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次說過,院試出來,一定會殺了你。」

柳風冷笑。

說到做到!

對於莫虛,他根本不需要客氣。

只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莫虛的周圍,居然有京城守衛,這著實嚇了柳風一身冷汗。因為正常情況下,莫虛就算被重點觀察,也不可能跟京城守衛距離那麼近啊,看那位置,只有五百米!

五百米什麼概念?

就算京城地形複雜,十息也能靠近!十息的時間,柳風擊穿莫虛的畫力甚至來不及逸散到空中,非常危險!

然而,更讓柳風驚奇的是,京城守衛居然沒鎖定他。

「不對啊……」

柳風喃喃自語。

要知道,京城守衛可不是白瞎的,他們的鎖定也是單純的通過眼睛,神魂、畫力氣息,都是他們的手段。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誤抓。就算他們看不見柳風,也能感覺到畫力氣息不對吧?

抓錯人?

太荒誕了吧。

顯然。

柳風並不清楚。

京城守衛第一時間鎖定了莫虛周圍的畫力,發現了半虛幻幻境的存在,甚至他們自己都被暗中干擾,如何不怒?中年人強大的畫力氣息,猶如暗夜中的明月一般耀眼,將弩箭完美掩蓋。

不追殺他還能追殺誰?

「去看看。」

柳風看兩撥人消失,這才悄無聲息的潛伏過去。

蓋輪完美遮掩氣息。

柳風找到莫虛的屍體,這才在周圍發現了其他的氣息存在,「這麼說,當時那傢伙也對莫虛出手了?」

「不,這些氣息是環境中殘留的。」

柳風若有所思。

京城守衛的莫名距離,莫名鎖定……

柳風很快明悟。


居然有人挖了這麼大的坑等著他跳,若非他為了利用風弩的最大威力,將射程放到極限,恐怕當場就被抓了。而這位可愛的始作俑者,挖了一個大大的坑,結果自己跳進去了,智商感人。

「我給你添把火。」

柳風玩味一笑。

「刷!」

「刷!」

柳風掏出畫筆,飛快的畫了一幅靈畫——凝氣。

觀止一品的輔助靈畫,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捕捉殘餘的氣息,操作要求:神魂強度遠大於氣息擁有者。這其實是個雞肋的靈畫,跟白如風的黑加侖有的一拼。因為如果神魂強度遠超他人,還要捕捉氣息幹嘛?

「嗡——」

殘留的氣息被收集。

因為時間久遠,已經丟失的差不多了,柳風僅僅收取到一點點,不過,對於柳風來說,足夠了。


「嘿嘿。」

柳風將作案現場摧毀,不留一絲痕迹。


片刻后,通過狙擊鏡遠遠看見那些人回來之後,柳風這才將那道氣息甩出,悄然離去,《蓋輪》啟動,完美將自己隱藏。

而那些歸來的京城守衛一個個怒火中燒,居然被那人跑了。

然而。

回到這裡,他們全愣住了。

因為原地,莫虛的屍體已經被摧毀,所有線索消失,不僅僅如此,上面還有一股他們異常詳細的氣息留下的幾個字——你們是豬嗎?

「咔!」

京城守衛一個個青筋暴露。

羞辱!

這絕對是羞辱!

他們身為京城守衛,天子腳下的特等兵,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屈辱?如果說之前只是正常辦案的時候,這幾個字徹底點燃了他們的怒火。

「該死的傢伙。」

「不惜一切代價,全城通緝!」

憤怒的京城守衛拉開了一場戰爭!

毫無疑問。

接下來的日子,那個中年人絕對不會太好過,而此時,作為始作俑者的柳風同學已經安靜的回去休息了。

京城,某處。

昏暗的房屋內。


一位少年輕輕扣著桌子,「董叔怎麼還不回來?」

次日。

當通緝令貼滿全城的時候,他才知道,董叔不是不回來,而是回不來了!全城通緝的情況下,董叔根本不可能回來。

「通緝。」

少年有些獃滯。

董叔一向運籌帷幄,執掌乾坤。身為匠心境,哪怕是上次帶人伏擊一位名家境界的強者,都完美成功,而這次,僅僅只是陷害柳風,甚至都不用親自面對柳風,居然被全城通緝了?這怎麼可能?

「不對。」

「一定有哪裡不對。」

少年喃喃自語。

「就算董叔被發現,也肯定能逃走啊,再說,京城守衛每天抓的賊人沒有八百也有一千,為什麼偏偏對董叔全城通緝?」

「有些越軌了啊……」

少年對京城守衛很了解。

天子腳下,全城通緝可非同一般。別說殺了區區一個二品,除非鎮國公那樣的人物被殺,否則一般人哪有待遇享受全城通緝?

這又是怎麼回事?

少年覺得事情有些脫離掌控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可惜,以他貧瘠的智商顯然不會想到,這位董叔坑了其他人一輩子,這次終於把自己坑進去了,從挖坑到填埋都是自己給自己準備的。而最後的全城通緝, 首席惡魔的律師妻

而此時,煽風點火之後的柳風,卻絲毫沒有始作俑者的覺悟,因為現在他被一件更麻煩的事情纏上了——有人跟他表白了。

PS:奔跑吧,柳風……求月票~ 「柳風,我喜歡你。」

當眼前這位小姑娘脆生生的喊出這句話的時候,柳風整個人就斯巴達了,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著狂奔而過。幽州府大亂,他應付的來。院試被人坑,他也應付的來。但是感情這玩意……

柳風抬起頭。

眼前的小姑娘眨巴一下水靈靈的大眼睛,很認真的看著他。

無妄之災!

這絕對是無妄之災!

恰逢時光作祟

他真的想不明白,自己老老實實的參加考試,沒有幹什麼壞事啊,除了長得帥也沒什麼優點了,為什麼會被盯上呢?

「你不喜歡我嗎?」

小姑娘雙目含淚。

那嬌憐的模樣能把人看化了,柳風很想說不,但是看著小姑娘旁邊站的兩個實力深不見底的畫師已經躍躍欲試的時候,只能一聲長嘆,「喜歡。」

「那我嫁給你好不好?」

小姑娘破涕為笑。

柳風:「……」

柳風求助的看向將小姑娘領來的池澈。


「別看我。」

池仙子笑意盈盈,「我可是來牽紅線的,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當月老。」

「呵呵。」

柳風乾笑兩聲。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柳風已經幾乎崩潰。

其實吧。

這年頭人人可以三妻四妾,提前娶妻不是什麼大問題,柳風對這方面也沒什麼可以排斥的,但是,但是——你特么能不能長大再說?!柳風看著眼前能萌出一臉血的小姑娘,真的快哭了。

大夏王朝婚齡相當早,但是也特么沒有這麼小的吧?

大姐你才六歲啊喂!看著小丫頭認真的模樣,柳風真的醉了,沒看見暖兒這隻小蘿莉都在旁邊笑成傻逼了嗎?

「你長大再說。」

柳風按了按小姑娘的腦袋。

「為什麼?」

小姑娘皺皺眉頭。

「因為你太小。」

「我不小了。」

小姑娘昂首挺胸,「我姐姐也是六歲訂婚的。」

「你姐姐?」

柳風驚悚,看向了池澈。

池澈點頭表示贊同,柳風頓時一陣陣蛋碎,六歲……喪病啊,偏偏他還不能拒絕,因為這小姑娘身份極其特殊。

「小丫頭,你知道外面很危險嗎?」

柳風彎腰蹲下,「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不在了。」

「我可以保護你。」

小姑娘嫩聲嫩氣的說道。

「呵。」

柳風笑道,「那我等你能保護我的時候。」

「一定。」

小姑娘臉色很認真。

「好。」

「拉鉤。」

「嗯。」

小姑娘跟柳風拉鉤,「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明月。」

小姑娘走了。

柳風這才擦擦冷汗。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