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氣了,狩獵在外,我們自然得相互幫助。「易天回禮說道。

「哈哈。「那傭兵大笑了起來,」公子覺得這不足掛齒,可對於我和這些兄弟,可是救命之恩吶。「

經過短暫的交流,各自相互介紹后,眾人也算是相識了。

那為首的傭兵,叫張三。據他自己說,自己是家排老三,無才的老爹就取了這麼一個俗不可耐的名字。不過,他卻並不以此為恥,相反還感謝老爹取了這麼一個有特色讓人一聽就能記住的名字。 易天是第一個出手救張三他們的,於是乎,張三和他的兄弟都就這麼認為易天就是余世和大塊頭他們的老大,對易天的尊敬程度,高於能與易天分庭抗禮的大塊頭。


所以,當大塊頭以斬殺妖獸的數量來選定首領的方式剛提出來,就遭到了反駁,而提出反駁的,不是當事人易天,也不是余世,而是張三。

「倘若你們這是要選易公子做首領,我自然不會反對,絕對帶著我的選定擁護。」張三理直氣壯地說道,他手下的傭兵也是一臉的贊同。

「但如果是你的話。」張三看了看大塊頭,自信自己不會比他差,「我倒是要爭一爭了。」張三的挑釁意味表現的有些明星,因為張三感覺到大塊頭對易天似乎但不怎麼尊敬,相反還有針對的意思。

張三重情重義,又豈能坐視大塊頭這樣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可其實,張三是真的錯怪大塊頭了。大塊頭同樣感激易天的救命之恩,只是,面對整合傭兵的那份功勞和權利面前,他表現得有些急切,在外人看來,就成了針對易天。不過,大塊頭明顯是不會有解釋的機會。

「你們知道伊洛芙的消息嗎?」易天眼見大塊頭和張三要起衝突了,打斷大塊頭到了嘴邊的話問道。

「不清楚。」張三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易天會突然會詢問伊洛芙的消息,但還是壓下疑問。

易天失望地沉默了。然後張三見易天沉默,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的手下就更是閉上了嘴。接著大塊頭也帶著他的兄弟不說話了。眾人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寂靜中,之後,才被易天再次打破。

「什麼聲音?「易天驟然抬頭說道,」似乎是妖獸的咆哮。去看看。「說完提著鐵劍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余世沒有多想也緊著去了。

張三和大塊頭凝神細聽了一下,果然能聽到一點妖獸的咆哮,而去,似乎是激動的咆哮。出現這種情況,就和人類傭兵圍殺妖獸快要成功時相似。那邊,有妖獸和人類傭兵在廝殺,而且,人類馬上挺不住了。

不及多想,兩人也各自帶著自己的兄弟向易天追去。

易天先跑幾個呼吸的時間,卻並沒有領先大塊頭他們多遠,在他們加把勁的情況下,還是幾乎和易天同時到達廝殺的現場。

可是,當大夥興緻勃勃地跑過來,看到前面那密密麻麻的妖獸時,就有些傻眼了。等再注意到那六七隻混在妖獸群里比其它妖獸的體型還大一圈,氣勢更加兇悍的三級妖獸時,頓時都萌生了退意。

「易公子,這裡妖獸太多了,為了這麼幾個人似乎有些不值得。」張三與易天才相識不久,擔心易天會救人心切,把自己都搭進去了。因為,那妖獸實在多了點,並且,也強大了些,就自己這點人,不夠看吶。

「對啊。保住自己的性命比什麼都重要。「大塊頭也附和道。

易天借著樹叢掩身也在觀察著,即使張三不說也有放棄的意思。

不過,就在易天想要說出放棄的時候,神色卻瞬時間僵住,眼睛也瞪著,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在那混亂的人與妖獸的廝殺群里,易天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易天瞪大眼睛確認,證實自己沒有看錯,那熟悉的身影就是黑熊,那個名叫白熊,綽號卻叫黑熊的豪爽傭兵。

易天沒有花多餘的時間去確認與黑熊一起的笑鬼還在不在,直接跳了出去,向妖獸殺了過去,留下一句話「我要救他們。「

從迷失森林出來,易天也算是結識了很多人。但是,至於讓易天犯險相救的,也就那麼幾個了。

易天與黑熊和笑鬼兩人相識的時間不長,可是,就憑那份情誼,就值得易天冒險相救。同樣的易天也相信,如果自己落險了,黑熊和笑鬼一樣會犯險救自己。這一點,易天堅信。

張三和大塊頭面面相覷,易天的行為沒有任何徵兆,兩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可就在兩人還在不知所措的時候,余世已經率先跟著易天去了。

張三和大塊頭對視了兩秒,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逐漸增強的堅決,最後,兩人不約而同地點頭,異口同聲地說道:「將他拉回來。「隨後,兩人各自帶著自己的人遠遠地跟在後面沖了上去。

可是這時,易天已經和妖獸交上手了。

易天看著前面爭先恐後向自己湧來的妖獸,沒有絲毫的猶豫,鐵劍果斷劈出。

「一字斬。「易天一劍劈空,且橫劈的幅度之大,遠超過以往的任何一次動用墮神劍斬。

在後面,對易天的勝利翹首以待張三等人,特別是大塊頭真的是驚嚇到了。氣勢這麼逼人,招式那麼唬人,威力那麼……你一劍劈出好歹斬到點什麼東西吧,你這空斬一劍是什麼意思?

易天空斬一劍后便沒有去在意,繼續向前衝去,因為,他的目標並不是斬殺這幾隻妖獸就結束。

可是,易天的速度不慢,為等易天真正衝進妖獸群里,那些爭先恐後向易天湧來的妖獸,齊齊撲倒在地,就像上次一樣身體上下分離,血從斷裂的身軀里如泉涌般流出,霎時間就染紅了一片草地。

據易天估算,墮神這一斬,至少一劍斬殺了不下二十隻妖獸,裡面,還有一隻沖在最前面的三級妖獸。這一劍的戰果,可謂驚人,這裡面固然妖獸第一次面對墮神劍斬不知躲避的緣故,也有易天全力一斬的原因,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妖獸太過密集了。

張三有些呆了,大塊頭也有些愣了。一個區區三階中級,一劍斬殺二十隻的實力與自己相當的二級妖獸,說出去誰信?

這就是易天的真實實力嗎?兩人震驚之餘第一時間就自問。

震驚的不光是張三和大塊頭,還有所有看見了這一幕的傭兵。甚至連剛才還爭先恐後向易天湧來的妖獸,除了被易天一劍斬殺的之外,全都驚恐地,像人類躲瘟疫似的向後退去,生怕易天再來這麼一劍。

包括在戰鬥之餘注意了一下這邊的黑熊,也同樣被易天驚到了。不過,黑熊卻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易天。黑熊一下子就想到了易天這是在犯險救自己等人,感激之餘,激動地大聲喊道:「兄弟們。小兄弟帶人來救我們了,敞開了殺這些畜牲。「

妖獸有靈,黑熊的話更是激怒了那些妖獸,對他們的攻擊也頓時強大了起來。黑熊本想振奮一下兄弟們激昂的情緒,卻沒想到這讓自己等人陷入了更加被動的境地。

這場慘烈的廝殺還在繼續。 易天越過那些妖獸的屍體,一馬當先地殺入了妖獸群里。易天瘦小的身軀混在幾百隻的妖獸群里,顯得非常的渺小。

可是易天卻憑著手中的鐵劍,像小屠夫一般,讓一隻只的妖獸染血當場。

易天一路衝殺,如同一個開路的先鋒。那些三級妖獸都沒有近前,里三層外三層圍著易天的都是二級妖獸,可是,即使這樣,開始易天還可以斬殺一些妖獸,慢慢地,卻吃力起來,只能做到中傷擊退。


擊退後的妖獸又再次衝上來,易天越來越難於應對。好在後面張三等人及時跟近,為易天分擔了不少的壓力。

而黑熊等人也都奮起反擊,人數雖少,可戰鬥力不容小覷,對付三級妖獸或許不行,可二級妖獸卻少有能與黑熊爭鋒的。

「點葉。」易天握著鐵劍,劍尖急速地點出,在妖獸身體上點出一個個的血洞。被易天點傷的妖獸受疼痛和血腥的影響,終究還是獸性勝過了靈性。非但沒有恐懼,反而更加狂暴,幾乎都是嗷嗷叫著,悍不畏死地迎著易天的鐵劍而上。

一隻只的妖獸就這樣把要害暴露在易天的劍下,可惜,易天卻並不敢直取妖獸的要害,因為,面對的不是一隻妖獸。於是,易天選擇了退讓。

後面有張三和大塊頭他們在遙遙相應,卻並不能保障易天背後的安全。易天回身一劍,「秋風掃落葉」,一片白色的劍幕頓時閃現,一時間後面幾隻妖獸都頓住身形,給了易天一個緩衝的瞬間。

易天順著秋風掃落葉的勢子,戰技斬金順手而出。施向的,是正面已經幾乎要撲到易天懷裡的妖獸群。

「斬金。」剛才的一字斬耗費了易天快近半的靈力,又加上廝殺了一會,現在已經沒有足夠的靈力讓易天用一字斬揮霍了,即使一字斬的威力恐怖。

戰技斬金,霸道無比,可斷石斬金。一劍斬出,雖妖獸皮糙肉厚,又豈能擋住?

鐵劍劃過,帶走一片血雨。那些妖獸撲得太近,未能給易天帶來傷害,卻被易天的鐵劍所傷。受傷的妖獸拚命往後退去,將後面的妖獸完全擋住了,倒給了易天喘氣的機會。

可是,前面的妖獸又已經撲到了。易天顧此失彼,哪怕是已經周身環顧,沒留下任何一個致命的防禦死穴,但也是沒能將所以的妖獸拒之一劍之外。

看著越來越近的一張張血盆大口,易天毫不懷疑只要被咬上了,絕對會被獸性大起的群妖獸撕裂,性命不保,屍體不全。


最讓易天忌憚的,還是那兩隻撲向自己的三級妖獸。三級妖獸本是高傲得蹲坐在戰鬥圈的外圍,一副雲淡風輕地冷眼看著那些二級妖獸虐殺人類傭兵。

可是,易天的一記一字斬,一劍斬殺近二十的妖獸,還包括一隻三級妖獸,讓這幾隻三級妖獸徹底動容了。

不過三級妖獸早已通靈,雖然恨不得立刻將易天撕碎。但擔心易天有足夠的能力橫七豎八亂斬一通,還是壓下憤怒,靜觀其變。

直到看到易天有些應付不暇時,兩隻三級的黑狼這才齜著牙向易天撲過來。

「一字斬。」那兩隻三級妖獸估測錯誤了。在逼不得已之下,易天故技重施,哪怕早就知道這一斬會耗費自己所剩不多的靈力。

當然,易天這是有自己的算計。經過一陣廝殺,其實現在易天距離黑熊他們的距離並不遠,只是隔著獸頭聳動的妖獸群而未能會合而已。

再加上以現在的情況,其他戰技並不能破解,唯有攻擊單調,但威力卻巨大的墮神劍斬。

耗盡靈力,但只要斬殺了前面的一片妖獸,自己就能與黑熊匯合,那麼,自己還是安全的。

最糟糕的就是未能與黑熊匯合,但這方面易天也考慮到了,那樣的話,易天也就只能再次暴露自己最大的底牌――生死秘法。

「吼……」雜亂的,痛苦的吼叫響起,宣告易天再次一擊得手。正如預料中的一樣,這一劍,易天再次斬殺了一片。在易天的前面,方圓五米以內,留下一地的妖獸屍體。

兩隻剛才向易天衝來的三級黑狼,此刻在五米開外,眼中滿是前所未有的驚恐,正瑟瑟發抖地往後退去。其中一隻,前腿已經斷了,還在淌著血。

一字斬威力巨大,可卻還是藉助了靈力,又怎麼能真的做到無聲無息呢?只有直接面對過一字斬的才知道,

可是這一劍,也同樣如預料的,抽幹了易天體內所有的靈力。彷彿一個成人突然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易天一個踉蹌差點載倒在地。

兩次一字斬,震懾了所有妖獸,特別是剩下的幾隻三級妖獸,眼露驚恐,有意無意地遠離易天。

可是在易天的身後,卻有幾隻沒有被易天嚇到的妖獸,此刻張著散發著腥臭的大口,距離易天的身體越來越近了。

黑熊本也是有些應付不暇,可易天一劍斬殺一片這種大動作又怎麼可能忽視呢。黑熊在動容的同時,卻敏銳地覺察到易天的力不從心。結合剛才易天那遠遠超出自身實力的攻擊,思緒飛過,黑熊頓時就想到了問題所在。

「蠻牛七連斬。」黑熊揮舞著大刀,施展起了廣泛流傳一式鬥技。

蠻牛七連斬,這鬥技雖然廣泛流傳,卻並不代表它就威力弱小。相反,一斬接一斬,七連斬之下,它的威力還能媲美一些品階稍低的戰技。加上鬥技對靈力的消耗遠小與戰技,導致對於一些實力稍弱的傭兵來說,蠻牛七連斬的價值還在戰技之上。

黑熊不是沒有戰技護身,只是,現在這種情況,動用戰技幾下就能將靈力耗盡,前後皆敵,還有蹦躂的機會了嗎?

「連雲三縱。」黑熊成功地在妖獸的合圍下打開了一個通向易天的缺口,立即就動用起自己的身法。連雲三縱,名不副實,根本達不到連雲的效果,不過三縱卻是實在的,以三縱之力,達到身體快速移動的目的。

借著三縱之力,黑熊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衝到易天的身前,在妖獸的利齒穿透易天的身軀的前一秒,將易天救了下來。

可這時,易天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了。

笑鬼帶著兩個人從黑熊打開的缺口也衝到黑熊的旁邊,將易天護了起來。那邊的張三和大塊頭也都在努力地往這邊衝過來,眾人齊力,推進的速度也不容小覷。

很快,兩隊人馬算是匯合了,可是,圍在眾人外面的,還是裡外各三層的妖獸。即使三級妖獸不出動,眾人都是處境堪憂。

但是,那幾隻三級妖獸見易天倒下,沒有了戰鬥力,都眼露凶光,蠢蠢欲動了。 「撤回山谷。」黑熊眼見不能力敵,立刻大聲喊道。在外面,腹背受敵,撤回山谷,以背後的那個腹大口小的山谷,擋住在山谷口,就能做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可是,剛才黑熊已經殺出,距離山谷,有了不下二十米的距離。

黑熊開道,張三和大塊頭左右翼護,再由余世配合殿後,笑鬼帶著易天在眾人的護衛下急速向山谷里挺進。

好在三級妖獸還僅僅只是蠢蠢欲動而沒有真的撲上來,在黑熊勇猛而霸道的攻擊下,配合黑熊一往無前的氣勢,在場的二級妖獸都得避其鋒芒。

可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黑熊大刀再怎麼鋒利,鬥技再怎麼一式接一式,在換取強大的攻擊力的同時,必定會付出防禦力降低的代價。黑熊刀只有一柄,手只有一雙,又怎麼能真的抵擋住正面的六七隻妖獸呢。

黑熊手忙腳亂,左劈右斬,卻一個不慎,被一隻吱吱叫著的通靈的灰猴來了個灰猴掏心。萬分不幸的是,黑熊應付不暇,被灰猴在胸口狠掏了一下,雖然沒有真的掏出心臟,卻扯下一片衣襟,在黑熊身上留下深可見骨的爪痕。

黑熊悶哼一聲,左手捂住胸口,右手反刀一轉,將灰猴劈開。

而同樣的,後面的傭兵也一樣出現了傷亡。固然四人配合得當,形成了抵禦妖獸的第一道防線,可是,四人分守四方,還是得有大片的地方需要其餘傭兵出力抵抗。


有廝殺就會有傷亡。

眾人推進到山谷口,黑熊身形一閃,出現在隊伍後面,與余世一起擔當起後衛的責任。

「將山谷的妖獸清理乾淨,保護好易天的安危。」黑熊百忙之中吼道。

隨後,除了黑熊張三等人還鎮守山谷口,還在浴血廝殺,其餘傭兵已經湧入山谷,對困在山谷里的妖獸展開了清理。

黑熊胸口受傷,對他的戰鬥力造成了直接的影響。剛取代余世的位置,就被一隻敏捷的灰豹再次擊中,又在黑熊的身體上留下一道巨大的傷口。

「呃……」黑熊沒忍住喊出聲來。一道比之剛才更加嚴重的爪痕從黑熊的胸口延伸到腹部,甚至連黑熊捂在胸口的左手也都受傷了。

直到這時,張三和大塊頭才對黑熊的傷勢在意起來,也才真正的發現,黑熊的實力,只有三階高級。黑熊的鬥技都是霸道的,大開大合之下,特別是在這種群戰,所表現出來的氣勢,比之四階有過之而無不及。

兩人剛才負責翼護,所受的壓力遠小與黑熊,再加上實力本就比黑熊強大,到現在為止還依舊能發揮出強大的戰鬥力。兩人立刻上前,將黑熊頂替了下來。

而余世作為三個三階之一,此刻卻在張三和大塊頭的身後,總在最關鍵的時候,補上一劍。三人合力,成功地將山谷口堵住了,可這時再來看活著的傭兵們,易天失去了戰鬥力,黑熊受傷嚴重,其他傭兵也都或多或少帶著傷,甚至,還有的兄弟沒能衝進山谷,倒在了外面。

黑熊疲憊不堪,加上又已經負傷,應張三和大塊頭的要求,退在後面,調息起來,以備接下來再戰。

易天就在旁邊,沒有黑熊慘,卻比黑熊更加沒有戰鬥力。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兩人僅僅只是對視了一眼,沉默地又各自調息起來。

只有曖昧的情侶才會有眉目傳情,但能用眼神交流的,卻不只限於情侶。

易天不動聲色地掏出獸核吞噬起來,還在大家神情緊張,都投入到與妖獸的廝殺中了,沒人注意到易天在觸碰修行的大忌,吞噬獸核。

噬靈無聲無息地運轉起來,將獸核蘊含的靈氣吞噬入體內,轉化為靈力,沿著易天的筋脈流轉起來,如同遠行久未飲水的路人,突遇甘澤,那種涼水下肚的感覺,就和現在易天有些麻木的筋脈承載靈力流過是一樣的。

這次,易天完全一心二用,邊吞噬著獸核回復靈力,邊睜著眼時刻注意著山谷口的廝殺。出乎易天的意料的是,當初那種幻象卻沒有出現了。或許還是出現了,只是現在易天的注意力在廝殺上,而五意識地忽略了那曾一度讓易天有些苦惱的幻象。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