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紅妹妹也這麼有雅興來此觀看九星吞rì。」

不說紅陌雨本人,就連其他一些勢力的高手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紅葉谷是什麼勢力?那可是傳承數千年的老家族紅氏一族,紅氏家族每一代的傳人都會成為古神大6上絕頂高手。三千年前妖魔宮在大6掀起一陣血雨腥風,紅葉穀穀主紅葉是除卻衍皇外的第一高手,不知殺了多少魔道高手。拋卻紅葉谷這尊龐然大物不談,就單單是紅陌雨在大6上也是名氣衝天,不過芳齡二十齣頭便進入化龍之境,乃公認的其族內可以越紅葉之人,屬於未來古神大6塔頂般人物,此時竟然被黎荒輕浮的話語調戲其「紅妹妹」,傳出去以後不知有多少熱血青年會視死如歸的追殺他。

「你倒是會逞口舌之利,能否從隕炎老魔的老巢里活著出來可還是問題。」

紅陌雨臉sè不變的答道。

說罷也不再理會後者,蓮步輕移,也不知使得是什麼身法,瞬息間便出現在黎荒數丈開外,率先進入了魔窟內。

黎荒似有意無意回四顧,撇了撇身後數十人,他們除了一些宗門家族長老外,還有幾位少主,他們都是未來一方勢力的一把手,個個心思縝密,城府極深。雖然看似平淡,但黎荒還是察覺到那一絲絲殺意。

也是,除卻紅陌雨本身的勢力及其背景,她本人也是人間絕sè,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黎荒如此輕浮她,必定惹來他們的殺心。

「紅顏禍水啊!」

黎荒心中苦笑。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會害怕,黎荒也沒打算和他們羅嗦,徑直走向石門,因為紅陌雨的神念傳了過來。

「黎兄的xìng子倒是不似那些偽君子。」

紅陌雨雖為女子,但心思也不比那些活了數十年的老頭子差,她知道黎荒此刻的處境,她只能暗中與其暫時聯盟。雖然她已經將黎荒打為一個僥倖得到某位高手傳承的市井流氓。雖然不討厭,卻也不至於欣賞。若不是某些原因,她或許再也不會與之有交道。

「黎兄,我不喜拐彎抹角,知道你有老魔宮穴的地圖,你我二人聯手如何?」

紅陌雨說道。

「好」出乎對方的意料,黎荒很爽快的答應。

黎荒不是傻子,此時的情況對他不利,就算做不了盟友也勝過敵人。



距離隕炎魔窟數千裡外,靈曲谷,來了幾位不之客,好客的谷中居民對他們沒有防備,給他們熱情的招待。這裡經常有人遊玩,谷內居民已經習以為常。殊不知這些人將會帶給靈曲谷血腥的災難。

「小麗,你陪你雨姨今rì出谷去小德鎮買些東西吧,家中的雜物已經用完了。」

一間草屋內,花重對著花小麗說道。

「嗯,是的爹爹。」

花小麗手裡把玩著黎荒離開時送她的木雕答道。

「呵呵,女大不中留啊,一路小心些,路途也不近,晚上要聽你雨姨安排。」

「爹。。。」

花小麗聽的出老爺子的笑意,臉上一紅,嬌聲答道,卻是聽話的收起木雕走進內屋收拾東西。

「門主,我們已經打探到了,那幾個魔道中人現在藏在靈曲谷。」

一個數百平米的議事廳內,一個藍衣打扮的年輕男子對著大廳上的中年男子說到。中年男子眼神凌厲,掃過大廳兩側端坐的八位長老后低聲道:「方長老、李長老、南宇長老、峰長老、你們留守宗門,其他長老詔令坐下弟子,隨我除魔衛道。」

說完,大廳內憑空升起一陣冷冽寒意。

這樣的場景不僅僅出現在玄雨宮、還有殤門、天劍閣….

殺機湧現!

隕炎谷外,黎荒已經進入石門之內,黎荒此刻更像一個給他們帶路的炮灰。

魔窟內的景象與眾人想象的不同,自石門開始,便有一個螺旋通道婉轉向下,石壁上每隔丈許便有一些普通寶石做照明用,不過石道此時卻依舊顯得有些yīn森,且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因為石壁上漸著一片片血跡,緩緩向下流淌,原本半長寬通道內留下希希散散的十數具屍體以及斷裂的兵器,他們身上的傷痕各不相同,有被刀劍傷過的痕迹,也有其他武器留下的洞口,幾人則是雙眼圓睜,似乎是活活嚇死的,更有甚者,僵硬的臉上還掛著微笑。

這般摸樣倒顯得十分詭異,讓人心中一寒。這裡顯然是不久前剛有過血戰,至於是通道內的機關還是有人下黑手也不得而知。

黎荒早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何況他本身也不是善男信女,徑直往下走去。

而隨後的幾波人,老一輩的大多數都皺了皺眉頭,顯然對這樣的場景也有些反感,至於那些勢力的准接班人,大多數看了不禁臉sè微變,顯得有些不適應。至於血修羅,比黎荒還要淡定,他是屍體中殺出來的,比這更血腥的場面也經歷過無數次。

別人不知為何會生這種屠殺場面,黎荒卻是個例外,這個通道不簡單,黎荒當初搶奪的地圖上做了血sè記號,是老魔布下的幻陣,能迷失人的心xìng,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魔,這個陣法就是引出他們的心魔,不過數百年的光yīn已經讓這個陣法的威力降至最低,死的都是一些心智薄弱之輩,以及不少被同行之人誤殺的倒霉鬼。 足夠四人並肩行走的石窟通道雖然處於地下數百米,但因為石壁上鑲有不少夜明珠,加上石壁上有不少純屬裝飾用的石刻,倒也讓一行人對這傳聞中xìng格怪異的老魔另眼相看。


只不過一路的屍體以及鮮血讓人覺得無比森然,顯得大煞風景。

一路婉轉向下,打鬥的痕迹逐漸消失,只有一兩具破碎的屍體,饒是如此,黎荒心中略為估算。約莫三十多人還未見到老魔的宮殿就已死去。

顯然整條通道內都是幻陣的範圍,只是越到最後,活下的人實力越強,幻陣已經沒了作用。

「悲哉…」

雖然這些人死於自己的貪念,但依舊有些人嘆息。也有人心驚,這僅僅是通往魔殿的通道而已,後面還有什麼會收割他們的生命?

一行接近半百的隊伍逐一步出石窟通道,當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倒吸冷氣。

這的確稱的上一座輝煌的宮殿,整個大6上也只有少數幾個頂峰勢力才有與之相比的建築。

「老魔好大的手筆。」

有人嘆道。那是風后氏族的一位老者,雙眸神光閃現。饒是風后氏族是南域的當家勢力,風后神殿也不及這片宮殿。

「這老魔倒是很會享受,想不到他那般孤僻之人,行宮居然如此龐大,況且還是建造在地底,這得是怎樣浩大的工程?」

笙月華說道,他是落霞山谷二長老。一身粗衣,須皆白,但其身上若有若無的氣勢在加上冷淡的面孔讓人望而生畏。

儘管血修羅這樣不為外物所動的人物,此時眼中也露出光芒。

儘管黎荒從地圖中窺知魔宮一二,但此刻心中也有些震撼。

此刻他們立在石窟的出口,這是一個百丈平米的巨大石台,在眾人眼前的是一片建築群,周圍皆是石壁的建築群。紫瓦紅牆,連續不斷,若從上方向下俯視,則會現這片建築群宛若一條盤旋的巨龍,紫sè的鱗片閃著刺眼紫芒,懾勢逼人。雖然處於地底,但整個地下宮殿卻沒有絲毫昏暗。

這片建築的面積比之千人城鎮也不遑多讓。要知道這還僅僅是一個人的行宮。而且有眼尖之人現,這片宮殿的材料幾乎都算的上是建築之類的頂尖。

儘管過了兩百多年,依舊沒有多少變化。宮殿群連接眾人所處之地的是一個廣場,方圓近三里,四個方向各矗立一根米粗三丈高的石柱,石柱之上則分別有著一座石雕,青龍、朱雀、白虎、玄武。

那時傳說中,這片大6的守護四獸尊,一個個彷彿活的一般,讓人不敢正視。

而在石柱之後則各有一個石門,有人不禁納悶,整個宮殿群都在眾人正前方,但卻又冒出四個石門。還是僅僅一個類似門框的存在,除卻眾人正前方的其他三個石門后只是岩壁。

「黎兄,可知這廣場有何玄機?」一位帶著印滿詭異金sè符文面具之人走向黎荒問道。

這也是所有人在意的。

因為廣場之上此刻宛若一個小型戰場,躺滿了屍體,血液幾乎流到了眾人腳下的石台。這裡的屍體幾乎有山谷里人數的一半。也就是說除卻這半百後進山谷里的人外,有近一半的人死在廣場上。

而在廣場的邊緣,還有希希拉拉五十多人,其中有人衣衫破碎,鮮血直流,神sè說不盡的狼狽與驚悚。還有幾人已經殘廢,勉強逃了一命。

他們此刻幾乎都在原地運功療傷,只有繆繆十數人還算正常,不過那滿臉的蒼白之sè顯示他們也是心有餘悸。

「這個廣場有神原四象陣。」

黎荒對那人點頭一笑,起碼現在他們不算是敵人,此話一出,一干人倒吸冷氣。

「這個老魔,純粹想借這魔宮殺人。」

有人不禁喊出聲來。

神原四象陣,不知是遠古何時流傳下來的大陣,是一個絕大的殺陣,可以借來守護四獸尊一絲神力為大陣所用。這不是幻陣去引起人的心魔,是實打實的攻擊,且屬於那種化龍高手也擋不住的攻擊。

傳聞當年一個高人布下此陣,滅了一個門派。還不是黎荒前些rì子所滅之勢力,堪比神宮之類。屬於在一方地域有話語權的龐然大物,因此不少人心中開始罵娘。有這麼一個殺陣,誰還有命去魔宮奪寶?

「想必黎兄定有安全通過之法了?」

一位年輕人笑道,他雙眸乃罕見的金sè,長飄然,身旁立著一位身材瘦弱的老者,其後則站著四位中年男子,一個個氣勢內斂,都不是普通角sè。

黎荒身後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他的身上。是的,如果真的沒有機會,那黎荒也不會來此趟這渾水。

「黎荒, 我和我的異想體 ?」

一人說到,聲音不大,卻讓所有人都聽到,就連那些早在廣場外盤坐療傷的人也投來目光。

「呵呵,袁兄你這話是代表這裡所有人說的?還是想借他人之手給我施壓?」

黎荒看向那人,慢條斯理,儘管有一百多隻眼睛看著,心裡卻沒有絲毫膽怯。

袁暑,也就是剛剛說話之人,乃方天閣閣主大弟子,雖然繼承了他師父強絕的實力,但為人十分yīn險,借刀殺人這招被他用的出神入化。

此前的那番話便將黎荒擺在眾人的對面,想以群雄給黎荒壓力,而黎荒則給他帶上群雄之的高帽子,言語上沒有絲毫相讓。


「那黎兄不妨指出一條路,也省得浪費群雄的時間。保存實力固然重要,但大家的時間可不比你這樣的孤家寡人空閑。」

袁暑依舊笑眯眯,將黎荒的反唇相譏一筆帶過,反而指向眾人最在意的問題上。果然,聽到他的話,66續續有人附和「袁少說的極是。」

「黎兄,做人要厚道。」

不知哪個旮子里冒出的聲音,讓黎荒不自覺的抽了抽嘴角。

「黎荒,你不急,我們急,想必已經有不少人成功進入魔殿內,你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黎荒,進入魔殿前,我刀盟不會打你的主意。至於能得到什麼,個憑機緣。」

有人看出黎荒的目的,將話挑了明白。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相貌平平,腰間別著一柄窄長刀,如不是刀尖處那一點點弧度,定讓人覺得是一把長劍。而長刀上則滿是妖異符文,整把刀都閃著墨綠光芒。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靜靜的立在他的身旁。

見此,黎荒也不再吊眾人胃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和聰明人合作就是好。」

黎荒輕笑,卻是望向袁暑,但後者的表情依舊沒有絲毫變化。


黎荒緩緩看過身後一干人,心中一嘆「都不是好惹的人啊!」。

先便是那帶著滿是金sè符文面具的男子,黎荒知道那必是一個地下暗殺組織,很可能來自死神內部,他身後也站著兩位帶不同面具之人。一個是蜘蛛,另一個僅僅遮住半邊臉。身後那些人都是每一域有頭有臉的勢力,與此前得罪的木族不相上下。

而廣場外圍那些人也逐漸向這邊靠近,當見到這麼多人出現,而主角黎荒也在,他們倒是打著渾水摸魚的注意。

不過出乎黎荒預料到的是,那些人中,他竟然看到兩位老友。也許在魔窟外,由於人數過多,黎荒也只在意那些對自己有威脅的人,倒是忽略了他們。

「天刑,騰柄。你們怎麼也來了」

黎荒傳音道。

「閑話不多說,待會你們暗中注意我走的路線,那裡受到的攻擊時最弱的。而且進入廣場後記得內斂氣息。」

黎荒查探到兩人實力均在翻海二重天上,只要聽他的,也不會有太大威險。這兩人從小混跡於市井,個個猴子一樣jīng明,此前跟隨大部隊進入魔窟,在石窟通道內被幻陣所困后,心中便留了心眼,沒有冒然進入廣場之上,因此他二人並未受重傷。

聽到黎荒的傳音,先是一愣,而後臉sè一喜,又變回原樣,只是暗暗的向他們靠近。旁人在那剎那間到沒現什麼,天刑與騰柄二人明白黎荒此時的情況,只有藏在暗中,或許有助他一臂之力,否則倒回給他幫倒忙。

「紅妹妹,怎麼你沒進入廣場么?」黎荒向那些人群中一掃,現紅陌雨也赫然處於一角,依舊白衣連裙,不染纖塵,看得出此前的幻陣對她來說沒有絲毫影響。而她身後站著兩位山谷內未曾在意的白蒼蒼的老人。

「沒什麼,進去逛了一圈,指不定哪條門才是正門,便又回來了。」

紅陌雨傳音。

「呵呵,那便一起吧,不過為了省些力氣,進入廣場後記得內斂氣息。」

一個盟友,尤其是剛建立關係的,需要給他一些甜頭,讓她知道自己對他還是有幫助的。

剩下的,以散人居多。那些門派之人,估計一路踏著己方屍體到達廣場里的那幾道石門。 凍雷 ,實力不濟者,要麼被大陣絞殺,要麼拚死逃了回來,要麼就壓根沒進廣場。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