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黑月紫雨果然將將這一秘術練到了出神入化之境,隨意就能施展出,根本不用準備。」

「雲中雷,相輔相成,這是我黑月皇朝超脫自我的根本所在!」幾名天才都很激動。

「轟!」青色閃電劈舞,擊向夏葉,不斷降落,電芒恐怖,令人悚然。夏葉凜然,手持狻猊寶鏡,也發動紫金色閃電,沖向黑月皇朝的天才少女,令這裡電芒如海,雷聲轟鳴,震耳欲聾。雲中雷電交織,讓雙方都陷入了險境中,他們展開了最為激烈的對決。「嗡」黑月皇朝少女祭她雖然引來了雷電,但畢竟最精通的還是黑月皇朝的黑暗之力,交戰這麼長時間,無法拿下夏葉,越發感覺吃力了。「喀嚓」就在這時,夏葉也祭出了魂器,紅黑色神光熾盛,宛若一輪太極圖,黑劍一衝而過。「噗」的一聲輕響,那件寶傘被截斷,剎那間破破爛爛,與此同時一道紫金色閃電飛了進去,沿著破爛的寶傘落在黑月皇朝少女的身上。在「噼啪」聲中,電弧成片,少女右肩頭遭擊,雖有護體血紋符印劇烈閃耀,但她依舊大口咳血,紫金色閃電無孔不入,傾瀉了下來。而且,黑劍俯衝,再次凌厲斬落,將那寶傘截斷,七零八落,再也不成樣子。

「哎呀,我的魂器!」夏葉心疼,黑劍威力太大了,又毀掉了一件魂器,讓他苦著臉,眉頭深鎖。但也沒有辦法,在生死對決中,絕不能手軟,必須全力以赴,否則自己便可能會有性命之危。「轟」夏葉揚手,手中寶鏡發光,照耀出一片懾人的血色,對準了黑月紫黑月,金色雷霆衝來,暴烈而驚人。「鎮!」黑月紫黑月嬌喝,渾身發光,身上出現一件魂器,以紫色羽毛編織而成,那是一件寶衣,發出熾盛霞光。在隆隆聲中,黑月紫黑月大口咳血,摔飛了出去,她身上的寶衣曦光閃爍,但最終炸開了,不敵狻猊寶鏡。一條曼妙的胴體露出,潔白如象牙,晶瑩而有光澤,魂器被毀,她橫飛而起,身上的甲衣自然全都灰飛煙滅了。夏葉並未遲疑,右手探出,掌心晶瑩,一道粗大的雷光再次飛出,沖向黑月紫黑月。「御!」黑月皇朝天才少女輕喝,聖靈秘術再出,身後符印無盡,於這關鍵時刻顯化,繚繞著她,進行防禦。這是一幅斑駁畫卷,裹著一個身無寸縷的少女,渾身潔白晶瑩,對抗夏葉的雷霆神光,血紋符印密密麻麻,交織成海。

符印成片,發出道音,光芒炫目,令那肌體更加顯得瑩白惑人,暫時擋住了雷霆神威。夏葉一時間攻不下,眨動大眼,道:「你的腰肢太細了,跟水蛇一般,胸部還有屁股雖然很大,但那並不是健壯,體形沒法跟我比,嚴重影響了你的戰鬥。還有你胸部和屁股很大你爸媽知道嗎?「

「啊……」

原本屏住呼吸,完全投入戰鬥中的黑月皇朝天才少女,聞言剎那驚叫,渾身抖動,血紋符印跟著劇烈搖晃,而斑駁古卷亦明滅不定,已然不穩。「轟!」夏葉二話沒說,抬手就催動狻猊寶鏡,祭出雷霆,同時自身亦發出紫金色電芒,落向前方。

這孩子太賤了,怎麼能如此?黑月皇朝的人都在詛咒,真不愧是御魂界那個奇葩的野孩子,這才一接觸就發現了他的極品之處。黑月紫黑月心中大亂,渾身血紋符印不穩。而夏葉則狂轟猛擊,紫金色閃電如浪濤一般一道接著一道的向前打去。「砰」斑駁古卷破損,一具雪白而又玲瓏的胴體墜落,黑月皇朝的天才少女大驚失色。夏葉抓住機會,迅猛攻擊,閃電交織,這裡一片熾盛。

「沖!」


「大家一起上,斬了他!」湖邊,那些天才大喝,皆渾身血紋符印閃爍,一起向前衝去,阻殺夏葉,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黑月紫黑月殞落。「嗡」擁有大鵬術的夏葉的速度何其快,攻破黑月皇朝天才少女后,一步跟進,一拳向前向前轟去,電芒震碎了她身上最後的血紋符印。「噗」黑月紫黑月咳血,落在晶瑩而潔白酥胸上,顯得格外醒目,她眼中出現一縷縷奇光,交織成一片網,向夏葉罩去。這是她聖靈秘術的最後一擊,如果還無作用,那麼她也就認了。夏葉拳頭髮光,直接轟進網中,去勢不減,依舊擊向前方,雖然電芒被籠罩了,但是拳頭的恐怖神力還在。「封!」黑月紫黑月口綻神音,竭盡所能對抗,一雙玉臂交叉,白晃晃,閃爍晶瑩光澤,阻擋在身前,抵抗那一拳之威。「喀嚓」剛一接觸,她的雙臂就骨折了,且一股巨力傳導進她的身體中。猛烈震動,讓她嘴角溢血,雙耳嗡嗡作響,渾身骨骼都要炸開了。這是一股無法阻擋的神力。若非她關鍵時刻將巨力散進四肢百骸,她的一雙手臂絕對要碎掉了,難以抗衡。光以肉身來說,夏葉可以力搏純血脈太古凶獸幼崽。與人族天才少女碰撞,自然具有壓倒性優勢,哪怕她再天才也不行,肉身不可能與他並論。黑月紫黑月橫飛,口中咳血,一雙靈動而又深邃的美目中出現震驚之色,剛才那種狂暴的肉身之力,她只在幾年前的三皇子身上看到過,想不到這個小子也能如此。

「水蛇腰妹妹。你要到里去啊!不如過來陪哥哥我吧!你一定會爽獃獃的。」夏葉一臉猥瑣的叫道。看似在調侃。但是眼中神光爆發,另一拳轟殺而來,而且黑劍與寶鏡也飛起。要進行最後的絕殺。湖岸邊,諸多天才合力攻擊。但終究不能阻擋夏葉的步伐,難以改變什麼。這讓他們駭然,他們號稱天才,為一族將來崛起與輝煌的希望所在,多人聯手,竟然奈何不了那個少年,這讓他們恐懼。「嗡」突然,一陣恐怖的波動傳來,直襲夏葉還有九頭鬼車,血紋符印漫天,宛若大周山在噴發,驚擾了天地,璀璨奪目。

「不好!」夏葉大叫,這種能量波動太可怕了,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極盡。他迅速收回黑劍,對抗這股波動,不然他可能飲恨在此,來人絕對可怕的嚇人,遠超諸多天才一截。

「嗷吼……」九頭鬼車也大吼,渾身血色羽毛倒豎,感覺像是被一頭洪荒巨獸給盯上了,要將它吞沒。沒有辦法,它吐出一串血色的念珠,進行防禦,對抗這股天威,不然它將會與夏葉一起化成一團肉泥。

「壞了!」

夏葉身體一顫,渾身寒毛根根倒豎,霍的回頭,另一個方向也出現一股可怕的波動,瞬間洶湧而來,血紋符印無盡,擊向他們。這種壓力太大了,若是硬撼,多半會將他們碾成肉醬。

「該死,怎麼還有,到底有多少高手?!」九頭鬼車也大叫,它徹底恐懼了,感覺陷入了地獄的大門內。正東、正西、正南、正北四個方向,各自出現一道身影,堵住四方,分別出手,將此地給圍困,阻斷了夏葉與血色鬼車的退路。四人一起發力,他們的身前各自出現一片波紋,向前推擠而來,如四片汪洋決堤,這是血紋符印構建成的波瀾,碾壓向夏葉。

「怎麼會這般強大?」夏葉瞳孔收縮,感覺大事不妙。他催動兩件魂器,竭盡全力抵禦。黑劍震動,劃出一片蒙蒙殺光,對抗正東的人。潔白寶鏡照耀,閃電粗大,驚雷震耳,轟向正北方那個人。九頭鬼車也咧嘴,感覺危矣,仰天咆哮,噴出九隻血色的獠牙,殺向正西那個人,而那串晶瑩骨珠則鎮壓向正南方。幸好,他們共有四件魂器,每一件都來頭極大,為成年的太古遺種的的魂器有可能邁向聖器前進。若是沒有這四件寶物在手,夏葉與九頭鬼車多半會被四人活活以血紋符印強勢的鎮壓成血泥,難以反抗。

「不對,這麼強大的天才怎麼一下子出現了四尊,這不太現實。」九頭鬼車低吼。年少時期若是能達到這等境界,必然會名動天下,世人皆知,一下子出現四個,而且聯手,那就有點虛幻了。

「你們是何人?」夏葉喝道。湖邊,黑月皇朝的天才大喜,他們知道隱伏在山峰上的幾人出動了,大勢已定,這個少年再強也無法抗衡。「嗡」正東方向的人沒有開口,但卻動手了,探出一隻大手,發出無量的光,轟隆一聲,他的手掌竟然化成了一條大河,撞擊而來。九頭鬼車羽毛,這是純粹的黑暗之力,單掌化成黑山,這可不是一般的少年天才所能夠施展的出神通。

夏葉吃驚的睜大了眼睛,因為在那肉掌未化血紋符印前,他看到了上面的皺紋,這絕對不屬於一個少年人所有。「怎麼可能,流雲秘境有禁制。年齡過大者無法入內,你們怎麼進來的?」他大聲喝道,祭出寶鏡,以雷霆神光對抗。「原來如此。他們是自封者。」血色鬼車吼道,眼中露出憂色,這根本不是少年,而是四尊前輩高手。

「自封者?」夏葉驚詫。

九頭鬼車道:「流雲秘境中蘊含有大機緣。每次開啟都有少部分人以絕大的代價自封,令實力驟降,且補充大量精元,使身體機能宛若少年。可即便這樣進來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萬一被這流雲秘境感知,他們會遭遇劫難。」流雲秘境名為秘境,但其實是一個小世界,上古發諸聖在此灑淚、喋血后,這裡擁有了排他性。會進行自我保護。阻止破壞力過強的人進入。

這麼多年下來。人們總結出,排斥性的大小同年齡與修為有關。可是即便如此,每次流雲秘境開啟時。還是有部分超齡者想盡辦法混進來,只為了那天大的機緣。想獲取聖葯、聖骨、諸聖神傳承等。不過代價極大,只要在這流雲秘境被發現,肯定會慘死,化成劫灰。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14章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古往今來,只有極少數人成功矇混過關,最後安然離去,每次進來的超齡者最起碼有九成以以上死掉了。這一次黑月皇朝為了尋找一種對他們極其重要的瑰寶,不得已出動四位超齡者,都是族中的超級強者。這冒了極大的風險,在這裡不能動用超過上限的力量,否則一旦被發覺,這四人必死無疑。夏葉想到了大周國公主身邊的幾個斗篷人,皆蒙住了真容,他恍然大悟,多半也是自封者。不然,他們進入神洞后,何以能成功尋到寶卵?肯定是因為他們極度強大,拼儘力量后得到的。

「我們拼了,他們雖強,但是卻束手束腳,不敢爆發全部的精氣神,只能壓制到一個臨界點而已。」九頭鬼車道。

「我與你們拼了!」夏葉大喝,一副要與四大強者拚命的架勢,渾身血紋符印爆發,兩件魂器一起發光。果然,九頭鬼車也是如此,甩開夏葉,近乎人立而起,祭出魂器,捨生忘死,與這四人大戰。這裡頓時被熾盛光芒所淹沒了,大湖都沸騰了,水汽蒸騰,凝聚向四大強者,被他們所借用,血紋符印更盛了。

夏葉猛地前沖,一副要玉石俱焚的樣子,殺向正東那裡,九頭鬼車見狀也是嘶吼,無比悲壯,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它齊頭並進而來。

四大強者都是一驚,這一人一鳥祭出了最強大的秘術,更是讓四件魂器復活,發揮出了令他們都一陣心悸的氣息,他們不得不凝神戒備,進行對抗。在四人看來,那一人一鳥顯然是要拚命了,四大強者都不得不全力以赴,準備放手一搏,將他們擒下。然而,就在一人一鳥爆發出炫目的光時,他們突然衝天而起,調轉了方向,各自被一件魂器托著腳底,沖霄而上,快到極致。夏葉踩著黑劍,騰入高空,一看九頭鬼車也這般,道:「小弟,你真不仗義,竟然甩開我想逃。」

「我呸,你不也跑了嗎?」九頭鬼車斜睨他,哪裡還有要玉石俱焚的樣子,它轉過身去,屁股對著夏葉,道:「再會,不,這輩子再也別見了!」它踏在一柄血劍上,一溜煙跑沒影了。

四大強者惱怒,他們封鎖了四方,但卻不可能連天穹也能徹底壓蓋住,被那一人一鳥藉助魂器逃上了高空,四人踏上獸皮,或祭出魂器,也都騰空追了下去。夏葉撓頭,也不多說,兜著九頭鬼車的屁股追了下去,而且速度稍微快了那麼一點,最後竟然超過了,且就在它前面跑。「啊?」九頭鬼車傻眼,而後寒毛倒豎,回頭看了一眼,四個老傢伙一路狂追了上來,它成為了墊背的,擋在夏葉後方。

「大哥,饒命啊,咱不帶這樣玩的,這群人是沖你來的,不能把我也搭進去啊。」九頭鬼車快哭了。

「小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我兄弟齊心合力斷金。」夏葉話語鏗鏘,一副很硬氣的樣子。

「那你別跑在我前面啊,現在我吃你灰塵。分明是肉盾,那幾個老傢伙的秘術快轟到我屁股上了。」九頭鬼車哭喪著臉叫道。夏葉還有九頭鬼車終究還是太年幼,無法對抗四大強者,被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這一路上。它們邊逃邊戰,一路灑血,都遭受了重創。

「嗷吼……」

九頭鬼車怒吼,右胸被一片黑月點擊中。那裡幾乎成為篩子眼,前後透亮,令它渾身血色的羽毛都被血水染紅了。它在天空中搖搖欲墜,慘不忍睹,連魂器都暗淡了,即將要墜落下去。一路逃亡,他們不斷血戰,對決的時間太長了,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非常了不起。夏葉也負傷。被一片夜幕掃中。那夜幕擁有毀滅性的神力。砸在他的身上,令他大口咳血。若非他的肉身可以比肩天階太古凶獸幼崽,極度強大。這一擊足以會令他會骨斷筋折,成為一團肉醬。

「吼……」九頭鬼車怒吼。它被逼入了絕境,渾身是血,血色的羽毛都濕漉漉了,化為暗紅色。「走!」夏葉對它喝道,他擋住了四大強者,為其斷路。九頭鬼車一愣,沒有想到他關鍵時刻竟給它爭取了一線生機,夏葉的行為顛覆了在它心中的形象。

「你怎麼不逃?」九頭鬼車問道。

「他們是沖著我來的,你趕緊走吧!」生死攸關時刻,夏葉渾身發光,催促它立刻離開。九頭鬼車神色複雜,這個人族少年的表現與以前不一樣,不嬉皮笑臉時,居然也有這樣的一面。


「好,我走了,你如果活下來,我不會讓爺爺找你麻煩,此前的賬一筆勾銷。」九頭鬼車低吼。

「小弟,你太讓我失望了,原來心中一直忌恨我。」夏葉憤憤不已。九頭鬼車似乎有愧意,畢竟現在夏葉攔住了四大強者,為它爭取到了一條活路,它在遠方駐足,道:「一切等你活下來再說吧。」

「好,到時候你請我吃烤鳥翅!」夏葉大笑。

「滾!」九頭鬼車暴怒,霍的轉身,渾身黃血色芒璀璨,剎那間遠去,消失在了地平線的盡頭。夏葉吐了一口血沫子,收起臉上的笑,冰冷的對著四大強者,握緊了拳頭,道:「你們小心遭天譴,這樣大動干戈,這流雲秘境必然會生出感應。」

「擒殺你還不至於暴露。」一人嘴角露出一縷冷漠的笑,很無情的回應。

「唔,你們看,他眼眉立起來的時候是不是很像一個人?」這個時候一位老者開口,他在儘力壓制修為,因為他現在很激動,胸膛都有些起伏。此語一出,其他三人都是一驚,皆盯著夏葉觀看。這個時候四人也不再隱藏真容,斂去夜幕,露出了真身,兩名中年人,兩名老者,眸子都特別亮,跟金燈似的。一位中年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顫聲道:「難道真是當年那個人的後代?」他不可思議的盯住了夏葉,覺得這個孩子發怒時,與當年怒髮衝冠的夏凌天神似!」

「你們剛才應該發覺了,他的肉身強大的有些不真實,比炎兒也毫不弱,這……太不可思議了!」一位老者眸光閃爍。「難道你真是當年的小孽畜的後代?」黑月皇朝一位老者陰沉著臉開口。他們沒有為當年的事內疚,更不曾致歉,有的只是想斬草除根,抹除後患,現在這個語氣與姿態更加顯得無情與心性涼薄還有冷酷。夏葉心中有一團怒大周熊熊燃燒,恨不得立刻誅殺這四人,雙手握拳,閃電飛舞,將將籠罩與淹沒。

「怎麼不說話?」幾人看不到他的真身,不知道他什麼表情。

一位中年人開口,道:「當年,我的曾叔祖負責統馭那一戰,從夏皇都跟出,率領諸多高手一路殺到中域,曾以一支寶箭穿透夏凌天的肺部,可惜只差了一點沒有射中他的心臟。」他名為黑月昆心,在黑月皇朝中是一位很出名的強者。此時,他雙眸射出絲絲縷縷的神芒,盯著夏葉,想要穿透那曾閃電光幕,看到他的表情。

「說那麼多作甚,不管他是與不是,直接拿下,只要嚴問不就什麼都知道了。」一位老者開口。夏葉心口發痛,眼眸閃爍神光,殺氣瀰漫。他能聯想到當年曾祖父臉色蒼白的樣子,想來那一戰中遭遇了很多伏擊,受創極重,居然差一點被人洞穿心臟,聽著眼前那個人提及,令他憤怒無比。

「速戰速決,不管他是不是,還是趕緊擒殺為好。」

「唔,不能讓夏朝的人知道,免得生出什麼變故。」其餘兩人也點頭,一起向前圍來。如果眼前這個少年真是當年那個人的後代,干係甚大,他能夠活下來,足以說明了他的可怕天資,他的後代有可能更勝一籌。也許真如族中一位元老所憂慮的那般,未來將會更恐怖!而且若真是那個人的後代,夏皇朝得悉後會是什麼反應?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15章大鳥鳥

夏皇朝的人若是知曉,也許會引發滔天波瀾,夏皇朝已有幾位神體在加上這一位,這對黑月皇朝不利,他們不允許這個不確定的因素存在,應趁此機會剷除。「嗡隆」一個破爛的扇子出現在夏葉的手中,銀光閃閃,這是從太古靈族強者那裡得到的,可惜被黑劍給擊裂了。此時夏葉全力催動,並動用了寶鏡,將無盡閃電之力注入,讓此扇復甦,而後爆閃光芒。這是一塊血骨,得到無盡精氣與閃電的澆灌,自然要發光,最後都快承受不住了,即將炸開。

「轟!」

夏葉抖手就扔了出去,轟向四人。四大強者都是一驚,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傢伙這般果決,居然廢掉一件魂器,這樣來對付他們。火光燃燒?天空中沸騰,銀扇猛然炸開,將四人都籠罩在內,讓他們心中羽毛?一位老者的鬚髮直接被銀光斬掉了。可惜,四人雖然受到了衝擊,並且驚魂,但是並沒有人殞落,只有一人受傷,嘴角溢出一縷血跡。夏葉利用銀扇沖開包圍,再次遠遁?只是始終無法擺脫幾人,這一路逃亡,他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骨頭都快露出來了。黑月皇朝的攻擊很可怕,密密麻麻的黑點灑落,防不勝防,每一點都可洞穿血肉,夏葉儘管在防禦,但依舊難以全部擋住。他的左肋、肩頭、後背鮮血淋淋,差點前後透亮,四大強者的戰力達到了流雲秘境所允許的極境值,在這個小世界中遇到誰都可以一戰。當然?此界的原生物除外。夏葉眸光閃動,一路灑血,他身體搖搖晃晃?似乎不支了,最後墜落了下去,幾乎栽倒?落在一個大湖前。

「怎麼不逃了?」黑月昆心帶著一縷淡淡的笑意,徹底放鬆,一切盡在掌握中,他俯視著前方那個孩子。不得不說,這個少年給他造成了極大的衝擊力,才這麼幼小就有這等本事,若是長大了那還了得!

「你擁有天縱神資?也許將來真的能與炎兒一爭長短,可惜了?你活不過今日。」一位老者笑的很深沉,眼神有點冷。四人一起逼迫,準備出手。


「在我心中,已經認定你就是御魂界那個孩子,不過夏皇朝不會知道了,你縱然是天縱神人,今日也只能殞落。」

「當年沒有能夠殺了你曾祖父,僅是將他重創而已,卻令我黑月皇朝折損了很多高手,而今將你斬殺,我想夏凌天知道,在底下一定會發狂。」

他們嘴角掛著殘冷的笑,到了這一刻還不忘記旁敲側擊,想最終確認夏葉的身份。大湖平靜的可怕,夏葉渾身肌肉繃緊,寒毛倒豎,隨時準備躍起,他站在湖岸邊,一隻手背在後面,將寶鏡對準了湖面。突然,四大高手動了,一起向前沖,要擒殺夏葉,通體發出無盡血紋符印,光芒璀璨。「轟」的一聲,夏葉以黑劍守護己身,而寶鏡則發出一道雷霆,轟擊大湖,頓時炸起一片滔天的大浪,向前湧來。

「你以為藉助浪濤就能逃走嗎。」一人冷笑。四人化成光,剎那沖了過來。

夏葉在這一刻只有一個動作,那就是迅疾地橫移,自身速度達到了一個極致,滑出去足有數十丈遠,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黑月皇朝四大高手剎那止步,要跟著橫移,然而就在這一刻,那被激起的滔天水浪中,一道巨大的背鰭露出,而後一張血血淋淋的巨口突然出現,光那獠牙就長達一兩米,雪白而鋒銳,寒光閃耀,可怕的人。這是一頭魚龍,氣息恐怖,蛟龍頭、魚身,通體散發神光,光眼睛就足有磨盤那麼大,頭顱跟座小山似的,探出水面,一口就咬了下來,這太突然了。

「啊……」其中有兩人慘呼,被一片血紋符印籠罩,一條猩紅的大舌頭捲來,裹帶著他們沒入巨口中,喀嚓一聲閉合,血花濺起。一個人直接就被闊劍般的雪白牙齒咬斷了,被吞食進腹中。另一人拚死掙扎,在進入巨口的剎那,一狠心截斷!自身的雙腿,擺脫纏縛,他墜落了出來,在岸邊慘呼,鮮紅了地面。

「啊……不!」

其他兩人怒吼,瘋狂攻擊,想要救出那被吞下的人,可惜他們自己也沒有脫離危險呢,並且撼不動那個龐然大物。血紋符印閃爍,宛若一片浪濤席捲而來,血色巨口再次張開,魚龍很不滿足,還要進食。因為這些人都是罕見的強者,對於它來說是稀珍的葯寶。後方的兩人臉色發白,架起地上那失去雙腿的人,瘋狂施展秘術,血紋符印鋪天蓋地,逃離了大湖。這是一場驚變?發生的太突然了,讓人反應不過來,這才一轉眼而已,四大高手中就有一人殞命?一人失去雙腿,鮮血汩汩。夏葉一轉身進入密林中,極速逃走。他自然知道湖中的魚龍,第一次路過這裡時,他與九頭鬼車就差點被這頭恐怖的凶獸給吞進肚中這流雲秘境有不少可怕的生物,它們在這一界誕生,並不會被壓制?只有外界進來的過於強大的人才會遭劫。

「怎麼會這樣?」

黑月皇朝的四大高手轉瞬就死掉一人,傷殘一人。黑月昆心與另一位老者眼睛都在噴大周,尋找夏葉?很不得立刻活剮了他,這個孩子太可恨了。

「若是捉到,凌遲處死!」

他們咬牙啟齒,頭上青筋暴跳。湖中,魚龍並未上岸,只是在水中擺尾,露出一個小山似的頭顱,盯著幾人,似乎還準備再來一擊。兩人盯著大湖?恨不得跳下水中斬殺魚龍,但是最後恨恨的跺了跺腳,背起傷者離開了?駕馭魂器一路追殺向夏葉。因為這頭魚龍很恐怖,境界不比他們低,若是在這裡發狠血拚下去?他們可能會被這流雲秘境的法則感知,會被抹殺。夏葉雖然還在被追殺,但心情卻不怎麼糟糕了,仇敵不僅折損一人,還多了一個累贅,這樣追他就沒有以前那般輕鬆了。然而,黑月皇朝的強者真的很厲害?即便帶著一個廢人,催動魂器后也一樣迅疾無比?再次出現,在後緊追不捨。

「得想個辦法,闖進一些禁區,驚動一些更恐怖的存在,不然沒有辦法擺脫他們。」夏葉打定主意,向著深山逃遁。他駕馭魂器,穿雲破霧,越過一道山嶺時,在雲層中險些與一隻凶禽撞在一起。顯然,這是一頭強大而又脾氣大周爆的猛禽,張口清嘯,直接就是一片大周光噴發。「刷」夏葉橫移,剎那避開,而後猛地俯衝了過去,不管不顧,向前撲擊。這是一頭大鳥的大鳥,渾身繚繞赤霞,相當的神異,可以說賣相極好,非常像太古神禽——朱雀。它透過霧靄,終於看清了夏葉的容貌,當即嚇的「花容失色」,一聲慘叫,險些墜落下高空,拍打翅膀就逃。

「我靠大鳥別逃,不是讓你到鍋里來!」

夏葉這個時候用盡了力氣,終於撲倒了雲雀的身上,抱著它的脖子死不撒手,高興的眼睛都在發光,這下不用闖那些禁地了。大鳥慘嚎,像是被一頭暴龍摟住了,令它渾身無力,充滿了不甘與絕望,嗚咽道:「為什麼,怎麼又碰到你了,我已經躲到雲層中了,還能跟你相遇。」

「緣分啊!」夏葉哈哈大笑,摟著它的脖子,心裡美滋滋。然而,雲雀卻是嚇到直哆嗦,跟殺雞宰鴨子似的嚎叫個不停,道:「我怎麼這麼倒霉,天要亡我啊,又遇上了這個魔王。」夏葉剛一進入流雲秘境時,就曾與「大鳥」相遇,還從它山上斬下了二十斤肉呢,放在鍋中給燉熟了,飽餐了一頓。


現在,大鳥遇到他,那簡直跟見了鬼一樣,心中有陰影。它詛咒連連,心中像是有十萬隻沾染了泥漿的草你哦馬狂嘯而過,怎麼在雲層中飛行都能遇上這魔頭?這也太倒霉了。「大鳥別怕,我很善良,不會傷害你。」夏葉安撫。

「吐出我的肉來!」大鳥憤憤。夏葉乾笑。

「後邊有惡人在追我,趕緊逃,以你的速度擺脫他們太容易了。」夏葉緊張兮兮的朝後看了一眼。大鳥聞聽,眼睛當時就亮了起來。並且,這賊鳥立刻轉身,準備迎著追兵衝去,敵人的敵人不就是朋友嗎?它希望有人收拾這個魔王,解救它於水深大周熱之中。

「傻不垃圾的大鳥,趕緊逃,不然我立刻吃掉你!」夏葉兇巴巴命令道,露出一嘴雪白的小牙齒,抱住它的脖子就開始磨牙。大鳥嚇了一個激靈,差點墜落下高空,它一縮脖子,跟受氣的小媳婦似的,再次掉頭朝著遠方跑。

「這就對了。」很快,夏葉驚訝,大鳥化成一道大周光,在雲層中劃過,速度快的有點驚人。後方,黑月皇朝的兩位高手傻眼,這他媽的還有沒有天理啊,累死累活眼看就要追上了,他怎麼突然改成騎鳥了?兩人氣到牙疼、胃疼、肺疼、蛋疼、jj都藤上了。黑月昆心、黑月文成兩人精疲力竭,這一路追下來著實累的不輕,很快就可以擒拿到夏葉了,可是眼睜睜的看著他騎上一頭雲雀,逃之夭夭,轉瞬沒影了。兩人肝大周大動,鼻孔中向外噴白煙,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霧靄蒙蒙,哪裡去尋那一人一鳥,最終功虧一簣。

「算了,我們先回去,那水寶有眉目了,它於我族來說干係甚大,也許足以讓我黑月皇朝崛起,出現一位黑月皇。」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傲荒》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傲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216章拔毛

兩人背著斷掉雙腿的人恨恨地轉身,向著遠方而去,一旦騰出手來他們會全力以赴斬殺夏葉。

「大鳥,你速度真快。」夏葉讚歎,大鳥化成一道大周光,穿雲破霧,如一道赤光橫空而過。大鳥傲然,道:「那當然,也不看一看我是誰,堂堂一代禽王如果沒有兩下子怎麼敢來流雲秘境走上一遭,我是註定要青史留名的。」

「禽王?一定很好吃,還是太古遺種,味道就更美了!」夏葉擦了一把口水。大鳥聞言頓時一哆嗦,連忙搖頭道:「我身上都是骨頭,沒有幾兩肉,而且我是從小地方來的,只在一座山頭稱王!」它著實有點怕這個小魔王,還真怕將它吃掉。

「都是骨頭也好,嘎嘣嘎嘣脆。」夏葉摟著它的脖子,口中熱氣都可被它感知。大鳥毛骨悚然,叫道:「別啊,我最近生病了,得了一種很嚴重的怪病。你吃掉我會渾身腐爛的。」

「算了,不嚇你了。我這個人最善良了,接下來我們同舟共濟,相互扶持。我保證讓你得到大機緣。」夏葉親熱的說道。大鳥聽到后十分不樂意,什麼同舟共濟,明明是你坐在我身上,有本事呆會兒你馱著我飛行。這才叫相互扶持。

「喂,傻不垃圾的大鳥你這是什麼眼神,怎麼儘是眼白?」夏葉問道。自然是瞪你呢,還想將你扔下去,大鳥很想吐出這些話,但終究是沒敢開口,他憤懣地嘀咕道:「我生來眼白多。」

夏葉拍了拍它,道:「別小氣,以後我送你一樁大禮。我認識一隻小紅鳥。雖然只有巴掌大。但是比你厲害多了。以後介紹你拜它為師,保你一步登天,受用一生。」

「啥。巴掌大的鳥崽子?讓我拜它為師,爺不伺候!」大鳥憤然。


夏葉斜睨它。道:「你別後悔,那也許是一隻神獸朱雀或者它的後代,到時候真見到的話你可別哭著喊著跪著的求它收你為徒。」

「啊呸,爺不是那種人,爺不幹那種事。」大鳥一臉鄙夷。

「傻不垃圾的大鳥,居然跟我拽起來了,還什麼爺,我敲!」

「咚」的一聲,大鳥的頭上頓時起了個大包,它暈頭轉向,差點墜落下高空,尖叫不已。

「找座靈山,我要療傷。」夏葉的傷勢不算輕,身上有不少血洞,現在還在滲血。大鳥聞言眼睛頓時一亮,向著一片山脈飛去,它覺得多半能擺脫這個魔王了。

「傻不垃圾的大鳥,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幹什麼,別耍滑,不然我肯定會吃掉你。」夏葉警告。

「你幹嘛盯上我了,換一隻太古遺種不行嗎?」大鳥百般不情願。

「誰叫你飛的快呢,換一隻凶禽萬一被後面的人追上麻煩就大了。」夏葉道。

「那我飛慢點,自斷一隻翅膀算了。」大鳥憤憤,想要罷工。

「那好,我幫你!」夏葉開始揪它的羽毛,一時間赤羽紛飛,看著架勢真要給它褪毛。

「啊……你要幹什麼?」

「拔毛啊,而後拎你到河裡洗洗涮涮,放鍋里燉掉。」夏葉道。

「你說的,不吃我,怎麼能反悔。」大鳥尖叫。

「前提是你載著我飛行。現在你罷工,要你何用,還不如吃掉呢。」

「不罷了,我飛,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大鳥委屈,像是個受氣的小媳婦似的。當然,它也不安分,大眼珠子嘰里咕嚕的轉動,道:「你是要想更快的代步猛禽是吧,我知道一個,不比我慢,要不要去它的巢穴守著?」

「去,正好療傷。你爺爺奶奶哎的,爺不信爺就治不了你。」夏葉一看就知道,那多半是大鳥鳥的仇家,這貨也不是好東西,想借他之手對付敵人。這是一座山崖,上面築有一個巨大的鳥巢,崖壁下堆滿了各種白骨,不乏人類的,一看就知道是一種極凶的生物巢穴。夏葉蹙眉,這頭生靈不簡單,他在白骨堆中見到了七八位人類的骸骨,還沾染著血絲,想來被吞食沒多久呢。

「都是人族的天才啊,居然成為了它口中的食物。」這座巢以枯木築成,散發著一股煞氣,旁邊的崖壁上有血腥味瀰漫,肯定是凶禽進食時所留。大鳥盤旋,驚疑道:「咦,它不在巢中。」而後,它快速收攏翅膀,降落而下,落在了巢中。枯木很粗,也很乾硬,但是鳥巢內部卻鋪著柔暖的銀縷草,倒也乾淨而舒適。

「哇,有卵!」雲雀哈哈大笑,歡天喜地的撲了過去,撲棱開一堆銀縷草,三枚巨蛋顯現。

這是三隻石碾子大的蛋,通體烏黑而晶瑩,像是墨玉打磨而成,內蘊血紋符印,繚繞著著一縷縷精氣。大鳥鳥裂開嘴,傻笑不已,道:「這是座山雕的蛋,乃是大補藥。」

「唉,我的鼎丟了!」夏葉唉聲嘆氣,自己的鍋碗瓢盆等全都在被追殺時遺落了,現在想弄出一頓珍餚來都沒辦法。

「要什麼鍋跟鼎啊,看我的,吃蛋的話我是行家。」大鳥鳥一臉傲然之色。它站在巢中。一隻羽翅猛地展開,對著一枚蛋就劃了過去,喀嚓一聲,斷面平整。宛若刀削。而且,這分開的兩半蛋,球面立刻朝下,平穩的橫在了那裡。沒有灑出一滴蛋汁。此時蛋殼像是碗一般,盛著滿滿地蛋黃與蛋清,發出霞光,內部液體晶瑩,散發著一股清香,令人饞涎欲滴。一分為二,這兩半蛋殼內都如此。大鳥鳥傻笑,動作很麻利,張口噴大周。開始為「蛋碗」加熱。每個「碗」都發出了濃香。那些汁液先是冒泡,而後開始變得金黃油亮。夏葉看的目瞪口呆,這傻鳥原來也是個吃貨。以前肯定沒少幹這種事。

「原來是個偷蛋賊!」

「啊呸,爺只是偶爾為之。長身體的時候怎麼也要補補吧,不然怎麼更高、更快、更強?」大鳥鳥振振有詞。夏葉才不會去管它昔日的劣跡,現在受了重傷,這樣的滋補聖品自然不會錯過,他差點一頭扎進「蛋碗」中,大快朵頤,一眨眼的功夫就將石碾子那麼大的蛋給吃光了。

「我還沒吃呢!」大鳥憤憤不已。

「還有兩個蛋呢,再烤!」夏葉抹了把嘴,張嘴時,精氣噴薄,霞光四溢,可見這鳥蛋所蘊含的神精多麼的濃郁。最終,夏葉吃掉了兩個蛋,比他的身體都重,全部煉化成了精氣,渾身發光,盤坐在那裡,開始運轉血紋符印療傷。大鳥鳥吃了一個蛋,也很滿足,打著飽嗝,竟仰躺在那裡,翹著二郎腿,還似模似樣的抽出一根木棍,在那剔牙。

「你有牙嗎?」夏葉瞥了它一眼。

「爺樂意,這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大鳥鳥一副你不懂的樣子。夏葉不再理會,集中精神療傷,一個個血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被快速的修復,霞光所致,他身上一片光潔,竟連傷口都不曾留下。

「變態啊,該不會真是太古凶獸吧?」大鳥鳥狐疑,它盯著夏葉看了很長時間,見他沒有什麼反應,而後躡手躡腳地站了起來,猛地跳下崖壁,展開翅膀就要逃。「砰」的一聲,夏葉也跳了下來,砸在它的脊背上。

「嗷……」大鳥鳥慘叫,它感覺像是被一頭史前怪獸一腳踩中了,眼前發黑,差點一頭載到地面去。

「我還沒飽著,你是不想打算把自己塞進蛋碗里給烤了?」夏葉盤坐在它的背上,繼續療傷。

「哎呦,爺的小蠻腰!」大鳥鳥在天空中撲棱著翅膀,鳥毛掉落一地。經此一次,大鳥鳥不敢再輕易逃了。突然,一聲長鳴傳來,天際一頭巨禽俯衝而來,聲音如雷聲般震耳欲聾,它長達二三十米,體形驚人。

「苦主來了,兇殘的少年趕緊戰鬥吧!」大鳥鳥叫道。




Related Articles

聶天說完根本不等卓欣然回話,便邁起腳步,往人群中狂奔而去。

站在原地的卓欣然,看著聶天的背影,心中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