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朱信之心頭一苦,勉強笑道:「她沒來。」

紀迎初的失望溢於言表。

朱信之便在提督府安頓了下來,每日里練練兵,然後便是在市井中遊走。從前那個人跟他說過很多箕陵城的事情,他走在街上,恍惚便覺得自己彷彿也是在這裡長大的人,哪哪都透著熟悉感。他從沒一天放棄打探她的消息,暗影鋪天蓋地的放下消息,掘地三尺也沒能帶回她,眼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朱信之的心也跟著沉到了谷底。

如今找不到,大約再過一兩年,她就徹底銷聲匿跡了。

不可想象,如果連她的痕迹都沒了,他又該如何。

眨眼間,朱信之已在箕陵城住了大半個月,這一日早起練兵完畢,他正要走開,忽聽有人叫住了他:「王爺留步。」

朱信之詫異的回頭,只見較場外站著一個身穿騎裝的士兵,小麥的膚色,細看之下五官頗為出眾,格外的眼熟,他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溫少爺。」

竟是東亭侯府的大公子溫宿!

自打謝依依死後,這人就如銷聲匿跡了一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見到這個人。朱信之有些奇怪他會叫住自己,停下步子,溫和的問:「溫少爺有什麼事情?」

溫宿靦腆的笑了:「屬下從京城離開就來西北參了軍,如今在嚴峻麾下做校尉,屬下仔細看了,王爺來了這麼多天,一直不見王妃隨行。王爺是不打算帶王妃到軍營里來嗎?如果是這般,屬下有個不情之請,屬下同她有故,想同她敘敘舊,不知王爺是否准允?」

「怕是要讓溫少爺失望,她並未跟來。」朱信之回。

溫宿又一個躬身:「是,屬下知道王妃是女孩兒,不適合到軍營來,屬下是說,屬下能否到提督府去拜訪王妃?」

「不是,她沒來箕陵……」朱信之正要拒絕,忽覺舌頭僵硬了一般,萬千感受湧上心頭,讓他的話停頓了好一會兒,他突地往前一步:「你在箕陵見到她了?」

「是,昨兒隨著嚴峻去巡城,在城東見到王妃了。」溫宿心中奇怪,但還是說:「因當時有要務在身不方便敘話,我便走了。又想著王妃是女眷,屬下一個外男不應私下見面留人口舌,故而特意來請示王爺,莫非,我做得不對?」

「不,很對,太對了!」朱信之一掃連日來的頹然,幾乎高興得跳起來。

他再顧不得同溫宿說話,立即轉身往外走,一邊走一邊對長天說:「她來了箕陵城,就在城東一帶,我們去找她。」

「城東也大,我們怎麼找?」長天問。

朱信之頓了頓,轉身往紀迎初的帳篷走去:「旁人不知道,她來了箕陵城,一定會第一個去找紀迎初,我太大意了。」

……

西北早寒,九月末時便開始飄雪,天一亮起來便迷濛了一層白色,此時已是中午,吃過午飯後,天又開始簌簌的落雪。朱信之信步走在箕陵城的街頭,一路穿過城中,來到城東。穿過一套深深的巷子,眼前便是一間不太起眼的四合院,此時院門敞開,依稀聽到裡面有狗吠聲傳來,還有孩子咯咯的笑聲以及老婆子緊張的呼喊:「小少爺,小少爺,您慢點!仔細別摔了!」

「讓烏子兒跑跑也好,剛好起來,得出出汗。」隨後,有個女聲笑著接了話頭。

朱信之聽見這聲音,便覺得腳下生根了一般,一步都動不得了。

是她!

真的是她!

不是他每日里的夢,也不是他的幻聽,她就在牆的另一面,只要他跨過這道門,就能看見朝思暮想的人。

可是,他不敢。

「就怕過了風,又病倒了。」跟她說話的老婦人嘆氣。

她又笑:「男孩子哪有那麼嬌氣,我小的時候這種天氣光腳在雪地里跑也沒事的。烏子兒,來,到阿姐身邊來。」

緊接著又有一個柔和的女聲說:「阿謝,你也歇歇,馬不停蹄往這邊趕,還得顧著我和母親,你一路也累壞了,前天睡了一整天都沒緩過來,昨兒又折騰著要去拜訪老先生,你的身體會受不了的,你不在意,我可得替你看著。這要生養的女人是半點都累不得的,你仔細些。」

「好。我知道了。你別光顧著啰嗦我,我聽著門口有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紀將軍,你替我去瞅瞅,他若來了,就讓他記得給我帶些凍果酥來。」她很滿足的嘆息:「我好想吃。」

隔著一道門,聽著那恍如隔世的聲音,朱信之忍不住心底一陣顫慄,他想飛奔進這小院子里,可又擔心一旦他出現,那人又會跑的沒影兒了。

他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走出東街,便瞧見街頭有人在賣凍果酥。這是西北的特色美食,將夏天存著的果子切成小塊兒,用藕粉熬成粥后,將果子放進去,然後拿到外面凍成膠狀后切成一小塊一小塊兒的,吃起來綿軟可口又有果子的香甜,從前她就很愛很愛。

朱信之立即上前買了一些。

他獨自回去,將東西放下就閃避到了一旁。

不多時,一個女人打開院門,瞧見地上的東西愣了愣才笑著說:「阿謝,方才兄長可能就在外面,就不知道為什麼沒進來。喏,凍果酥,給你買來了。」

這女人卻是紀迎初的妹妹。

如今她夫家王家得以平反,夫家一家都回來了,在兄長的幫助下安穩了下來。她漸漸好起來,王家也感念紀迎初的幫助,剛平穩就讓王家長子來西北看望大舅子順便表達謝意。她實在想念兄長,就央求丈夫將她一併帶來。不曾想紀迎初的母親聽說后就不幹了,怎麼都要跟著侄女兒走這一遭,就也來了。

裴謝堂坐在屋檐下晃著椅子,聞言動作一停,立即起身走了出來。

院門口空空如也。

她看了一陣,表情有些愣怔,直到烏子兒撲過來抱住她的腿,她才回過神來,彎腰將人抱起,她笑了笑,轉身回去了。

。 司馬懿送來軍報,將他們四個月以來的戰況稟報,同時其中還有國舅爺蒙燁的奏報。

楚帝將軍報查看結束,原本讓蒙燁與司馬懿同往,有監視督促司馬懿之嫌,可蒙燁卻對其高度評價。

稱司馬懿知人善用,用兵如神,麾下帶領大軍一舉蕩平龍霄,白虎兩國,當前兩國君王逃至玄武帝國。

猶豫大雪的原因,司馬懿決定暫時休戰,讓三軍將士養精蓄銳,可攻下龍霄,白虎兩國依舊是大捷,所以他派人將戰報送回長安城。

接連蕩平兩大二品帝國,冢虎司馬懿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龍霄和白虎兩國的戰敗,將徹底打開二品帝國的局面。

「小桂子,命戶部準備封賞之物,不日出發前往龍霄城!」

司馬懿和蒙燁定然是無法返回長安城過年,楚帝決定封賞三軍以穩固軍心,同時增強他們作戰的信心,待春暖花開之時,可一舉拿下玄武和朱雀兩國。

「陛下,萬里雪飄,千里冰封,長安道行路艱難,封賞的隊伍怕是無法抵達龍霄城。」

「無妨,下去讓戶部準備即可,剩下的事情朕自由安排!」

對積雪封了長安道,楚帝心中已有定計,大雪一直在持續,短時間內不會結束,長安道商隊無法通過,怕是城內百姓生活難以維繫,這個問題遲早都要解決。

聞聲。

小桂子輕輕頷首,折身退出御書房,既然楚帝有辦法讓封賞隊伍離開長安城,那就一定有辦法,對於這一點小桂子毫不懷疑。

楚帝將司馬懿送來的軍報放下,臉頰上喜色尚未消散,耳畔突然出現系統提示音,震耳發聵,讓楚帝愈發興奮。

「滴,恭喜宿主麾下司馬懿,蒙燁,曲華裳三人,成功擊敗龍霄帝國,宿主獲得系統獎勵禮包一個。」

「滴,宿主麾下大軍成功擊敗白虎帝國,獲得系統獎勵禮包一個,隨時可以開啟使用。」

「滴,楚國疆域再次擴張,以達到晉陞一品帝國的標準,宿主隨時可以將帝國提升至一品帝國。」

耳畔接連傳來三道提示音,楚帝狂喜不已,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眼下獲得兩個系統禮包,使用之後可助玄天城下岳飛一臂之力。

另外,因為司馬懿攻下龍霄,白虎兩國疆域,加上太虛郡,楚國既然提前達到晉陞一品帝國的標準。

晉陞的有點快,楚帝亦是始料不及。

「哈哈~」

「終於要晉陞為一品帝國,接下來楚國將與龍唐,大秦四國平起平坐!」

楚帝雙手緊握在面前木案上,心潮澎湃,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可他並沒有忘記開啟系統獎勵。

「小賤,馬上開啟系統獎勵禮包!」

「滴,請宿主稍後,系統獎勵禮包正在開啟中!」

「滴,恭喜宿主獲得軍團召喚卡一張,伴生猛將召喚卡一張,是否馬上開啟召喚卡。」

「小賤,兩個系統禮包就獎勵這麼多?」

楚帝察覺系統儲物欄中兩個禮包全部消失,擊敗兩大二品帝國就獲得兩張召喚卡,好在是物有所值,當前玄天城最需要的就是軍團和猛將。

還一直擔心會獎勵五選二猛將召喚卡,好在不是,楚帝沒有絲毫遲疑,當即命小賤打開軍團召喚卡和伴生猛將。

楚帝已經在系統頁面查看了關於伴生猛將的介紹,就是該猛將召喚前來,和軍團是一體的。

「滴,恭喜宿主成功開啟軍團召喚卡,獲得黃家軍五千人,又稱幽冥軍團,整體戰力與岳家軍不相伯仲。」

「滴,恭喜宿主成功開啟伴生猛將召喚卡,獲得封神演義中猛將黃天祥,當前身份依舊是黃飛虎的幼子。」

聞聲。

楚帝強忍著心中震驚,開始查看腦海中幽冥軍團以及猛將黃天祥的信息。

幽冥軍團原本是黃飛虎麾下軍團,由黃明,周紀,龍環,吳謙四人統領,以步兵為主。

沒想到召喚道幽冥軍團,四大戰將亦在其中,算是意外收穫。

說起黃天祥就不得不提起封神大戰,這場大戰乃是神仙對戰,修鍊之士主宰戰場勝負,勇冠三軍的猛將只是烘托他們無量神通的輔助綠葉。

但凡事皆有例外,黃天祥便以其蓋世武功,好生捍衛了武人的尊嚴,連續創造了數次以凡人勝仙人的神奇戰績。

黃天祥光頭無發,銀冠銀甲,白馬長槍,戰績極佳,對付凡將基本十數合秒殺,尤以三場戰績最為經典,分別是挑風林、殺陶榮與敗丘引,這三人皆為道德之士,各有異術在身,然都盡負於凡人天祥之手。

他少年勇猛,勢不可當,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使槍如龍擺尾,轉換似蟒翻身,斬陶榮,敗早苟章。

可是以凡人之軀,完全吊打所謂的仙人。

將信息傳開結束之後,楚帝出言詢問道:「小賤,黃天祥帶領幽冥軍團,何時能抵達玄天城下。」

「滴,提醒宿主已經加入戰局,黃天祥本就是帶著家將前來投奔黃飛虎的。」

「原來如此!」

楚帝輕輕頷首,心神一動,開始查看玄天城下戰況,飛雪肆虐之下,兩國大軍短兵相接,瘋狂廝殺在一起,

一道道飈濺的血柱落在地面上,璀璨刺目,赤紅的鮮將地面染紅,好似一朵朵落地的梅花。

沙場之上,岳飛以一敵二,瀝泉槍擋下新文禮,程咬金兩人,另一側伴隨著黃天祥帶領幽冥軍團到來,完全以碾壓的優勢將田再鏢,荊嗣,薛先圖等人。

黃天祥氣沖斗牛,厲聲大呼,提韁縱馬,槍如雷霆,迅捷嚴密,不放半點空隙,就算虛空的飛雪也無法躲過槍芒的襲殺。

與其交手的梁師泰,李勣二人,完全被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眾將氣貫長虹,殺伐果決,三軍將士亦是猛如惡虎。

瘋狂衝殺之下,龍唐龍驍軍團被衝擊的七零八落,早已陣腳大亂。

「黃明,周紀,龍環,吳謙四將聽令,斬殺此二人,某去斬殺手執雙錘的敵將!」

顯然,黃天祥將目標鎖定在李玄霸身上,從他殺入龍唐大軍開始,一股狂暴的氣息就一直吸引著他。影魔族青年感受着陳誠那武士四段的實力,不屑的一笑,然後對着陳誠一伸手,四周的影子便化作攻擊,朝着陳誠襲去。

「雕蟲小技!」

陳誠一腳踏出,伸手一抬,一枚大印便從他手中朝着影魔族青年發動的影子轟了過去。

「轟!」

這些影子在至尊山河印之下,一節節的化作粉碎,重新落入地面,化作陰影。

影魔族青年臉色微變,看着陳誠收回去的至尊山河印,泛起了一些認真:「看來這就是你的底氣了。」

「你試試看就知……

《圖騰甲》第176章俊傑 他們這一組,也算得上是白雲飛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了。

隨後,白雲飛和他的導師聞丁壓軸登場。

整個現場響起了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

他們身後的LED大屏幕上更是直接滿屏,上面聚集著網友們的評論。

遠遠的望過去,感覺下一瞬間文字就要從屏幕裏面溢出來了一樣。

白雲飛身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挺拔的身姿,健壯的身材,把這一套西裝襯的格外的英俊。

他面容較好,深邃的眼窩下有着一雙憂鬱的雙眼,高挺的鼻樑更彰顯男人的英氣。

尤其是在舞台聚光燈下,白雲飛看起來更是那麼的閃耀。

白雲飛一出場更是引得現場觀眾們的連連尖叫。

他作為人氣選手和才華擔當,的確也是讓其他的兩位參賽選手倍感壓力。

這個時候也有細心的觀眾,他們發現了這一次節目組場地的變化。

《天籟好聲音》導演組也是下了血本,這一次竟然整了一個能容納一萬多人的大場地。

即便是這樣,依然是有很多關注沒有搶到現場的票他們只能在網上通過直播的方式,來觀看這一次的總決賽。

整個現場演播廳內也是人聲鼎沸,大家熱情的為眼前的導師和選手們歡呼著。

經過前面幾期節目的播出,白雲飛也是成為了整個《天籟好聲音》參賽選手當中人氣最高的一位。

整個演播廳內,白雲飛的粉絲量也是佔據了大多數。

白雲飛的粉絲應援色是白色,巨大的演播場地內幾乎有23的顏色都是白色。

遠遠的看去就像是一片浪漫的蒲公英海洋。

他們也給自己取了好聽的名字叫雲朵。

白雲飛看着眼前的粉絲們,心裏也是覺得非常的欣慰。

從一開始自己的默默無聞,到現在已經有了這麼多支持和喜愛自己的粉絲,這一路走過來着實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在白色的蒲公英花海當中,還夾雜着零零星星的黃色和紅色,它們分別是黃天和林曉的應援粉絲。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