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賭就那麼重要?」文芷若問道。

「本相從來不稀罕什麼輸贏,但是。在戰場上,我…永遠都是贏家。」樂詩彤堅定的說道:「不管如何,我就是不想與林天合兵。」

文芷若還想啐罵樂詩彤幾句,卻被林天給打斷了,「我明白樂相的意思,放心吧,有多少的兵力我就打多大的仗,十萬人對我來說足夠了。」

樂詩彤冷哼一聲,道:「吹牛誰都會,最後還是要看你有沒有真本事了。」

林天微微一笑,然後掃視在場所有的人,再次問道:「大家都有什麼好主意,都可以提出來。」

「三十萬的大軍在城外,我們只有….十萬,硬拼是絕對打不過的。」偏將向秋首先說出了自己的態度,「我們還是守城為好,雖然城池很小,城牆也不高,但前幾天林國公從敵人那裡弄到了很多的箭矢,我們可以有弓箭射殺敵人。」

「守城雖好,但不是長久之計,若是敵人圍而不打,斷了我們的糧草,我們可就成了困獸之鬥了,到時候先不說能不能突圍出去,估計那個時候很多人都要餓死了。」凌蝶也分析道。

「你們說的都沒有錯,還有其他的意見嗎?」林天又問道。

「真麻煩,直接帶兵出去和他們硬碰硬,本座覺得蠻不錯的,所不定他們就被我們這種不怕死的氣勢給嚇跑了。」赤紅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你以為這是在過家家嗎?說的那麼輕鬆,再說敵人憑什麼被你給嚇跑,你這個賤人長有三頭六臂嗎?」一聽赤紅羅說話,樂詩彤的臉便冒出一絲絲的寒意。

「切,我就是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愛聽不聽。」赤紅羅也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林天呵呵一笑,這兩個女人鬥嘴又不是一次兩次了,他都習以為常了,裝作什麼也沒有看到什麼也沒有聽到。

「太師,你覺得呢?」

文芷若倒是很在乎這場戰爭,細細的想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之前度都在攻打天行關的時候,被我打成了重傷,雖然經過幾天的調養,也未必能夠恢復功力……而且他們遠道而來,我們不如趁著他們立足未穩,率先出城去襲擊他們的營地,這樣倒是可以起到出奇制勝的效果,縱然不能全殲敵軍,也是可以重傷他們的。」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林天十分贊同文芷若的辦法,不得不說,這個老女人平時讓人十分的討厭,但腦子轉的倒是蠻快的,竟然把敵情分析的如此透徹。

「其他人還有比我更好的主意嗎?」文芷若看著其他人問道,既然林天都同意了,估計就應該按照她說的來進行偷襲了……見沒有人說話,她又道:「既然如此,那麼就……」

「等等。」林天立即打斷了她的話,笑道:「太師,你未免有些太心急了,我還沒有同意你提出的辦法呢。」

文芷若頓時瞪大自己的眼睛,「你剛才不是說我這個主意很不錯的嘛?」

「我的確很欣賞你的主意,但是,我覺得偷襲一定不會成功的……或者說,度都此時正在等著我們去偷襲呢。」林天笑眯眯的說道。(未完待續。。)

… 對林天這樣反覆無常的態度,文芷若慘笑一聲,冷哼道:「林天,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明明我提出的偷襲辦法可以攻破敵人,你卻如此這般的擔心受怕,還說什麼度都在等著我們去偷襲,簡直豈有此理,你是在耍弄我嗎?」

「你一個老女人,老子沒空耍你,也沒有興趣。」林天白了文芷若一眼。

「你……」文芷若氣的面紅耳赤,林天居然說出如此混賬話,不是在公然調戲她嗎?可當她還想說什麼的時候,林天早就不去理會她了。

「你有什麼依據,斷定度都在等著我們上鉤?」樂詩彤也覺得有些蹊蹺,便看著林天問道。

林天倒沒有介意樂詩彤要不要出兵協助他,還是很好心的笑道:「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度都不是那種不要命的拚命三郎,相反,他對待每一場戰爭都十分的謹慎,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剛才太師也說了,度都被她所傷,沒有十天半個月是無法痊癒的,可這剛剛過了六天而已,度都卻帶著軍隊向我們殺來,他若是攻城也就罷了,可偏偏沒有選擇強攻,而是在十裡外的地方安營紮寨,你說沒有陷阱在等著我們,鬼都不信。」

樂詩彤的柳眉微微一蹙,想了想,感覺林天說的不無道理,居然敵人的兵力比他們這邊多那麼多,應該採取強攻快速結束戰鬥才對,可為何要在十裡外的地方安營呢?似乎在說,我就在這裡。你來打我啊!

估計真的去偷襲的話,就徹底回不來了。到時候星城便是敵人的囊中之物。

「所以,我敢斷定。無論度都用了什麼辦法,反正他的傷已經好了,不然他不會帶著軍隊殺過來。」林天繼續說道:「而此時他便設下了一個陷進,再等著我們往裡面去跳。」

「什麼陷進不陷進的?我看你就是膽小鬼,我若是有十萬的兵力,一定將他們給殺的片甲不留。」文芷若不悅的大喊起來,她覺得林天實在太過疑神疑鬼了,度都被她傷的那麼重,怎麼可能在短時間裡恢復起來。

林天嘆息一聲。笑道:「太師,你勇猛是好事,但是這一次你不會有任何一兵一卒,而且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你是女皇陛下的監軍,還是兩朝元老,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可沒辦法向水香女皇交代啊。」

「你……」文芷若感覺自己又吃了蹩,隨後幾乎瘋狂的瞪著林天喊道:「小子。你最好打贏這場仗,若不然,等回朝之後,我定參你一本。讓你滿門抄斬!」

她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這次回去一定將林天往死里整,因為林天這次沒有救出貝悠然。女皇陛下定然大怒,這是罪一。若是林天再次打了敗仗,讓香香國的女兒們慘死他國。給國體蒙羞,這是罪二……就單單這兩條罪狀,就可以讓林天掉腦袋。

「多謝太師提醒,我一定會儘力的。」林天呵呵一笑,又道:「也請太師時刻關注戰局,萬一我們的大軍輸了,敵人攻破了星城,也希望太師選一匹好馬趕回香城,若是你被敵人追到,想參我一本的機會都沒有了。」

文芷若冷冷的看著林天,卻說不出任何的話,怒哼一聲之後便走了出去。

「好了,礙眼的人已經走了,我們繼續討論一下該怎麼打。」林天眉宇間透出一絲輕鬆,笑著說道。

「既然知道度都設下了陷進,我們去了也是送死,不如不去了。」赤紅羅淡淡的說道:「還是老老實實的待在星城裡,準備攻城戰吧。」

「可是,攻城戰我們或許可以守上一時,但時間久了,城池必破。」凌碟說道。

「的確是這樣,和三十萬的敵軍打守城戰,一點勝算都沒有。」樂詩彤也很贊成凌碟的話,畢竟是自己的老部下,雖然現在投靠了林天,但偶爾還是可以幫她說次話的。

「那你覺得該怎麼打?」赤紅羅有些氣悶的白了樂詩彤,問道。

樂詩彤立即冷笑一聲,道:「本相剛才說過了,這次我是不會出一兵一卒的,我只是參與討論,具體怎麼打我是不會說的,免得最後輸了你們反過來怪到我的頭上,我可不會去做這樣的傻事。」

樂詩彤說完之後,客廳中便落入安靜,每個人都不再說話,而是將目光聚集到林天的身上。

林天微微一怔,突然被這麼多美麗漂亮的大眼睛盯著看,雖然十分的賞心悅目,但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小緊張的,輕輕的咳嗽兩聲,算是打破這種安靜的局面,笑道:「我覺得,就算度都給我們設下了陷進,若是我們不去的話,等待他們休整完畢之後,一定會來攻城,那個時候,我們就一點勝算都沒有了。」

「可是,明知敵人有陷進,你去往裡面跳,豈不是自尋死路?」赤紅羅反問道。

「我可不會笨到真的往陷進里跳。」林天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說道:「現在度都的三十萬大軍就在十裡外的地方,但我斷定,若是我們今晚去偷襲營地的話,我們看到的只會是一座空營,而度都隨後帶著三十萬大軍就將我們團團包圍……所以,我們要採取另外一種戰術。」

「什麼戰術?」樂詩彤抱著十分好奇的態度,問道。

林天笑了笑,沒有回答樂詩彤的問題,而是直接下達命令:「向秋將軍,你今晚子時帶上五十名精兵,準備好火石和油,悄悄的潛入敵人的營地,將他們的所有的營帳全部燒毀。」

「末將領命!」

「等敵人的營帳起火后,你馬上帶人趕往天行關。」林天又看著凌碟,說道:「凌碟將軍,你帶領兩千人,在向秋將軍出發后,你在敵人營帳的五里開外的地方,讓士兵原地跑動,發動一種正在行軍的假象……在看到敵人營帳起火之後,立即趕往天行關。」


「遵命。」

「另外赤紅羅教主和文秀元帥帶領兩萬人,在太陽下山之後便前往谷城,將谷城攻佔下來,並且不要放過一個敵人,絕對不能讓他們給度都通風報信……然後一把火將谷城所有的物資和糧草全部燒掉。」 都市極品妖孽 ,笑道:「對了,秀兒你還小,可不要玩太多的火,不然晚上會niao床的。」(未完待續。。)

…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文秀氣呼呼的嘟著小嘴兒,一副很不服氣的樣子。

赤紅羅也是一臉的布滿,嬌哼道:「喲,你這是什麼意思?連我都開始使喚上了,而且還讓我們師徒兩去攻佔谷城,去殺人放火?」

「如果你不願意,我可以讓其他人去……」

林天的話還未說完,赤紅羅便說道:「誰說我不去了?我也想玩玩大兵打仗的樂趣……對了,我們攻下谷城之後,為何不讓我們死守谷城,而且燒掉物資和糧草,再火速的撤到天行關呢?天行關不是已經被敵人的大本營么?」

「是啊,統領,我們為何不直接將敵人殲滅掉,反而是去攻打穀城呢?」凌碟也是十分的疑惑,林天只給了她兩千人馬,而且只在敵人營地五裡外虛張聲勢,不準去進攻,而且等待敵人營地著火之後,便立即撤走趕往天行關。

「正面打,我們是完全打不過度都的,但是我卻有一招可以將度都和他的三十萬大軍置於死地的。」林天微微一笑,道:「那邊是堅壁清野,將一切的糧草全部毀掉,而我們則帶著大軍繞過度都的軍隊直奔天行關,攻下天行關之後,度都便徹底斷了後路,想回南炎國都是不可能的……而我之所以派兵去攻佔谷城,也是這個意思,將谷城所有的東西全部毀掉,讓它變成一座死城,就算度都重新佔領了谷城也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這一下,大家徹底算是明白了。林天採取的便是避其鋒芒,掐中敵人的要害。此次度都前來攻打星城,那麼天行關的防守一定很薄弱。雖然天行關的防禦工事很不錯,但既然她們可以攻下來一次,便可以再攻下來第二次。

「最後,我們這個星城也要採取堅壁清野,由水雅和榮小榮帶著五千人將糧草押送出去,這些糧草也是我們的命根子,若是有個意外,我們可就要處於被動了。」林天囑咐道。

「放心吧,這點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做到的。」水雅笑著說道。雖然她只是一個文臣。不能和林天一起上戰場打仗,但押送糧草這件事還是小菜一碟的。

林天滿意的點了點頭,最後,將目光鎖定在樂詩彤的身上,笑問道:「樂相,我的計劃你應該大概的了解了,你是準備跟著我們離開星城,還是決定自己死守這裡?」


「哼,你當我是笨蛋嗎?本相怎麼可能留下來給你們當炮灰。自然是一起去天行關了。」樂詩彤輕輕了哼了一句,心中卻是有一些震撼,真的沒有想到,林天竟然可以想出這樣一條計策。只要實行成功,那麼度都和他的三十萬大軍便是死路一條,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們了。

「既然一同前往。不如就幫了忙。」林天繼續說道:「你看我的十萬大軍該派出去的都派出去了,估計由我親自帶領的也只有五萬多人了。這點人去攻打天行關顯然是不可能的,不如樂相的十萬人馬也參與進來。我們一同攻城如何?」

「本相很欣賞你的計劃,也願意加入你去攻打天行關……但是,我們可是有賭約的,我若和你一起打仗,這殲滅的人數該怎麼算?」樂詩彤問道。

「不用算。」林天很洒脫的說道:「無論這次殲滅了多少人,全部都算樂相的,我一個都不要。」

倒不是林天不在乎,而是覺得這次殲滅的敵人能夠一萬人就算多的了,為了一萬人而和樂詩彤不和,顯然是不划算的,再說,度都的手裡還有三十萬呢,他和樂詩彤之前還說不定誰勝誰負呢。

樂詩彤的臉色一變,她顯然沒有料到林天會如此的大方,「你說的可是真的?這次戰鬥殲滅的敵人全部算我的?」

「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林天悠然的笑道。

「好,就看在你的這份豪氣的份上,本相就隨你一起出戰。」樂詩彤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

作戰會議之後,林天便和樂詩彤帶著十五萬大軍率先出城,當然,他們是從星城的另外一個城門出去的,而且繞了好遠的路,為的就是避開度都的派出來的探子的耳目。

而他們的直接目標,便是天行關!

待到天黑之後,水雅和榮小榮押著物資和糧草也從星城向天行關出發,緊接著,赤紅羅和文秀率領兩萬大軍直奔距離最近的城池,谷城。

直到此時,星城除了凌碟和向秋的幾千兵馬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的人和物資糧草,完全就是一座空城。

……

而在星城十里開外的營地中,度都也在緊鑼密鼓的布置著。

度都面色不動,掃視著在場所有的將軍,淡淡的說道:「各位大部分都是來自我們南炎國的豪門世家,你們能夠進入軍營一定是想為家族爭光,為自己以後謀個光明的前途……而今晚這種機會便來了,我斷定今夜一定會有敵軍來偷襲,到時候我們便給敵人設下一個口袋,讓他們鑽進來便再也無法出去……」

「度都將軍,你就下命令吧,我等唯您馬首是瞻。」一個將軍說道。

「對,我們跟著將軍來到這裡,就是看中將軍帶兵的才能,知道跟著你能夠打勝仗,你儘管下命令,我們執行便是。」另外一個偏將用同樣的語氣說道。

「好,既然各位如此信任我,我一定讓大家在今夜名揚萬里,成就不朽之功勛……」

看到眾人如此齊心,度都也是十分的欣慰,隨即部署了相當詳細的計劃,首先,將三十萬人馬分為兩部分,藏匿與營地的兩側,因為營地的後面是一座大山,所以不需要派人守衛,而等到敵人進入營地的時候,兩側的十五萬人馬立即將正面的入口給封住,直接將敵人圍在包圍圈裡。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包圍戰役,但卻不能有何人和馬虎,度都知道,他面對的可是林天,這個小子可是十分的狡猾的,說不準,他的包圍沒有起到效果,反被林天給佔了便宜。(未完待續。。)

… 這一次,倒是被度都說中了,林天壓根沒有想偷襲他的營地,更不會落入他設下的陷進,反而他被林天算計了一次。

可惜,此時的度都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不過度都認為林天是個十分謹慎的男人,是絕對不會輕易的來偷襲他們的,所以,他還是在營地里留下了幾十個人,守衛在營地的之中,至少要讓林天看到這不是座空的營地,這樣他才可能來偷襲。

而他帶著大軍藏匿於營地的兩側,只等林天的軍隊殺入營地,便將他們團團的包圍,殺個片甲不留。

午夜子時,凌碟按照林天的吩咐,帶領五千人馬在距離度都的營地五里的地方,讓手下的士兵原地行軍,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響動,這種響動在這寧靜的夜晚十分的響亮,讓人覺得殺氣騰騰……

而與此同時,偏將向秋帶領五十名精兵悄悄的潛到敵營旁,但是,和林天說的似乎不一樣,營地不是空的,卻是有士兵看守的。

「向將軍,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敵營中有人的話,我們火燒營地可就不那麼容易了。」一個士兵問道。

向秋眼神中閃出一絲銳利的神色,堅定的說道:「我相信統領的話,他說敵營是空的那便是空的,估計這些敵軍只是想讓我們產生錯覺而已,摸上去悄悄的幹掉他們,然後一把火將所有的營帳都給燒了……」

「可是,萬一營帳里真的有敵人,我們豈不是很危險?」那個士兵又問道。

向秋立即瞪了她一眼。斥責的說道,「我們是軍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任務。如果你怕死的話,就給我滾回去。」

那個士兵被訓斥的面紅耳赤,低聲道:「屬下知錯了。」

「廢話少說,行動。」

向秋的話音剛落,頎長的身影便快速的閃動,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她已經襲入了敵營之中,雙腳還未落地,手中的長槍便銳利的向一個敵人刺去。頓時一道槍芒劃出。

噗的一聲,長槍直接貫穿了一個敵人的咽喉,由於出槍太快,當向秋拔出長槍的時候,那個敵人的咽喉處的血洞里盡然沒有流出血。

「什麼…人…」

附近的幾名營地守衛剛要大喊出聲,突然眼前又出現一道銀色槍芒,還未做出任何的反應,每個人的咽喉處便出現一道殷紅的血痕,身體更是僵硬的站在原地。最後緩緩的倒在地上。

而向秋的動作並沒有停止,斬殺這幾個人之後,速度並沒有停止,只等自己的腳尖剛剛觸到地面。又是借力一躍而出,直襲其他的守衛。

在她前沖的過程中,手中長槍雜耍式的不停的旋轉。槍尖與空氣激烈的摩擦,哧的一聲。槍尖竟然冒出了一團紅色的火焰,而且火焰越旋轉越大……

向秋突然猛地提了一口氣。縱身越到半空之中,然後長槍猛地一甩,巨大的火焰如同一隻小太陽一樣,直接被她甩了下去。

本來還想來斬殺向秋的敵軍看到這副場景,頓時嚇得驚慌失措,同樣還未來得及逃跑,巨大的火焰已經壓了下來,轟的一聲巨響,巨大的火焰直接將這幾個人吞噬,不僅如此,連附近的幾處營地都被大火點燃。

與此同時,其他的人也將另外剩餘的敵軍給消滅掉。

「快,把營帳全部燒毀。」

「是!」

……

而度都此時正在營地的附近,帶著大軍耐心的等候,當他聽到遠處響起一陣又一陣的腳步聲時,頓時心中得意一笑,看來林天還是沒有忍住,還是帶著軍隊來偷襲軍營了,只等他們沖入軍營,他的三十萬大軍便可以將其包圍,全殲……

可『全殲』這兩個字還未在度都的腦海中停留住,他臉上的笑意卻一下子僵硬起來,因為他所等待的林天大軍並沒有殺入營地,可營地卻出現了些許躁動,再接著,本來漆黑一片的營地,竟然冒出了火光。

「不好。」度都立即大喊一聲,率先向營地奔去,他心中的那份不安越發的強烈,如果…如果林天真的想來偷襲營地的話,他怎麼會讓軍隊發出如此喧鬧的聲音呢?這樣豈不是徹底暴露了嗎?

度都頓時在心中怒罵自己是個蠢蛋,這麼關鍵的細節都沒有發現,或許,林天壓根不想偷襲他們,而是有另外的打算和計劃,至於是什麼,他現在還不可而知。

等到度都趕到營地的時候,營地已經化為一片火海,所有的營帳全部著火,而地上還躺著之前他派來假裝看守營地的士兵的屍體,只是他們已經全部給殺掉,屍體也被大火燒焦。

看到這幅場景,度都才終於明白,林天壓根沒有要偷襲他們軍營的打算,而是派小股隊伍潛入營地將所有的營帳一把火燒毀,讓他的三十萬大軍沒有地方居住……而接下來林天應該是死守星城,要和他們打防守戰,然後自己這邊沒有了營帳,所帶的糧草也不是很多,便很快就退兵了。

不得不說,林天玩了一手好局。

很快,遠處響動的軍隊行軍的聲音變又突然銷聲匿跡了,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林天就是在打這個主意。

「傳令下去,立即攻城!」

度都也意識到問題所在,既然林天想死守星城,那麼他就來一個速戰速決,若是時間拖久了,對星城久攻不下,對他們這邊可是很麻煩的,搞不好會被林天以逸待勞一口氣全部吃掉。

所以,為今之計便是強攻星城,將林天和他的軍隊全部滅掉。

隨後三十萬大軍全部向星城發動總攻,可就在他們要強行攻打的時候,卻發現城門打開。

度都立即揮手讓軍隊停止前行,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下,他真的看不透了,林天到底在搞什麼鬼?竟然沒有再守城,而且城門打開,像是在等著他們進入一樣。

難道城中有詐?(未完待續。。)

… 可度都想了想,覺得林天不是那種愛玩空城計的傢伙,再抬頭向城牆上看去,發現城牆之上沒有香香國-軍隊的旗幟,甚至連一個守衛的士兵都沒有。


難道這真的是一個空城?


Related Articles

黑衣人緩緩睜開眼,短暫的暈眩令他很是虛弱「這,這是什麼鬼」

沒事就好,灰色衣服的男子扭頭看著逃跑的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