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黃天咳血,橫飛而出,天軀布滿裂痕。

同為天道,這就是差距。

姜小凡閃身而過,再次將黃天接下。


「不要說話。」

他平靜道。

他抬頭望著欺天四人,心中一陣嘆息,終於,還是要走到盡頭了。

宇宙中,梵天等人驚,元始等人驚訝,冰心等人亦是如此。所有人都能感覺到黃天的強大,遠遠超過了姜小凡,但是如今卻稱呼姜小凡為「老大」,而且,欺天等人似乎也與姜小凡格外熟悉,這讓所有人都不解。


「轟!」

宇宙外,天威震顫。

四大天道臉色冷冽,眸子中有精芒閃爍。

「差不多了,鎮壓。」

冥天道。

「早該如此。」

鴻天寒聲道。

真天迎上,步子平緩,但是,殺意卻很冷。

欺天立在最蒼穹,淡漠的盯著姜小凡,沒有要動手的打算。

「真天,你動手,毀了他的宇宙,但是記住,梵天,青天和蒼天不要殺,活著抓回去。」冥天開口,漠然道:「我和鴻天鎮壓他和黃天。」

真天沒有說什麼,眸光移動,盯住了宇宙之內。

這片宇宙中有它的子民,但是,它根本不可能在乎。它盯著宇宙內的永恆未知處,盯著青天三人,一步一步跨了過去,那種氣息,令萬物生靈盡皆恐懼。

「該死!」

梵天咬牙。

天龍等人亦是顫抖,在這股威壓下,它們有心戰鬥,但是卻根本做不出任何動作,這等威壓太強大了,壓迫的他們難以動彈。

「小凡。」

葉緣雪喚道。

這一刻,這片宇宙中,所有生靈都難以動彈了。

這一刻,這片宇宙中,生靈們唯一的感覺只有兩個字……絕望!

「誰敢!」

黃天怒吼。

它盯著真天,抬手就是一道絕世殺光,生生攔下了真天的腳步。

欺天等人偏頭,都望向黃天。

「轟!」

這一刻,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黃天身上擴散而出,它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越來越可怕,竟然快要突破天道第二重,很快就要跨入天道三重。

望著這一幕,冥天等人都是臉色一凝。

「老子就是自毀天道本源,也不會讓你們幾個王八蛋得逞!」

黃天咆哮。

此時此刻,它身上的氣息太過於可怕,令天道三重天的冥天都動容。

同時,宇宙中,梵天等人也是如此,這一刻,梵天,青天,孫其居,三人竟生出一股心痛和惶恐的感覺。這種感覺很莫名其妙,但是,它就這麼出現了。

黃天背對著姜小凡,低沉道:「老大,這裡交給我,你帶著梵天他們走,帶這片宇宙離開,是你的話,一定能夠的做得到!還有,謝謝你曾經教給我的東西。」

昔年,姜小凡自毀天道本源將他救下,送離戰場,奪回梵天三人的天道本源,投入到輪迴之中,如今,他能夠想到的方法也只有這一點了,自毀天道本源來提升戰力,只有這樣才能勉強抵擋住欺天四人,為姜小凡爭取時間。

突然,身後,一隻手搭在了它的肩膀上。

黃天猛的一震,體外的氣息瞬間變弱,已經燃燒起來的天道本源直接熄滅。

它偏頭望去,望向姜小凡,瞳孔一震。

「活下去。」

姜小凡平靜道。

他抓著黃天,輕微用力,將它丟入到宇宙中,落在梵天等人面前。

如此一幕,頓時讓黃天臉色大變。

「老大!」

它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頓時急了起來。

它瘋狂的朝著天外衝去,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破開的宇宙居然籠罩上了一層無形的結界,強大如它,竟然無法衝出去。 不過沒有出他所料,小混混立馬換成哀求的口氣:“大哥,我求你了,你看他們這樣子,該怎麼辦啊?!”

韋笑扭頭看着他說道:“早特麼幹嘛去了?!”小混混低頭不語,擡起頭再看向韋笑時,眼裏全是懇求的目光。

“算了,尼瑪,當我積點德吧!”韋笑扭頭朝着一個哭的走了過去,旁邊還有一個哭了一半開始撞牆的,嚇了韋笑一跳,決定先救這個吧還是。

沒有想到藍茵的魅惑功力居然這麼強大!韋笑突然覺得更加擔心起來,因爲功力越強,只能證明藍茵現在更加妖媚。

韋笑此刻最擔心的不是藍茵的安全問題了,他更擔心的是這件事情會帶來以後一系列的麻煩。因爲這裏畢竟不是蛋疼島,很可能會引起騷亂。

看着那個以頭撞牆的哥們兒,韋笑收起心思快步跨了過去,照着他的臉上也是啪啪兩個耳光。

看的後面的小混混條件反射一樣的捂住自己的臉,尼瑪!合着剛纔自己也是這麼被扇醒的啊?!可惜他去不敢說什麼。


韋笑用同樣的方法也讓其他人這麼清醒過來,雖然小混混覺得這種方式忒二逼了點兒,可是他卻不敢效仿,萬一韋笑的手法不一樣呢?!

自己到時候別兩個巴掌再給哥們兒扇的更傻嘍!到哪兒喊冤去啊!小混混就這麼眼瞅着自己的哥們兒們被一個個啪啪的拍醒,然後呆愣的看着韋笑。

小混混頭目更加慶幸自己是第一個被扇醒的,這傻逼樣兒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他也不想活了,丟人事大啊!

韋笑這通嘴巴扇下去,那幫小混混清醒以後看到他全都驚呆了。醒悟過來的衆人沒有爲難韋笑,傻子也知道是韋笑救了自己。

想到之前的怪異舉動,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覺得有些尷尬。而最讓他們後怕的,是那個藍眸的妖異女子!一個個呆在那裏,越想越不安。

看到這幾個暫時不會再做亂的小混混,韋笑內心擔心着藍茵的安全。問爲首那個小混混:“那個女孩兒呢?!你們誰知道她去哪裏了?!”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算有記憶,也是之前被藍茵蠱惑的事情了,哪裏還能知道她去哪裏呢?!

搖搖頭,小混混看着韋笑,掩飾不住內心的害怕。“我們真的不知道,大仙兒,你能化解那女孩兒的妖法,你肯定是大仙兒!”

幾個旁邊的小混混也跟着點點頭,對着韋笑紛紛叫起大仙兒來。“大仙兒屁昂!你們趕緊給我想想那個女孩兒的下落!”

他的喊聲嚇的幾個人一哆嗦,韋笑擔心藍茵會遇到危險,也擔心會有更糟糕的事情發生,臉上的表情也變的更加陰沉了起來。

把幾個人嚇的抱成一團兒,並且指天發誓真的沒有看到那個藍眼睛的妹子去了哪裏!他們的表情己經嚇的快要哭出來了。

韋笑見實在問不出什麼,警告了小混混們幾句,便匆匆的跑下樓去,繼續尋找藍茵。想必她應該不會離開太久吧,韋笑祈禱她依然在附近沒有走遠。

可是任憑韋笑怎麼找,來來回回走了幾遍這旁邊的幾道街,卻也依然找不到藍茵。韋笑焦急的沒了主意,突然看到旁邊路過的警察,覺得眼前一亮。

自己也是太缺了,有困難找警察啊!韋笑直接衝進了旁邊的派出所。然而讓韋笑忒鬱悶的是自己說明來意以後,民警一臉爲難的搖了搖頭。

“幫你找人可以,抓這幾個小混混,也不是不行,而是真的也沒多大意義!”他的話讓韋笑直接就炸了毛兒。

尼瑪,什麼叫沒意義?!“合着真的出了大事兒才叫有意義是吧?!是他們綁架的我朋友!綁架!”韋**憤的大喊道。

“哥們兒哥們兒,別激動,坐下坐下先!”民警趕緊安撫韋笑,“您說他們綁架人,可是你也說了,你朋友是自己跑了,你說這沒證據,我們也沒辦法啊。”

看着韋笑又要竄火兒,又趕緊接着說道:“當務之急得趕緊找到你朋友啊!我真的不是不接你這案子,你先聽聽我的話再決定行不?!”

沒有想到韋笑朋友被綁架反而能夠逃脫,但是也給了這幫小混混一個教訓,這讓民警也聽的十分解氣!

“這幫小青年兒吧,都是這兩年才新出來混的。而且一個個全都年紀不大,小錯兒不斷,大錯兒不犯,這讓我們也很撓頭,一直想要好好教育教育他們!”

其實他們也真的是很苦惱。這幾個小半大青年兒,一個個全是叛逆青春期,家裏不服管,出來不服軟,坑蒙拐騙偷,幾乎哪個都沾。

可也有一樣,大案他們從來不沾邊兒,讓他們想抓卻也沒有機會和證據。如果韋笑報案早一些的話,他們一準兒立案,可是你說現在,人都跑了,讓他們也沒有了辦法。

“其實你要是說真抓,那也能抓,一點兒不難!”警察的臉皺了起來,看着韋笑仍然耐心解釋。“可你說吧,沒證據,除了拘留個15天,也只能放出來了!”


韋笑聽着他後來說的那意思,這幫小青年兒也己經不是被抓了一次兩次了,放出來依然那樣兒,膩歪的這幫警察也是夠嗆。

嘿,我就不信了,還就沒有人能製得了這幫兔崽子了!韋笑也越聽越來氣,如果以後再碰到呢,要是再犯,誰知道是不是還有這次的好運氣?!

想想就後怕,“合着你們也沒招兒了是吧?!”韋笑看着小警察皺的比他還要厲害的眉頭無奈的問道。

沉默半晌,那人終於開口說道:“其實這麼跟您說吧,裏面兒吧,還有一些**高層的子女!”韋笑蹭的站了起來:“尼瑪,官官相護啊?!”

看着韋笑又要炸毛,趕緊安撫:“當然不是了,我們辦案是講求證據的!”“其實他們也很頭疼,可是叛逆期的孩子,教訓了也根本不聽!” 天龍幫已經開始行動,有一點是雷恩最擔心的,那就是解放軍會不會推理出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知不知道他們這次帶了多少人,知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知不知道自己也來了。

有多少人,是已經被解放軍掌握了。要做什麼,八九不離十就是爲了歐陽宇,至於雷恩,的確不知道,因爲沒人會那麼大膽的估計這種老大也會出來,要說是旅遊還能相信,殺人?未免太不符合情理了吧?

“大家記着,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爲馬川報仇。目標也就兩個,一個是歐陽澤,還有他孫子!!!”終於說出目的了,原來天龍幫遲遲按兵不動的原因就是這個。如果直接進去裏面把歐陽宇給殺了,那歐陽澤就沒有機會幹掉了,必須得讓歐陽宇給他們帶路,既然是爺孫關係,兩個人又住在同一個地方。難免會見面幾次,到時候,兩個人一起殺了,再落跑,雖然應該會損失掉不少弟兄,但是他們這些人沒一個不敢這麼做的 。今天來的人,全都是以前跟着馬川混的,跟馬川關係如鐵一般,作爲天龍幫老大的雷恩。不是天龍幫上下所有人都聽他的,他只是一個領導人,站在最高層而已,雷恩又自己忠臣的部下,馬川、林譽、唐中天他們也有。他們三個的部下聽他們的,也不一定會聽雷恩的,這就是天龍幫的管理制度。

不管怎麼說,雷恩帶着200人要殺掉一個解放軍的總參謀,這有十分有難度。可以說是從未有過的嘗試。很有可能失敗了,自己就回不去了,不過他並不害怕。如果一個高層的部下,就這麼說死就死了,也每個討伐什麼的。那天龍幫的顏面何在?雷恩也有40多歲了,當了老大十幾年,天龍幫由他老爸一手創建,如今年過70的老爸,已經飛往國外不再打理黑幫的事情了。忙活了一輩子,也是該享福的時候了。倒是雷恩,他可不想天龍幫就因爲馬川的死,而讓天龍幫被其他幫派笑話,說自己部下死了卻沒膽去給人報仇。看起來事小,但是一個黑幫的信譽、名聲就是很重要,不然你讓那些弟兄們跟着你混那麼久有什麼好處?

——上海、

孫晨靈現在是半個月沒有出門了,就曹天生開庭審判的時候出去過一次。也是審判完了就直接被送回了家,這個地方讓孫晨靈噁心。而孫源界,也是忙得一個頭兩個大,一邊要顧着公司,一邊又要逼問孫晨靈到底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孫晨靈就是閉口不談,她不想讓任何人知道6年前發生的事情,自己老爸也一樣。

南宮月那邊更是牛叉,跟歐陽宇一樣,直接離開LD了。靠着自己也有幾分英俊的長相,很順利的在阿迪達斯店裏面當了一個“站崗”的。南宮月不求什麼,他是真的對孫晨靈動了心,雖然自己做個比較底層一點的工作,但是那個店的店長就是從南宮月這個職位開始的,即使就算當了店長,面對着孫氏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說,依舊是不值得一提。但是南宮月這麼想的,只要以後養得起自己的女人,不讓她受苦受累,這就已經是個爺們了。

如今孫晨靈唯一能夠讓自己覺得不無聊的一件事情,就是等着南宮月下班,然後通電話給南宮月聊天。即使自己對他沒有一點感覺,但是作爲一個聊天對象,還是非常合適的,況且他也十分瞧不起那種一事無成的人。就跟混混一樣,歐陽宇算不算不說,至少他打遊戲厲害,即使以後退役了,孫晨靈也對他的看法永遠也有特殊角度。

“是啊,我爸白天就忙着打理公司的事情,晚上回家就開始逼問了我了。”孫晨靈看了看錶“天哪,還有半個小時他就要回來了。”

“呵呵,你爸也是爲你好,你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不就一切都好了?”南宮月在電話裏笑道、

“你不懂,我這輩子也不想讓他知道。”

南宮月這時候頓了頓“那…我可以知道嗎?”

“不行。”孫晨靈答得很快,電話那頭也突然就沉默了下來,孫晨靈立馬用十分溫和的語氣說道“如果等有一天……我發現我離不開你這個聊天的對象了,那我就會毫無保留的告訴你。”

“僅僅只是聊天的對象而已嗎?”南宮月嘗試着問道、

孫晨靈趴在牀上,用手指在枕頭上畫了一個圈“聽天由命吧,我當初也沒有想過我會和宇分開。”

南宮月又一次沉默了,這到底是怎麼個意思?不過聽上去是沒意思,沒有直接拒絕,但是卻一點沒有想的意思。

“呵呵,不說這個了。”孫晨靈打破了沉默“說說你的過去吧,月、”

“這有什麼好說的,比起你和歐陽宇。我的過去一點也不意外,一點也不精彩。”

“你就說說嘛,我想聽。”

“好吧。”南宮月緩了緩“小的時候,我爸我媽挺有錢的。那時候我上了一個比較出名的學校,裏面都是很多有錢家的孩子。但是比起來,我依舊是班上最有錢的那個。我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周圍的人就開始接近我,我當他們是朋友。他們當我是取款機,我沒想太多,因爲我養他們,至少我在班上會有地位,不會被欺負。一直這麼下來,到了小學畢業了。我離開了他們,上了一個沒有他們的中學。剛開學的第一天,我看上了我們班上的一個女孩,我便開始接近她。她跟一般女孩不一樣。她是一個女霸王,她哥哥是混的,在附近一帶很有名。在班上沒人敢惹她,但是我敢,因爲我家裏有錢,我當時也是抱着有錢必贏一切的心態去接近她。我們認識了一年,然後就在一起了,我們經歷了許多,也分手過,總共分手過四次,前面三次都和好了,到最後一次是我們交往了五年。”南宮月說道這裏,眼圈開始紅了起來“我們交往的第三年,我家的生意倒閉了,賠了很多,那個時候我一無所有了。唯一有的,就是她,她說。跟我在一起之後,她變了很多,不會想靠着自己哥哥去仗勢欺人。會懂得體貼自己身邊的人,會愛自己的姐妹們。那段時間,她陪在我身邊,即使我一分錢也拿不出來去和她約會,也不能給他買什麼禮物,那年她生日,我什麼也拿不出。她推辭掉了所有朋友給他安排的節目,一天都在公園陪我……” 曾經的一幕幕在黃天腦海中浮現,這一刻,強大如它這個天道級強者,也不禁浮現出一種恐懼的心情,瘋狂的朝著天外衝擊。,

「老大,你停下!」

它大叫道。

梵天等人心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卻都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覺。

冰心等人亦是擔憂。

蒼木恆等人臉色都變得凝重,有些鐵青。

更遠處,元始等人眼中閃過一抹焦躁。

「哼!」

冰冷的聲音響起,天道威壓浩蕩。

鴻天踏步而來,一拳轟向姜小凡:「反正要死,誰先誰后不都一樣嗎!」

「咚!」

這一拳,很可怕,絕世恐怖。

「回來!」

遠處,欺天喝道。

不過,有些遲了。

「噗!」

沒有任何人看到發生了什麼,下一刻,鴻天橫飛,半邊天道軀體崩碎,刺目的七彩色血液灑滿了這片天外,觸目驚心。

「怎麼會!」





Related Articles

林空的眼睛上方,只剩下了一朵小火苗。

“噗通”一下,無奈的林空跪倒在地,他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