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爺,你休聽這幽冥兵皇污衊我,我何曾偷過他的武器,東城防備森嚴,我就是派人也無法進來啊!」納蘭軒慌忙解釋道。

燕若雲心思一動,思襯著納蘭軒說的也對,東城防備如此森嚴,傳聞中幽冥兵皇又特別的神秘,他的東西怎麼能讓人隨便偷走呢?

「還跟他費什麼話,直接就殺是了!」燕若雲皺眉說道。

「幽冥兵皇,你竟然污衊本世子,來人,給我上!」納蘭軒厲喝一聲,頓時前排的先鋒隊便列陣開始攻城。

楊毅等人慌忙把幽冥兵皇保護到了中間,然後護送著他進城,聽著外面的廝殺聲,並快速的落下了城門。

「小王爺,如今,沒有聖上的命令,休要怪我們東城無禮了!」楊毅冷笑說道。

燕若雲氣急,看著那些東城的士兵已經全部都撤到了城內裡面,而他們只能空對著城門大發脾氣,不由得眼冒金星。

「混蛋!」燕若雲恨恨的罵道。

「小王爺,如今我們得想攻城的辦法!」納蘭軒擔擾的說道,戰事一觸即發,而他的父皇還在幽冥兵皇的手中,他擔心幽冥兵皇會殺了他的父皇。

「如何攻城?你沒看著這城門異常堅固,就是想攻,也得有辦法攻擊才行!」燕若雲恨恨的說道。

「用火攻!」燕若雲切齒說道。

「好!」納蘭軒欣喜的領命而去。

燕若雲如此想要急切的攻進城內,除了要救出東吳皇帝之外,最重要的是想要佔有幽冥兵皇的武器倉庫,傳說中,幽冥兵皇的武器倉庫,各種霸道的兵器都有,如果他能夠得手,那對他更進一步佔有皇位,將會是最大的助力。想到這裡,燕若雲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冷笑。

納蘭軒的士兵找來了很多的乾柴,全部都堆放在了城門邊上。

「已經差不多了!」納蘭軒看著堆成小山高的乾柴,趕緊屁顛屁顛的向燕若雲彙報。

「嗯,不錯!」燕若雲讚賞的看了看納蘭軒,頓時覺得他有很好的狗腿潛質。

「那就放火吧!」納蘭軒興奮的說道。

「且慢!」燕若雲眸光閃了閃,嘴角閃過一抹冷厲。

「還等什麼?」納蘭軒有些著急,他們可是瞞著大燕皇帝出來的,若是再拖下去,恐怕就會有危險啊。

「你急什麼?如此好的機會,這火裡面,不加點料豈不是白白浪費了?」燕若雲邪笑道。

「你,你打算還往裡面加什麼?」納蘭軒奇怪的看著燕若雲。

「別急,等會你就知道了!」燕若雲閉口不言。

納蘭軒悻悻的點了點頭,耐著性子等了一會。

不一會,外面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燕若雲眼眉一挑,一絲喜悅就從唇邊溢了出來。

「來了?」納蘭軒驚喜的問道。

「快出去瞧瞧!」燕若雲起身迎了出去。

只見侍衛帶了一個身上背著藥箱的老先生走了過來,老先生一看到燕若雲,連忙拱手行禮。

「他是?」納蘭軒有些意外。

「這是用毒高手左騰!」燕若雲介紹道。

「用毒?」納蘭軒的眼珠轉了轉,看了看旁邊堆著的小山高的乾柴,頓時明白了過來。

「王爺要在這柴火裡面用毒?」納蘭軒興奮的說道。

「嗯!」燕若雲點頭。

「小王爺,你要的東西,屬下都已經準備好了!」左騰低頭說道。

「左先生辛苦了!」燕若雲恭敬的說道。

「屬下奉了王大人的命令,前來相助小王爺!」左騰低頭說道。

「好,很好!」燕若雲放肆的大笑。

「小王爺,現在就開始吧?」左騰試探著問道。

「先不急,等風向變了即可!」燕若雲擺手道。

「老夫已經看了風向,不消半個時辰,風向便會改為東南方向,而東城便在東南方向,到時候,即可實施!」左騰說道。

「好,很好,本王就等的是這個時刻!」燕若雲點了點頭。

「小王爺,屬下還有一事稟報!」左騰一臉的神秘。

「什麼事情?」燕若雲一愣。

「這!」左騰似乎因為納蘭軒在他身旁,說話有些遲疑。

「你先退下吧!」燕若雲看了納蘭軒一眼。

「是!」納蘭軒拱手退下,眼眸一沉,心裡有些不爽,這燕若雲還真把自己當成他的狗腿子了,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雖然心裡有些不甘,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還是退出了燕若雲的身邊。

「王爺,皇宮裡面的那個已經出來了!」左騰低聲說道。

「啊?」燕若雲臉色一沉。

「王大人的意思是讓!」左騰陰著臉做了一個殺頭的動作。

「真的?」燕若雲頓時覺得渾身顫抖了起來,他多日的布置已經就要快實現自己的願望了,當然心裡十分的激動。

「是的,宮裡的那個假的已經被蓉太妃控制起來,所以外面的這個,要快刀斬亂麻!」左騰陰冷的說道。

「好,路上截殺!」燕若雲點了點頭。

「王大人已經安排了!」左騰笑著回答。

「王大人果然是本王的好助手啊!」燕若雲心情大好,呵呵直笑。

「王爺,盡可以率性而為,把東城搞得雞犬不寧,同時也讓那條龍更加的煩躁,如此,才好渾水摸魚!」左騰說道。

「本王明白!」燕若雲點了點頭。

左騰抬頭看了看風向,覺得,此時風向已經改變了過來,已經慢慢的變成了東南風了。

「王爺,我要見王爺!」納蘭軒急急的跑了過來。

「什麼事?」燕若雲凝眉說道。

「王爺,你快瞧瞧,風向已經是變了呀,快看,這樹葉可都朝著東南方向颳了!」納蘭軒急切的說道。

左騰衝著燕若雲點了點頭,只見燕若雲沉聲喝道「點火!」

左騰把自己藥箱裡面的草藥都倒了出來,扔進了乾柴裡面,隨著火勢的蔓延,頓時覺得一陣刺鼻的煙味就瀰漫開來。

「這是什麼毒藥?」燕若雲皺眉說道。

「這是可以讓人眼睛無法睜開的毒藥,只要人被煙霧迷了眼睛,便會無法睜開眼睛,眼球都會變成血紅色,如果不得到救治,不幾日就會變成瞎子了!」左騰冷笑道。

納蘭軒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冷氣,不自覺的後退了半步,這個看似不起眼的老頭子,竟然會有如此狠毒的手段,這裡面可是住著得全城的百姓啊。

「好,很好!」燕若雲寬慰的拊掌叫好。

「如今火勢蔓延,那濃煙裡面已經帶了毒草,為保障起見,王爺還是先行回到軍帳裡面去吧!」左騰說道。

「不,本王要看著東城裡面的百姓求饒!」燕若雲拒絕道。

「那好吧!」左騰只得答應。


火勢蔓延開來,燒得那些乾柴啪啪作響,濃重的煙霧順著風朝著城裡面飄了過去,大街上原本的行人,起初被濃煙嗆得難受咳嗽了兩聲之後,頓時覺得眼睛有些模糊,又過了一會,便覺得眼淚不停的往下流,隨即只覺得疼得厲害,慌忙一路奔跑著去找裡面的大夫查看。

「糟了,濃煙裡面有毒!」站在城門上守防的士兵們警覺起來,慌忙跑到城裡去彙報花琉璃。

花琉璃一看到急匆匆跑進來的侍衛,凝眉問道「何事那麼驚慌?」 「娘娘,他們放火攻城了!」侍衛急急得說道。

「我們那城門全是青銅澆築,還怕他們用火燒?」花琉璃冷笑。

「不,煙霧裡面有毒!」楊毅紅著眼睛跑了進來,急急的說道。

「有毒?」花琉璃眼眸一沉。

「沒錯,有毒!」楊毅點了點頭,慌忙帶著花琉璃朝著東城的診所裡面跑了過去。

診所裡面陸續的衝進來的是被煙霧熏了眼睛的百姓們,他們得臉上皆是惶恐之意,不停的擦拭著眼睛裡面流出的淚水,但是越擦卻越是疼的厲害。

「大家都讓開,大家都讓開,娘娘來了,快些讓開!」楊毅大聲喊道。

原本聚集在一起,有些暴躁的百姓們一聽聞此言,紛紛主動的讓開了道路,讓花琉璃他們走了進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花琉璃冷然的看向了一旁神情凝重的老大夫。

「娘娘,這是毒草啊!」老大夫凝眉說道。

「毒草?」花琉璃心裡一突。

「這毒草原本生長在濕熱的山上,所以,這毒性也是極其的強烈,原本這濕熱的地方什麼樣的毒物也是能生長的,所以,這種毒草更加的厲害一些!」老大夫解釋。

「楊毅,快派人把在大街上流連的百姓們送回家內,另外迅速的讓官員介入,把受傷的百姓們登記造冊,然後讓他們來老大夫這裡儘快診治,再把墨叔快點找來!」花琉璃沉聲交代道。

「娘娘,這燕若雲竟然如此的歹毒,毫不顧忌傷害城裡的百姓!」楊毅怒吼道。


「如此看來,這燕若雲並不是想要救走東吳皇帝那麼簡單,快去快回!」花琉璃嚴肅的說道。

「老大夫,這種毒草,如果延誤了,應該會怎麼樣?」花琉璃低聲對老大夫說道,作為東城的領導者,她有必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把事情最壞結果存到了心裏面,也好她斟酌下一步的行動。

「回娘娘,若是不及時診治,恐怕會有失明的危險!」老大夫低聲回答。

「好!」花琉璃心裡一沉,慌忙用眼神示意老大夫要隱瞞這種最壞的結果,民心亂了,這仗也不用打了,整個城可就散了。

「來,來,大家都稍安勿躁!老夫這就為你們熬藥,大家且耐心等一等!」老大夫和藹的喊道。


「大家都鎮定下來,有我陪著你們一起!」花琉璃沉聲說道,眸子裡面的鎮定,頓時有了安撫人心的作用,眾人在聽到她的聲音,原本焦躁混亂不堪的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雖然越來越多的人湧進了這診所裡面,但是好在是大家都沒有著急。

墨海滿頭大汗的從武器倉庫裡面趕了出來,看到了花琉璃,神情肅穆。

「墨叔,我需要做一批這個!」花琉璃將防毒面具的圖紙交到了墨海的手裡。

「這是?」墨海看著那奇怪的東西,有些意外。

「這是防毒面罩,你照著我的圖紙去做,材質嗎,先用上好的牛皮吧,韌度夠好!」花琉璃交代道。

「做多少?」墨海凝聲問道。

「按我城的人口加緊製作吧!」花琉璃交代道。

「是!」墨海領命而去。

花琉璃耳朵邊上響起孩童的哭喊聲,她心裡有些疼,戰爭對大人來說,他們可以理解,但是孩子卻是不能理解。

心中對燕若雲的恨意更加深了幾分,她一眼便看到了在人群中的劉蘭兒,只見劉家娘子牽著她的手,雖然她的眼睛也是在流著眼淚,但是她卻是在安慰著一旁苦號的小朋友。

「小瑞瑞不要哭!」劉蘭兒的小手替小男童擦著眼淚。

「姐姐好疼!」小瑞瑞緊緊掐著劉蘭兒的小手說道。

「不疼,你看姨姨在那裡,她一定會救我們的!」劉蘭兒朝著花琉璃綻放了一個安心的笑意。

花琉璃心裡一暖,走過去把劉蘭兒抱在了懷中。

「姨姨我們會沒事的是不是?」劉蘭兒忽閃著漂亮的大眼睛奶聲奶氣的問道。

「對,蘭兒說的對,我們都會沒事的!」花琉璃溫柔的說道。

「蘭兒是在外面玩耍的時候不小心被煙霧熏到了!」劉家娘子歉疚的說道,看著劉蘭兒不停流下來的淚水,小小倔強的小臉上,絲毫沒有半點的害怕,這種鎮定,讓花琉璃感到心疼。

「沒事的,會過去的!」花琉璃沉著臉說道。

東城原本是她想要保護的地方,也是她唯一的屏障,燕若雲竟然會對她的東城下手,她一定要百倍的還回去。

可是看到東南風依舊颳了過來,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她不由得擰了擰眉。

「糟了,娘娘,草藥不夠了!」老大夫急急的走了進來說道。

「缺什麼?」花琉璃凝眉問道。

「缺了一味,這一味是解毒明目的,叫決明子!」老大夫說道。

「還能夠多少人的?」花琉璃擔擾的問道。

「只夠這些人的,恐怕再增加,就不夠了!」老大夫回答。

「好,我馬上派人出城!」花琉璃鎮定的說道。

「出城?娘娘,這太危險了啊!」劉家娘子擔擾的說道。

「沒辦法,不能少了這一味草藥!」花琉璃看著天色逐漸黑暗了下來,而濃煙卻是越來越強烈了。

第一批防毒面罩很快研究出來,而暗影則是第一個帶上的。

「這是什麼東西?」暗影微微皺眉,看著只露出兩隻眼睛的防毒面罩,有些奇怪。


Related Articles

顧南音微笑著對他說:「還是你想得周到!擺在卧室里,它就成為我們的專屬觀賞品了。」

霍北驍幽幽一笑:「將來如果我們的孩子質疑...
Read more

這猥瑣少年一過來,身上便有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姚洪輕輕皺眉,沒有搭理他。

“拽什麼拽,等會就有你好看了。”猥瑣少年...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