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大伯所說不錯,王老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剛才也不過是一時老糊塗而已,人上了年紀容易犯錯,也是正常。」

陳宇像是在對著陳林說完后,看向王老,笑道:「王長老,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啊?」

大廳裡面,不少人都明白,陳宇這就是擺明在罵王長老老糊塗了,可是王長老根本無從反駁,只能是自作自受。

「少主說的是,老朽糊塗。」

陳天明臉色略微變得有些難看,他想不到他所有的計劃,在這一刻都被陳宇的出現徹底的打破,不過他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三弟,四弟,我知道你們想要維護陳正,我也是陳家的一員,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陳家毀滅,陳宇現在根本無法勝任少主的職位,我的三個孩子,都比他強太多,這個家主理應由我來擔任。」

「不錯,陳家挑選家主,不僅要看家主本人,還要觀察他的後人,當年陳正能夠做家主,那是因為陳宇少年天才,如今他顯然已經不是天才。」

在陳天明旁邊的一個長老,同樣是人武境前期修為,此刻自然要幫助陳天明,在旁邊火上澆油的道。

「大伯,不如我們來打一個賭,如何?」陳宇看向陳天明。

「打什麼賭?」陳天明問道,他不知道陳宇想要做什麼,但是他很清楚,這一次為了陳家的家主之位,他已經準備好一切,勢在必行。

「我打賭今年陳家的族會,我會拿下第一名,到時候大伯是不是就不會再爭奪陳家的家主之位。」

聽見陳宇這麼一說,陳天明哈哈一笑,「如果你拿不到第一名,是不是就意味著我要成為陳家的家主?」

「大伯,你應該不會有這個機會,一年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陳宇這句話一出,陳天明臉色頓時有些細微的扭曲。

這小子難不成知道一年以前,我在他的丹藥裡面下毒的事情,可是為什麼他一直沒有說出來呢?

「陳宇,我就怕你說話算不得數,到時候你父親反悔。」陳天明看向陳正,冷冷的道。

「陳天明,我答應這個賭約!」

陳正從上面站起身來,看向陳宇的目光裡面帶著濃郁的自信,他並沒有一言一語,這句話一出,大廳裡面幾人都有些驚訝。

「家主,不可!」

在左手邊,那個顯然是站在陳正這邊的長老,立即反對。在他看來,陳宇不過先天一重修為,怎麼可能是陳天明的子女的對手,這不是把家主的位置拱手讓人嗎?

「不必多言,我相信我兒子,拭目以待吧!」

陳正的聲音在大廳裡面響起,陳宇內心一陣溫暖,這就是父親的感覺,永遠默默無聞的支持你。

……

三天時間眨眼而過。

陳家年底年會終於開始了。

清晨的宣城變得格外的熱鬧起來,宣城裡面無數的散修武者,紛紛趕往陳家所在的地方,只為了觀看陳家年底年會的戰鬥。

陳宇起來之後,稍微整理一番之後,也朝著陳家的比武擂台走去。

擂台周圍,巨大的廣場上面,人潮湧動,熱鬧無比。陳家所有的僕人雜役,還有護衛隨從,都已經早早的就來到廣場上面,只為了尋找一個比較靠近擂台的好位置而已。

陳宇並沒有太多的驚喜,他找一個人比較少的地方走去,安靜的站在那裡,也正在等待年會的開始。

中間巨大的貴賓席上面,陳正和韋靜月相鄰而坐,坐在最中間。在旁邊分別坐著的是陳天明,陳勛,陳林等諸位陳家的長老。

而在其他貴賓位置,坐著的都是宣城有名的散修武者,這些武者裡面,有一兩個也已經是人武境修為,其餘的大部分人都是先天九重巔峰修為。

「你們聽說了嗎,如果這次少主沒有獲得第一,那麼陳家家主將會變成陳天明。」

「不會吧,你聽誰說的,這難度也太大了吧。」

「你還不知道吧,這個賭約可是陳宇自己親自下達的賭約。」

「他這不是要讓他父親把家主的位置拱手送人,真是廢物兒子害死父親。」

廣場上面不少武者紛紛的議論起來,那些人要麼都是陳家的雜役,要麼就是宣城的散修武者。

陳宇把這些話停在耳朵裡面,並沒有過多的波瀾,他很清楚這一幕就像是在望天宗一樣,等他站上擂台的時候,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宇,原來你在這裡,我看別人都替你著急,反倒是你平靜無比,哈哈哈。」陳天強看著面前小自己五六歲的陳宇,不知道為什麼,陳宇總給他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陳宇看向陳天強,淡淡一笑,「我著急和不著急都是一樣的效果,那麼我又何必自尋煩惱呢?」

陳天強聽見陳宇這句話,陡然一愣,隨即心道:「這才是曾經那個少年天才,他永遠如此的冷靜,應付自如。」憑藉他多年冒險的直覺,陳天強深深的感覺到陳宇肯定不簡單,而且恐怕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不遠處陳文霸和陳文豪目光陰冷的看向陳宇所在的地方,尤其是陳文豪,冷冷的道:「希望陳宇不要遇見我,不然我會讓他很慘。」

「大哥,你說陳宇的劍法怎麼會這麼快,我一直有些想不通。」陳文霸看向陳宇,還是有點忌憚,看來那天紅月酒樓的事情把他嚇得不輕。

「放心吧,他的劍快,難不成比文芝還要快,我打敗他綽綽有餘。」陳文豪很自信,要知道陳文芝也是用劍高手,可是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他,更何況只是先天一重修為的陳宇,他自然不看在眼裡面。 陳正站起身來。

「諸位陳家的年輕子弟們,如今一年一度的陳家的年底大比就要開始,比賽規矩我想大家都清楚,我也不多說,比賽過程中,點到為止,嚴禁故意傷害人,如有違者,必定重罰!」

洪亮的聲音響徹整個比武擂台的廣場,很多人都震驚陳正的修為越來越厚實的同時,也開始變得驚喜起來,因為比賽就要開始了,好戲就要上場了。

陳正說完這一切,看向裁判席的成員, 我成了黑粉頭頭 ,人武境前期修為。

吳長老在陳家主要是負責大大小小的比賽事物,也是很多活動的策劃者,在陳家的地位也還算是不錯。

「這一次陳家的年會比武,總共有青年才俊四十八人,總共四十八個編號,每個人上來抽取一個編號,抽到三號的就和四號對戰,五號就和六號對戰,以此類推,第一輪比賽正式開始!」


隨著吳長老的話語落下,比賽區的四十八個人,紛紛朝著上面走去。陳文芝走到陳宇身邊的時候,淡淡一笑,眼神裡面帶著不屑。

「陳宇,你想獲得第一,真是痴人說夢。」

陳宇淡淡的瞥了一眼陳文芝,冷冷的道:「如果你的實力和你的廢物一樣,那麼你也沒機會獲得第一。」

說完陳宇毫不猶豫的走到吳長老面前,吳長老雖然不認為陳宇能夠獲得第一,但是他畢竟還是支持陳宇勝利的,當下笑道。

「小傢伙,不要讓你的父親失望。」

陳宇從巨大的木盒子裡面,抽取到一個號數,竟然是四十七號。

等到四十八個人都把自己的號數確認的時候,吳長老大聲的對著眾多人開口道:「比賽開始,一號武者對戰二號武者,請上台。」

天價逼婚,總裁蛇精病 ,臉色陡然一邊,他不過是先天二重修為,怎麼可能是面前的陳文豪的對手。

「我認輸!」

當下只能夠自認倒霉,畢竟他很清楚陳文豪的實力,戰鬥也不過多餘。他認輸也沒有人笑他,畢竟陳文豪可是陳家的天才子弟,認輸並不丟人。

「三號對戰四號!」

吳長老話音落下,兩個陳家的子弟都登上擂台,兩人都是先天二重修為,倒是粗獷大漢最後耐力比較強悍,獲得勝利。

「二十七號對戰二十八號!」

隨著吳長老的聲音落下,比賽還是很快速的。不過這次站上擂台的兩人,倒是讓不少人都打起精神。

因為二十七號竟然是號稱陳家第一天才女子的陳文芝,在他對面的也是陳家旁系子弟裡面,一個比較不錯的子弟,竟然是先天三重巔峰修為,陳開。

「陳開,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吧!」

陳文芝看著對面的陳凱,她很清楚,這一次的年會,能夠成為她對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陳天強。

「陳文芝,我陳開就算不是你的對手,也不會認輸,想要我認輸,就拿出你的實力來證明一切吧。」

這陳開倒也是個漢子,手裡面劍光浮現的時候,朝著陳文芝一劍此處去,施展出來的正是陳家的人級中級武技,翻雲劍。

「嗤!」


陳文芝陡然閃開,竟然直接避開陳開很恐怖的攻擊,反而是一個轉身,一隻手輕輕的彈在陳開的劍身上面,陳開只感覺到手裡面的劍拿捏不穩,瞬間倒飛出去。

「哇。」

陳文芝乘勢而上,直接一掌拍在陳開的胸膛上面,陳開倒退數步,臉色慘白,他想不到他竟然和陳文芝這麼大的差距。

「我說了你不是我的對手,你的劍法破綻太多,如果這也算是劍法的話,那麼天底下就沒有劍法了。」

「陳文芝,勝!」

吳長老看著陳文芝的時候,老臉上面浮現一抹欣慰,但是隨後變成的是擔憂,陳宇想要獲得第一恐怕不那麼容易吧。

「天明兄,想不到你有一個如此好的姑娘,美貌和天賦並存,不簡單啊!」在貴賓席上面,一個先天九重巔峰的散修武者對著陳天明笑道,顯然這傢伙就是在故意拍陳天明的馬屁,不過他說的確實是事實。

陳天明很是高興,眼神有些不屑的看向陳正所在的地方,哈哈一笑,「於兄說笑了,我們陳家的少主才是真正的一代天才,被女子退婚,天風國少有啊。」

那個姓於的散修武者可不敢再說話,他想拍陳天明的馬屁,但是他並不想要得罪陳正,兩人他誰都得罪不起,此刻反而進退兩難。

旁邊有些武者暗自笑話,這就是傳說中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陳天明,你的女兒是天才,這點我承認,你又何必誇獎自己的女兒的同時,連帶著損我的兒子呢?」

陳正身上一股威嚴散發出來,臉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怒氣,那個散修武者此刻大氣都不敢出,暗罵自己犯賤,明知道兩人之間本就鬥爭很多,還自尋煩惱的插進去。

「陳正,我說的不過是事實而已,難不成你想要堵住全天下人的嘴,廢物始終就是廢物,還想要奪第一,真是痴人說夢。」

陳天明這句話一出,陳正臉色一變,陡然站起身來,人武境前期巔峰修為的氣勢蔓延出來,陳天明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陳宇,他這個做父親的又如何能夠忍受。

「陳天明,你不要太過分!」

「哼,你真以為我怕你不成。」

陳天明身上一股氣勢也散發出來,人武境中期修為的氣息更是讓旁邊的散修武者都莫名震驚。

「大哥,二哥,你們既然都已經下了賭約,就不要再互相爭鬥不休,讓外人看笑話,消停一下不行嗎?」

陳林站起身來,看向兩人。這句話一出,陳正和陳天明都各自坐了下來,陳林看向不遠處的陳宇,淡淡一笑。

陳宇也自然看見貴賓席上面的這一幕,對著陳林笑了笑。陳宇很清楚,從小時候開始,自己的這個四叔就對自己很好,現在還是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

「我認輸!」

在擂台上面,轉眼間已經到陳天強,在陳天強面前的不過是一個先天二重的武者,被陳天強身上那股殺意蔓延出來的時候,直接被嚇得認輸了。

隨後陳文霸也獲得比賽的勝利,陳文霸還故意嘲笑陳宇,千萬不要在這麼前面就輸了,那可就丟臉了。

「第四十七號對戰四十八號!」

吳長老宣布到這裡的時候,就意味著第一輪的比賽即將結束,而陳宇也終於出現在擂台上面了。

「少主,聽說你只是先天一重修為,我覺得你應該退位讓賢了,不然恐怕難以服眾啊。」陳金看著陳宇,語氣裡面帶著嘲諷。

「難不成你覺得我應該退位讓賢給你?」陳宇並沒有因為陳金的話語憤怒,此人本來就和陳文霸他們走的比較近,現在想要打擊自己也是正常之事。

陳金一愣,隨即笑道:「我可不認為自己有資格, 曠世女聖 ?」

「喲,那不知道你覺得他們兩人誰當少主更好一些呢?」陳宇這句話一出,陳金臉色頓時僵硬起來。

他哪裡敢得罪兩人,說其中一人,自然得罪另外一人,但是不說的話,就會兩個人都得罪。

「陳宇,你找死!」

陳金臉色一寒,先天三重修為氣息散發出來,手裡面一柄劍浮現的時候,施展出來的正是陳家的人級中級武技。

「破天劍。」

恐怖的劍芒朝著陳宇激射而去,很多人都覺得陳宇恐怕要遭殃,要知道在陳家,這陳金實力也算是靠前的存在了。

「哈哈哈,廢物就是廢物,居然被這簡單的一劍給嚇傻了。」

貴賓席上面,陳天明絲毫不會放過打擊陳宇和陳正的話語,眼看著陳宇竟然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動作。

「宇兒!」

韋靜月驚呼一聲,臉色煞白,她只是一個母親,她想要陳宇變為強者,但是前提是陳宇沒有任何的危險。

「嗤!」

就在陳金的劍眼看就要刺入陳宇胸膛的最後那一刻,陳宇手裡面一道冰冷的寒光浮現的時候。

「啊……我的手……」

擂台上面只留下一道尖叫聲,還有一柄翻飛出去的劍,還有半隻殘破的手掌,當然還有跪倒在擂台上面哀嚎的陳金。

「連劍都拿不穩,你有什麼資格讓我退位讓賢呢?」陳宇淡淡的瞥了一眼躺在擂台上面的陳金。

陳金一口鮮血噴洒出來,整個人直接昏死過去。

「哈哈,真的有人被嚇傻了。」陳正看向陳宇,哈哈大笑,臉上毫不掩飾的滿意的神色。


「他這是什麼劍法,怎麼這麼快和恐怖?」

在貴賓席上面,一個散修武者震撼的詢問道,其他的很多人也是同樣的疑問,都紛紛看向陳正等人,難不成陳家又多出一門人級高級武技。

「他根本沒有施展任何武技,不過是最簡單的劍術,刺!」陳林看著陳宇,臉上浮現驚訝的笑容,他很清楚,這最簡單的劍術,恰恰是最複雜的劍術,尤其是想要用最簡單的劍術,打敗對手。

(激情開始了,大家一邊看書一邊收藏,一邊投點推薦票,我保證給你們更加激情!) 吳長老眼看著陳宇輕而易舉取勝,原本眼神裡面的擔憂竟然隱隱變成期待,他很清楚少年時期陳宇的天才,一個天才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

「陳宇,勝!」

吳長老的聲音在擂台上面響徹起來,不少人都有些震驚,陳宇剛才的那一劍到底怎麼做到的。

第一輪的比賽,全部結束,四十八個人勝利一場的剩下二十四個人,接下來就是要開始第二輪比賽。

第二輪的比賽依舊和第一輪比賽一樣,那就是相鄰的兩個號數的人,進行戰鬥,然後角逐出最後的十二人,那十二人才是真正的重頭戲,也意味著那十二人能夠在以後獲得陳家打量的支持。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