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也想走?我看還是留下來敘舊吧。」坤元冷笑一聲,從進入到東郭家開始,他就一味的受著壓制,現在終於翻盤了,他要將所有的怒火都用在之善的身上。

「嘿嘿,坤元州長,我看一切都是誤會,所謂冤家易解不易結,我想我們沒有必要一定非個生死吧。」之善有明知情況不妙的情況下,也不得不開始服軟了。

「哈哈,憑你嗎?還不配當我的冤家。」之善確是哈哈大笑著,顯然他沒有放過對方之意。

而就在坤元哈哈大笑的時候,之善的眼中閃過了一道讓人不易察覺的奸笑,接下來,突然他手一動,身後的鐵枮就被他給拋飛了出去,「是為了密宗獻身的時候了,鐵大護法你不要讓我失望呀。」

說完這話,之善就是身形一閃,向著遠方急遁而去。

「哪裡走。」坤元看到之善想這般就離去,如何肯干,當即這就要追上去,可是一旁的鐵枮確是不死不活的向著飛起一掌,攻擊方向還是他的丹田所在位置。

大家都知道,丹田的位置正是罡氣所在之地,那裡如何被人擊中,傷害會有多大,而現在鐵枮確是向這裡出手,明擺著他這是在激怒坤元。

「小子,你真想為了之善而尋死嗎?」坤元冷目看著鐵枮出聲而道。

「宗主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過就是回報他而己,算不得什麼。」鐵枮倒也是一條漢子,此時此刻竟然毫不畏懼。< 「嘿嘿,鐵枮,你是很講義氣,不過我看你的主子這一回也逃不了了。」本來坤元還有些著急,似乎是生怕之善給逃掉了,可是眼下,確是那人被莫蘭給攔了下來,不由就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之善可謂是這一次對付他的三股勢力之一,甚至一度承擔著打頭陣的角色,他當然是不想放棄了,現在好了,莫蘭將其留了下來,他就不用在擔心什麼。

「怎麼可能。」鐵枮驚叫一聲之後,連忙回頭看去,可不是嗎?不遠之處之善己然被莫蘭給攔截了下來,而看其樣子,還是佔了上風的。

「不。」鐵枮驚叫一聲之後,這就準備向著遠方飛去,想繼續幫著之善,可坤元怎麼會同意,身形一動,站在他的面前,大手一揮,一道四方形的木樁就將其給圍了起來。

雖然說坤元挺欣賞鐵枮的底氣,但對手就是對手,是無論如何要滅殺的。

莫蘭的確是攔住了之善,但確並不是自己所為,是龍武的意思。

就在之善逃走的時候,神龍山莊內的青龍就出聲,問龍武是不是可能將此人攔下,若是可以幹掉一個準佛,將他的修為能量煉製成一顆升聖丹的話,那效果可是相當的好,對龍武的幫助也是會極大的。

青龍一說出這個意思,黑龍就主動傳音給了莫蘭,請示是不是能做的到。

現在大戰爆發,分為幾個戰場,有人使用傳音之術自然不會引起其它人的注意。莫蘭在聽了龍武的要求之後,便很快就擋在了之善逃走的路上。

之善光想著防備坤元與洪易,所以逃走的方向也是背著這兩人,可是確沒有將莫蘭算上,這一堵就很容易的堵了一個正著。

「是你?莫蘭難道你想殺與密宗為敵不成嗎?」看到對手是莫蘭,之善可是絲毫沒有大意之態,這個女人己然達到了准佛的修為,就是比自己還要強上一些呢。

「哼!難道你忘記了抓我的時候嗎?現在說這些給誰聽呢?」莫蘭冷哼了一聲,一想到差一點就被這些人給玷污了身子,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看向之善的眼光之中更是怒火連連。

「即然如此,我與你拼了就是。」之善也知道此刻不是講廢話的時候,不然墨跡上一會怕就真的走不掉了,當下便施展出自己的本命火之法則,整個人如一團烈火般向著莫蘭衝來。

以莫蘭的修為倒也並不懼怕烈火,只是這團火就像是一團刺蝟一般,渾身沾不得,總會給人一種碰不得之感。面對著烈火,她也唯有步步緊退,以空間換取進攻的機會。

「莫姐姐,將其引到山莊後面的大山之中,我有辦法來對付他。」龍武的聲音又在莫蘭的耳畔之處響起。

莫蘭這便且戰且退,退向身後一方的大山之中,之善自然是步步緊逼,能夠先離開這裡對他來講才是最重要的。

龍武一直用著土遁之術在身後跟著,終於三人來到了一處被茂密的樹林遮擋的空地之後,龍武這就突然從土中鑽了出來,站在了之善的身後。

突然有人從身後竄出,之善的確是嚇了一大跳,可是當目光所及,看到龍武,且看到那人正在將罡氣將全身布滿,只是顯示出了一個九仙修為之後,不由就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我說莫蘭,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怎麼?你以為有了一個罡仙幫手就能解決我了嗎?你是不是也太小看人了?」對於莫蘭,之善的確是有些忌憚,半佛與准佛間的差距在那裡放著,不是那麼好逾越。可同樣的,罡仙與半佛間的差距更大,這也就難怪他在看到龍武之後,會露出如此不屑的神情來。

「哼!」龍武回答給之善的就是一記冷哼,之後垂立的雙手一動,頓時一團雨霧就向著之善的身上打了過去。

之所以說是雨霧,那是因為當雨水密集到了一定速度的時候,才會形成的一種雲霧。那雲霧帶著無數水滴直奔目標而去。

龍武一動,莫蘭也跟著動了起來,她雖然不知道龍武為什麼要讓她將之善引過來,可以准佛對半佛她還是有著很大信心,至不繼也可以保證到龍武的安全,所以一看到龍武動手,她也是連忙將攻擊施展出來,直奔向之善而去。

因為修為的原因,莫蘭雖然是后出手的,可是攻擊確是先到。面對這准佛的攻擊,之善不敢大意,連忙就將一團烈火附於身上,他似乎也看出來了,這一招對付莫蘭還是極有效果的。

可是這一次,之善確是要失望了,因為他身邊的那團烈火不過是剛剛燃燒,隨即一團雨霧就來到面前,然後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之後,水與火就交融在了一起。

強大的雨霧就像是剋星一般,持續不斷的向著烈火身上撲去,一次又一次,那一直讓之善引以為豪的烈火這一會也不再剛才那般的跋扈,相反確很是狼狽,生生相剋的道理在此時可謂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這是怎麼回事?」被澆了一身水的之善此時的樣貌有些滑稽。一身濕濕的,甚至從衣袖之處還在向外滴水,這些無不都證明了他的火之法則完全失效。

沒有了火之法則傍身,莫蘭便在無所顧忌,終於可以隨心所欲的向著他出手。拳鋒兇猛,一記接著一記向著之善的身上砸來。

「重力法則,精神攻擊,土牆起!」

在一旁,龍武也是有效的配合著,一道接著一道法則之力向著之善的身上沖了過去。

身體移動速度慢,頭腦發昏,四面被圍就是此時之善的真實寫照。他怕是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如此的被動吧。

借著這個機會,莫蘭是連連出手,將准佛的能量是完全的發揮了出來,拳腳相接,毫無縫隙可言,招招都擊打在了之善的身上。

可憐的之善此時似乎是成為了一個掉入到深坑之中的豺狼,空有一身本事,但確無法發揮出來,所能做的,除了挨打還是挨打。

拳拳腳腳打在身上,沒一會的工夫,之善的身上就多了許多傷口,鮮血有如泉水一般止不住的向外冒。別的不講,單是這樣的流血方式便足以將他磨死。

「不能這樣,我要衝出去。」之善發了狠心,身體內的罡氣猛然加速了運轉的能力,然後身子這就準備衝出土牆,伺機逃走。

對於之善的想法,龍武早就有了防備,一看對方這是要突圍了,馬上木之法則就用了出去,周糟那些巨大的樹枝條就像是被下了魔咒一般瘋狂得向著之善身上涌去,很快就與他糾纏在了一起。

「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眼前的變化,甚至手與腳都似乎完全被纏繞與捆綁起來,這一會的之善眼中終於露出了驚恐之意。

而借著這個機會,莫蘭也是加大了體內罡氣的運轉速度,然後瞧准了機會,一記剛猛的竄心拳就擊打在了之善的丹田之上。

好壞突然出現的樹枝就像是一個會動的捆仙繩一般,將之善完全的禁錮住,讓這一拳得以完整的打在他的丹田上。

「通!」

一拳而出,正中之善的小腹之上,這一拳的力度當即讓一口鮮血鮮血伴隨而出。

這口鮮血之中有恨,也有怒,更有著強大的不甘心。


曾幾何時,之善受過這樣的委屈,面對一個對手竟然毫無還手之力,甚至就連招架之功也很難做到呢。


感受著丹田之上有了罡氣外泄,之善就知道自己今天怪是難以善了了。罡氣都存不住了,那一身的修為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盡數廢掉。想到不久之後自己就可能成為一個廢人,若是那樣的話,活在這個世界之上還有什麼意義呢?

習慣了武力的好處,讓他突然間變成一個普通人,這是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承受的。

「好吧,即然你一定要我死,那你也不要好過,一起吧。」眼珠子似乎都在冒火的之善怒吼了一聲之後,這就突然將丹田內的罡氣迅速凝聚,然後身子在這一刻也開始變得膨脹了起來。

「龍武你快走。」莫蘭看到了之善的變化之後,不由大驚。

實際上,對於這樣的結果,她早就有了準備。知道強逼之下對方弄不好就會自爆,倘若是這樣的話,那以龍武的修為是絕對不可能接受的了。倒是她,仗著准佛的修為,可以擋上一擋,雖然說重傷是一定的,可應該還不會死。

所以,在看到之善要自爆的時候,她就連忙大喊了一聲,然後整個身體就開始迅速的向著對方接近,明顯是想靠一己之力來硬扛這自爆之威了。

不遠處的龍武清楚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泛起了一陣的感動,莫蘭己完全將他當成了最為親近的人,不然也就不會以身犯險了,這樣看來,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龍武要莫蘭將之善引過來,一方面是想將此人的修為煉製成一枚強大的升聖丹,另一方面也是想藉機展露一下自己的實力。即然兩人總是在一起,那自己的底細也是要告訴對方的。< 感謝012256586等兩人投的月票,特加更一章。

————————————

現在看來,他沒有看錯人,至少在關鍵的時候莫蘭沒有離他而去,這就可以了,接下來的事情就將給自己吧。

精神力迅速集中,龍武口中突然念道,「移形換位。」

隨著四個經出口,龍武的身形急動,以著肉眼不可巡的速度就來到了正欲自爆的莫蘭身邊,而莫蘭本人則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拉扯了出去,拉到了原來龍武所站的位置。

這便是空間法則的精髓之一所在,第三成之後可煉習的移形換位。

所謂的移開換位,便是將發功者與某個指定人的位置互換,這是龍武在翼龍融合第五塊殘龍譜時感悟到的新功法。

在殘龍譜融合的時候,龍武感覺到自己的頭腦是異常的清明,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情在這一刻也似乎變得好理解了很多,於是他就充分利用這個時間去研習了一下空間法則,別說還真就被他給倒弄出了一些新東西,這移形換位便是最主要的成果。

莫蘭正將全身罡氣都調起了起來,準備硬扛之善的自爆呢。她在想,憑著自己**強化法則的存在,應該不會致命。可沒有想到,這連眨眼間都不到的工夫,她就遠遠離開了之善,換來的確是龍武站在了原來自己的位置上。

這一刻,莫蘭也沒有心思去考慮這是如此變化的,她只是在為龍武的安危擔心,「不,你不能這樣做,你快點離開!」說著話,莫蘭的身形還想繼續向那邊靠攏。

而此時,之善的身體己然膨脹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像是一個被充了氣的皮球一般。突然見到身邊的人變了,心中閃過一道莫明的驚慌,不過在看到來人是龍武之後,他的眼中還是閃過了一道興奮之色,「哈哈,臨死前能拉上一個如此有天賦的小輩陪葬,我也是死而不憾了,哈哈哈哈!」

「不!你一定會有遺憾的。」站在面前的龍武確是異常的鎮定,臉色從容間伸出了一個小手指向著他丹田處便是輕輕一點。

看到龍武這個時候還想對自己動手,之善不由笑聲更烈,「小子,我這是自爆呀,你以為憑你能阻止得了嗎?哈哈哈,你這真是。。。」

話不等接著說下去,之善的面也己然完全扭曲在了一起,因為這一會就是他自己都感覺到了,原本膨脹的身體在迅速的縮小,那短時間聚集起來的暴發罡氣確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一般,飛快的被吸收掉。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之善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甚至頭腦在這一刻都完全的處於混亂狀態之中,實在這樣的變化太出乎他的意料,他從修鍊至今,直到了准聖的位置之上,甚至連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聽說過。

一直以來,就沒有什麼功法可以像龍武吞噬法則這般控制人的自爆。或許你的修為極高,高過太多的時候,你可以不讓其自爆就將其斬殺,可一旦程序開啟,按說是不應該被打斷的,可現在事實就生生髮在眼前,他如何能夠理解。

只是這一刻,理不理解己然的不重要了,因為龍武不會在給之善提問題的機會,隨著他身子的不斷縮小,罡氣不斷的輸出,那原本膨脹的身體也開始變得乾枯起來。

不遠之處的莫蘭驚恐的看著這一幕發生,甚至怕發出別樣的驚樣,她都伸出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實在是這般的變化也超出了她的認知。以前只是以為龍武與眾不同,修為晉陞的很快,很有天賦而己,可現在確發現,對這個名義上的徒弟,實際上的朋友她了解的還是太少了一些。

吸收罡氣的時間很是短暫,這也與龍武吞噬法則的進步有著很大的關係,隨著他修為的不斷提升,如今有關吞噬法則的修鍊,他己然到了六成即大成境界,所以吸收一個半佛的能量己然不需要太長的時間。

很快將之善身上所有可用的罡氣吸收之後,龍武這便又意念一動,將對方手中的如意戒指拿在了自己的手中。

殺之善,用其身上的能量來煉製升聖丹固然重要,可這裡確也不是只有一個半佛,之所以一定要對他下手,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手中的如意戒指,密宗的宗主手中若說是沒有一丁點的好東西那別人怎會相信?

當然,若是龍武沒有吞噬法則的幫助,縱然就算是逼其自爆,怕是這種如意戒指也不會在落於他手,畢竟達到了半佛修為,倘若是身體自爆,靈魂包括**甚至就是身上之物也會一樣的被爆掉,在塵埃之中消失的乾乾淨淨。或許從一開始,之善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是這般的死法,那就自然的不會對自身的如意戒指做任何的防範了。

拿到了如意戒指之後,龍武這就沖著不遠處還在那裡站著發愣的莫蘭道,「莫姐姐,我們也快一點回去吧,不然時間一長別人該懷疑了。」

「好,好。」莫蘭機械性的回答著。

「對了,莫姐姐,回頭不要說殺了之善,不然麻煩只會更多。」龍武似乎又是想起來了什麼一般,主動出聲又提醒了一句。

「嗯。」莫蘭點了點頭,沒錯,以她准佛的修為真說殺了一名半佛,不是說做不到,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尤其是還沒有弄出太大的動靜來,顯然是很難取信於人的。


而且這裡的密宗只是一個分支罷了,若事情傳了出去,說是自己殺了之善,滅了密宗,那不知道人家總部那裡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想來怕就會有著無窮無盡的追殺吧,這可不是一個女人應該有的生存環境。

等著龍武與莫蘭回到東郭家族的時候,這邊的大戰也接近了尾聲。

洪易的對手司建白早以戰死,他現在正與坤元一起收拾著鐵枮。

不管是司建白還是鐵枮,不過都是九聖巔峰的修為,可是洪易確是能在最關鍵的時候發揮出一名真正罡佛的力量來,就是坤元也是強大的准佛巔峰修為,但就是這兩個人,對付兩名九聖,到現在還沒有結束,可是另一邊,龍武確己然配合著莫蘭擊殺了半佛修為的之善,有此而見,龍大少所謂的那些多種法則配合是多麼的強大了。

也可以說,隨著龍武的修為越來越強大,身上繁多的各種法則的作用也是越來越有用處,甚至往往可以在最為關鍵的時候起到最佳的作用。

沒有跟著莫蘭一起,這樣可以很好的隱藏身形,不被任何人所重視,而在回來之後,他就幾步走到人群之中,開始默默的吸收空間中司建白死去留下的那些能量。

這可是九聖強者的一生能量,弄好了煉製一枚升聖丹完全沒有問題的。

終於,在洪易與坤元的聯合之下,逼得鐵枮不得不採取了自爆的方式,所謂的密宗大護法就這樣死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個結果早就在大家意料之中,天罡閣的閣主與星辰州州長兩人聯合起來,若是還不能解決一個九聖,那說出去真是會丟死人了。

這邊人剛剛解決掉,那邊莫蘭也就縱身來到了半空之中。

如今的莫蘭己然是准佛的修為,縱然就算是與坤元都差不了太多,自然她的出現就會引起兩人的重視。不管是洪易還是坤元都很禮貌的向著她點了點頭,後來還是由前者問出,「莫姑娘,之善。。。」

「跑了。」莫蘭還是一如即往,言語上的回答十分短暫,怕也就是在龍武的面前,她會多說一些話,表示出一個女人應有的樣子吧。

「哦,算了,跑就跑了。」坤元對這個答案一點也不意外,倘若是說殺了之善怕是他才會不理解的吧。

「這一次莫姑娘為星辰大陸的和平立下了大功,不知道你有什麼要求,現在就可以說出來,只要能力範圍之內,我一會會盡量的幫你解決。」一旁的洪易終於也出聲說了。可以說沒有莫蘭的出現,怕是坤元早就頂不住了,倘若是那樣,他的這個好搭檔或許真要死在這裡,可是那樣,就算是將東郭嘉玉他們都殺了,又能如何呢?人死可不能復生的。

「這個。。。我想去神州大陸看看,還要帶上我的徒弟一起。」莫蘭考慮了一下之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以莫蘭的修為,提出去神州大陸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因為就算是她這般修為的在那裡也算有一定身份了,所以這後面一句帶上龍武才是最為關鍵的,畢竟這是一個連罡聖修為都沒有達到的年輕人。

「好,我可以滿足你。只是我真心希望莫姑娘可以留下來,可以幫助坤元一起主持星辰大陸的局面。」洪易倒是痛快答應了下來,只是言詞之間還表達了另外一種意思,那就是希望莫蘭可以留下來,倘若是這樣,那就會賦予她很大的權力,至少以後在星辰大陸那就算是極有地位之人了。

要說做為一名修鍊者,當然是想修為更高一些,可若是能留在星辰大陸,那就等於是一方諸侯的身份,可謂在這裡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加上天道法則的原因所至,並不允許真正的罡佛來到星辰大陸,那也就是說莫蘭的修為在這裡便等於是最高修為之人,其身份,地位都是顯赫的。< 這般的條件之下,有些人或許也就會選擇了,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寧當鳳尾的,當雞首之人也是大有人在。

尤其是像莫蘭,在神州大陸若是沒有什麼根基的話,初去那裡,待遇也不見得會好到哪裡去,甚至還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而選擇留在神州大陸,相對來說,安全性就有了更多的保障。

「不了,謝過洪閣主的好意,我還是想去神州大陸看看。」莫蘭輕輕的搖了搖頭,婉言拒絕了對方的好意。

「好吧,即如此,也不勉強,這樣吧,我己然答應你了,你什麼時候想走,都可以到星辰州來找我。這裡還有一塊天罡令,你拿著吧,如果以後有什麼急事需要幫助,或許它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手一伸,一塊令牌送到了莫蘭的手中。

好在洪易也不想強人所難,見說不通便也不在這件事情上多言。還多贈送了一塊天罡令給莫蘭,結了一個善緣。

做這這些,洪易就準備離開了,這邊發生的事情他還需要向總閣稟報,畢竟這一次出現在這裡的不僅僅只有傀儡門,密宗,東郭家族,還有一個準神獸,這些意外的發現,讓他感覺到多少有些詭異,有關這些事情他是必須要向上彙報的。

洪易就這般走了,走的時候還帶走了子車超,上官靈,夏候志,左兵秀以及仍然在昏睡之中的東方婉。

實際上,龍武可以早就讓東方婉醒來,只是他不知道如何解釋入到地穴之底的那一幕,為什麼她睡上一覺,修為就從一聖達到了三聖,這總需要解釋的吧?

為了避免這些事情的發生,龍武還是決定先不與東方婉正式見面,如果以後有緣,見招拆招吧。

決定離開之前,上官靈確是主動的來到了龍武的面前,提出了去前面樹林走一走的要求。

對上官靈,龍武真不知道自己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沒有見到之前,心中總是會去想,甚至曾一度認為兩人的世界不會在有交集了,可是沒有想到,終還真有見面的一天,而且這個人竟然還是世家子弟,更是聽東方婉隱諱的提過,這個女人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師尊,縱然就算是世家都要畏懼之人。

與上官靈這般身份的女人交往,龍武不得不承認壓力還是很大的。當然,若是龍族還像以前那般昌盛,這樣的感覺自然不會有,可是直到現在,他身邊有的所謂龍族之人,不過就是五個見不得光的巨龍罷了。

身份的差距讓兩人間的距離似乎遙遠了一些,所以除非必要,龍武還是不想與其糾葛在一起,畢竟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為,如今更快的變強大,而非是兒女情長。

可即然上官靈主動邀請他,自然也是不好拒絕的,所以龍武還是跟在其身後來到了距離東郭家族很近的一個樹林之中,甚至不遠之處,莫蘭就若隱若現的跟著。

雖然龍武己然傳音給了莫蘭,說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可是人家還是固執的跟著,或許在莫姑娘看來,龍武的安危以然的重於一切了吧。

「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裡說吧,洪閣主一會就會離開,你還是跟著他一起走比較好。」看著己然走入了樹林的深處,可是上官靈還是沒有要說話的意思,龍武便只能主動開口說著。

「怎麼?你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在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上官靈好看的雙眸還有意的眨了眨,像是很調皮的樣子,這可與她在大眾面前的沉穩和寡言大不相同。

看著這一幕,龍武的心不由急促的跳動了幾下,不得不說,上官靈的氣質是很美的,是那種初一看很順眼,但確並不是多麼的驚人,可是往往會隨著不斷的接觸,越發的感覺到那種美麗與魅力的女性。

龍武當然也知道上官靈所問的是什麼,為什麼別人進入地穴之底后都死了,就只有他與東方婉活了下來,而且那個人現在還在沉睡,這總是有原因的吧。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