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咸?」范劍南皺眉道。

「是的,他是巫家的祖先,唐堯時人,以作筮著稱。能祝延人之福疾,知人之生死存亡,期以歲月論斷如神。堯帝敬之為神巫。巫家的巫術源流大部分是傳自他。但是當時還有其他的大巫者,只是名氣都不如他。」巫長天緩緩地道,「那是一個巫者受到極度尊崇的時代。」

「我聽說過這個人。這麼說這些巫文的產生,果然是在夏代之前,巫家的源流竟然如此久遠!」龍大膽吃驚地道。

「是的。據說當時有七位大巫者。並且把所有的巫術心得流傳了下來,用的就是這種巫文。只不過在漫長的歲月之中有很多已經佚失了。當然也有一些成為了巫術的分支從此分離出去了。比如說你們醫術者,你們最早也是巫術者。據說你除了擅長葯事針灸,還精通祝由術。這其實也是一種巫術的變體。」巫長天緩緩地道。

龍大膽點頭道,「是。那麼,令狐家呢?」

「他們也是一支巫術的傳承者。而且相當古老,追溯起來,和巫家甚至有很深的淵源。所以他們也保留著部分巫文,我並不感到奇怪。」巫長天緩緩地道。

「這麼說這些巫文原本都是一個整體?只是因為後世的流傳才逐漸分散了?」馮瑗皺眉道。

「可以這麼說。」巫長天緩緩地道,「我們巫家可以說是保留最多巫文的家族之一。雖然目前已經沒有人能夠完美地解讀這些巫文,但是巫家的很多巫術都可以說是從這些巫文之中得到了啟發。這也是巫家為什麼會成為巫術源流的根據。不過經歷了很多年的推敲和研究,巫家的祖先也多次意識到,我們得到的巫文是不完整的。它們應該是某個大型巫術的某個部分。」

「果然是這樣。」令狐芸吃驚地道。

「怎麼?令狐家也有類似的傳說?」范劍南轉向她問道。

令狐芸自知失言,連忙含糊地道,「只是聽老人們說,這些巫文是什麼七分之一。具體是什麼他們也講不清楚,只是歷代都是這樣傳下來的。有些是老人們的傳說,有些是小時候的童謠。反正就是說這巫文是不完整的。所以我姑姑才會想著要把這家傳的巫文補充完整。」

「這就對了。」范劍南想了想道,「七分之一。我記得巫家也有被稱為巫家九絕的說法是么?」

巫長天看了看巫長河,轉過頭道,「是的,巫家九絕代表著巫家最高巫術成就。而這些古老的巫文,就是其中的一絕。」

范劍南沉吟道,「如果這樣解釋的話,似乎就解釋得通了。巫家留存的巫文,和令狐家的巫文,都是當年七位大巫者留下的一個部分,所以才會有七分之一的傳說。」

馮瑗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臉色大變,抓緊了范劍南的手,低聲道,「如果這是兩個七分之一的話,那麼我們在五嶽真形圖指引下找到的五嶽遺物,也就是那五塊洛書龜甲,會不會就是另外的七分之五?」

范劍南沉默地點點頭道,「很有可能。」

「天,這竟然是真的!」馮瑗吃驚地道。

「怎麼?難道你們見過其他的巫文?」巫長天吃驚地看著范劍南道。

范劍南點點頭道,「是的。我們在五嶽真形圖的指引之下,曾經找到了五塊龜甲殘片。這五塊龜甲殘片可以拼成一副完整的龜甲。而在這龜甲之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這種怪異的巫文。我們相信,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洛書龜甲。」

「河出圖,洛出書。河圖洛書,陰陽五行術數之源!你敢肯定真的是洛書龜甲?」巫長天的臉色瞬間變了。

范劍南點點頭道,「基本上可以肯定。」

令狐芸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天啊,現在這些龜甲在哪裡?」

「我把它們交給了一個人。易術理事會的第一理事。」范劍南緩緩地道,「因為我相信,他可以很好地保存這些東西。」

「什麼?你竟然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人了?!」令狐芸目瞪口呆。

范劍南摸了摸鼻子道,「我這個人一向有點敗家子的氣息。更何況,我對那些龜甲沒有什麼興趣。」

「洛書龜甲,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也許這些古老的巫文隱藏著令我們吃驚的秘密。」巫長天喃喃地道,「真是難以想象,巫家歷代相傳的巫文竟然是洛書龜甲的某個部分。」

「所以我懷疑,張堅的目的是這些巫文所代表的某個龐大巫術。」范劍南緩緩地道,「無論這個巫術是什麼,都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而目前,我只能依靠你們兩家,才能得到和這些巫文相關的信息。」。

… 88_88050令狐芸看了一眼巫家的兩兄弟,又看了看范劍南道,「你想我們怎麼做?」

「把你們兩家的巫文拼湊在一起,試著找出其中的關係。或許我們能夠從巫文入手,查出張堅和那個聖章兄弟會的真實目的。」范劍南緩緩地道,「只要找出他們究竟想幹什麼,那麼找到他們就會更加容易了。」

巫長天沉吟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必須把兩家的巫文全部放到一起,然後由兩家對這些巫文有了解的老人在一起參詳。進而找出這巫文背後隱藏的秘密?這是個辦法,不過……」

「不過什麼?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直說。難道你還是在懷疑,我和范劍南串通一氣想騙你們家的巫文么?」令狐芸冷冷地道。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巫長天皺眉道,「我是說,這些巫文流傳得年代太過久遠,即便是我們巫家的老人,對此有所了解的也不多。相信,你們令狐家的情況也不會比我們好多少。我在想,即便是我們真的這樣做,恐怕也很難解開這些巫文。」

「你們先聽我說。」范劍南開口道,「我知道要解開這些巫文只怕非常困難。但是正如你所說的,你們兩家多少對此有些了解。哪怕是盲人摸象,所得到的只是一些殘缺的部分。但是大家相互坦誠相見,就算是拼湊,也多少能夠拼湊出一個大概的脈絡來。比如這些巫文所代表的大型巫術,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巫術?我們也並不需要解開這個術界流傳千古的謎團,但是我們至少能夠理出一點點的頭緒。」

漫步動漫世界 沒錯,范劍南這話說的在理。」令狐芸點頭道,「現在我們的情況就是信息蔽塞,很明顯那個聖章兄弟會比我們對這些巫文了解得更多。而我們還在這裡猶豫,相互猜忌,簡直就想沒頭蒼蠅一樣亂撞。只有了解了對方究竟想做什麼,我們才有機會追回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我不明白你們巫家還在考慮什麼?我們都失去了家族傳承的巫文,我不明白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這麼說,令狐小姐也同意這樣做了?」巫長天看了看令狐芸道。

「當然,如果這能讓我們追回那些失去的巫文,不讓其流入其他巫術者之手的話。txt全集下載我覺得可以一試。」令狐芸緩緩地道,「我可以馬上聯繫家裡,讓他們找個對家族巫文比較了解的行家過來。」

「好!既然令狐小姐這麼爽快,我們巫家也不是不幹脆的人。我也會讓巫家的一位長者出面。對於巫文,沒有人比他了解得更多。」巫長天點頭道。

他身邊的巫長河卻有些皺眉道,「長天,你的意思是讓六叔來?」

巫長天沉默地點點頭。

「只怕不行吧,他已經有三十多年沒有離開過巫家了,而且他不但腿腳不便,脾氣更是古怪得很。就算是你哥長青,也未必請的動他。」巫長河有些猶豫地道。

「沒有其他人選了,六叔是整個巫家對這些巫文最有研究的人。」巫長天嘆了一口氣道,「雖然他脾氣是古怪了一點,但是只要是和巫文有關的事情,他肯定是會來的。況且這一次巫文被人竊取的事情,關係到整個巫家的根基所在。六叔不是那麼糊塗的人。」

范劍南點點頭道,「 世界的戰曲 ,那就是最好了。我的天機館隨時為你們敞開,恭候兩家的高人。」


巫長天一笑,「這就最好了,由你牽頭,免得兩家都心懷戒備,彼此提防。說實話,這麼多年來,我們巫家還是第一次和其他巫術者打交道。」

范劍南朗聲一笑。這一場飯局,實在是有些不易。他不但促成了兩個傳承久遠的巫術世家聯合了起來,更重要的是,他相信一定會從這些殘缺的巫文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幾天之後,天機館又來了兩位客人。巫家來的是一個小老頭,孤僻冷漠,甚至有些陰沉。他和范劍南等人打了一個招呼之後,就再也沒有說過話。只是一個人坐在那裡有些表情獃滯地抽著煙。他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十足的鄉下老農,黝黑精瘦。像是做慣了粗活,雙手甚至有些乾裂而粗糙。

而令狐家來的卻是一位大媽,看起來也有六十多歲了,身材有些臃腫發福,但是穿著打扮卻還很時尚。范劍南甚至覺得她有些很親切的味道。因為就在他老家的小區廣場,幾乎每天有這樣的大媽在樓下跳著廣場舞。這位大媽歡快,樂天,而且還喜歡說話,和巫家的那位六叔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男一女,一胖一瘦,一個沉默寡言,一個開朗話多。

范劍南看著他們,就有點忍不住想笑。不過寒暄了幾句之後,大家就開始進入了正題。

在天機館的客廳里,令狐大媽平靜地道,「我們可以開始了么?」

「東西我帶來了。」巫家的六叔慢慢地拿出了一本早已過時的塑封筆記本放在了桌上,看了她一眼,繼續沉默地抽著煙。

令狐大媽卻是新潮得很,隨手拿出了平板電腦放在桌上,淡淡地一笑道,「東西我也帶來了。這是令狐家家譜上的原始巫文圖片,因為是早年翻拍過的,有些不是很清晰,但還看得清楚。還有一份是改動過之後的家譜,我也帶來了,你們這裡有印表機么?」

馮瑗點頭道,「有,我帶你過去。」

令狐大媽跟著馮瑗一起去了范劍南隔壁的辦公室,那裡有一台印表機,看樣子是要把這些巫文的照片列印出來。

巫六叔看著她們的背影,有些詫異地皺了一下眉,喃喃地道,「這女人就是麻煩,盡搞些新花樣。」

范劍南忍住笑,走過去遞給他一支煙,笑著道,「可不是么?不過要是沒女人,這個世界只怕更麻煩。」

巫六叔接過了范劍南的煙,看了他一眼道,「我聽長青說起過你,聽說你是五術人之一?」

范劍南點點頭道,「山醫命相卜,我是卜術者。」

巫六叔沉默了一會兒道,「以前五術人名氣很響亮,現在也只有你們這些小夥子啦。對了,我問你一件事。」

「請說。」范劍南有些好奇,巫六叔來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找他說話。

「巫崖,你真的見過他?」巫六叔壓低聲音道。

范劍南點點頭。

「他怎麼樣?」巫六叔看著范劍南道。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范劍南嘆了一口氣道,「他的臉完全毀了,所以經常帶著口罩。這些年他應該是一直在海外。就我所知,至少有十年時間他一直在馬來西亞一帶。」

巫六叔微微點點頭,嘆了一口氣道,「自作自受啊,他當年還是一個挺不錯的小子。長得好,人也聰明。就不知道為什麼非得要離開巫家,其實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啊?」

「或許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會連累到家人,所以才不顧一切地要脫離巫家,而且自己毀了容。可能也是不想有人知道他是巫家的人。」范劍南嘆息道。

兩個人正在說話的工夫,馮瑗和令狐大媽兩個人回來了。她們把十幾張圖片擺放在桌上,拼湊出了一組古怪而繁複的巫文。

巫家六叔看了范劍南一眼,一言不發地翻出了那本塑封筆記本。一點點翻開,裡面全是手工繪製的圖文。雖然和令狐大媽帶來的不同,但卻看得出明顯是同一類型的符號。

令狐大媽的臉色微微一變,驚聲低呼道,「果然是另一部分長生文,這些長生文果然還有其他的部分。」

「長生文?」范劍南有些愕然地道。

令狐大媽神情鄭重地點頭道,「是的,這些巫文在令狐家有另一種稱呼,叫做長生文。老輩傳說,是仙人留下的奇文,破解者可使凡人得長生。」

巫家六叔冷冷地哼了一聲,「明明就是七絕巫文,卻起什麼花里胡哨的名字。還長生文,哼。」

「我也只是就事論事而已,我們令狐家,確實有這個稱謂。再說了不過就是名字,有必要這麼認真么?」令狐大媽笑著道。「再說這長生文的叫法在令狐家由來已久,又不是我杜撰出來的。」

巫家六叔不再說話了,只是冷冷地看著桌上的那些巫文。

范劍南卻沉吟道,「長生文。這麼說確實有傳言這些巫文和長生之秘有關聯?」

「怎麼,你也知道長生之秘?」令狐大媽愕然道。

「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聽說過。」范劍南皺眉道,「前段時間我受人之託,在五嶽山中尋找到了一些龜甲殘片,上面的巫文和這些大同小異。但根據易術理事會的第一理事所說,這些東西之中包含著某種長生之秘。當時我也認為這不過是一句笑談,又或許是古人誇張地說法。難道令狐家也有這樣的傳說?」

令狐大媽猶豫了一下點頭道,「是的。我們家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傳說。據說我們是文王周公的後裔,家族歷代相傳的族譜上留有可以使人長生不死之秘。這當然也只是傳說,說都沒有在意過。直到……」她的神色有些黯然,沒有再說下去。。


… 88_88050令狐大媽雖然沒有說下去,但是從她的神色之間,范劍南就猜到了她是想起了令狐白的事。八零電子書/

當年令狐白也是堅信這個傳言,所以才冒險不惜以身相試,結果卻落得一夜白頭,未老先衰。這件事一直是令狐家人心中的傷疤,直到令狐大媽現在提起來,也有些黯然神傷。

范劍南知趣地閉上了嘴,免得又勾起他人的傷心事。

他是閉嘴了,巫家六叔這個倔老頭卻冷冷一笑道,「關於這些巫文,我們巫家也有些離奇的傳言,你想聽聽么?」

范劍南點了點頭。

「我們巫家可沒有那麼多說法,只是稱這些巫文為九絕之一。傳言這些巫文是由七位大巫流傳下來,包含著巫術的終極秘密,但是從來沒有人解開過。直到歷史上某位巫家先祖說,這些巫文並不完整,所以巫家歷代都有人在研究這些東西,卻沒有一個成功。」巫六叔淡淡地道,「但是即便是不完整的巫文,經過了這麼多代人的整理髮掘,總還是有所發現的。」

「哦?」范劍南微微一愣道,「是什麼發現?」


「巫家的先祖曾經對這些巫文做過試驗,發現這巫文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也不像是某種字體。所以他們有了一個大膽的推測。」巫六叔看了范劍南一眼,吸了一口煙道,「他們懷疑這些巫文形成的年代可能比文字本身更早。也許在那個時候,這種巫文甚至沒有固定的讀音,也不代表具體的含義。–00———00——————-」

「沒有讀音,沒有含義,那還算是文字么?」范劍南有些好奇地道。

「是啊。不管這些巫文到底是什麼,總是應該有具體含義的吧。 甦醒的神明 ,而畫上去的圖畫吧?」令狐大媽不屑地道。

「哼,婦人之見。」巫六叔咬著牙冷冷地道,「我來問你們,中國現今出現最早的文字是什麼?」

「這個我知道,應該是甲骨文和金文。」馮瑗馬上應道。

「不錯,還是這個女娃有點學問。」巫六叔點頭道,「你們知道么,現在的人即便是不懂甲骨文,但是也能夠根據甲骨文的形狀來揣測出一個字的含義。你們知道這是為啥?因為這種古文字,所著重的不是音,而是形。所以中國文字說到底還是一種象形文字。」

范劍南不由對這個老人有點另眼相看,這位巫家的六叔又老又瘦,一副貧苦老農民的形象,實在沒看出來,他的學識還真是不錯。居然能夠說出這麼文縐縐的話。

令狐大媽卻明顯不買他的帳,冷笑著道,「剛才還說這巫文沒有具體的含義,現在卻又說文字的形態代表著特定意義,這不是自相矛盾么?我看你們巫家也不過如此。」

巫家六叔卻根本沒有生氣,而是冷冷地道,「你急什麼,剛才說的只是普通的甲骨文,我還沒有開始講巫文。你們想,巫文之所以創造出來,是因為什麼?是因為當時巫師的需要,在古代的部落巫師有著崇高的身份地位,也必須有著高人一等的學識。當時的人病了,找巫師。有疑問了,還是找巫師。」

「是的,所以當時的巫師也就相當於現在的高級知識分子,時代精英一般的存在。」范劍南苦笑道。

「沒錯,但是巫師之間也是要傳承的。老一代的巫師死了,自然要把自己的知識傳授給下一代的人。比如說草藥學,哪一種草藥可以治病,哪一種卻能吃死人。再比如說月缺月圓,天相曆法,這些東西直接關係到春耕秋收,是維繫農耕部落生存的關鍵。這一切知識都要傳承,這就促使了文字的誕生。」巫家六叔淡淡地道。「而最早誕生的就是巫文,一種在巫者之間流傳的文字。」

這一次,范劍南心裡真是服了,巫家不愧是巫術者的源頭。這位巫家六叔的學問很見識,並不是一般巫術者能有的。看巫六叔說了不少話,他連忙起身給他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

巫六叔微微點了點頭,淡淡地道,「現在我要說的才是關鍵。巫者之間的傳承,除了我剛才說到的這些,還有最關鍵的就是巫術的傳承。巫術的強大與否,是直接關係到巫者自身地位的。我們剛才已經說了,早期文字都是形象地代表了某種意義。那麼巫術呢?怎麼用文字來表達?」

范劍南有些茫然地搖頭道,「六叔,你這可真的問倒我了。我對巫術簡直是一頭霧水。巫術和我們的五術人用的陰陽五行之類不同,好多不合理的事情,都只能由巫術產生,而且,沒有任何道理可以解釋,更別說怎麼用文字來表達了。」

巫六叔苦笑了一聲道,「別說是你,就算是巫家的老人,又有幾個能夠完全解釋巫術的?巫術之所以和你們的術數或是術法不同,就是因為其沒有合理的解釋。你們可以用陰陽,用五行八卦來解釋一切事情,但是卻不能用來解釋巫術。因為巫術本身就沒有解釋。」

范劍南點點頭道,「應該是這個樣子,也或許是巫術也有內在的聯繫和規律,但是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掌握。」

「但是,在這沒有解釋的背後卻是有另一種解釋的。」巫六叔緩緩地道,他看了范劍南和馮瑗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低頭喝了一口茶。

「沒有解釋的解釋?」范劍南皺眉道,「您老是什麼意思,能不能說得更明白一點?」

「好,我就跟你明說了。」巫六叔淡淡地道,「我如果現在使用巫術,你能不能感覺道?」

「這個?」范劍南皺眉猶豫了一下道,「巫術在某些方面和我們的術數是一致的,只要你使用巫術,那麼肯定能夠引起周圍術力的細微變化,我應該是能夠察覺到的。」

「不錯。術力!這就是巫術者和你們五術人的共通之處。不但我們之間都是這樣,就連那些西洋巫術者,別看他們又是念咒又是繪製符文,看起來花里胡哨的,但是在使用巫術的時候,其本質也是在驅動術力。」巫六叔淡淡地道,「現在你是不是想起了一點什麼?」

「術力?象形文字?」范劍南默默念著這兩個詞,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 88_88050看著范劍南臉上的神情變化,巫六叔平靜地道,「怎麼,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范劍南猶豫了一會兒道,「是,是有一些想法,不過我不知道自己想得對不對。」

「哦,說來聽聽。」巫六叔看了他一眼道。

「我在想象形文字最大的好處就是容易辨認理解,古人畫一隻類似鳥的圖案,那麼這個字就是鳥;畫一條魚,那麼這個字就魚。甚至於在甲骨文之中也還有很多類似的例子,比如說『水』這個字,在甲骨文之中就是一段曲折的流水圖案。」范劍南微笑道。

「這很正常啊,不光是中國,就連古埃及的紙草文字也是這樣。大多數古老文明的文字都是象形文字。」馮瑗插口道。

「所以我在想,這些神秘古怪的巫文是不是也是這樣。只不過它們所要代表的是巫術的原理,而不是實際的物體。所以這些圖案會不會就是以某種抽象形態來代表術力的流動。」范劍南皺眉道。

巫六叔沉默了一會兒,點點頭道,「久聞范家卦師都是聰明絕頂之輩,思維敏捷,舉一反三。果然名不虛傳。」

令狐大媽皺眉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些巫文其實是某種術力的流動指示圖?可是這些巫文,也看不出什麼特殊來啊?」

「並不是所有的巫文,而是涉及到巫術的巫文,大部分是這樣。」巫六叔點點頭,指著桌上的一頁紙張道,「你們來看,這個字元。它的起筆到收筆,是一筆完成的。看似古怪難以辨認。但是實際的效果卻是這樣的。」他緩緩伸出了手。

巫六叔的手粗糙而乾裂,像是枯樹皮一般。他直直地伸著手,一動不動,似乎什麼反應都沒有。但是范劍南的神色卻有些異樣。身為遁甲卦師,他對術力的流動極為敏感。他可以敏銳地察覺到,巫六叔掌心的術力在以一種和紙張上的符號非常類似的軌跡運轉。這種術力運轉的軌跡非常奇妙,像是生生不息地循環,沒有盡頭。

范劍南驚訝地看著巫六叔的手,他能夠感覺到術力所帶動的水氣在不斷朝巫六叔的掌心匯聚。幾乎是一分多鐘的工夫,巫六叔伸出的手掌之中已經是一汪清水。【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巫六叔慢慢地翻過手,將手掌之中的水傾倒在了地上。這憑空取水的巫術簡直令人打開眼界。就在一分鐘之前,他伸出的手掌之中還是一無所有,但是一分鐘之後隨著他掌心的術力運轉,帶動空氣中的水汽就在他手掌之中高速凝聚,最終形成了一捧清水。

馮瑗看得目瞪口呆,這種巫術在她所學的術數之中完全找不到合理的解釋。也不能用陰陽五行來歸納這種巫術行為,但是卻實實在在地生效了,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就連令狐大媽這樣的巫術高人也不禁有些心中凜然,暗道,巫家果然是巫術之源。就連這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小老頭,也有這樣的奇妙手段。

但是令范劍南真正驚詫的,卻不是這表明能夠看到的玄奇一幕。而是巫六叔的術力流動,和他所指的這個巫文的筆畫軌跡完全一致。這才是令范劍南感到震撼的。巫文的真正作用原來是這樣!沒有絲毫的花俏之處,嚴謹守一,用筆畫來代表術力的流轉軌跡。


Related Articles

年英豪從小就練武,身材很好,歐陽志遠的眼睛有點發直。

年英豪瞪了一眼歐陽志遠道:「小傢伙,看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