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將他弄死,這有問題嗎?」

深海魔鯨王依舊是理直氣壯。

葉天傾無言以對。

是啊!

有問題嗎?

「罷了,懶得和你計較。」

葉天傾直接就離開了,進入凌家。

凌天陽尷尬的笑了笑。

他趕緊跑到深海魔鯨王面前,豎起大拇指誇讚道:「魔鯨王前輩,真的是太厲害了,太無敵了,無論是天豹還是雷豹,竟然都扛不住你一招啊,前輩擁有無敵之威,晚輩佩服,佩服!」

雖然表面上他比魔鯨王年長。

但實力為尊的世界。

誰的拳頭大,誰就是前輩。

更何況,如果真葯論年齡的話,已經不知道多少萬歲的深海魔鯨王,那也是比凌天陽年長許多的啊。

「呵呵,好說,好說……小陽子以後你要好好修鍊,也要和小爺一樣強大知道嗎?」

深海魔鯨王拍著他的肩膀,滿臉臭屁的說道。

凌天陽笑的更尷尬了。

但還是點頭答應。

深海魔鯨王也進入凌家。

凌天陽和凌霄也都是不敢怠慢,吩咐僕人將門口,清理乾淨之後便是也快速的返回家族當中,招待葉天傾和深海魔鯨王。

而修者們則是沸騰起來。

這戰鬥結束的太突然了。

而天豹和雷豹也都似得太快了。

雖然深海魔鯨王屬於是偷襲,在雷豹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動的手,但大家也是不敢小瞧魔鯨王。

畢竟這可是五品帝尊。

就算是偷襲,那也沒辦法一招就將其打死吧,頂多就是受傷,而且還不可能是重傷。

但在深海魔鯨王的手裡。

一招落下,那就是直接將其打得死掉,這足以說明魔鯨王的厲害之處。

這要是沒有遠超帝尊五品的境界。

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和恐怖的戰鬥力那。

這一刻!

深海魔鯨王徹底的成為大家心裡的無敵強者。

修者們都在紛紛猜測,這魔鯨王是九品帝尊的無敵強者啊。

。 一月後。

黑暗深處,透出一道絢麗的極光。

傅源盤膝而坐,寶相莊嚴,經過一月時間的閉關,他憑藉體質優勢,成功煉化乾坤寶石化為己用。

源源不斷的天地元力湧入傅源的體內,傅源渾身上下的肌膚變得雪白如玉,髮絲根根晶瑩璀璨,僅僅是透出一縷氣息,整個地下暗河便掀起了激烈的暗流,宛若蛟龍即將破水而出。

此時此刻,傅源感覺自己有用之不盡的靈力,雖然不是受到四靈精元的洗禮,但這一次聖靈之體真的是再度進化了。

四肢百骸充盈偉力,單論肉身之力,他已經可和之前的異元虎比肩。

近身拼殺之中,傅源有相當大的把握徒手打死靈王級別的強者,更別說有十荒劍加持。

然而傅源還未睜開眼。

一股強大的瞳力正在醞釀中,傅源雙眸化作一方小世界,充盈無限生機,孕育風雨雷電,金木水火土,乾坤眼正在成型中。

古往今來,但凡是煉化乾坤寶石的人,都會開啟一道門戶,或是讓人擁有可撕碎一切的手臂,或是讓人具備橫掃一切的聖腿。

傅源本就是聖靈之體,所開啟的門戶自然不可能是自己的四肢,只能是眼眸之地。

一股恢弘的氣勢從傅源身上蔓延開來。

地下暗河裡的極光愈發璀璨。

良久后,傅源徐徐睜開眸子。

瞳仁中森羅萬象,日月星辰燦爛無雙。

一股威壓溢出,整個地下暗河徹底沸騰,轟然一聲巨響,若海水倒卷,沖開上方山體,噴湧出滔天巨浪。

傅源破水而出,凌空而立,心念微動,第九道劍魂分身剎那之間形成,透出無敵氣韻。

望向四野,方圓千里之內的景物盡數映入眼帘中,哪怕是一片樹葉上的露珠,都在傅源的眸子里無限擴大。

微微催動乾坤之眼,天空中立馬雷電交加,演化出密密麻麻的雷電長矛。

凝望向一棵參天大樹,瞬間燃燒起了熊熊大火。

乾坤之眼,具備任何屬性之力,亦能看破虛妄。

傅源自己都震驚了。

「這遇見靈王強者,還有什麼好說的!」傅源得意笑道。

金蓮姐姐的聲音在傅源心中響起:「勿要驕傲自滿,遇見了靈王境內的好手,你依舊打不過,乾坤之眼雖然強悍,但瞳術一事需得精雕細琢,如今你的瞳力雖然強大,但並沒有具體的道與法作為支撐,看似招式氣勢不俗,實則殺力並不大。」

「如十荒劍對你而言,仍舊只是一柄你無法發揮威能的神兵利器。」

傅源略有沮喪的低下了頭,應道:「知道了姐姐。」

簡單整頓了一番思緒過後,傅源就再次出發了。

這一次是瞳力開道,在周圍仔細搜羅了一番魏徵明的逃亡時留下的痕迹,只可惜時過境遷,許多痕迹都淡化了,傅源追了一段距離后,便再也沒有魏徵明留下的痕迹。

想了想,當務之急是趕緊去找血脈之力與異元虎旗鼓相當的妖獸,早日湊夠四靈精元才是正經事情。

瞳力開道,一路御風而行。

如今傅源御風而行的速度已經可以同靈王境界的高手比肩,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刻意將自己御風而行的速度壓制在靈侯範圍內。

經過一個時辰的仔細搜尋,傅源並未發現適合的妖獸。

在途徑一片狹長地帶中,一位身著道袍的老人出現在傅源的眼中。

老人頭戴紫金冠,手拿拂塵,乍一看,還真有幾分世外高人的風采。

不過傅源稍微感知了一番,便確認對方在靈侯後期,想來應該是修羅戰場里的原住民。

老人也發現了傅源,儼然一副見面熟的姿態,對著傅源揮手喊道:「小友,快到我這裡來,我有一樁大造化要與小友分享。」

傅源心想,對方可能是這裡的原住民,想來也對修羅戰場的事情比較熟稔,先去接觸后再看情況如何。

隨即關閉乾坤眼,瞳孔恢復正常形態,快速降臨這位老道士面前。

老道士煞有其事的打量了一下傅源,說道:「小友形沉氣輕,可謂貴人之相啊,想來戰力也絕對是同境之中的佼佼者。」

神棍氣質,撲面而來。

傅源謙虛一笑道:「老人家說笑了,聽老人家說有一樁大造化,不知何解?」

老道士一看有戲,故作一副慈眉善目的長輩風采,說道:「距離這裡不遠處,有一個百草園,裡面據聞有不少聖葯,怎奈何競爭激烈,更有不少守護聖葯的凶獸,老朽我一個人獨木難支,想要找個伴兒,到時候小友與我一同戰一場,事後聖葯平分如何?」

感情這是在找幫手。

傅源剛準備詢問具體,老道士就拿出了一張地圖,鄭重其事的說道:「我知道小友心中疑慮,以小友戰力自己一個人進入百草園也能獲得諸多造化,不過我這裡掌握百草園的具體情報,哪裡有強大妖獸,以及聖葯大概的分佈地點。」

「小友若是有了我這麼一個幫手,可以少走許多彎路。」

傅源一聽這話,倒也有些興趣,好奇問道:「不知道裡面都有什麼聖葯?」

老道士確認勾起傅源的興趣,笑眯眯的說道:「可多了,有龍血芝,有麒麟草,更有火鳳花,就知道的都有這些,若是咱們到時候配合得當,興許可以得到更多。」

「我能出謀劃策,規避利害,要論戰力的話,我這把老骨頭其實也在水準之上。」

傅源心裡咯噔了一下,麒麟草與火鳳花姑且不說,倒是這龍血芝引起了傅源的興趣,但凡是有龍血芝生長的地方,必有一尊龍蛇類的大妖鎮守。

那種級別的大妖,估摸著也在靈王境界。

想到這個層面,傅源好奇問道:「就我們兩個人未免勢單力薄了些,我不過區區靈侯,恐怕沒有能力與老前輩並肩作戰。」

老道士和善一笑道:「還有人,還有人呢,咱們還有兩位靈王境界的大佬加持,進入百草園后,肯定是能建功立業的。」

傅源怪笑道:「原來老人家是專門在這裡招兵買馬的。」

老道士訕訕的笑了,也不說話。

傅源轉念一想,既然有這麼個機會,外加自己現在的戰力遇見靈王也無需妥協,索性去看看。

老道士哪知道今日碰見的這個年輕人是一條過江龍呢。

「老前輩,帶路吧。」傅源笑道。

老道士聽到這話,精氣神一震,連忙帶著傅源前往百草園。

。 捨得嗎?

當然不捨得!

宋不群心裏如有萬馬狂奔而過,要知道這炷升仙香何其難得。這可是紫鉞皇族的老祖賞賜於宋家先祖的。

一旦用掉了,日後宋家遇難,就再也沒法請紫鉞皇族的老祖出手了!

所以,升仙香的意義是威脅大於實際價值。

但眼下,秦楓咄咄逼人,宋不群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惡氣?

弈劍宗眾弟子都殷切地看着他,等待一個肯定的回復。

這不僅是弈劍宗在等,還有許多宋家麾下的勢力也在等他的回答。

畢竟這些人為宋家賣命多年,幫宋家賺取了大量靈晶資源,那宋家願意為他們付出什麼?宋家真的能庇佑他們嗎?

宋不群想到這裏,眼中閃過一抹癲狂之色,厲聲道:「秦楓,你在挑釁本長老嗎?哼,告訴你,今天這炷升仙香就是為了葬送你梁朝而來!」

說話間,他作勢要捻動升仙香。

秦楓笑了,不疾不徐地說道:「宋長老,你不要忘記了,本王還是蒼梧帝朝的少司空啊。就算是仙人來了,他敢對本王動手嗎?

而且,你應該不知道本王這個少司空的職位是怎麼來的吧,難道就沒有好奇過為什麼帝朝剛剛晉級為上位,本王就成了少司空呢?」

什麼意思?

歐文夜等人都露出疑惑之色:難道帝朝晉級為上位,與秦楓有關係?

而宋不群讀出了秦楓的另一層意思:他不想與宋家為敵,就像自己不想真的使用這炷升仙香一樣。

若是他真要使用升仙香,那豈會跟秦楓廢話這麼多?

而秦楓現在搬出來少司空的職位,無非就是給他一個台階下!

「哼!」

宋不群冷哼一聲,譏諷道:「你區區蠻夷之人能成為帝朝少司空,自然是因為帝主的恩澤。否則,你豈會有今天的造化!

看在帝主的份上,我宋家可以放你梁朝一馬。但日後,若是你再敢咄咄逼人,休怪本長老無情!」

什麼?

放他一馬?

弈劍宗眾人都是一臉懵逼:這是什麼意思?

歐文夜甚至有種想罵人的衝動:我們弈劍宗都被夷為平地了,請您過來,不是為了彰顯宋家宅心仁厚,而是為我們報仇的啊!

放他一馬,這事情需要你來做嗎?

他看着宋不群,嘴唇有些顫抖:「宋……宋長老,難道我弈劍宗就這樣承受不白之屈了嗎?」

宋不群皺了皺眉頭。

「呵呵!」

秦楓笑了,轉身走向虛空船,說道,「宋長老,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日後,我們還會有更多機會接觸的!」

Related Articles

說完,弗蘭克完全不理會面色鐵青地文職軍官,伸手撣了撣衣袍揚長而去。

弗蘭克走出營帳后,那文職軍官才恨恨地啐了...
Read more

「不可思議,這周恩是有多麼的恐怖啊。」

「悅華輸的不冤啊!」「沒想到周恩居然還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