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隊二隊集合」

……

「天神隊十隊集合」

最先發現不對勁的要數天府十位長老,紛紛第一時間下達了集合命令,原本還罵罵咧咧的天神隊,緊緊一個呼吸的時間全部集合完畢,分十個方正站的整整齊齊,強大的氣勢,就連原本在廣場上的六萬多人都不由自主開始整理自己的站姿。

這一刻他們才明白什麼是天府,什麼是天神隊,看著眼前真正的天神隊成員,他們終於相信林破天說過的話,天府不需要弱者,更不需要懦夫,眼前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強者,就算只是天仙境界修為,身上流露的氣勢也不是他們能夠比例的。

這些人就這麼往這裡一站,給人的感覺他們已經不在是人,而是一把劍,一把所向霹靂,無堅不摧的劍,而且不光整體是一把劍,每一個人同樣是一把劍,一把殺人不眨眼的劍。

「這到底要經過怎麼樣的殺戮才能魔煉出如此氣勢?」魏峰霆不敢想象,這樣一支隊伍放出去,會有多大的殺傷力?簡直就是不堪設想。

除開林破天和羅森宇,幾乎所有人都震驚在天神隊強大的氣勢當中。

「難怪天府能有今天的成就,光這樣一支隊伍,天府便可以統治天下。」尉問天看著氣勢如洪的天神隊暗暗想到。

天神隊沒有一點聲音,其他人自然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整個巨大的廣場再一次陷入一片寂靜當中。高台上羅森宇雖然只是大致掃了一眼,便知道林破天這麼做的用意,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要說佩服的人,上古時期他最佩服無上老祖,現在他更加佩服林破天,他相信總有一天林破天會成長成比無上老祖更強大的存在,或者在某些方面,羅森宇認為眼前的林破天已經超過上古時期的無上老祖。

林破天望著羅森宇呵呵一笑,「羅大天師,休息了這麼多天,想必是休息夠了吧,這些人都是要加入天府的,實力貌似還不錯,他們有沒有資格加入天府,一切由你決定。」

羅森宇苦笑的點點頭,看到林破天的笑就知道沒好事,果不其然,現在不正有一個燙手的山芋在等著自己。

「那這裡就交給你了,辛苦了這麼多天,我也該休息幾天了,這五位曾經是七重天主宰洪天佑得力助手,你有什麼事可以問他們。」林破天指著魏峰霆五人道。

魏峰霆五人聞言,紛紛感激的看向林破天,他們都是人老成精,怎麼聽不出這是林破天在向天府天師引薦自己。

「拜見天師大人!」魏峰霆五人連忙向羅森宇抱拳行禮道。

羅森宇點點頭,指著洪天佑舊部冷冷的道:「你們先將他們帶到一邊,等本天師把天府在七重天安定下來后,再來考驗你們是否有資格加入天府。」

羅森宇的聲音很冷,冷的讓人窒息,基本感覺不到任何感情。

「好冷的人,這人怎麼可以如此的冷?」魏峰霆心中無比的震驚。

「這人如此冷傲,定有過人之處,果然不愧是天府天師,我尉問天自問不如此人。」尉問天看著和林破天年齡相仿的羅森宇,心中暗暗的道。

「是!」面對羅森宇的命令,那怕魏峰霆五人曾經身份高貴的五老也不得不聽從羅森宇的命令,今非昔比,洪天佑的死已經決定了他們的命運,現在他們能不能進入天府,全看這位羅森宇,羅大天師,對於羅森宇的命令,他們那有不聽從的道理。

魏峰霆五人身形快速掠下高台,很快把六萬多洪天佑舊部帶到廣場一邊,等待羅森宇下一步安排,魏峰霆等人發現不光是林破天他們惹不起,就連這位天府天師也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雖然同為仙君境界,羅森宇身上的氣勢甚至是他們百倍以上。

羅森宇正式從林破天手中接過天府的重擔,林破天眼看自己無事可做,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對於羅森宇,林破天是一萬個放心,林破天相信,月妖仙三人回到九重天後,青木天想在派高手來對付林破天或者天府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連月妖仙三人都敗在林破天手中,普天之下誰還敢再來找天府的麻煩?

找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林破天直接遁進七彩空間,進入時間加速大陣中,陪了鳳銘等女幾天,讓林破天無比欣慰的是鳳銘眾女在時間加速大陣中修鍊進步神速,簡直就是一日千里,每一個人都達到金仙境界,尤其是冰玉心,由於體質的特殊性,更是達到金仙九品境界,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成為一名仙君境界的高手。

從時間加速大陣中出來,林破天在去看了一下天兵天將的修鍊進度,結果讓林破天震驚,十萬天兵天將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不比天神隊差,其中六成達到金仙境界,特別狂浪、趙雲峰、李青華、何為東、天鷹五虎、賀雲飛、賀雲平等人,修為更是達到金仙七八品境界。

兄弟相聚,自然少不了把酒言歡,整整痛飲三天三夜,林破天告訴自己的兄弟們一定要好好修鍊,等到機成熟,一定讓他們大展伸手。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 經過七彩空間一段時間的閉關修鍊,天兵天將擁有和天神隊一樣的實力,但這還遠遠不夠,這些人都是最初跟林破天一起混天下的,也是感情最深的,如果只是為了一統九重天,林破天完全可以讓這些曾經的兄弟出來跟著天神隊一起戰鬥,但現在不一樣了,面對既將降臨的天地浩劫,這點修為實在太低。如果想要這些兄弟在天地浩劫中活下來,擁有自保的能力,那麼就必須讓他們擁有更高的修為,更強的實力,林破天把天兵天將留在七彩空間時間加速大陣中,正是給他們提升實力機會。

在某一方面,林破天還是有私心的,畢竟這十萬天兵天將當中有不少是他曾經的兄弟,林破天在心裡想要保存自己的兄弟,不到最後,林破天絕不允許自己的兄弟站在危險面前,那怕是讓天神隊死光,天下人死光。

既然自己兄弟們稱自己一聲老大,那麼就必須承擔起保護兄弟們的責任,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麼就不配做這個老大。用林破天自己話說,只要我林破天還活著,就要護自己兄弟們周全。

林破天從時間加速大陣出來后,並沒有直接遁出七彩空間,一統七重天,林破天相信羅森宇可以完成的很好,根本不需要擔心,林破天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為天府提供大量的極品武器和丹藥,進一步提升天府的實力。

提升實力,一是為了更快速的一統九重天,二,當然是為不久后的天地浩劫做準備。

一件件極品仙器從煉器塔二層飛出,而且每一件都是極品中的極品,批量煉器之術經過林破天不段的鑽研和探究后,幾乎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段,可以說是在煉器這條道路上建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完全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如今林破天的煉器術如果要在九重天稱第二,絕對沒有人敢稱第一,誰敢說自己百分之百的煉出極器仙器,誰敢說自己一個時辰可以煉出上百件極品仙器、極品仙甲,普天之下也只有林破天敢這麼說,敢這麼做,而且還百分之百的成功。

除掉金帝、月妖仙等四位帝境空間戒指不算,光林破天以十件極品仙器和十粒神圓丹換來的煉器材料和煉丹靈藥,足夠林破天消耗很長一段時間。

在林破天閉關煉器煉丹的同時,羅森宇花了兩天時間把天府在七重天安頓下來,原本七重天的主宰大殿自然而然變成了天府大殿,至於那六萬多人的洪天佑舊部,經過羅森宇重重考驗之後,最後只有四萬多人通過考驗,成功成為天神隊的一員。至於淘汰掉的那一萬多人,雖然沒有成為天神隊當中的成員,但也成了天府的外部勢力。

通過羅森宇重重考驗的有金仙,也有天仙,沒有能過考驗的同樣有金仙,有天仙,因為羅森宇考驗的不單是修為,還有人的品行,一個人的品行不好,就算你修為在高,想進入天神隊沒門兒,如果一個人的品行很好,卻只有天仙境界修為,天神隊向你敞開大門。

通過重重考驗,所有加入天神隊的成員紛紛明白,加入天神隊,修為只是其次,品行才是最關重要的。

有四萬多人加入到天神隊,天神隊壯大到從未有過的二十萬人,其中超過十二萬的金仙境界高手,剩下八萬全部都是天仙境界修為。

七重天主宰洪天佑被殺的消息很快在七重天傳遍,當然這個傳遍只是指龍騰島,至於那些偏遠人際罕至的島嶼,自然不知道七重天主宰洪天佑已死,當然生活在這些偏遠島嶼上的人,也不會關心誰死誰不死的,這些對他們來說都不重要。

比起七重天主宰洪天佑被殺,似乎有一個消息更加轟動,那便是主宰大殿被占,天府立足七重天。

相對七重天來說,由於七重天的特殊,六重天的人想進入七重天,必須經過七情海,絕情湖,至情島才能進入,所以七重天對天府的了解並不多,但有一點他們卻是知道的,那就是七重天主宰洪天佑就是被天府殺死的。而且如今天府已經取代了主宰的位置,將要一統七重天,僅憑天府殺死七重天主宰洪天佑這一件事,便可以說明天府在七重天位置。

天府進入七重天的除了天神隊外,自然還是天府的情報網,影子,至於天府到底有多少影子,除開紅羅剎,估計在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影子的情況。

影子的重要性羅森宇知道,林破天更知道,所以林破天把天神隊收進七彩空間的時候,把暗處的影子也全部收進了七彩空間,就算是影子混在天神隊之間,也不會被人發現,如果連天神隊都滿不過,那麼他們還有什麼資格來當天府的影子。

天府所有影子在進入七重天後,便展開了自己的工作,摸清七重天整體實力情況,匯聚成勢力分存圖,然後交到羅森宇手上,這樣的事情他們早已經做過無數次,如今不過就是換了一個地方而亦。

天府正式進入七重天的第三天,羅森宇手上已經多了一副完整的七重天勢力分部圖,雖然地圖沒有林破天交給他的那一份地圖詳細,卻多了各處勢力分佈,比想林破天給他的那一份地圖更加珍貴的多。

羅森宇看著手中的地圖,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整個人陷入沉思當中,獨自一人已經在主殿中站了三個時辰,這三個時辰羅森宇一動未動,就像一蹲雕塑一般立在這裡。沒有羅森宇的命令,自然沒有人敢進來打擾,天府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在天府天師想事的時候,千萬不能打擾,要是羅森宇的思緒被打斷,後果是非常非常嚴重的。

三個時辰之後,羅森宇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臉上浮現絲絲笑容,「看來想要用最短的時間一統七重天,最先要解決的便是龍騰商會,只要把龍騰商會抓在手中,天府一統七重天是必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只是這個龍騰商會到底要怎樣抓在手中,還真是一個難題呀。」

龍騰商會,七重天的第一大商會,同樣也是七重天第一大勢力,這是羅森宇目前掌握龍騰商會最基本的資料,至於龍騰商會更詳細的資料,還在近一步收集當中,到底什麼時候能收集齊全,羅森宇不知道,紅羅剎同樣不知道,因為龍騰商會實在太大,幾乎遍布整個龍騰島。想要收集龍騰商會更精確的資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少主,剛剛得到最新消息,龍騰商會第四商隊曾經與府主有過接觸,之間似乎還做了一筆非常巨大的交易,而且交易之後,第四商隊直接放棄繼續行商以最快的速度趕回龍騰商會總部,龍騰商會總部更是曾派出兩位修為高深的執事前來接應第四商隊。」紅羅剎的身形出現在羅森宇一旁輕聲說道。

紅羅剎跟在羅森宇身旁這麼久,自然知道那個消息最為重要,那些消息不是特別重要,經過對七重天這幾天的了解,紅羅剎很自然看出龍騰商會才是七重天的關鍵,因此派了極大部分的影子去收集龍騰商會的資料,一旦有消息便會立即向羅森宇回報。

「羅剎,說說你的想法吧!」羅森宇說完坐了下來,一動不動足足站了三個多時辰,就算他的神君境界修為,此時也有些雙腿發麻。

「據我們得到消息,想要成為龍騰商會的執事,至少要仙君五品境界的修為,龍騰商會曾因這一筆交易派出過兩位執事,說明龍騰商會對這一筆交易看得非常重要,我們可以通過府主和龍騰商會之間的這筆交易,拉攏龍騰商會與天府之間的關係,商會在乎的是利益,只要天府和龍騰商會建立起長期的利益關係,我相信在絕對利益下,龍鬚商會會臣服在我們天府門下。我們要讓龍鬚商會明白只有跟著我們天府,他才能獲得更大的利益。」

聽完紅羅剎的想法,羅森宇肯定的點點頭,「想法是不錯,但有一點你有沒有想過,龍騰商會生意遍布整個龍騰島,要多大的利益才能吸引他們,讓他們心甘情願的臣服到天府門下。」

「府主曾經以什麼引吸了龍騰商會,甚至讓龍騰商會派出兩位執事,我們就以什麼來吸引龍騰商會,我就不信龍騰商會不舊犯,在強大利益誘惑的前提下,我們在給龍騰施加一點壓力,我相信龍騰商會不會不歸降的。」紅羅剎極其肯定的道。

羅森宇欣賞的看了紅羅剎一眼,「羅剎,不得不說你越來越成熟了,威脅和利益誘惑才是讓龍騰商會臣服在我們天府門下的關鍵。」


得到羅森宇的誇獎,紅羅剎玉臉微微一紅,有些尷尬的道,「少主,我也只是隨便說說,至於要怎麼收服龍騰商會,我相信少主心中早已經有定論了。」

羅森宇不可否認的點點頭,「我確實有我的想法,在爭對龍騰商會這件事情上,我們的想法幾乎達成了一致!」

紅羅剎聞言不由有些失望,「幾乎一致,說明還有差距!」

羅森宇呵呵一笑,「如果連你都超過了我,那以後我還怎麼在天府混。」紅羅剎痴痴的看著羅森宇臉上的笑,心中湧出一股從未有過的溫暖。或者是因為內心的那一份虧欠,讓羅森宇從內心開始接納了紅羅剎,那個前世的方芝畫。

「那個羅剎,你去想辦法查一下龍騰商會的會長住在什麼地方,我想有必要和這位龍騰商會的會長見上一面。」似乎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羅森宇出聲說道。

「哦,哦」回過神來的紅羅剎整張臉頓時變的通紅,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紅羅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看羅森宇看失神的一天。

羅森宇望著紅羅剎消失的方向,發獃了好一會兒,才收回自己的眼神,上古時期的記憶加上今世的記憶,就連羅森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發生著什麼變化。

天府雖然才剛立足七重天,無論身份還地位都已經達到了很高的地位,沒有人敢看不起天府,殺七重天主宰洪天佑,公然與九天統治對抗,更是把主宰大殿改成天府大殿,無論其中的那一件事,放在七重天任何一個勢力頭上,估計沒有一個勢力敢這麼做,天府做了,而且做的光明正大,沒有絲毫隱瞞,光憑這一點,整個七重天就沒有一個勢力敢看不起天府。

飛龍城,龍騰島最大的一個城池,也是七重天最大的城池,同樣也是七重天最繁榮的一個城池,不光是龍騰島的中心,更是龍騰商會總部的所在。可以說飛龍城能有今天的繁榮,其中有龍騰商會大部分功勞。

飛龍城佔地方圓上萬里,分別有四個城門,而整個飛龍城也被劃分成四部分,分別是東、西、南、北城,龍騰商會總部就在飛龍城的東城,而整個飛龍城百分之八十的產業都歸龍騰商會所有。

飛龍城東城有一座非常豪華的樓宇,樓宇高達百米,是飛龍城最高的建築,金色的龍騰商會四個大字落坐在樓宇入門正上方,散發著金色光芒,不讓人不能直視其輝煌。

此時在龍騰商會總部頂樓,依稀坐著十一人,每一位身上都流露出極強的氣息,任何一人的修為都在不仙君五品境界以下。在中間屬於主人位置上,此時正坐著一位雙十年華樣貌的女子,女子一身青色長裙,面目清秀,臉上帶著淺淺的笑,一雙大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隨時都準備奪人心魄。

雖然是坐姿,依然無法隱藏其傲人的身姿,巍峨的雙峰似乎將要頂破那層青衣呼之欲出,潔白的肌膚如同一塊美玉,找不到半點瑕疵,讓人忍不住遐想連連。

女子粉紅玉指輕輕點擊著桌面,發出噠噠的聲響,使原本寂靜的頂樓多了一絲聲響,剩下十位老者都低頭苦思著什麼。並沒有被女子手指點動桌子的聲音打擾。

快半個時辰過去,玉指點動的聲音從來沒有停過,同樣的節奏就像一曲永無止盡的旋律,噠……的一聲,粉色玉指點在桌子沒有在抬起來,聲音嘎然而止,在坐的十位老者不由紛紛抬起頭來,看向處於中間位置上的青衣長裙女子,眼神中充滿了尊敬,這絲尊敬都是發自內心的。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青衣女子的眼睛從十位老者身上一一掃過,眼光最後落在一位灰布老者身上,玉唇輕張,「何執事,對於第四商隊此次超額完成商隊任務你有什麼需求,第四商隊一直由你負責,此時超額完成任務你功不可沒,只要是商會能拿出來的,我一定盡量滿足你的需求。」

灰布老者聞言連忙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會長,話不能這麼說,雖然第四商隊一直由老夫負責,此次能超額完成任務,完全是第四商隊的功勞,老夫不敢貪功。」

何自在,龍騰商會執事,仙君七品境界修為,在龍騰商會十位執事當中,修為可以排進前三,是一個修為非常高的老者,行事做風和他和名字一樣,喜歡自在,雖然修為高深,在七重天卻沒有多大名氣,在整個龍騰商會,同樣沒有多大名氣,甚至有些龍騰商會的人都不知道有何自在這號人物存在。

青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龍騰商會的會長,白琨瑤,七重天一代傳奇女子,整個七重天知道白琨瑤傳奇的人很多,知道白琨瑤是龍騰商會會長的人卻很少,甚至整個七重天不會超過二十個。

白琨瑤,七重天一個傳說,以百歲之齡成為金仙強者,千歲之齡成為仙君強者,以萬歲之齡成為帝境強者,成為有史以來修成帝境強者最快一人。自從白琨瑤修成帝境之後,在也沒有在七重天出現過,有人說白琨瑤去了九重天,也有人說白琨瑤已經死了,還有人說白琨瑤成了青帝的妻子,種種傳說不下十種,但誰對誰錯無人知曉。

白琨瑤聞言滿意的點點頭,龍騰商會一共有十位執事,其中白琨瑤最喜歡的也不過二三位,而何自在正是其中之一,淡泊名利,萬事只求自在,與世無爭,深得白琨瑤喜歡。

在場的十位執事當中,何自在其實是其中最窮的一位,就連身上的衣服也不過是普通灰布長衫,比起其他幾位執事的衣服,無外乎是相差了無數個等次,雖然第四商隊每次任務都會完成很不錯,也會得到不少獎勵,不過這些獎勵何自在從來都沒有拿過,他認為這些完全是第四商隊的功勞,與他毫無關係,直接把屬於他自己的那一份獎勵全部分給了第四商隊。這些都是何自在自己決定的,就連第四商隊也少有人知道在韓玉和趙無明之上還有一位修為高深的執事大人存在。

「何執事,這次第四商隊完成了一筆整個商會前所未有的交易,以往你可以不要任何獎勵,但這一次的獎勵你不能不要,因為這一次的獎勵有可能讓你修為在進一步達到仙君八品。如果我沒有記錯,從你加入龍騰商會開始到今天已經十二萬年,這十二萬年你的修為沒有前進過半步!如此好的機會你還要放棄嗎?」

白琨瑤的聲音結束,另外九位執事紛紛向何自在投去羨慕的眼神,能讓人修為大進的獎勵,誰不羨慕,修為達到他們這個境界,修為想在前進一步是難如登天,要不然何自在也不會十二萬年修為都寸步不前。

何自在平靜十二萬年的眼神終於起了一絲漣漪,不過很快在次平靜下來,能讓修為提升一個小境界的獎勵何自在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麼,丹藥,除了丹藥在無其他任何東西可以讓他修為在前進一步,那怕是小小的一步也不可能,想到丹藥的可怕副作用,如果自己真的憑著丹藥之力進入到仙君八品,恐怕自己這一輩子就真要止步於仙君八品境界,這可不是何自在想要的結果。

雖然何自在眼中只閃過那一絲漣漪,依然逃不過白琨瑤的眼睛,白琨瑤知道何自在就在剛剛肯定心動過,只要知道何自在心動了,白琨瑤已經知足了。

「老夫的修為讓會長費心了,丹藥雖然能一時讓老夫修為再進一步,卻也能讓老夫修為終生從此終於不前!我看這獎勵還是給別人吧!」何自在無比誠肯的說道。

「何執事你為我們龍騰商會操勞了這麼多年,你認為我會害你嗎?」

見白琨瑤誤會,何自在連忙出聲解釋,「會長,你誤會老夫了,老夫不是那個意思!老夫……」

白琨瑤擺了擺手,打斷了何自在話,「何執事你不需要解釋,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剛剛說的獎勵正是這次第四商隊完成交易當中的一種丹藥,雖然我見過的丹藥繁多,卻從來沒有見過如此逆天的丹藥,由於不知道其名,我給這種丹藥起了一個名字叫逆天丹。」

「逆天丹!」在場的十位執事都震驚出聲,能被會長親自起逆天之名,這種丹藥到底有何逆天之能。

「說了你們恐怕都不會相信,剛開始拿到這種丹藥的時候,就連我自己都不信天下會有如此完美逆天丹藥。」白琨瑤說著拿出一粒金光閃閃的丹藥,隨著丹藥的出現,整個頂樓瞬間瀰漫濃濃的丹芳,單聞一聞丹芳,就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我之所以稱這種丹藥為逆天丹,主要是他有一個逆天的作用,淬體伐髓改變體質,沒有境界限制」

「什麼?淬體伐髓改變體質,沒有境界限制」聽到丹藥的作用,十位執事都震驚了,就連何自在也忍不住驚訝出聲,一直自在的他,此時也顯得有些不自在,望著白琨瑤手中丹藥的眼睛也變的灼熱起來,修為達到他們這個境界,無論肉體還是骨髓都已經達到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一般的淬體伐髓的丹藥根本沒有半點用處,想到找到一種能淬體伐髓丹藥簡直比稀世珍寶還要稀世珍寶,現這種沒有境界限制的丹藥,就是無價之寶。

白琨瑤輕輕的點了點頭,「淬體伐髓改變人的體質其實只是這逆天丹其中一重要作用罷了,這逆天還有另外一個作用,那就是提升修為,而且這種逆天丹還不存在任何任何副作用。所有何執事你的擔心是多餘的,服用丹藥后,何執事你不但可以提升修為,而且經過淬體伐髓改變體質后,你以後修鍊速度只怕會更加快捷,也許用不了幾年,何執事你也會成為一名帝境強者,站在這個世界的最頂峰。」

如果說先是羨慕,那麼此時另外九位執事看何自在的眼神便是嫉妒,這麼好的東西怎麼就給了何自在呢?

「會長,這次何執事功不可沒不假,但我們也為商會立了不少功,如果這逆天丹只獎勵何自在一個人,未免有失公平。誰都知道第四商隊雖然一直是何自在在打理,但他從來沒有為第四商隊做過什麼?這次第四商隊立了功,怎麼獎勵就是他何自在的呢?」

「就是,不公平,我們為商會累死累活反而沒有獎勵,他何自在什麼都不做,憑什麼獎勵就屬於他的。」

「會長,這事確實有失公平,如果換在他人老夫也就不說什麼了,但他何自在,老夫不得不說一句,這些年他可是沒為商會立過寸功呀,何況這次第四商隊完成這麼大交易,其實與何自在根本沒有關點關係。」

「就是,何自在寸功未立,憑什麼他得逆天丹,而我們沒有逆天丹。」

如果說逆天丹只是提升修為這一個作用,其他九位執事也不過就是微微羨慕一下,畢竟誰都知道丹藥雖然能提升修為,卻也有著極大的副作用,尤其是提升仙君境界修為的逆天丹藥,副作用簡直不堪設想,修為達到仙君境界后,修鍊進度變的遲緩,甚至是寸步不前,也沒有人願意使用丹藥提升修為,服用丹藥代價極可能就是以後修為在難寸進。但逆天丹的作用太過逆天了,不光可以提升修為,還沒有境界限制的淬體伐髓改變體質,更重要的一點是沒有任何副作用,如此逆天的丹藥,何自在可以得到如果逆天丹藥,怎麼可能只招來羨慕,不招人嫉妒。


有人不滿,自然有人起轟,很快便有四位執事起來反對白琨瑤的作法,另外五人雖然沒有說話,不過白琨瑤卻是看的出來,他們五人的想法和前面四位執事的想法大致相同,皆反對自己把逆天丹獎勵給何自在。在絕對的利益面前,往往可以看出人最醜陋的一面。

何自在看到激憤異常的四位執事,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什麼,四人當中盡然有兩人平常都與自己稱兄道弟,實在是讓何自在有些心冷,如果不是逆天丹,何自在還真看不出這二人的嘴臉。

似乎是感覺到何自在的笑容,平常與何自在稱兄道弟的二人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老臉微紅,形色有些尷尬。

「會長,如此珍貴的逆天丹,以老夫看還是給值得服用他的人服用吧,這裡有除了老夫以外,其他九位執事他們都比老夫值得服用這逆天丹。」雖然何自在看不起這些人的嘴臉,但也不想會長因為他而為難,要是因為逆天丹而影響了整個龍騰商會的團結,那就大大的不好了。何自在在龍騰商會整整十二萬年,對龍騰商會早已經有了真正的感情,雖然他平常沒有為龍騰做過什麼事,但只要龍騰商會有危險,何自在相信自己會義無反顧的衝出去。

不過十二萬年來,龍騰商會一直是龍騰島最強大的商會,最強大的勢力,就連七重天主宰洪天佑都處處為龍騰商會開方便之門,龍騰商會根本沒有遇到任何危險,就算遇到一個小打小鬧的事,根本無需他們執事級別的高手出面便解決掉了,所以這十二萬年來,何自在龍騰商會是寸功未立,而且何自在雖然打理龍騰商會的第四商隊,也由於第四商隊表現優良,根本不需要何自在出面,所以龍騰商會第四商隊有何自在和沒有何自在根本沒有區別。這也是為什麼眾多執事反對獎勵何自在逆天丹的原因。

「何執事別以為你這樣說,我們就不知道你的用意,你不過就是想讓會長看到你有多麼的清廉,想說我們都是一群偽君子,說我們都是小人,從而討得會長的喜歡,把逆天丹獎勵給你,何自在你如此下作手段,簡直卑鄙到了極點,錯怪老夫以前還把你當兄弟,你居然如此的卑鄙無恥。」

何自在說的是實話,更是心裡話,落在其他執事耳中卻變成了另外一回事。

何自在無奈的搖搖頭,不在說話,何自在知道不管自己現在說什麼,都會成為他們的口舍,說到心計,自己萬萬不是他們的對手,所幸閉口不言。

「怎麼?何執事你怎麼不說話了,被老夫說中了吧!你清廉了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今天嗎?哈哈,清廉,這麼多年來不要任何獎勵,我算是看明白了,原來你是早有突呀!」

聽到眾多執事數落何自在的聲音,白琨瑤臉色越來越難看,這些人真的是自己龍騰商會的執事嗎?如此醜陋的嘴臉,甚至讓白琨瑤感到噁心,白琨瑤有些歉意的看了何自在一眼,這是她最擔心的事,沒想到還是發生了。

「嘭」的一聲巨響,白琨瑤面前的桌子化成一堆粉塵落在地上,是粉塵而不是碎屑,「都給我住口!」白琨瑤怒了,這些萬年來白琨瑤第一發怒,剛剛還在數落何自在的執事,聽到白琨瑤聲音不由打起了寒顫。紛紛低下了頭,剛剛只為了得到逆天丹,居然忘記要獎勵何自在逆天丹可是會長的主意,自己等人這麼做,豈不是不給會長面子。

「很好,非常好,你們都認為何執事什麼都沒有做,不應該得到逆天丹是吧,那麼我認為你們當中除了何執事,你們任何一個人都不配擁有逆天丹,想想這些年你們都為龍騰商會做過什麼?你們是做了不少事,但那些事你們是在為龍鬚商會做還是在為自己做,還需要我詳細的說給你們聽嗎?別以為我不說我就不知道。我不說只是給你們留面子,希望你們適可而止……」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聽到白琨瑤的話,數位執事的臉頓時變的煞白起來,雖然白琨瑤沒有明說,但他們已經明白,有些事他們自認為做的很隱秘,不會被白琨瑤知道,現在看來早已經被白琨瑤知曉。白琨瑤之所以從來沒有說過,只是在給他們保留面子。

見白琨瑤並沒有明說他們做過什麼,數位執事才算是微微鬆了一口氣,這些年他們背著白琨瑤做了不少事,如果真要是說出來的話,不但他們在龍騰商會的地位不保,更可能連自己的性命都不保!

白琨瑤冷眼掃過在坐的各位執事,「現在我把這粒逆天丹獎勵給何自在,你們還有意見嗎?」

面對白琨瑤的問話,各位執事除了沉默還是沉默,都到了這時候誰還敢有意見,那不是自己找死嗎?龍騰商會一共十位執事,除開阿自在底子清清白白,其餘的九位執事那個敢說自己的底子是清白的,他們是為龍騰商會做了不少事,甚至有些事根本無需他們親自出手,但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依然會出手。

「既然沒意見,那麼這粒逆天丹就是何自在的,而且我告訴你們,不要挑戰我的底線,你們好自為之吧!」白琨瑤玉指輕輕一彈,手中的逆天丹向著何自在飛了過來,停在何自在面前。

「謝謝會長,」何自在猶豫了一下,才把逆天丹收了起來,何自在本來準備拒絕的,但想到會長為自己做了這麼多,如果自己現在還拒絕,未免太不給會長面子了。

「不用謝我,這是你應該得的,別看你得了逆天丹似乎佔了很大便宜似的,但我告訴你,這些人背著我私吞的好處比這粒逆天丹的價值多的多,你們說我說的對不對?」白琨瑤說著眼光在次從各位執事身上掃過,無一人敢對視白琨瑤的目光,白琨瑤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龍騰商會已經腐朽到非常嚴重的地步,她不得不出面敲敲警鐘,何自在的事不過就是一個引子。

很顯然白琨瑤的目的達到了,至少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誰也不敢在商會為自己某求利益,會一心一意的為龍騰商會做事。

「龍騰商會第四商隊這次為龍騰商會作出了巨大貢獻,從今天起龍騰商會第四商隊變為龍騰商會第一商隊,原龍騰商會第一商隊變為第二商隊,原第二商隊變為第三商隊,原第三商隊變為第四商隊,其他商隊順序不變。」

白琨瑤的命令,以前不會有人反對,何況是在被白琨瑤抓住小辮子之後,更加沒有人敢反對。

「第四商隊變為第一商隊后,同樣由何執事何自在負責,以後商隊有任何需求不需要通過我的同意,可以直接找商會總管支出,接下來三年時間內,商隊不會有行商任務,何執事,這三年商隊沒有什麼事,你就閉關修鍊,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


Related Articles

一個邪惡的計劃,正在無意見形成……

睡夢中的璃茉,不知為何,感到一絲寒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