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躲開。」

「出息,就你這身手,躲哪去。」

「我……」翔針抱緊了竹簍垂下頭去。

……

……

翔針沉默的將兔子吃了個乾淨,抬起頭來,這人已經坐在地上烤著一隻不知什麼時候抓來的山雞。

翔針有些尷尬的垂下頭,想到了過去的種種,他終於發現為何司徒宏那般願意幫這人了。

即使為此多次違反了族規,多次進刑罰堂受罰也從未真正抱怨過一次。

「有精神了沒?」

「啊?啊,好多了。」翔針連忙點頭。

南宮嫣然嘴角抽了抽,這是怎麼了?這麼乖?

「毒谷情況如何,你怎麼就這副樣子了,還有你中的那毒……」南宮嫣然蹙眉,那毒有些怪。

翔針低下頭,「抱歉,我答應了家主,卻……我不該離開的。」

南宮嫣然擺擺手,「那到沒什麼。」

「我……」翔針頭低的很深了,聲音也帶上了些艱澀,「以後不會了。」

南宮嫣然瞪大了眼睛看著翔針,這孩子咋了,吃錯藥了?

「哦,好。」掰了塊雞腿下來,南宮嫣然將剩下的遞給翔針。

不行,吃塊雞腿壓壓驚吧,這什麼情況!

翔針接過,這次吃的很慢,也吃的很認真。

「您是想我幫著你們進毒谷救五皇子么?」

南宮嫣然一愣,「你見到五皇子了?」

翔針搖頭,「聽東雀軍說的,我只在中外圍轉悠來著,五皇子他們則是直接逃進了瘴氣林。」

南宮嫣然眉頭皺了起來。

翔針又咬了一塊雞肉道:「東雀軍如今包圍了瘴氣林,更是請了苗安的聖女想辦法破掉瘴氣蟲。」

「你是怎麼受傷的?」南宮嫣然問,臉色有些陰沉。

翔針一愣,看著南宮嫣然的表情,摸了摸腦袋,心中突然有了些喜悅,「我接到您的消息就往回趕,只是東雀軍包圍了毒谷,我出不來,想辦法的時候聽見路過的東雀軍說了那隻大雕的威武。」

翔針指了指一旁死去的大雕,「我就往林子深處去了。那大雕被他們關在籠子中,我猜是打算利用它進瘴氣林的,我觀察了幾天,終於偷偷潛了進去。只是……」

翔針有些懊惱的垂下頭,「那苗安的護法長老設了蠱陣,大雕因此中了毒,我逃跑時與那聖女對上,我的蠱蟲不是她對手,就,就……」

「你體內中了她的自蠱?」

翔針點頭,「應該是追蹤蠱的一種,我去不掉。」

「還有。」南宮嫣然神色冰冷。

翔針張了張嘴,垂下頭,「那個,那個我會想辦法的,沒事。」

南宮嫣然拍了拍身上的土,從地上站了起來,「她能控制你生死么?」

翔針搖頭,「那到不能。」

「那就行,起來,和我回去。」

「啊,南宮小姐,可我身上有追蹤蠱啊,我還是不和你……」 看著與時俱進的霍格華茲,很多小巫師在看到的瞬間被吸引。木有錯,現在的霍格華茲一年級不在需要坐船,邊上的水晶球輸入能量,就能夠把小巫師傳送過去,當然輸入魔力的人必須是和霍格華茲簽訂契約的教授。


現在的霍格華茲課程上還多了麻瓜的小學和中學的課程,同時鍊金術、咒術(詛咒等陰暗系魔法)成了必修課成績算進OWL以及NEWT中。為了避免教授課程太過緊密,四位學院院長每人配備兩位副院長與四名助教,每位副院長還有兩名助教輔助。每項專業課都有三名教授坐鎮,每位教授還有一名助教輔助,專業課的三位教授分配也是合理的,一年級到三年級有一位教授專業上課;四年級到五年級有一位教授;六年級到七年級有一位教授。

教授教學的年級不同,等級、資歷也不同,每個教授的工資也不一樣,好比:魔葯課與黑魔法防禦,這兩個課程請來的都是頗具名望的資深巫師。黑魔法防禦有的時候薩拉查也回去上幾次,都讓學生們受益匪淺。就連那些請來的教授,都會不時的諮詢薩拉查黑魔法的問題,也算得上教學相長。

當然,以上這些我們就可以看出一點,阿不福斯·鄧布利多一旦裁員,他的下場會多凄慘,董事會同不同意還未知,可其他人必定會反對到底,師資力量的強大是對小巫師的愛護與培養,為了貪污做這樣的事情……嘖嘖,挖坑不停毀人不倦啊。

「大哥,看來母親選的青金石不錯啊!你看原本泥濘的道路變得這樣漂亮,拋光方面也弄的不錯。」德普諾斯看著腳下的道路,不由的點頭表示母親的確喜歡藍色。

「不,母親選得是幽靈灰色的那種,教母說是鋪在霍格華茲外面的水邊的。母親才換了青金石,她手上最多的廢料就是這石頭。」母親喜歡帶透明質感的晶體,腳下這種她很少在意。

「母親喜歡的是父親的眼睛,所以才會選擇那種類型的。要知道斯萊特林學院的地窖,母親可是親自參與了裝修,為了怕住七年地窖陰濕之氣太大,特意做了很多地方的改造。」德普諾斯打著哈欠參與到聊天中,對邊上想要靠近的小巫師不著痕迹避開。

「露卡阿姨的兒子好像今年也會上學?」格佛厄斯看到前面一個熟悉的面容,有些不確定的問,要知道凱恩叔叔的意思是去上德姆斯特朗的。

「是他,那小子慫恿凱恩叔叔讓露卡阿姨在生一個,不久前他計劃成功,凱恩叔叔有了一個和露卡阿姨很像的女兒,為此露卡阿姨生了比母親還多的孩子。他作為英國這邊的代表來上霍格華茲,其他的在德姆斯特朗與布斯巴頓。」博拉爾斯那叫一個幸災樂禍,布斯巴頓大多都是女孩子,現在被這小子設計去了那邊,可見他們有多悲憤。

「可他們的容貌沒話說,只比你差了那麼一點,就算去了布斯巴頓也沒什麼奇怪的。」德普諾斯靠在自己大哥的身上,有些迷糊的想睡覺,嘴巴裡面的話也就沒過大腦。

格佛厄斯對迷糊的三弟表示,你想睡覺就睡為什麼還要亂說話呢?忍不住就捂臉表示找死找成他這樣的程度,絕世稀世少有的物種啊。看著自己家二弟笑的那叫百花盛開、春|光|明|媚、無比聖潔的容顏好似周圍都被他身邊的光彩點亮,默默扭頭將三弟從自己的身上扒下來,推進了二弟的懷裡自己悄悄的往後退,免得殃及池魚就不好了。

「三弟,好乖,這學期你的家族作業翻兩倍喲~」輕柔好似呢喃的話語輕飄飄的傳入德普諾斯的耳中,滿意看到他身邊一下陰暗下來,滿身帶著悲催的氣息。

「嚶嚶嚶嚶嚶,大哥~二哥欺負人家,人家不依啦~」德普諾斯企圖用賣萌來逃避作業,可惜他賣萌賣錯了對象。

「三倍。」被弄的|雞|皮|疙|瘩的格佛厄斯,冷淡的吐出他的懲罰,讓你沒事噁心我。

完全慫了了德普諾斯可憐兮兮的走在兩個哥哥身邊,那猶如小白花的氣息讓格佛厄斯和博拉爾斯不由抖了抖,兩人對視一眼都瞭然的一笑,心裡有了打算就沒在去管這個喜歡演戲的三弟。

邊上一直往這邊看的凱瑟琳看見德普諾斯的表現,無聲的笑了起來看來對德普諾斯的印像好上了不少,看見德普諾斯回頭對著自己眨眼,小臉一下就紅了起來。有些傲嬌的轉頭看向另外一邊,露出粉色的小耳朵被德普諾斯看在眼中。

「喲,馬爾福家的三胞胎好久不見。」笑容燦爛的男孩有著俊美的容顏,面容上有些稚嫩卻絲毫不影響他的魅力。

「好久不見,摩洛斯。」博拉爾斯眯了眯眼,才開口說道。他們家的三個和這個赫奇帕奇關係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多少也有些敵對的關係,沒辦法摩洛斯是艾多叔叔帶大的,思想裡面多少有些敵對他們的父親。

「哦,博拉爾斯。你又變得漂亮了,怎麼辦呢!我的心跳加速的好快啊~!」摩洛斯似笑非笑的看著唯一的黑髮馬爾福,專門對著對方的同腳踩。

「你真的為我心跳加速啊?」滿臉疑惑看不出絲毫的怒意,眼中帶著欣喜與羞射,美目流轉的看著摩洛斯,純天然的魅惑讓周圍不少的小巫師除了鼻血。


摩洛斯真的被驚艷到了,他一直以為他家的弟弟們才是最漂亮,他沒想到馬爾福家的博拉爾斯平時收斂了芳華。很快清醒的他,挑眉一笑的握起對方手,「沒有感覺到嗎?他再一次的被你的笑容驚艷到。若你是女子,我必定讓媽咪去馬爾福家下聘。」

博拉爾斯不著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上前一步伸手抬起摩洛斯的下巴。頭微微地下紅潤的雙唇靠近對方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若是有下次,我想你死了,露卡阿姨也不敢找我母親。真的很期待艾多叔叔的手腳被發現的時候,不知道到時候母親又會怎麼做呢?」

耳邊回蕩的陰霾森冷的話語,摩洛斯第一次發現不再小打小鬧的博拉爾斯,他惹不起一點也惹不起。

兩人之間的暗鬥除了極個別的傳統斯萊特林畢業家族的孩子看的明白,其他多少都被這樣唯美的一幕給弄的尖叫不已。

「安靜!孩子們,現在跟我走。」引導教授出現在入口處,帶著詭異的看神看了那邊兩個少年一眼。

「二弟。」 文字遊戲 ,率先跟著教授離開。

「馬爾福,不會就這樣算了的。」摩洛斯推開博拉爾斯,面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動。

「下次?下次就是你的死期。」手放回褲兜里,博拉爾斯走過摩洛斯的身邊,將話還給他。

摩洛斯停了一步,又走了起來,微變的表情自然被大家看在眼中。此刻前方傳來了馬爾福家三子的話,「不知所謂的人,往往死的很快。天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摩洛斯別有深意的看向他一直看不起的馬爾福三子,看來對方早就看出了不少東西,這裝傻的功夫還真是厲害啊。想起艾多叔叔的囑咐,小看自己的對手會付出生命的代價,看來需要潛伏一段時間。

格佛厄斯回頭看了摩洛斯一眼,就沒在關注他一個必然會消失的存在,沒什麼值得他去關注的。得罪了二弟是他的劫,還是他死命自己惹上的劫,怪誰呢?


「分院開始。叫到名字的人上來,暫時可以待一年,若是不喜歡的,可以在第二年開學前遞交申請轉學院。」拉文克勞學院的院長,柔和的笑著對一年級的新生說道。「有了學院的學生,在我邊上的赫奇帕奇院長會為你們登記,領取你們的學校需要的煉金物品。」

赫奇帕奇院長慈和的笑容對著新生點頭,得到新生們鞠躬表示謝意。配合著拉文克勞的院長,兩人快速的處理著新生。

分院的結果很快的就出了,凱瑟琳·布萊克去了拉文克勞。馬爾福家的三胞胎,老大、老二被分在了斯萊特林,老三被分到了拉文克勞。摩洛斯·赫奇帕奇被分到了斯萊特林,這讓原本想要潛伏的摩洛斯不由覺得頭大。

——————分—————割—————線——————

回家的珂蘿諾絲和盧修斯看著沙發上坐著的三個寶寶,忍不住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無奈,他們難得能約會出去玩玩,沒想一回家就被龐大的怨念沖個正好。

德拉科正在神遊,阿奎瑞斯還在斯萊特林家看著那枚蛋,萊柏瑞和莫秋麗怨念的看著自家的父母,心裡滿滿的幽怨。他們被父母就這樣放在家裡,都沒顧及到他們幼小的心靈。


被珂蘿諾絲推了下出來的盧修斯,「寶貝們,爸爸和媽媽先去梳洗下在來陪你們,好不好?」

「真的會陪我們嗎?」奶聲奶氣問著的萊柏瑞,偷偷看了看邊上的妹妹,他是不是不該開口呢?(┬┬﹏┬┬)』妹妹好可怕,大哥救命!

「哼,爸爸!乃就是妻奴!」莫秋麗這幾年被博拉爾斯寵的無法無天,早就不怕現在的母親、父親,可惜她完全不知道這是珂蘿諾絲給的補償。

「小莫秋麗乖乖,爸爸和媽媽去梳洗,等下一定來陪你們好不好?」盧修斯用眼神示意妻子先上去,他們身上多少點了點血腥氣,不方便讓寶寶們聞到。

「好吧~乃們去吧~等會兒,要來陪偶們喲~」嘟著能掛小油壺的嘴,莫秋麗嬌軟的奶氣話語,讓盧修斯哭笑不得的上樓去梳洗。

三個娃看父母上樓,就讓家養小精靈外喂飯,要知道他們這樣坐著也是會餓的喲~

珂蘿諾絲洗完就先出來,把德拉科寶寶給抱在懷裡,看著他神遊的小摸樣,笑開來往他臉上親了下,看他回神后滿臉通紅的小樣子,一下就笑出了聲。

盧修斯下來就看到妻子笑顏如花,抱著四子笑的開心。看著四子滿臉疑惑與羞澀,盧修斯走過去抱著六子,看到他紅紅的小臉滿是奶味兒的小身體很快的爬進懷裡,輕笑出聲他家的孩子真的很可愛啊。

莫秋麗看到兩個哥哥都被爸爸媽媽抱著,原本就嘟著的小嘴嘟的更高,眼眶也開始紅了起來。

盧修斯看妻子裝看不見,就把小女兒也抱在懷裡,他知道妻子不想對女兒投下太多的感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作者有話要說:

戳它,隨時可以知道C的動態喲↓

愛我,點我,收藏我!

替換完了,今天跑了好幾個地方,好累,我先去睡覺了。 莫秋麗見母親這樣的作為,恍然想起還在母親肚子里的對話,看著母親溫柔笑容對著四哥,眼中的慈愛非常的真切,可當看向自己的時候,那眼神變得冷漠冰寒就像面對一陌生人,想到這些莫秋麗乖覺很多。

原本再這些年裡被溺愛而失去的警惕在次回歸,動作親近依舊不少可沒了肆無忌憚和胡鬧,三個包子糯糯的童言童語讓盧修斯和珂蘿諾絲很開心,在玩了一會就送他們回到他們自己的房間。莫秋麗發現母親最後看自己的眼神很溫暖,眼中的慈愛並不比其他的哥哥們少,恍然的發現這個瑪麗蘇母親其實是在教導自己。她多少也知道母親的任務是清除穿越女,原來她是用自己的方法在保護自己嗎?

細想自己這些時間做的事情,一身冷汗就這樣出來,若非母親似有似無的遮掩,怕是自己早就被發現是穿越者的身份。自嘲的一笑,她心底多少有些不喜歡瑪麗蘇,哪怕對方是現在自己的生母,可現在的一切讓她明白,母親的愛是怎樣的存在。

看著邊上的兩個哥哥無憂的睡著,心裡有了決定迷糊中就睡了過去,完全沒想到第二天會面對什麼。

珂蘿諾絲和盧修斯回房間,兩人換上睡衣點了杯牛奶,靠在床上說話。

「盧修斯,他們三個該開始學習禮儀和學識。家業越來越多,格佛厄斯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也該開始培養他的弟弟們。」珂蘿諾絲將自己的安排說出來,她其實很好奇德拉科在學過天朝文化,會變得什麼樣子。

「莫秋麗也該開始接受教學,她是馬爾福這一代唯一的女孩,上次說的禮儀老師也有了回復,明天就讓那老師過來吧!」他自然明白妻子的意思,手上的事情越多人越累,有可信的人在邊上一起處理,也能免得過於疲憊傷了壽數。

「讓她好好學習淑女課程和新娘課程,那丫頭太瘋了需要好好的矯正。博拉爾斯寵她寵的太過,很多時候都幫她頂禍。」說道博拉爾斯的時候眉眼間帶上了擔憂,她一直想說服自己是錯覺。

「……這事情我知道,或許給他訂一個合格的未婚妻,或許會好點。」盧修斯知道她希望孩子都能幸福,可若是真的……他們能做的不多,能早點掐了這樣的心思是好事,莫秋麗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這方面不可能開竅很早。

「莫秋麗的壽數只有三十二年,她的靈魂就剩這些時間,我不喜歡博拉爾斯線的不可自拔。」珂蘿諾絲言語中透露出的強硬,博拉爾斯和萊柏瑞是有神格和神職的孩子,所有的孩子裡面就莫秋麗是早亡的,就連德拉科也有千年的壽數。

「原來如此,沒事的。我來解決這事情,不用擔心。」心痛是必然的,他是真沒想到這唯一的女兒會是壽數不多的,問題還是出現在靈魂身上。

夫妻兩人又說了會兒話,就相依相偎的睡著,明天會展開什麼樣的事情,誰又能知道呢?

——————分—————割—————線——————

日子過的很快,在三胞胎拿到珂蘿諾絲的首肯,就不時的來往在兩個時段中,老大看準時機還在那邊添購了不少的產業,三兄弟在那邊的生活到也不愁。德普諾斯是有家業,可到底還是喜歡和自己的兄弟混,也就沒用巴尼斯家的錢。

愛麗莎發現自己的弟弟很忙,除了借用家裡的情報,沒動用家裡的錢就在投資股市,聽媽媽說做的極好。弟弟這樣賺錢是從那兩個英國小男孩來的時候才開始的,她讓管家去調查過可絲毫調查不出來任何的蛛絲馬跡還被英國那邊給警告,多少也讓她放心不少弟弟也不會受到傷害。

面對愛麗莎的動作,格佛厄斯不由的點頭,有些莽撞但不失對弟弟的關愛,是長姐的風範。他這次來這裡其實還有一個任務,母親希望二弟能在這裡找個合適的未婚妻,沒說是什麼事情可他隱約感覺到是二弟和小妹的事情。


家裡的很多跡象都讓他明白,每次二弟回家小妹就一定不會在,就算在邊上也有母親或父親在一邊。不會給他們任何的獨處時間,小妹也在疏遠二弟。他看著心裡也不舒服,也明白沒有直系血親在一起的道理,又不是魔法界要滅亡的時候,無奈的情況下直繫結婚。布萊克家那也是隔了一層的,沒這麼近的在一起的。

「德普諾斯,明天把我們介紹給你姐姐和高町奈葉,不久后就要開始劇情,我們要先佔好先機才是。」格佛厄斯看了眼消沉的博拉爾斯,徑自對德普諾斯說道。

「好的,大哥。對了,阿奎瑞斯被單獨送到了天朝,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德普諾斯對五弟被莫名送走,覺得很奇怪。

「這事情我知道的不多,你們千萬別去管。母親這次是是震怒,父親都沒去管。況且,有爺爺在你們不用擔心。」那小子什麼不好說,居然說母親和塞巴斯蒂安叔叔曖昧,想挑事情也沒這樣挑的,真不知道是誰在他面前搬弄是非學的。

「和鳳凰社有關係吧?阿奎瑞斯每周都去蜂蜜公爵那邊買糖果,也不是什麼秘密自然會被有心人利用。」博拉爾斯對這些知道點,聯想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才四歲多的孩子知道什麼?

「嗯,他是在那邊聽了,才會學舌的。」其他的話格佛厄斯沒說,他不想在繼續這話題。

看二哥還想說什麼,德普諾斯自然知道大哥這樣說,就是不想在繼續話題的意思,連忙開口說:「今天也累了,都回去休息吧!我還要去次巴尼斯家,今天巴尼斯家的父母回來,我要一起去吃晚飯,就不回來了哈。」

「你去吧!我也去睡了。記得,明天的事情別忘了。」說完格佛厄斯就起身上樓,準備回霍格華茲準備吃晚飯。他們來這裡的時候,霍格華茲那邊的時間是停止的,所以不用擔心課業的問題。活點地圖被做出來,不久被教授沒收就送到了外祖父手邊,埃默德外祖父看著喜歡就拿了過去,自然霍格華茲沒有誰能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大哥等等,我有事情找你。」博拉爾斯看德普諾斯離開,立刻起身追了上去,他想問個明白。

「二弟,你是個聰明人,為什麼就在這事情上犯了迷糊呢?!」格佛厄斯有些看不明白這個二弟,他不傻啊!怎麼就看不出來,母親就應為他不喜歡小妹呢?連他都知道父親和母親原本是很想要個女兒的。

「我喜歡她。我試過了,其他人不行。」博拉爾斯痛苦的看著自己的大哥,也許開始的時候沒有好奇就不會有這些事。

「她、是、你、妹、妹,況且,她才四歲你愛她什麼?你不過,就是愛上了心裡的幻想而已。你別逼得母親動手,到時候什麼都晚了。」格佛厄斯一字一頓的說了開頭,後面的話字字敲打在了博拉爾斯的心頭。

「她的靈魂是成年的!」博拉爾斯看著格佛厄斯說,他不知道大哥是否能看到,但有些事情要說清楚。

「你以為我們都不知道她是穿越的?」格佛厄斯笑著問,眼裡寒光讓人不寒而慄,他是先天的半神比不過博拉爾斯天生有神格和神職,那又怎麼樣?母親器重的是他,協助父親的也是他,或許母親疼愛博拉爾斯和萊柏瑞多一點,可終究博拉爾斯讓母親失望。

「都知道?!」博拉爾斯抿著唇,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五歲之後,母親就給了神格。 生死游樂場 ,沒有好的實力無法服眾。」所以能看到並不奇怪,本來不想說,可看到二弟毫不在意就這樣堵著,還帶著威脅的意味的神態,那就必須給予警告。「你想學小妹說的故事,那也別把所有人都當傻子。」

沒有在看二弟一眼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本不想鬧成這樣,終究還是嫉妒了吧?他現在的神格是雷電據說是宙斯(也有叫宇斯)的,他的心不大就像大家能好好的在一起,沒想到二弟自從和小妹一起,聽了她說的故事就開始變了。

家裡走哪裡都有母親的耳目,那怕在自己的房間都一樣,他們兩人的對話自然沒能逃過母親,小妹現在遠著二弟自然是明白自己的處境,可二弟終究陷了進去,能不能看破這些就看他自己。

——————分—————割—————線——————




Related Articles

謝麗說道:“母親,你要查的那個人,我們通過眼線已經得到消息了。”

嚴尋雲眉毛抖了抖,遏制住心裏的抖動,用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