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弟,你可是欠我一個人情。當時你拿出師父賜給的保命符、我認出你的身份才沒有繼續出手的,要不然我身上也是有保命符的,豈會讓你撿了便宜去。」夜鳳舞瞪眼道。

「師姐隱藏的還真深。」王梟笑道:「師父你這暗棋布的妙、誰能想到帝國的鳳舞傭兵團原來是青薇宗弟子組建的。」

「我的天資不如小師弟你還有青楠師妹,無法繼承師父大統、不過暗地裡做些小事兒還是可以的。」夜鳳舞笑道。

「你的天資其實並不差。」蘇雲袖笑道,「不過你是那種細水長流般的資質,快速提高可能不如他們兩個,但勝在持久。不像你的師弟師妹、風風火火的。」

「鳳舞、剛才我和眾位長老的談話你也聽到了。」蘇雲袖鄭重的道:「我要你儘快將鳳舞傭兵團發展起來,不僅局限於洛楓帝國、還要向天夏刺峰兩大帝國境內滲透,假若有一天青薇宗不在了,我希望你們能肩負起複興宗門的重任來。」

「師父,有你老人家坐鎮、青薇宗怎麼可能……」夜鳳舞連連搖頭道。

「師父也不是萬能的。」蘇雲袖微微搖頭道:「過一段時間,我會從死士營中調派一批高手過去協助你,另外物質方面有需要儘管開口。」

「師父放心,鳳舞一定竭力將傭兵團發展起來。」夜鳳舞鄭重的點頭道。

「嗯,除此之外,梟兒、你在青薇宗修鍊一段時間便離開吧,去中央大陸、那裡的舞台更加寬廣,天門林立、高手如雲,那是真正的強者舞台,以你的天資、一定能闖出一番天地來的。」蘇雲袖微笑道:「青薇宗偏安一隅,終究不是你的歸屬。」

「不行,我是青薇宗弟子,不能在關鍵時刻當逃兵。」王梟連搖頭道:「再說、中央大陸的人是人,我們邊遠帝國的人也是人,總有一天、青薇宗也會崛起的,到時候、我們這裡也能成為玄修聖地。」

「好吧,反正還有時間,你慢慢考慮。」蘇雲袖微微一笑,不再多說。

翌日,王梟隨著青薇宗的大隊人馬撤走。青薇宗本就在西峽府境內、相距並不遙遠,只半日功夫便到了。

王梟所在的臨湖宅院中。

「主人,這東西真是送給我們的嗎?」身材火爆的小女僕琉蘇滿是驚喜的看著庭院中的兩頭足有五丈來長、威風凜凜的白額猛虎,這玩意是四品初階玄獸、相當於普通玄宗初階高手,對於王梟來說算不得什麼,不過對於兩個小女僕來說就是超級打手了。

要知道許多玄王高手都沒這麼奢侈的,王梟竟然把它們拿來送給自己的小女僕。讓那些高手知道肯定要氣的吐血。

「當然是了。」王梟微笑的取出了兩顆御獸珠遞給琉蘇和幽若兩個小女僕,「煉化了御獸珠,它們就是你們的坐騎了。」

「多謝主人!」琉蘇驚喜的接過兩顆珠子,將其中一顆塞給有些猶猶豫豫的幽若,開始煉化起來。

「師弟,你可真夠大方的。」一旁的青楠橫了王梟一眼,頓時百媚盡生。

「師姐吃醋了?」王梟笑道。

「當然了,我的幻羽仙鶴也不過是三品玄獸而已,雖然是飛行坐騎。」青楠裝作氣惱的道。

「嘿嘿,我這還有更拉風的坐騎。」王梟微微一笑、手中的獸王塔微微一晃,靈光一閃、一頭有著如同火焰般長毛的爆炎獅子出現在眾人眼前。

「爆炎獅子?四品巔峰玄獸。」青楠啞然道。

雖然只是四品巔峰、但這爆炎獅子的血脈卻是不弱,哪怕成天打瞌睡睡覺、等它成熟期之後都是五品玄獸的水準,可比一般的四品巔峰玄獸珍貴了不止一個檔次。

「這個,還是你自己留著用吧,我有仙鶴就好了。」青楠笑道。

「不用,有兩隻爆炎獅子的、正好我們一人一隻。」王梟一揮獸王塔,又一頭爆炎獅子出現在庭院中。

「哇,主人。你是不是把龍魂山脈打劫了一遍啊,這麼多厲害的坐騎。」琉蘇咋咋呼呼的叫到。

「我聽說你還有兩頭玄王級的金智猿猴?看來師弟你這次收穫不菲啊,都拿出來我見識見識吧。」青楠笑道。

「好啊。」王梟微微一笑,手中獸王塔一轉、又有三十來頭煞氣凜凜的三品四品玄獸出現在院子中,頓時將寬闊的院子都擠滿了。

「這,這也太……」青楠為之徹底震驚了,目光流過一頭頭玄獸,這玩意可不是大白菜啊,任何一頭拿到拍賣場都能換回大量的玄晶和修鍊資源的。

尤其是兩頭金色智猿,那可是堪比玄王長老的存在啊。

「主人,你真是太神奇了。」琉蘇滿目星星的看著王梟、一旁溫婉的幽若也連連點頭,表示贊同。

「呵呵,運氣而已。」王梟難得的謙虛了一把。

「不過這麼多玄獸,留著也沒用。反正以你的實力、除了坐騎和智猿之外,其它的都可以處理了。」青楠笑道,「能賣不少玄晶呢。」

「我正有此意,不過、這些坐騎還得選兩頭送給林武和司徒玄這兩個小子。」王梟笑道。

「還有慧穎,你也送她一頭吧。」青楠連道。

「這些事先不急,我還有更厲害的寶物,你們跟我來。」王梟神神秘秘的道。

「吱吱……」金毛小猴叫吼連連,顯然對主人的非法關押十分不滿。

「這小東西就是傳說中的石猿聖獸?」青楠有些疑惑的道:「看起來和普通猴子沒什麼區別啊。」

「吱吱。」小石頭立即抗議。

「還有這個。」王梟一揮手,碩大的瑩白色座山雕卵出現在屋內,「這就是座山雕皇的卵了。」


「好吧,這不知道怎麼說你了。」連續的震撼,讓青楠有些麻木了。

「最後,還有這個、先天三才暗夜果。」王梟笑著將三個封裝有三才果的盒子塞給青楠,「這三顆果實才是最管用的,我已經服用過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456章

「青石見水消融,朱唇吞吐成丹。」蟲子說著皺緊了眉,「丹碎成精,但魂亦在之。」

「什麼意思?」江佑一沒聽明白便急急問道。

蟲子瞧向他苦笑了一聲,「就是說,恭喜你,你又挑了個怨魂進來了。它這會兒是找地兒藏起來孵化了,我估計不出一時三刻它就該出來了。」

「我去你大爺的!」江佑一怒罵著,「你不是說青石墨雲骷髏湯能治這個烏雞白鳳三黃蛋么!」

「按道理是能啊。」蟲子說道,「將生未生對將死未死,三數全陽對五空全陰,講道理它們應該是正好能互相抵對的。但問題是,你的不作為讓它們當中蘊含的怨靈都蘇醒了啊。」

「那怎麼辦,等它們跟我體內大顯神通,鬧上一場?」

「嗯這倒是個機會。」


「機會?」


「它打過來,我就能逃了。」

蟲子也是實誠,連這老老實實的就說了出來。不過江佑一那是什麼人,他只要冷靜下來,最不怕的就是如今這種混亂的局面。

「那我倒有個想法。」他這便開口說道。

他跟這蟲子說的倒也簡單,由它想轍拖住了這隻三頭鳥,而他則內巡本體,找到那青石丸,幫著把那亞孟早些放出來。

「這是你的機會,也是我的機會。你賭它們對戰你能逃出生天,而我賭它倆互掐會兩敗俱傷,不過我被你封住的那些力量你得先還給我。」

蟲子想了想,點了點頭,「其實我也封不住你的力量,那都是聖子手下的無相心魔做的。它讓你深信自己的力量被封印了,你自然而然就使用不出來了。其實要破除也很簡單,只要你深信不疑就成了。」

「我去,還有這說法!」江佑一吃了一驚,「就這麼簡單?」

「你試試唄,試試就知道。」

江佑一點點頭,靜下心神,默念感知,果不其然一股雷霆之力奔涌而來,在他的手中又凝成了那一柄雷霆之怒。

「哈哈哈,久違了,我去也!」

說著話,他將雷霆之怒砸向了那隻三頭白靈,而同時他又悄悄的把右手一勾,一縷火星子就向身後飄去。

白靈分出一隻腦袋迎向了那柄雷霆之怒,可它也未曾想到,江佑一的身形竟然忽然閃爍而至,手握著鎚子靈空一個側翻,跟著右腳就狠狠地踏在那白靈的腦袋上。

同時,佑一把手一掄,這鎚子又從白靈的腦袋下面兒掠過,這是轟向了它的胸口。

被佑一跺了一腳,白靈吃痛,頓時渾身便躥起了熾熱的烈焰。不過佑一他哪兒還怕這個,右手一圈兒,全身上下那是驟起火光,就算比不過它白靈的白焰,好歹也能架的住一時片刻。而趁著這功夫, 蜜寵軍婚:老婆你嫌弃我 ,他全身的火焰,也都注入了其中。

雷火交加本就暴躁的如同野獸怒號,江佑一更是瞪圓了眼睛,怒吼一聲:「我去你媽的!」

說罷他手中的雷霆巨錘便脫手而出,重重的就砸在了白靈的前胸,緊跟著他又身形一閃,將自己傳到了那個小火苗兒那兒。

他的身形剛剛浮現,爆錘的餘波就衝擊了過來。

聲勢固然浩蕩,但江佑一好事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要靠這一擊傷著一頭超級魔獸還是有點兒牽強。

不過他這一擊的意義是為了救下那隻蟲子並封。

一擊命中胸膛,白靈氣息一衝,下意識便張開了喙,那並封藉此脫身後,二話不說就顯了法相真身。

「這兒就先交給你了!」

「好勒,早去早回!呔,妖孽,吃你並爺一腚!」


那邊兒如何去打,咱們不說。單說這邊佑一他復又閉上雙眼,盤膝靜坐。這裡是他的體內洞觀,他才是這個身子的主人,想去哪兒那就是一念之間的事兒,但也得先發現了目標才成。

不過江佑一倒也沒有胡亂的找,畢竟這經脈如海血肉如山,一個個找過去很費時間的。他先是著重的查了一點,白靈所在的這裡是哪兒。

白靈它是先天火靈,五臟對五行,心是對應著火的。如果佑一沒猜錯的話,它們在不具靈識的時候,應該就是本能的去找到各自對應的地方。

他這一找,果然,白靈所在的這個地方就是心。

那麼說,青石墨雲骷髏湯中的東西,就應該實在腎那兒了。

一念即此,江佑一的身形頓時虛化,在出現時就在一片黑海之上。

這裡就是人體腎精之具象,是三經交匯之處。

而在江佑一的眼前,一座青石小山,在這海面上巍峨聳立。

「嗬,我這一聲不響的得了好大一個腎結石啊!」江佑一打著趣兒。

落到那山頭,江佑一他左瞧瞧,右看看,耳聽得腳下是砰砰砰,節奏分明,兇狠有力的心跳聲,但這山體的石面兒還算結實,想來應該是將要蘇醒,但離出世應該還有段時間。

江佑一也是長吐了一口氣,好險沒來晚。但是再往下要怎麼弄?

按著他跟並封說的是,他主動過去找那亞孟。如果他出世了,那就先消耗一部分再引過來跟白靈對掐,這樣把握大一些。如果它沒出世,那最好了,讓它早產,先天營養不良,這樣好操作的多。

但真到了這兒,江佑一心裡可就有了別的計較了。

它還沒出世,我把它收了,那得多棒。一來是給了自己一個助力,再者後面的事兒也好辦了。

後面什麼事兒?

你以為佑一瞧見了那隻三頭白雞可愛的模樣,會就這麼浪費了么?

你以為江佑一瞧見了荒獸並封那古今萬靈活圖鑑,會捨得放它走么?

「是我的,都是我的,來了我的體內,那你們不交點兒房租這說不過去吧。」江佑一舔了舔自己的舌頭。

那麼說,他有辦法收伏它么?

嘿嘿,還真有。 第128章拍賣玄獸鍛造新神兵

「先天三才果?」青楠深深的看了王梟一眼、沒多說什麼便收下了,「我去修鍊了。」說完帶著靈果走出客廳,在王梟的宅子里找了個僻靜的密室修鍊去了。

「還有你們兩個也有份,拿去吧。」王梟將最後剩餘的兩組先天三才果遞給兩個小女僕。


「主人,這等聖物、我們……」一向有些大咧咧的琉蘇也猶豫了,這東西可是物價至寶、比玄獸坐騎更加難得十倍百倍的寶物。

「拿著吧,好好修鍊、將來修為高了可以幫我。」王梟笑道。

「多謝主人。」兩個小女僕眼眶紅紅的沖王梟鄭重的行了一禮,然後帶著靈果急匆匆的走了。

「嘿嘿,不錯。」

王梟臉上掛著滿意的笑容,等兩個小女僕成長起來。到時候帶著她們去遛街、碰到流氓惡少就讓小女僕上去教訓一頓,自己坐著看戲喝酒,想想都覺得爽。

要知道,前世的王大少最喜歡的就是這一口了,愜意得緊。

青薇宗內門和外門交界的青山集上,出現了一個奇觀。

王梟端坐在威風凜凜的四品玄獸爆炎獅子背上,身後跟著二十七頭體型龐大的三四品玄獸、浩浩蕩蕩的進入了青山集中。

如此眾多的玄獸到來,整個青山集很快沸騰起來、消息很快傳遍了外門和內門。

「我們這位小少主這是要幹什麼?他哪兒弄來這麼多厲害玄獸的。」青山集中央大街上,很快圍攏了一大批青薇宗弟子。

如今王梟的人氣在青薇宗可算得上上是如日中天了,戰神之名可是為青薇宗增光添彩不少。青薇宗上下一提到這號人物、都是要樹大拇指的。

「諸位同門、拍賣玄獸坐騎了,有看的上眼的儘管挑、只要你價錢出到位,馬上就能領走。」王梟滿含笑意的道。

「少主、不知道你坐下的爆炎獅子賣不賣?」一位身著青衫的老者率先走出人群,笑問道。

「爆炎獅子我已經認主了,想賣也不行啊。」王梟笑道:「師叔還是換一個吧。」

「那,就那個、那頭胄虎,我出十八萬玄晶。」老者笑道。

「二十萬玄晶算什麼、我出二十萬……」人群中立時有人接茬。

青薇宗身家豐厚的人不在少數,缺少稱心坐騎的高手更多。

「你,明明是我先看上的……」老者瞪眼道。

「嘿嘿,少主說了拍賣、當然是誰出的價高誰得了。」那人得意洋洋的道。

「好,那老夫出二十一萬玄晶……」

足足花了兩個多時辰,二十七頭玄獸被聞訊趕來的宗門高手一掃而空。價格由七八萬到二三十萬玄晶不等。

這一票幹下去、王梟的空間戒指中瞬間多出了五萬多塊玄級玄晶,相當於五百來萬黃級玄晶。一票下去農奴翻身成土豪。

「小子,在青山集私設拍賣場、膽子不小嘛。」最後一頭玄獸拍完,圍觀人群散去、青魘師叔便冷笑這出現在了王梟面前。

「呃,賣個東西、難道還要申請嗎?」王梟愕然看書、^網.『網游;道。

「一般正常買賣不需要,但是向你這樣搞拍賣的就需要了。」青魘冷笑道:「拿來吧,百分之十的拍賣稅。」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