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的氣息湊得更近了。

「我、我在找師兄。」

「呵,你有我在還不夠嘛,找他幹嘛?」聽到楚河的名字,他似乎有些不爽。

「師兄不見了,我當然會擔心啊!小羽,你到底把師兄弄哪去了?」

「倒掛在後山了。」

「你,你怎麼能這麼調皮!掛哪了,快帶我去!」

蕭慕雲掙扎了好幾下,腳都落不了地,便有些生氣的回頭瞪林皓。

然而後者則是滿臉不在乎的看著她掙扎,好像還覺得挺有趣的。


「你就這麼緊張他?」看了一會,他似乎終於不太愉悅了。

「快放我下來。」蕭慕雲握著拳頭,抗議道。

「不放。」

「小羽!」

「你是不是忘了?」

「什麼?」

「墨羽已經死了,我是林皓!」他看著掙扎不停的蕭慕雲,突然笑的有些殘忍。

畢竟,從小時候起,她所有的弱點,他就全知道。

只是那時候他怕她受傷,小心翼翼的維護著她,保護著她。

可如今,卻似乎已經沒有這個必要了……

果然,只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蕭慕雲便離開停止了掙扎,死魚一般的任由他拖了回去。

直到蕭慕雲被他安置在屋內的凳子上時,她其實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畢竟不管是小時候的乖巧懂事,還是前段日子再見時候的彆扭傲嬌,她都可以理解。甚至覺得這才是正常的反應!

可現在這樣,變臉速度猶如翻書,一句話就將自己掐的死死的……

小羽……他原本是這麼善變的人嘛?

蕭慕雲突然就想起了上次進入墨羽心魔的時候,那種微妙的不自然感……

他……真的是小羽嗎?

還是說,這才是他的本來面目?

那自己一直牽挂的,面對的又是誰呢?

當林皓拿著早飯進來的時候,蕭慕雲還在內心探究著真實。

林皓看她那獃獃的有些憂傷臉,卻輕輕嘆了口氣。

他坐到她身旁,牽起了她的手。


「師父,你就只看向我一個人……不行嗎?」他有些可憐巴巴的說道。

蕭慕雲原本還在胡思亂想的走神,被他這麼一個舉動,突然就帶回了現實。

「小、小羽……不,那個,林皓……我……」

「你想怎麼叫都可以,你想讓我當誰都行,只要你……只注視我一個人。」

他突然斂起了所有的氣勢,就那麼牽起她的手,放在他低下的額心,有些卑微的乞求道。

「小羽……」蕭慕雲慌張的有些不知所措。

自打昨晚她知道了他的感情,她就知道她沒辦法迴避這個問題,可是她腦子裡很亂,完全沒有頭緒,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可是……我是你師父呀?」她猶猶豫豫了很久,還是忍不住說道。

林皓沒有抬頭,只是握著她的手緊了緊。

「你這是在拒絕我嗎?」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我……」

「從我懂事起,我的生命里便只有你。」林皓突然打斷了她。

「我對你,從最初的憧憬、崇拜、師徒的恩情,然後……到了懵懵懂懂的愛慕。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心無旁騖,像純潔無瑕的水晶一般,不容玷污。」

「小羽……」

「我從師伯和師祖那裡,得知了我孤兒的身份。我很慶幸遇見了你,並且能一直站在那個離你最近的位置,默默的守護著你,以及……自己那份無處安放的心。」

「其實在離開雲山之前,我從未想過自己能有這樣一天,在你面前剖白自己。」


「而在那之後,我對你思之如狂卻又……恨之入骨。」

「我一直在等你來找我,一直一直在等,因為我覺得你不會真的拋下我。我心底一直是如此堅信的。」

「我找過你……我……」

「其實那都不重要了,因為……我這一等,十年就這麼過去了。」

「就在我以為,是不是再也見不到你了的時候……一個機會送到了我面前。」

「是仙門宴?」

「嗯……」林皓依舊低著頭,聲音有些悶悶的。

「我終於見到了你!其實你住的那間院子,是我故意安排的,而師伯被點的事,我本意是想讓他出醜的。」

「……」

「很幼稚很可笑是不是?」

「嗯……是有點。」

「我也這麼覺得,可是明知道這些事做的多麼沒有意義,我還是沒忍住的犯了傻。」


「小羽,對不起,都是我……」

「你不需要對我道歉,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被他這麼一說,蕭慕雲又陷入了什麼,她有些恨自己的嘴笨,為什麼不能說些話安危他一下?小時候,自己明明很會哄他的啊?

蕭慕雲突然有些難過,輕輕的將另一隻手放在他的頭上,像小時候一樣,輕輕撫著他的發。

林皓有些意外的抬起了頭,蕭慕雲在他眼中看到了翻湧不息的情緒,和剛剛被點燃的希冀。

「師父,你……愛我嗎?」

「我當然愛你,你是我唯一的徒弟!」在他那猶如溺水之人拚命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眼神里,她匆忙的回答著。

當後半句沖淡了前半句的狂喜時,他眼神也跟著黯淡了一些。

「不,我說的不是師徒之間,而是男女之間。」他有些喪氣的說道。

「對不起,小羽……我、我不知道……」蕭慕雲有些慌張。

林皓聽完這句,沒再多說什麼,只是收斂了目光,鬆開了蕭慕雲的手。

「是嗎,既然如此,你我早無師徒之實,又何必再糾纏不休。各自放手罷……」

他緩緩的起身,留下一聲微不可查的嘆息,轉身向門外走去。

「我……我雖然不知道我是不是愛你……但是!我這輩子,從未像注視你這般,注視過旁的人!」

蕭慕雲看著他那個決絕到落寞的背影,突然站起身來沖他喊道。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如今眾目睽睽之下,簡誠這樣一個優質的軍人,為一個女孩屈服。

在場的人有愕然,有驚訝,有羨慕,卻不明白這是要幹什麼。

他們不知道,可是陸瑤知道。

他這是在求婚啊。

他的簡大哥再用他的方式給她求婚啊。

眼眶一紅,鼻尖引來酸澀,淚珠在眼眶下打轉,回過神來的陸瑤連忙蹲下身要拉他起來。

簡誠握住她的手,讓她站起來,自己卻沒站起來的意思。

陸瑤顫著身子起來,垂眸望著他。

簡誠也在看著她,目光款款,帶著笑意。

「瑤瑤,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你,是在兩年前。」

陸瑤愣住。

兩年前?

那她不是正上高三,也才十六歲。

簡誠笑了下,繼續說道,「你代表學校去鎮上考試,當時在考試地點遇到一個小女孩。」

陸瑤思緒回籠。

好像是有這樣一件事,每年學校里都會抽一兩個學生集中考試,和其他學校里的學生做對比,她幾乎每年都去。

高三那年…

經歷了兩世,時間久到她快要忘記還有這樣一件小事了。

她記得中途遇到一個髒兮兮的女孩,哭得沒了力氣,嚷嚷著好餓好餓。

最後,她就忍痛割愛把自己拿的白面膜給了那女孩,那女孩一看就是餓得不行了,拿著饅頭幾口就啃完了。

女孩說自己走丟了,找不到母親了,已經餓了好多天了。

她看著心裡難受,就把所有吃的都給了她,還把兜里的錢塞到了女孩兜里,下午她考完試會來看她。

小女孩一個勁兒的道謝,只是等她下午考試回來不見了女孩的身影。

為此,她還擔心得第二天沒心考試,當然也有餓得,兩天只吃一頓飯的她,最後一場考試,差點沒暈倒在考場上。

所以,簡大哥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那個女孩是我大姐的閨女,當年走丟了,我是最先找到她的,找到她的時候,大姐說,她這麼小,要是再不吃飯真的會傷了身體根本,當時我也在,小丫頭指著考場里的你,告訴我,就是你給的她吃的。」

陸瑤愕然。

所以,他在那時候就認識她了,而她還完全不知。

「我知道你手裡沒了吃的,沒了錢,可是我卻故意不找你,就是看你會怎麼樣,怎麼都沒想到考試后你還記得去尋找我侄女。」

從那天起,他就關注了她。

一開始,就是本著報答她的意思,可是越接觸,他發現越喜歡她。

嬌妻預訂:老公,麼一個 ,後來他確認了自己的心,他就是喜歡她,想要她!

陸瑤一時無話。


她沒想到,只是自己的一個小小善舉,竟然得到了簡大哥的青睞。

「瑤瑤,我喜歡你,喜歡你的真誠,喜歡你的善良,我知道我的身份時常讓你不安,但是我保證,為了你,我會很惜命,很惜命,我會守著你,讓你一世無憂。」

說著,簡誠把手裡的花舉到陸瑤的眼前,仰起頭,眉眼帶著笑。

「瑤瑤,我們結婚吧。」

陸瑤咬著唇,伸手接住抱在懷裡,兩滴淚珠砸到花朵上,一隻手拉著簡誠站起來。

簡誠起身,陸瑤沖他傻傻一笑,視線落到手裡的鮮花上。

不是玫瑰,不是百合,就是在路邊採的野花,可是在陸瑤眼裡就是那麼好看。

陸瑤低頭咬住一個不知名的野花,兩片唇含住,想要開口的她把花粘在舌尖上,開口帶著哭腔,臉上卻寫滿幸福的笑。

「簡大哥,我們結婚吧!」

兩人相視一笑,簡誠傾身抱住了她,於赫航見時機到了,一個眼神大家轟的散了,向中間兩人跑過去,把簡誠團團圍住,簡誠一個不察,眾人把他給架了起來。

計劃中沒這一環啊,簡誠急忙抱住同樣嚇住的陸瑤。

就這樣,簡誠抱著陸瑤,1營的舉著簡誠,在空中拋了好幾下。

站在外圍的許戰英和白世界都樂得不行了,白世界更是笑彎了腰,手指著那群兵。

「這群兔崽子是要造反了,竟然出其不意,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哥今天也是有苦說不出了。




Related Articles

這種意境的感悟,讓的自己對『槍』的理解,上升了一個層次。

「槍之無形,能讓天武者發揮最大威力。」「...
Read more

「我,我躲開。」

「出息,就你這身手,躲哪去。」「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