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尋一個地方,今晚教你融合重水之力,之後就可以跟你契約,你就可以使用融合后的重水之力了。」

莫冰滿腦袋黑線。

「老頭,好死不死的你怎麼現在突然活了?」

丹田內的水老聞言大感不對勁,神識一看才發現耽誤了某人重要之事。

隨即揶揄道

「嘿嘿,原來干正事呢,不過反正都是你的人了,也別著急這一晚,先融合重水之力再說,我好不容易教會這小傢伙。」

莫冰無奈,只能抱歉的對紫幽和燕飛雪找個借口搪塞過去,隨後出門隨便找了一個房間,盤腿坐在地上,等候水老的指示。

房內的兩人搞不清什麼狀況,但是倆人都是明事理之人,莫冰說是有事,那麼兩人絕對不會糾纏不已。

「行啦,瞅你那滿臉的不爽模樣,機會不是有的是。先氣沉丹田,隨後運轉靈冰決,千萬別運轉我教你的碎天冰和那浴血戰天。」

「恩?為何?」

「目前你要融合重水,只有你老祖改良過的靈冰決最為適合,這重水融合極為危險,你一定要小心,丹田內一直壓制的雷霆之力也快飽和,如果今夜再不融合,那雷霆之力將不受你的壓制,流到到你的經脈當中,那時即便是我也回天乏術了。」

莫冰聞言一驚,他還真不知道雷霆之力還會飽和,隨即趕緊運轉靈冰決,將剩下自行運轉的兩種心法趕緊停止。

「好,將靈冰決運轉的經脈緩緩附上冰寒之力,記住不要全部附上,附上一點即可。」

莫冰聞言,緩緩將體內的冰寒之力順著靈冰決運轉的軌跡,緩緩附著而上。而靈力經脈中的冰寒之力也不斷抽出,隨著靈力不斷運轉。

「一個時辰后,用神識觀看你靈冰決運轉過的經脈。看到什麼都告訴我。」

漫長的時間不斷度過,莫冰的全神貫注的盯著自己經脈,一個時辰后,緊盯著經脈的莫冰趕緊向水老報告

「靈冰決運轉的經脈全部泛白,並且還在發著微光。」

「光芒亮度如何?」

「不算太亮,只是微微能夠照亮經脈。」

「好,繼續半個時辰,之後就是最為痛苦的時候。你一定要抱守神識,千萬不要昏迷過去。」

聞言,莫冰繼續運轉心法,此時的莫冰沒有絲毫感覺,只是覺得經脈有點寒冷罷了。

半個時辰眨眼即過,估算著時間的水老立即張口道

「現在,記住我說的每一句話,從此刻起,你每次運轉靈冰決經過丹田后,你都要釋放一點雷霆之力,也混到運行靈冰決的靈力當中,用靈力將之全部融合,我讓雪寒聖水將你體內的冰寒之力的反抗壓至最低,而我也將全身心壓制雷霆之力,融合的期間你的經脈可能碎裂,將納戒中所有的黑色玉瓶拿出,感到經脈碎裂了就趕緊吃一粒丹藥,期間你將極度痛苦,必須忍受到丹田內的兩種重水之力全部融合才行。」

旋即水老頓了頓,嚴肅的說道

「準備好了沒?」

「沒!!」

「開始!!」

隨著水老的聲音,莫冰緩緩將經過丹田的靈力抽出一絲雷靈重水吸收,丹田內的一人一蛇也是渾身靈力環繞,將莫冰體內兩種重水之力壓制到極致。

「呃!」


可即便如此,在雷霆之力進入靈力的一瞬間,莫冰也是悶哼一聲,瞬間滿頭大汗,不過依舊用靈力緊緊的將兩種重水之力包裹住,任二者不斷的在經脈當中碰撞。

「噗!」

經脈內一聲輕響,莫冰忍住劇痛,趕緊拿起地上的黑色玉瓶,倒出一粒丹藥服下,這才剛剛開始,經脈就承受不住,碎裂開來。

「小子挺住嘍,這只是開始,後面會更加疼痛,度過此劫,你的經脈將堪比肉身。」

水老的喝聲想起,隨後立刻消失。

隨著藥力不斷補充,莫冰的碎裂的經脈竟然緩緩癒合。

而不斷爭鬥的兩種重水之力在莫冰的靈力壓制下,也是緩緩平息,融為一體。

第一次,莫冰感覺時間如此漫長,將剛剛融合的重水之力運轉一個周天後,緩緩的抽出第二道雷霆之力。

屋外,黑夜籠罩著皇宮,屋內,疼痛籠罩著莫冰。

時間悄悄流逝,熟睡的眾人只看到了白天莫冰瀟洒的身影,卻看不到此時備受煎熬的莫冰。

幾個時辰后,屋內「噗」「噗」聲不斷傳來,莫冰的經脈早已碎裂的數百次,雙手在地上抓了數十道血痕,雙眼充血,額頭上汗如雨下,滿地的黑色空瓶東倒西歪,可見莫冰所受的疼痛如何劇烈。如今再有幾個時辰便是凌晨,而莫冰此時僅僅將丹田內的雷霆之力抽出一半,依舊能夠保持清醒的莫冰早已臨近極限,如今只是靠著單純的意志支撐罷了。

就在此時,丹田內的命源重水緩緩散出碧綠色的光芒,將莫冰整個身體籠罩,頓時讓莫冰疼痛有所緩解,略微舒服的莫冰張口喘了口氣后,再次緊咬鋼牙,繼續支撐著。

清晨的陽光照射在皇宮上方,給寒冷的冬天帶來絲絲暖意。

皇宮內一座三層閣樓的房間里,莫冰雙手成爪扣在地面,似乎凝固一般趴在地上,滿地的抓痕和數十個黑色玉瓶,趴在地上的莫冰面色蒼白,嘴唇的血跡延伸至地面,只不過那嘴角卻是習慣性翹起,均勻的呼吸證明著他還活著。

「唉,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啊!」


莫冰丹田內,身形略微有些透明的水老嘆了口氣,隨後安靜的坐在乳白色的小蛇旁邊,而小蛇似乎早已昏迷一般,躺在水老旁邊一動不動,看來也是消耗不少。

水老閉目,腦海卻映出一副當年自己為了保命,鑽入莫冰體內那一幕。本以為是借這人類來回復自己,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將他視為後輩、徒弟、孩子.

不過,只要想到這小子每次跟自己插科打諢,莫名的,他嘴角便浮現一絲笑意,到今天莫冰的表現讓他也不得不佩服,從不放棄,從不退縮。

恩,水老把這一切歸於是這小子讓自己滿意了,所以才不再利用他,把他當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可是這種借口誰又會相信?

… 當莫冰睜開雙眼的時候,入目一片狼藉,揉了揉暈暈沉沉的腦袋,莫冰才想起重水之事,隨後趕緊對著丹田問道

「水老,兩種重水之力如何了?」

融合中,莫冰除了疼痛就是疼痛,最後只能麻木的重複著靈力的運轉,最後在水老的一句「可以了」之後,再也忍受不住的莫冰,直接昏睡了過去。

「你試試將靈力外放不就知道了?」

水老的聲音略微無力,莫冰頓時明白,張口說道

「水老,您休息吧,我自己研究研究。」

丹田內的聲音隨之消失,而莫冰也開始研究起自己的靈力,片刻后,莫冰瞅著不斷纏繞在食指的白色靈力,靈力剛剛外放,屋內的溫度驟然降低,看著不斷閃爍著雷霆和冰霜寒氣的食指,讓莫冰嘴角微翹,煎熬一晚,終於沒有白費。

換了身衣袍,將滿地的黑色玉瓶收起,莫冰也是不斷咂嘴,這丹藥估計是水老存下的好東西,如今卻被自己用的七七八八,心下惋惜。

當莫冰回到住處時,兩位紅顏依舊熟睡,莫冰也不好打擾,獨自下了閣樓,準備出去溜達溜達。

剛剛出了門口,就看到一個身著鎧甲的中年大漢佇立在門口,見莫冰出來,趕緊彎腰說道

「莫少爺,皇上傳令,半個時辰后請到殿內一聚,請您務必早些前去。」

莫冰聞言對那大漢點點頭,隨後說道

「好,一會我就過去。」

沒辦法,剛下來的莫冰又回到閣樓內,將所有人叫醒后,在一樓將大漢的話告訴眾人。

第龍明努力睜開稀鬆的小眼睛,打著哈欠說道

「估計是想看看這幾城的統領如何,然後抽個簽什麼的!」

莫冰點點頭對第龍明說道

「我去看看,這裡一切由你做主。」

隨後莫冰便前往大殿,路途不算太長,莫冰一路上也看到了不少華服青年,匆匆忙忙的前往大殿。

片刻后,莫冰行至大殿,剛剛進門,就看到滿屋子數十位少男少女聚集,而大殿最裡面,龍椅空空如也,下方則滿是蒲團,大部分人早已落座。而最前方只有五個蒲團,早已坐滿四人,剩下最邊上的一個蒲團。莫冰想都沒想,直接朝著那蒲團走了過去,走到近前,不管四人打量的目光,一屁股坐在蒲團之上。

四人見莫冰如此隨意,連個招呼都不打,也不好張口,頓時暗暗打量起莫冰來。

此時莫冰也在打量四人,根據穿著來看,綠色紋著劍花的長袍應該是東面劍鋒城代表人,劍鋒城少主「離南天」,六階中段巔峰,眉清目秀的,倒像個小白臉。

挨著他的一身紫色長裙的女子,應該就是南面碧水雲天的「展娜」,柳眉紫眸,前凸后翹,倒也是個美人胚子。可實力以莫冰的神識竟然看不透,看來應該是有寶物護身,掩蓋了氣息。

女子旁邊的一個個子矮小,皮膚髮黑的青年應該就是西面天戰城的代表人「薛問宏」,這可是他冰城的老對頭了,傳聞這小子也是個天才,莫冰神識仔細一掃,發現竟然是七階的武王境界,不愧是老牌煉體家族,這修為不錯。

而最後一人身著黑色束帶華服,面色清冷。莫冰卻全然不認識,應該是學院的人。能坐在前面的除了四城代表之外,也只有學院的人才有資格,其餘的皆是排列五人後面。

「嗬嗬!我當是誰,原來是冰城天資過人的莫少爺!」

個子矮小的薛問宏陰陽怪調的對著坐下的莫冰說道,將那「天資過人」咬的極重。

莫冰頭都回,全然無視,而大殿內的眾人也都是看向兩人,都知道兩地有過節,如今可有好戲看了,不過傳聞那莫少爺是個廢柴的資質,看來定然要吃虧啊。

「哈哈,如今莫少爺幾階?是八階還是九階?」

莫冰聽這刺耳的話,依舊全然不顧,老神在在的坐在蒲團上,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模樣。

那薛問宏見莫冰不說話,以為是莫冰怕了,隨後繼續下猛料

「怎的?莫少爺不但『天資過人』這腦袋也是不同於常人?」

莫冰終於張口說了一句話,瞬間讓本就有些臉黑的薛問宏,面色如墨。

「狗咬我一口,我還咬回去不成?」


圍觀的眾人傳來一陣壓抑的笑聲,連其他四人也是忍不住露出些許笑意。

「找死!!!」

瞬間,惱羞成怒的薛問宏起身單手握爪對著莫冰探去,想要扣住盤坐在地上莫冰的肩膀,而莫冰依舊一動不動,任由薛問宏的手爪扣上肩膀。

薛問宏見莫冰依舊風輕雲淡,手上加力,而圍觀的眾人也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態,絲毫沒有阻止,看目前這架勢,冰城的人要出醜啊。

「使點勁,最近肩膀有點疼,給我好好按摩下。」

另眾人驚愕的是,莫冰全然無事,還不斷譏諷著臉色鐵青的薛問宏,那薛問宏聞言,頓時神色猙獰,手上驟然發力。

可惜,莫冰本就是七階煉體武王,還是中段,更不用說剛剛融合的雪寒聖水的防禦加持了,薛問宏註定要無功而返。

只見莫冰肩膀處散發出淡淡的白光,隨後那薛問宏瞬間面色劇變。想要收回手掌,可無論怎麼用力,扣住莫冰肩膀的手掌就是挪不動。看著面色極為冰寒的莫冰,嘴角發苦,他在笨也知道是踢到鐵板了。


「呵呵,就你這種角色,還不配跟我說話,戰場上最好別遇到我,不然我會好好伺候伺候你!!!」

隨著莫冰話語落下,薛問宏猛然被彈飛數丈,後退了數步之後,才堪堪的止住身形。驚愕的瞅著扣住莫冰的手掌,只見手掌心掛滿冰霜,還附帶著絲絲電流,讓他的手掌失去知覺。

將手掌藏於身後,冷哼一聲后,坐在蒲團之上,剛剛試探,讓他明白自己絕不是眼前這個傳聞廢柴青年的對手。只好將所有怨氣先放入心底,等城戰開始再說。

而圍觀眾人哪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薛問宏的小動作能瞞的了他們?這貨明顯吃了個暗虧,看來這冰城的代表人隱藏很深啊,眾人不由得多看了莫冰一眼,一身白袍,劍眉星目,眉間美輪美奐的紋著一個雪花印記,普普通通的,就是一個公子哥啊,哪有特別的地方!

而一旁的展娜眯起雙眼,從新打量了莫冰一眼,依舊只有四階,看來也是有隱藏氣息的寶物。再次富含深意的瞅了莫冰一眼后,轉過頭靜等皇帝的到來。

莫少爺被瞅的發毛,咋的?看上本少爺了?要以身相許?本少爺可沒看上你…….

如果展娜知道莫冰這麼想,定然會被他的不要臉氣的吐血。

「皇上駕到!!!」

隨著太監尖銳的聲音,眾人對莫冰的討論也是停歇,安靜下來目視前方。

一身金色龍袍,頭戴皇冠,面色威嚴的中年男子緩步走向龍椅,身後跟著幾個同樣一身龍袍鳳袍的青年男女,當男子坐在那龍椅之上,一股霸氣油然而生,坐在最前面的莫冰也是受了些影響,暗嘆不愧是一國之君,這天然的上位者霸氣襲人。

只不過,莫冰還看出一點,這位皇帝的實力很強,莫冰敢肯定不是八階封聖,八階以莫冰的神識絕對可以探查出來,可面前的男子讓莫冰的神識就如遇到深淵一般,看不見底。

龍椅上的男子似乎有所察覺一般,朝著莫冰看了一眼,眼神略帶玩味,讓莫冰一驚,趕緊收回神識。端坐在蒲團之上。

「拜見吾皇。」

眾人皆是低頭行禮。

「平身」

隨著眾人抬頭,龍椅上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今日召眾位青年俊傑來此,是為城戰一事。眾位俊傑不遠萬里參戰,顯我皇朝未來,乃是辛苦至極。城戰還有兩日開啟,今日眾位俊傑在此抽籤,決定第一戰的順序」

「謝吾皇」

眾人回道,而莫冰卻是最為討厭這種禮儀和文縐縐的交流,可當下無奈,只好跟風。

只見面前的中年皇帝沖著半空中拂了下袖子,天空中便出現一片竹籤,每個竹籤一模一樣,平穩的浮於半空之上。

「參賽者,自己上千挑選竹籤,決定比賽場地。」

皇帝聲音一落,他身後身著龍袍鳳袍的青年男女也是縱身躍起,奔著竹籤而去。

而莫冰身後眾人也是紛紛浮空,抓向竹籤,只有莫冰還坐在那一動不動。

等眾人分完之後,莫冰才慢悠悠的才從剩下幾個竹籤中隨便拿了一個。

打開竹籤后,莫冰只見四個字

「林海山地。」

隨後撇撇嘴,自己這破運氣,冰城基本都是水屬性,如果是海邊,那實力少說也能翻倍,如果是山地,那麼定然會有所不適應。

好在莫冰有個好軍師,倒也不會吃太多虧。

隨後,面前的皇帝將眾人手中的竹籤收回,從新排列在空中,只不過每個竹籤旁邊都掛著一個名字和場地。

莫冰仔細一看,嘿嘿一笑,薛問宏名字旁邊,赫然寫著「林海山地」



Related Articles

神族大長老指著姜小凡,帝軀都哆嗦了。

「紫夜去了哪裡?」姜小凡再次問道。神族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