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殿下。

「閉嘴閉嘴。

這種噁心的感覺在趙匡洪的心中蔓延了起來。

憤怒與羞愧焦急在了一起,讓他痛不欲生。

他猛地抽出了旁邊的寒宵的佩劍,劍指著姜一,猛地一用力,穿透了姜一的心臟。

姜一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趙匡洪:「殿下,你殺了我……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

「你讓我噁心,你殺了我的孩子,我只不過是替我的孩子報仇。

趙匡洪的眼中一片寒涼,說出來的話不帶絲毫的感情,如同寒冰一般,冷的叫人覺得害怕。 劉嫂子正給孩子換尿布,看樣子三個娃子剛才剛哭過一回。

江小小把碗擱在劉嫂子跟前的炕柜上面。

「嫂子,你吃飯,我來換尿布。」

「不用,不用,我來換就行。」

「嫂子跟我客氣什麼呀?你趕緊吃,吃飽了,休息好了,身子才能恢復的快。以後才能更好的照顧孩子,你別圖著一時的照顧。」

江小小硬是逼著她端著碗吃飯,然後手腳利落的給孩子換尿布。

上輩子江小小什麼事情沒幹過,給別人家當保姆,照顧孩子照顧產婦這些事情自己都干過。

這些東西對於她來說,還真是熟練。

看著江小小手腳利落的給孩子把小屁股洗了洗,擦乾淨,裹上了乾淨的尿布,並把三個孩子包好,安安穩穩的放在枕頭上。

孩子立馬睡的香甜。

一邊兒的劉嫂子都不由得驚嘆,

「小小,你居然這麼利索,比我這個當媽的還利索。」

「嫂子,誰家還不是大的帶小的,就算我沒有孩子,可是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

江小小得意的那小樣子,把劉嫂子逗樂了。

端起那碗麵條,不由得讚歎,

「你這丫頭做飯手藝太好了。

實話跟你說,你哥就會煮小米粥,頓頓小米粥,我這一天三頓光吃小米粥,偶爾吃一頓挂面條。吃的我現在都快變成小米粥。」

「嫂子!這兩天我給你改善生活,好好的讓你把這個月子坐下來,你放心,我在你們家待著,保證把你養的白白胖胖。」

劉嫂的一口氣把一大碗挂面條全吃完了,吃完還有的意猶未盡。

「嫂子,這是中午飯,一會兒3點多再給你加一頓餐。晚上還有晚飯,別一氣兒吃飽了不好消化。」

江小小把碗接過去,直接拿到廚房,自己又下了一碗麵條,吃飽了把廚房收拾出來。

把那隻母雞處理了一下,燉在了鍋里,慢慢燉,起碼要燉到明天早上才能吃。

又忙著把東西都收拾出來。

劉哥覺得有點兒歉疚,沒想到江小小在,顯得自己彷彿是多餘的,啥也幫不上忙。

最重要的是人家江小小照顧媳婦兒,照顧的太好,不光把孩子照顧的好好的,還把媳婦兒也照顧的好。

沒聽見,那三個小傢伙今天吃飽喝足,躺在那裡哼哼兩聲就繼續睡。

平常三個小傢伙,簡直哭聲震天。

江小小一邊給孩子們疊尿布,一邊跟劉哥商量。

「劉哥,嫂子,這樣總不能一直你一個人,一個人這樣的確實忙不開,而且三個孩子要再大一點,更忙。」

「我也知道,可是我那個媽不用說了,我媽指望不上,你嫂子的娘家,離這裡太遠了。就算我給丈母娘拍了電報,可是丈母娘家裡一大家子。

總不能扔下家裡一大家子,過來住三兩天還行,要一直住著,估計家裡的弟弟妹妹就有意見。」

主要是這個年代,一般來說都是婆婆照顧月子,哪天過讓娘家媽來照顧月子的。

好說不好聽。

「實在不行,劉哥,你乾脆就跟嫂子娘家媽商量商量,看親戚裡面誰家日子過得不好,讓他們過來搭把手。一個月給他們點兒錢也不算僱人。

就算是親戚之間幫扶一下。他們這邊兒出了人幫著嫂子看孩子,咱們這邊兒幫著給他們點兒錢或者糧食,也能緩解家裡的困難。」

這年月可沒有雇保姆一說。

你敢雇,人家還不敢當。

劉哥心裡一動,對啊,媳婦兒娘家那可是一個窮村子,村子里窮苦人家可多的去了,聽說經常吃不飽肚子。

「那行,我給丈母娘寫封信讓她幫我在村裡踅摸一個有經驗的嬸子!能幫著你嫂子帶帶孩子,這孩子要真大了,我也發愁,三個孩子要是滿地會爬,那豈不是要亂了套。」

這邊兒忽然之間有了主意,劉哥的心都定了下來。

「你這一次是來看你哥你嫂子的吧。也是我們兩口子把你給耽誤了,要不然明天哥騎自行車送你去你哥生產隊。」

劉哥覺得非常愧疚,人家過來串門兒,串親戚的,到了他家連口氣都沒喘,直接上手就幹活兒,一直干到現在。

「哥,你跟我客氣啥呀?我拿你當親哥,拿嫂子當嫂子,你可不要跟我這麼客氣。既然有困難,咱們遇到大家互相幫把手,困難就過去了,你放心我在這裡多照顧嫂子幾天。

等到你找的人上來,我再離開。反正這一次,我跟生產隊請了兩個月的假,我們生產隊長對我那是大手一揮,網開一面。」

那還不是吳大奎知道,江小小明年開春兒,就去縣裡面當大廚。

這又跳出去一個知青,吳大隊長自然沒必要在介紹信上面找什麼麻煩。

打好了關係,這可是從他們生產隊出去的。

對他們只有好處沒壞處。

再說本身吳大奎對江小小和顧傑就很看重。

兩個知青又聰明,又能幹又會來事兒,這樣的人不交好,難不成還給人家使絆子?

那不是腦子進水。

「可是無論怎麼樣,妹妹,我也得謝謝你。」

劉哥那是真心實意的。

江小小比自己親妹妹還親,看看親妹妹乾的那都是人乾的事兒嗎?

正經江小小和他們沒有一點兒血緣關係,反而拿他們當親哥,親嫂子對待。

人家一點兒都沒見外,來了以後,不光給他們拿東西,是真心的幫著幹活,幫著照顧人。

「哥,你快別說了,有什麼你要忙的事兒,你趕緊去,家裡有我在。放心,肯定照顧好好嫂子和孩子。」

劉哥一聽這話,還真出去了,他這一天總得出去幾個小時,把黑市的事情忙一忙,要不然一家子總不能擎等著喝西北風。

「行,那我先去忙了,妹妹,哥在這裡先謝謝你!」

劉哥轉身就走了。

江小小把院子里收拾了一下,想了一想,下午把剩下的魚湯給嫂子煮麵條的時候,魚湯里加了一滴靈泉。

嫂子的身體有待加強,沒敢摘桃子。

主要是桃子摘一顆,起碼要半年才能再結果。

沒想到這一滴靈泉滴進去,劉嫂的直誇這魚湯比中午還鮮。

。 珍寶閣前長街上,百姓相傳都認為是貓妖作祟,除夕夜獸性大發潛入珍寶閣行兇。

而此時。

老先生顫抖的聲音響起,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部如實告知,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楚非梵知道老朽並無虛言,他是在斷定珍寶閣發生血案后,想要進入其中渾水摸魚想發一筆橫財。

可沒想到閣內慘不忍睹的殺戮讓他望而生畏,旋即倉皇而逃,前往京兆府報案。

「老先生,能否確定你看到的黑影是人形,還是貓類凶獸。」

楚非梵根本不相信什麼貓妖殺人,如此大案絕對是有人刻意為之,他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白蓮教。

白蓮教和太陽教狼狽為奸,珍寶閣眾人身份他一清二楚,他們前來皇都就是為了追擊太陽教,因為他們身份特殊,此案要是不能妥善處理,楚國威嚴將會一落千丈。

「皇上,老夫斷定看到的是一尊巨大的獸形,因為黑影的腦袋巨大,根本不會是人類擁有的。」

「敬德,帶老先生下去,派人送他回家!」

「子龍,包拯你們二人隨朕一起進入珍寶閣,世信疏散百姓,傳令城中百姓不要他們傳播流言蜚語。」

言罷。

楚非梵拂袖帶領趙雲,包拯二人向閣中走去,咯吱一道推門聲響起,迎面濃烈的血腥之氣襲來,三人抬手用衣袖掩在面前。

珍寶閣中滿目狼藉,地面上佈滿殘屍,眼前的場景和包拯的描述幾乎相差無幾。

地面上已經身死的珍寶閣侍者,他們身影上佈滿深可見骨的爪痕,全部都是失血過多而死。

將整個珍寶閣查詢一番,他發現了一絲端倪,所有屍體中居然沒有摩柯末,霍格,卡爾道奇三人的屍體。

雖然有三具無頭屍體,可顯然並不是他們,三人下落不明,楚非梵明白只要找到三人的蹤跡,便可以知道珍寶閣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三人是被行兇者帶走了,還是因為害怕藏了起來,眼下這一切成謎。

「包拯,珍寶閣血殺案你需要多久可以偵破,給朕一個時間。」

「眼下正值春節時分,此案必須儘快告破,不然謠言四起,定會引起百姓惶恐。」

「年節尚未結束髮生如此血殺大案,行兇者是在挑釁楚國威嚴,決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

「三天時間,朕給你的極限,要是不能偵破此案,京兆府你就不用繼續留下了,可以回家種田了。」

顯然他是給包拯下了最後通牒,言罷,揮手示意包拯和趙雲離開珍寶閣,隻身一人留下繼續尋找線索。

楚非梵從來不相信殺人者,可以悄無聲息,不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只要有人來過定會有痕迹留下,或許只是他們不曾發現而已。

一步步向珍寶閣內移動,目之所及,他任何細節都不曾放過,他臉上神情沉重。

「誰!」

一道突兀的聲音響起,他感覺珍寶閣外傳來一陣輕響,循聲追了取出,只見一道黑影快如幽靈,踏雪飛去。

楚非梵知道此人的出現,或許是珍寶閣血殺案的契機,體內磅礴浩瀚的真氣釋放而出,幾縱之下飛速向離開的身影追了過去。

轉眼間。

兩道身影穿過皇都長街,所過之處腳下雪花飛濺,他看着自己距離前面的身影越來越近,突然一股熟悉大的感覺襲來。

「摩柯末?」

「難道他是故意出現引朕前來這裏?」

一路追了下去,直到城西一處杭廢棄的莊園前,黑影停了下來,好像在刻意等他一樣。

見楚非梵身影飄落而下,黑影掠動沒入莊園中,他如影隨形,緊跟其後。

進入廢棄莊園中,周空氣息異常的緊張,他感覺到濃烈的肅殺之氣。

「摩柯末,朕知道你和霍格,卡爾道奇並未身死在珍寶閣,既然有意引朕到此,為何不現身一見。」

渾厚有力的聲音隨風而動,傳遍整個廢棄莊園的每一個角落,片刻,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三道身影出現在他面前,果然正是摩柯末,霍格,卡爾道奇。

「真沒想到摩柯末,你一身修為恐怖如斯,身法武技更是詭詐,讓人捉摸不定!」

看着站在面前的三人,楚非梵看口說道,他知道三人出現那距離真相將更進一步。

「楚帝,引你到此實乃無奈之舉。」

「珍寶閣並不安全,依舊還在對方的控制中,所以我們只能在此見面。」

摩柯末神情警惕的注視着四周,起身帶着兩人疾步前行,:「楚帝,眼下皇都中只有楚帝可以救我們三人,還望楚帝能保護我我們的安全。」

「唰!」

「唰!」

「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