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計劃因為那些交由你處理的雜魚而出現問題……你,將為你的錯誤而付出代價……你承受不起的代價。」

「參與計劃的食人魔和迪菲亞盜賊被挑唆的內訌,其餘諸如娜迦、魚人以及其他的倖存者也被我帶隊擊殺,還有……」

「過程對我來說不重要,埃伯斯塔夫!」

修長得手指輕輕拍了拍黑龍侍衛化身人形后那張英俊的面孔,不等他把話說完,奧妮克希亞已經冷聲打斷了部下邀功般的彙報:

「我,只關心結果!」

「告訴我,所有的參與者與知情者都已經被清理乾淨了……」

「是的,公主殿下!」黑龍侍衛埃伯斯塔夫在奧妮克希亞的逼視下略顯惶恐的低下頭。不敢有絲毫耽擱的回答道。只是猶豫了片刻后卻又小心翼翼的補充了一句:「除了那些牛頭人……」

話音剛落黑龍公主的目光猛然間變得凌厲如刀,而在奧妮克希亞冷冰冰的逼視下,黑龍侍衛開始慌張焦急地為自己辯解:

「公主殿下,不,主人。請聽我解釋!那位牛頭人領隊在綁架成功后就帶著受傷的部下迅速離開了……我。我沒有下手的機會!如果強行擊殺會讓我們的計劃暴露,其他的勢力也會有所察覺看出破綻!我……」

「夠了!閉上你的嘴,不用解釋了!」

陰森森的瞥了一眼如喪考妣的黑龍侍衛,煩躁的揮了揮手。奧妮克希亞再一次不耐煩的打斷部下的辯解,可沉吟了片刻后,黑龍公主卻又緊接著露出一抹胸有成竹的微笑,一臉邪魅的開口道:

「算了,那些牛頭人能夠僥倖逃脫也許也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夠對這一點善加利用的話。未嘗不是一步妙棋!」

黑龍公主的腦海中靈感乍現,又開始新一輪的算計,自顧自的修正起自己的計劃:

「國王的失蹤讓整個暴風王國群情激昂,風雨飄搖。那些愚蠢的凡人急需一個靶子來宣洩他們的傷痛與怒火……他們急需一個符合他們預想的末后黑手……一個夠分量的對手!」

「至於這個夠分量靶子……還有比他們眼中粗鄙的牛頭人,以及站在牛頭人身後那野蠻的部落更合適的目標么,哈?」

「敵對的陣營,刻骨的仇恨,固有的偏見……從所有的角度來看,這個選擇都堪稱完美!」

奧妮克希亞那令人迷醉的黑色瞳仁中閃動著陰謀得逞。智珠在握的光芒。反覆在腦海中將自己福至靈心的盤算預演了幾遍,黑龍公主那妖艷嫵媚的面容再一次恢復了往日里冷艷高貴的摸樣。

「我會再給你一次贖罪的機會,埃伯斯塔夫!」

神色嚴肅的盯著一旁單膝跪地不敢言語的黑龍侍衛,奧妮克希亞語氣冰冷的出言到:「等到此間事了你便連夜趕回暴風城,將綁架國王陛下的真兇是牛頭人這一謠言散播出去!」


「就像之前泄露瓦里安失蹤的消息一樣。我要這一傳言在暴風王國盡人皆知!」

「如您所願,我的主人!」僥倖逃過一劫的黑龍侍衛如蒙大赦般的長舒了一口氣,忙不迭的叩首表達忠心:「您的意志必將得到貫徹!」

「別讓我失望,我的侍衛長!我不是每一次都會有一個好心情……」說話間。奧妮克希亞雙手輕輕拍了拍半跪在地的埃伯斯塔夫的肩頭,語氣冰冷一字一頓淡淡威脅到:「如果這一次。你做的不能讓我滿意……」

「我保證你會出現在我那個愚蠢哥哥的實驗台上!」

不再理會額頭上冷汗直冒的侍衛長,奧妮克希亞透過牢門上的舷窗饒有興緻的「觀賞」起牢房中昏迷不醒的瓦里安*烏瑞恩,嘴角嘲弄般的笑意漸濃,直到良久后才重新下令:

「讓我哥哥派來的那幾個蠢材把守好島上的每一處路徑和通道!你帶上幾個侍衛將我們的國王陛下押解到準備好的儀式大廳中……」

『嘴角的那抑制不住的得意愈加明顯,奧妮克希亞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微弱聲音輕聲呢喃著:

「國王陛下即將獲得新生……而我已經等不及了!」

*********

滿月當空,浪濤拍岸。

漆黑的夜幕中,一道巨大的身影從艾露恩皎潔的光輝下中劃過,在怪石嶙峋的海灘上投下一片快速移動的陰影。

「嘿,貝爾,快看,一隻黑龍!」

岸邊礁石的陰影中,克格勃的巨魔獵人貝拉*森林行者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隊友,一臉驚喜的輕聲提醒道:

「哈,貝爾老兄,你吃過巨龍么?也許我們可以把他打下來做成今晚的宵夜!燒烤龍肋排。魔皇草燉龍肌腱,或者用我的秘制醬料熬一鍋龍血湯?」

「啊,我曾經在濕地吃過一隻紅色雛龍……相信我貝拉,這些大蜥蜴的肉絕不像吟遊詩人們吹噓的那麼美味!」

相比隊友口水直流的意淫摸樣,緊握匕首同樣潛伏在一旁的巨魔盜賊貝爾*格里爾斯則是一臉的悻悻。興緻不高的隨口敷衍道:「那些大蜥蜴的口感就像是老樹皮或者是…….」

「你們兩個混蛋。給我閉嘴!」

關於「美食」的探討剛剛開了個頭,便被面色陰沉的克格勃隊長,血精靈阿泰爾語氣酷厲的沉聲喝止。

「任務結束后,隨便你們兩個吃貨犒勞你們的肚皮。但是現在把注意力放在任務上……給我安靜!」

阿泰爾凌厲的眼神讓兩位「美食家」神色訕訕,直到血精靈隊長重新轉過頭去,貝爾和貝拉這對巨魔搭檔才不滿的再背後嘟嘟囔囔的悄聲抱怨著。

而在一旁,同樣貓著身子盡量將自己的身軀藏在陰影中的老唐,沒有理會幾位部下的怪癖。而是凝神戒備著在半空中盤桓而過的成年黑龍,隨時準備暴起出手。


直到那十數米長的巨大身影消失在島嶼上峭壁的另一邊,老唐才或者著脖子將遮掩在頭盔下的腦袋探出身前那一片寬闊高大的礁石,仔細的觀察起周圍的景緻和環境。

奧卡茲島的海灘荒涼而詭異。

不遠處,無盡之海的浪濤一遍又一遍的沖刷著岸邊峭壁下那光滑而高聳的礁岩,細密的白沙間夾雜著零碎的貝殼跟大大小小的鵝卵石。腥鹹的海風穿過島上不算茂盛的樹林,留下一陣陣颯颯作響的呼嘯。

及膝高的濃密草叢中,一條新近被人踩踏出來的小徑,曲曲折折的通向被山丘峰巒遮掩住島嶼深處。在老唐的目力所及的遠處。隱隱約約還有這幾隊龍人龍獸緊張嚴密的巡視著通往山谷的路口……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老唐也不敢相信在這座靠近黃金航道的島嶼上,竟然還會隱藏著一座黑龍軍團的秘密監牢。

當老唐暗自感嘆著黑龍軍團的得意手筆時,皎潔的月光下一道模糊的身影,慢慢摸回了山崖下的礁石群中。直到徹底被礁石遮住身形才解除了潛行狀態。

「舒銳克,情況打探的怎麼樣?」

看著突然在自己身邊慢慢顯露身形的被遺忘者盜賊,老唐徑直問起了偵查的結果。

「那裡確實是通往到與內部的通道。」

解開遮住下巴的面罩,舒瑞克用那一如既往的沙啞嗓音輕聲稟報到:

「路口守衛不多。大概兩個小隊的龍獸和龍人,大致都有六、七階實力。還有四隻三頭海怪揪隱藏在山丘的拐角。但山谷內部不包括暗哨。也至少有三到四個中隊的黑龍人守衛。」

偵查的結果讓老唐心中一定。壓低了聲線,老唐最後一次重複起行動計劃:

「按計劃來!」

「我和吉安娜女士會儘可能的吸引島上守衛們的注意力,而所有克格勃和軍情七處的隊員則要抓住警衛的空擋,兩兩一組互為支援,全力搜索島嶼內部,儘快找到瓦里安!」

「如果有那個小組發現目標,立刻發射信號固守待援!其餘人則立即向信號源集結,我和吉安娜女士會儘快前去支援!」

「都明白了么?」

向身側得到老唐傳訊后便匆忙趕來參與行動的吉安娜點了點頭,老唐沖周圍一干點頭應命的特工和密探們打出了行動開始的手勢。下一秒二十多道形態各異的身影便隨即竄了出去進入潛行狀態,須臾間消失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之中……

「馬迪亞斯,管好你的人!」

一把扯住本已漸漸隱去身形的情報頭子,老唐神色嚴肅的看著這個曾經有過不少敵對行為的情報頭子,冷聲開口道:


「以前你給我惹的麻煩,我不想再提。可這一次我和我的部下們來此是為了營救你們的國王!」

「我不需要你的感激,但是希望你別整出什麼讓我憤怒的幺蛾子!」

「否則……我保證軍情七處會再一次體驗我的報復!」

「哼!」

冷哼了一聲算作回答,馬迪亞斯*肖爾深深地看了老唐一眼后,便拍開老唐的手臂重新隱去身形。

「那張欠揍的臉,讓我真想敲碎他的腦殼!」

忿忿的沖一旁神色尷尬的吉安娜抱怨了一句,老唐從魔法背包中摸出了戰錘,然後煞有介事的爆出了一副彬彬有禮的紳士派頭,一邊擺出邀請的姿勢一邊調笑著開口道:

「舞會開始了,女士。」

「不知我有幸邀請您成為我的舞伴么?」

老唐的無厘頭的搞怪行為讓原本神色有些緊張的吉安娜面色一緩。嘴角洋溢著的淡淡的微笑,風姿綽約的塞拉摩女王輕輕提起法師袍的裙角,回了老唐一個標準的宮廷禮節,巧笑嫣然的回答道:

「我的榮幸,大督軍閣下!」

「哈~!那揪讓我們給舞會來點配樂!」

吉安娜的回答讓老唐發出一陣暢快的大笑。而那雄渾嘹亮的聲音,在如此靜謐的夜幕中便是再明顯不過的警訊!

顛了顛千斤重的雙錘,老唐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運足了力氣沖著遠方咆哮出對黑龍軍團的第一聲嘲諷:

「嘿!孫賊們!」

<<。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砰!」

「嘩啦~~」

輕起一腳踹碎了身前的「人型冰雕」,老唐伸手抹了一把頭盔上濺染的鮮血,神色鬱悶的吐了口氣。

至於鬱悶的原因……好吧,任誰在女人的面前丟臉的話都會感覺不爽吧?

更何況是一向自詡為猛將兄的老唐……

畢竟,對於男人來說,面子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

哪怕是明明對這個女人沒有多大興趣,也總會自覺不自覺地表現出自己強勢的一面,一面丟了麵皮,這幾乎是所有雄性生物與生俱來的本性。

事實上,老唐那「堪稱滿級」的嘲諷一如既往的奏效,哪怕距離上還隔著老遠。

在聲若洪鐘的老唐耀武揚威般的扯了一嗓子后,守衛在通往山谷口的黑龍軍團衛兵在發現入侵者后便呼號著一窩蜂的衝鋒而至。

兩個小隊的編製,連同小頭目在內二十二個龍人龍獸,算起來人數也不少了。

原本老唐是躊躇滿志的準備來上一場開胃菜般的殺戮表演,就當是在面對黑龍公主前熱熱身活動活動筋骨。

可誰曾想到蜂擁一團的二十多號人,最終落在老唐手裡的卻僅僅只有那兩個沖的靠前的倒霉蛋?

而剩下的那整整二十多看起來威猛彪悍的龍人龍獸,還未等老唐發力便全都被吉安娜輕鬆加愉快的一股腦包圓……

不得不承認,緊張危險的戰場與生死一線的實戰,永遠是最磨練人技藝的不二選擇。

一場慘烈的海加爾聖戰,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軌跡。

當年那個剛剛走出象牙塔,空有英雄級高手名頭實戰經驗卻少得可憐的達拉然女法師,已經悄然成長為不容任何人小覷的塞拉摩女王,真正踏入了艾澤拉斯頂尖高手的行列。

揮毫之間所展露的那一手法術操縱的能耐和快速施法的本事,縱使還無法與凱爾薩斯這樣威名顯赫的頂尖大魔導師相媲美,也絕對稱得上妙到毫巔,少有能及。

當老唐的戰錘剛剛錘爆一位龍人小隊長的腦殼時。塞拉摩女王手中的水晶法杖僅僅是在身前富有韻律的揮劃出一個老唐看不懂的圖案,四位比老唐還要高出一大截的水元素便出現在場中四角,將兩小隊怒火熊熊的龍人守衛們圍在其中!

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四道帶著刺骨寒霜的冰霜新星便同一時間疊加著綻放在人群之中。

女法師晦澀繞口的吟唱與冰霜炸裂的脆響結伴而行。一片方圓十數碼的範圍濃重陰雲頃刻間凝聚成型,將衝鋒而來的龍人守衛們盡數籠罩。而下一秒。漫天的暴風雪和拳頭大小的冰雹已經兜頭砸下。瞬息之間冷冽的寒冰風暴變席捲了黑龍守衛們的整個隊伍。

而一座座栩栩如生的冰雕就此成型……


「所以說……」

將兩柄戰錘猛的砸在地上,老唐的蠻力猛然爆髮帶起腳下的大地震蕩。劇烈震顫的波紋以老唐為圓心迅猛的向外擴散,輕易的將十幾具「冰雕」震得粉碎。重新直起身的老唐不甘的癟了癟嘴,回過頭看著風姿綽約的塞拉摩女王。調侃般的抱怨道:

「從來都不喜歡和你們這些施法者們一起戰鬥,根本沒有我表現的機會……」

老唐的抱怨還真不算誇張其詞。

事實再一次證明,再牛逼的戰士在「搶怪」這方面也不是「親兒子們」的對手。

如果玩家代表了一個世界,那麼法爺們至少也是半個世界。

說句實在話,堪稱奧術白痴的老唐完全沒有成為一個施法者的天賦。對於法師的世界更是一知半解。但好在老唐曾經至少是一個玩家,而前世玩家中流傳的一句吐槽即便經歷彌久也依舊記憶猶新:

【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補丁出法神。】

與相當於「半個世界」的法爺們搶怪是一件讓人壓力很大的事……至少在老唐與吉安娜組隊亮相的第一回合……老唐完敗!

面對老唐抱怨版的調侃,即便是瓦里安的安危仍然盤桓在腦海,吉安娜也不禁心中一松莞爾一笑,將那誘人的熟-女風情盡皆展露在老唐的面前,

將四隻高大的過分的水元素召回身邊拱衛,塞拉摩的女主人不以為意的攏了攏海風吹亂的髮絲,輕啟紅唇回應道:

「喏。你表現的機會來了!」

伴隨著話音,老唐的雙腳下傳來了一陣有規律的震動,就像是數十頭科多獸從草原上奔騰而過。回過頭的老唐,看著那四頭狂奔而至,嘶吼怒號盡顯猙獰與兇悍的巨型怪物。不屑的撇了撇嘴。

三頭海怪,半神的子嗣,肆意徜徉在無盡之海的風浪之中的強大怪物,是海洋霸主娜迦也不願輕易招惹的殘暴野獸。

若是在深海之中。一次性對上四隻佔據主場優勢的成年海怪,即便是老唐這樣的英雄級戰士也只有狼狽敗走的份……

可現在的老唐卻是腳踏實地。而這四隻以恐怖和兇殘著稱的三頭海怪則是被黑龍軍團馴服了野性,圈養成家犬,還在老唐的「主場」與老唐叫板……如果這都能輸,老唐還是買塊豆腐撞死得嘞,省的給「泰坦之力」的名號抹黑!

「三分鐘!」

拎起戰錘高高躍起,閃躲過兩隻海怪六張血盆大口全方位的酸液濺射。半空中的老唐劈錘砸爆了一顆猙獰的海怪頭顱,在一隻海怪寬闊的脊背上用力一跺,將其踩趴下的同時再一次縱身而起,自信滿滿、意氣風發的誇下海口:

「給我三分鐘,讓我好好教育教育這幾隻醜陋的爬蟲,讓它們知道……在陸地上誰才是真正的怪物!」

*********

夜幕下的奧卡茲島,沸反盈天!

一個是蠻力驚人,戰鬥力破表的暴力戰士;

一個是大開殺戒,破壞力爆棚的大魔法師;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