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看來是這樣的。也就是說,假如我們紅色的蘑菇都打不敗,那後面的勢必想都別想了。兩個月七關,我們慢慢來吧。」朱曦撓撓頭,看著大家,「特別是張敏,這對你難度太大了。雖然可以死十四次,但還是要多加小心。說不定那傢伙騙我們也有可能啊!」

「我沒事的。我會想辦法打敗對手…也許我最快到橙色蘑菇呢。」張敏微笑道,「我們來打個賭怎樣?誰最先通過紫色蘑菇房,我們就獎他一萬塊吧。」

「沒問題,第二的獎五千,第三的兩千。」莫寧呵呵笑道,「不過每人都要上交四千份額的保證金。」

「真黑。即使你得不到名次,也有兩千塊不是嗎?」王皓笑道。

「記我賬上吧。 兩地夫妻 ,得不到名次的都獎一千!」朱曦領著歡笑的大家走向一排紅色蘑菇,「不過,假如我們殺死蛇修和半仙,得到的財物要算我一半……」

「你更黑!」莫寧叫了起來,「還不如我好呢。」

「不要馬上出來啊!」朱曦輕輕一拍鈴鐺,大門打開,人已不見。四人抿嘴一笑,依樣進了各自的蘑菇房。

瞬間出現房子里的朱曦,忽然發現這地方很是熟悉,「這不是鎮魔塔的殿堂嗎?真是以戰修鍊呢。」話音一落,殿堂中央,五個煉金神將出現了。

「五個啊!這傢伙真狠。這下子麻煩了。」朱曦眉頭一皺,心想大家肯定都嚇一跳了。什麼驚喜,小靜這是把大家往死里整啊。即使是他也不大容易擋下五個煉金神將的攻擊,唯一只有張敏可以消弱他們,但也要擊潰才行呢。但一想到圓滿的四級體魄可以突破到五級,一股韌勁和衝勁就湧上心頭來。

朱曦一聲清嘯,沖了過去。長槍左揮右擋,扛不住的時候就使出七星舀,一有空隙就七星破攻擊;偌大的殿堂轟隆巨響不斷,六道身影飛來掠去,大團的氣壓震得房子扭來扭去,卻也沒有坍塌崩潰。

足足花了一個小時,最後一個煉金神終於被他一槍擊潰。「原來擊敗對手也會傳送出來的。而且神魄自動回復全滿狀態,這倒還不錯。」朱曦長長呼了一口氣,看著三個鈴鐺脆響的紅蘑菇,奇怪道,「怎麼少了一個呢。到底誰這麼厲害已經跑進橙色蘑菇啦!」

「怎樣?我也不慢吧。」一旁張敏的身影出現了。

朱曦微微一愣,說道:「還以為你第一呢,那邊到底是誰?」

「還有誰比我們更快的!這怎麼可能呢。」張敏道,「你打敗幾個煉金神兵?五個對吧。」

「煉金神兵?」朱曦眉頭一皺,隨即點了點頭,「對,是五個。」

「我走啦。我要努力掙那一萬塊……」張敏身子一晃,掠向一排橙色蘑菇,笑聲朗朗,「記得啊,你仨還欠我一萬本金加利息呀!」

朱曦微微一笑,也掠向了橙色蘑菇。他知道這試煉還是根據每人的實力出現相應對手的,煉金神兵和煉金神將的區別根本不在一個層次;對張敏來說能擊潰煉金神兵就是很大的進步,而對他而言不這樣是沒有什麼效果的。這麼一想,對小靜的苦心安排就了解了。

朱曦剛一進去,這邊莫寧和王皓同時出來了。兩人一見橙色蘑菇房三道鈴鐺脆響,不由相視苦笑。

「跑得真快!我倆墊底啦。」王皓呵呵笑道,「你打敗幾個煉金神將?是不是跟我一樣的兩個?」

莫寧點點頭,邊奇異神魄全滿的狀態,邊微笑道:「這還差不多。每人十萬的費用,也花得值了。你說到底誰最先完成第一關的?」

「除了他還有誰?」王皓頭也不回,走向了橙蘑菇。

莫寧呵呵一笑,「那可不一定啊。麗英和張敏都有可能呢。」

「別想掙我的錢,我可不會上當。」王皓伸手撥了下鈴鐺,回過身來笑道,「我想張敏她是比不過朱曦的,麗英姐倒有點可能。」

莫寧也進了橙色蘑菇,嘀咕道:「那一萬肯定是朱曦的,這倒沒人懷疑。可這前面幾關就說不定了。應該定個前面幾關的大獎才對,怎麼就沒想到呢?」 橙色蘑菇有好幾十朵,其中五朵叮鈴、叮鈴、叮鈴,發出了悅耳的聲響;這不是鈴鐺被風吹動發出的,而是蘑菇里激烈的對戰感測到了外面。不管誰一看,就知道裡面這時候有人;有人在對戰,有人正在試煉。

湖邊草地上,小靜看看奇奇和月月等在湖邊嬉水,又看看遠處小山坡上的蘑菇,不由樂得呵呵呵大笑起來。五頭魄獸的可愛模樣,朱曦五人的表現讓他覺得這一番新天地有趣極了。

面對八個煉金神將圍擊的朱曦,卻是狼狽極了。

不但身上好幾處受了傷,而且神魄已經用去大半;八個煉金神將都還生龍活虎,根本不知道疲倦似的,下手沒有絲毫留情的意思。


「磨礪體魄!磨礪意志!」朱曦全身心投入到戰鬥里,沒有常秀的感應,他從每個對手的攻防痕迹,慢慢分析出了他們下一招將攻向哪裡,哪幾下才是虛招,哪裡才是弱點。這是一個成熟魄師很重要的標誌,心無旁騖,百分百的精神力投入到戰鬥中去。

十分鐘后,朱曦出現在了橙色蘑菇房外。「又有人比我快啦。」朱曦撓撓頭,「這麼下去不用兩個月就通關了。不過應該沒這麼簡單,後面不知什麼對手等著呢。」


「比你慢一步了呀。」水靈的聲音傳了過來,麗英微笑道,「我想你的對手難度肯定是最大的,剛才是幾個煉金神將呢?」

朱曦看了眼湖畔的情景,側臉道:「這裡的比起鎮魔塔的稍微弱了點,即使只有八個我也磨了很久。你呢?第一關是你第一吧?」

「就知道這樣呀。我第一關才三個,剛才五個呢。」麗英點點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春天小陽光,輕輕小微風,夢幻一般的小世界,美麗的小臉微微仰起,長長吸了口氣。

「真好看!」朱曦不由愣了,素麵朝天的麗英微微閉著眼睛,那是一幅多麼清秀的畫面,情不自禁脫口而出了。

「真的嗎?」

麗英眼角餘光當然看到朱曦傻傻看她了,她也不由愣了,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這是他第一次誇自己好看,雖然自信自己長得確實很美,但不知道他是怎樣的感受,聽到最想聽到的這話,她已經等太久太久了。

朱曦撓撓頭,邊走邊說道:「你本來就很漂亮,跟我們一起壓力太大了…剛才那一瞬間真很美呢。」他是真被那一幕的麗英吸引了,這並不是說他想其他什麼,而是出自內心的讚歎。

九十年代二姑姑 我還以為…在你眼裡我不好看呢。」就像一朵不勝涼風嬌羞的水蓮花,麗英看著朱曦穩健的腳後跟,大眼睛水汪汪的。

「你怎麼…哭啦。」不經意轉身的朱曦,見麗英抬起頭,剛好水汪汪的,「想他們…了嗎?」

「你真傻呀。」麗英撲哧一笑,「難怪秀姐她和…不說了。加油!」小手一揚,羞紅臉的麗英進了黃色蘑菇。

「真搞不懂……」朱曦揚起的手放了下,順便輕輕彈了下鈴鐺。

兩小時后,莫寧和王皓又是一前一後從橙色蘑菇出來了。兩人哈哈大笑為夥伴高興之餘,都在琢磨同一個問題:是不是大家的試煉內容都一樣的。因為按兩人推測,戰勝四個煉金神將真不簡單。

「朱曦和麗英是沒問題。張敏的攻擊比你我強不多吧?」莫寧奇怪道。

王皓倒沒有因為張敏是自己女朋友就袒護,點點頭道:「她神魄十二級,技能也很強。但要戰勝四個煉金神將也沒這麼容易的。」

大家都知道張敏被困在鎮魔塔第九十九層的原因:她要想困住敵人,那進攻手段就不能用;反過來的進攻是她的弱項,當然也不能同時困敵。也就是對戰時候,進攻和困敵只能二選一。

「到底是不是一樣後面就知道了。我們都要加油了,至少也要升個兩級才行!小靜這麼安排必定有他的道理,十萬啊……」莫寧道。

王皓點點頭,「我感覺體魄和氣魄都圓滿了,就是突破不了。修仙之途真是太難了。不過不管什麼艱難險阻我都不怕,有你們在一起我有信心升兩級!」

湖畔的小靜坐在草地上,看著圍成一圈睡懶覺的奇奇他們,不用看也知道朱曦五人正陷入苦戰,有的還是死戰。那清脆的鈴聲一直響了兩天,才有一朵黃色蘑菇靜了下來。

「呀!又是我第一。」圓圓的臉蛋,少女的歡笑,「真後悔沒有設每關的一等獎呀。不知道有沒人死過一次呢。喂,小靜快過來!有沒人失敗過一次呀?」

小靜站了起來,看著一臉欣喜的張敏搖搖頭,遠遠招手道:「加油!我就不過來了。後面會越來越難的,要小心啊!」

「真是乖孩子!」張敏一臉認真,誇了小靜一句,又叫道,「小草都快被你們壓死了,要不你們去湖面上睡吧。」

小靜撓撓頭,無奈的攤攤手,叫醒一個個極不情願的,帶著大家避開蘑菇房,去到另一面山坡的草地上躺了下去,「沒辦法啊,你們不知道嗎?就撒了幾泡尿,你們三個的主人現在還欠她一屁股債呢。」

這邊朱曦渾身是血,身子搖搖晃晃的,視線都開始模糊了。十個煉金神將還剩三個,神魄就快見底了;這還是他吸取之前對付煉金神將經驗基礎上,最大化利用每一絲神魄的結果了。

他的神魄只用於加速和提升攻擊的威力,七星破和七星舀都不敢發,而是藉助長槍的可加重特性和十個煉金神將周旋。在鎮魔塔那是加上慕容詩的五人組隊才好不容易打敗十個煉金神將的,有這個結果本該已經很滿足了,可他就是不甘!

當然那時朱曦的天璣星還沒有激活,那對手整體實力也比這的要強一些——這裡十個差不多相當於鎮魔塔九個煉金神將的實力吧。「給我突破啊!」朱曦一邊揮舞著長槍和對手纏鬥,一邊叫道。他能感覺早就圓滿的四級體魄有了一絲脹滿,已經像即將怒放的蓓蕾就差一絲玄妙的契機了。

他只靠本能反應揮舞長槍去抵擋,去攻擊。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紅,三個煉金神將的影子在疾疾晃動,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身上的劇痛到處是,痛到極點反而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十分鐘過去,朱曦又撂倒了一個,神魄也耗光了。一個煉金神將呼哧一劍砍在他手臂上,瞬間皮開肉綻,左手斷裂;另個噗嗤劈在他背上,長長一道深及見骨。朱曦左一歪差點摔倒,剛穩住又跌跌撞撞往前沖了好幾步。這時煉金神將的神魄也已耗盡,不然這兩劍肯定就送他出去了。

「回馬槍嗎?」朱曦反手就是一槍,「中了吧。」一個煉金神將潰散的同時,朱曦噗嗤撲倒在地。另個煉金神將的一劈,這時他背上剛好劈出了一個「X」,衝擊力使他再也站不住了。

朱曦就地一滾,鏘的一聲傳來,劍劈在了地上。「橫掃千軍!」朱曦坐起來的同時,右手拼盡最後一絲氣力,長槍無比鋒利的槍芒在空中畫了個美妙的半圓弧。

「大家都在拚命,都比我快了呢。」瞬間出現黃蘑菇外的朱曦長長嘆了口氣,似乎剛才那一幕給他帶來的壓迫還沒散去似的。確實,小靜設置的這個高級試煉場,只要戰勝虛擬對手傷勢和神魄就會立即恢復滿狀態,但精神力卻消耗多少就剩多少。知道這一點,朱曦就什麼都不想,就地一倒呼呼大睡了去。

在朱曦睡大覺的時間裡,綠色蘑菇里的麗英正和十個,跟之前遇到的一模一樣的煉金神將展開激戰。麗英知道朱曦肯定也遇到過同樣的境況,一想起這點,「玉面羅剎」的凌厲和無情就發揮得淋漓盡致了。再加上朱曦之前無意間的那一句激勵,她很快就擊潰了三個,和剩下的七個暫時陷入了僵持。

當然只有小靜知道,麗英這十個對手相對而言還是比朱曦遇到的弱不少;遇強則強,儘可能給大家壓力的同時又不讓大家失去信心,激發大家最大的潛能,不斷淬鍊體魄和氣魄,使之突破瓶頸最終等級得到提升,這就是小靜一番思慮之後的想法。

所以他才特意安排大家都熟悉的對手,而實力卻和各自的修為相當:當一個人戰勝潛意識裡很強大,甚至不可戰勝的對手時,成就感必定無比巨大,同時信心也必定成倍增長;一個心情無比愉悅,信心滿滿的人去面對挑戰,更能發揮出超乎想象的能力來。

兩小時后,麗英的身影出現在綠蘑菇外,她戰勝了十個煉金神將!

但她看來看去卻發現青色和黃色蘑菇都沒人,綠色蘑菇三個,明顯少了一個。「是誰呢?」精神明顯有些疲憊的她,很快就發現了一幕讓她哭笑不得的景象:四仰八叉的朱曦呼嚕嚕的正睡大覺呢。

另邊山坡的小靜忽然笑了起來,他腦海里顯現出了一幅溫馨的畫面:高大的黃蘑菇屋子前,綠茵茵的草地上,一個少年和一個少女並排躺著,陽光下微風裡睡得很甜很香…… 朱曦醒來的時候,發現一旁麗英的睫毛又黑又細又長,眯眼睡得正香:酥胸極有規律的微微起伏,一襲柔軟而潔白的綢裙把她豐滿而又修長的身子勾勒得玲瓏有致,十分美妙。

朱曦四處看了看,發現天色漸漸暗漠,晚風微急,而莫寧幾個還在綠色蘑菇里鏖戰,小靜和奇奇不知到哪去了。「去洗把臉吧。」朱曦輕輕把麗英半墊著的毯子蓋在她身上,朝湖邊走了去。

湖水十分清澈,湖面十分廣闊,近岸一圈倒映著草地,很像一塊大藍寶石。朱曦掬水在手撲在臉上,幾下之後頓時整個人都感覺水靈起來了。「你醒了嗎?」朱曦發現水裡一道白色的影子慢慢在變長,不用轉身就知道是誰了。

「好舒服的風!」麗英墊著腳尖靠了上來,和朱曦站在了一起。其實在朱曦替她蓋毯子時候就醒了,朱曦一走,她就坐了起來,遠遠看著他在湖邊四處張望,漱口洗臉。十一歲的他都快要一米八高了,晚風裡長發微揚,修長卻不瘦弱的背影在她眼裡充滿了男性的魅力,讓她情不自禁就遐想他溫暖的懷抱來。

——「呀!你們出來很久了嗎?」張敏的聲音遙遙傳來。

兩人轉頭一看,蹦蹦跳跳的黃衫身影沒幾下就到了眼前。「累的話就休息一下,這才過去六天。」朱曦微笑道,「我綠色蘑菇還沒過呢。你們都過了,順便逛一下也沒關係。」

「嗨!這些小草都被你倆踩…算啦,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朱曦和麗英雙腳陷進草地,張敏站在小草上但沒壓迫小草,「麗英姐,要不…我們洗個澡!」

「那我走啦。」朱曦知趣的向綠色蘑菇掠去,又叫道,「遇到莫寧和王皓出來的話,叫他們也休息一下……」

張敏對他的表現很滿意,揚起小手道:「知道啦!加油啊,我們已經在你前面啦,你可不能輸給我們哦……」

朱曦一進蘑菇房裡,卻驚訝的發現情景換成了一座大雪山,自己出現的地方正是山巔的平坦處,而山崖前兀立著一道黑衣身影。

暴突眼,面目黝黑詭異,像是死去無盡歲月又復活的殭屍;不過那武器不再是無形的,而是一根黝黑的鐵拐。不正是大家在巴特斯峰巔除掉的「黑老怪」嗎?

沒錯!一股屬於半仙的氣息壓迫瞬間席捲過來,風雪裡的黑衣人正是已經死去的半仙「黑老怪」。雖然只是虛擬的對手,但也是半仙。

單獨面對半仙!沒有生命危險,卻能得到對戰經驗,這可是極其難得的修鍊機會。朱曦渾身藍光一閃,戰意燃燒了起來。身子離弦之箭一般直衝了過去,長槍一挺,數十道藍幽幽的槍芒罩向「黑老怪」。

「黑老怪」只是拐杖一揮,嘭的一聲長槍和鐵拐撞在了一起,朱曦就向一旁倒飛了。好不容易穩住身子,朱曦心裡卻是大喜:沒用七星破和七星舀就接下了這招,而且小靜顯然知道以目前朱曦的實力還不足以戰勝半仙,虛擬出的「黑老怪」並沒有追擊過來!

朱曦想來想去,覺得只有慢慢磨才有希望戰勝「黑老怪」,摸清他的破綻,再趁機下手才有希望過去這關。主意一定,便圍著「黑老怪」開始消耗戰。

一招勢大力猛的泰山壓頂,加重十萬八千斤的長槍呼嘯著轟向了「黑老怪」;黑老怪雙手黑黝黝的神魄一盛,鐵拐一舉,直接頂了上來。轟隆一聲巨響,兩道無比迅猛的衝擊在半空相撞,整個山巔都在顫抖,滿天的風雪都停滯了。

被震飛的朱曦向山崖落去,掉在深雪裡的朱曦,一口腥膩的鮮血吐了出來。「真是怪物!」朱曦掠了出來,感覺五臟六腑都被震得一陣生痛,幸好沒多大關係,「半仙的威力這麼霸道!幸虧當時發現得早,滅掉了這傢伙。不然我們就完蛋了。」

當他回到山巔時,一看「黑老怪」站立的岩石上出現了兩圈很大的龜裂,雙腳腳面都陷進了岩石里,頓時覺得這招式還是有效的,效果並不比七星破差很多,神魄也省了很多。

接下來,朱曦就用這招一次次的轟向「黑老怪」,一次次的被震飛,一次次的把這塊平整的山巔岩石轟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半天過去,原來平整的地面已經坑坑窪窪,已經被削去了一大段,「黑老怪」已經站在五米多深的坑底了。

即使「黑老怪」沒主動攻擊也不追擊,只是被動抵擋,給朱曦帶來的壓迫也已經夠大的。他就像屹立不倒的黑色影子,朱曦怎麼攻擊效果都不大。「要用大招嗎?」朱曦站在「黑老怪」面前,眉頭皺了起來,圓滿的四級體魄一起一伏在波動,就像一個氣泡眼看就要突破束縛,向一個全新的層次歡欣鼓舞的衝刺。

「七星破——破質!」朱曦一聲大吼,長槍如龍往前猛的一揮,一道藍幽幽的星辰,忽的轟向「黑老怪」。

黑老怪渾身黑氣大盛,黑烏烏的不見身影,鐵拐也是往前猛的揮了數下,黑烏烏的五頭巨大如象的突眼毒蜥齊齊沖了過來。滔天的血腥氣息,混雜著令人作惡的污濁氣味籠罩了半個山巔。這正是毒性極強的「黑老怪」的成名絕招。

先是古老而神聖的氣息和腥風惡臭極速的交纏,瞬間一聲比雷鳴還響百倍的轟隆聲傳開來,藍色星辰和五頭毒巨蜥齊齊破碎,接著長槍轟在了鐵拐上!

嗡!

金屬的嗚鳴傳開的同時,朱曦雙手齊齊斷折,瞬間又被震得倒飛向山崖下;「黑老怪」雙腳一沉,身子在顫抖,噗地一聲朝天噴出了口血,搖搖晃晃的最終穩穩站住了。

再次從深雪了掠出來的朱曦,長長出了一口氣。「終於突破了!感謝小靜!感謝『黑老怪』!」 婚深入骨 ,止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天不負我,我不負人。想要做到,沒實力都是屁話!」

朱曦閉上雙眼,在雪地里盤坐了下去:體魄升級帶來的魄核容量擴增,要及時穩固下來。而且斷折的雙手也要重新接上。胸口處魄核原本密密麻麻的裂痕似乎也縮小了一點,這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喜訊。

朱曦張口猛的一吸,雪山稀薄的天地靈氣就像海水湧向一個巨大的缺口,雲層里形成了大團的蘑菇雲;被朱曦鯨吸之下,慢慢的山巔大圈的天地靈氣都進去了朱曦的丹田。經過半小時的吸取導引轉化,朱曦五級體魄的容量開墾完畢,神魄也恢復一半以上了。

「這次就一決勝負吧!」朱曦掠上了山巔,看著站了起來的「黑老怪」,「雖然你已經死了,但我還是要感謝你。也許每個真正的強者崛起都有你們這些對手的功勞,都要有一批違逆天意的強者殉葬。這就是天道昭昭,大道不滅的規律吧。」

朱曦聚起神魄,長槍藍芒閃爍,對著也是黑氣大盛的「黑老怪」發出了破防式,緊接是破質式。

驚天動地的響聲之後,整個山巔高出的部分已被夷為平地,中間一個十來米深十來米直徑的大坑出現。雪山在嗚鳴,到處是雪崩,到處是泥石流;圍繞雪山一圈雲開霧散,淡淡的陽光照在山巔的朱曦身上。

「再次送你一程吧。」朱曦掠向坑底,瞬間加重的長槍拍在了氣息萎靡的「黑老怪」鐵拐上。「黑老怪」整個陷進了岩石里,哧溜溜的開始潰散……

「你們……」出現綠蘑菇外的朱曦一愣,夥伴都在門外等著,小靜也在看他。「恭喜呀!」麗英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果然升級了。」

莫寧微笑道:「我們是被你戰鬥引起的動靜吸引了,你看看蘑菇房子的表層都開裂了。還是小靜維護住的結果呢。」


「是呀!小靜一說你試煉的對手是准半仙,我們都嚇了一跳呢。沒想到你不但戰勝了他,還升一級了呀。」張敏點頭道。王皓呵呵笑道:「你都能戰勝半仙了,這對我們是極大的鼓舞。我有信心也突破都已經圓滿的體魄和氣魄,你就等著好了!」

小靜微笑道:「雖然他的對手是被我削弱的半仙,但能這麼快就取勝也不容易。這個對手是大家都必須戰勝的,後面還有三關,都放手一搏吧!」


看著小靜身影一幻消失,朱曦點點頭,給大家分享對戰「黑老怪」的心得,講解該注意的幾個地方。一是「黑老怪」不會主動攻擊和追擊,但每次進攻他必定反擊。二是「黑老怪」釋放出的擬態突眼巨蜥毒性極強,甚至散發出來的神魄也一樣,一定要有所預防。三是「黑老怪」的恢複比起正常魄師要慢一點,這也是小靜給大家的大福利。最後就是攻擊越強「黑老怪」的反擊也越強,應該慢慢磨,一點點耗盡他的神魄之後再以大招一舉擊潰。 「為什麼我的對手比你們弱這麼多?特別你…明明紅蘑菇房子那關你是五個煉金神將對吧,害我白高興了。」張敏嘟起小嘴,大眼睛看著朱曦,明顯不滿他的隱瞞。

莫寧呵呵一笑,看著撓頭的朱曦,微笑道:「這是小靜根據我們實力和各自特長,量身定製一般虛擬出的戰場。即使五個煉金神兵,你獨自面對也不容易啦。你不是剛剛戰勝三個煉金神將了嗎?不簡單!」眾人都鄭重點點頭,一致對張敏的努力給予肯定。

大家現在都知道前面四關其他人的對手:張敏分別是五個煉金神兵,八個煉金神兵,十個煉金神兵,三個煉金神將。莫寧和王皓一樣,分別是兩個煉金神將,三個煉金神將,五個煉金神將,八個煉金神將。麗英是三個煉金神將,五個煉金神將,八個煉金神將,十個煉金神將。

按照朱曦的情況和各自對手出現的軌跡,大家大致推算出了下一關除朱曦外,各自需要面對的對手:張敏的是五個煉金神將,莫寧和王皓的是十個煉金神將,麗英的是半仙「黑老怪」。

「我倆倒數第二關會遇到『黑老怪』,你應該是最後一關吧。」王皓看著張敏,「麗英姐是這關,我們都要加油了!」

「麗英能戰勝十個煉金神將,你這關只要注意策略,別中毒應該就沒問題的。」朱曦看著神色略微有些凝重的麗英,微笑道,「雖然神魄和傷勢都會恢復,但精神力很重要,要注意休息。一邊休息一邊總結戰鬥經驗,借這裡濃郁的天地靈氣修鍊,大家都會有大收穫的。」

五朵青色蘑菇門上清脆的鈴聲開始齊齊響了起來。

朱曦看著眼前出現的熟悉的殿堂,殿堂中間兀立的面目猙獰,鷹鉤鼻,一襲黑色風衣的男子,知道這次的對手是已經死去的半仙梁宜君了。單單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明顯比「黑老怪」要強上不少,但自己剛剛升了一級,雖然又是一番苦戰,但應該是可以戰勝他了。

俏立風雪山巔的麗英,看著一動不動積雪覆蓋的「黑老怪」,即使朱曦告知這傢伙不會主動攻擊也不會追擊,但撲面而來的強大氣壓還是讓她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十八級呀。你一番苦戰之後能擊潰他…不但要提防他的反擊,還要注意他的劇毒,對我們來說實在太難了。」麗英戴上莫寧特製的口罩,「不過…再難我也不怕!這麼久體魄和氣魄都沒突破,這強大的壓力剛好助我修鍊!」

麗英雙手一揮,數十點白芒一閃,梨花針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射向了「黑老怪」。「黑老怪」鐵拐吱溜溜一轉,黑烏烏的一個防禦面出現,叮叮叮叮……一陣脆響,悉數擋下了第一道攻擊。


遠遠站著的麗英一邊飛快發起攻擊,一邊慢慢靠近;只有距離夠近,梨花針的威力才會越大,攻擊才更難躲避。時而在左時而在右,風雪裡的飛來掠去的麗英,衣袂飄飄清靈似仙。但「黑老怪」轉來轉去凸眼裡,卻是一個面無表情,極其冷酷的女殺手!

無數梨花針向「黑老怪」射去,千樹萬樹梨花源源不斷的在山巔開放。「漫天飛雨!」麗英發出了第一階擬態。

「黑老怪」瞬間罩起護體光球,同時也發出了一頭突眼巨蜥幫助抵擋,手裡鐵拐疾疾舞動,一個黑球外又是一個滴溜溜閃動的大黑球。只聽得噗嗤噗嗤聲不斷,叮叮噹噹聲不絕於耳;大黑球和毒巨蜥擋住了大部分梨花針,小黑球防住了漏掉的數點白芒。

「這樣就對了呀!」麗英眼裡露出了一絲笑意。原本還提防「黑老怪」的劇毒,看來是不用太擔心了。她已經找到了最佳距離:既可以保證自己攻擊的威力,又不被黑氣和毒巨蜥散發出來的惡臭所波及,最重要的是「黑老怪」也在消耗著大量的神魄!

經過殘酷斗魄場洗禮的她,在尋找最佳攻防位置這方面,顯然是五人中最為出色的。而且她的梨花針乃是頂級鐵精特製,被鐵拐擊落之後並不會彎曲斷折,照樣銳利無比。這時散落在岩石地上和積雪裡的梨花針,被她一控制,更是成了「黑老怪」也要全力提防的暗招。

麗英越戰越勇,山巔上只見無數她的影子在晃動,還有滿天的美麗梨花圍著大團黑氣在閃爍;沒有驚天動地的聲響,沒有地動山搖的震顫,只有雨打芭蕉一般的清音,以及一聲聲黃鶯鳥般清脆的嬌喝。

「黑老怪」實在太強大了,即使面對麗英如此凌厲而刁鑽的攻擊,不但身上沒有受多大的傷,而且時不時就讓麗英也罩起護體光球,防禦他那透過梨花陣發散出來的攻擊波。雖然麗英已經很小心,但那散發出來的劇毒,即使極其微弱的,還是讓她感到微微的噁心難受,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停下來排解。

兩個多小時之後,神魄耗盡同時筋疲力盡的麗英停了手,面對「黑老怪」盤坐著開始恢復神魄;一小時后,麗英開始第二輪的攻擊。就這麼周而復始,依靠彼此之間恢復神魄所需時間的差距,麗英一點一點的消弱半仙「黑老怪」的神魄。

張敏一天之後,戰勝了五個煉金神將,最先從青色蘑菇里出來了。「麗英姐加油呀。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張敏圓圓的臉蛋上明顯一絲疲憊,看著右邊蘑菇大門上響個不停的鈴鐺,微笑道,「你是堅強的姐姐,對我這麼照顧。雖然我真不懂你,但我真希望你能開開心心的…笑起來小酒窩多好看呀。」




Related Articles

此言一出,童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家主人?你家主人是誰?”

大鳥嘿嘿一笑道:“我家主人自然就是我家主...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