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九尾一族有一種秘法,使用自身戰力,擊敗祖先靈魂,就可以獲得傳承」

這種傳承方式只有在九尾一族才有,不過在天地大劫過後,九尾一族的傳承地都被破壞,先祖靈魂全部消失,如今她們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傳承了,

這種傳承極為神聖,必須憑藉自己的力量去擊敗祖先的靈魂,不能藉助半點外力,否則很有可能失敗,

如今難得遇到了一個只有宗主級修為的骸骨,而且靈魂之力還保存完好,一旦錯過了,恐怕機會再也沒有了,

正因為如此,狐小月才變得鄭重起來,這可是關係到九尾一族未來的大事,

見葉揚點頭退開,狐小月放下心來,眼神中出現一抹妖異的光線,身形暴漲,瞬間現出本體,成為一隻身高近兩百丈,渾身火紅的狐狸,

「刷」

原本身後如同松鼠一般毛柔柔的尾巴,瞬間分開,形成了七條尾巴,在身後緩緩浮動,

隨著七條尾巴的出現,狐小月的氣息一下子爆發,原本是平靜的小湖,突然變成驚濤駭浪的大海,

方圓數千里頓時被一股恐怖的力道碾壓而過,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大地如同被碾平了一般,

就連葉揚都不得運轉真元抵禦這恐怖的威壓,同時心中震駭不已,九尾一族果然恐怖,

如今的狐小月絕對有著強大無匹的戰力,難怪敢將聖地聖女攔下,她確實有這個實力,

那具九尾一族的骸骨,身體微微一顫,身上一道骨紋亮起,獸爪內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球,對著狐小月攻去,

葉揚瞳孔一縮,這個不就是小月施展過的「焰波」嗎,不過這具骸骨使出來,更加快速,威力更加凝實,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葉揚終於明白,為什麼妖獸要把符文刻畫到骨骼上了,將技能刻畫在骨骼上,使用起來就可以隨心所欲,

而不像人類那樣,運轉一個戰技,需要不停地運轉真元,再經過轉換,再去催發,

而像這具骸骨那樣,只要信念一動,就可以瞬間催發戰技,這簡直是在作弊啊,


狐小月沒有使用戰技,待那個攻擊臨體之際,瞬間移位,以毫釐之差避過,那一擊,

葉揚不禁心暗叫「聰明」,跟老祖宗拼技能,那絕對是要吃大虧的,

眼見這具骸骨,雖然符文遍布,但是如今只剩下了骨架,沒有肌肉支撐,靈活度極低,與它拼技術才是王道,

果然狐小月這樣的戰術非常有效,那個骸骨不停地發出戰技,但是奈何不得狐小月的靈活身法,

忽然那具骸骨被子上上一大片骨紋亮起,雙爪上浮現出一個黑色圓球,那個圓球一出現,葉揚頓時臉色大變, 忽然那具骸骨的背上一大片骨紋亮起,雙爪上浮現出一個黑色圓球,那個圓球一出現,葉揚頓時臉色大變,

在那個黑色圓球上,葉揚感受到毀天滅地的氣息,那是一種禁忌的力量,

那具骸骨手中的那個圓球沒有擊出,而是直接砸在地面上,

「轟」

一股凌厲的氣浪,如同向四周席捲而來,首當其衝的便是狐小月,因為體型龐大,根本無法躲避,

被那股恐怖的力量撞中后,狐小月頓時覺得彷彿被一座大山砸中一般,登時被撞飛十幾里出去,大地被劃出一道深溝,同時一口鮮血噴出,

葉揚雖然站的比較遠,但是這股恐怖的衝擊波到來的時候,也就差點將他震吐血,

「小月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它的攻擊方式層出不窮,而且看其能量充足,你根本耗不起的」

葉揚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這具骸骨居然還會範圍攻擊,這樣下去還沒等它耗盡能量,小月已經撐不下去了,

「全力攻擊它,它沒有尾巴,恐怕平衡無法掌握,盡量攻擊它的後背」

狐小月聽到葉揚的提點,頓時精神一震,壓下胸中翻騰的氣血,腳掌一撐地面,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那具骸骨的身後,

「砰」

狐小月利爪上泛著恐怖的紅焰,重重地拍在那具骸骨的背上,

讓葉揚震驚的是,狐小月堪比聖子一擊的力道,居然沒有將那具骸骨擊出任何傷害,

葉揚心中暗呼變態,這只是一具骸骨而已,都是死了這麼多年了,怎麼還可以這麼厲害,而且最讓葉揚吐血的時候,這具骸骨的實力只有宗主巔峰而已啊,

跟現在的狐小月是一個級別的,同時一族之人,為什麼會相差這麼多,

狐小月一擊不中,並不氣餒,彷彿早就知道會這樣一般,急忙轉身避過那具骸骨的一擊,

果然如葉揚所說,那具骸骨因為沒有血肉,沒有尾巴維持平衡,轉側不便,暫時對狐小月沒能造成什麼傷害,

不過狐小月的攻擊,始終對那具骸骨造成不了有效傷害,讓葉揚心急不已,

那具骸骨實在太恐怖了,一會兒發出一道劍氣,一會兒周身布滿火焰,有時還會吐出一道冰霜,

狐小月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道冰霜噴中,差點被那具骸骨的利爪刺破胸膛,

這種傳承極為危險,可以說並不是一種傳承,應該叫奪舍更為貼切一些,狐小月必須使用自己的力量戰勝那具骸骨,才能得到傳承,

而那具骸骨已經沒有了神智,只有戰鬥意識,根本不會因為小月是它是族人而手下留情,

葉揚有好幾次都差點出手,不過想到後果,還是強行忍住了,如果錯過了這個宗主級的九尾骸骨,萬一以後遇到的都是尊主級的,恐怕小月真的要絕望了,他們都不敢賭,

不過那具骸骨實在太恐怖了,一個多時辰過去了,它用過的技能愣是沒有一樣重複的,讓葉揚氣得想罵人,

見狐小月始終奈何不得那具骸骨,如今狐小月因為戰鬥時間漸長,銳氣已經不如剛開始那麼足了,

如果陷入一場持久戰,那就糟了,小月的傳承絕對要失敗,

「小月告訴我,你現在能夠威脅到它的技能是什麼」葉揚大聲喊道,

「我最強一擊名叫『妖月破空』,不過那個是需要準備的,戰鬥中我很難施展,而且準頭極差」狐小月一邊躲避一邊道,

聽到那「準頭極差」,葉揚差點沒吐血,再牛逼的招式,打不中練它做什麼,

「你準備大招,閉上眼睛,聽我指揮,分心二用」葉揚深吸了一口子,這樣下去肯定不行,得冒險了,

「好」

狐小月對葉揚十分信任,避過那具骸骨的一擊后,真的閉上了眼睛,

「左三步」

「后五步」

「……」

早在狐小月剛開始戰鬥的時候,葉揚就已經仔細觀察那具骸骨的動作,早就把它的一些動作預兆讀出來了,故而可以預判,

不過預判不是百分百準確的,可如今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與其眼睜睜的看著失敗,不如冒險試一下,

此時狐小月分心二用,一邊聽著葉揚的指揮,一邊凝聚能量,

幾個呼吸后,狐小月的眉心緩緩浮現一抹彎月,殷紅如血極為妖異,

那個彎月剛出現的時候極為細小,之後慢慢變大,最後足有一丈多長,浮現在狐小月的眉間,如同一個印記一般,

不過那個彎月抖動的有些厲害,葉揚頓時明白小月為什麼說準頭極差了,還沒發射呢,就都抖成這樣,準頭不差才怪了,

但是那枚血色的彎月出現后,妖異的氣息讓人顫慄,一股血色的力量,將方圓數千里都籠罩了,一股死亡氣息擴散開來,

葉揚深吸了一口氣,死死地盯著那具骸骨,不停地計算著它的運行軌跡,宛如下棋一般,不停地推算,

汗水沿著葉揚的額頭落下,就連腦袋都因為高速運轉,而開始變得發燙,


忽然葉揚大喝,

「前六步」

「左兩步」

「雙手抱住」

「妖月發動」

狐小月一直閉著眼睛照著葉揚的聲音做,當聽到雙手抱住的時候,想都不想,巨大的雙爪死死併攏,一下子將那具骸骨抱住了,

當聽到「妖月發動后」凝聚在眉心的妖異彎月,頓時劃出一條直線,向前飛出,

「噗」

一聲爆響,那股妖月的光芒直接貫穿了那具骸骨的頭顱,那具骸骨頓時失去了所有力量倒地,

狐小月這時才敢睜開眼睛,一睜眼就看到眼前那具骸骨倒下的一幕,頓時激動的渾身顫抖,

這個近乎不可能完成的壯舉,終於成功完成了,狐小月不由得喜極而泣,

轉頭頭來,只見葉揚一臉的疲憊,頭上全身淡淡的水蒸氣,正欣慰的看著她點頭,

忽然那具骸骨散發出一股怪異的波動,混身上下的骨紋,開始緩緩消失,在空氣中重新凝聚,緩緩莫入狐小月的眉心,

狐小月趕忙雙手結印,緩緩吸收那些骨紋,葉揚見狀趕忙來到狐小月身邊,為她護法,

他知道這是一種非常關鍵的時刻,絕能讓外物打擾到她,否則前邊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好在一切都還算順利,三天的時間緩緩過去,也許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至今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跡,


三天後狐小月緩緩睜開美目,一臉深情的看著為自己護法的葉揚,一把撲在葉揚懷裡,哭道「大哥哥,小月好開心」

葉揚有些哭笑不得道「開心就應該笑出來,你給搞反了」

不過小月卻沒有笑,一直趴在葉揚懷裡嚶嚶啜泣,因為只有她才明白這些傳承意味著什麼,這是葉揚體會不到的,

九尾一族失落了數年的傳承,終於在她這一代找回來了,九尾一族終於可以揚眉吐氣,可以重振昔日輝煌了,

笑已經不足以表達她激動的心情和喜悅,九尾一族無數代期盼,終於在她的手裡劃上了完美的句話,

哭了一會兒后,直到把葉揚胸前的衣襟都打濕一片,狐小月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對葉揚一笑,

「沒關係,我就當是洗衣服了」葉揚調笑道,

狐小月頓時破涕為笑,喜悅的心情也終於穩定下來,望著葉揚她的眼神中全是濃濃地感激之情,

因為九尾一族修有秘法,為了不讓其他妖族學到她們的神通,才會有這樣的特殊的傳承方式,

如果不是葉揚的幫忙,狐小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傳承從眼前流過,那種痛苦和絕望,只有她體會最深,所有才會大哭,

可以說葉揚是整個九尾一族的恩人,狐小月忽然面色有些潮紅,美目之中秋波流轉,櫻唇一張一翕,輕輕地吻在葉揚的嘴唇上,

同時一根丁香妙舌迎面而來,葉揚頓時感覺腦子嗡了一下,迷失在那股美妙的感覺之中,

忽然一個滾熱身體貼在自己的身前,全面地刺激這他身體的感官,葉揚頓時覺得自己的血都沸騰了,小腹間一團烈火被點燃,

葉揚頓時感覺呼吸急促,一雙大手不知不覺已經攀升到狐小月堅挺的雙峰之上,

狐小月渾身一陣顫抖,臉頰嫣紅,雙目迷離,眉宇間春意盎然,瑩潤欲滴櫻唇,讓人一陣口乾舌燥,

陣陣如幽蘭一般的體香充斥在葉揚鼻間,這時的葉揚彷彿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而眼中只有狐小月那渴望的眼神,

「大哥哥,小月是你的」

狐小月的這一句話,頓時將葉揚這團火焰徹底點燃,大手緩緩滑進狐小月的衣袍,

「嚶嚀」

狐小月渾身微微一抖,發出了一聲xiaohun蝕骨的**,本已經潮紅的小臉,更加滾燙了,

指尖傳來如玉一般的光滑,讓葉揚如同置身於夢幻之中,即使在這戰場內,都感覺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見狐小月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葉揚頓時一咬牙,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不如先吃一個吧,大手正要向更為敏感的根據地進發,

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在葉揚的腦海中響起「咳咳,那個葉揚,咱們可以暫停一下不,」 咳咳.那個葉揚.咱們可以暫停一下不.」

就在葉揚**焚身.欲罷不能的時候.九玄的聲音如同一盆冷水.狠狠地將葉揚淋個透.

「我艹.九玄你這個老變態.你居然看偷窺我」葉揚腦海中頓時一片破口大罵.

「別說的那麼難聽.我是怕你墮落而已」九玄辯解道.

葉揚氣得要死.這種事絕對不能在別人的目光下進行啊「我怎麼墮落了.我跟我心愛的女人.做一些愛做的事.管你毛事.」

「哎」九玄嘆了一口氣道「別人可以做.但是你不可以」

「憑什麼.」葉揚冷哼道.

「就憑你是九玄之主.更是天地大劫的劫主.所以你不可以」九玄回應道.

「大劫管我私生活毛事.你別扯虎皮做大旗.嚇唬我.」葉揚怒道.

「葉揚.你是一個擁有智慧的人.我不跟你吵.你想象如果你們現在發生了關係.將來有了孩子.你有了牽挂后.你還能像現在一樣一往無前的闖嗎.

當你失去了一往無前的決心的時候.你修為還會繼續精進嗎.你難道忘記了當初那個在玉華宮.與你青梅竹馬.為了將來卻不得不含淚分別的女孩嗎?

她的離開是為了什麼.你現在如果這麼做了.那麼以前承諾的豈不是一句笑話.

當天地大劫來臨時一切都會灰飛煙滅.你既然都知道這些結果.還這麼拚命努力做什麼.」

葉揚頓時沉默了下來.原本一臉期待的狐小月.忽然發現了葉揚臉色難看.不由得關心道「大哥哥.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葉揚確實是不舒服.心裡不舒服.同時想起了為了那個偉大構想.而黯然離開自己的沐雨晴.

那個清純唯美的面孔.帶著極度不舍.美目含淚的情景.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Related Articles

「這是我老豹的地盤,你們想辦什麼事,看看我老豹能否幫上忙?」龍紋豹放低語氣道。

龍紋豹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同時也很明白眼前...
Read more

「和依……和依……」

他叫著,嗓音都嘶啞了, 地產之王 。他站...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