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白菜都讓豬給拱咯,早知道如此,還不如跟了本胖。」林正恩自顧自的嘆了口氣,像是丁萱兒之前愛慕過他一般。

陰辰忍著不把這個死胖子揍一頓,道:「人心本就是善變,追求外在的美貌終不能長久。」

李若聽完,不以為然冷哼一聲,她可是一向以自己的美貌而自傲:「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或許吧。」陰辰呵呵笑道,他可不想接李若的茬,因為李若他也招惹不起。

林正恩偏偏這個時候較起勁來,道:「嘿,奶奶的,本男人不是在這裡嗎?」

李若扭頭,美眸便是突然一冷:「你算男人?」

「奶奶的,你想試試看?」林正恩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他原本以為跟李若在一起也這麼久了,互相開個玩笑什麼的,也沒什麼。

但,他還是太不了解李若了。

血刃嗡的一聲,便是直接從李若的香背彈射而起,緊接著白皙的玉臂伸出,將血刃一握,藍色的身影迎風一轉,血刃便是橫砍而出。

劍氣,呼嘯而至!

「奶奶的,你打都不說一聲啊!」林正恩嚇得一身冷汗,急忙召喚出金鐘罩,便是整個人被李若的劍氣撞飛而出。

李若可是沒有手下留情,她已經下了殺手了。

陰辰心中正是苦惱丁萱兒的事情,沒想到這兩人倒是先打起來了,雙眼眯起,正要阻止李若,忽的便是聽到一聲狼嚎。


「嗷嗚——」狼嚎之聲,充滿了渾厚的勁氣,頓時震蕩的空氣都在顫動,樹葉紛紛揚揚的灑落而下。

眾人面色不由得一變。

幽夢雪狼,緊跟著也是仰頭髮出了一聲狼嚎,只不過跟之前那聲狼嚎,完全不同,一個渾厚卻不純正,一個純正卻略顯稚嫩。

「唉呀媽呀,奶奶的!」被劍氣撞飛的林正恩,狼狽的跳了起來,背後跟著一頭怪異的生物,正揮舞著爪子劈砍著林正恩,金鐘罩彈射而起的防禦圈一圈圈的被爪子擊碎。

陰辰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種人形生物,狼頭人身,渾身上下滿是爆滿的肌肉,嘴角兩顆尖銳的獠牙,雙眼血紅,耳朵尖銳,肌肉上長滿了近似鎧甲的硬毛,長而有力地尾巴不斷的舞動著,特別是那尖銳的爪子,足以撕裂面前的任何生物。


這種生物,乃是邪族對獸族進行改造而成的恐怖生物,吸血狼人族!

將吸血蝙蝠同狼人族互相結合,產生了更為強大的新生物鐘,萬年之前便是已經存在,後來邪族受到清剿之時,這種生物大規模的死亡,上次陰辰在毒窟中碰到的那顆頭顱,便是吸血狼人族其中的一顆。

只是,那頭吸血狼人卻是不將林正恩當回事一般,將林正恩打跑之後,再次仰頭髮出一聲咆哮,怒吼著朝著後面跑去。

一名臉色慘白的美貌女子,手持銀色雙斧飛躍而起,姣好的面容滿是對戰鬥狂熱的渴望,一身銀色的鎧甲將女子的身材,襯托而出野性和誘惑。

這名女子,雖是不如歐陽尹和李若之美,但一眼看去,便是給人一股英氣逼人的感覺,這種氣質,是歐陽尹和李若所沒有的氣質。

「戰!」嬌喝一聲,女子便是翻湧而下,雙斧迎上,同吸血狼人對拼起來。

雙方你來我往,斧子一下接著一下的狂砍,霸氣之強,不輸任何男子,黛眉微蹙,美眸凝神,嬌喘吁吁,銀色鎧甲閃著耀眼的光芒,恰似女戰神來臨一般,適才打的林正恩慘叫的狼人,如今在女子的雙斧之下,敗退連連。

「哼,竟然是風雲宗的人。」陰辰望著那美貌女子接連釋放的黃色鬥氣,便是輕聲道。 只見那名女子的身段很是靈活,躲過了吸血狼人的爪子,雙斧猶如狂風暴雨般,夾雜著風雨雷電氣勢,從吸血狼人的高空劈斬而下。

只聽得哐啷數聲,吸血狼人抬起的雙臂被此女子的雙斧砍得七零八落,竟也是鮮血淋淋。

林正恩邊朝著陰辰跑,邊回頭看,不由得越看臉色越複雜,這是什麼女人,李若就夠狠的,還來一個更狠的。

剛才把自己金鐘罩都打掉的吸血狼人,現在被一個女人拿著斧子滿世界的追殺,看的林正恩不由得想拉下褲子,看看那自己那傢伙是不是還在。

晉陞為中階的自豪感,在李若的打擊之後就已經不多了,現在又被一個女孩子打擊了,林正恩只感覺天昏地暗,只能呢喃一聲:「奶奶的……」

那名女子,雖然已經佔據了優勢,卻越發不可收拾一般,雙斧一陣接著一陣砍了下去,吸血狼人的吸血屬性在此刻完全沒有作用,因為它沒有辦法從這個女孩身上得到一點血液,否則,他的恢復力,將會得到成倍的增加,這就是吸血狼人的恐怖之處。

只要軍團之中有吸血狼人的加入,那就意味著擁有了一隻可以不斷吸血不斷戰鬥的恐怖隊伍,即使以戰鬥力聞名的獸族,在這種狼人面前,依然不值一提。

此女子身上散發而出的黃色鬥氣,便是大陸南方第一仙教風雲宗特有的鬥氣,此仙教位列四大仙教之一,不像落天教一般以法術陣法聞名,也不是馭獸齋的驅獸作戰,而是硬碰硬的作戰方法和詭異的身法。

風雲宗,風之飄逸,雲之變換,風起雲湧,雷鳴電閃。風雲宗的功法都有一個共同點,以飄逸靈活的身法,激起雷鳴電閃的戰鬥。

可以說,風雲宗的人都是戰鬥狂人。

再看這名女子,已經是中階一段巔峰的實力,只見她的銀色鎧甲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兩把戰斧最後猛地一揮,便是聽聞吸血狼人一聲慘叫,直接胸腹被破開。

尖銳的狼爪也是撕的一聲,直接將女孩胸前的銀色鎧甲撕裂,露出了裡面紅色的肚兜。

真是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

陰辰尷尬的嘿嘿一笑,林正恩則是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口水,盯著女子胸口傻笑個不停。

「哼,辰哥哥,你不準看啦。」歐陽尹看到陰辰也在望著那名女子,卻是將其誤會了,以為和那個流口水的胖子一樣。

陰辰聞言,哈哈一笑,便是繼續看著那名女子,只是眉頭之間,卻有一股思索的神色。

為什麼,南方風雲宗的勢力,也會來到此地?

此地屬於落天教的地盤,除了偶爾見到馭獸齋的人,也難以見得風雲宗的勢力。

況且,更讓陰辰感到心中不安的,還有吸血狼人的出現,這種已經被認為滅絕了的生物,如今出現在這座稀疏的叢林中,而吸血狼人本就不是獨居的種族,他們也會將人族的話語,其間已然形成一股不可小瞧的勢力。

不由得,陰辰便是想起結界之中那名靈魂老人的話語。

「塵歸塵,土歸土,塵土重生……」陰辰念了一聲,身子便是一顫:「難不成,歷史要重演?」

正想著,忽的,原本已經陷入沉寂的叢林,隨著那頭吸血狼人的死去,再次傳來一陣陣的狼嚎之聲,聽其聲音,足足有五個吸血狼人。

這次陰辰的面色,終究是有些變化了,吸血狼人的身法,攻擊,防禦絕對不遜於人族,加上爪子和尾巴,牙齒等天生的攻擊利器, 萬年只爭朝夕 ,都讓陰辰有些忌憚。

那名瘋狂戰鬥的女子,冷峻的面容在聽到這些狼人的吼聲之後,終究也是變了變,只是,卻沒有離開,反倒是提著雙斧,站在原地,黛眉微微蹙著。

遠處,五雙血紅色的兇狠眼神,忽的出現在了叢林之內,正在朝著陰辰等人奔涌而來。

幽夢雪狼開始發出不安的嘲笑,顯然,對於這種跟自己有點關係的怪物,小狼還是感到了巨大的威脅。

「這些吸血狼人至少都是中階,我一人還好,小尹,正恩他們定是難以抵抗。」陰辰快速的分析了一下形勢,便是忙道:「跑,往華木國跑。」

「奶奶的……那麼美的妞……」林正恩很不容易才發現一個可以一直盯著的美女,有點不舍,但是在一聲狼嚎之後,他便是扭頭便跑。

「奶奶的,只要老子眼睛還在,天下美女任我看!」

陰辰帶著眾人迅速的離開,那名女子卻依然還在思索,看那神色,似乎不將即將到來的狼人當成威脅一般,彷彿獨立於天地之間。

「風雲宗……」陰辰雙眼一橫,風雲宗也是他未來要報仇的對象,這些仙族的勢力,在征討魔族之時每個都是下了狠手。

逃了一段距離之後,眾人已經氣喘吁吁,歐陽尹跑不動了,陰辰看了看已經安全了,便是讓眾人休息一會,待得天明再繼續趕路。

此時的天,已經將近傍晚。

「原來如此,我剛才要是左腳插右腳,完全將身法倒置過來,這頭畜生就傷不了我。」女子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抬起頭,美眸重新發散光芒。

只是此時,五頭吸血狼人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渾身散發著陰森森的邪氣,那血腥的巨眼,像能吃人一般,讓人心生恐懼。

「該死的,怎麼突然多了這些狼人?!」女子這才發現,自己面臨的處境,適才她跟那頭狼人對戰,已經耗費了大量的體力,絕無可能再跟這些狼人對打。


「可惡……算了,暫時忍忍。」女子輕咬著紅唇,便是小心翼翼的往後退著,雙斧握在手中,隨時準備對付突襲而來的狼人。

忽的,一頭狼人便是發出一聲尖銳的狼嚎,猛地沖了上去,爪子一抓,空氣似乎都被撕裂一般,一股浩蕩的氣勁直接將女子的身形撞飛了出去。

女子的胸甲咔擦一聲,頓時碎裂,露出了紅色的肚兜,肚兜上還有一條金色的帶子紡織而成的雲朵。

女子沒有說話,眼眸森然殺意,雙斧呼嘯而出,將靠近的那頭狼人逼退之後,朝後面逃去。

她所逃離的方向,正是陰辰等人休息的方向。

「等我恢復傷勢,我一定要親手跟你們打一場!」女子逃離之時,嘴角還有一抹笑意,完全不理會自己是否能逃得掉。

反倒是想著再打一場,果真不愧是戰鬥狂人,不過也很是奇妙,一個穿著紅肚兜的女子背後,追著五頭兇猛的狼,那名女子還在想著什麼時候來報仇……

聽到那聲狼嚎之後,陰辰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狼人的實力讓他不由得提高警惕,雖然那名女子會朝著自己等人跑來的可能性不高,但不排除這種可能。

左思右想之下,陰辰還是帶上林正恩、李若,三人先後朝著來時的路走去,若是狼人真的來了,他們就在此跟狼人打一場。

雖然李若自認為很強,但缺乏戰鬥的她,真正的生死之戰反而會吃大虧,不斷的戰鬥才是提高經驗最好的辦法,若是能有那名銀甲女子的一半,陰辰等人也會輕鬆很多。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就見到渾身上下滿是黃色鬥氣的女子,只是女子的嘴角,已經有著鮮血的溢出,神色更是頗為狼狽,適才又被狼人追上,打了一頓。

「準備上。」陰辰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到萬年之後還能跟吸血狼人戰鬥,這倒是他沒想到的。

看到突然出現的黑袍青年,女子面露喜色,忙道:「哈哈,支援來了!」

緊接著,這名跟陰辰等人可以說是陌生的女子,竟然發出了興奮的大笑,突然停住了身形,長嘯一聲,握著雙斧再次殺了回去!

狂,太狂!

「動手!」皺著眉頭,陰辰便是提著霜之哀傷,沖了上去。

還在想著女子胸口紅肚兜的林正恩,這才回過神來,手持冰斧也沖了上去,只不過初階神兵對於如今中階的吸血狼人,並不是特別有效,但還是能起到減緩敵人速度的作用。

李若恢復中階之後,便是直接拋起血刃,身形一縱,輕靈的約上,猶如藍色的美麗仙子一般,御劍而飛,頓時,血刃上紅色劍氣大作,嗖嗖數聲,直接朝著五頭狼人而去。

高傲的李若,本無意救人,卻因為陰辰的緣故而來,只是這讓她很不舒服,因為她不想救人,故而心中煩躁,便是將氣撒到了那些狼人的身上。

當然,還包括戰鬥狂人。

被劍氣從背後砍了一下,女子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卻是無法回頭看,因為這五頭狼人的攻擊密度之強,一旦失神,直接翻身碎骨。

陰辰長嘯一聲,黑色的身影化成了一道黑色疾風,一路上留下了長長的幻影,霜之哀傷替戰鬥狂人擋開了致命的一擊,緊接著一聲地獄爪,便是將兩頭站在一起的狼人一同抓起。

哐啷數聲,陰辰突然的襲擊,頓時將五個吸血狼人打退了幾步,只是適才女子噴出的鮮血被其吸收,他們的實力也恢復了一些,更難對付。

「小帥哥,你實力很強嘛,我叫林嵐,讓我們痛快的戰鬥一場吧!」美貌女子雖然面色蒼白,但眼神依然興奮,彷彿這種生死戰鬥,對其來說是一種美好的感受一般。

她還想回身看一下,剛才是誰在她背後砍了一刀,所幸有銀甲保護著,不然現在的她更不好受。

卻只是看到一名臉色高傲的女子,正扛著一柄紅色巨劍,盯著自己看個不停,眼中,有著濃烈的敵意。

在李若看來,魂族同仙族,本就是勢不兩立,而從小在魂族長大的李若,對於仙族的特徵也是知曉,那黃色鬥氣,陰辰不說她也知道。

此時,陰辰皺著眉頭,精神正高度集中在五頭狼人身上,無心理會李若和林嵐,突然驚道:「小心!」 只見五頭吸血狼人一同怒吼一聲,仰天長嘯,笑聲竟似有形力量般,一股浩蕩渾厚的力道刷的一聲,將陰辰四人往後震開。

僅此一擊,陰辰等人便是有些承受不住。

「一人選一個,不要讓他們在合力吼叫。」陰辰察覺到他們聲音的詭秘之處,便是手持霜之哀傷,迎頭而上一個最為強壯的吸血狼人。

劍鳴猶如龍吟一般嘯起,紫色的劍影猶如一頭魔龍一般,伸出了巨大的龍爪,轟的一聲,拍打在吸血狼人的身軀之上。

吸血狼人躲閃不及,便是被陰辰一劍刺中,傷口頓時汩汩流出鮮血。

「吼!」一聲怒吼,狼人碩大的身形緊跟著一閃,也是瞬間出現在陰辰面前,尖銳的狼爪刷刷的劈下,直接穿透陰辰而過。

未過多時,陰辰便是在吸血狼人驚愕的眼神中,變得模糊,再一看,黑袍青年的身影,已經出現在自己上空,揮舞著那柄冷然的凶兵,朝自己砍來。

「吼。」又是一身怒吼,這頭吸血狼人冥冥之中感覺得到霜之哀傷的恐怖之處,不敢硬拼,身形刷的一聲,躲過了陰辰的一擊。

林正恩也是召喚出金鐘罩,中階的達摩掌從天而降,金色的光芒照在每個吸血狼人的臉上,轟轟數聲,吸血狼人有兩隻被達摩掌打中,翻倒在地。

李若嬌喝數聲,血刃爆發出的紅色劍氣,同吸血狼人的爪子碰撞在一起,傳來令人牙酸的鏗鏘聲。

而林嵐,在經歷了數場戰鬥后,她已經疲憊不堪,只是心中那股戰鬥的慾望一直支撐著她,戰鬥下去。

不過,同樣都是中階實力,陰辰這邊只有四個,敵人卻是五頭吸血狼人。

狼人們吃了虧后,便是不再貿然進攻,面前的這些人類顯然有些不好對付,竟似交頭接耳,說著陰辰等人聽不懂的言語。

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霜之哀傷,低聲道:「大家小心點。」

忽的,數聲狼嚎,五頭吸血狼人突然朝著林嵐沖了過去,顯然,林嵐現在的戰鬥力最為弱小,成為狼人首要的攻擊目標。

不愧是戰鬥狂人,常人遇到這種情況肯定撒腿就跑,交給同伴去解決,她卻直接嬌喝一聲,渾身的鬥氣猛然膨脹而起,氣勢反倒是增強幾分,不退反進,衝殺而去。

「瘋子!」陰辰心中怒罵一聲,他一看林嵐的面色便知道這個女孩在逞強罷了,這種狀態不會持續多久,便是跟著沖了上去。

兩隊人馬又混戰在一起,狼嚎陣陣,身影閃爍,紅色,黃色,金色,紫色各種顏色的鬥氣劍影不斷的穿梭著。

狼人族的實力更為強悍一些,林嵐果真如陰辰所料,被一頭吸血狼人斯的一聲撕破了後背的鎧甲,香背之上便是多出了三道爪痕,鮮血汩汩流出。

一個女孩後背的美,便是被這些狼人破壞了。

林嵐尖叫一聲,疼痛之下也是香汗淋漓,不由得美眸回頭一望,卻是有一頭吸血狼人張開大嘴。

她甚至都能數的清,狼嘴裡有幾顆獠牙,死亡,近在眼前。

危急時刻,只見一道黑影一閃,一柄紫色的長劍橫空出現在眼前,吸血狼人咔擦一聲,剛好要在了霜之哀傷上面,陰寒,頓時讓這頭狼人張開了嘴巴,渾身一顫。

陰辰忙將林嵐推到後面,回頭看了一眼,轉頭加入了戰場。

少了林嵐的陰辰三人,顯然更為吃力,沒過多時,林正恩也敗下陣來,被一頭吸血狼人的尾巴拍飛,內臟受損極為嚴重。


李若則稍微好了一些,戰裙飄舞之下,御劍飛行,躲開了吸血狼人的包圍,來到林嵐和林正恩兩人身邊。

陰辰橫劍而立,站了一會兒,腳下便被血液浸滿了,這些血液,全部都是從陰辰身上流淌而下。

此刻的他,狼狽至極,除了不斷飄動的黑髮以外,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的地方,都是被吸血狼人抓出來的傷口。

雖然傷口不深,但流出的血液卻足以致命,此刻的他,氣喘吁吁,身子一陣虛弱,只是那雙眼神,依舊保持著堅定罷了。

倒不是陰辰的實力最為弱小,而是林正恩等人數次面臨生死危機,都是陰辰踩著幽冥步法前去援救,這才讓吸血狼人抓住空子,在他身上留下這麼多的痕迹。

一頭吸血狼人,陰辰絕對有完勝的把握,只是現在,他面對的,有五頭!




Related Articles

心想,自己之前真不知道是犯了哪門子的傻,硬是對她們這樣天大的美女無動於衷。

偏偏還要是鬼迷心竅那樣的,跳上了Elsa...
Read more

「媽呀,雙卿剛剛真的是你?我都沒敢認你啊!沒想到你瘦下來能會變得這麼好看!」

「而且才只不過是短短一個禮拜呢,你是怎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