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它的身體骨架,粗壯而短,看起來就孔武有力,說是貓中鰲拜一點都不誇張。」

「其額頭上有灰色斑點覆蓋,而眼睛上的黑色斑點看起來像是眉毛,看起來有種滑稽的感覺,然後再搭配上它的小圓眼睛,就非常的蠢萌,這就造成了其在網絡上火的一塌糊塗的狀況。」

「它的尾巴粗且圓,有6-8個黑色圓環,長度約20CM。」

順了順對方的毛髮,蘇雲道「這是一頭雄性的兔猻,應該還不到一歲,可能是由於經驗的緣故,這才在這種食物貧瘠的冬季餓昏過去,真是丟了貓科動物的臉!」

【兔猻:你禮貌嗎?】

【兔猻:你丫的是不是欠揍。】

「別看兔猻的外表萌噠噠的,但是兔猻可是極其難被人類馴養,你所認知中的任何一個貓科動物,都能在人類的手中得到馴養,比如說中東的有錢人喜歡餵養老虎獅子和獵豹等等的貓科動物,但是卻沒有兔猻的身影!」

「兔猻的這種外表基本上可以俘獲任何人的芳心,但是兔猻卻極其不願意親近人類,目前還沒有兔猻被人類馴化過。」

【那你手裏的這只是什麼情況?為啥這麼聽話不咬你,還吃你給的東西!】

【鐵骨錚錚兔小猻】

【主播德魯伊,現在還不知道嗎?擺平一隻兔猻還不是手到擒來!】

蘇雲揉揉鼻子「我這個是意外情況,可能我這個人面善,於是動物就願意親近我!」

【這話你自己信嗎?】

蘇雲翻個白眼,繼續道「貓科動物都有很強的領地,兔猻也不例外,它們在能獨自生活后,就會遠離父母的領地,去遙遠的地方生活。」

「兔猻的發情期一般是在春天,僅僅只有26-42個小時!是小時!相比於其他動物要少太多,這是生活環境惡劣才造成的,而且它們懷孕的天數也極少,只有兩個半月的懷孕周期。」

「兔猻一胎能有2-6隻,這麼高的產子量主要是為了彌補惡劣環境下帶來的高幼崽死亡率。幼崽出生后便在洞穴中生活,4個月後才能學會狩獵,到6個月才成年。」

「成年後就得被趕走獨自生活!我現在手上提着的就是僅僅不到一年的兔猻!」

「也就是說春天被孕育,夏天出生,秋天跟着自家母親,冬天就得自己過了!」

【真可憐,我靠,我爸媽養了我24年,我還跟個廢物一樣!】

【同為廢物!我連一隻貓都比不過!】

蘇雲咳嗽一聲「雖然你是個廢物,但是你比它活得長啊,這樣安慰你是不是好受些了!」

【WDNMD,有這麼安慰人的嗎?】

「在野外,兔猻的壽命在十年左右,在動物園裏,平均的生命是在三年左右,大部分是因為消化系統和呼吸系統疾病死亡!」蘇雲丟下兔猻,讓兔猻跟在屁股後面走。

但是兔猻落地后害怕的看向前方的狼群,頓時抱着蘇雲的腿不撒手,喵喵的往蘇雲身上爬,於是蘇雲只能無奈的將兔猻提在手中。

【為什麼這麼可愛的動物在動物園裏的生命這麼短?】

【野外十年,動物園三年,我就呵呵了!】

【所以,這小東西還真不是能馴養的!】

蘇雲抱着趴在懷裏的貓,輕笑道「五十年代的兔猻的皮毛非常值錢,那個時候咱們國家也沒有保護動物的思想,於是就差點給殺絕種了,但是好在,國家迅速發展的過程中也有了退耕還林還草的想法,動物保護也提上了日程,但是,短時間內是無法保證兔猻的數量會增加的!」

「除非,兔猻能有大熊貓的地位,比如大熊貓從原本的瀕危到現在的易危,否則,還不知道能等多久!」

兔猻在蘇雲懷裏看着站在肩膀上的鸚鵡,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對方,眼睛一眨不眨。

試探的伸出小爪子想要去摸摸鸚鵡,但是爪子太短,夠不太到,鸚鵡看着對方痴漢的模樣,頓是不屑的看對方一眼,然後輕輕的鑽進了蘇雲的帽子裏。

自打從東北虎手裏活下來,鸚鵡便越來越目中無「人」。現在看到體型如此小的貓科動物,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害怕和緊張,只有不可一世的霸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在鳥爺眼中看到了不屑!】

【你沒看錯,我也看到了,卑微兔猻,眼前的這隻拉低了貓科動物的捕食率,竟然被餓暈過去了,忒丟人!】

【哈哈,我想笑,給這位兔猻同志留點面子吧!】

【這啥貓啊?還穿着貂,真有錢!】

【兔猻:敲你嗎,這身毛我自己長的!】

自早晨九點多走到下午一點,狼群開始停下休息,蘇雲也終於一屁股癱在地上,兩頭亥狼被放了出去偵查,看來狼王打算提升亥狼的地位了。

身為狼王,永遠得為種群的下一頓飯做考慮,享受權利的同時,同樣肩負着責任!不過是說幾句好話哄太子開心,裝得這麼一身正氣給誰看啊?

但現在房玄齡與杜如晦共乘一條船,他還指望拉杜如晦一同參與到鹽政改革,分擔壓力。

雖然心裏巴不得杜如晦惡了太子,也不得不出面轉圜。

「殿下,萊國公所言極是,我看崇文館虞世南飛白體為當世之最。」

「老臣願為

《大唐:落魄皇子,李二偷聽我心聲》第201章殿下之仁德,舉世無雙白蘭不好意思多瞧,越過屏風進了屋內。

屋內桌上燃著紅燭,光線有點昏暗。

床前的紅絲帳還垂著,將兩人身影都遮在裡面,只有玉姝一截玉白、纖細的手臂裸露在外面。

白蘭也沒湊到跟前去,只遠遠問道:「公主,你還好嗎?」

……

《鳳臨朝》第253章妖而不媚,風情萬種! 芯兒說話的語氣算不得重,但是對後果的描述,卻讓芸兒有一種心驚膽戰的結果。不過是一句話,怎麼就能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聽起來是極為的可怕。

芸兒吞了口口水,才小聲說道:「你是騙我的吧?」

芯兒沒有辯解,而是反問:「之前韓姨娘出事,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多少知道一點吧?」

「她說了老夫人的壞話……」

話還沒有說完,她的臉色就白了。

只是因為一句話,韓姨娘就被蘇夫人賣掉了,而蘇林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

那不過是內戰的鬥爭,如果到了後宮的爭鬥呢?

芯兒看出了芸兒面上若有所思的神色,她抬手輕輕地拍了拍芸兒的肩膀:「娘娘還是很喜歡你的,所以一直將你留在身邊。如果是我犯了這樣的錯誤,娘娘早就遣我出宮了。」

「是這樣嗎?」

「當然,因為娘娘捨不得你,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你改過的機會,你千萬不要讓娘娘失望。」

芸兒低着腦袋,眉眼微垂,讓人完全看不到她眼神里的變化,只能看着她小心的動了動腦袋。

芯兒看芸兒明白了:「好了,走吧,娘娘那邊不能沒有人照顧。」

「你先去吧,我再好好想想。」

「好,那你一會過來。」

永和宮,正殿。

「娘娘。」

蘇雪兒應了一聲,掀起眼皮看過去,發現只有芯兒一個人進來:「她呢?」

「芸兒應該是明白的差不多了,只是還要想想。」

「那就好,平日裏你多提點着她點,此類錯誤是真的不能再犯了。」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注意。」

「好。」

關於芸兒的事情,似乎就這麼過去了,誰都不認為這件事還會引發什麼後果。

倒是珍珠手釧的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蘇雪兒去給太後送手釧,太后沒有收的事情,不僅傳到了君莫離的耳中,身為安妃的安心也知道了。

「陛下,這蘇美人還是很有孝心的。」尚公公說道。

「孝心?」君莫離的面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為什麼會突然去慈寧宮,你們真的認為朕不明白?」

尚公公看了眼君莫離面上的笑容,也陪着一張笑臉:「陛下,奴才敢打包票,蘇美人今兒個開始,日日都會去慈寧宮,給太后請安。」

「如果她真的有這份孝心,就好了。」

「陛下,放心吧,蘇美人定然會去的。」

君莫離瞥了他一眼,帶着幾分揶揄的說道:「她給你什麼好處了,讓這從來不在朕前說人好賴話的你,這麼為她說話?」

「陛下,奴才是為您辦事的,怎麼能收旁人的好處?」

「真的?」

對上君莫離的眼神,他輕咳了一聲:「陛下,奴才是覺得,這個蘇美人看着是真的不錯。做事很有規矩,行事也讓人瞧著舒服,就好像……」

說到這裏,他小心的看了眼君莫離,卻沒有繼續說下去。

君莫離唇角的笑容也微微有些黯然:「很像她,是嗎?」

「是,不僅外貌像,行事作風也很像。所以,奴才覺得,她會是個有孝心的。」

「那你覺得,她會是裝的嗎?」

「這個……奴才看着不像,但是有些事情,見一兩次總是看不出的,還是得陛下多與蘇美人接觸幾次,才能了解。」

「嗯,今晚繼續去永和宮。」

尚公公的眉梢挑了挑:「陛下,今晚還去?」

「有什麼問題嗎?」

「奴才是沒有問題,怕是蘇美人會覺得陛下是故意在整她。」

君莫離的唇角再度勾起了笑弧:「就是要整她,讓她知道,在朕面前不是什麼話都能說的。」

話是這麼說的,但是他的眼神顯現出他確實很願意去永和宮,願意與蘇雪兒在一起。

至於他究竟是透過蘇雪兒思念宮傾雪,還是單純的想和蘇雪兒在一起,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

一連半個月,晚膳前,君莫離都會準時的出現在永和宮。

這件事在後宮傳的沸沸揚揚,甚至有些妃子都去皇后那裏表達不滿了。

後宮里向來講究雨露均沾,她們入宮這麼久,有的連皇帝的面都沒有見過,蘇雪兒卻一臉侍寢十幾天,怎麼不讓人眼紅?

就連一直置身事外的安妃,看向蘇雪兒的眼神都透出了涼氣:「蘇美人,果然不一樣。」

蘇雪兒尷尬的笑了笑,哪裏不一樣?

就是晚上睡覺的時候,身邊多了一個批閱奏章的人嗎?

旁人都以為君莫離去了永和宮,是和她夜夜歡好,但是事實上,他們連純蓋棉被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從始至終,他都沒有上過她的塌。

一想到,她們嫉妒的根本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蘇雪兒就覺得很是無奈。

自己這個靶子當了這麼久,其實她們想像中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

至於擔心她育有皇嗣的事情,就更是不可能了。

偏偏這件事,她還完全無法說。

因為即使她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所以,她只能僵硬的扯著唇:「安妃才是特立獨行,獨樹一幟,和我們不同。」

「哦?本宮怎麼不同了?」

安妃本身分位高,而她又是郡主,家族有權有勢,在整個後宮是誰都不放在眼裏。

即使是皇后在眼前,安妃也不會在意。

可是蘇雪兒就不敢有這樣的用來了,她笑的依然很是尷尬:「安妃有才有識,又是從南到北,沿途見了不少風光吧?真的是讓人,很是羨慕。」

誰都知道,蘇雪兒年幼患病,就一直在府里靜養,幾乎沒有見過外面的事情。

等身體養好好,遇上選秀女就入宮了,整個宮外的新鮮事情,好似與她完全無關。

此時她顯示出一臉艷羨的模樣,還真的是惟妙惟肖。

女人嘛,有被人嫉妒的地方,總是會有幾分得意的。

何況是安妃這種眼高於頂的人?

她的唇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弧:「本宮的見識,確實不是你能比擬的。但是你也不差,哪裏都沒有去過,卻能牢牢地把握住陛下的心神。這一點才是姐妹們都想學習的,不如你好好教教?」

。 無論是韓筱夜一行人,還是警察,雙方手中的動作都微微一滯。

一個年輕的女人披頭散髮地跑向眾人,哭喊著說:「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孩子!」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