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吃,這玩意多錢賣啊!」

國運情報處里風天靈看著大屏幕上的葉天笑道:「這感覺真的好像成仙了!現在我就感覺背後涼嗖嗖的,這要是誰跟葉天對峙,恐怕還沒等開大,自己就被嚇個半死了!」

「風老對這這個人評價也是很高的啊!」宏坤感慨得看著風天靈說道。

「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已經沒有人能和他相比吧?」風天靈打趣道。

確實如此,現在看來葉天就是當世第一,以他現在的實力就算是動用***都不一定可以打過他。

「但我聽說這陣兒可是出現不少以武犯禁的事兒啊!聽說有的人都能隔空控物了?」風天靈一下子想到了什麼對宏坤說道。

「確實如此,凈化靈泉的出現給那些古武者提供了修仙的契機,實力強了確實是缺少了點敬畏心了!」宏坤擔憂得說道,俠以武犯禁,很多隱居在深山老林的老人都紛紛突破,來到當代卻不守規矩,確實是讓宏坤這些人擔憂得夠嗆。

「這就是你們這些當官的想的,老頭子我可沒精力管了!」風天靈笑道,之後轉頭看向張寶寶等人的情況。

張寶寶帶著湯姆和傑西卡向著黑水雨林深處走去,令眾人奇怪的是,張寶寶這幾人一路上只遇到四個C級生物,這些生物對張寶寶來說根本毫無威脅,都被張寶寶拿著菜刀幾刀砍死了,總共獲得了四個爭霸積分。

擊殺一個A級生物獲得一百個爭霸積分,擊殺一個B級生物獲得十個爭霸積分,擊殺一個C級生物獲得一個爭霸積分,擊殺一個D級生物獲得零點一個爭霸積分,擊殺十個F級生物才能獲得一個爭霸積分。

對於張寶寶來說當然是擊殺A級生物性價比最高,只是這一路沒有遇到A級生物實在是太難受了。

「寶寶姐這一路也太順利了吧,連個B級生物也沒看到過。」

「確實如此啊,怎麼感覺這麼詭異呢,之前在雨林外圍都能看見A級生物,怎麼現在進了更兇險的黑水雨林后一個A級生物都看不到了呢?」

「運氣比較好呢?」

「你說誰運氣好啊,那些A級生物運氣好嗎?那倒也是,要是這些A級生物碰到了寶寶姐根本就活不了了!」

「哈哈哈,就是啊,那些A級生物要是碰到了寶寶姐根本就活不了了。」

「你們也別太樂觀,這裡面萬一要是有詐呢?我感覺這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國運情報處

「宏坤,你說這是什麼情況啊,真的是運氣問題嗎?」風天靈指著屏幕上的張寶寶眉頭緊蹙道,這個情況確實是讓人很詫異,畢竟在風天靈等人的眼裡,張寶寶的實力就算比不上葉天,但是對付幾隻A級生物還是可以的,但是現在空有一身實力卻無法發揮,對於龍國的領地爭霸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信息。

畢竟現在西格國和河洛國的聯盟雖然沒有擊殺A級生物的實力,但是對付落單的B級生物還是勉強可以,他們已經擊殺了三隻,現在兩國分別位列前二名了。

「不清楚,總感覺那些高級的禁地生物好像在繞著咱們國家選手走一般。」宏坤看著屏幕同樣也是一臉疑惑。

「宏處長,倭國的情報員發來信息,這段視頻想讓你們看看,他感覺咱們國家現在這個情況可能是倭國在搞鬼,但是他不太確定。」一個職員拿著一個平板電腦走了進來。

宏坤和風天靈等人湊到平板電腦的面前,平板電腦上正播放著一個視頻,視頻里是倭國的風魔蝶站在一棵樹上,樹的下面就是一群B級生物的聚集處

站在樹上,風魔蝶手持一根長笛,放在嘴邊好像正吹著,但是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

但奇怪的是在這個曲子的吹奏過程中,這些B級生物竟然紛紛離開了這裡,選擇向雨林深處遷徙!

「這是什麼情況?」風天靈看著視頻問道。

「不太對,按照張寶寶等人的前進路線來說這個B級生物的聚集地就是必經之路!」宏坤一邊翻閱著之前張寶寶等人的前進路線一邊比對著B級生物的聚集地說道。

「難道是這個女人讓張寶寶等人一路上都遇不到高級生物嗎?這也太離奇了吧!」風天靈驚奇得說道。

「不離奇,咱們好像忽略了一個關鍵的信息!」宏坤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這個女人得到過黑水雨林神的神使傳承!」

「什麼?黑水雨林神的神使?又牽扯到黑水雨林神了?」風天靈沒想到這裡又有與黑水雨林神有著密切關係的人了!

「確實,看來這個倭國女人是給咱們下套了!」宏坤咬牙說道。 一股怒氣從心裡冒出來,這個登徒子耍流氓都不分時間,不分地方的嗎?那也分分場合行嗎?

不說打的死活不分的場面,就說立在他們旁邊的慕顏,夢尋都感覺臉紅,那女子愣的像丟了魂似的看著夜瀾抱著自己親,可夜瀾彷彿根本沒看見旁邊的人。

夢尋沒力氣推開他,只能閉起眼睛誰也不看,用盡最後力氣咬緊牙關,感覺唇上一松,就聽他怒喝

「張嘴!真的想死嗎?」

夢尋不想死,可也沒睜眼也沒張嘴,想臨死還要受你威脅嗎?若有力氣站,都不會讓你抱的,氣還沒消呢!

正想輕嗤他一聲,腰裡突然貼上一隻手,掐著她半截腰一捏,又癢又疼,夢尋不由得一聲輕呼,嘴剛張開就被堵住了,接著夜瀾的妖丹便進入了她的胸腔,夢尋還沒來得及感動,就聽慕顏哭著喊:

「夜瀾,你不要命啦?她值得你冒這個險嗎?」

那聲音好像受了天大的刺激,像丟了這輩子最重要的東西,像夜瀾做了什麼讓人想破腦袋都想不通的事情!

可夜瀾沒理那句質問,只顧按著腦袋親夢尋,這次不是蜻蜓點水,是狂風暴雨一樣,好像在發泄,千言萬語都變成一個吻。

她嘴裡的東西被迫順著嗓子咽了下去,眼淚跟著流了下來,夜瀾以為自己要死了,用他全身修為在和老天爺換自己的命,拿一個妖丹來換人的命?

顯然老天爺覺得這行不通,跟著眼淚流出來的還有心口的血,她強壓著血腥,扭開臉,淚眼模糊中看見夜瀾似乎真的很擔心自己,很害怕她死了。

夢尋不想看見夜瀾這種表情,在心裡鄙視他,鄙視他三心二意,玩弄感情,沾花惹草,沒有真心,如果有下輩子,希望不會認識他。

感覺自己被放在祭祀台上坐著,面前夜瀾緊緊抱著她,如果他們是兩個平平凡凡的人多好,可是他是一個妖,還是一個大權在握,機關算盡的掌權者,而自己是個人,是個剛剛丟了靈力,現在要丟了小命的人。

「你堅持住,你的驚喜一會就到了,本座從未騙過你,只是沒有來得及告訴你。」

聽到驚喜確實精神一點,想點點頭回應他,卻一點力氣都沒有,腦子像旋轉陀螺一樣,暈的分不清東南西北,然後便一片空白。

再次醒來第一個感覺還是有人在親她,有人像抱著一個珍寶一樣抱著她,像親一個易碎品一樣小心翼翼親著她,像要生離死別一樣依依不捨。

夢尋心都被親軟了,感覺心口好像不是那麼疼了,渾身也不是那麼散了,她動了動眼珠,想睜開眼看看,告訴這個人,自己還沒死呢,不過是去奈何橋上看看,發現不好玩又回來了,只是還沒睜眼,兩滴滾燙的淚滴滴在她的臉上,像兩團火一樣,直接燒到她的心裡。

還沒好好感受,一隻手快速抹過她的臉,將眼淚擦的乾乾淨淨,接著一聲怒呲,帶著掩飾不住的欣喜命令道:

「好玩嗎?睜眼!」

夢尋覺得冤枉,沒想玩更沒想戲弄他,死不怪她,怪國師,生也沒有她什麼功勞,估計是他的妖丹起作用了。但也不能不睜眼,對上他微紅的眼眸,夢尋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

「好久┈┈不見!」

沒人回答,夜瀾只定定看著她,夢尋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移開視線發現自己還坐在祭祀台上,他還立在面前抱著自己,自己兩腿叉開夾著他的腰,而他們旁邊不是只有慕顏一個了,而是立了很多人,小狐狸她們都在,慕顏背著身立著似乎還在哭。

那個丁補父子竟然也在,立在台下看看他們,又看看身後戰場狼藉,那毛頭小子還樂呵呵看著她笑,還厚臉皮抬手打了個招呼。

夢尋分不清現在什麼狀況,但知道他們是夜瀾的人,那小子還說什麼換天,逗自己呢?這筆賬她要追討。

目光掃到地上,那國師正被寄川押來跪在一旁,脖子被鮮血染紅一片,身上衣衫襤褸被打的不輕,不過那陰醫的眼神倒是沒變,對眼前結果很不服,可也已經無能為力。

夢尋不由得心思沉重,成王敗寇,如此現實!看遠處死傷一片,似乎都結束了,該押的正在押走,死的就死了,士兵已經開始打掃戰場,她收回視線,剛想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就聽夜瀾冷冷對寄川說

「砍了他兩隻手!」

夢尋以為聽錯了,可是話音剛落,寄川已經將國師按到在地,手裡氣焰刀一揮,一陣慘叫驚天動地,夢尋連忙捂住了眼睛,心跳如鼓,想起當初小丫鬟他們要砍她手時的情形,還好他們沒有寄川的速度。

聽見動靜鬆開手,見寄川砍了手,直接將人拉起來走了,小狐狸她們都跟了上去,地上那兩隻手讓夢尋心口擁堵,想不久前它們還拉過自己的手,現在被像廢物一樣被丟棄在地上。

「怕了?膽子不是大的很嗎?」

一聲冷冷的質問響起,夢尋似乎聽出一絲別的味道,想起自己當著他屬下千軍萬馬的面,打了他的臉,這筆賬,估計他夜瀾也會向自己追討。

一股不祥的預感讓夢尋有點膽怯,沒敢看他,卻被他一把掐住了臉,逼自己正視他。

「當初本座讓你想的事,想清楚了嗎?答案是什麼?」

想的事?夢尋都忘了是什麼事,更別說想了!眼珠轉動想了一下,想起來了,後來不是鬧掰了嗎?事當然就不用想了。

夢尋的表情估計讓夜瀾猜出了結果,臉色漸漸冷下來,手指也加了力度,夢尋的嘴都被擠成了肉嘟嘟的櫻桃,夜瀾看了看,低頭在她嘴上用力親了一下,接著結結實實咬了一口,疼的夢尋猛的推開他

「疼┈┈」

「現在想!」

自己還沒開罵,他就開始發怒,夢尋正想反唇相譏,就聽台下一聲彙報

「帝君,金面將軍帶人趕到,已經到山腳下了!」

夢尋愣了,看了看夜瀾,見他頭也沒回的道:

「知道了!」

三個字!知道了?

夢尋一肚子疑問,夜瀾十萬大軍死完了,讓金面將軍打到這來?現在怎麼辦?跑不跑?

「你怎麼打算?雖然我很想幫你求情,但金面將軍估計不會聽我的,所以┈┈,所以你還是先走吧!」

推了推夜瀾,擒賊擒王,金面將軍一定是對著他來的,可是現在這裡剛剛打了一仗,沒有多少人,他壓根就沒調多少人,確實是個好機會。

來的那些都是國師自己帶來的,國師死也死在他自己帶的人手裡。夢尋不知道夜瀾允的什麼給那些人,能讓他們死心塌地聽他的。

「你擔心本座被金面將軍抓了,或者殺了?那樣不是更好嗎?那樣你就可以和他走了!」

怎麼聽這話都不是表面表達的意思,夢尋看了看默默走下台階的慕顏,想她怎麼這麼能忍呢,上來給這個登徒子臉打腫才是對的。

看了看夜瀾,發現他也在看慕顏的背影,表情幽深,夢尋看不懂。

對他的戲弄感情夢尋很不滿,一股氣讓她推開了夜瀾,想從那高台上下來,卻被他又推了回去。

「驚喜不要了?乖乖坐這等著!」

「我看是驚嚇吧!你命不想要了,給我,我要!我帶你逃命去,不然等金面將軍帶人打上來,就算想跑都晚了!」

可能夜瀾不喜歡逃命這個詞,可也只冷了一下臉,又笑了起來。

「我的命已經給你了,再要只能把人也給你,你要不要?」

這個問題真難住了夢尋,她要不起!也沒想過要,可被他認真的眼神一看,還真就想了起來,仔細一考慮,好像要也挺好的,就是┈┈

思索間目光一掃,遠處一大匹人馬過來,馬蹄飛揚,浩浩蕩蕩,馬上的將士披甲帶刃,威風凜凜,其中一個帶著金色面具,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正一路通暢的直向他們衝來。

不知道夜瀾的大軍是不是被國師襲擊了,為什麼沒攔住金面將軍,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殺過來?他們和國師勾結了?

又一想,這不是自己一直希望看見的嗎?妖族內鬥兩敗俱傷,金面將軍出來將妖族趕走!眼前這一切正好和夢尋心裡想的一樣。

她該高興才對,收回視線,看著眼前的男人,心裡怎麼還有點難過了,夜瀾如畫眉眼在看著她,等夢尋回答要不要,她想了一下,露出一個真心的笑容

「夜瀾,其實你挺好的!你若願意跟我,我就要!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先答應我。」

看夜瀾現在眉眼含笑,夢尋怕自己一說,他就要掐死她,見他點點頭,夢尋鼓起勇氣,爭取一口氣說完

「我要你不反抗,下令投降,然後帶人離開溯望,回到天狼好好過日子!」

回去看他的荷花,陪他的美人,回他的地盤去上馬平天下,立筆定乾坤,反正做什麼都行,就是不該把命留在這個陌生的地方,他有大把時間可以逍遙,他也有逍遙的資本,現在就差一個決定。

氣氛一下又壓抑了,彷彿夜瀾眼角眉梢的笑一消失,這空氣里的水分也蒸發乾了,好像他一冷眼看自己,夢尋渾身的血都要凝固了,現在才發現夜瀾臉色蒼白的嚇人,他抵著石台站著,不是怕自己跳下來跑了,可能是他自己沒力氣,才借石台的勁立著。

夢尋想起他毒發作了,保命的妖丹現在還在自己的體內,他隨時都有危險。《(修仙)女修》239一丹難求 他繼續說道,「下一步,大貴族就會選出新的總統來,女王名存實亡。」

阿黛爾感覺這些事情聽得自己頭昏腦脹的,想不清楚。不過,直到現在為止,她還沒有弄清楚,為什麼艾利克斯會找她過來——這些大人物的事情和她有什麼關係?

她心裏想着,嘴上已經不由自主地問出來了。

「為了阻止戰爭。」艾利克斯回答。

「戰爭不是已經被阻止了么?」阿黛爾有些迷惑,那麼磅湃的神力降臨庫爾地區,難道還阻止不了戰火?

「戰爭不在土地上,戰爭在人的心裏。」艾利克斯意味深長的說。

Related Articles

哎!

紅顏禍水啊!看起來這個月想榮還不知道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