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學校門口出去第三個巷子里有一家館子還不錯。」跟在梁桓身側,經受著來自旁人的注視。

從小時候夏瑜就知道只要和梁桓一起,就別想著低調。

從宿舍樓到大門口,兩人幾乎穿越了半個校園,卻也讓那段草草收場的帖子再次掀起了浪潮。

坐在餐廳,夏瑜隨口爆出的菜單讓梁桓還在強行維持的冷漠徹底崩盤了。

他確定夏瑜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兩年,是杳無音訊的那種。

可現在竟然……

「你來過這裡?」

「嗯,哥哥開學的時候,我跟著一起過來了,把周圍基本都走了一遍,也把學校這兩年幾乎所有關於你的帖子都看了一遍,我想把錯過的這兩年彌補上。」帶梁桓來這裡,夏瑜承認自己動了小心思。

她不想再這樣慢吞吞的往前移動,她迫切的想要讓梁桓知道自己有把她放在心上。

。 凌華的身形緊隨而至,有些意外:「還沒死?」

隨即言語之中充滿了嘲諷:「呵呵,我還以為你會用那殘缺的皇器自保呢。都自身難保了,還想著別人,難道你不知道,只要你死了,她一樣也得死。」

顯然,他早就在知道了呂蒼青身上擁有殘缺皇器的事情。

說著再次揮動手中雙鐧,帶著藍紅光芒砸向了林天霄。

「這一次看你怎麼逃?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雙鐧硬?

林天霄吐出一口血水,「死?」

「還沒有殺盡你們凌帝仙宮的這幫雜碎,我怎麼可能捨得死!」

說著召喚出此時正在乾戒裡面啃食其他靈器的龍霸刀和赤鱗劍。

無可匹敵的刀劍雙意在這有限的空間展開,之情林天霄追殺那些人的時候,眾人只知道這是兩把絕世神兵,但是只是驚鴻一瞥,沒有太多的感觸。此時在這空間裡面,他們才意識到這神兵的強大,讓眾人心頭不由自主地湧起一股臣服感。

當凌華看見這黑刀白劍的時候,臉色瞬變。他明顯感覺到了手中雙鐧之上發出的顫慄。

那是來自器靈的畏懼。

「他手中拿著的是超越宗器的存在,而不是呂蒼青那種殘缺的皇器。」

凌華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陣緊張感,他不是因為害怕而緊張,而是因為激動。

他當然知道皇器,也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他沒有想到一個九階玄王的螻蟻竟是有這樣逆天的東西。

他嫉妒,嫉妒的要死。

這樣的東西應該是我的,林天霄那樣的弱雞根本就是不配擁有這樣的東西,簡直是暴殄天物,老天瞎了眼。

盯著林天霄手中的刀劍,凌華雙眼熾熱,沒有絲毫的掩飾:「真是沒有想到,這一趟太值了!再好的兵器也得看誰來用,你這樣的修為壓根發揮不出來這東西的實力,簡直就是糟踐,對他們的侮辱。

還是我來教教你吧。」

林天霄左手持劍右手持刀,看著對垂涎三尺的凌華,神色冷漠,充滿了殺意:「修為並不完全代表實力。我倒是想看看,你打算怎麼教我。」

「四象合殺陣」

一座陣法陡然浮現,綠青金紫四種靈力匯聚成青龍,神鷹,白虎,天蠶四種神獸虛影,夾著著龍吟虎嘯,雷鳴鷹啼。

這是《乾坤陣法》第四頁上面記載的陣法。四象合殺陣陣需要以四象之力布置,然後以四象血脈牽引。

四象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林天霄身上只有青龍白虎的血脈之力,但是並不影響他布置此陣法,因為他有陰陽石碑,他掌握了萬變不離其宗的陣法真諦,同時他身上有神獸天蠶和海東青的血脈之力,布置起來易如反掌,有異曲同工之妙,而且比原本的四象合殺陣威力更甚。

因為風雷之力本身就是具有霸道的攻擊性。

可惜這秘境之中不能引來天雷,要不然沒有轟殺凌華,秘境就坍塌了。

「頂級的四級陣法。」

凌華的臉色一變,自是看出了陣法的不凡。

「僅憑這座陣法想擋住我,痴人說夢。」

凌華只見揮動手中藍紅雙鐧砸向了四象合殺陣。

林天霄冷酷地看著凌華:「我當然知道這陣法擋不住你,畢竟是玄宗強者,即便是被壓著的玄宗強者也是很可怕的。」

凌華心中一凜,身形有的微微的停頓:他看出來了,他是怎麼看出來的?不過也無所謂了,和死人計較那麼多幹嘛。到時候他身上的秘密我會一一扒出來的。

眾人聽到林天霄的話以後也是心中震撼。

「這凌華竟然是玄宗強者。」

「沒想到凌帝仙宮在上次世俗界吃了一記悶棍以後,竟是派出了玄宗強者。」

「這是真正的玄宗強者,和金靈甲那種能發揮出玄宗實力的器物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看來凌帝仙宮對於斬殺林天霄是勢在必得啊。」

林天霄直接將手中刀劍插入地面。

「刀光劍影!」

有一座陣法浮現,與之前的四象合殺陣縱橫交錯,裡面充滿了無與倫比的刀劍雙氣。

這是一個有多個陣法組合的陣法,柔和著千刀陣,刀劍陣,還有刀劍滅王陣等等,可以說是集結了林天霄目前所掌握的諸多殺陣之特長而形成的一座殺陣。

「這樣呢?」

林天霄的聲音再次響起。

凌華看著浮現的陣法,臉色終於有了一絲凝重:此子的陣法造詣相當了得,已經到達四級巔峰,距離五級只差一步。還好沒有布置出五級陣法,要不然還真是麻煩。至於現在嘛……

不管是世俗界還是修真界,陣法都是讓人很頭疼頭疼的一件事情。

「殺!」

凌華一聲暴喝,直接衝殺過來。

與此同時,林天霄也是揮動手中刀劍迎上去。

兩人在陣法之中無數次的對撞,速度之快,已經讓人看不見身形。空間中暴虐的氣息讓眾人的身影再次後退。

眾人只看見兵器相交發出耀眼的火花,讓人眼花繚亂。

激烈的戰鬥持續了半盞茶的時間,陣法破碎,露出了裡面的兩人。

沒人注意到陣法破碎時,陣法之上的殘餘靈力全部被黑色的大門吸收了。

凌華藍色的錦袍上有無數的口子,絲絲鮮血從縫隙中流出,雙鐧杵地,握住雙鐧的雙手有些微不可查的顫抖,胸口劇烈的起伏。顯然是消耗極大。

反觀林天霄身上道袍被鮮血染紅,多處碎裂,露出可怕的傷口,但是氣息還算是平穩。

林天霄手中刀劍再次指向凌華,嘴角浮起一絲諷刺:「怎麼樣,堂堂玄宗強者被我一個九階玄王的螻蟻壓制,滋味如何啊?」

眾人心頭一驚,沒想到看似凄慘的林天霄竟是壓制住了玄宗修為的凌華。

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啊。顛覆了他們對強者的認知。玄宗打玄王,不是應該一拳一個,彈指間灰飛煙滅嗎?

面對林天霄的嘲諷,凌華的臉色青白交替,陰沉的可怕。

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這個小子身上吃癟,即便是菩薩也得惱羞成怒。

凌華心中恨啊,恨這該死的荒蠻之地:「這該死的規則壓制,要是修為沒有壓制,豈能容這小子得意。」

當即一狠心,一咬牙,恨聲道「小子,我管你什麼天魔之子不天魔族之子的,不過有何身份,有何底牌,都得死。就讓你領教一下我真正的實力。」

說著凌華身上一道光芒閃過,似乎是打開了某種禁錮一般,身上的氣勢瞬間以直線般的態勢節節攀升,周圍的空間的靈力瞬間被抽空。

大家心頭有一股無力感,覺得自己似乎深陷泥潭,不好動彈了一番。

這一刻,凌華為了斬殺林天霄解開了身上的禁制,他已經忘記了全力出手之後的會遭到大道的反噬。或者說他明明知道,但是他不在乎了。

「即便是拼著重傷斬殺這個小雜碎也是值得。」

眾人一臉驚恐,這才是天之三境之一的玄宗的實力嗎?

竟是能夠讓他們動彈不得,這一刻的他們與任人宰割的魚肉有何分別,太可怕了。

林天霄感覺自己深陷沼澤一般,舉步維艱,他不得不承認修為的懸殊在這一刻體現了出來:

「果然真正的玄宗強者和金靈甲那樣的傀儡天壤之別。」

魔皇的聲音在林天霄的腦海中響起:「他現在的實力還沒有你想的那麼厲害,到了玄皇級別才會有那麼罕見的一些人能夠引動天地規則。

你現在所遇到的這隻不過是氣場的干擾,當修為差距達到一定地步的時候,人出現的一種心理暗示。」

林天霄瞬間明了。

就像玄兵遇到玄王一樣,那種心理和身體上的無力感。

凌華鎖定林天霄,俾睨天下,猶如審視罪人的王者,「林天霄,你想怎麼死。」

林天霄體內靈力激蕩,無形抵抗凌華的氣機,直視凌華,「玄宗,很了不起嗎?看我送你西天。」

凌華毫無講理的打法也是讓林天霄火大。

大家本來都是貧民玩家,你他媽的現在竟然氪金,不能忍。

「欺負我修為弱,修為壓制是吧,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修為壓制。」

心中想著,林天霄直接就是從乾戒裡面召喚一具玄皇骨骸,是那個青黃的交替的皇者骨骸。

對付一個小小的玄宗,足以。

氣勢升騰中的凌傷看著林天霄的動作,身上的氣勢瞬間潰散。靈魂傳來一股強烈的顫慄,讓他入贅深淵一般,如果他剛剛不知道眾人什麼感覺的話,此時他就是深刻體會到了而且更加的強烈。

死亡的味道!

然而他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

他知道自己,涼了!

即便身上還有沒有使出來的保命手段,可是身體壓根不聽指揮。

就在這時黑色的大門突然一陣抖動,接著吱呀一聲,門開了。

正在召喚打手的林天霄一愣。

也就在這一瞬之間,心神具駭的凌華恢復了過來,此時哪裡敢留,直接丟下身後幾人,衝進了黑色大門裡面。

一溜煙就是不見了人影。

。那是一個即便蹲坐在那裏,高度也有一丈多的身影。

像是察覺到了花的到來一樣,它站起身來,轉向了花的方向。

完全站起來后,它的身高更是估計有三丈多。

那東西身體表面彷彿岩石一般稜角分明,卻有一種彷彿肌肉一般的形狀;那種黑色的粘液彷彿血管一般在它的體表流動,一時找不到來源

《綻靈記》第101章.打架的時候不要先變身「早知道王爺如今掌管大理寺,我今兒就該把那害我的人送到大理寺去。」

郁宴還不知道太醫院一早發生的事,皺了一下眉,「你是什麼招害體質嗎?怎麼這麼多人想要害你?這回又是誰。」

顧珞沒好氣的笑道:「我招害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王爺好嗎?別的不說,單單蘇大小姐和許醫官那幾次,那不是王爺

《上京行醫后我火了》第一百二十一章嚇死。 小傢伙不慌不忙,想到外面幾乎沒有空位的停車場,便道「我爸媽沒地方停車,去找停車位了,讓我自己先進來。」

他說的有板有眼,女職員便信了,這兩天,的確是在急招一名小演員,這孩子看起來長相也符合要求,「你跟我來。」

五分鐘后,蘇天昊隨著漂亮姐姐走出了電梯。

頂樓,磨砂大理石地面光可鑒人,這裡真氣派。

女職員正要送他去齊墨晨的辦公室,手機突然間響了,可能是個很重要的電話,她悄聲對蘇天昊道:「小朋友在這等一下,我接個電話就帶你過去。」

「好的,謝謝姐姐。」小傢伙的小嘴甜甜的,讓人聽著特舒服。

女職員可能是家裡出了事,接著接著就走到了走廊的盡頭,在那著急的說著什麼。

小傢伙乖巧的等在電梯門前。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蘇天昊的視線立刻被男人吸引住了。

好帥。

比他截圖的那張照片好看多了。

小傢伙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壯了壯膽,然後移前一步,不客氣的就攔住了齊墨川。

齊墨川是剛巧路過明天傳媒,正好上來教訓一下齊墨晨,離婚了還不讓他消停,每次搞不定前妻都把他前妻推到他那裡去。

他是他哥,不是他父母。

Related Articles

步雲霄又拿出一個盒子,道:「這是蠻神大人讓我交給你的盤古金丹,助你衝擊寶爐境!」

葉凜澈心中一震,盤古金丹他自然聽過,據說...
Read more

漫天羽翼,無聲的獰笑着,就算是一座山脈被這些羽毛打到,也會頃刻間化作齏粉。

“錚錚錚!”四道巨大的劍柱在天空中浮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