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水柱從初雲口中噴到空中然後化作毛毛雨將這片土地澆透!

得了靈泉水滋潤的泥土立即變得肥沃起來,種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來,片刻后光禿禿的土地就被覆蓋。

初雲說道:「我們到天上看看!」

錢好點頭,初雲變成了彩雲帶著錢好到空中,低頭望去,動感十足的霞雲兩個字非常美麗,外圍則是綠色鋪墊。

「好美哦!」初雲贊道。

錢好點頭:「嗯,這樣一看後面的院子就單調了!」

初雲說道:「師父隨手撒的菜種,也不成規矩,以前看著還有點意思,現在一看可真是難看!」

錢好失笑:「好了,我們下去吧!」


後院的改革就是把菜地歸攏到一邊,另一邊則建造雞舍,鴨子和鵝直接放在挖好的池塘里,水就是錢好的靈泉水。鹿也養了幾頭,豬牛羊就沒有拿出來了,畢竟地方不是很大,錢好也不想收拾糞便!

初雲說道:「你身上是不是有寶貝啊!」

錢好笑道:「有啊,我身上有個空間,是我的世界呢。」

初雲羨慕的說道:「真好,可惜我沒有。」

錢好拿出一個戒指說道:「這個給你,你可以進去自己布置!」

初雲立即開心的蹦躂起來,然而前院卻傳來霞光的凄厲慘叫:「啊——」 錢好和初雲嚇了一跳,趕緊跑到前院,就見霞光抱著門板驚恐的看著外面。

「師父,你怎麼了?」

霞光看見錢好,說道:「我們的房子怎麼飛到陌生地方了?」

「噗……」錢好和初雲笑的在草地上打滾!

霞光看見初雲,走過去伸手捏了捏:「手感真好……」

初雲滿臉不開心:「師父,不帶這樣的!」

霞光環視一圈,又讓初雲帶著到空中轉了一圈,然後滿臉興奮的跳下來:「徒弟,我們的山峰變得好美哦!」

錢好側目:「你能收到我這麼勤快的徒弟是上天給你的恩賜!」

霞光抱著錢好的臉就是吧唧一口:「呵呵……我的徒弟就是好!」

初雲說道:「師父,師父,我也出力了!」

「嗯,我的初雲也好棒!」霞光也給了初雲一個大大的吻。

「師父,以後我們的山就叫霞雲峰哦!」錢好笑道。

「霞雲峰?不錯,我要立即告訴其餘的五峰,我的山峰有名字了!」霞光眼中閃過小孩子才有的頑皮和得意。

初雲說道:「師父,有大師伯的紙鶴!」

霞光伸手,一隻寫有幻羽峰字樣的紙鶴落下,然後傳出一個低沉的非常好聽的男音:「師妹,你的山峰哪去了,師兄找了兩圈沒找到!」

「噗……」三個人都笑了。

霞光說道:「好徒弟,你去弄點吃的,咱們今晚就開張!」

錢好眼中閃過精光:「好,我這就去準備!」

霞光拿出寫有第二峰的紙鶴將第二峰幾個字抹掉,然後按照錢好那個字體和顏色寫了霞雲峰!

「第二峰今晚擺宴介紹新徒弟,你們當師伯師叔的可不能空手來啊,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霞光將五隻紙鶴放飛,嘴角噙著一絲格格不入的奸笑。

初雲說道:「師父,我去幫忙!」每次看見師父那絕美的臉龐露出奸笑就不會有好事兒,所以躲為上策!

錢好在新建的食堂里弄了一個隔間當廚房,剩餘的地方當飯廳,面積不小,廚房約五十平、飯廳約三百平。就是裡面空蕩蕩的,沒有美感,就像原始人住的石頭房子。

這裡沒有窗戶,霞光建設的時候忘記開了,錢好只能自己用飛劍雕刻了一個窗戶出來,牆壁上光禿禿的裸露著石塊的本色。

她只好進入空間弄了很多竹子將牆壁遮擋住,竹子的根部一直戳入石塊下面的泥土裡,這樣就可以保持一直都是青色。

屋內的桌椅也都是竹子,只不過是紫色的,房頂是平的,錢好弄了一些竹竿交織成網嵌在上面,然後用泥土和靈泉水種植出夜光燈籠花,這種花是藤蔓科,紅色的葉子,白色的燈籠花朵有拳頭大,吊在上方發出光芒,就像現代的白熾燈泡。

「師姐……我醉了,好美啊!」初雲讚歎錢好的設計,沒有名貴的裝飾,但是看著卻異常的美麗。

錢好笑道:「沒辦法,時間緊迫,就這樣吧,你能找到好看的水生物嗎?魚也行!」

初雲說道:「能啊,山下的湖裡就有,我去抓!」

錢好點頭,將沒有鑲嵌竹子的牆壁用白色的石粉刷了一遍,然後從空間里搬出一個帶水池的假山。假山有循環系統,注入靈泉水就會從上面的一個孔洞噴出來,當然,她並沒有注入靈泉,而是回到庫房將一塊水晶拿出來用仙力融化,然後抻出一個一人高的魚缸,厚度一米,寬就是牆壁的三分之二,因為另一邊是假山水池。

魚缸下面有個管子伸入水池裡,管子上面鋪著一層白色靈石,然後是一層稍小的金色砂礫,最上面是一層水草,上面敞開的口正好能接住假山噴出來的水,形成一個水循環系統。

當魚缸和假山灌滿水之後,循環系統就啟動,遠遠看去,手指粗的一道水流成拋物線落入魚缸里,跨度有一米多。

錢好覺得單調, 魔鬼的僕人

做完這些錢好又覺得底下的水池不好,放魚的話魚缸就重複了,可是不放點東西又太單調,想來想去,錢好弄了一朵並蒂蓮放在裡面,這並蒂蓮可不是普通的花而是金銀合體,貴氣十足。

「嗯,這下就齊全了!」錢好滿意的拍手贊道。

「師姐,我回來了。」初雲化作了彩雲,她上面有凹槽,裡面儘是一些漂亮的水生物。

「快,放到魚缸里!」錢好說道。

「好!」初雲將身上的東西連同水一起倒入魚缸里,那些漂亮的水生物和小魚慌亂了一陣又雀躍起來,這裡的環境比湖裡舒服多了。

錢好笑道:「真好看,可惜我都不知道是什麼!」

初雲變作人身說道:「這裡有金星、孔雀魚……」她說了一堆。

錢好笑道:「辛苦了,很好看……你身後是什麼?」錢好看見初雲身後的裙子夾著一個雙巴掌大的黑色貝殼。

初雲用手一摸,頓時滿臉黑線:「這個東西很醜啊,我扔了三次了怎麼還是跟來了!」

錢好失笑:「拿在手裡把玩一下,說道:「還不錯,世界的色彩很多,並不是鮮艷的就是最美的,你看這魚缸正好缺一點墨色!」她輕柔的將黑色貝殼放入魚缸里。


貝殼落底,飛快的跑到角落裡委出一個窩然後緩緩張開了黑色貝殼。

「哇……」錢好和初雲都發出了讚歎聲。

沒想到墨色的貝殼裡是一圈圈的彩色紋路,軟嫩的肉肉里有一顆耀眼的珍珠,將貝殼上的彩色映在魚缸里,這樣看去就像點了一盞燈,將浴缸里照的流光溢彩!

「天啊,這是哪裡啊?我在做夢嗎?」霞光見初雲急吼吼的跑入食堂就沒出來,於是好奇的來看看,結果這一進來就覺得自己入了夢中世界!

錢好微微一笑,讓初雲和霞光自己玩去,她也該準備食材了,為了晚上能把師伯、師叔的口袋掏光,拼了! 錢好忙忙碌碌,做了三十六道菜,她發現菜太多了,桌子能擺下但是六個人肯定都坐在一起的,另一半桌子擺菜他們就得站起來夾菜,她可不想做布菜小童。

「師父,有沒有桌子這麼大的千足蟲?」錢好問道。

「千足蟲?有啊,圍著桌子一圈的嗎?」霞光問道。

錢好點頭:「沒錯,師父幫我找來!」

「好!」霞光出去抓蟲子。

錢好則把方桌改成圓桌,中央用竹片圍起一個圓形軌道寬約半尺然後又用白色玉石做成一個比圓桌小兩圈的圓片,等把千足蟲放入軌道再放上玉片之後就能成為自動旋轉桌子。

初雲說道:「可是重九妹比較害怕蟲子啊!」

錢好一怔,說道:「作為峰主居然還怕蟲子!」

初雲笑道:「沒辦法,她就是怕,若是知道這裡是千足蟲肯定連飯都不吃就跑了!」

錢好無語,說道:「那你去告訴師傅不要蟲子了!」

初雲點頭。

錢好想了一下,找出幾個軌道那麼大的夜明珠放在裡面然後在軌道里灌滿半凝固的雪脂膏起潤滑作用,這樣雖然必須手動來轉,也比自己跑來跑去的布菜好。

霞光回來了,說道:「千足蟲沒抓到,但是抓到了這個!」

錢好看見霞光手上有十幾滴水珠狀物體:「這是什麼?」

「這是水凝,從水裡生出來的低等精靈……」還沒等霞光說完,那幾滴水凝居然歡呼著沖入雪脂膏里翻騰起來。

「它們喜歡吃雪脂膏?」錢好問道。

霞光說道:「它們不用吃東西,但是喜歡在這種粘稠的東西里生活!」

錢好看著水凝,說道:「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但是你們必須幫我轉動珠子讓上面的玉盤轉動起來!」

她說完就把玉盤放下,沒想到水凝們真的轉動起來了,錢好卻不知道那時水凝們在做遊戲,還以為自己找來苦力了。

當三十六道菜都擺滿桌子的時候錢好又拿出一個果盤放在中央,這樣就完活!

「哎呀,為師去拿碗筷!」霞光剛走出去初雲就變了臉色。

「師姐,千萬別讓師父拿,不然那一套暖玉碗筷就要報廢了!」初雲焦急的說道。

錢好聞言趕緊追了過去,一進倉庫就見霞光拿起一個盒子打開看看見不是碗筷就隨手扔在地上……

「師父!」錢好爆吼。

「啊……什麼事?」霞光問道。

錢好怒了:「師父,以後這裡就是你的禁地,你不許進來。」說著她就滿腹委屈的收拾東西!

霞光訕訕的說道:「好吧,以後師父要什麼直接跟你說好了!」

錢好收拾好地面,找出那套暖玉碗筷,旁邊還有一套寒玉碗筷,都是好東西。

「師父,這兩套碗筷不錯哦!」錢好贊道。

霞光說道:「以前師父與你大師伯打賭贏了兩塊玉石,你大師伯就雕成了兩套碗筷,他說我太懶了,幫我弄點東西將來給徒弟做嫁妝或者聘禮的!」

錢好眼睛一亮:「那麼說這兩套碗筷是我的了?」

霞光點頭:「嗯,拿去吧。」

錢好感嘆自己的師父大方,拿著碗筷去布置了。

傍晚時分,天上飛著五個人,他們對第二峰的變化指指點點,都說很漂亮,當然,沒有一個說是霞光自己動手弄的。

霞光站在下面大吼:「下來吃飯!」

五個人落地,幻羽峰千幻羽坐騎是白玉雕、歡喜峰莫子歡坐騎是歡喜獸、萬流峰萬流水坐騎是重水劍、默松峰丘默松坐騎是飛翼鼠、九重峰重九妹坐騎是九尾青鸞。

五個人驚奇的看著霞雲峰的變化。


錢好讓初雲去招待那些坐騎,外面也有個桌子放了很多水果。

霞光滿臉驕傲的說道:「來來,這是我新收的徒弟錢好!」

「各位師伯、師叔好!」錢好甜甜一笑,她做好了收禮到手軟的準備!

第一峰主千幻羽是一位瀟洒俊美的男子,他笑道:「好好,師侄心思細膩巧妙,真是令這第二峰脫胎換骨了,來,這是師伯的一點心意!」

錢好立即笑臉相迎手下他遞過來的乾坤袋!

第三峰主莫子歡看著外形俊美但是骨子裡卻透著一股痞氣。

「小丫頭,做的不錯,師叔賞你的!」


錢好才不管對方說什麼,有東西收就好。

第四峰主萬流水就像個俠客,粗狂而不拘小節:「師侄,師叔沒啥好東西,你將就用吧!」

錢好伸手接下不忘記道謝!

第五峰主丘默松則提著一個籃子,籃子裡面是青翠欲滴的松塔,裡面肯定有香香的松子。

「這是默松峰最好的松塔,拿去嘗嘗鮮!」

錢好對於吃是沒有任何抗拒,滿臉歡喜的接下。

第六峰主重九妹說道:「丫頭,你乾脆跟著我吧,二師姐那麼懶則呢么能把你教好呢?」


錢好一怔,這傢伙是來挖牆腳的!

霞光說道:「師妹,這可是我徒弟,再說你那裡都徒滿為患了,怎麼能顧著她?」

錢好心裡有了計較,果然女人旗鼓相當的時候就絕對不會成為朋友,她倆不對付!

重九妹說道:「那也得讓她來選擇,她願意跟著我我肯定好好教導,總比在你這裡當丫鬟的好!」

錢好眼珠一轉,說道:「那不知道師叔給師侄什麼禮物?」

重九妹還以為錢好動心了,心理琢磨了一下:「這丫頭似乎動心了,那就給她好寶貝,反正到時候跟了自己就是自己的徒弟,做師傅的要回徒弟一樣東西還不是理所當然的?」

想到此,她從乾坤袋裡拿出一套衣服,這衣服流光溢彩乃是她最心愛的護體仙裙。

「這裙子就給你穿吧,可以幫你抵擋強力攻擊,冬暖夏涼,乃是我最喜歡的寶貝!」

錢好見到衣服很開心,一看就是個寶貝,只是她怎麼會這麼好心?

「師叔,這衣服有了,師侄可沒有好的飾品襯出衣物的秀美。這麼好的東西還是師叔穿吧,師侄沒有福氣享受!」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