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藤蔓的韌性不錯,而且我感覺用這東西釋放青藤鹿的能力,效果應該會更好!」

這話一出,吸引了蘇安的注意,青藤鹿鹿角上的青藤可是一種特殊的材料,難道雲朔能催生這種藤蔓?

「給我瞧瞧!」

蘇安一臉認真,他必須得研究一下纏在雲朔手裏的藤蔓才行。

見蘇安想要檢查藤蔓,雲朔也沒怎麼在意,直接遞給了蘇安。

藤蔓被蘇安拿在手中上下翻轉,越是查看,蘇安就越是驚訝。

「好好好!」蘇安連連叫好:「沒想到你小子竟然真的可以催熟青藤!」

催熟植物

這種事身為基地長的季路也能做到,甚至可以做的比雲朔更好,畢竟季路本身就是控制植物的強者。

不過雲朔竟然真的可以憑藉青藤鹿的能力,對植物進行催熟,而且還不是刻意的去進行催熟。

這讓蘇安大喜過望,這下基地就不用再擔心缺少資源了。

「蘇老,這青藤的作用是什麼?」雲朔有些好奇,他還不知道這個青藤真正效果。

「哈哈哈!」蘇安大笑着解釋道:「青藤是一種十分特殊的材料,把它用在藥劑中,可以提升藥劑的效果。」

「這青藤的效果這麼強?」

雲朔驚訝的看着青藤,這種突然纏繞在手臂上的藤蔓,竟然有着這麼強大的效果?

對於藥劑雲朔也是有過了解的,蘇安領導的士部專門進行各方面的研究,其中就有着關於藥劑的研究。

那些藥劑的效果不錯,甚至有些僅次於凝脂玉膏的效果。

而現在蘇安告訴他,這青藤竟然可以提升藥劑效果。

這意味着,使用了青藤的藥劑效果可能會和凝脂玉膏齊平,甚至超越凝脂玉膏。

「那我豈不是可以一直催生青藤,增強基地的實力了?」

雲朔的話讓蘇安放聲大笑:「哈哈哈,你小子想什麼呢?哪有這麼好的事?」

「催生又不是憑空使植物生長,那是需要消耗大量資源的。

植物生長需要的營養都在土壤之中,在陰影世界還好,這裏的土壤蘊含着大量的營養,可以隨意催熟植物。

但在現實世界當中可不行,催熟一根青藤會使地面土壤的肥力極速下降。

為了一根青藤而放棄一大片的土地,這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這下雲朔才明白過來,怪不得基地長從不隨意動用自身的力量。

真要是在現實世界動用這種力量,基地長怕不是得每天呆在那裏,幫助那個地方恢復。

在了解了雲朔的全部情況后,蘇安這才放雲朔離開,他還得研究巫葉書,掌握其中的各種製藥方法。

回到帳篷,眾人全都緊盯着雲朔。

「你們都看着我幹嘛?」

雲朔摸了摸臉,以為自己的臉上是有什麼東西。

帳篷中的氣氛平靜了一會兒,突然王崇湊了上來問道:

「你在藥房中做了什麼?為什麼會發出慘叫?」

「哦!」原來大家好奇的是這個,雲朔笑道:「蘇老詢問了我的實力進度,你們也知道我的能力對基地的作用。」

眾人點頭,雲朔的能力確實是至關重要,這一點整個基地的人都十分清楚。

「在我講清楚后,蘇老拖進去一隻青藤鹿,利用青藤鹿給我演示如何吸收內核。」

這下大家全都露出了羨慕的目光,不過大家也並沒有感到嫉妒。

雲朔的能力已經證實了雲朔在基地的特殊性,能獲得蘇安的親自講解實屬正常。

畢竟雲朔早一點突破罪面,他就能早一點解放鎮守者楊默,讓他們這一方的戰鬥力,獲得大幅度的提升。 不過寧天生對於姜宏的恭敬彷彿沒看到一樣,連忙走到姜天的面前,一臉恭敬的說道:「殿主。」

姜天說道:「你來的正好,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

「夢殺生。」

看着地上的屍體,寧天生立馬認出了他的身份,臉色一變,說道:「這夢殺生真以為自己背靠宗門,精通暗殺,無法無天了,居然敢向殿主你動手,死的好,我寧天生早就想殺了他。」

姜天說道:「可惜的是你面前這一位,可不這麼想,認為我殺了沙天生,惹了大麻煩,你告訴他,我敢不敢殺了夢殺生,敢不敢滅了觀山嶺。」隨着姜天一字一頓的渾身充滿殺意的說道。

整個人就如同一尊滅世的殺神一樣,殺意瀰漫,引而不發,但是依然讓姜宏感到陣陣心驚。

讓寧天生不由自主的心裏下了一大跳。

寧天生這才轉身看向姜宏說道:「原來是姜部長,看來姜部長今天來找殿主是想要迎接殿主回家,不過,恐怕姜部長太小瞧店主了,不要說觀山嶺,就算是觀山嶺背後的勢力,殿主也絲毫不懼,對了,你們姜家害怕,可不代表,別人害怕。」

說着寧天生轉身對着姜天說道:「不瞞殿主,這觀山嶺位於帝都,始終是我們軍方一根刺,早就想對他們動手了,沒想到他們這一次居然不知死活得罪了殿主你,殿主要想動手,我們軍方會全力支持。」

一旁的姜宏,整個人都出於震驚之中。

首先是寧天生的態度,恭敬,對,就是恭敬,他堂堂戰神既然對別人恭敬有加,再有就是寧天生的稱呼。

殿主,什麼殿主。

還有,人人畏之如虎的觀山嶺在寧天生的嘴裏,自己這位侄子,不但不害怕,反而連他背後的勢力也渾然不懼。

姜天看着姜宏說道:「區區一個觀山嶺,也配讓我害怕,你來的正好,夢殺生的屍體帶回去,交給那個女人,告訴她,不日我將會重臨姜家,讓她做好準備,不要到時候狼狽不堪。」

姜宏嘆息一聲,想要攔住姜天說道:「姜天,你真的不打算考慮回歸姜家嗎?」

不等姜天反應,黃一冷汗一聲,渾身瞬間爆發出強大的氣勢來,一下子攔在姜宏的面前,殺意凝然,冷冷的說道:「姜宏長老是吧,想讓我們殿主回歸姜家,首先你要做的了這個主,好像在昨天晚上你們姜家的會議上,姜家已經做出了,要殺了我們殿主的決定吧!」

姜宏頓時臉色一變,黃一的話的確沒錯,但是真正讓他臉色大變的原因,就是黃一怎麼會知道昨天晚上姜家的會議內容。

不過此時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連忙說道:「是,的確,昨晚的會議的確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但是畢竟我姜家家主不在,是姜雲和那個女人做出的決定,只要有我在,我可以發誓,絕對不會讓姜家亂來,我回去之後立馬去找老爺子,有老爺子出面,他們定然不敢胡來。」

。 「震地波!——」隨着魁熊一聲洪厚的吼叫,隨之而來得是更加劇烈的地震之感,一條地碎的裂縫從魁熊的雙腳之間的陰影延伸出來,直朝着九尾而去。

那地裂一道的速度如閃電一般迅捷,如九尾如此強大的先知才能輕易躲過,可雪上加霜地時,與魁熊搭配的石蠍從沙霧之上出現,伴隨着四面八方一擁而來的蠍群!

先知九尾的憤怒如此便被點燃到了最高點,他毫不留情地使出了【百鬼夜行】,在世界一陣黑白閃爍之間,將地上的蟲群全部碎散。九尾本欲揮舞古琴,向魁熊發散出千百絕殺琴弦,雷神卻在此時再次聚雷而上。九尾回神慢了那千分之一秒,竟然被紫雷的鬥氣重傷了肩膀……

石蠍和魁熊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一個伏地一個躍天,向著九尾衝刺過去——然而,這半途殺出的程咬金們,竟然是石蠍百般規勸休息一側的虛默一行……

菲莉爾揮動金色大鎚協著多多及時擋在了魁熊的面前,而兄妹兩人與小黑龍一起則擺在了石蠍的半路。

「你們真是一幫怎麼說都不聽話的冒險者啊!」石蠍的口氣難掩重重的的怨氣,隨即警告,「讓開,我需要這先知身體里的聖石!」

「我也說過了,他身上也有我們需要的東西!」諾蘭倔強地說道,「何況,比起九尾,我更討厭雷神,所以,這一趟我們必然保他!」

「先說好,我跟這先知不熟,但要東西也不能以多欺少啊。」菲莉爾帥氣地甩了甩手中的大鎚,擺出作戰的姿勢。

虛默則淡淡地嘆了口氣,說道:「前輩,這一次真的不好意思得罪了。」

幾人的對話只幾句,雷神和他們的嘍啰們的攻擊已經蜂蛹而來。雷神這次看得真切,出人意料地將苗頭轉向了虛默和諾蘭,看來是想先除去四周干擾,再轉而對付主要目標。

這雷神化身雖不如本體聚能時那麼厲害,也是此世界最強的三神之一的分身,那速度與力量自然不是虛默和諾蘭爾等可以應對的,倒是石蠍和魁熊及時反應了過來——石蠍瞬間指揮地上爬滿的蠍子壘成了一道壁牆,而魁熊將身體捲縮成球,在地面迅速滾動過去,將沙塵聯合成為一道巨大的土堆,與石蠍的蟲群一起,承受了這來自於雷神的重重一擊!

「啊啊啊啊啊!!!——」魁熊和石蠍的怒吼幾乎與爆炸一同響徹了雲霄。

一時間,沙霧厚重了不知多少倍,一眾眼前除了風沙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且那沙暴似得風與沙猛烈地刮著,似乎要將人都要吹飛起來。

虛默牢牢拉住了妹妹的右手臂,而匍匐過來的菲莉爾則用力抓住了他的左小腿,兩個主人則緊緊攀附着自己的主人。就在這三人兩寵感到惶恐又絕望的時候,虛默只覺得後背被緊拽而起,他們的身體被一下帶飛了起來,那力量強大而突然,竟然讓菲莉爾失去了重心,一下子防脫了緊抓虛默的手。

菲莉爾和多多就此捲入了風沙,而虛默、諾蘭和小黑龍則在強大力量的拖拽下,衝天而上,用不可思議地速度飛出了這片混亂的戰場……

當虛默回過神來,才發現他和妹妹被九尾零的琴弦綁地嚴實,正被那狂暴的先知拖着向比爾城一角跑去,小黑龍「嗷嗷」叫着,緊跟在後。

「零!……你這是要帶我們去哪裏?!」事關妹妹安危,虛默口氣中掩不住焦慮,竟然對這一向懼怕的九尾狐大聲吼叫出聲。

「要想活命就閉上嘴,乖乖跟我走!」九尾頭也不回,帶着他們繼續疾行。

這時諾蘭也恢復了神志,不經意地往後一瞥,卻看見沙塵暴正尾隨而來,伴着陣陣紫雷閃爍,轟鳴之聲並未間斷。

「哥哥……快看!……」諾蘭焦急地出聲提醒,「菲莉爾、多多還有那兩個黑衣人,是不是出事了?……」

虛默應聲回頭,那身後的場面頓時讓他啞然。

「哥哥,菲莉爾他們……」諾蘭眼眶不禁紅了起來,然而,伴隨着她這句未能吞盡的話語,兄妹兩人的眼前一下子變得漆黑,失重之感隨之而來,不用說,他們知道自己已被九尾拖入了一道不知深淺的地洞之中……

下墜、下墜……在黑暗中下墜,就好像時空轉換般地失重,讓虛默和諾蘭失去了時間和空間的感受。如若不是九尾最終落地前的一記氣流緩衝,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敢情是鐵定要粉身碎骨得。 這是一間複式公寓

一樓房間很亂,亂的不可下腳。

到處都是女性的內衣,絲襪與衣物。

蘇哲皺了皺眉,鼻子稍微抽了抽。

房間里的味道十分濃烈,但不是臭味,倒更像是稚川身上的體香。

看着少女將襪子與鞋子一起褪下,赤足踩在了棕黃色的木地板上,蘇哲挑了挑眉。

這種情況,他不可能繼續保持沉默了吧。

「稚川同學,這是?」

「我的房子,我媽媽給我買的房子」

稚川一邊拾着地上的襪子與內衣,一邊淡淡的說道

她的聲音中沒有一點羞恥心,好像被同齡男生看到了內衣和絲襪根本無關緊要一樣;要知道,這可是一種很危險的做法

換做成那些精蟲上腦的人渣,指不定現在就腦子發熱給撲上去了,配合著這房間里專屬女孩的清香,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發生

但幸運的是,蘇哲並不是這種人,他還有着自制力

「我母親是一個財團的大小姐,而我父親是一個遊手好閒的人渣,在一次意外中,就有了我」

「外公給了父親一筆錢,將他打成個半死,然後就將母親帶了回去,而我,也在初三的時候被趕了出來」

「他們給我買了這裏的房子,每月會定時給我寄錢,此後,我和他們就再無瓜葛」

稚川的話語十分簡短,她只用了三言倆語就將一篇勁爆,且富有曲折的故事說了出來。

如果換在以前,蘇哲第一反應肯定就是懷疑,畢竟財團什麼的,不覺得太過離譜了嗎?

但獲得了『戀愛之書』后,他又覺得,這些彷彿又都能接受了。

「是嗎?你父親還真是個人渣」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