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

「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

還在療養的魚笙看到楚樂回來,本來還打算抱怨幾句楚樂和青媱沒喲帶她出去透氣,只是看見楚樂的神情不對,趕忙收回到嘴的話,

「怎麼了,」

「魚笙,幫我看好她,不許她隨便跑知道嗎,」楚樂忽然用少有的嚴厲的語氣對著魚笙道,

「相公……」青媱急道,

「你閉嘴,」楚樂對著青媱斥道,

魚笙道:「發生了什麼,你幹嘛對青媱這麼凶啊,」

楚樂道:「按我說的做,別忘記你還欠我人情,若是她除了什麼閃失,就別怪我,,」

楚樂話還沒說完,卻見青媱撲到自己懷中哭道:「不要這樣好嗎,不要……我只要,只要在最後的時間裡有你陪著……」

魚笙被楚樂突然這般爆發嚇壞了,聽到青媱竟然說自己最後的時間,不禁倒吸一口氣捂住嘴,

「青媱,你,你怎麼了,」魚笙有些擔憂地問道,

楚樂深吸了一口氣,稍稍平復了心情,對著魚笙道:「按我說的做,從此你就不欠我了,」

隨後,他看著懷中的伊人,雙眼忽然泛起金光,

青媱身子一顫,忽然昏迷過去,

……

半年後,

「彭,,」

聽得一陣劇烈的碰撞聲傳來,楚樂房間中的青媱猛的從床上支撐著身子要起來,一旁的魚笙趕忙扶著青媱道:「青媱,快躺下吧,你的身子都這般虛弱了,」

「相公他,他怎麼了,」青媱臉色蒼白無比,傾世的容顏少了幾分清麗,多了幾分凄美,

「估計是煉丹失敗了,這很常見不是嗎,我幫你去看看,你好好躺著,」魚笙道,

「嗯……」青媱咬著嘴唇點頭,

一旁的房間之中,楚樂憤怒地將身前的丹爐推翻,整個人劇烈地顫抖著,

「還是沒有,還是沒有,就算拼了命突破到半步武聖,還是只能開啟到九品丹藥的知識,這樣下去,根本來不及,」楚樂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狠狠地踹了身前的丹爐一下,

「可惡,」

雙手撐著膝蓋,俯著身子大口地喘著氣,

豬爺半年來音訊全無,突然間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楚樂如今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只能靠著自己想辦法,

他拼了命修鍊,雖然在半年內達到了半步武聖級別,對於其他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奇迹,但是遠遠還不能達到楚樂的目標,

他把一切希望,寄托在澹臺若虛的傳承之中,每次修為精進開啟了新的傳承,他便試了各種有可能治癒青媱的丹藥,但是自己的煉丹能力在瘋狂的提升下也不過達到了七品,連青媱的八品丹藥都無法治癒青媱,何況是七品的丹藥,

看著青媱的身體最近虛弱得越來越快,甚至只能大部分時間躺在床上,楚樂的心就無比痛苦,他知道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他忽然蹲下身子,抱著頭嘶吼,

「楚樂,」

魚笙衝進房間,閃身到楚樂身邊,

「讓我靜靜……」

魚笙還沒說話,楚樂忽然顫聲道,

「你,,」看著楚樂的模樣,魚笙也失去了勸阻的動力,雙眼泛紅地道,「別把自己逼得太緊了,青媱也會傷心的,」

「我知道了……」楚樂有氣無力地道,

魚笙嘆了口氣,退回門口,反手將門關上,靠在牆邊兀自哭了起來,

房間之中,楚樂忽然緩緩地抬起頭,深吸一口氣,似乎下了什麼決心,

當第二天魚笙發現楚樂的房間內沒有了動靜,推門查看情況的時候,驚訝地發現楚樂竟然不見了,

「混帳,你去了哪裡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留著陪著青媱嗎……」魚笙一跺腳,狠狠地道,

幾日過去,魚笙都沒有見到楚樂回來,她雖然沒有告訴青媱楚樂突然離開的事情,但是青媱躺在床上,雙眼無神地看著屋頂的樣子,她也能猜出青媱應該是知道楚樂的離開,只是,這個時候,楚樂又是為了什麼突然離開,

時光匆匆而逝,轉眼又過了半年,

斷魂林,

斷魂林,一向是紫雲帝國東域的武者們歷練的聖地,但是普通的人都只能在斷魂林外圍活動,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斷魂林的中央,有著無數恐怖的妖獸,甚至有武聖以上,超過十階的妖獸,

因此,斷魂林的中央,對於武者們來說是一個神秘無比的地方,

就在不知多少年未曾有人踏足的斷魂林深處,

一聲悲鳴忽然傳來,

一頭百丈的巨獸滿身鮮血,原本凶歷無比的眼神此刻滿是惶恐,不斷地在林中逃竄,

它所過之處,不少妖獸都嚇到四竄,誰都不敢靠近那個實力可怕的巨獸,


然而,這樣可怕的妖獸,此刻竟然似乎在逃亡,

那巨獸不知為何,一邊逃竄,氣息一邊在不斷下降,似乎體內有什麼力量在不斷地侵蝕著它的身體,

最終,巨獸發出了最後一聲悲鳴,轟然倒在地上,

那是一頭十三階妖獸,相當於人類武皇境界的妖獸黑焰魔牛,

在那魔牛倒地之際,一道人影,帶著無比恐怖的氣息,從魔牛逃竄的路上一步步走來,


每一步,都似乎讓周圍的森林顫抖,

似乎連風,都因為這個人的到來而停止,

他緩緩走到魔牛面前,確認了魔牛確實死去后,忽然將手放在魔牛身上,

若是有人在此,必定會看到無比令人驚駭的一幕,那百丈高的魔牛,在那人的手碰觸到它之後,身體開始不斷縮小,竟似乎被那人吞噬了,

當魔牛的身體最終消失不見,那個人身上的氣息猛然暴漲,似乎突破到更加可怕地步,

當一切終於平息,那人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森林之中,似乎,又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二百一十四


斷魂林之中,連日傳來陣陣動蕩,連外圍的妖獸都變得焦躁不安,

前來斷魂林修鍊的人,似乎感覺到不對,紛紛都撤出,

斷魂林深處,一頭碧睛紫金獅癱倒在地,看著眼前的少年,露出絕望的神色,

「告訴我,這個森林中,最強的妖獸是誰,」

楚樂冷漠的神情,如同九幽來的使者一樣,帶著幾分死寂,

「是,是最中央帝心湖的六翅帝皇獸,」那紫金獅顫抖地道,

楚樂點了點頭,隨後再次將手按在紫金獅身上,

一聲悲鳴,再次傳出,

「帝心湖嗎……吞噬了最強的妖獸,應該就能達到高階武皇境界了吧,到時候,應該能夠煉製十品的丹藥……」楚樂話音剛落,臉色忽然變得慘白,

跪在地上痛苦地捂著胸口,楚樂整個臉都變得有些猙獰,

連日不斷地吞噬著妖獸,讓他的修為不斷地暴漲,雖然實力以極其可怕的速度不斷地提升,但是身體也終於是承受不住如此快速的靈力增長,

楚樂咬著牙,吐出幾口熱血,調息了不一會,再次緩緩起身,閉著眼睛舒了幾口氣,目光再次堅定地投向斷魂林最中心,

帝心湖,乃是斷魂林最為深處,與斷魂林其他地方不同,此處簡直如同人間仙境一樣,沒有恐怖的妖獸,只有繽紛的花草和秀木,

當楚樂踏足這片完全不同的風景之時,心情竟然變得有些平靜,

忽然,湖中蕩漾的波浪聲中,傳來一絲水滴滴落水面的聲音,清脆無比,

楚樂循聲望去,驚訝地發現湖中竟然有一個女子,隱隱看不清面容,但是顯然是正在湖中沐浴,

「帝心湖,已經很久沒有客人來了,」

楚樂正自猶豫,忽然聽到一聲毫無感情的冰冷聲音傳來,

竟然似乎是那個在湖中沐浴的女子的話,

「我是來找六翅帝皇獸的,」楚樂道,

「六翅帝皇獸,」女子依舊兀自洗浴,似乎並不在意被一旁的楚樂窺得些許春光,

「你要找他作什麼,」女子問道,

「殺了他,」

「哦,為什麼要殺了他,」

「我需要他的力量,」楚樂冷漠地道,

「你需要他的力量,你就要殺了他,」那女子的聲音中,依舊聽不出一絲感情,

楚樂道:「不錯,」

那女子忽然不再說話,只是楚樂依稀似乎聽到風中傳來一聲冷笑,

待到楚樂再回過神,看向湖中,卻驚訝地發現那個女子不見了,

楚樂眉頭一皺,正想四處搜尋那女子的蹤跡,忽然間肩頭竟然被一隻手按住,

楚樂猛的轉身,那女子竟然無聲無息地來到他身後,一雙銀色的眼睛,似乎帶著漠視世間一切的氣息,正注視著自己,女子身上只披著一層半透的白色薄紗,玉體在薄紗之下若隱若現,

「好可怕,」這是楚樂的第一個反應,自己如今的實力,可以說早就能夠橫行外域,但是在這斷魂林中,竟然有人能夠在自己完全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如此輕鬆地接近自己,這個女子的實力,該是何等可怕的境界,

「你跟我來,」

那女子忽然轉身朝著不知何處走去,

楚樂猶豫一會,跟著那女子走去,

繞著帝心湖走了不知多久,直到前面出現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楚樂忽然一愣,

那是楚樂久違的三眼赤金猊和小金,

「他們,怎麼在這裡,,,不對,他們身上有傷,」楚樂道,

說完,他剛想上前,忽然憑空像是撞上了一面無形的牆壁,再也無法進去,

「這是,」楚樂有些驚訝,自己面前竟然似乎有一道禁制,不對,確切地說,三眼赤金猊母子所在的那片空間似乎被封印了,

很快,楚樂看見前方忽然有頭巨大無比的六隻翅膀的妖獸有些慵懶地朝著三眼赤金猊母子走去,

小金看到那隻突然出現的妖獸,似乎十分興奮,跑去在它的腳邊蹭著,

楚樂看到這一幕,忽然眉頭緊皺,

「幾個月前,三眼赤金猊母子被人追殺到此處,被六翅帝皇獸救下,」那個女子道,

楚樂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與這六翅帝皇獸,是好姐妹,自然知道,」那女子道,

「好姐妹,」楚樂愣道,

「現在,你還想要殺六翅帝皇獸嗎,」那女子問道,

楚樂忽然閉目不語,

「或者,你也可以選擇殺我,殺了我,也許你能得到的力量,不比六翅帝皇獸少,」那女子依舊用著分辨不出感情的話面無表情地道,

楚樂忽然問道:「這裡,為什麼會被封印,」

「因為,六翅帝皇獸太強了,有人不希望它出現在世上,」女子道,

「小金他們又怎麼能夠進去,」楚樂道,

「不是六翅帝皇獸,只要想進去,並不難,」女子道,

楚樂忽然嘆了一口氣,轉身準備離去,

「你要去哪,」女子問道,

楚樂並不答話,

女子忽然道:「你是要去殺其他的妖獸,」

楚樂依舊兀自往前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