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就去溪水嶺。」林猿看了看已經暗了下來的天空,然後,就往山林深處行去。

溪水嶺,獨角犀牛生活的地盤。

那是一遍布青翠綠草的,面積廣大的山嶺,山嶺中央處,有一條寬大的溪流,溪流有分支,宛如蜘蛛網般密布了這個面積廣大的山嶺。

其環境青綠美麗,是天耀山脈附近一個著名的景點。也是許多天耀學院內的年青男女踏青的首選之地。只不過,因為這裡聚集著一群高級群居魔獸獨角犀牛,而使得真正能來這裡踏青的人,少了又少。

溪水嶺也因此而得名。

林猿在經過了兩天的路程之後,終於來到了這青翠美麗的『溪水嶺』。

「果然是踏青的首選之地啊…」看著眼前那一片青蔥翠綠的美麗山嶺,林猿只感覺一股清新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得他全身一輕,這兩天來不停趕路的疲憊感也一掃而空。

「任務中說,這獨角犀牛是懷孕之後才來到這溪水嶺的….它並不與那群獨角犀牛同居的,而是在溪水嶺某處隱蔽之地躲藏著。」

要它是那群獨角犀牛中的一員的話,打死林猿也不會來的。畢竟,要是那樣的話,林猿根本沒有完成任務的可能。

「嗯,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找到那頭獨角犀牛…」林猿在心裡計劃著。腳下也不停著,悄然往一些隱蔽的地方行去。

這溪水嶺面積廣大,那山嶺雖然不怎麼高峻,可在嶺下,卻也有一些低低的茂密灌木,很是適合藏身。林猿搜尋的地方,大多就是這樣的茂密灌木叢。

一路悄然爬上了溪水嶺最高的嶺峰上,整個溪水嶺,頓時就都出現在了林猿的視線範圍內。

在嶺峰的另一邊,一群大約五十來只的獨角犀牛散漫在那溪流旁。

……..

(未完待續~~) 獨角犀牛的模樣和普通的犀牛相差不多,唯獨身材體積大不相同。

它們比普通的犀牛要大上個兩三倍,頭上的獨角也更顯得犀利異常。整體給人的感覺也神俊威武得多。

那不遠處的獨角犀牛三五成群,它們或是在水中嬉戲,或是在喝著溪水,或是吃著溪流邊上的嫩草….更有一些踏著轟隆隆的步伐,在草地上相互追逐斗鬧,一副悠然閑散的模樣。

「那是…」可林猿在看了一眼之後,就把目光定在了那一群獨角犀牛中,明顯有些不合群的一頭雌性獨角犀牛身上。

這雌性頭獨角犀牛的體積雖然比其他大多數犀牛都要大些,可它散發出來的氣勢,不但還沒有其他犀牛強悍,反而有種虛弱的感覺。

宛如是大病了一場….亦或者是剛剛產犀牛仔,還處在虛弱期。

此時地它,正在那群犀牛中獨自吃著嫩草,時而還抬起獨角犀牛頭看著某個方向。

「這應該就是那頭獨角犀牛了。」憑藉著獸語大師對魔獸的豐富經驗,林猿只一眼就分辨得出那獨角犀牛就是他此次的目標。

「嗯,那邊應該就是它的老窩了,小犀牛仔也應該就在那邊了。」林猿注意到那獨角犀牛經常抬頭看向某一片灌木林,那裡應該就是它的窩,剛出生的小犀牛仔應該就在那裡面。

「嗯,先靠近點,等天色漸暗,母犀牛回窩了在動手~」林猿悄然向母犀牛經常抬頭看的方向前進。

頭頂上的耀眼太陽也漸漸西落,太陽光線也慢慢傾斜,終於,當兩個小時之後,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

此時,也已經看不到太陽了。

整個溪水嶺也漸漸被黑夜籠罩。又過了一天平靜生活的獨角犀牛們,也在低低的「哞」叫聲中開始往自己的「住所」返回了。

那原本一直躲藏在犀牛群中的母犀牛也開始脫離犀牛群,往和其他犀牛相反的方向慢慢走去。

原本躲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林猿也在這時來了精神。

可抖然,一道尖銳的呼嘯聲突兀響起,帶起一陣疾風,以閃電般的速度瞬間刺向了正準備回家的母犀牛。

「嗷嗚。」

母犀牛一聲嗷嗚,拚命往一邊閃躲,可剛生下犀牛仔還處於虛弱期的它,哪裡躲得過這計劃了許久的利箭啊。

「噗」的一聲,就被刺中了頸部,犀牛血沿著箭矢流了出來,粗壯的牛腳一跛,牛身也隨之一陣搖晃,然後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嗷嗚。」它發出一道不甘的哀吼聲。

「嗷。」「哞。」

母犀牛的哀吼聲也讓其他的犀牛聽見了,它們略一轉頭,就看見了倒在地上的母犀牛。

這母犀牛雖然算不得它們族中之牛,可畢竟是同類,它們沒有任何猶豫,一個個在怒吼聲中踏著粗壯的步子,轟隆隆的奔了過來。

奔跑中,轟鳴不斷,地面上的嫩草也被它們踐踏得紛飛亂舞。

「哧。」「哧。」「哧。」

與此同時,一道道破空聲也在離母犀牛不遠處的地方響起,破空聲中,隱隱似可看見淡青色的箭矢,它拖著淡青色的尾巴,捲起陣陣的狂風,直往那群直衝而來的獨角犀牛射殺了過去。

「噗。」「噗。」「嗷。」

那淡青色的箭矢宛如閃電,繞是以皮糙肉厚著稱的獨角犀牛也抵擋不住,「噗噗」的箭矢插進血肉中的聲音接連響起,鮮血沿著箭矢流涌而出。

碧綠的嫩草被染得鮮紅,血腥氣息瀰漫在了空中,倒下的獨角犀牛越來越多,血腥味也越來越重….這越來越重的血腥味不但沒有讓獨角犀牛們害怕,反而刺激了它們心底的獸性,讓它們變得越來越瘋狂了。

嗷唔中,它們迎著利箭瘋狂的奔騰了上去。

「這….」這傾刻間的變化,讓得林猿一時間也忘記了動作。「這不會又是來搶任務的吧?」突然的,林猿的腦海中冒出了這麼個想法,在這兒之前,他可是被搶了不止一次啊。

這麼想著,林猿連忙往那利箭飛出的方向前進而去。

他在之前,就已經來到了那雌性犀牛的老窩不遠處,而那利箭飛出來的地方也在這不遠處,因此,林猿悄悄然的,沒多久就臨近了那些犀利箭矢飛射出去的地方,並看到了那個射箭的人。

可還沒等他仔細去看那個弓箭手時,一道痛苦中,帶著憤恨怒意的犀牛哞叫聲卻突然響徹了整個溪水嶺,其聲轟然如同雷霆,在它響起來的瞬間,那原本還在怒吼嗷叫,往林猿與那弓箭手所在地奔跑而來的獨角犀牛們卻突然停止了所有動作。

「嗷吼。」

更為驚人的怒吼聲在下一瞬間轟然響起,所有原本奔向弓箭手的獨角犀牛齊齊調轉了方向的往它們王的『居所』狂奔而去。

大地隨之震顫,它們卻仍然發瘋般的瘋狂往回跑去。


在那道充滿憤恨怒意的,如同雷霆般的犀牛哞叫聲響起來的瞬間,林猿的臉色就為之一變,因為這聲音是獨角犀牛王發出來的。

魔獸的世界很是森嚴,不同等級的魔獸,有專門屬於它們的語言…每一群魔獸的王者,都會有獨屬於它們領導部下,指揮部下的特殊『聲音』。

林猿上世就是一代獸語宗師,對於野獸的一切,可以說都了如指掌…只需要用耳朵,他就能分辨出大部分的野獸『首領』。

九州的野獸,和魔斗大陸的魔獸是一樣的。

因此,林猿能肯定,剛剛那怒吼的就是這群獨角犀牛魔獸中的『王者』,而且,它剛剛就發號了施令——攻擊一切人類的施令。

於此同時,那個原本不停向著獨角犀牛們射箭的人,也突然從躲藏的地方沖了出去。

「該死的,他這是要幹嘛…」林猿低聲咒罵的同時,眼睛眨也不眨的緊盯著那背負著弓箭的人。

這人明顯是個男子,而且,他不但箭法了得,身法速度更是快得可以,腳下青色的光芒一閃,他整個人就宛如鬼魅般的瞬間穿過了十數米的距離。

幾個閃動間,他就先那些獨角犀牛一步的,來到了它們老窩所在了那片灌木林外,他一吹口哨,頓時,裡面就有一普通土狗大小的,頭有一肉色獨角的小動物被丟了出來。

他二話不說,一個縱身,直接接住了那動物,然後就腳下青光閃爍的往溪水嶺外奔跑而去。幾個閃爍間就沒了身影。

只留下那片灌木林內越來越激烈的轟鳴戰鬥聲和獨角犀牛王的撕心裂肺的怒吼聲。

當然了,還有不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的林猿。

……..

(未完待續~~) 溪水嶺說它是嶺,其實它更像個平原,小型的平原。

那些山嶺也都不高,也沒什麼高大的樹木,只有一望無際的碧綠草地和山嶺凹處低矮的灌木林。灌木林有高有低,有密有稀,是溪水嶺中的獨角犀牛們乘涼和居住的極好地方。

幾乎所有溪水嶺中的獨角犀牛們,晚上都睡在灌木林中。

犀牛王也有一片獨屬於它自己的灌木林,只是,此時它所在的那片灌木林內,轟鳴嗷叫聲接連響起。

「轟隆。」「嗷。」

打鬥聲和嗷叫怒吼聲聲聲不斷,裡面的灌木也在這不斷響起的轟鳴聲音中,成片的倒塌。

特別是在那背負著弓箭的男子接走了那一小動物之後,灌木林內的打鬥聲和嗷叫聲就變得更加的激烈和急促了。

轟然一聲巨響,一道將近三米高的巨大獨角犀牛突然衝出了那片灌木林。


這巨大的獨角犀牛全身毛髮紫黑,頭上的獨角也黑紫相間,唯獨牛身上傷痕纍纍,傷痕處鮮血也不斷流出。

雖然血流不止,可它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兇悍瘋狂的異常,那牛眸更是宛如被灌注了鮮血般,一片赤紅。

「哞。」

它一出了灌木林后,就向著那已經衝到了它跟前的其他獨角犀牛一聲低哞,而後,它就一轉犀牛頭的,往之前那個背負弓箭的男子所逃走的方向追奔去。

「呼。」「呼。」「呼。」

在犀牛王剛追出去的同時,三道身影自灌木林中一串而出,停在了灌木林外,露出了身形。

這是三個男子,年齡都在二十**左右,一個全身雷電環繞面容硬朗,一個火紅色鬥氣澎湃洶湧模樣俊俏異常,最後一個則全身漆黑無比,整個人也宛如化成了幽靈,看不清具體的面目。

他們三人一個個氣勢如虹。只不過他們此時的樣子有些狼狽,身上的衣服也顯得破爛不堪。他們一露出了身形之後,就看到在他們對面,嚴陣以待的一眾獨角犀牛。

「看樣子,有一場惡鬥了。」看著眼前的場景,那全身雷電環繞,面容硬朗的男子苦著臉的說道。


「~希望劉風鳴能保住獨角犀牛王的幼仔,不然….」那全身火紅色鬥氣洶湧澎湃的俊俏男子憋了一眼犀牛王追奔而去的方向,只吐出一半話語的這麼說道。

同時,他還和那雷電環繞著面容硬朗的男子對看了一眼,眼眸中,有一種莫名光芒。

「這犀牛王幼仔是陰曆少爺看上的,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們最好快點弄到手,給他送去….不然,你們是知道的。」最後的宛如幽靈般的身影卻嘎嘎一聲怪叫的說道,言語中,卻充滿了威脅的意思。

話一說完,他就身影一顫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對面那些獨角犀牛當中,手中的匕首一劃,頓時,離他最近的獨角犀牛就被劃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嗷。」「哞。」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獨角犀牛剛一倒下,其他的犀牛立刻就嗷吼了起來,隨後就在一片轟然聲中向著他們三人直衝了過去。


頭上的獨角也泛起了各色的光芒,那光芒匯聚,然後就咻的一聲直射向了那被它們包圍著的三個男子。

糍啦的雷電光芒輻射向了四周,那些要衝上來的獨角犀牛們一接觸到雷電時,都會被電得吧嗤作響,然後,全身抽搐的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火紅色的鬥氣也將那俊俏男子手中的火焰長刀染得通紅,長刀更宛如化成了火紅色的長龍,隨著那男子不停的舞動,搖頭擺尾間,每一碰到犀牛時,那些犀牛都宛如被熾熱的高溫燙傷一樣,留下焦黑的痕迹。

在不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的林猿臉色一變在變,看到這裡,他已經隱隱猜出了這之中的原因了。

被那背負著弓箭的男子抱走的小動物,應該是那獨角犀牛王的幼仔…之前之所以殺那雌性犀牛,應該是為了把那群犀牛吸引走,好讓那三個男子有機會接近並奪走犀牛王的幼仔~

至於犀牛王怎麼有了幼仔的林猿就不得而知了~

「雌性犀牛~」林猿忽然把眼睛看向了那倒在地上的雌性犀牛身上。

學院的任務中說過,這溪水嶺中,有一落單不合群卻懷有身孕的七階獨角犀牛,並且,它應該會在這幾天內生下小犀牛仔~

「或許,學院得到的消息還不夠全面,這裡不但這落單的犀牛要生仔….犀牛王也要生仔。」林猿眼睛一亮。

「這四人應該也是在無意間發現犀牛王幼仔的…犀牛王幼仔被他們搶走了,那,落單的獨角犀牛的幼仔呢?」

林猿連忙在附近的灌木林內搜索了起來,他所在的方向,正是之前那雌性犀牛經常看得方向,根據林猿的判斷,它的老窩和幼仔,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可是,當林猿把附近數片灌木林都探查了個遍之後,卻仍然沒有找到獨角犀牛的幼仔,只有一個空蕩蕩的「窩」。

「尼瑪,有了犀牛王幼仔還不夠,連這普通的犀牛幼仔也不放過….」林猿心裡憤恨莫名。

他費勁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來到這溪水嶺,本以為能弄到貢獻點的,可現在~他不甘心了。

眼睛直盯著對面那打鬥聲不斷響起的戰場,犀牛怒哞聲,鬥氣劃過虛空的嗤啦轟鳴聲…林猿的眼中忽然閃過了一縷莫名的光芒。

「既然他們都能『搶』任務,那我…」

他悄然繞個大圈,特意避過了那個戰場,往背負弓箭的男子逃走的方向和犀牛王追奔的方向迅速行去。

犀牛王奔跑起來速度雖然極快,可卻也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巨大腳印,林猿要追上它很是簡單,只需要跟著那些腳印,往前追去就行了。

不過,林猿為了能夠儘快追上去,他也不做保留,把肉體的速度發揮到了最大的程度,如同靈活之極的靈猿,在一串又一串間,迅速的跟了上去。

或是直接從樹枝上跳過,或是直接飛過山澗,順著那犀牛王留下的腳印….

直至一個小時之後,林猿才隱隱聽到了轟隆隆的奔跑聲音。

林猿臉色一喜,這轟隆隆的聲音顯然應該就是犀牛王的奔跑聲了,毫不猶豫的一催體內的鬥氣,「呼」的一聲,他就速度激增的往轟隆隆聲音傳來的方向急射而去。

不多時,林猿就追上並看到了那巨大的獨角犀牛王的身影。

………

(未完待續~~) 第一百二十九章

獨角犀牛王雖然是八階的強悍魔獸,但剛生下幼仔的它顯然大不如從前的,階位跌落到了七階不說,速度也是大有下降的。

這也是為什麼林猿能追上它的原因了。只是,林猿雖然追上了犀牛王,可他卻沒有看到那個弓箭手。

雖然現在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可已林猿的眼光,前方百米的距離還是能看清大概的。

前方百米內什麼都沒有……可犀牛王卻宛如知道方向般,只是拚命的往前方奔跑而去,甚至,有什麼高大的山頭它也會毫不猶豫的轉彎。

宛如是心有感應,對小犀牛幼仔的感應。

所謂骨肉連心,犀牛王完全能感應到犀牛幼仔的位置……這是魔獸特有的天賦。

身為獸語大師的林猿自然是知道的,因此,他也不著急,不慢不快的吊在犀牛王的身後。

犀牛王奔跑的聲音轟鳴如悶雷,即使隔得老遠都能聽見。



Related Articles

杜江一瞬間被秒了。

場面安靜了一會,但有些頭腦聰明的已經反映...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