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

這一刻,哪怕是緊握著武器的上三宗魂師,在這一刻,也是因為害怕,手中武器不由掉落下來。

一個個仰著頭,看着那本該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巨鼎,搖搖晃晃的,彷彿成了病態。

「砰!」

而震獄神鼎這一次,降落的速度很快,幾乎一瞬間壓制,強悍的氣浪,直接將天地雲層一片破滅,靠近巨鼎的建築,都在這一刻,破解飛灰,隨即消失而去!

劍斗羅塵心直接在鼎的正下方,雖然沒有被五隻腳砸中,但是,那毀滅一切的壓力,讓他的七殺劍,瞬間煙消雲散!

無疑,他的出手,簡直如同飛蛾撲火!

震壓瞬間,劍斗羅口中鮮血狂噴,身上更是不斷血脈爆裂!

在剛剛那「魔鯨凜目劍」無處遁逃硬接之下,他已經重傷,這一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巨鼎壓制!

萬千壓力,彷彿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一下子擠壓得他彷彿要別的崩滅!

若不是他身體強悍,臨到最後,身上七殺劍的護盾越來越密,只怕已經隕落了!

但是,七殺劍的地方,也如米粒光輝,難以徹底抵抗這浩浩之威!

「這次的鼎,和老夫面對的,又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巨大,這小子,在和我對戰,居然沒有用全力!」

在所有人心中驚駭到極致之時,那武魂殿的一個高大房頂之上,二供奉金鱷斗羅,面色蒼冷,心頭卻是暗暗佩服。

如今大陸上,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怕連他認可的千道流也未必。

搖了搖頭,突然間,他有些好笑起來,在這時候,他突然在期待這個孩子,有沒有能夠突破傳說中百級,那個無人能夠跨越的門檻……

「死了嗎?」

無數寂靜之中,突然冷不丁一個聲音傳來。

這時候,人人自危,心頭惶恐!

一代巔峰斗羅就這麼被人殺了嗎?

那城牆之上,站着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他們竟然連樣子都看不清楚!

「可惡,怎麼會這樣啊!」

這一刻,在另外一支隊伍中,唐昊手握昊天錘,在剛剛那一瞬間,他其實是打算以「凌天一擊」配合塵心的「萬劍歸宗」,以期能夠轟破城牆,滅了城牆上的存在。

但是,他的昊天錘都還在手中,劍斗羅已經第二度被鎮壓!

看着眼前這個巨大的鼎身,以及上面那個鐫刻着死亡氣息的四個大字「九方震獄」,唐昊從未有過如此的絕望感!

昊天宗,他來錯了!

這個時候,後方突然出來了一個嬰兒的哭聲,那是阿銀獻祭前生下的早產嬰兒。

此時的哭聲,讓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身上的那枚種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武魂殿,逼的他們母子陰陽相隔,他哪怕是拼上性命,也要為死去的阿銀,討回一些公道!

「這股殺意……」

千聚雷對於殺意,有着很敏感的感知,一瞬間,他那右眼,就穿透了無數障礙物,落到了那個灰頭土臉的男子身上。

「唐昊?那他兒子呢?」

千聚雷隨後將目光掃視其背後,果然見到一個嬰兒正躺在那戰車之中,只是,隨着千聚雷的目光掃視下,所讓他都有些懵了。

「女的?難道不是唐三?」

??第三更!奉上!

?

????

(本章完) 接下來的日子,陸庭軒一回到府上就會到偏院,一方面為寧顏施針治療,一方面教導寧顏,他發現寧顏的藥理天賦與他比起來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基本的藥材和藥理,他說一遍,寧顏就記住了,寧顏的嗅覺更是不得了,只要是寧顏聞過的就不會出錯。陸庭軒對於教導寧顏這件事更加上心,只要在家,幾乎都在偏院待着,有種久逢知己的喜悅。

「寧顏,藥材先不收拾了。這些是今日我拿來的一些藥材。你過來聞聞它們的區別。」連稱呼也從寧姑娘到了寧顏。

寧顏用力的點了點頭,「好。」放下手中的葯,慢慢走到石桌前坐下。

小玉依次拿起三份藥材,放到寧顏手中。

寧顏湊上前,仔細辨別。還咬了咬,「師父,這第一份味道很清香,嘗起來有種淡淡的苦味,第二份是黃柏吧,是黃皮樹的樹皮,這藥材清熱燥濕,瀉火解毒,除骨蒸,前些天師父就教過我了,還有就是這葯苦寒傷胃,脾胃不和之人要慎用。第三份苦澀感更強烈一些。」

「這第一份是白朮,《神農本草經》中提及其。味苦溫。主風寒濕痹死肌,痙疸,止汗,除熱,消食,作煎餌。久服輕身延年,不飢。一名山薊,生山谷。第二份你記得不錯,寧顏,你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的學徒。今日想考考你,還真是難不倒你。第三份是黃芩。它主諸熱黃疸,腸澼,泄利,逐水,下血閉,惡瘡,疽蝕,火瘍。」

「謝謝師父的誇獎。那白朮和黃芩可有什麼忌諱?又有什麼相剋之物?」

「這個啊…..」兩人討論的甚是愉悅,不時有歡笑聲。

不遠處朱錫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手中的帕子被攪得皺皺巴巴。咬牙切齒的問道,「這幾日公子都在那嗎?」

「回少夫人的話。公子這些天回府就去那偏院,常常待到晚膳前。兩人就如同現在這般有說有笑。「

」有說有笑!有什麼好說的,這般高興。還真是小看了個瞎子。」朱錫雯憤恨極了,心中生出一股股怒火。手緊緊握住前面的欄桿。

」這姑娘好生厲害,公子可從未如此待過人。說句不好聽的,這眼睛說不定有什麼問題。一個瞎子為什麼每天都矇著紗布,不是多此一舉嘛。」身邊的侍女鼓吹着。「也許眼疾是假,接近公子才是真。公子年少有為,將來定是下一任太醫令。想來很多女子求之不得呢。」

「你說什麼?」

「是奴婢失言了。」侍女急忙低頭認錯,「奴婢也是心急,少夫人還是要防著些好。」

「哼,我倒要看看她在耍什麼花招。瞎子?那就讓大家看看是不是真瞎。這春日景緻真好,不如邀請京都城各家夫人一起來陸府小聚,賞賞這春景。」朱錫雯眼裏滿是嫉妒。「你現在就去辦這事。人來的越多越好。」

「諾,奴婢這就去辦。」

朱錫雯嘴角微微上揚,不管你是誰,和我來爭,不自量力。

鄭府。

「小姐,方才陸府發來請帖,邀晴少夫人孫氏前去賞花。」秋乞得了消息立刻回去稟告鄭婉。

「這京都城出了名的妒婦終於行動了。朱家大小姐怎麼可能會容忍一個姑娘常住陸府,本來還想着要花個幾個月時間,沒想到這才一個月就耐不住了。還真是高估了她。秋乞,這次你做的不錯。」

「小姐謬讚了。奴婢不過是趕巧,萬萬沒想到,陸公子與四小姐一拍即合,關係甚好。聽說都師徒相稱了。陸公子常去找四小姐,這才讓奴婢有了可乘之機。使了些銀子讓陸少夫人身邊的丫鬟吹了些風。還是小姐料事如神。」

‘很好,我另一個計劃就更好實施了。真是要好好感謝陸少夫人了。」鄭婉優雅的修建花草。眉角有絲得意。「這快玉你拿去。上等的崑山之玉。不能讓你辦事還讓你破費了。」

「小姐,奴婢沒什麼用錢的地方。」

「拿去。」

「多謝小姐,前兩天讓奴婢備下的衣服銀兩巳經置辦好了。那些歌謠也巳經寫好,只等東風了。」秋乞收下玉。「密室里那人傷勢也好的差不多了。這幾日飯量都大了很多。」

「長身體嘛,多吃些也無妨。」鄭婉微微一笑。「這幾日三哥巳經與雲都開戰了。是時候助他一臂之力了。希望這人能派上些用場。」鄭婉被太陽曬得懶洋洋的,整個人說不出的舒心,一切都在按自己的計劃進行,真是老天爺都在幫忙。「再過段時候找個由頭,讓父親允你習武。」

「可是我本來就有輕功底子,會不會被發現?」秋乞有些擔憂。

「輕功這事瞞得過去。」

「諾,秋乞一切聽從小姐安排。」

「下去吧。幫我多準備些好茶。這春日就該好好品茶,才好看戲。」

「諾。」

宮中。

「攻打雲都。」秦明若將一小捲紙點燃,看來父皇真的動了這個心思。「如今戰況如何?」

「膠着著。」晨風跪着,說話極簡。

「皇兄可派人去了?」

「成王殿下一向謹慎。」

秦明若無所謂的點了點頭,「罷了,他的事我管不著。刺殺他的人還沒找到?」秦明若的聲音很是平淡。

「鄭大人抓了不少人,但沒有進展。成王殿下很是生氣。」

「他?不過有個借口罷了。這次皇兄還真是碰了個釘子。我可是聽聞對方武功可不強,連皇兄的身都近不得,竟能從鄭府逃脫,想過有什麼過人之處。」

「屬下定護公主殿下周全。」

「哈哈。」秦明若笑起來,「晨風,我在這宮裏就沒人會來刺殺我。行了。你下去吧。」

剛說完晨風巳經消失在面前。

「公主。」芍藥端著茶點,緩緩而至,將小點一一擺好,「陸府宴請各家夫人,好像陸少夫人要整一個姑娘。」

「鬧的沸沸揚揚,她就能贏了?她這般,只會陷於被動。別惹出什麼事端來。」

「京都城夫人們是喜歡這些八卦趣聞的。」 御之一族只有幾百人,生活在星羅帝國境內。族人擅長建造,族長是牛皋,八十多級魂斗羅。一個鏡界傳動,就把他送到了冰封森林。對着御之一族駐地就是放毒。毒不死?沒關係,再腌一會兒。

破之一族族長楊無敵,這是個猛人。而且痴迷製藥,在毒的研究上不下於獨孤博。而且,武魂破魂槍,是單屬性四宗族四位族長中攻伐能力最強的一位,魂斗羅級別之中實力強勁的存在。痛恨武魂殿,戰鬥經驗豐富,實力對封號斗羅也有一拼之力。

岡特的第六魂技:鏡像殘影,剛一釋放,就被他察覺到了獨孤博恐怖的魂力波動。喚出武魂,黃黃紫紫黑黑黑黑,提槍衝出。

「破!」右臂持槍,擱著老遠,面朝岡特的方向,化為一道紅光,轉瞬即至。

但是,晚了!獨孤博第九魂技直接爆發。充滿腐蝕性的恐怖毒霧,瞬間翻湧沖向破之一族駐地。

望着漫天碧綠,楊無敵沒有猶豫,服下一瓶藥劑,開始旋轉手中的破魂槍。

「第七魂技——武魂真身」強烈的旋風颳起,毒霧不再向駐地擴散,轉而包裹楊無敵成為煙柱。獨孤博的碧磷神光不單單擁有劇毒,還有一種恐怖的腐蝕力。楊無敵瞬間被腐蝕成了血人。第九魂技哪有那麼好抗的,哪怕服用了高明的解毒劑,但身後就是他的族人!

「爆!」第三魂環亮起。毒霧終於被他打散。面前消失了獨孤博和陌生的小子,嘴角洇出一塊黑色偏綠的血跡。

在那!抬頭望見天空中漂浮的岡特,楊無敵雙腿微壓,蓄力起跳,大地在他腳下破碎。帶着一股一往無敵的氣勢,破魂槍死死的鎖定了岡特。

「破!」

強大的氣勢,岡特體驗過;讓他窒息的壓迫感,他也體驗過;封號斗羅給他的瀕死體驗,仍然銘記。所以,面對楊無敵的氣勢。岡特在他衝過來的面前,第四魂環亮起:鏡界傳動。岡特身前亮起一個圓環鏡面,藉著他突進的聲勢,瞬間把無敵的楊無敵送到了海上,衝出一步是大海,楊無敵停住了思考。

眾所周知,無敵是一種debuff。

楊無敵太厲害了,岡特只能開始肅清破之一族。

另外,岡特用『第六魂技——鏡影殘響』刻錄了對方的第六魂技『破』。傷害看不上,但以後用來栽贓嫁禍也不錯。

雖然戰鬥短暫,但浩大的聲勢,還是讓破之一族驚醒。緊急疏散弱小的族人,自認有實力的全都趕往戰鬥地點。

又有什麼意義呢?獨孤博的時光凝固在岡特的手上可是沒削弱。

『感受痛苦吧!』獨孤博的時光凝固加碧磷神光,覆蓋了一座城的距離。如果還有活下來的破之一族,也不方便追尋了。

下一站,敏之一族,滅族之夜。

岡特雖然很迅速,戰鬥的時間也不長。夜色還是暗了下來,畢竟是傍晚出發的。為的就是保證所有人都回到駐地。

Related Articles

格林筆記 The Animation:LEX吐血推荐,看男主女装拯救世界!

哈嘍小伙伴們大家好呀,快要過年了大家應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