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怎麼了,他不在我這,我好幾天沒見他了。」女人不帶好氣的說道。

「無所謂,他在我們店裡玩小姐,還是玩雙飛,玩完了拍拍屁股走人了,一分錢沒給,而且,玩小姐還不戴套,把我們小姐弄懷孕了。墮胎需要五萬塊錢,你替他給了吧。」張衛兵說道。

「什麼?玩小姐?你故意訛詐的是吧!」

「訛詐不訛詐的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給不給掙錢?」

「不給,老娘既然敢在二大街開店,就他嗎的不怕你們這種小流︶氓!」

「很好,今天晚上八點,叫你老公在銀河大橋橋下面找我。」說完,張衛兵走了出去。

那滿臉橫肉的女人在後面破口大罵:「你他媽的算老幾啊,你讓我們找你就找你!」

張衛兵走出屋子,看了看李子豪,又看了看他身後的那十幾個小弟。

這十幾個小弟都是張衛兵從鑫誠物業公司帶來的,他們沒有進入保安隊伍,以後他們就都是夜不醉酒吧的人了!

張衛兵朝著蹲在門口的李子豪努努嘴,說道:「給你們十分鐘,開砸!」

李子豪把嘴裡煙頭扔在地上,站起身,袖子一甩,一根半米長的粗鐵棍子滑到手中。

帶著十幾號同樣拎著鐵棍子的牲口,二話不說就踹開們衝進了美容院,對著裡面一頓打砸。

只砸東西,不打人。

十分鐘,這小店就被砸的一片狼藉。

滿臉橫肉的女人哭天喊地,裡面的幾個店員也都嚇得夠嗆。

張衛兵要讓這嚴大栓和曹升升知道,在二大街這片地方,不是只能你們欺負人!

張衛兵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煩我,我刨你家祖墳!

本書源自看書罓

… 接下來的日子,兩個人在事務所過得很悠閑,梁鴻卓一邊大口吃著東西,一邊感嘆生活美好,自從受傷以來,都沒有什麼胃口,今這幾天著終於好一些。

「我沒有和你搶,急什麼?再搶扣你工資。」周昂假裝威脅他,雖然事情還沒有完全解決,但也擋不住他們吃吃喝喝。

周昂特地買了不少東西,兩人悠閑自在,沒有人打擾,好不愜意。

「希望以後每天都能過這樣的日子。」梁鴻卓含著食物嘟嘟囔囔的說著話。

「再次這麼吃下去,我會破產。」周昂感嘆道,好在今天沒有什麼煩心事,也無人上門,他們才能這樣做。

但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周昂和梁鴻卓同時停下來,望著對方。

「可能只是鄰居。」梁鴻卓低聲說,他們現在有些草木皆兵,就是因為上次被打。

周昂放下手裡的東西,悄悄走到門口,還沒有往貓眼裡看,門外的人就敲響了大門,看來不是什麼襲擊者,他們可不不會這麼有禮貌。

「嚴曉,你妻子怎麼樣?」周昂猛地拉開大門,看到嚴曉疲倦的站在門口,臉色蒼白。

他沒有說話,只是自顧自的坐下來,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狼藉,重重嘆口氣,像是有什麼心事一樣。

周昂和梁鴻卓的心都懸了起來,難道她被殺了?但看嚴曉並沒有十分悲傷,看樣子不像是。

「她還是老樣子,我出來的時候已經吃藥睡了。」嚴曉揉了揉眉間,想要振作精神,這段時間他實在太累。

但並沒有忘記來這裡的目的,抬頭看到周昂和梁鴻卓詫異的表情,他苦笑幾聲,愧疚的說:「我沒有事,就是有點累了,實驗室事情調查的怎麼樣?」

這才是他來的目的,或許等事情有了結果,妻子的病會好上一些,而且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周昂聽到他這麼問,才放下心來,只要他妻子沒事就好,至於調查,現在正在停滯期,誰也沒有辦法。

「沒有線索對嗎?我知道你這個表情。」嚴曉無奈的笑著,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希望能有個驚喜,看周昂抱歉的樣子,也能猜出個大概。

「現在暫時沒有線索,不過我們一直在追查,有消息會通知你。」周昂安慰著他。

梁鴻卓也在一邊附和,事情十分複雜,光是一個盒子都牽扯到好幾方利益,他們現在是舉步維艱。

「實驗室的事情並不是孤立發生,背後牽扯到許多其他的秘密,甚至是已經去世的人這些事情互相交錯,真相撲朔迷離。」周昂也很無奈,如果只是普通的案子,可能很快就能結束。

但這個案子涉及到多人利益,他們看到還只是冰山一角,巨大內幕藏在水下,要挖出來需要時間。

「我也是這麼想,不然好好的人怎麼會變成這樣?」嚴曉表示理解,他並沒有催促的意思,只是心裡不好受,想多知道一些。

三個人默默低頭不語,他們各自想著心事,對於嚴曉的妻子,他們自然十分同情,如果只是在一個普通是機構里工作,或許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

「對了,你有沒有發現你們家有什麼異樣?」梁鴻卓好奇的問,嚴曉疑惑的皺皺眉,問他是什麼意思。

周昂敲敲梁鴻卓的腦袋,認真的說:「不要說這樣沒有頭緒的話。」如果有不同尋常的事情發生,嚴曉應該會告訴他們。

而且有一個那樣妻子在家裡,誰還有心情注意其他的事情,不過周昂的確有些重要問題要提醒他。

「有人在我家裡動手腳嗎?」嚴曉緊張的站了起來,畢竟是自己家,萬一真的被人亂來,他和妻子的生命都會有危險。

周昂拍拍他肩膀,耐心的說:「你不要太緊張,有我們在,不過你家門口被人裝了針孔攝像機。」

攝像機?怎麼可能,他經常打掃,但從來都沒有看到過。

「針孔的類型十分小巧,你沒有留意很自然,你們已經被監控起來了。」雖然很無奈,或許會讓嚴曉更加恐懼,但他不能不去提醒。

果然嚴曉大驚失色,不論是何種目的,裝攝像頭的人,都讓他十分擔憂,尤其是自己妻子的情況。

「是誰做的?」嚴曉說完,也意識到自己可能說了句廢話,他們心知肚明。

看周昂和梁鴻卓沒有回答,他苦笑一聲說:「是恆泰集團對嗎?其實我妻子她……」

嚴曉臉色越發陰沉,眼圈泛紅,握著桌子的手也在不停發抖,他感到巨大的壓力,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你剛剛說她不是老樣子嗎?怎麼……」周昂頭腦里立刻警鈴大作,難道自己太晚了嗎?


他抓著嚴曉的領子,低聲逼問,但對方似乎已經崩潰,整個人更像碎掉的玻璃,根本無法和他說一句話。

「周昂,讓他先休息一會兒。」 我不是孝莊

沒有人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這個樣子,嚴曉也是一樣,但在外邊的周昂卻十分擔心。

過了幾分鐘,門突然被打開,嚴曉紅腫著雙眼朝著他們點點頭,三人再次坐在沙發上。

「其實我妻子的情況越來越糟糕,我心裡難過才過來找你們,讓你們見笑了。」嚴曉不好意思的嘆了口氣,但周昂和梁鴻卓都沒有責怪他的意思。

他們只是負責查案,但嚴曉要面對自己愛人的遭遇,心裡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實在不行,我就帶著妻子直接去恆泰集團鬧,看他們怎麼辦。」嚴曉憤怒的吼道,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他們手裡沒有任何權利,也沒有足夠的金錢,再加上沒有線索,的確讓人絕望,或許這是最後一條路。

「千萬不要,你安心照顧妻子,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和恆泰正面對抗,對你和妻子沒有好處。」這樣做看起來很有血性,但其實是最蠢的辦法。

既然他們的生活已經被監控起來,就是想去鬧,恐怕還沒有達到恆泰就會被人阻攔。 第012章把牙咽到肚子里

晚上八點,銀河大橋。

銀河大橋的名字挺霸氣,其實就是一座普通的年久失修的鐵橋。

鐵橋下面一條臭河溝子,政府方面早就說要好好治理這條臭河。

但是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而政府方面又沒有這方面的預算。

招標的話,商家又覺得無利可圖。所以,治理污水河的計劃始終沒有開展。

這裡白天的時候人都不多,更別說晚上了。

在這大橋底下站十分鐘,一股由污水河裡傳來的惡臭就能夠嗆得人受不了。

嚴大栓帶著一幫人早早的就在這銀河大橋底下等著張衛兵了。

約好的八點,他們為了搶佔有利地形,七點半就在這裡等著。

一個個的現在焦頭爛額,被這裡的臭味以及各種蚊蟲摧殘的不得了。

八點已經過了,嚴大栓看了看錶,罵道:「草他嗎媽的,這張衛兵竟然耍我。

帶著二十多號人正要離開,就看到橋底下,由遠而近走過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張衛兵!

嚴大栓笑了,笑的猖狂,因為他看到,張衛兵只是自己一個人來了,而且手上只拎著一把黑色的雨傘。

現在外面確實下著毛毛細雨,潮氣很重,一把雨傘可以遮擋雨水,但是擋不住他嚴大栓的砍刀!

嚴大栓身後二十幾個人,一看目標出現了,全都從背後或者袖口裡面亮出了片砍。

二十多把明晃晃的片砍在遠處闌珊的燈光下顯得寒氣逼人。

「張衛兵,雖然我對那黃臉婆早就恨之入骨了,但是她畢竟還是我媳婦,你砸了她的場子,那就是不給我面子,就是當著整個二大街的人在抽我的臉!我嚴大栓不是那種忍氣吞聲的人,小打小鬧的我也厭煩了,既然撕破了臉,那就來了斷! 1001夜豪門:金主的花瓶影后 ,時間是你定的,現在你來了,那我就不會放了你!」

嚴大栓說了一套廢話,其實這都是道上的規矩。


約架的雙方到了約戰地點,基本上不會上來就打。

雙方先互相罵一陣,兩個老大罵的臉紅脖子粗也沒有人妥協,手下的人也都劍拔弩張蠢蠢欲動的餓時候,才會發生真正大規模的械鬥。

張衛兵沒有笑,眼神裡帶著慌張,身體顫抖的的非常明顯。

「大栓哥,這次是我錯了,我想了好久,最終還是希望能夠和你和解,之前都是我不懂事,得罪了你,以後我還想在這條街上生存,您能不能大人不計小人過,放我一馬。」

張衛兵態度三百六十度的突然轉換讓嚴大栓有點摸不清頭腦。

難道說這小子是真怕了,或者說這小子現在故意裝出這幅膽小的樣子來是要給他上套?

嚴大栓也是老江湖了,心裏面還是多了一層防範,不過表面上,亮出了高傲的姿態。

「認慫了?想和解?這不是你兵仔的風格啊,你不是想跟我玩命到底嗎?真要是想認慫的話,就拿出點認慫的態度來!我媳婦的店你他媽說砸就砸了,那天你也當這麼多人的面,抽了我一大嘴巴,這兩筆賬,今天咱們一起算清楚了,算不清楚的話,就算你跪著管我叫爺爺,我也不可能放了你!」

「這都是我的錯,我們段老闆其實也有責任,所以,她讓我給您帶話,給您二十萬作為賠償,你看行嗎。」

嚴大栓當時就有點心動了,要說他老婆那個美容店,總投資也沒有五萬塊錢。

看來這段家真是財大氣粗,不過,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

嚴大栓驚覺的說道:「二十萬?雖然不算多,但我是敞亮人,既然你們有這個態度,我也不想駁了你們段老闆的面子。現在讓她把錢打在我的賬戶上,我收到了錢,就放你走!」

張衛兵點點頭,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也覺得差不多了,說道:「你也知道我們老闆的電話,你直接打電話給她吧,這種錢的事情,還是你們自己商量比較好。」


嚴大栓不屑的看了張衛兵一眼,然後掏出電話。

正要給段雪梅打電話,突然,他的手機自己響了。

電話是他手底下的小弟打來的。

「大哥,出事了,出事了!」

「出什麼事兒了!別一驚一乍的,我這正忙著呢!」嚴大栓不帶好氣的說道。

「咱們酒吧被李子豪帶著一幫人給砸了!砸的什麼都沒剩下!」

嚴大栓手一抖,眼角跟著微微的顫動起來。

張衛兵看著嚴大栓的這一些列表現都能夠斷定,李子豪已經把事情辦完了!

等嚴大栓放下電話之後,張衛兵一臉邪氣的笑容,說道:「大栓哥,我這招調虎離山怎麼樣?以後在外面混,長點腦子,別別人一叫你你就出去。被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那跟狗崽子有什麼區別啊。」

「張衛兵……你……你他媽的找死!」說完,嚴大栓跟手下的小弟們吼道:「都愣著幹嘛,別讓他跑了,給我砍死他!」

嚴大栓這次是真憤怒了,喊完這句之後,他自己是第一個朝著張衛兵衝上去的。

二十幾個人,手持砍刀朝著張衛兵義無反顧的沖了上去。

張衛兵的調虎離山之計已經完成,下一步計謀就是引蛇出洞。

誰是蛇?當然是曹升升,他可是名副其實的這片兒的地頭蛇!

張衛兵轉身就跑,但是速度不快,好像故意等著嚴大栓追上來似的。

果不其然,怒髮衝冠的嚴大栓體力大增,一股腦的殺到了張衛兵面前。

砍刀舉起來,朝著張衛兵的後腦勺劈砍而去。

就在手起刀落的一瞬間,張衛兵突然一個急剎車,順勢一個迴旋踢,左腳為支撐點,右腳掄起一道圓弧,由下而上,直接踢在嚴大栓持刀的手腕上。

這一腳力度足夠大,只聽「嘎嘣」一聲脆響,接著就是嚴大栓「哎呦我草」的一聲慘叫。

嚴大栓的右臂被張衛兵這突如其來的一腳直接踹斷!

不等嚴大栓的砍刀落地,張衛兵側身出手接住,握住刀柄的一瞬間,馬上把刀刃夾在嚴大栓的脖子上。

從張衛兵急停轉身迴旋踢到他把刀刃擱在嚴大栓的脖子上,幾乎是一氣呵成,所用時間還不足五秒鐘!

小弟們拍馬趕到的時候,大哥嚴大栓的脖子已經被刀刃劃出了血痕。

嚴大栓臉色慘白,一來是因為他剛才沖的太猛,體力透支,二來是因為右胳膊被踹斷,疼得要命,三來是脖子上架著片砍,被嚇的快尿褲子了。

「大栓哥,我知道你不想死,咱們做個交易,你讓你小弟們放下砍刀滾蛋,我就留你一條命!」張衛兵說道。

雖然嚴大栓已經嚇到了極點,都快尿褲了了,但是嘴上還是挺硬。

「媽的,你以為老子怕你,有本事你一刀剁了我!」


Related Articles

「你好,這裡是傳承空間!」神秘聲音回答。

緊接著,唰得一下,眼前景色一變,米洛發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