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關心這涉及到多少錢,我也不關心你的命運。」范劍南平靜地道,「作為一個卜者。我能做的只是作為一個旁觀者,去預測即將發生的一切。所以,和賭有關的東西我一向不會佔測,無論你出多少錢。換句話說,這個例子我不能開。因為只要我一開這個先例,你今天找算賭石,那麼明天就有人來找我算彩票,後天有人來找我算賭馬賭球,那我這天機館豈不是要變成賭館了么?」

林銳雙眉緊皺道,「范先生,如果是單獨為了賭石,我未必要找你。實在是這塊石頭到了我家之後,就有一些異常。」

「異常?」范劍南皺眉道。

「是的。」林銳苦笑道,「這塊石頭有些邪異。我知道我如果說實話的話,難免會被人誤以為精神有問題。所以我才會以賭石為由請范大師幫我定奪。其實是我並不太關心這塊石頭的價值。在我看來價值再大,也不過是身外之物。我真正擔心的是它,會不會對我有什麼危害?」

「危害?」范劍南微微皺眉道,「你是什麼意思?」

「這塊石頭會發出聲音。」林銳看著范劍南有些焦慮地道,「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蠢,但是千真萬確。而且這種聲音似乎只有我一個人能夠聽到,我家裡的人都聽不到這種聲音。一開始我曾經以為是最近壓力過大,導致了幻聽。但是去醫院檢查之後,醫生卻又說我很正常胖子的末世生涯最新章節。」

「等等reads;!」范劍南打斷了林銳道,「你是說這塊石頭會讓你產生某種幻聽?」


「應該是這樣,我現在對著那塊石頭,就經常能夠聽到聲音。而在其他時候,卻從來沒有這種類似的幻聽。」林銳壓低聲音道。「比如我現在這樣就很好,但是一回家,稍微待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產生一種幻聽。」

范劍南想了想道,「你確定是和這塊石頭有關?而且你確定自己只是幻聽?」

「是的。為了證明這一點,我甚至故意在石頭旁邊錄音。」林銳解釋道,「但是那錄音根本就沒有錄下任何聲音,而在錄音的同時我的耳邊一直在響著某種聲音。」

范劍南坐正身體有些好奇地道,「這倒是有點意思。不過,你聽到的那種聲音是什麼樣的?你能夠形容一下么?」

「很怪異,像是某種語言,但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這種古怪的語言,更別說聽懂了。」林銳有些不安地道,「我曾經問過醫生,如果是精神上的反應,大部分幻聽應該是我聽到過的東西。因為唯有這樣才能在我潛意識之中被記住。但是我根本沒有聽到過這種語言,所以才顯得特別怪異。」

「那會不會是生理上的?」范劍南皺眉道,「比如某種神經性的耳鳴之類。」

「絕對不是,我檢查過,我沒有這方面的疾病。而且如果是某種病理性的耳鳴,也不會顯得這麼自然。」林銳比劃著道,「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你的耳邊低語,但是他用的是一種比較古怪的方言。我雖然聽不懂,但是卻能感覺到似乎吐字清晰。而且是連貫成句,有著明顯的停頓和間歇。」

「還有這種事情?」范劍南一愣到。


林銳有些苦惱地道,「我現在真是沒有辦法了。你知道我所從事的工作是有一定投資風險的。如果我的客戶們認為我精神方面出了問題,試問誰會和我做生意?你知道這類商品大都價值不菲。誰又能夠相信一個精神病人,而進行藝術品交易。」

范劍南想了想道,「那麼你來找我,就是想讓我幫你去看看那塊石頭?」

「我只是想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林銳皺眉有一些試探地道,「這些事情明顯有些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錦羅春conad;

。但是我聽說范大師對於玄學方面的研究頗有過人之處。或許能夠幫我查出原因,並且解決這個問題。」

范劍南苦笑道,「林先生,我想你誤會了。我只是一個卦師,能夠做的只是算卦。你如果要算卦呢,就請留下。如果是想找人治療幻聽呢,最好還是去醫院。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我這裡是卦術館,我是一個卦術師。而且還是那種很不便宜的。」

「我算卦。」林銳想了想,咬牙道。

「好,那麼你想算什麼?」范劍南點頭道。

林銳想了想道,「就算前程吧。」

范劍南點點頭道,「算卦之前,先說清楚。卦術只是為你以後的道路提供一些指引。而且只算當下一時,並不能保證你未來的路會一成不變。卦金是十萬,支票或者電子轉賬都可以。林先生清楚了么?」

林銳點點頭道,「我清楚了。」

范劍南隨手寫下了林銳的生辰八字,遞給林銳看了一下,「這是你的生辰八字,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林銳看了看道,「沒有問題。」

范劍南點了點頭,隨手提起筆,開始起卦演算。

他只是寫下了幾個卦符之後,臉色就微微一變,忍不住抬頭看了林銳一眼。

「范大師,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林銳緊張地道。

范劍南沉吟道,「不急,我再看看。」他又繼續推演,隨手寫下了一連串的卦符。寫到後來,他的手中的筆竟然莫名其妙地斷了。范劍南一陣愕然,看著手中的那支筆發愣。

林銳在旁邊等得憂心如焚,連忙又拿了一支筆遞給范劍南。

范劍南卻沒有接他的筆,而是搖搖頭道,「不必了。」

「不必了?這個……我是說,這一卦的吉凶到底……」林銳緊張地道。

… c_t;范劍南平靜地道,「沒有吉凶。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

「沒有吉凶?」林銳愕然道,「范大師,沒有吉凶是什麼意思?」

「只能說明一件事,你的運勢被某種外力所更改。而且身處陰陽畸變之局,吉凶難測。」范劍南嘆了一口氣道。

林銳的臉色變得有些灰暗,「范大師,就連你也看不出來?」

「不是看不出來,而是外在干擾太多了,簡直是千頭萬緒。你的前程變幻莫測,凶則大凶,吉則大吉。我還從沒有見過如此走極端的卦象。」范劍南搖頭道。

「那我該怎麼辦?」林銳有些緊張地道。「我是不是應該回去毀了那塊石頭?」

范劍南沉思了一會兒道,「林先生,恕我直言,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有些怪異莫名。我想再問你幾個問題。」

「請講。」林銳點頭道。

「你所說的那塊石頭。現在是否擺放在你家的東南側?」范劍南認真地道。

林銳想了想,用手比劃著道,「那塊石頭放在書房的古玩架上,讓我想想,方位應該是……差不多,應該是在東南方向朕的神廚小妖后最新章節reads;。范大師,你是怎麼算出來的?」

范劍南微微點頭道,「因為我為你推出的卦象,一直受到某種干擾。也就是說,那件東西對你的命力運程都產生了足夠大的影響。而我根據卦象推測出的結論是,這種力量來自於你家宅的東南側。加上你之前一直在講那塊奇石對你似乎產生了某種作用,所以我判定那塊石頭應該就在你家的東南側。」

「這麼說,這塊石頭確實是不祥之物?」林銳後悔地道,「我早該想到了。在珠寶界經常流傳著關於寶石詛咒的傳言,據說一些名聲顯赫的著名寶石,都有著詭異的詛咒。所有得到這些寶石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寶石詛咒?」范劍南詫異地道。

「是啊,就像希望藍鑽石,幾百年來得到這件寶石的人都會厄運不斷。」林銳喃喃自語地道。「這塊藍鑽石落入法王路易之手,取名為「王冠藍鑽石」,並將其重新切磨。此後不久,災難就降臨到法王路易的身上,他最寵愛的孫子突然死去。他早年的光輝戰跡也開始衰退,並且娶了一個宗教的狂熱信徒梅恩特儂夫人為妻。她給路易的生活帶來許多不幸。易十六在得到了這塊「王冠藍鑽石」后不久,就上了斷頭台。

1830年這顆失蹤38年的藍鑽石重新出現在荷蘭,屬於一個鑽石切割人威爾赫姆·佛爾斯所有。後來,佛爾斯的兒子漢德利克從其父那裡將這顆鑽石偷走,並帶到了倫敦。在那兒,他自殺了。無人知道自殺的原因。

幾年之後,英國珠寶收藏家亨利·菲利蒲侯普用9萬美元買到了這顆鑽石,從此這顆鑽石得名「希望」。1839年,老侯普突然暴死。這些寶石詛咒的傳說在歐洲的珠寶界非常流行。」

范劍南擺擺手道,「那些所謂詛咒都是扯淡的。不過你家裡的這塊石頭似乎確實有些不同尋常。竟然能夠影響你的運程,甚至干擾到我的卦術推演。這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了。」范劍南皺眉嘆了一口氣道,「好吧,既然我已經答應了幫你算卦,總也不能半途而廢。我看這樣吧,我們約個時間。什麼時候你有空的話,陪我去你家一趟。親自去看看那塊你所謂的石頭。」

林銳聞言大喜,連連點頭道,「這是最好了。我隨時都有空。不瞞您說,我這幾天被折騰得都不敢回家,一直住酒店。我老婆都懷疑我有外遇了。只要您有空,我們現在就可以走天狩最新章節reads;。」

「現在?」范劍南搖搖頭道,「我看還是約在明天吧。」

「也行,也行。」林銳連連點頭。

范劍南想了想道,「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再聊聊那塊石頭。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那塊石頭究竟是怎麼來的?」

林銳點頭道,「我是從事藝術品買賣的,換句話說,我就是收購一些東西,然後再賣出去。那塊石頭是我上個月的時候收購到的,當時有一位買家當即就訂下了,而且付了一部分訂金。但是幾天之後,那位買家突然決定不買了。甚至除了訂金不要之外,還支付了另一筆違約金。這些錢倒是足夠我支付賣家的費用。於是那塊石頭就留了下來。」

范劍南一笑道,「林先生這一轉手的功夫可是能賺不少啊,居然僅僅用訂金就能夠支付賣家的貨款。」

「范先生見笑了。其實做我們這行的就是這樣。東西只有在懂的人手裡才會值錢,這在書畫作品上更是如此。」林銳解釋道,「我曾經收過一批舊畫,進價甚至比廢紙高不了多少。但是其中卻有明清大家的作品。其實賺錢就是一靠眼睛,而靠運氣。這一次也是如此,雖然我也可以把貨退還給賣家,但是我卻相信這塊石頭絕對不凡,至少價值超過了賣家的價格數倍。所以我才留下了那塊石頭。」

「那麼,賣家有沒有說過這塊石頭的來歷?」范劍南皺眉道。

「這個肯定是有的,因為我是做生意的,所以特別要求產地等等都有詳細的記錄。」林銳翻開包道,「您看這裡就有關於這塊石頭的一些資料。包括了重量,形狀,產地等等,甚至還有實物照片。這些都是必須的。至少有人買的時候,你不能什麼相關資料都沒有吧?這又不是菜市場的蔬菜,隨隨便便就能賣了。」

范劍南笑著接過林銳遞給他的一個文件夾,打開之後看了看。確實如林銳所說,這塊石頭的一些數據都記錄得很全面。從發現到運輸,乃至交易的狀態,都記錄得清清楚楚。看得出這位林銳先生也確實是從事這一行的,對於客戶的要求了解得很細緻。范劍南漫不經心地翻了一頁,看到了那塊石頭的照片。

「這就是你說的那塊石頭?」范劍南的臉色突然有些不太自然,死死盯著文件後面的附件照片。

… c_t;「是的,有什麼不妥么?」林銳小心翼翼地看著范劍南道。[棉花糖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沒有什麼。」范劍南搖搖頭,指著後面的一些文件道,「這是原來那位買家的簽下的合約嗎?」

「是的。」林銳看了一下,點頭道最強風暴最新章節。「由於他沒有及時的支付餘款,所以這筆交易就作廢了。不過因為他支付了訂金的緣故,所以這份合約我還是必須留著。防止這個買家再次來找我。」

「他永遠不會回來找你了reads;。」范劍南淡淡地道,「因為這個叫福山哲也的日本人我認識,而且他剛剛過世。」

「呃,這個人范先生認識?」林銳詫異地道。他確實感到有些驚訝,因為這次交易是委託形式,即便是他也沒有見過這個日本買家,但是范劍南卻不知道怎麼認識這個人的。難道這位范大師真的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范劍南點點頭道,「是的。你是不是從沒有見過他本人?」

林銳點點頭道,「是,最初是通過掮客認識的,後來通過幾次電話。這人也很爽快地打了一筆款在我賬上,原本是上個月準備成交的。但是他卻始終沒有聯繫我,我也沒法聯繫上他。所以按照合約規定,他的訂金就作為了違約賠償。自始至終我也沒有見過這個人。」

「那是自然,因為上個月他死了。」范劍南緩緩地道,「不過現在我倒是對你的那塊石頭開始感興趣了。這樣吧,下午我們約個時間,我到你府上去看看。」

林銳一臉感激地點頭走了,范劍南卻坐在那裡沉思了起來。

他真是想不到,回到香港之後的第一件事,又和東密術者聯繫了起來。雖然他沒有仔細詢問這塊石頭的價格,但是看林銳的樣子也知道這塊石頭的價值確實不菲。但是這位神秘的買主福山哲也卻是一個大問題。福山哲也作為日本東密摩利天本道的大神官,為什麼要花大價錢去買一塊石頭呢?

賭石投資,這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不過以福山哲也的為人,他會為了一塊石頭花這麼大的功夫么?一個實力這麼強大的術者,是不可能為了錢去做這種投機買賣的。[熱門remenxs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因為如果他需要錢,完全可以用更為輕鬆的方式獲得。[t]既然這樣,那麼他必定是另有目的。看來所有的答案都在那塊石頭上了。

就在范劍南皺眉考慮這件事情的時候,馮瑗走了進來。她看到范劍南的樣子嗎,忍不住笑道,「怎麼了,今天可是你這半年多以來,第一次正兒八經坐在天機館里算卦。怎麼這幅表情,一臉嚴肅在這裡裝憂鬱。讓你安分下來就真的這麼難么?」

范劍南看了看她,微微一笑道,「不是我坐在這裡裝憂鬱,而是有個人陰魂不散難得美人心全文閱讀。」

「好啊,居然敢這麼說我。信不信我立刻以債主的身份壓迫你還錢?」馮瑗笑盈盈地道。

「好啊,你打算怎麼壓迫?」范劍南看了看她,一臉憂傷道,「要不我先躺在沙發上,讓你壓迫一下?」

「去你的,別貧了。我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有事。到底怎麼了?」馮瑗走到他身邊低聲道。

范劍南緩緩地道,「剛才有個客戶上門,他的事可能和福山哲也有關。」

「福山哲也?」馮瑗奇怪地道,「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么?而且還是俾彌呼下的手。」

「是的。他的確是死了,但是死之前卻有一筆交易沒有完成。所以我才說是陰魂不散。」范劍南笑道。

「交易?是什麼樣的交易。」馮瑗奇怪地道。

范劍南沉吟道,「他委託香港的一位藝術品商人,也就是剛才的那位客戶。說是想買走他手中的一塊石頭,但由於他死了,這筆交易也黃了。但是那塊石頭卻在那個客戶家裡,發生了很多令人難以解釋的事情。」

「石頭,會不會是洛書龜甲?」馮瑗吃驚地道。

「不是。我剛才看過那張照片,似乎就是那種表面風化的翡翠原石。看起來非常普通,但是奇怪的是,那個林先生卻認為這塊石頭使他產生了某種幻覺。」范劍南回答道。

「石頭使人產生幻覺?」馮瑗遲疑道,「有這種可能么?」

「一般情況是沒有的,但是也不能排除其他情況。」范劍南緩緩地道,「比如這種石頭天然具有某种放射性成分,就會對人的神經系統產生損害,導致人產生某種幻覺。或者是這塊石頭曾經接受了太多的術力信息,也能對於人產生一些影響。我記得在拉薩的時候,哪怕是一串活佛用過的珠子,也能讓我感到心跳加速。更別說那些積蓄了千年的古老寺院了。所以我推測,這塊石頭可能也是這個原因。因為那位林先生的家人都沒有受到影響,只有他一個人感覺到了幻聽。」

馮瑗奇怪地道,「有這麼巧的事情么?難道這塊石頭對其他人沒有影響,只對他一個人有作用?」

「這是可能的朕的神廚小妖后最新章節。因為對於術力的感應也是因人而異的,有些人感覺敏銳,有些人則相對遲鈍。我剛才為他算卦的時候注意到了,他的八字之中有五行有兩項偏弱,這導致他成為一個非常容易受術力影響的人。我估計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感受到那塊石頭髮出了某種聲音。」范劍南解釋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馮瑗看著他道。

「我已經答應他了,下午去他家看看。」范劍南淡淡地一笑道,「沒辦法,顧客是上帝。我又得努力賺錢還債。」

馮瑗猶豫道,「不會有什麼事吧?」

「只是一塊石頭,我去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罷了。」范劍南聳聳肩道,「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

「被你這麼一說,我倒也有些感興趣了。不過還是算了,下午另有安排。」馮瑗無奈道,「你投資的那塊地還在等著開發,我雖然也是個甩手掌柜,但是總要去看看。爭取早點動工,避免更大的損失。說起來,全是你的錯。」

范劍南笑了笑道,「凡是要往好的方面去想。那塊地我們是以最低價拿下的,就算是轉手賣了也賺。我對你有信心。」

馮瑗白了他一眼道,「就會挑好聽的說。我看看吧,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就和你一起去。」

到了下午,馮瑗還是沒能抵擋住范劍南的死纏爛打,跟著他一起去了林銳的家。

林銳是個成功的商人,但是住處卻很低調。他這類從事藝術品買賣的人大都是這樣,即便是有錢也不會被人看做是暴發戶,因為他們更加重視品位。他家的外觀很普通,但是只有走進去了之後,才會發現很濃重的藝術氣息。

范劍南笑著對林銳道,「林先生倒是一位雅人,不過這牆上的書畫大都是臨摹的贗品。除了那一幅,看似掛在不起眼的位置,卻是一件好東西。」

林銳微微動容,勉強笑道,「范大師真是獨具慧眼,不知道範大師是怎麼看出來的?」

「很簡單,因為這幅畫掛在很不起眼的位置,是為了避免見光。你這客廳採光很好,而這類畫,卻很忌諱強光暴晒天狩conad;

reads;。所以真正的藏家,沒有誰會掛在太招搖的地方。」范劍南一笑道,「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我也是學畫的。」

林銳不禁失笑道,「這倒是失敬了。」

「好了,我們還是去看看你那塊石頭吧。」范劍南笑著道。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林銳點頭把他們引進了書房。

林銳的書房很大,靠牆有兩排書架,而另一側卻是一排古董陳列架。范劍南一進去就看到了陳列架上的那塊石頭。他只是看了一眼,臉色就變了變。這是一塊看起來很粗糙的石頭,外面裹著一層黃色的風化層。看起來並不出奇,但是卻被放置在一個紫檀底座上,顯得很有些古樸的韻味。

但是就是這塊石頭,卻散發出來一種很強的術力波動。

范劍南一進來就感覺到了,而且這種術力波動雖然很強,但是卻顯得很平緩大氣,並不會讓人產生壓迫感。



「就是這塊石頭?」馮瑗皺眉道。

「是的。」林銳點點頭,眼睛卻一直看著范劍南。


范劍南也不隱瞞,點頭道,「這塊石頭確實有些問題。」

「范大師,請問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林銳緊張地道。

范劍南皺眉道,「這個,一句兩句話和你也說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一點,這塊石頭之中蘊含著很強的力量。這種力量會對周圍的人群產生影響。你的幻聽應該就是受這種影響的緣故。」

林銳臉色一變道,「難道沒有辦法消除這種影響么?」

范劍南猶豫道,「這怎麼說呢?這塊石頭之中的蘊藏的那種力量絕不是一朝一夕產生的,而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類似於一塊充電的電池,充電的過程很漫長,但是電量的消耗同樣也需要很多時間。你這塊石頭就是這種情況,要徹底消除這種能量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需要費些功夫。」

「怎麼做?」林銳半信半疑地道。

… c_t;范劍南想了想道,「林先生有沒有聽說過開光這個說法?」

林銳道,「開光是一種佛教的儀式,好像是通過修為高深的高僧把法力的真靈注入到神像中去,神像也就具有無邊法力的靈性。[熱門remenxs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t好像是這個意思吧?」

范劍南一笑道,「林先生說得沒錯。不過開光的正式啟用卻是來自道教,開光即為道教科儀之一。佛教本來是沒有開光的說法的,但佛教有佛像加持的儀式,跟開光類似。流傳到現,就都統一叫開光了。其意思也和你說得差不多。都是通過修行的人,以自身靈力灌注於某件物品之中。而你這塊石頭,也有類似的情況。」

「您的意思是說,這塊石頭經過高僧的開光?」林銳肅然道。




Related Articles

說著,他又將這裡掃了一遍,眸子里全是嫌棄的意思。

的確,跟東學院那邊的招生環境比起來,這裡...
Read more

謝麗說道:“母親,你要查的那個人,我們通過眼線已經得到消息了。”

嚴尋雲眉毛抖了抖,遏制住心裏的抖動,用平...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