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道友,勞煩通傳一聲,禁忌門門主宋天都有要事求見!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和之前在死亡沼澤之內,不幸死掉的幾名墨家年輕一輩天才弟子有關。」宋天都來到空無一人的山脈之下,對著空地恭恭敬敬的拜上一拜。

「什麼?居然是為了這件事情?宋門主也不是第一次來我們墨家山門了,宋門主的話我們相信。不過,請宋門主稍等,我們這便回去稟報給上面知道,讓上面的人決定!」山脈一片荒蕪一人的空地之中,突然傳來了一道驚訝的聲音。

「請!」宋天都只是客氣的說了一個「請」便站在原地,閉上了雙目,不再作聲,默默等待。

片刻之後,便只見宋天都面前的山脈,突然不斷的顫抖了起來,那空地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於是大門,大門之內一股股黑色、白色的氣流不斷的迴旋著,十分的奇異。

宋天都見狀,看了宋元一眼,沒有絲毫的遲疑,便踏入了石門之內,整個人消失在了石門內。

宋元見狀,也快步跟了上去,身影消失在了石門之內。當兩人的身影都消失在石門之內后,這一道石門便化作一縷煙霧,緩緩消失了←座山脈,都顫抖了起來,折之間,又變成了原來的摸樣,彷佛剛才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幻覺一般。

墨家內部,一座無比氣派的大殿之內,已經坐滿了人群在大殿之內的,大部分都是一些拖著長長的鬍子的老者,還有幾名中年男子,身上都散發出來了強大的氣息,顯然都是墨家的高層人物。

「宋天都,你說的事情,可是事實?」大殿之中,坐在最上方的那一名精瘦老者,一臉嚴肅之色,看著宋天都。

宋天都知道,這一名精瘦老者,乃是墨家的大長老,身份和地位,都是無比之高,可在墨家之中,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地位僅在墨家族長之下,這件事情,他完全可以做主。

本來,這種事情,宋天都的確是想要直接稟報給墨家的族長的。但是,墨家的族長身份和地位都是無比之高,宋天都自從和墨家合作以來,都從未見過這一位神秘無比的墨家族長,他這一次,依然沒有資格面見這一位神秘的墨家族長。

這一名墨家的大長老,實力可不知道比宋天都強大多少倍,宋天都不敢怠慢,當即恭恭敬敬的說道:「回稟大長老,禁忌門和墨家已經結盟,猶如一體,墨家的事情,就是我們禁忌門的事情,自從上一次聽說了居然有人膽敢在死亡沼澤之中殺害大量墨家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在下便已經派人暗中調查此事。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殺害墨家那麼多年輕一輩天才弟子的之人,終於被在下給查出來了。」

「是誰?難道不是九頭蛇皇?他們死了,屍體還被死亡沼澤之內的妖物給吃掉了,一點痕迹都沒有,你們查出來了什麼,究竟是誰膽敢殺害我們墨家這麼多名弟子,快點說出來!」

墨家大長老身上,頓時散發出來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衣袖無風自鼓,整個大殿之內的桌椅,都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宋天都感覺到墨家大長老的氣勢,差一點一口氣喘不過來,暈了過去,這墨家大長老,實力實在是太強大,光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讓宋天都受不了了。

在看一看宋天都身後跪著的宋元,此刻更是狼狽,一臉慘白之色,眼睛、鼻子之中都是滲出來了絲絲鮮紅的血液,正在苦苦支撐著。

「大長老,請稍安勿躁,收斂氣息。您看看,就連宋元這孩子,都被大長老身上的氣息給衝擊得受傷了,這樣下去,他可扛不住啊!」就在宋元支撐不下去的時候,好在一名墨家的長老終於發話了。

墨家大長老看了宋元一眼,這才發現宋元被自己身上的氣息給創傷了,心中頓時不由有些愧疚,對方畢竟是前來報信的,自己怎麼能夠反而傷害對方的愛子了。

大長老當即右手一揮,頓時一枚赤金色的丹藥便飛向了宋元,大長老口中發出威嚴的聲音,道;「將這一枚丹藥服下,你的傷勢馬上便能夠痊癒,等到下去之後,再將玄功運轉十個周天,你就能夠突破現在的修為,達到玄尊巔峰了。」

宋元聞言,頓時不由大喜,連忙接過了這一枚赤金色的丹藥,叩頭拜謝道:「多謝大長老,多謝各位長老!」

宋天都見狀,心中也甚是高興,心想自己的兒子的傷沒有白受,當即連忙說道:「回稟大長老,這一個殺死了墨家多名天才弟子的十惡不赦的惡徒,名叫帝星辰!」

「帝星辰?怎麼沒有聽說過此人,此人是什麼來頭?」墨家大長老看著宋天都。

宋天都當即解釋了起來,道:「帝星辰此人,並非我們南荒之人,而是中原人士。他是中原修羅傭兵團的團長,人稱修羅,前段時間,獲得了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冠軍之位,名揚天下。

此刻,在年輕一輩的玄修者之中,名氣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無人能夠出其左右。」

「哦,聽你這麼一說,本長老倒是想起來了,的確是有這麼一個人物,這小子,最近幾年風頭的確挺大的,沒有想到,他居然進入了我們南荒之中,居然還膽敢殺害我們墨家的弟子。

哼!名氣大,便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么?宋天都,你說這帝星辰就是殺害我們墨家多名弟子的兇手,可有證據啊?」

宋天都聞言,連忙說道:「據在下暗中調查,這帝星辰有一個朋友,名叫魯一笑,這魯一笑,有人看見他和墨家那一次進入死亡沼澤之中的弟子發生衝突,結下樑子。

後來,這一名墨家弟子,帶著其他墨家弟子前去找魯一笑的麻煩,從此便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了。當時,這帝星辰,就和魯一笑在一起。」

「哦?這魯一笑,據說似乎跟朝中某一位大臣有些關係。不過,這魯一笑,本長老已經派人調查過了,他根本不可能打敗我們墨家的那幾名弟子的,所以他不可能殺得死我們墨家的那幾名弟子,因此本長老也一直沒有去找他的麻煩。不過,這帝星辰若是當時也在的話,那麼以這帝星辰的實力,倒是真的有可能殺死我們墨家的那幾名弟子。此事,待我推演一番!」

墨家大長老沉思了起來,突然雙手掐動法訣,施展起來了推演之術,用來確認,那幾名墨家弟子,是否是帝星辰所殺。

宋天都看到了這一幕,也是無比的吃驚,生怕墨家大長老推演出來的結果是帝星辰不可能殺死墨家的幾名弟子。

但是,過了一會兒之後,墨家大長老突然猛然站起身來,雙眼之中露出一股非常強烈的殺意,沉聲道:「本長老剛才已經施展了推演之術,雖然看到的東西有些模糊,但本長老認為,有八成可能性是帝星辰殺了我們墨家的弟子。再結合宋天都門主的證據,看來殺害我們墨家弟子的,不是九頭蛇皇,而是這一個修羅傭兵團團長,修羅帝星辰!」

「什麼?居然真是此人,此人居然膽敢殺害我們墨家弟子,絕對不能夠輕饒!」一群墨家的長老們,皆是目露殺機。

宋天都見狀,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總算矇混過關了。但是,宋天都卻是不知道,他誤打誤撞之下,居然破解了這件事情的真相,找出來了殺害墨家一群年輕一輩天才弟子的真兇。

「好!宋門主,這一次你們找出來了這一個兇手,功不可沒,這一枚丹藥,便賞賜給你,你服下之內,想必在修為之上,也可以更上一層樓了!」墨家大長老長袖一揮,再一次拋出了一枚丹藥,這一次是一枚黑色的丹藥。

宋天都見狀,頓時不由大喜,本來只是想要借刀殺人,殺死帝星辰罷了,沒有想到,因為此事,父子二人都得到了賞賜,宋天都如何能夠不高興呢。

墨家大長老賞賜完畢之後,冷喝一聲,道:「這帝星辰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們父子二人想必也知道吧,就由你們父子二人帶路,本長老派人前去擒拿這帝星辰惡賊!墨無法、墨無天,進來!」

墨家大長老話語落下不久,兩名氣息龐大的白袍青年男子便走入了大殿之內,跪倒在地,恭聲道:「墨無法、墨無天拜見各位長老!」

墨家大長老看了兩人一眼,又看了看宋天都,道:「宋天都,他們二人,乃是我們墨家年輕一輩,最強的弟子。他們二人的修為,都是神玄二重天的境界,對付區區一個帝星辰,想必是輕而易舉之事吧。至於帝星辰的下落,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父子二人了。」

「是!我們父子二人,必然幸不辱命,全力配合兩位少俠抓捕帝星辰這魔頭!」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心中皆是猙笑了起來。

然而,此刻,帝星辰卻是依然身處禁忌森林之中,正在耐心的尋找著另外半塊破碎的龜甲碎片。他根本不知道,發生在墨家之內的這件事情,也根本不知道,他即將大禍臨頭了。 第一一零四章追蹤帝星辰

「死!」禁忌森林外圍,突然一道冷喝之聲很是突兀了響了起來,緊接著,便傳出一道妖物的吼聲,然後所有的聲音便戛然而止,又恢復了平靜。

帝星辰看了看腳下一頭獅子模樣的妖獸,長袖一揮,一道黑色詭異的光芒便射入其中,當即便拋開了這一頭妖獸的屍體,一顆血淋淋的妖核,便滾落了出來,落到了帝星辰的腳下。

帝星辰看也沒看,長袖一揮,便將這一顆妖獸裝入了空間戒指之內。這是一頭夢魘中期的妖獸,品階已經不低了,妖核也是價值不菲,而且帝星辰如今也沒有多少玄靈石了,所以就順便收起來了這一顆妖核,回到城池之內也可以拿去換成玄靈石。

一路之上,帝星辰這都不知道是第多少次遇到妖獸的襲擊了,而且隨著帝星辰越來越深入禁忌森林內部,所遇到的妖物,品階也越來越高,實力也越來越恐怖了。

如今,帝星辰所在的地方,依然還只是禁忌森林外圍之地,還沒有進入禁忌森林的主要位置。

但是,一路之上,所遇到的妖獸便越來越可怕了,很顯然,前面的路上,將會有更多的危險在等待著帝星辰,或許,不久之後,帝星辰便會死在某一頭妖物的口中。但是,這一切,都沒有絲毫的動搖帝星辰的信念!帝星辰一如既往,勇往直前,毫不退怯!

呼!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陣狂風撲了,帝星辰雙眼不由微微一眯,一躍而起,跳開了四五丈的距離之外。

這時候,只見帝星辰剛才所在的那一個位置,變得一片狼藉,一頭全身燃燒著陣陣紅色火焰的巨熊,突然出現在了此處,一臉猙獰之色的看著帝星辰。

「哦,原來是一頭紅焰魔熊,居然還是一頭夢魘後期的妖獸。呵呵,看來這一回,我的空間戒指之內,又能夠多出來一枚夢魘後期妖獸妖核了。」帝星辰看了這一頭巨熊一眼,卻是一點畏懼之色都沒有,反而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露出一絲邪邪的笑容。

「人類,休要狂言!」這時候,這一頭紅焰魔熊的口中,突然發出一道十分兇狠,散發著煞氣的聲音,道:「這一帶乃是本座的地盤,人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膽敢闖入本座的地盤之內,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你區區一名玄尊後期的玄修者,居然能夠闖到這裡來,算是運氣不錯的了。不過,只可惜,你闖入了本座的地盤,遇到了本座,就註定了你今日必死無疑。本座也好久沒有嘗嘗人類血肉的滋味了,嗯,想一想人類血肉的味道,本座便忍不住口水直流啊!」

這一頭紅焰魔熊,看著帝星辰,就如同看著一道美味可口的點心,看著砧板上面的魚肉一般。它渾然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惹上了一尊無地可怕的大魔王了。

帝星辰淡漠的看了紅焰魔熊一眼,卻是長袖一揮,冷笑一聲,道:「畜生,死到臨頭,廢話也這麼多。你的手中,也不知道殺了多少的人類玄修者,今天你遇到了我,算你運氣不好,就讓我為那些死在你手中的人類玄修者報仇吧!」

帝星辰冷笑一聲,手中便多出了一柄通體烏黑的長槍,整個人飛快的撲向了紅焰魔熊。一場大戰,拉開了序幕!

這一場戰鬥,毫無懸念,不過多久,帝星辰便將紅焰魔熊的獸核收入了空間戒指之內。殺了紅焰魔熊之後,帝星辰感覺一股暖流,在體內迴旋著,進入了丹田之內。

帝星辰從進入禁忌森林到現在,已經殺了數百頭的妖物了,不知不覺之中,修為居然也提升了不少。不過,這《九轉雷神訣》,越到後面,越是難以修鍊,帝星辰想要突破玄尊後期的修為,恐怕還要很長的一段時日。

時間飛逝,日月如梭,轉眼之間,七日的時間便過去了。帝星辰在這禁忌森林之中,又待了整整七日的時間了,這七天以來,他又深入了禁忌森林不少,但尋找破碎龜甲的事情,卻是依然一無所獲。

除此之外,一路之上,他所遇到的妖物,實力也越來越強大了,就在昨日,帝星辰居然還遇到了一頭夢魘後期妖獸,是一頭幼體的紫荊巨猿,若非帝星辰逃得快,恐怕早就死在這一頭紫荊巨猿的手中了。

帝星辰如今修為,雖然僅僅只有玄尊後期,但在神玄之境以下,帝星辰可以說是基本沒有對手的,神玄一重天也不是打不贏。但是,修為達到或者超過了神玄二重天後,帝星辰就沒有辦法了,只有逃命的份了。

「吼!」就在這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巨大的吼聲,緊接著,便只見一頭巨熊鑽了出來,撲到了帝星辰的面前,一臉怒容的注視著帝星辰,怒聲道:「該死的人類玄修者,本座在你的身上,嗅到了我同類的氣味。幾日前,本座的兒子被人所殺,你的身上有我兒子的氣味,你是殺了本座的兒子!」

帝星辰仔細一想,自己再幾天前的確殺死了一頭紅焰魔熊,是一頭夢魘中期的妖獸吧。沒有想到,那一頭紅焰魔熊的父親居然也在附近,而且如今還找上門來了。

不過,帝星辰很快便看了出來,眼前這一頭紅焰魔熊是一頭夢魘巔峰妖獸,也就是相當於人類玄修者之中神玄一重天的修為,還在帝星辰的應付範圍之內。

帝星辰馬上便放下心來,雙眼之中閃過一絲寒芒,冷笑道:「不錯,幾日前,本尊者的確殺死了一頭紅焰魔熊,取了它的妖核。原來,它是你的兒子啊。哼,你們這些妖物,藏身於禁忌森林之中,也不知道殺死了多少過往的人類玄修者,殺了你們,也不過是你們自己罪有應得罷了!」

「可惡!果然是你殺死了本座的兒子,而且還挖掉了本座的兒子的妖核,你這該死的人類玄修者啊,本座一定要殺了你!你們人類,都是卑微的存在,我們想殺就殺!不要再說廢話了,本座會讓你知道,殺害本座的兒子的下場,人類,拿命來吧!」

這一頭紅焰魔熊口中發出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那巨大的身體,便散發出來一股股強大的氣息,飛快的朝著帝星辰撲來,氣勢洶洶,無比的可怕。

「來得好!」帝星辰看到了這一幕,卻是絲毫也不驚慌,反而冷笑一聲,祭出了弒神槍,不退反進,迎向了紅焰魔熊……

就在帝星辰和這一頭紅焰魔熊大戰之時,帝星辰身後不遠處,一群人已經循著帝星辰留下的蛛絲馬跡,飛快的朝著帝星辰追了上來。

「是飲血魔蛛,而且還是一頭夢魘後期妖獸,這帝星辰,實力倒是不弱啊,居然就連夢魘後期妖獸都能殺死!」

四道人影,立在一頭巨大的血紅色的蜘蛛屍體旁邊,其中一人看著這一頭血紅色巨大蜘蛛的屍體,冷笑了一聲。「若非帝星辰實力強大絕倫,就連本門主也不是他的對手,本門主又怎麼膽敢勞煩各位墨家的少俠,早就親自動手擒下帝星辰,送給墨家了!」一名威嚴的中年男子,語氣十分的客氣,看著這一名青年男子說道。

若是帝星辰在此的話,必然不難認出,這一名威嚴的中年男子,不是別人,居然正是禁忌門門主宋天都。而他身邊的另外三人,自然是宋天都的兒子宋元,還有墨家派出來的兩大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墨無法、墨無天二人。

「僅僅只有玄尊後期的修為,就能夠殺死這麼多的高階妖獸,這帝星辰,倒也真是一個人物。本尊者真是越來越想要見一見,這一個神秘的帝星辰的!」墨無法看著地面之上巨大的蜘蛛屍體,雙眼之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嘿嘿嘿嘿,這帝星辰真的僅僅玄尊後期的修為嗎?看來,他果然很不簡單啊,本來我們還認為,我們出動真是太過於大材小用了,看來只有我們二人出動,才能抓住這帝星辰。這樣的人物,若是能夠親手抓住他,或者殺死他,都是一件令人無比痛快的事情啊!」墨無天的雙眼之中,閃爍著一陣陣好戰之意。

「前面發生了一場規模不小的戰鬥,是一名人類玄修者和一頭妖物!走吧,我已經知道那帝星辰在什麼地方了,該我們出手了!」墨無法突然看了遠處一眼,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浮現出來一絲猙獰的笑容。

這一行人便飛快的朝著前方奔去,不消片刻,一行人便趕到了戰鬥爆發的地點,他們發現,戰鬥的一方,一頭紅焰魔熊已經躺在了地上,妖核被人挖了出來。而戰鬥的另外一方,一名俊朗的青年,正打算離開。


「哈哈哈哈哈,修羅傭兵團團長帝星辰,我們終於找到你了!這一回,天上地下,看你還怎麼逃出本門主的手掌心!」帝星辰擊殺了紅焰魔熊之後,正欲離去,突然一道得意的笑聲,在他的背後響了起來。

帝星辰不由回過頭去,發現兩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居然正是禁忌門門主宋天都和他兒子宋元。

帝星辰雙眼之中不由閃過一道寒芒,冷笑道:「宋天都,宋元,原來是你們父子二人!怎麼,之前還沒被本尊者教訓夠么,這一次又找上門來了,是來送死的么?」

帝星辰話剛剛說完,他的臉色卻是突然變了,因為帝星辰發現,宋天都和宋元的修為,居然都提升了一個境界,分別變成了神玄二重天和玄尊巔峰。

!! 第一一零五章墨家子弟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頓時不由大吃一驚,這才短短几天時間啊,怎麼這麼快這一對父子的修為都是大漲,這天下,又有誰有這一個能耐。

「難道,他們找上墨家了?」帝星辰的心中,突然產生這樣一個念頭,想到此處,帝星辰的心神不由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肯定是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找上了墨家了!帝星辰的心中,很快就做出來了這樣一個判斷。

禁忌門的後台是墨家,除非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找上了墨家,否則不可能實力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突飛猛進的,只有墨家,才有這麼大的能耐。

「小子,你就是修羅傭兵團團長,人稱修羅帝星辰,在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之奪取了冠軍的那一個帝星辰么?」就在這時候,宋天都的旁邊,一名身穿白色長袍,氣度不凡的青年男子突然抬起頭來,有一種略感興趣的目光,打量著帝星辰。

最開始見到這兩人的時候,帝星辰本來以為,這兩人都是禁忌門的弟子,所以也沒有注意他們。

但是,當這一名青年男子開口之後,帝星辰頓時就發現,禁忌門之中,不可能擁有這樣氣度不凡,談吐得體,舉止高貴的弟子的。

帝星辰不由仔細的打量起來了對方,他這不看還好,一看頓時嚇一跳,因為帝星辰馬上又發現了,這一名白袍青年男子,居然是一名神玄二重天的玄修者。

看著白袍青年男子的模樣,年紀應該沒有多大,最多二十多歲的樣子,但卻擁有如此高的修為,此人毫無疑問,是一個難得一見的超級天才。此人當初,若是前去參加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話,帝星辰也只有靠邊站了。

「嘿嘿,無法,這小子似乎看到我們嚇傻了啊。本來還以為,這一次的任務會有些趣味的,不過如今看來,這一次的任務,還是會很乏味啊!」

另外一名白袍青年男子,此刻也是開口了,只見他輕蔑的看了帝星辰一眼,身上洋溢著一股高貴、掌控天下的氣質。

帝星辰聽到此人的話,不由也打量了這一名白袍青年男子一眼,當他看清楚了這一名白袍青年男子的時候,忍不住又吃了一驚,因為這一名看起來年紀也不大的白袍青年男子,居然也是一名神玄二重天的玄修強者。

帝星辰看著這兩名青年男子,他突然有一種很受打擊的感覺,一直以來,他認為在年輕一輩之中,他基本上已經是無敵的存在了。


但是,今天,看到了這兩名白袍青年男子之後,帝星辰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麼可笑,多麼的天真。

這兩名白袍青年男子,任何一人,當初只要參加了五大學院切磋大會,帝星辰肯定就只得靠邊站了。看著這兩名白袍青年男子,帝星辰突然又想起來了當初在月神試煉的時候,那一名神秘的太古天龍說的話,神邸也不過螻蟻罷了,這個世界還很大,所有人都是渺小的。

此時此刻,帝星辰終於有一些明白這一句話了,的確,對於眼前這兩名白袍青年男子而言,帝星辰的確是太渺小了。

此時此刻,才知道,一直以來,他的努力,他的拚命都是不夠的。他天賦過人,在拚命修鍊,但是整個天地很大、很大,誰也不知道有多麼大,誰也不知道又多少天才人物,這些天才人物之中,和他一樣拚命修鍊,甚至比他更加的拚命修鍊的,大有人在。而他,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

帝星辰此刻,心中暗暗決定,若是能夠逃過此劫,定當更加拚命,更加客刻苦的修鍊。當然,前提是,帝星辰必須得活下去,逃過這一次的劫數。

但是,帝星辰這一次的對手,可是神玄二重天的玄修強者,而且還是三個,加上一名玄尊巔峰的玄修者。

別說三名神玄二重天的玄修強者了,就算僅僅只有一名神玄二重天的玄修強者,帝星辰也只有逃命的份,此刻這樣的強者,卻是遇到了三名,帝星辰恐怕就算逃命也逃不掉了。

「哈哈哈哈!」這時候,禁忌門門主宋天都,突然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道:「帝星辰,你萬萬沒有想到吧,我們父子二人,實力都提升了一個境界,如今,光是本門主一人,就有擊殺你的實力了。但是,我的身邊,可是還有兩名墨家神玄二重天的少俠啊,他們可是墨家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者。今天,你帝星辰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帝星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們會讓你嘗一嘗,死亡的滋味,是多麼的美好的!」宋元的嘴角微微上翹了起來,浮現出來一絲猙獰的笑容。

「果然是墨家之人!但是,墨家雖然和禁忌門結盟的,但是我並沒有殺死禁忌門門主或者少主,墨家完全沒有必要來對付我才是。為什麼,墨家這一次會派人前來對付我呢,而且一來就派出了兩名少年強者,都是神玄二重天的修為!」

看著兩名年輕的墨家天才弟子,帝星辰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過了一會兒之後,他終於冷靜了下來。

可是,這時候,他突然發現,墨家找上自己,這件事情,並不合理。因為,墨家完全沒有必要,為了自己曾經打敗過禁忌門門主一次,就派人前來對付自己。

「難道,是因為自己擊殺墨少空、墨曉生等一群墨家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的事情暴露了?」帝星辰的心中,突然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一切便合理了。

但是,當初殺死這一群墨家之人,做得十分的乾淨利落,就連墨家一群弟子的屍體都被妖獸給吞噬了,應該是毀屍滅跡,一點證據都沒有的,怎麼會暴露呢?

但是,墨無法、墨無天兩名墨家的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佼佼者,可是不會給帝星辰太過思考的時間。


只見墨無法一甩長袖,冷冷的注視著帝星辰,冷笑道:「原來大名鼎鼎的修羅帝星辰,也不過如此!帝星辰,本神玄乃是墨家族人墨無法,此次奉了我們墨家大長老之命,特來擒拿你回去!前段時間,在死亡沼澤之中,你殺死了我們墨家大量弟子,這件事情,你可認罪!」

帝星辰聞言,心中頓時一驚,看來果然是因為這件事情,墨家這才出動人馬找自己的麻煩的。不過,帝星辰相信,這件事情應該做得一點痕迹都沒有的,所以當即便否認,裝傻道:「什麼?你們說的是,九頭蛇皇的那一次?你們墨家之人,也在裡面嗎?上一次,真是驚險無比啊,沒有想到,一切都是九頭蛇皇的陰謀,我都差一點死在了裡面。你們墨家之人,我卻是一個都沒有見過,他們真的都死了嗎,真是遺憾啊,依我看來,那或許是九頭蛇皇殺死他們的吧!」

「帝星辰,你還想裝蒜么!」這時候,墨無天卻是不屑的冷笑一聲,道:「這件事情,禁忌門已經暗中調查清楚了,提供了大量的證據。而且,我們大長老施展推演之術,已經推算出來了,兇手非你莫屬!」

帝星辰聞言,不由看了宋天都、宋元這一對父子一眼,果然是這一對父子搞得鬼,看來他們是故意想要將這一個罪名加在自己的身上。前段時間,自己進入死亡沼澤的事情,這件事情不難查出來,再加上自己是魯一笑的朋友,魯一笑又和墨家弟子有摩擦,這幾件事情撞到了一起,最有嫌疑殺死墨家那一群弟子之人,除了九頭蛇皇之外,的確就是自己了。

看來,宋天都、宋元父子,就是利用這一點,在墨家搬弄是非,挑撥離間。不過,這宋天都、宋元父子,運氣倒是也極好,居然誤打誤撞,給他們猜中了。

但是,這樣一來,可是苦了帝星辰了。帝星辰看著這一對臉色得意的父子,心中不由暗含殺機,有些後悔之前沒有殺死這一對父子了。

「宋天都、宋元,原來是你們父子二人陷害於我!」帝星辰故意露出一副被冤枉的樣子,怒視著宋天都、宋元這一對父子。

帝星辰大喝道:「兩位墨家少俠,請千萬不要聽信這一對陰險狡詐的父子之言。墨家乃是星空大陸十大世家之一,我帝星辰又怎麼膽敢挑戰墨家的威嚴,殺害墨家的族人呢?實不相瞞,其實不久前,在南疆酒館之中,在下和宋元發生了矛盾,宋元請來他的父親相助,但卻是被在下打傷。因此,這一對父子,一直對在下有偏見,想要解決掉在下。他只不過是在借刀殺人罷了,你們墨家,可千萬不要被他給利用了啊!」

「胡言亂語,我們禁忌門和墨家一向猶如一體,我們怎麼會為了私事,嫁禍於你呢!」宋天都聞言,頓時不由大吼了起來,將帝星辰的話給壓了下去,臉色有些尷尬。

墨無法、墨無天兩人見狀,有些懷疑的看了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一眼,然後冷冷的看著帝星辰,冷聲道:「你說沒有殺我們墨家之人,也好,那你就隨我們一起回到墨家之中,我們在當著大長老的面,當場對峙!若是,這宋天都、宋元父子,當真冤枉了你,我們墨家,必然給你道歉,嚴懲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

宋天都、宋元父子二人,頓時大驚失色,但卻是努力穩定住情緒,尷尬的笑了笑。

!! 第一一零六章飛行靈寶

「好啊!我帝星辰相信,你們墨家是公正無私的,既然如此,我帝星辰便隨你們走一遭吧!」帝星辰非常配合的擺了擺手,露出一臉微笑。


Related Articles

待會問問老公吧。

顏子義此時心情大好,老爸居然這麼爽快的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