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知道就好,現在認輸還來得及!」葉凡頗為得意。

可還不等葉凡多得意片刻,只見影無邪狡黠一笑,渾身真元同樣一涌而出,身上的氣息赫然也是天極境七品。

甚是詭異!

… 「你竟然也是天極境七品?」葉凡瞳孔微微一縮。

要知道自己可是因為煉化了先天之靈才能達到如今的境界,原本以為影無邪再厲害在修為上也會落自己下風,可沒想到他竟然也擁有天極境七品的實力。

「很奇怪嗎?」影無邪嘿嘿一笑,道:「你都已經達到天極境七品,要是我達不到的話那豈不是很吃虧?」

頓了頓,影無邪又道:「其實更應該感到奇怪的是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在一年時間內突破到天極境,這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不過正合我意,桀桀!」


「行了,放馬過來吧,我倒是要看看你這一年來手段有多厲害。」葉凡顯然不願意跟影無邪在修為方面上多做糾纏。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影無邪咧嘴一笑,隨後身形一閃而出,右手真元一凝而出,狠狠地一掌毫無花哨地朝著葉凡胸膛擊來。

葉凡顯然不會後退,體內萬劫真元一涌而出,右手掌風呼嘯,與影無邪的肉掌重重地碰撞在一起,頓時響起一道悶響。

悶響過後,兩人沒有絲毫的懈怠,強橫的攻擊如狂風暴雨般施展而出,無盡的掌力帶起一道道破空之聲,兩人都是天極境七品的實力,光是就修為而言算是半斤八兩,此刻交起手來也是不相伯仲,強橫的攻擊之下雙雙已經負傷。

受傷之後的兩人更是連眼睛都紅了起來,血腥味勾起了兩人最原始的凶厲。

最後兩人甚至都放棄了防禦,全力攻擊之下傷痕不斷增加,擂台之上已經沾染了不少的鮮血。

兩人是越戰越勇,誰也沒有後退的意思,幾乎是在以命搏命,要是此刻有外人在場那必然是震驚無比,因為兩人的實力已然超越了正常天極境武者所應有的實力範疇。

看著影無邪直接朝著自己咽喉襲來的利指,葉凡腳步微微向後輕移半步,體內真元陡然一變,右手變掌為指,劍指豁然從下往上一掃而來,頓時只見一道紅芒劍氣呼嘯,直接就往影無邪的手掌削來。

看著葉凡突然施展出的劍氣,影無邪眼神微微一變,他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停止攻勢的話,那麼幾息之後葉凡的劍氣必然將自己的手掌齊根削斷。

轉念之間,影無邪右手突然變掌,往前奮力一撐,只見他的整條右臂之上真元凝聚,一道真元護罩顯現而出。


下一刻,紅芒劍氣狠狠地劈在影無邪手腕處,與真元護罩狠狠地碰撞在一起,直接使得影無邪手臂上的真元護罩泛起一陣激烈的漣漪,仿似下一刻就要碎裂開來一般。

出乎葉凡意料的是影無邪並沒有後退閃避的意思,而且右手五指猛然一曲,再次化作利爪速度不減地沖著自己的咽喉而來。

眼看著利爪就要捏住自己的咽喉,葉凡都已經感覺到了從影無邪手上傳來的陣陣寒意,腳掌猛地一踏地面,整個人倒飛而出數丈。

影無邪不閃避的結果就是手臂上的真元護罩碎裂,手腕處受到了紅芒劍氣的攻擊,只不過在轟破真元護罩之後,紅芒劍氣的威能也大大減少,雖然擊中了影無邪,也不過是在他手腕處劃出一道淺淺的傷痕,一絲鮮血溢出體表,並無大礙。

然而,葉凡也並沒有佔到上風,因為剛才影無邪的強橫指力順利地在他脖頸處劃出了一道傷痕,雖然只是有些紅腫罷了,但葉凡還是心有餘悸,要是剛才讓影無邪再上前半步,或者自己反應慢上一息的話,估計自己的喉嚨都會被捏斷。

低頭掃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傷痕,影無邪一臉驚疑:「真級中階武技?」

「你的眼光倒是很准,這正是我前不久練就的青雲劍術。」葉凡倒也沒有要隱藏的意思。

「青雲劍術?看來這一年你的收穫不小啊。」影無邪淡笑兩聲道。

「我想你這一年的收穫也必然不會少吧?」葉凡反問道。

「這個當然。」影無邪坦然道:「接下來是要給你見識一下這一年來我的收穫了。」

話音一落,影無邪雙手一道奇怪的印結一凝而起,一道閃著青色光暈的真元凝聚而出,陡然在胸前形成一個小型的氣旋,氣旋出現之後,旋轉速度急速加快,竟然帶動起一道隱約間閃著青光的狂風,只需幾個呼吸之間,青色狂風便已經漲成一人多高,好似一條青色的風龍一般,吹得人的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葉凡顯然能感受到青色風龍中所蘊含的巨大能量,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雙手劍指一點而出,體內萬劫真元暴動,下一刻雙手劍指凌空舞動之間,兩道丈長的紅芒劍氣一橫一豎交織而出,就連空間都撕裂開來!

「青雲劍術,十字滅殺!」

劍氣狠狠地砸在風龍之上,兩股強大的氣息激烈地碰撞開來,頃刻間整個空間都有些震蕩起來,紅青氣勁肆虐之下,葉凡和影無邪兩人都紛紛倒退開來,離得炸裂中心遠遠的。

這時刻,葉凡也沒有空閑下來,體內的萬劫真元繼續飛速運轉著,雙手劍指揮舞之間,體內的真元狂涌而出,飛速地在周身凝聚起一道道劍氣,劍氣又在葉凡的操縱之下華為一柄柄寒芒流轉的利劍,一時間整個空間劍影如山,凌厲的劍氣呼嘯之下陣陣破空聲響起。

「嚯!」


突然間,葉凡瞳孔一縮,只見眼前一團異常耀眼的青光閃起,一道夾雜著無上力道的掌印飛速襲來。

毫無疑問,這是對面影無邪的傑作。

葉凡沒有多想,單手沖著襲來的青色掌印一點,兀自低喝一聲:「青雲劍術,星滅!」

「咻咻咻!」

一時間,原本懸浮在葉凡周身的真元長劍化為一道道紅芒匹練疾射而出,鋪天蓋地地朝著對面的影無邪擊去。

漫天的劍氣不斷地轟擊在青色掌印之上,讓葉凡驚訝的是自己在雲天山莊之上連元靈境的裘護法都能斬殺的青雲劍術現在竟然被青色掌印硬生生地擋在了半空之上,青色掌印與劍氣碰撞之間,無數道衝擊波四溢開來,能明顯看到就連空間都泛起一陣漣漪。

片刻之後,在互相的轟擊之下,青色掌印和漫天的紅芒盡數消散開來,而葉凡和影無邪兩人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並無其它大礙。

很顯然,這一次的武技碰撞顯然是誰都沒有佔到上風。

神色凝重無比地掃了一眼影無邪,葉凡體內的九幽冥炎悄然運轉而出,手掌心處紫芒環繞之間,一道火焰搖曳起來,強大無匹的熱量隨即瀰漫開來。

就從眼前的情況來看自己的青雲劍術是無法奈何影無邪了,那麼自己也就只能施展無堅不摧的天火了,相信以天火的恐怖威能,就算影無邪的武技再是厲害也必定會敗下陣來。

見葉凡施展出九幽冥炎,影無邪原本淡定的神色駭然大變:「你竟然擁有九幽冥炎?」

「知道害怕了吧?現在你還有機會認輸,要不然在九幽冥炎之下只怕待會你這一縷靈魂之力是要徹底消失了。」葉凡戲謔地一笑。

影無邪嘴角勾起一抹邪魅,道:「區區一個九幽冥炎還沒有讓我影無邪認輸的可能,只是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九幽冥炎厲害還是我的昊天炎厲害。」

說話間,影無邪右手平攤而出,黃光籠罩之下一道火焰悄然顯現而出,原本就因為九幽冥炎而改變的溫度此刻又上升了些許。

「昊天炎?」葉凡一臉的驚詫。

作為一個煉藥師,葉凡對昊天炎可以說是再熟悉不過了,那可是排名第八的天火,比九幽冥炎的排名更高上一些,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昊天炎竟然在影無邪的身上,這樣一來葉凡對影無邪就更感興趣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施展昊天炎,希望你的九幽冥炎不會令我失望!」影無邪咧嘴一笑。

「我對自己的九幽冥炎一直很有自信!」葉凡沉聲道。

兩人談話之間,各自手中的火焰已經凝聚成一團詭異的火蓮,夾雜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

「九幽冥炎,疾!」

「昊天炎,去!」

幾乎是同時響起的聲音,兩道顏色各異的火蓮飄然而出,在兩人中間赫然碰撞在一起,頓時火蓮爆裂開來,一股震天的巨響傳遍空間的每一個角落。

兩朵火蓮爆炸的中心猶若一座火山噴發一般,只是岩漿的顏色變成了紅黃相間,火蓮爆炸的威力顯然是無法想象的,比之前葉凡在雲天山莊施展九幽冥炎時威力還要強上幾分。

兩人能清晰地聽到空間破裂的聲音,腳下額擂台已經開始飛速地龜裂開來,無數道裂縫逐漸蔓延開來,一道道溝壑顯現,無數的火焰衝天而起,整個空間霎時成了烈焰地獄。

「轟!」

葉凡和影無邪分別能感受到無比強橫的火焰朝著自己鋪天蓋地而來,只不過現在已然沒有兩人反抗的機會了,昊天炎和九幽冥炎的共同攻擊之下,兩人瞬間被轟殺成渣,就連空間都開始崩塌起來……

… 酒樓之內,原本因為靈魂力在比斗空間而軀體一動不動的葉凡和影無邪兩人基本上在同時恢復了對軀體的控制.

兩人此刻的神色都變得有些複雜起來,四目對視,誰也沒有說話。

倒是一旁原本支撐空間的黎叔率先說話了,伸手一指葉凡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九……」

黎叔後面的「幽冥炎」還沒說出口就被影無邪的眼神喝住:「黎叔,有些事情我們知道就可以了,這裡人多口雜。」

影無邪的言外之意就是讓黎叔不要將葉凡擁有九幽冥炎的事情說出來,否則的話以神靈大陸上的武者對天火的渴望,相信只要一出這個酒樓葉凡就會被各方勢力盯上,到時候自然免不了麻煩。

葉凡有些以為影無邪對自己的幫助,先是微微一愣,隨後朝影無邪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多謝!」

「不用客氣,我這麼做完全不是為了你,而是為了我自己,我可不希望這麼好的一個對手無緣無故地在東都夭折,以後再想找這樣的對手可就難了。」影無邪咧嘴一笑道。

不置可否地一笑,葉凡話鋒一轉地問道:「咱們的比試還要繼續嗎?」

「剛才我們兩人已經分出輸贏了,你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這一次我們又是平手。」影無邪肩頭一聳,故作一臉的失落道。

「可是我知道你還有威力強大的底牌沒有施展出來,再比下去你的勝算還是很大的。」葉凡臉色稍顯凝重。

「這一點我並不否認。」影無邪神秘地一笑道:「可是我也知道你還有更強的後手沒有施展出來,再斗下去我們依然分不了勝負,還是下次再決一勝負吧。」

葉凡沒有說話,只是心中對影無邪的評價更高了一些,他顯然不是自己所看到的那麼簡單。

「既然你不願意繼續比試,那麼我有事先行一步了,告辭!」葉凡沖著影無邪抱拳示意,隨後就要離去。

「我們兩人剛剛見面你就要走,難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影無邪帶著一抹玩味地笑道。

「怎麼,你還有事情?」葉凡腳步一凝,一臉迷茫地看著影無邪道。

其實葉凡還真的是有些怕了影無邪,誰知道再待下去這傢伙什麼時候會突然發瘋要自己再和他比試一番什麼,那可就不好玩了,況且自己還有要事需要去辦,沒有必要在他身上lang費時間。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想邀請葉兄和我一起去個地方。」影無邪顯得有些神秘。

「什麼地方?我沒興趣!」葉凡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內心還是有些好奇。

他倒是想知道影無邪開口邀請自己去的地方有什麼奇特之處。

「不管你感不感興趣,坐下來聽聽也並無壞處,等我說完了你再決定去留也不遲,我想你不會連這點時間都沒有吧?」影無邪淡然一笑。

葉凡沉默了片刻,最終還是難抵心中的好奇心,轉身重新回到位子上坐定,道:「你這麼不遺餘力地邀請我留下究竟有什麼目的?」

「我是怕你以後知道自己錯過了這件事後會後悔,同時也給你一個提升實力的機會罷了。」影無邪輕描淡寫地道。

「幫我提升實力?」葉凡一臉不相信地看著影無邪,他可不認為就憑自己和他的兩面之緣,影無邪就會對自己這麼好,其中肯定有什麼陰謀之類的。

想到這些葉凡不由得提高了幾分警惕。

影無邪環顧了四周一眼,沖著葉凡招了招手,示意他湊上前來,隨後才壓低著嗓音在葉凡耳邊說道起來:「葉兄可知道我為什麼會來東都?」

「廢話,你來東都幹什麼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會未卜先知。」葉凡白了影無邪一眼。

「嘿嘿,之前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還以為你也是奔那個地方去的呢!」影無邪自嘲地笑了一聲。

「那個地方?」葉凡頓時來了幾分興趣:「什麼地方?」

見葉凡來了興趣,影無邪臉上露出一抹得意:「聖靈遺迹!」

影無邪說得很輕,但是在葉凡聽來就有若雷霆之聲,原本一臉平淡的神色頃刻間變得無比震驚起來。

所謂的聖靈遺迹,那就是聖靈境強者的坐化之地,比如是聖靈境強者生前修鍊的洞天福地,深山秘谷之中,這些地方在聖靈境強者坐化之後完全被世人所遺忘,就這樣在歲月的侵蝕下躲過無數年頭。

而在這寫聖靈遺迹之中或許藏著聖靈境強者的終生所得,有強大無比的**和武技,還有不菲的靈晶以及高級丹藥,只要是找到了其中一份,那必然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要是運氣逆天之人機緣巧合之下還有可能得到聖靈境強者的傳承,到那時只要勤修苦練,那也是他日的聖靈境強者。

因此,這所謂的聖靈遺迹在聖靈大陸上可是眾多武者和探險者所期待的福地,只要能從聖靈遺迹中得到一兩件寶物出來,那不說修為暴增,起碼實力能上一個檔次。

只不過自古以來聖靈境強者大部分都有著各自的宗門家族,就算是他們坐化之後所留的一切也都是被後世晚輩所得,外人是沒有機會獲得的,只有那些獨來獨往沒有勢力牽絆的聖靈境強者死後的東西才是大家所能為之奮鬥的。

只不過聖靈遺迹在神靈大陸上本來就是屬於稀缺資源,葉凡雖然以前聽古魂提起過,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遇上這所謂的聖靈遺迹,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東都竟然有這樣的絕好的機會。

要是影無邪說得是真的話,那麼對自己而言的確是有著無盡的好處,之前影無邪說自己要是錯過了以後會後悔也就能理解了,若是今天自己真的就這麼走了,那的確會後悔不跌,哭都沒地方哭去。

「你說這裡有聖靈遺迹,消息屬實嗎?」葉凡不禁有些懷疑起來:「這裡可是東都,強者如雲,要是真有聖靈遺迹,估計裡面的東西也早就被人取走了,哪輪得到我們?」

「你懂什麼?」影無邪白了葉凡一眼,道:「我說的這個遺迹可是在東都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中,也不知道是沉寂了多少歲月,要不是前兩天有東都的幾個勢力在那不小心碰到了結界,恐怕再過百年千年也沒人能發現。」

「什麼結界?」葉凡微微一愣。

「當然是那處聖靈遺迹中的主人生前所設下的結界了,否則聖靈境以下武者誰能設下千年甚至萬年不衰的結界?」影無邪平淡無奇地道。

「可是既然是聖靈遺迹,那麼這東都的所有勢力恐怕都不會輕易放過吧?以我們兩個人天極境的修為怕是進得了結界也撈不到好處吧?」葉凡不免有些失落起來。

「若是我自己一個人的話要想在裡面得到重寶顯然是有寫難度,但是只要我們聯手那麼相信在遺迹中獲得重寶的機會就大大提升了不小。」影無邪輕聲道。

葉凡顯然是有些不相信影無邪,伸手一指站在他身邊的黎叔道:「你不是有一個強大的幫手嗎?有他在我想你應該不需要我幫忙吧?」

「這你就不懂了,黎叔是不能進入聖靈遺迹的。」影無邪有些無奈地道。

「為什麼?」

「凡是聖靈遺迹之中都會設下專門對付聖靈境武者的結界,只要是修為沒有高過遺迹主人的聖靈境武者想要強行進入遺迹之中就必然會元氣大傷,一個不小心還會殞命當場。」影無邪解釋道:「很可惜,黎叔的修為並沒有那處聖靈遺迹主人生前的修為高。」

「他是聖靈境強者?」葉凡有些不可思議地看了一眼黎叔,心中暗自想道。


怪不得當初影無邪能在聖靈學院來去自由了,有這麼一個聖靈境的手下在身邊就算是上天入地也是輕而易舉罷!

稍稍穩定了心神,葉凡又問道:「那要是東都那些超級勢力的聖靈境強者出手了怎麼辦?我想整個東都都不會找不出一個聖靈境強者的修為高過遺迹主人的吧?”


「東都的那些聖靈境強者是不會出手!」影無邪自信滿滿地道。

「你為何如此肯定?」

「這是每個聖靈境武者的高傲,他們要是去闖聖靈遺迹就表示他們自己承認自己不如遺迹主人,是會被人所瞧不起的。」

葉凡暗自點頭,表示同意。

作為這個大陸上最頂尖的強者,每個聖靈境武者無疑都是高傲的,要是讓他們為了一個遺迹為後人詬病實在是不值得的。

要是你現在修為比遺迹主人還高的話進去也沒意思,因為你根本不可能從遺迹中得到能讓自己修為更進一步的方法,而修為比遺迹主人低的話進去就風險更大了,相信只要腦子沒壞的人也不會這麼做的。

「如此的話我們此行最大的對手就是真靈境了,這樣的話倒是可以搏上一搏。」葉凡心中暗下決定。

之前自己在雲天山莊可是和真靈境的第九地尊交過手,雖然最後是在易輕影的幫助下才勉強殺死他的,但是那時候自己還沒有達到天極境七品的修為,以現在的修為就算不敵真靈境武者,但是要全力逃跑的話還是有不小把握的,所以這一趟聖靈遺迹之行風險並不是很大。

至於前往中都的事情倒是向後稍微延緩些時日也是可以的,況且現在多增加自己的實力等到了中都也是用得著的。

… 「嘿嘿,怎麼樣,這個消息對你而言算是好消息吧?」影無邪輕笑一聲。

「要是你真的沒騙我,那這聖靈遺迹我倒是想闖上一闖。」葉凡坦然道。




Related Articles

「沒什麼。」隋戈掩飾道,「我只是在想,你是怎麼跟失足女談心的。」

「果然齷齪!」藍蘭哼了一聲,這時候已經到...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