根據對邦塔城的考察結果,米蘭多公國內部其實已經達成了共識。

那就是新飛商會引領的這個家用魔力機械極具前途,並且能夠創造出很多工作機會。

如果能夠和新飛商會合資建廠成功,米蘭多供國內多出五座家用魔力機械工廠,那麼對於總面積大概也就相當於三到四個邦塔城大小的米蘭多公國來說。無疑幫助極大。

至於另外一座魔力水晶礦雖然看起來要比稀土礦值錢得多。但是魔力水晶這種東西在賽恩斯大陸上到處都是。在米蘭多公國內也是隨處可見,根本是不值錢的玩意。

就算新飛商會看重的這座魔力水晶礦是米蘭多公國內最大的魔力水晶礦,但按照估價,卻肯定連十萬金幣都值不到。

而新飛商會轉讓的任何一項家用魔力機械生產技術,轉讓費都可以輕鬆超過十萬金幣。

更何況許亦還主動提出將把稀土冶鍊工廠和另外一座魔力水晶提煉工廠也建在米蘭多公國境內,並且答應從米蘭多公國本地招募一定比例的工人。只是這兩間工廠,就足以給米蘭多公國帶來極大的好處。

比如說現在建立在安普利斯頓小鎮外的稀土冶鍊工廠到現在為止開工還不到兩個月,卻已經向安普利斯頓小鎮繳納了高達三千金幣的賦稅。並且還招募了一百名當地工人。

不談各項福利,單單隻是這些工人每個月的薪水,可就高達十枚金幣之多。

這樣的薪水,放在整個米蘭多公國內的所有行業里都是首屈一指。

於是現在能夠進入這件稀土冶鍊工廠的本地工人,便受到了所有人的羨慕。

安普利斯頓小鎮上的人們,幾乎人人都以能夠進入新飛商會稀土冶鍊工廠工作為榮。

而聽說新飛商會即將在小鎮外再開辦一間水產罐頭工廠和化肥廠,還需要再招募大約兩百名工人時,不要說安普利斯頓小鎮上的人們個個摩拳擦掌,隨時準備去應聘,就連附近幾個小鎮和小城上的人們。也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

一旦新飛商會明確了招募工人的時間,只怕立即就會被蜂擁而至的人群給擠垮。

不得不說。許亦的確達成了他的承諾,給安普利斯頓小鎮帶來的繁榮和發展,這讓布卡勒斯魔法師對他極為滿意。

然而也正是這樣,卻也讓布卡勒斯魔法師對許亦充滿了疑惑。

在布卡勒斯魔法師看來,新飛商會現在的做法其實大量提升了他們的成本,許亦完全有很多辦法降低這些多支出的成本。

比如說就算給安普利斯頓小鎮招募的工人們開出每個月五枚金幣的薪水,布卡勒斯魔法師保證鎮上的人們也一定會趨之若鶩。

可是許亦偏偏這麼做了,還向米蘭多大公許下了很多承諾。

在最開始的時候,布卡勒斯魔法師對於許亦許下的這些承諾根本不怎麼相信,因為他覺得商人的承諾永遠不怎麼靠得住。

可是新飛商會和許亦在這半年多的時間內所作的一切,都在證明著許亦正在一項一項地兌現他的承諾。

回想著自己這半年內和許亦的多次接觸,以及這半年內安普利斯頓小鎮發生的各種變化,布卡勒斯魔法師心中感慨。

能夠在參加魔法師工會資格認證考核的時候認識許亦,真是一件極為幸運的事情。

想到魔法師工會資格認證考核,布卡勒斯魔法師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一件事情。

「對了,許會長,你現在的實力……到了什麼地步了?」布卡勒斯魔法師忍不住問道。

「嗯?」許亦剛剛看完協議,正在思考著協議里的一些細節,忽然聽到這個問題,禁不住愣了一下,想了想,才沉吟道:「這個……沒有具體測試過,不過應該還沒到大魔法師的程度。」


「哦……那就好……」布卡勒斯魔法師鬆了一口氣。

許亦忍不住失笑:「有什麼好?」


布卡勒斯魔法師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連忙擺了擺手:「不不不,許會長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如果能夠在現在這個年紀就成為大魔法師,那就太過可怕了。可是想到你驚人的魔法天賦,我又覺得這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許亦哈哈一笑:「放心吧,我還沒那麼強。雖然我現在已經擁有九級魔法師的實力沒錯,但是卡米拉大魔法師說了,我距離大魔法師還差得很遠,想要成為真正的大魔法師,還需要多多努力才行。」

布卡勒斯魔法師點點頭:「嗯,卡米拉大魔法師閣下說得沒錯。九級魔法師雖然和大魔法師看起來只有一步之遙,但是這一步卻非常難邁得出去。許會長你想要成為大魔法師,的確需要非常多的努力。不過許會長……你現在成天都在忙著新飛商會的事情,恐怕修鍊魔法的時間並不多吧?不少字」

「的確不怎麼多。」許亦聳了聳肩,無奈地嘆道:「你也知道,我們商會今年遇到了很多事,我這一年內大概也就只有在斯坦丁公國的時候休息了兩天,其它時候都忙得要命,哪有什麼時間去研究魔法呢。」

布卡勒斯魔法師發出一聲驚嘆:「就算是這樣,許會長你依然已經擁有了九級魔法師的實力。不得不說,許會長你的魔法天賦實在是太過驚人。我覺得卡米拉大魔法師說得沒錯,你其實應該抽出足夠多的時間來研究魔法,爭取早日成為大魔法師。我想你應該明白,一旦成為大魔法師了,地位和境界將會完全不同。」

「這個我當然明白。別忘了,我們新飛商會現在可就有兩名大魔法師級別的研究員,我經常和他們在一起,當然知道和他們之間的巨大差距。」許亦嘆了口氣道:「可是我也沒辦法,相比起魔法等級,我更注重商會的發展。說到底,我只是一個人,時間有限,沒辦法兩頭都兼顧。」…

布卡勒斯魔法師微微皺眉,神情嚴肅地道:「許會長,我依然覺得,你還是先專註於魔法上面比較好。我覺得你其實並沒有真正了解一名大魔法師代表的意義。這麼說吧,如果你是一名大魔法師,我想蘭帕里王國無論想對你做什麼,都會有很多顧慮。你們新飛商會之前在蘭帕里王國內遇到的事情,我想將會是另外一個結果。」

「真的嗎?」。許亦有些納悶。「別忘了,卡米拉大魔法師可是堅定地站在我這一邊的,王國在處理我們商會的事情時,我可沒覺得有什麼顧忌。」

「這個嘛……卡米拉大魔法師是卡米拉大魔法師,和你自己是大魔法師終究不一樣的。」布卡勒斯魔法師道。「當然了,你們蘭帕里王國的做法,讓我十分不理解。如果你們新飛商會是我們米蘭多公國的商會的話,我敢保證,米蘭多大公絕對會對你和新飛商會全力支持,絕對不會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不要再提了。」許亦微微一笑,將手中的協議抖了抖:「我已經看完這份協議了,基本沒有什麼問題。請你回去轉告米蘭多大公,我代表新飛商會同意這份協議上的所有內容。」

說罷,許亦從懷裡掏出一支筆和自己的私人印章,在協議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再蓋上印章。

見許亦並沒有接自己的話,布卡勒斯魔法師心中有些失望,不過看到許亦並沒有什麼疑問地簽署了協議,他立即又高興起來。

雖然雙方已經合作了大半年,但是這還是第一次由許亦親自前來過目並簽署的協議,極具象徵意義,代表著雙方的合作到了一個更深的地步。

當然,許亦這次來也並不是單純為了簽署這樣一份協議。

等許亦手中接過協議確認后,布卡勒斯魔法師向許亦笑道:「許會長,根據紐曼先生前幾天送來的消息,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會在明後天到達,還請你耐心在這裡等待兩天。」

「好說。」許亦微笑點頭。「這畢竟是關係到我們三方的大事,多等兩天不算什麼。」



, 大陸新曆3783年的最後一天,《邦塔日報》在第二版還算比較為顯眼的位置刊登了一條消息。

「新飛商會和米蘭多公國、魯爾遜公國簽署了一項三方長期合作協議。根據這項協議,新飛商會將向米蘭多貴公國和魯爾遜王國提供一系列技術支持,分別在兩國合資興建幾座家用魔力機械工廠,而米蘭多公國和魯爾遜王國則將向新飛商會開放國內的礦產資源……」

雖然有很多人看到《邦塔日報》的時候都注意到了這條消息,但總體來說,這條消息在邦塔城內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

說到底,新飛商會已經因為魔法工業管理署的禁令,長達半年多的時間沒能在蘭帕里王國內生產魔法機械,又因為商業署的新規定,使得新飛商會大幅減少了售賣到蘭帕里王國內的魔法機械的數量。

對於整個蘭帕里王國乃至邦塔城$無$錯$().()()().()的人們來說,新飛商會幾乎在他們的世界里消失了大半年。

雖然新飛商會設立在王國內各個城市的產品服務中心依然在工作,在邦塔城還保留了一部分研究機構和一家生產水果罐頭的工廠,但是在絕大部分人的生活中,新飛商會留下來的,大概也就只剩下他們家中之前購買的家用魔法機械罷了。人們是健忘的,大半年過去,蘭帕里王國中的大部分人,已經逐漸淡忘了這家在王國內引領了無數潮流的商會。

大概也就只有在邦塔城中,才會有很多人偶爾會想起它,並在心底對新飛商會產生一絲懷念。

菲爾遜車馬行的龐貝里會長。或許是現在最為思念新飛商會的人之一。

雖然對於城主府強制必須購買拉法利商會生產的魔力機車作為公交馬車十分不滿。但是鑒於從邦塔城城市公共交通系統中還能夠獲利。並且繼續維持這個城市公交系統對提升菲爾遜車馬行的聲譽有著極強的幫助,所以龐貝里會長在經過慎重思考後,最終還是並沒有選擇放棄,而是按照城主府的規定,全部換成了拉法利商會生產的魔力機車。

可是從全部換車完畢到現在也不到四個月的時間裡,龐貝里會長做了一下詳細統計后,卻發現自己在這個城市公交系統上不僅沒有賺到錢不說,反而還凈虧損超過五萬金幣之多。

而在此之前。菲爾遜車馬行雖然因為遵循瑟維尼王女殿下的意思,和許亦一直以來的忠告,對公交車價定價極低,但是卻依然能夠獲利。獲利儘管不多,但每個月多少還是有個一兩萬金幣進賬的。

而現在突然出現虧損,虧損額度還不小,菲爾遜車馬行經過統計后,發現造成這個結果的原因居然全部出在同一點上,那就是因為拉法利牌中型客運魔力機車的質量問題。

單單隻是上個月,菲爾遜車馬行名下的三百七十四輛拉法利牌中型客運魔力機車就出現了總計高達一百七十六起大大小小的損壞。為此額外投入了高達兩萬三千六百二十五金幣的維修費用。

而因為如此高頻率的損壞,導致整個邦塔城城市公交系統也受到了極大影響。經常出現必須臨時調換的情況。

為此菲爾遜車馬行額外付出了最少三千金幣的運營費用。

除此之外,這些損壞的情況有大有小,嚴重的甚至造成了幾起較為嚴重的事故。


其中最為嚴重的一起,就是一輛從邦塔城駛往南城新區的拉法利牌中型客運魔力機車突然完全失控,結果直接撞進了街旁的一家商鋪里。

雖然因為車速並不快,沒人因此喪生,但卻導致多達十三人重傷,二十四人輕傷。


為此,菲爾遜車馬行又付出了總計超過五千金幣的醫療和賠償費用。

加在一起,單單隻是上個月,菲爾遜車馬行就在城市公共交通系統上付出了額外支出接近四萬金幣。

拋開獲利,凈虧損甚至超過兩萬金幣。



Related Articles

季顏愣了愣,扭過頭一看,正對一張放大的鬼面。

大白天見鬼,是個人都會先被嚇一大跳,接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