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楚天盛連忙命人去準備房間,一邊拉著楚漣卿去祠堂認祖歸宗。

樊洛洛覺得無趣,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不過卻被楚家送到了楚漣卿的房間。

另一邊,楚天盛帶著楚漣卿一頓流程之後,在楚漣卿馬上就要爆發的時候,終於結束了。

「卿兒啊!你爹娘當年……」楚天盛開始給楚漣卿講述楚漣卿爹娘的故事。


楚漣卿的父母是大家族聯姻,但是兩個人很相愛,一次任務,兩人抓捕逃竄到下界的仙獸,來到了華夏。

任務完成之後,兩人原本想要回上界,奈何那時下界的通道正好關閉了,具體是什麼原因不得而知。

這一關就是一千多年。

楚映辰夫婦的離開的時候,修為是仙君,只差一步就仙帝了,但是華夏有華夏的天地法則,他們的修為到了華夏就會被壓制在渡劫期。

如此一來,若是通道一直關閉,他們就沒有辦法突破,一千年之後的二十一世紀,夫妻兩人大限將至,不想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死去,所以用畢生修為和精血生出了楚漣卿,隨後便相繼離世了。 形意武館,果然不錯,陳杰還在自言自語道。

形意武館,寧市最爲出名的一家武館,這裏的形意武師以能打出名,就連寧市道上的一些老大都將自己看好的手下送到這裏來學武,所以,形意武館不止是寧市武術界當之無愧的龍頭,在道上也很少有人願意與他們結仇。

形意武館的館主叫趙武,六十五歲,一身形意拳幾乎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二十年前,他隻身闖入寧市,沒有一個人知道他是打哪來的,隻身一人創立形意武館,期間,遭到多爲高手踢館,卻無一敗記,從此,闖出一個形意宗師的名頭。

此後,趙武廣收門徒,形意武館飛速發展,而他教出的弟子,其中有不少人成爲了寧市道上鼎鼎有名的大哥。還有不少權貴將孩子放到這學武,據說這形意武館的來頭不小,可能還有國家撐腰,這趙武的性子也是非常奇怪。

形意武館極大,佔地有五十畝的樣子,在洪州這個寸土寸金的城市,能佔用如此大的面積開設武館也是一種實力的體現。

陳杰想,這形意武館的師父肯定不簡單,否則有怎會有那麼多古蘭修的徒弟呢,搞不好是哪個古蘭修家族裏出來的,陳杰想到這才把心收回來。

形意武館沒有看守大門的,同樣也是一種實力的體現,意思是,就算沒有人看守,也沒有人敢隨意闖入。

踏入大門,陳杰微微一怔,因爲大門內則是一個巨大的演武場,兩排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年輕漢子如蒼松般站立着,他們昂首挺胸,精氣神十足。

“刷刷刷……!”

數十道銳利如刀的目光豁然齊聚於陳杰身上,一時,他呼吸一緊,身上多了一種莫名的壓力。

在兩排漢子的盡頭,站立着三人,其中一人尤爲惹人注目,他穿着一套寬鬆的黑色練功服,卻不能淹沒他鼓動有力的肌肉。


他的身軀並不算高大,甚至比起陳杰還要矮點,但配合他散發出來的精神氣,卻有一種巨人的感覺。

高鼓的太陽穴說明此人乃是一個武術高手。

只是此時,他看向陳杰的目光微微有那麼一些不屑,。

陳杰大驚,天哪這裏竟然有那麼多外家拳師,而且那個漢子的修爲已經到了後天二層。光是這點陳杰就十分吃驚了,古蘭修又不是街上的大白菜。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杜鵬。那個男生驕傲的對陳杰說,一點都沒有將陳杰放在眼裏,不就是一個後天一層的小子嗎,值得劉師妹大驚小怪的說:“他可能可以治好師父的病,那麼多的醫生都看過了,也說無藥可救,就他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還自稱神醫。。。

你叫陳杰,聽說你很會治病,武功又好,就讓我們來試試你吧。

現在輪到陳杰氣憤了,我去,我什麼時候說自己武功高,會救人。血口噴人。

一道巨大的聲浪豁然向着陳杰衝擊而來,卻是那數十名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形意弟子們齊聲大喝。

陳杰身子微微一震,眼中更是出現一絲慌亂之色,不過隨即,他的目光一斂,身軀好似磐石一般發出一股沉重的氣息,擋住了這股音波衝擊。

至於他身後的劉凡馨與齊炎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對於陳杰的表現,杜鵬有些意外,隨即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有點意思了!”

“在下陳杰!”

陳杰邁開九鬼步,目光沉澱如水,踏入了由兩排形意武師組成的通道之中。

“嗖嗖嗖!”

見陳杰居然敢踏入通道,那些形意武師好似得到了挑釁一般,一個個眼睛瞪得有如銅鈴一般,死死的盯着他。

要瞪任他瞪,清風照大崗。操!!!

陳杰卻猶如視而不見,步伐矯健,瞬間就走出了一半的距離,這下,杜鵬眼中也出現一絲意外之色。看來他不是看起來這麼簡單。

練武之人講究氣勢。

所謂氣勢一是來自精氣神,二則是來自聲音,在三國期間,黑臉張飛不是憑藉一聲大喝嚇退了諸多曹兵嗎?這就是一種氣勢的體現。

杜鵬擺出今天的架勢,就是想要試探試探陳杰有沒有和他一戰的資格,他相信,就算一般的後天兩層的武者進入這個通道之中,被數十名形意武師瞪着,也要腿腳發軟,但陳杰這麼一個年輕小子,除了剛開始稍顯慌亂,隨後卻如此淡定,這就讓他有些想不通了。

“哼!”

一聲冷哼從杜鵬鼻中發出。

頓時,兩名形意武師揮動拳頭豁然砸向陳杰。

陳杰目光一沉,閃過一絲兇光。

他不閃不躲,雙拳同時擊出。

“砰砰!”

兩記拳頭撞擊的聲音響起,然後兩名形意武師踉蹌退後數步,他們臉上同時出現一股惱怒之色,爆喝一聲,復又衝上。

“不過如此!”

陳杰身軀驟然一彎,這一彎就好似一張繃緊的大弓,一股殺伐之氣從中溢出。

這一刻,兩名形意武師衝了上來。

“砰!”

陳杰後退一步,兩個人的身軀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沉悶撞擊聲。

讓開,讓我來,杜鵬說。。。。。。 前半段的事情都是真實的,後半段是認祖歸宗儀式之後,楚家擁有了楚漣卿的玉牌時才忽然出現在楚漣卿頭腦中的。

那是他父母封印在他腦海中的記憶,若是楚漣卿有生之年能夠回到楚家,認祖歸宗后,這部分記憶才會解開,若是不能認祖歸宗,這段記憶將會永遠封存。

楚漣卿的父母希望他能夠做為一個凡人而快樂的生活,若是楚漣卿只是一個凡人,那這段記憶對他來說就是負擔,但若是他命中注定要踏入修行者的行列,那麼楚家對他的幫助絕對是無窮的,更何況,還有他外祖家!

「卿兒,爹娘好像陪著你長大,可惜爹娘做不到了……」這是記憶中,母親微笑著流著淚說出的話。

即便楚漣卿對父母沒有什麼印象,但是腦海中母親的音容笑貌,父親的溫柔笑容還是讓楚漣卿心中一酸。

「卿兒,留下吧!楚家就是你的家,更何況……你外祖那邊還不知道你回來的消息,至少你要讓你外祖家知道你回來的消息啊!你外祖可就你母親一個女兒,你一個外孫。」楚天盛說道。

「丫頭想要創建自己的門派,她不想被任何家族牽絆,所以我也不想。」楚漣卿直截了當的說道。

「楚家和我有血緣關係,你放心,楚家有事我一定不會袖手旁觀,雖然我修為不高,但是我會去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但是留在楚家我做不到,至於外祖家……有緣再說吧!」楚漣卿又道。

「好吧,不過你若是在外面遇到什麼困難,你隨時可以回來。」楚天盛說道。


「嗯。」楚漣卿點點頭。

「你外祖家是四大仙門的宋家。」楚天盛說道。

「好。」楚天盛告訴楚漣卿只是想讓他有個心理準備,不要大水沖了龍王廟。

「這個傳訊水晶給你,這是傳訊水晶直接與我連通,還有這個傳送玉符,遇到危險將它捏碎,直接就會傳送到楚家,這個只能用一次。」楚天盛說道。

「謝謝。」楚漣卿說道。

「你仙石夠不夠花?我給你一些仙石路上用吧!」楚天盛說道。

「可以。」楚漣卿可沒忘樊洛洛的囑咐,此行的目的也就是仙石而已。

「這個乾坤袋你拿著,裡面有一千極品仙石,十萬上品仙石,十萬中品仙石和十萬下品仙石,若是不夠用,你再回楚家取。」楚天盛說道。

「好。」楚漣卿點點頭,將乾坤袋接過來。

「你要是喜歡仙石的話,你就留在楚家,我這還有十幾座仙石礦,都給你!」楚天盛開始引誘道。

「我對仙石沒什麼興趣。」楚漣卿說道。

「哦!」楚天盛有些失望。

「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楚漣卿說道。

「這天都快黑了,住一晚上再走吧!」楚天盛說道。「而且我把房間都給你收拾出來了,你和孫媳婦久別重逢也不好在外面是吧?那多不方便啊!」楚天盛擠眉弄眼的說道。

「你這老不羞怎麼這麼猥瑣!」楚漣卿皺著眉頭說道,弄得楚天盛心裡一慌。「不過我喜歡!」

「哈哈哈……你個臭小子說話還大喘氣,趕緊去吧!不打擾你倆好事了。」楚天盛笑著說道。「最好給我鼓搗出一個重孫子來!」

「真是老不羞!」楚漣卿翻了個白眼,隨後屁顛屁顛的像房間跑去。

進門的時候,樊洛洛正在打坐修鍊,聽到楚漣卿的腳步聲收功睜開雙眼。

「阿卿……」樊洛洛話還沒說完,楚漣卿一把將樊洛洛抱住狠狠的親了一下樊洛洛的蜜唇。

這動作讓樊洛洛一愣,楚漣卿對她從來不會這般粗魯。

然而唇分之後,楚漣卿也沒有做出其它舉動,只是抱著樊洛洛這樣站著。

「要留在楚家么?」樊洛洛問道。

「不留!」楚漣卿說道。

「你不想留在楚家么?」樊洛洛問道。

「不想!我和他們又不熟。」楚漣卿說道。

「哦!」樊洛洛點點頭。

「對了,我從那老不羞那拿了許多仙石。」說著,樊洛洛連忙將懷中的乾坤袋獻寶一般遞給樊洛洛。

「這麼多?發財了!」樊洛洛看到乾坤袋中的仙石眼睛頓時亮的像燈泡一樣。

「那我們明天就走吧!」樊洛洛說道。

「你這丫頭,真是過河拆橋的一把好手。」楚漣卿颳了一下樊洛洛的鼻子寵溺的說道。

「你不也是?」樊洛洛滿不在乎的說道。

「也是,要不怎麼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呢?」楚漣卿煞有其事的說道。「哦對了,那老不羞還說以後要是缺錢了就回來取,他還說他有十幾個仙石礦呢,咱們想辦法把仙石礦給搬空。」

「可以!」樊洛洛認真的點點頭。

「他還給了我一個傳訊水晶和一個傳送符咒,我覺得他的那個符咒沒你的好用,他那個是一次性的,用完了就沒有了。」楚漣卿說道。

「那些都不重要。」樊洛洛將裝著仙石的乾坤袋扔進玉佩空間中,心裡十分滿意。

「時間不早了,我們休息吧!」楚漣卿說道。

「哪裡不早了?這天還亮著呢!而且晚飯還沒吃呢。」樊洛洛說道。

「額……」楚漣卿有些無語。

「阿卿你累了么?你要是累了你就早點休息,我去看看晚飯好了沒有。」說著,樊洛洛便一路小跑離開了房間。

「唉,丫頭……」楚漣卿想要攔住已經晚了。

「唉!」楚漣卿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沒過多久,樊洛洛就拿著一個食盒過來了。

樊洛洛興緻勃勃的將菜品都擺好,隨後便和楚漣卿一起吃起來。

「說真的,這上界的飯菜真的沒有華夏的好吃。」樊洛洛一邊吃還一邊抱怨著。

「之前能夠聯繫的上你們的時候,我就有了一個賺仙石的想法,我們可以將華夏的一些東西弄上來賣,這樣一定會大賺一筆的!」樊洛洛說道。

「有道理。」楚漣卿點點頭,應和道,反正上界到底是什麼情況楚漣卿也不清楚,那就只有樊洛洛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一瞬間杜鵬身上爆發出一股暴戾的氣息,咻咻。。杜鵬朝着陳杰直衝而來,旁邊的師弟們紛紛讓開了路,圍成了一個圈子,後天二層的速度還真不是蓋的,杜鵬腳下一踏,整個人沖天而起,好似一隻蒼鷹 向陳杰撲來。

陳杰不閃不躲,一隻手朝杜鵬崩去,乍一看竟是《六十四卦》衍伸的道拳,陳杰腳上運氣,直接使出了“九鬼步”不出意料的兩兩相轟,發出一陣沉悶之聲。

杜鵬只感到氣血有些翻涌,自己還後退了半步,再觀陳杰,平平穩穩一步都未退。這一刻,杜鵬認可了陳杰的實力,他兩拳相抱,身子微彎“形意杜鵬請指教!”

雙手抱拳行禮,乃是華夏武林中流傳下來一種尊敬對手的行禮方式,杜鵬如此做,乃是將陳杰放到同等對手位置。

這讓諸多的形意武師大爲不解,他憑什麼當得起二師兄這個禮,所以,看向他的目光都十分不善。

對方鄭重行禮,倒是爲難了陳杰,第一他算不得武林中人,不知道其中這個禮節的意思,第二個,這樣的禮節只從電視上看過,這讓他有種錯覺,似乎穿越到了民-國年間。

於是,他忍着彆扭,依瓢畫葫蘆,也雙手抱拳微微彎身道“在下陳杰,請指教!”

他話音一落,杜鵬眉頭不由一皺,至於其他形意武師則是一副敵視的看向他,一時,陳杰不由疑惑不解,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引起衆人的如此敵視。

原來啊,這其中還有一個學問,杜鵬抱拳行禮卻是道出了自己的師門,陳杰行禮也應當報出自己的師門,不然就是對對方的藐視,但是他卻不懂其中規矩,而且他也不是武林中人,更沒有拜師,哪裏有什麼師門,所以,在杜鵬等人看來,陳杰這是看不起他們,藐視他們。

練武之人氣血渾厚,極易衝動,見陳杰侮辱藐視二師兄,所有的形意武師都恨不得衝上去將陳杰毆打一頓,而杜鵬也有些不舒服,他給予陳杰足夠的尊重,對方卻不將他當回事,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如果不是他心性沉穩,說不定就直接衝上去動手了。

他畢竟是形意武館的二弟子,所以,他壓住心中的怒火,問道“我見小兄弟你剛纔施展的是八卦掌,敢問你出自何門何派?”

陳杰再次一愣,想,這是八卦掌,明明是是六十四卦,但想到這是在地球,不是修仙界。隨即搖頭道“我無門無派!”

“……你……!”


杜鵬就算脾氣再好,也忍不住滿臉怒火,他都放低身份問開了,陳杰還是不願意說出自己的門派,這是一種赤-裸裸的藐視,當然,這只是他單方面的誤會,陳杰不知道。(哈哈)

“二師兄,這個小子太狂妄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名形意武師終於忍不住大喊道。



Related Articles

名井南倒也真不愧是關西人,很快就列舉出了大阪最有名氣的八大溫泉勝地。

之後,再經過徐俊涵的上網調查之後,兩個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