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許楓側身避開,知道自己剛剛二品的力量想要抵擋對方三品頂峰怕是有著難度。但是這並不代表許楓就會放過對方,身子側開在瘦猴舊力已去,新力未生之際,化手為掌,狠狠的劈向瘦猴伸直的手臂上。

「咔嚓……」

蘊含著許楓狠力的一掌劈在瘦猴手臂上,一道骨裂之聲在空間響起,與此同時響起的還有瘦猴的慘叫聲,瘦猴一隻手抱著手臂,疼痛的臉龐扭曲,額頭冷汗直冒,身體躺在地上打滾。

這讓所有人未曾想到的一幕看的眾人發愣,一個個使勁的擦擦眼睛,確信躺在地上的不是許楓而是瘦猴之後,數個家丁瞪大眼睛的盯視許楓。

這怎麼可能?一個實力不入品的廢人,把一個實力達到三品頂峰的人給干翻掉。這是不是太可笑了一點?但是面前的一幕,卻讓他們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許楓心底同樣有些驚訝,以他現在二品頂峰的實力,雖然面對瘦猴不用以往那樣顧忌。但是卻也沒有想到能如此輕易敗他。特別想起剛剛瘦猴的攻擊在他的視線中放慢,更是疑惑不解。他沒有聽說,淬鍊身體能把眼力淬鍊到這種地步。起碼,以他剛剛淬鍊到二品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擁有這樣的眼力的。

許楓不由想到道玄經和那朵神奇的紫色雷花,心想能有這種眼力,怕是它的緣故了。這樣的眼力,比起五品也不差!

「也活該你倒霉!」許楓望著依舊哀叫不斷的瘦猴,嘴角呆著陰沉之色。許楓前世雖然沒有這樣的實力,但是男孩子的血性卻不少,打架鬥毆的事情做了不少,被人砸的流血和砸的別人流血的事情,讀書時期幾乎是每個月都要發生一起。當然,這其中很多都是因為給林惜那個禍水做護花使者的緣故,此刻看著瘦猴哀叫不斷,他並沒有多少憐憫之心。

打人要打怕!

這是當初許楓的一位師兄說的話,許楓深以為然,此刻見瘦猴在地上打滾,他腳踩在瘦猴的胸口上,笑眯眯的看著瘦猴,很是和善的說道:「以後的茅廁誰洗?」

瘦猴努力掙扎,可是手臂被劈斷的他,怎麼掙扎都掙扎不出。這讓瘦猴大為驚訝,就算他此時躺在地上使不出多少力,但是終究是三品頂峰玄者。可是這樣,卻掙扎不出去。

「這小子也是一個玄者。」瘦猴駭然的看著許楓。

「很意外是嗎?」許楓笑嘻嘻的看著瘦猴說道,「很抱歉,昨天晚上練啊練的,就練成了玄者,讓你們失望了。」

一眾家丁微微抽搐了起來,什麼叫晚上練啊練的就練成了玄者。我靠,你當玄者和喝水一樣容易修鍊啊?

許楓笑看著瘦猴,腳下的力量不斷的加起來:「你說,茅廁到底誰洗好呢?」

「我洗!我洗!」瘦猴感覺胸前一股強大的壓力,這股壓力讓他呼吸都困難起來,知道許楓是玄者之後,瘦猴就知道現在他沒有翻盤的機會。

「啊!你洗啊?」許楓十分惋惜的說道,「咳!我這人最愛勞動了,不過我這人又善良,既然你執意要幫我做,那我也只能成全你了。咳,又少了一次鍛煉身體的機會。」

「呸!」

一眾家丁忍不住呸了一聲,心道太無恥了,以前怎麼沒發現這小子有著顛倒黑白的品質。這兩天,這小子完全變的個人似地。而且還成為了玄者,瘦猴都被他隨意干翻,那起碼也得三品玄者。難道說,這小子以前都是裝的?

瘦猴很想哭:鬼才執意要幫你做,你有本事把腳從我身上拿開啊。威脅還威脅的如此正義凜然,人怎麼可以這樣的不要臉?

許楓看了一眼瘦猴,用著他胸前的衣服擦了擦鞋底說道:「當然,你要是不服氣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我會幫你鬆鬆骨頭的。我這人很善良,幫人松骨的事情也樂意做。」

說完,許楓沒有理會瘦猴,轉身就踏步離開,只不過許楓的腳正好踩在瘦猴的手上,瘦猴瞬間慘叫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我絕對不是故意的!」許楓道著歉,但是腳卻遲遲沒有移開,反而轉動著角度。

「好狠!」看著慘叫連連,手被許楓腳轉動踩著的瘦猴,幾個家丁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寒意。


許楓看著幾個獃滯注視著他的家丁,這才微微一笑鬆開瘦猴,轉身離開這一處。

許楓就是要做給他們看,免得到時候任何一個人都來欺負他。曾經的許楓一去不復返了,而現在的許楓,還不是是一個人就能欺負的。 地上的瘦猴手掌被踩的血跡痕痕,心頭的情緒久久不能平息。任誰看到一個曾經柔弱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欺負的人變的如此強勢和狠辣,對於心靈的衝擊是巨大的。在他們看來,此時的許楓已經不是那個人有他們欺負的存在了。

「這小子,怎麼真的變了一個人一樣,難道偷窺女人真的能讓人的膽子變大不成?要是如此的話,我今天是不是要去試試。」一個家丁口中嘀咕,算計著這項挑戰性的舉動可行性有多高。

許楓要是知道他的強勢居然會讓人產生這樣的想法,許楓下手絕對會再狠一些。這項有挑戰性的事情越多人做,他就越能渾水摸魚,對於他的水平,許楓還是很有信心的。許楓可是清楚的記得,前世做完這樣的事情之後,都能嫁禍給他那群狐朋狗友,並且讓一眾女人深刻的理解許楓是正人君子。

當初因為這點,他的那群狐朋狗友氣急下,掐著許楓脖子逼他窺視一個學姐洗浴,好揭掉許楓君子的面具。而讓他們那群狐朋狗友獃滯的是,許楓完全配合他們的動作,並且站在門外毫無掩飾的窺視學姐。讓他們根本感覺不到許楓有一點受脅迫的感覺。

當然,見許楓這麼配合,他們當時還是很高興的,一個個用著石頭丟著學姐浴室的門發出聲響。學姐很快衝了出來,就在一眾狐朋狗友躲在一處等著許楓受到非人待遇的時候。面前的一幕卻讓他們瞪大眼睛。

只見許楓看著學姐很無辜的聳聳肩,指了指褲子說道:「他們倒了一杯飲料在我身上,剛準備前來學姐浴室換洗一下,沒有想到學姐在裡面洗浴。」

許楓的這句話頓時讓學姐的氣消了,看了一眼許楓的褲子上,確實有著一灘水跡。學姐想起剛剛有人丟的石頭,馬上自以為是的認為絕對是許楓那群朋友故意陷害的,把他們破口大罵了一陣之後,居然幫許楓清洗了褲子。

許楓的那一眾朋友瞬間就哭了,心道好處都被這小子佔了。剛剛站在浴室門外看的津津有味的到底是哪個混蛋啊?可是挨罵的怎麼就是他們了?


自從這件事件之後,一眾人也絕了在女人面前的揭穿許楓偽善的嘴臉。這也導致和他們有著同樣猥瑣心靈的許楓,名聲出奇的好,而他們卻堪稱狼藉。

所以,許楓要是知道有人會有那種想法的話,許楓求之不得,他有著無數種辦法渾水摸魚,想起夏妃暄的嬌軀,許楓嘴角就帶著一絲邪魅的笑容,她雖然未完全長成,但是卻同樣有著另類的美感誘.惑。

而就在許楓腦海之中想起夏妃暄的時候,擋在他面前的一個身體嚇了他一跳。

面前站著的女子有著一頭又長又直的秀髮,顯得飄逸動人,鵝蛋形臉是標準的美人胚子,皮膚潔白如雪,鼻樑挺直,唇形的弧度異常的柔美,肌.膚嬌嫩得想讓人去咬一口,尖而圓潤的下巴之上是一張完美無瑕的臉。雖然夏妃暄還略顯青澀,但是隱隱有著傾城之貌了。

許楓注視著她靈氣逼人的雙眸,其中帶著一絲羞澀和怨恨。當然,對於夏妃暄這種情緒許楓是很不理解的,因為大家都互相看了,那就是扯平了。他的清白同樣很值錢的,要不是互相看了,他還得收門票呢。

「找我有事?」許楓見夏妃暄目光看著他一言不發,許楓只能揉著腦袋主動開口道。

夏妃暄張了張紅嫩而又散發著溫熱氣息的櫻唇:「你……」

說到這,夏妃暄似乎喪失勇氣似地,下面的話停了下來。

「我怎麼了?」許楓看著面前這個少女,嘴角擠出一絲自認很和善的笑容。

夏妃暄見許楓嘴角的弧度,對於許楓的惡感又強烈了幾分。在他看來,許楓的笑容帶著邪魅和調戲之意。心生不喜的夏妃暄臉上卻依舊保持著一臉平靜,終於把她想要問的話問出來:「你上次看到了什麼?」

「啊……」許楓沒有想到夏妃暄居然是想問這個問題,他幾乎想都沒想說道,「什麼都沒看到?」

「哼!」夏妃暄冷哼了一聲,自然不信許楓的話,她繼續說道,「說實話,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動手的。」

許楓撇了撇嘴,心想鬼才信你們這群人的話,你要是翻臉,自己一個小小家丁還真擋不住你們。

「真的,什麼都沒看到?」許楓幾乎不眨眼睛的說道。

「你覺得我會信你嗎?」夏妃暄盯著許楓。

許楓聳聳肩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你……」夏妃暄感覺自己有一股無處可發泄的怒火充斥在胸口,她還從來沒有碰到如此不卑不亢的家丁。此刻給她的感覺是,這家丁不是家丁,而是少爺,她反倒是丫鬟了。

原本夏妃暄還覺得許楓先在水池之中,是她陰錯陽差犯了錯誤進了水池,責任在於她身上。她雖然羞惱被許楓看完,可是卻沒有太過記恨許楓。可是此時見許楓的樣子,她瞬間覺得是許楓有預謀性的藏在水池。這是一個孽仆!

「夏小姐。你要是因為看了我身體而來道歉的話。我很誠摯的接受。 洗刀唱 。可是誰叫我是家丁呢?」許楓很認真的看著夏妃暄說道,「當然,你要是願意補償一下我最好不過了。」

夏妃暄險些沒有氣炸掉,心想有你這樣的家丁嗎?還補償給你?到底誰給誰補償?

許楓望著面前修長挺拔靚麗的夏妃暄,感覺養眼的同時,繼續說道:「夏小姐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先走了。」

夏妃暄深吸了一口氣,平息著心頭的情緒,突然對著許楓問道:」你有沒有看到我胸口的那點紅痣?」

「啊!你胸口有紅痣嗎?」許楓錯愕的看著夏妃暄,心中驚訝無比,在他的印象之中夏妃暄全身晶瑩如羊脂玉,哪裡有紅痣?

可是,許楓的話一說出口,他就差點沒有抽自己一巴掌。心想終日捕鳥卻被鳥叼了眼睛。居然被這個女人套出話來了。

果然夏妃暄聽到許楓的話之後,面色帶著緋紅的時候,同樣陰沉的恐怖。很顯然她已經知道許楓把她看的乾乾淨淨了,她的胸前確實沒有紅痣。

「那個,我是猜的。」許楓弱弱的解釋道,心底欲哭無淚。前世他在那麼多精明女人手中都遊刃有餘,此刻卻栽在這樣一個少女手中,一世英名就這樣毀掉了。

夏妃暄輕呼了一口氣,看著許楓定定說道:「別讓我知道你是故意躲在小池之中。」

說完這句話,夏妃暄扭頭就離開,得到了想要答案的她,對於許楓的反感到了極致。

望著扭著那挺翹的臋部離開的夏妃暄,許楓搖了搖頭,心想李鶴軒他們的事情還未解決,現在又招惹了這樣一個女子,他還真是禍不單行。

叔途桐歸 看來補償費是要不到了。」許楓甩了甩頭,他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思想著補償費。

見夏妃暄離開,許楓也向著他記憶之中的小窩而去。作為蕭家的家丁,還是最受欺負的家丁,許楓住的地方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不過所幸的是,前世的許楓還愛乾淨,這不足四平米的地方倒是被他清理的乾乾淨淨。

許楓看著這個只能容納一個人的住處,他微微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嘀咕的罵了一聲道:「草……前世都沒有住蝸居,倒是沒有想到這一世居然住上的蝸居。難道這個大陸也有房地產不成?」

雖然這個地方簡陋窄小,但是這也是許楓唯一的住處。許楓此刻只能勉為其難蝸居在裡面。

「看來還是得提升實力啊。要不然,單單住這樣一個連身子都撐不開的地方,遲早會被逼瘋。」許楓喃喃自語道。不管是要面對李鶴軒,還是改變他現在的處境,都要把提升實力作為首要事情。很顯然,他二品頂峰的實力只是剛剛起步而已。想要對抗李鶴軒還差的遠。

李鶴軒這就是一顆定時炸彈,鬼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竄出來咬他兩口。而許楓只有把實力提升起來,面對他才有更大的底氣。

想到這,許楓提升實力的想法更加的迫切。 收斂心思的許楓,心神再次融入體內,在許楓的融入下,許楓額頭上再次出現一朵紫雷印記。在這朵紫雷印記閃爍下,許楓的身體再次被雷光纏繞。身體中也緩緩的出現了一陣陣酥麻之感。

這種酥麻的感覺讓許楓極其享受,宛如被少女的手在身上捏揉並且用著微弱的電流擊打似地。

許楓按照道玄經的修鍊指示,開始淬鍊自己的身體。達到二品頂峰的許楓,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衝擊上三品。三品的實力在蕭家家丁之中雖然不說可以橫著走,但是卻也不弱。達到三品,許楓才能真正的融入這群家丁之中,擁有同等的地位。

依照道玄經,許楓淬鍊著他的身體。越是淬鍊那種電流擊打的酥麻之感就越強烈。到最後,這種舒服的酥麻居然開始變得微微有些疼痛了起來。

而這種疼痛讓許楓不驚反喜,許楓能感覺的到,在這種疼痛下,他的身體強度居然在緩緩的提升。


沒錯!就是以一種可見的速度提升著強度。

這種匪夷所思的修鍊速度,讓許楓同樣震驚不已。在他的印象之中,修鍊是循環漸進的過程,而許楓這完全是火箭飆升。即使是道玄經記載,修鍊它也從來未出現過這種匪夷所思的情況。

隨著許楓修鍊道玄經的速度越來越快,疼痛之感也越來越強烈。到最後就宛如重鎚擊打在身上似地。在這種擊打下,許楓的身體強度更是以一種快捷的速度提升著。

在這種提升下很快就突破了二品頂峰的層次,許楓甚至感覺不到瓶頸的存在。完全沒有前世記憶中突破瓶頸的那種困難。

身體依舊在不斷的淬鍊,雷擊的疼痛讓許楓的身體強度更加強悍。當然,沉浸在道玄經修鍊的許楓,並沒有看到他身上已經滿是雷光纏繞,肌肉中有著雷電閃爍。但是,這種閃爍的雷光只要竄入許楓的肉身之中,就馬上消失不見。

有人看到這一幕的話,就能知道這是雷電幫許楓淬鍊身體而損耗掉了。但是這種損耗並沒有減少纏繞許楓的雷電數量。額頭上的紫色印記每次閃爍都能讓分化雷電出來。只不過每次雷電分化出來,閃爍的紫色印記就黯淡了一分。

在這種淬鍊下,許楓很快發現他步入了三品的層次。達到三品之後,淬鍊的速度並沒有降下來,反而變得更加的強悍。雷電擊打的力量衝擊在身上,許楓甚至被砸的身體顫抖。但是這種疼痛只是一閃而過,疼痛消失之後,帶來的卻是極大的舒暢。

依照道玄經的修鍊,許楓堅持了一個時辰。在一個時辰之後。連續不斷的淬鍊,終究讓許楓承受不住。心神從體內退出來。

退出來的許楓,感受到自己擁有的力量再次極大的提升一個層次之後。眼中有著興奮的同時,更多的是驚駭。

他無法想想這種匪夷所思的修鍊速度。第一次,花了幾個時辰達從無品一舉步入二品頂峰。而這一次,一個多時辰居然從二品頂峰步入到三品頂峰的層次。

這已經不能單單用快來形容了,而更應該稱呼為妖孽。他還從來未曾聽說過有人能從無品一天之內修鍊到三品的。

「道玄經和那詭異的紫雷配合,真的有著這麼大的效果?那紫雷是什麼東西?」許楓疑惑萬分,以他的認知,無法解釋這種堪稱妖孽的事件。

「管他呢。反正現在百利無一害。能讓我實力大漲那就是好東西。」想不通的許楓,也把心頭的疑惑放下來,反正不管是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而且許楓也覺得,以他的人品,也不見得全是道玄經和紫雷的效果。說不定就是他的絕好人品,才導致修鍊速度這般妖孽。

這麼一想,許楓就深刻覺得肯定是這個原因。他的人品他是相當相信的,至於身患絕症的事情,那不是他人品的緣故,遺傳能怪他嗎?

修鍊到三品頂峰的許楓,不由想起道玄經第一卷中唯一的一門玄術。

「凈玄術!」

許楓把這玄術法研究了一個透徹,但是馬上他就不由皺了皺眉頭。這門玄術倒是好東西。可以提神凈心,同時也可以處理傷口。只不過,這需要氣力趨勢。

氣力!這是實力達到五品的玄者才有的東西!

一個能成為玄者的人,就算天資再愚笨,都能達到四階頂峰的層次。因為五階之前,都只需要淬鍊身體,慢慢的淬鍊,總能把身體淬鍊到四階頂峰的層次。

但是,並不是每一個玄者都能達到五階。因為五階已經不僅僅是淬鍊身體就行的了,而是要引出身體之中的氣力。達到四階頂峰之後,武者身體強度就達到了一個頂峰。這個頂峰是一個大瓶頸,要是這個瓶頸踏不過去的話,任由怎麼淬鍊都沒用,只會損害肉身而已。

而踏過這瓶頸唯一的辦法,就是引發身體之中的氣力。人吃五穀雜糧分化出能量,而這些能量除去維持肉身所需要的能量之外,還有就是化作氣力儲存在身體各處。

玄者肉身淬鍊達到一個瓶頸之後,就要控制那些儲藏在身體各處的氣力,而能掌控氣力的玄者,實力有著絕對的質變。當然,能掌控氣力的玄者地位也同樣有著質。

比如那位原來受盡欺負的三管家,正是因為步入五品掌控氣力。這才從一個個任人欺負的家丁,一舉被蕭家老爺提為三管家。而在這之前,他達到四階頂峰,蕭家老爺都沒有看他一眼。

這就是到達氣力的恐怖,這個小鎮之中,達到氣力的武者不多。蕭家怕是也不超過十指之數。

許楓見道玄經的這門凈玄術居然要氣力,他只能打消修鍊的念頭。

「看來!要儘快達到五品玄者擁有氣力。要不然,這樣一門好功法就浪費了。」

凈玄術單單提神養氣那效果就足以讓人羨慕,這等於是一個醫師才能做到的事情。許楓心想他要是學會道玄經這門玄術,對他大有幫助。

就在許楓思索著這些的時候,在不遠處一個人影走到許楓的這個蝸居門外,看著正在盤腿坐在那裡的許楓,他驚喜的喊道:「許楓,你真的沒事?」

許楓被驚喜的聲音一驚,抬頭看向外面。見一個長相清秀,比起許楓要壯實許多的少年在蝸居門外。

「江源?!」許楓一愣,馬上就從記憶中搜尋到這個人。江源是蕭家家丁中為數不多對許楓特別照顧的人,他原來也是世家子弟,因為家中大變,和父母雙雙消失的許楓一起進入蕭家。

相比於許楓的不上進得過且過,江源顯然是一個有想法的人。在蕭家做家丁也沒有忘記實力的修鍊,早在一年前就達到了四品頂峰。只不過,一直沒有擁有氣力,所以突破不了這個瓶頸。

「呵呵!你小子還記得我。這次被管家派出去做事,回來才知道你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咳,你說你……」說道這,江源有些說不下去了,在江源的眼中,許楓一直是那種本分至極的人物,他相信許楓絕對沒膽量去偷.窺的。

望著面前露出擔心之色的江源,許楓心生好感。想起前世一直受到江源的照顧,他走出蝸居拍了拍江源的肩膀說道:「沒事,。一點小事而已。」

江源被許楓這一拍驚了一下,他和許楓的關係確實不錯。就是許楓以往在他面前都自認一等似地,拍他肩膀的事情根本就不敢做。

江源上下打量了一番許楓,特別是盯視了許楓清澈的眼神很久:「變了!你真的變了!剛剛他們討論我還不信,現在才相信他們說的是真的。」

許楓對於江源這樣的反應也不奇怪,他笑了笑信口胡扯道:「人經歷事情總會變的。」

江源嘆了一口氣,看著許楓說道:「你也別太過擔心。雖然惹上了一點麻煩,可是這樣的你總比以前行屍走肉的你好一些。好想回到當初我們還是孩童,還是世家子弟的那時候。呵呵,以前覺得今生沒機會了。現在見你如此,倒是覺得並不遙遠。」

許楓知道江源說的什麼,當初的江源和許楓還是孩童的時候,玩的極其瘋狂,甚至晚上偷偷去爬人家窗戶。就因為許楓小不點的時候說喜歡一個小女孩。那時候額許楓活潑的很。只不過他的父母消失之後,才變得沉默寡言行屍走肉。

「哈哈!不說這些了,雖然你現在有些危險。但是只要避開李鶴軒等人,也不怕他們放下身段找你麻煩,畢竟這是蕭府。等他們再住一個月走了,你就不用躲了。」江源對著許楓說道。

許楓笑了笑,對著江源說道:「我自由分寸。倒是你,還沒有突破到五品嗎?」

「那有這麼容易,我們是家丁,沒有世家子弟的資源。突破瓶頸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這又豈是這麼好突破的?」江源苦笑道。

許楓聽到江源的話,對著他點點頭,心中有些心思,但是卻沒有表露出來。

求下金磚,推薦票。再休息幾天,就正常更新了。 當然,江源還是不忘記提醒許楓修鍊玄功。在江源的眼中,不修鍊玄功的話想要出頭極難。並不是說沒有別的出頭機會,但是在這個世界上,玄功是最捷徑的路線。別的途徑或許能僥倖成為人上人,但是所付出的代價絕對要遠遠強於玄者。

許楓對於江源的提醒微微笑了笑,也沒有發表言論。江源見許楓如此,只能嘆了一口氣,並沒有過多的逼許楓!在江源看來,許楓此時不在行屍走肉就是最大的進步了。至於玄功,以後再慢慢開導他就是。

和許楓簡單交流了一會兒之後,江源也離開去處理自己的事情。

見江源離開,許楓同樣出了他這個小窩。在蕭家府邸閑逛的許楓,心底微微思索著如何才能讓江源突破到五品。平常人突破到五品都需要利用別的資源,或者有人幫忙。


Related Articles

營地里,所有的鄂倫春族戰士依舊緊張的忙碌著,一層層的在那些戰壕上鋪著原條松木。

戰壕外,數條幾米寬,兩米多高,上面同樣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