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你也要多保重身體!雪兒會常來看你的!」方雪兒的眸子中也充滿了不舍,跟玉玲瓏這個師傅一起呆了兩三年,驟然離開,還真有些捨不得。

玉玲瓏輕輕點了點頭,又轉頭向著方野,囑託道:「照顧好雪兒。」

方野翻了翻白眼,哼道:「她可是我親妹妹,我當然會照顧好她!就不用你操心了!」

方野一行人向著玉玲瓏告辭離去,在回家之前,方野還想做些其他的準備,直接帶著眾人進入到了天寶商會所在的地方。

方野身上還有二十萬的貢獻值,帶著這些貢獻值也沒有任何的作用,他想要將這些貢獻值盡數兌換成各種材料或者靈晶。

在天寶商會遊盪了半天,方野共得到六種聖兵材料,三十幾副六品天靈丹的煉製材料,以及近千種稀有靈藥的種子,還兌換了三萬枚紫晶。

最後,僅僅剩下一萬的貢獻值,他們離開天驕府,每個人還需要一千貢獻值,方野專門留出來了離開的貢獻值。 對於離開天驕府,方野還打聽到了一些相關的消息。

十年期未滿,有兩種方式可以離開天驕府。一種是上交一千貢獻值,出去之後,只要十年期未滿,就可以隨時回來。另一種是不需要任何貢獻值,但是離開之後就相當於徹底脫離了天驕府,就算十年期限未到,也無法再次進入其中。

一千貢獻值對方野來說倒是沒什麼,方野自然要選擇第一種方式。

天驕府可是個修行聖地,方野暫時還沒有徹底脫離天驕府的打算。

離開了天寶商會,方野一行人直接向著雷罰劫域趕了過去。在方野進入到古聖天域的時候,楚輕狂就是在雷罰劫域中閉關,也不知道現在是否出關了。

楚輕狂經脈寸斷,在那處無邊雷海中意外得到了紅玉劫雷藤,以雷塑脈,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修行道路,卻不知道現在究竟如何了。

在趕往雷罰劫域的途中,方野準備向著小妹坦白自己的寶物,他可不想讓小妹為自己擔心。

方野輕咳一聲,笑眯眯的道:「雪兒,老哥有些事情想要告訴你,希望你聽了之後不要驚訝。」

方雪兒狐疑的望著方野,脆聲道:「身懷那麼多的聖兵,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啊?趕緊從實招來!」

方野嘿然一笑,道:「以前不告訴你,是因為我們實力不夠,怕被人惦記。現在不同了,至少我們都有了自保之力,就算是被其他人知道,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哥,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什麼話就說吧!」方雪兒輕搖著方野的胳膊,在一旁撒嬌。

方野點頭道:「那我也不隱瞞了,除了送你的那兩件聖兵之外,我身上還有五六件聖兵,數十件殘缺聖兵。還有三種聖葯……」

方野還沒說完,方雪兒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有些難以置信的道:「還,還有五六件聖兵?殘缺聖兵更是有著數十件?還有聖葯?天哪,我不是在做夢吧!」

方野寵溺的揉了揉方雪兒的頭髮,輕笑道:「當然不是做夢!聽你老哥說完啊,我身上還有三種造化玄靈中的大道果實,還有玄靈神器中的九色蘊靈盆和萬象玄黃鼎也的在我身上,以及一些其他的寶物。所以呀,雪兒。你完全沒必要替你老哥擔心。你老哥的底牌不少。沒那麼容易就掛了。」

方野此話出口,方雪兒瞬間石化,無意識的喃喃自語道:「三種造化玄靈,兩件玄靈神器。其中一件更是玄靈神器中的無冕之王,哥,你怎麼這麼厲害啊?」

方野得意的笑道:「那是因為我是你哥啊!」

方雪兒震驚了一會兒,就回過神來,眸子中充滿了興奮,驕傲的道:「哈,不愧是我哥,果然厲害!這樣一來,我們方家也有機會變得更強了!」

方野連忙叮囑道:「我身懷造化玄靈和玄靈神器的事情太過重要。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就算是方家子弟,也不要透露給他們。萬一被誰無意中泄露出去了,整個方家都有可能會遭到滅頂之災!」


「我曉得了!」方雪兒忙不迭的點頭,臉上光華四射。激動異常。

方野再次叮囑了一番,確保方雪兒不會泄露出去,這才作罷。

接下來的時間中,方雪兒又詢問了方野在古聖天域中的遭遇,方野將自己的經歷都一一告知了方雪兒。

魔族大劫將至,方野有心想讓方雪兒知曉外界的殘酷,免得她將來會吃虧,就將自己的經歷原原本本的告知了她,並未刻意避過那些驚險的經歷。

方雪兒聽得驚呼連連,尤其是聽到李清輝竟然對自己的哥哥出手的時候,更是氣的牙痒痒,恨不得現在就把李清輝給宰了。


這一路行來,方野將自己的經歷都告訴了方雪兒,李清輝偷襲,冰火王蛇進階,鎮魔宮擇主,明月天庭問世,幾大神器現身,封印的遠古,神靈大戰,等等,方野的這些精彩經歷讓方雪兒驚呼連連,很是遺憾自己沒有參與進去。

在眾人的閑聊的時候,方野一行人進入到雷罰劫域之中。

雷罰劫域中到處充滿了雷電轟鳴,天際籠罩著一片片的厚重劫雲,一條條蛟龍般的雷電在劫雲中閃爍,夾雜著滾滾天威,在天地間呼嘯肆虐。

雪芊芊眸光流轉,驚嘆道:「好精純的雷系能量!若是雷系的人在此修行,必定可以將修行速度提升數倍!就算是在傳說級勢力之中,也是一處難得的修行寶地,這還僅僅是十八域之一,天驕府的底蘊,果然夠沉厚!」

這種地方並不是說有就有的,必須要在神域之中發現這種地方,然後再讓大能之士強行打通兩大世界的通道,這才能夠自由出入這種地方。

至於這種地方的具體方位,恐怕沒有人知曉了。可能是在天外星域之中,也可能是重開的一處小世界,甚至有可能是在域外混沌之中。

其他人想要尋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野對此還有所了解的,神域之大超乎想象,就算是一尊神靈,也沒辦法走遍諸天萬界,有許多地方都並未被人知曉,這雷罰劫域僅僅是其中之一。

他們都已經進階尊主境界,周圍的眾多雷霆也無法奈何得了他們,穿梭在眾多雷霆之中,很快就趕到了楚輕狂閉關的地方。

剛剛到了地方,方野和幻靈小黑都怔住了。

小黑怔怔的望著前方空空如也的浩瀚大地,嘴巴微張,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喃喃道:「這真的是楚輕狂那小子閉關的地方嗎?那片雷海呢?哪裡去了?」

方野的表情絲毫不比小黑強到哪裡去,疑惑的看看前方,又看看周圍,臉上還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

他也有著與小黑同樣的疑惑,他記得清清楚楚,楚輕狂就是在此處閉關的,當初這裡可是有著一大片雷電汪洋,一眼都望不到盡頭,就連方野都不敢輕易涉足。

現在,那一大片雷電汪洋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

這才是最令方野感到震驚的地方,那麼大的一片雷海,怎麼說消失就消失了?楚輕狂又在何方?

方野心中充滿了疑惑,想到與楚輕狂分別時的情況,猛然心中微動,猜測道:「當初楚狂人得到了紅玉劫雷藤,他說要以雷塑脈,那些雷霆,該不會都被他吞噬了吧?」

小黑和幻靈聞言,都眼神大亮,顯然也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

只是,將那麼多的雷霆全都納入體內,他們根本就無法想象出來,真不知道楚輕狂是怎麼做到的。

方野在四周感應了想下,快速的來到了一座琉璃般的山峰前,在這裡,他感應到了楚輕狂殘留的氣息。

這座山峰曾經就包裹在無盡雷霆之內,整座山峰被雷電劈的化為了琉璃,在琉璃山峰上,方野見到了楚輕狂的留言:經脈重開,傷勢已復,前往古聖天域一游,勿念。

看到這裡,方野不由得一陣苦笑,想不到楚輕狂那傢伙也前往古聖天域了,他卻並沒有見到楚輕狂,兩人就這麼錯過了,還真是遺憾。

不過還好,得知了楚輕狂傷勢盡復的消息,方野心裡多少放心了下來。

得知了楚輕狂的消息之後,方野心中暗嘆一聲,看來楚狂人這次是無法跟自己一起回去了,就是不知道聶問天現在在何方。

方野一行人從雷罰劫域中走了出來,想要尋找聶問天的下落。

聶問天行蹤不定,在進入古聖天域之前,方野就曾經尋找過他,可惜卻並未找到,只知道他進入到了聖戰血域之中。

在這種時候,方野依然還是先趕往潛龍山脈去查探了下,連續詢問了幾個居住在聶問天附近的天驕府弟子之後,對於聶問天的下落也有些眉目了。

聶問天曾經從聖戰血域歸來了一次,被四個天驕府弟子堵在了這裡,經過一場大戰之後,聶問天連斬對方三人,一路追殺另一人去了,聽說還追出了天驕府,至今下落不明。

方野聽了之後,眸子中有著殺機迸現,有人在這裡截殺聶問天,讓他感到異常的憤怒。

經過一番打探,方野終於得知了對聶問天出手的那些人的來歷,那都是七煞殿中的雷煞殿傳人高翔找來的!

聶問天去追殺的那人,正是高翔!

「七煞殿!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方野聲音清冷,眸子中殺機凜凜。

方野再次打探了一番,得知水煞殿傳人何心清並未現身,只有高翔自己出面,請了幾個宗師後期的強者截殺聶問天,卻錯估了聶問天的實力,被聶問天盡數反殺,一路追擊著高翔出了天驕府。

七煞殿中,最令方野看不透的就是水煞殿傳人何心清,方野一直也沒見過她出手,只聽說曾經跟夜逍遙戰的不分上下。

方野曾經跟夜逍遙交過手,知道夜逍遙的實力,既然何心清的實力不弱於夜逍遙,那也是個難纏的角色。

至於那高翔,方野倒是沒怎麼放在心上。

高翔已經出手,難不保何心清不會出手,被動防守不是方野的性格,高翔已經逃離了天驕府,方野決定先將何心清斬了再說!

ps:

第二章到!今天還有一章補更! 高翔帶人截殺聶問天,讓方野感到異常的憤怒,當下決定將七煞殿的隱患扼殺在搖籃之中。

此時天色已晚,方野一行人在潛龍山脈中隨便找了個無人的閣樓居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方野一行人就來到了飄香樓之中,此時人還不多,方野等人要了個靠著大廳的別院。

在別院之中,有陣法護持,可以阻止此處聲音外傳,也可以隔絕外面大廳中的聲音,還可以清晰的聽到外面交談的聲音,關鍵看如何調試。

想要打聽消息,飄香樓是最佳地點,此處是天驕府消息傳播最快的地方,不管是各大區域中過來的奇才異士,還是在天驕府中任職的人員,都喜歡在這裡喝酒聊天,天驕府中有任何風吹草動,此處就能最先知曉。

方野不僅要打探何心清的下落,還想要得知李清輝的下落,李清輝帶著宗門中的高手在古聖天域中截殺他,方野可不會忘記。

如果得知了李清輝的下落,方野絕不會再讓他逃脫!

在飄香樓中呆了一段時間,飄香樓中的修士也越來越多了起來,漸漸地,方野就聽到了不少的交談聲。

「古聖天域中真是慘烈啊,死在其中的天驕府弟子已經有三四百人了,就連曾經那天驕府十大高手中的黃天齊、權霸道和萬道明,也全都隕落在裡面了。」有人長吁短嘆。

又有人介面道:「哎,曾經的十大高手,早已黯然落幕了。幾個月前,應成歡、王天一、葉鈞天全都死在了方野手中,而今那萬道明、權霸道和黃天齊也都死了。十大高手僅剩其四。聽說盧萬卷和羅滿天突破到了尊主境界,成了天驕府的長老,而商雲飛和獨孤驚鴻,則是返回到了宗門之中。十大高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方野心中暗訝。萬道明的死亡他清楚得很,正是他自己親手所殺,想不到還有十大高手中的其他人也都死在了裡面。

古聖天域之中多是未開化的蠻荒凶獸,本身就蘊含了極大的危險,又有九大區域中的強者進入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尊主境界的強者。天驕府的眾多弟子相對來說就處於劣勢了,有很大一部分人都隕落在了古聖天域之中。

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是危險與機遇並存的,對於這些人的死亡,方野並沒有太多的感觸,這條路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怪不得別人。

「僅僅在古聖天域之中,就有三大高手隕落其中,九大區域高手齊聚其中,裡面還隱藏著無數凶獸,想要活下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剛剛那人感慨。

另外一人輕哼道:「你們只看到了危險,並沒有看到裡面的機遇。裡面已經有三大造化玄靈出世。明月天庭中更是出了好幾十件聖兵,還有許多聖賢遺留的洞府,以及一些聖賢悟道的痕迹,等等,可謂是一大寶地啊!在裡面沒死的人,全都有了不小的突破!」

不管是造化玄靈,還是聖賢洞府,亦或是聖兵,等物,類各大勢力之中也都屬於重量級的至寶。在古聖天域中竟然接連出世。讓眾人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是啊,住在我的住處附近的瘦猴,以前都被我壓著打。前不久他進入到了古聖天域,在裡面呆了一個月,再出來硬生生的提升了一個小境界。現在虐我跟玩似的,真是沒天理了!」又有一人憤憤不平的感嘆。

「聽說明月天庭出世的時候引得好幾件不朽神器都出世了,還有一些玄靈神器也都出現了,後來還有魔族現身,最終連神靈化身都出現了,真是難以想象啊!」有人驚呼。

任何與神靈有關的字眼都足以令人產生無盡遐想,更不用說當初還有神靈動手了,讓任何聽到的人都感到有中不真實的感覺,像是在聽久遠的傳說似的。

神靈,那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已經點燃了神火,不死不滅,在眾人心中,見到神靈的真面目都足以自豪了,就算是說起神靈,也都帶著敬畏的心情,像是怕被神靈聽去了一般。

「我們天瀾山的傳人就進入到了明月天庭之中,這件事情我也清楚一些。出世的神器乃是冰族的玄冥冰魄槍、寂滅嶺的寂滅天輪、天道宗的天命神盤、凌霄妖庭的萬妖鍾,還有魔族的三十三天無上至尊塔,出世的玄靈神器也有好幾件,神痕紫金鞭在豪傑墓的天星身上,萬火焚情圖在火神部落的火飛揚身上,寒霜流影劍在雪族的雪芊芊身上,天風神環在方野的那隻小黑貓身上,還有永恆道台也出世了,在廣寒天宮之中,無人得到!」有個人像是親眼見證了古聖天域中的大戰似的,說的頭頭是道。

「三大造化玄靈接連出世,是否知道都是被誰得了去?」有人問出了心底的疑惑。

那人搖頭說不知,另外一桌的一個青年介面道:「有關三大造化玄靈的事情,我倒是知曉一二。黃玉騰蛇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在方野身上。聽說他曾經斬殺了一條君王境界的冰火王蛇,我曾經也去了那條冰火王蛇的領地內,在那裡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土系能量,估計就是那黃玉騰蛇果殘留的氣息。而且,在廣寒天宮外反抗魔族神靈的時候,有人見到方野動用了三種真靈,其中之一就是那騰蛇真靈。」

方野聽得暗自震驚,天驕府中果然有不少能人,憑藉著一點兒蛛絲馬跡,就能夠推測的**不離十。

聽到此人說黃玉騰蛇果在方野身上,眾人都暗自驚訝,想到方野最近強勢崛起,連斬十大高手中的三人,對決萬象殿傳人葉蒼生,風頭一時無兩,也都默認了那人的推測。

如果他們知道連萬道明也是死在方野手中,恐怕他們的震驚更甚。

忽然,有人驚呼了出來:「你剛剛說方野動用了三種真靈,那豈不是說,他身懷三種造化玄靈?」

青年道:「還真有這個可能性,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不僅僅是某些個造化玄靈可以化出真靈,一些聖級或者神級的功法武技,也可以化出各種真靈。若說方野一個人身懷三種造化玄靈,我可不怎麼相信。」

剛剛那人暗自點了點頭,又繼續追問道:「也對!方野的氣運再怎麼逆天,也不可能同時身懷兩種造化玄靈啊!對了,朋友,你知不知道另外那兩種造化玄靈又是被誰得了去?」

青年大口飲了一碗酒,這才道:「赤霞神金枝被萬象殿的葉蒼生得了去,而那七瓣紫冰花,聽說是被我們天驕府的何心清得了去!嚴格說起來,這三種造化玄靈都落入到了我們天驕閣弟子手中,也不算虧了。」

方野眸子微微縮了縮,葉蒼生得到了赤霞神金枝還算是可以理解,畢竟葉蒼生可是萬象殿的傳人,而那七瓣紫冰花卻落在了何心清手中,這就讓方野無法淡定了。

能夠以一己之力在眾多天驕中奪得造化玄靈,全都是有著大氣運在身的人,那何心清不顯山露水的,卻得到了另外一件造化玄靈,方野感覺自己還是小看她了。

原來何心清是去了古聖天域,難怪對聶問天出手的人,只有高翔自己。

如果何心清也去了的話,那聶問天能否無恙,還真是說不準。

得知何心清得到了七瓣紫冰花,方野心中更是欲殺之而後快,殺了她,還能奪了她的七瓣紫冰花!

擁有造化玄靈的人,未來都不可忖度,方野不會給她機會成長起來,不然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

葉蒼生和何心清得到了另外兩種造化玄靈,讓眾人心裡都非常感興趣,他們對葉蒼生都有不少的了解,而對於何心清,卻是了解的並不多。

天驕府的弟子來自各大區域,也有不少見識廣的,最終也還是被他們知曉了何心清是來自於天武大陸,與方野來自於同一塊大陸!

有人忽然道:「說起天武大陸,那可是所有強者都不願踏足的地方,被稱之為天譴之地。那種地方,出的人才倒是不少,方野的親妹妹,四大美女中的方雪兒,也是從那裡出來的,還有方野與何心清,可謂是能人輩出啊!」

又有人介面道:「對了,一個月前在九天界打的幽月宮傳人顧行雲沒有絲毫還手之力的那個楚輕狂,好像也是從天武大陸走出來的,天武大陸還真是一片神秘的地方。」

方野與方雪兒等人相視一眼,眼中都有些笑意,楚輕狂就不是個安分的主兒,傷勢才剛好,就開始跟人打架了。

對於那幽月宮傳人,方野也有些印象,在重寶拍賣會上,那人曾經參與了九幽邪火的競爭。

方野並未見到那人的真面目,但那種陰柔的聲音讓方野很是聽不慣,楚輕狂教訓了他一頓,讓方野也感到很痛快。

「哎,魔族現身,有不少天驕府弟子都返回到各自的宗門之中了,陽開天、岳淵、李清輝、湛雪塵、金龍吟等人都離開天驕府了,天驕府中剩下的人不多了。」有人感嘆。

李清輝竟然返回冰火殿了,方野微微皺起了眉頭,看來想要找李清輝報仇,還不能急於一時,他還沒自大到可以單挑整個冰火宗的地步。

ps:第三章到!補昨天的一章!多謝【水渡千越】、【龍在楚天】、【溫馨的男人】、【(_╱傻惡魔ゞ】、【烈日泯世】這幾位朋友投出寶貴月票! 魔族現身,李清輝提前返回到了冰火殿之中,讓方野感到非常的遺憾。

李清輝數次想要對方野不利,還裝的一副清高的樣子,是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這才是令方野最反感的地方。

想要斬殺李清輝,現在還不是最佳時機,唯有等到李清輝從冰火殿中出來之後,才有機會。

以方野現在的實力,若是前往冰火殿要人,那跟找死沒什麼區別。

而對於何心清,方野可沒打算放過她。

嚴格說起來,方野與何心清之間並沒有直接的衝突,只是方野與七煞殿直接已經有了不可調和的矛盾,何心清身為七煞殿最傑出的傳人,她和方野遲早會走上對立面。

方野並不是那種只知道被動防守的人,他更喜歡主動出擊,絕不會允許未來的大敵安然成長。


在方野思量的時候,又聽到飄香樓中傳出另外一人的聲音:「魔族現身,雖然有許多天驕都回歸到了各自宗門之中,可在天驕府中的天驕也有不少,豪傑墓的天星、帝王陵的顏如玉、英雄冢的物天擇,天邪大陸四大隱世至尊勢力中有三大傳人依舊停留在天驕府中,還有許多至尊級勢力的傳人也並未離去,都在瘋狂的提升自己的修為,以應對魔族大劫。」

有人感慨道:「天星和火飛揚身懷玄靈神器,墨承影身懷造化玄靈,有不少的天驕府弟子都對他們出手了,天驕府也不管。可惜,出手之人都是非死即傷。尤其是墨承影,任何勢力的人對他出手,他就會殺死那個勢力在天驕府的所有人,沒人能夠躲過一個行走在黑暗中的殺手,殺的現在已經沒人敢對他出手了!能夠擁有玄靈的人,還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在天驕府中,他們近乎是無敵的存在!」


Related Articles

眼神中滿滿的都是佔有慾,以及志在必得的得意。

鬱子宸皺眉,眉目微冷,就要發怒。顏愛蘿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