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忽然,流光一閃,一個人影驟然出現在了屠神老祖的前方,擋住了屠神老祖的去路,伴隨著此人出現,屠神老祖面色大變,然後想也不多想的就身形一展,向著另外一個方向逃遁。

然……

流光卻是再次一閃,擋住了他的去路,讓屠神老祖面色變得陰沉了起來。

「蕭逸這一次是我栽了,非得趕盡殺絕么?」屠神老祖看著擋住自己去路的蕭逸,沉聲說道,如臨大敵。

「換做是你,你會放過我么?」蕭逸冷冷的看著屠神老祖。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一塊死吧!」

屠神老祖瞳孔一縮,接著眼中狠色一閃,猛地向著蕭逸沖了上去!

「不好,大哥哥,這老傢伙要自爆!!」滑稽兔子布偶的聲音傳入蕭逸的耳中,在它的聲音響起的時候,蕭逸目光頓時一凜。

「轟隆隆隆隆隆……」

下一秒,恐怖的力量爆炸開來,將方圓數十里都給籠罩,磅礴的力量恍如數十顆核彈爆炸一般,無比可怕,無比嚇人。


在這等爆炸之下,只見在那爆炸中心,蕭逸所處的位置,一個金鐘出現,將蕭逸給全然保護在了裡面,直到爆炸的餘波全然過去了后,這金鐘才恢復了原來的樣子,變成了如意金箍棒的本來模樣。

原來,在那電光火石間,蕭逸讓如意金箍棒化為金鐘,將他給包裹了起來,以此來抵擋住了爆炸的威能。

以如意金箍棒的強度,屠神老祖這等被壓制了實力的悟道境強者,明顯沒能傷害到它,破壞它的防禦。

「這老傢伙好果決的手段。」蕭逸讓如意金箍棒恢復了正常形態后,面色肅然的看著眼前的情況,只見視線所過之處,到處都是一片狼藉,出現巨大坑洞。

另外,一些殘破的物品,這會正漂浮在虛空。

屠神老祖自爆神魂,產生可怕力量,其不但是想要和蕭逸同歸於盡不說,也是連什麼物品都不準備留下,伴隨著他的自爆,他儲物物品裡面的東西,基本上都損害完畢,只剩下幾件武器漂浮在虛空。

且這幾件武器也都受到了不小的損傷。

這幾件武器赫然都是聖器,最差的是下品聖器,最強的達到了上品聖器的層次。

看著這樣的情況,蕭逸右手一揮,將武器給收入儲物戒子。

說實話,這屠神老祖此等反應,然蕭逸還是有著不小的吃驚。

一個悟道境強者,哪怕對方被壓制了實力,但他畢竟還是悟道境強者,這樣的強者,按理說絕對是不願意輕易死亡的,只要有一線生機,必然都會搏一下,而這屠神老祖卻是在蕭逸攔住他了后,和蕭逸交談兩句,緊跟著連放手一搏都不做,就直接採取了同歸於盡的自爆打發。

這樣的情況,那是無比驚人的,也是無比危險的。

如果不是蕭逸有著如意金箍棒,且如意金箍棒能夠隨他心意變化,乃是如意兵器,在這等攻擊的爆炸之下,若是被攻擊包裹,就算是以他如今的身體強度,也必死無疑。

「現在兩個老祖都已經死亡,是時候去追殺浮屠了,這傢伙這一次可是給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雖然在此等麻煩當中,我也獲得了好處,但接下來卻也是完全不能讓他再活著。」蕭逸收起了掉落的聖器后,目光一冷。

「四糸乃指引我找到浮屠!」

蕭逸對四糸乃開口道。

「好的,大哥哥!」四糸乃操控著滑稽兔子布偶對蕭逸應了一聲,然後就對蕭逸指引了一處方向,伴隨著她如此,蕭逸頓時施展出星河穿梭,按照四糸乃的指引,向著浮屠追殺了上去。

只見,此時的浮屠正向著極惡領域通往外界的傳送陣飛了過去,已經離傳送陣很近了。

只要走出了極惡領域,浮屠就準備第一時間回歸太陽宮,然後好好修鍊一番,接著就再次去死亡大殿獲得死亡大殿內殿的東西。 只要回到太陽宮,那麼就算是蕭逸的雖然不錯,浮屠也很肯定蕭逸絕對是殺不了他的,畢竟,太陽宮駐地當中,是不允許門下弟子任意廝殺的。


更別說他浮屠如今是真傳弟子,而蕭逸雖然實力不錯,卻根本就還不是真傳。

一個內門弟子若是敢殺真傳,那必然是會受到極強的懲罰的。

飛遁當中,浮屠離傳送陣的位置越來越近,因為心中忌憚的緣故,這一刻的浮屠那是全然將自己的飛行速度給施展到了極致,更是為了加快飛行,還施展出大死亡神通,瘋狂吸納極惡領域當中的煞氣和死亡之氣,與這一片天地共鳴,以此來讓自己的速度變得更快。

後方,浮屠所不能看到的方向,這會蕭逸也在飛速的施展星河穿梭。

雖然接連施展星河穿梭,法力上的劇烈消耗,讓蕭逸有著一些吃力,但為了追上浮屠,他也是顧不得那麼多。

浮屠心中所想的事情,這會也是蕭逸心中所想的事情。

浮屠確定自己回到了太陽宮蕭逸必然是不能動手,實則蕭逸也同樣明白這樣的事情。

一旦讓浮屠離開了極惡領域,那麼他想要再滅殺浮屠,就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了。

雖然以蕭逸的情況,給他時間,他完全能夠成長到讓浮屠打心底恐懼的程度,讓其不論怎麼樣都追趕不上,但留著這麼一個敵人在幕後活著,那也是蕭逸不允許的。

畢竟,浮屠此人會大死亡神通,獲得了死亡大帝的傳承。

對於吸收了浮屠記憶的蕭逸而言,他很清楚浮屠到底有多危險。

如今的情況,和頭一次與浮屠作戰的時候的情況可完全不同。


當時的蕭逸沒有去追殺浮屠,一是因為他必須得儘快獲得神幻領域的密匙,二是他當時所展現出來的手段也高不了浮屠多少,並沒有讓浮屠害怕什麼,所以他很清楚,就算是他不去找浮屠,浮屠也必然會快速找上他。

而現在他已經獲得了神幻領域的密匙,且還破滅了浮屠的算計,展現出了極強的力量,必然是讓浮屠深刻的感受到了危險。

如此情況之下,只要不是一個白痴,都不會再貿然對蕭逸動手,而必然是會隱藏在幕後積蓄力量,有如毒蛇一般,隨時等待給蕭逸致命一擊。

挪移,挪移,挪移……

在蕭逸不顧法力消耗的情況下,最終,他在浮屠沒有逃出極惡領域之前,追趕上了浮屠。

當他追趕上了浮屠的時候,蕭逸的面色略微有些蒼白,這是力量消耗過多的後遺症。

而在他面色蒼白的時候,浮屠的面色這會也同樣有著蒼白。

蕭逸法力消耗不輕,浮屠在瘋狂逃亡之下,又何嘗不是如此。

可以這麼說,如果不是蕭逸如今在大死亡神通上的造詣超過了浮屠,且蕭逸還將星河穿梭這等神通達到了完美境界,他想要追上浮屠,必然是非常困難的。

對於一個能夠共鳴極惡領域這一片天地,利用極惡領域的死亡之氣來增幅力量的人而言,想要追上這樣的人,真的很難。

「你不是說會再次找上我么,為什麼你卻是跑如此之快!!」蕭逸追上了浮屠后,一臉冷漠的對浮屠開口。

「蕭逸,我承認我小看你了,沒想到你身上竟隱藏著如此之多的手段。」被蕭逸給追上,浮屠的面色無比難看,一臉凝重的看著蕭逸。

「是嗎?那你可以去死了!」蕭逸眼睛一眯,然後左眼瞬間變成了金黃色。

「天神之眼,凍結!!」

蕭逸一下子將天神之眼給施展了出來,全然是不準備給浮屠再次逃離的機會,吸收了浮屠的記憶,他很清楚浮屠有著什麼底牌,其手中有著從死亡大殿那裡所獲得的異寶,就是上次和浮屠交手的時候,帶著浮屠破空而去的那塊玉璽,大帝玉璽!

死亡大帝所雕刻的玉璽,蘊含著大帝意志,擁有破碎虛空,生死逃亡的救命手段。

比之蕭逸很早以前所獲得那什麼勞什子由聖尊強者所煉製的符籙那是強了很多倍。

因為心中決定絕不給浮屠再逃命的可能,決定一擊必殺浮屠,最快將其給拿下,所以,蕭逸一施展天神之眼就最大限度的催動自己的精神力讓凍結施展到了極致,在他這等施展之下,浮屠的身形頓時猛地一下子被凍結在了虛空,哪怕浮屠在被蕭逸追上的剎間,其實就已經做好了逃離準備,卻人就沒能躲過被凍結的命運。

「死!」

一凍結住浮屠,緊跟著如意金箍棒就出現在蕭逸手中,狠狠向著那浮屠轟殺了上去。

「轟隆!」

「嘭……」

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只見浮屠在蕭逸的攻擊之下,身體猛地化為血雨爆炸開來,從頭到尾連絲毫反抗的機會都沒能做到,就因此死亡。

不過,浮屠剛一死亡,一道流光忽然就從浮屠爆炸的身體當中迸射了出來,接著化為一道玄妙的符文,快速向著蕭逸的身體烙印而上。

這符籙給了蕭逸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幾乎是在符文電射上來的剎間,他的瞳孔就下意識的為之一縮。

「大哥哥,別抵抗,讓它進入你的身體。」

就在蕭逸瞳孔一縮,準備施展如意金箍棒將其給轟滅的時候,四糸乃操控滑稽兔子布偶的聲音傳入了蕭逸耳中,讓蕭逸下意識的停下了自己的行為,任由符文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伴隨著這符文進入身體,其瞬間消失不見,讓蕭逸竟是半點都感知不到符籙的存在,好像這東西憑空不見了一般。哪怕蕭逸全然調動精神力感知也是如此。

這樣一個情況,讓蕭逸的眉頭皺了起來,接著下意識的將視線看向了四糸乃,與此同時,也將如意金箍棒給一下子收回了體內,讓其坐鎮泥丸宮。

被如此一個詭異且不知道作用的符文給進入身體,不論怎麼說都是讓蕭逸感到凝重的。

「四糸乃,為何不讓我轟滅那符文?」蕭逸疑惑的看著四糸乃出聲問道。 「嘛,大哥哥,那符文對倫家很是有用來著呢。」四糸乃操控著滑稽兔子布偶對蕭逸開口道。

「對你有用?」蕭逸愣了一下,接著有些好奇的對四糸乃道,「那符文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會我竟是一點都感知不到它了,難道已經被給吸收了?」

「這是那個叫做死亡大帝的傢伙所弄出來的大帝符文,這上面有著他的意志,看他的樣子應該是用來陰剛剛那個被大哥哥所滅殺的浮屠來著的,這符文能夠讓死亡大帝奪舍繼承了他意志的武者。」滑稽兔子布偶道,「另外,這東西應該是打開它所布置的死亡大殿的關鍵符文,沒有這個東西,常人進入死亡大殿,就算是破解了外圍也必然是很難進入內殿的。至於大哥哥你為什麼感知不到它了,倒不是倫家吸收了它,而是它有著很強的隱匿能力,全然融入了大哥哥的血脈。」

「哦。」蕭逸應了一聲,再次對這些所謂強者的手段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這些傢伙真的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這些所謂的傳承,所謂的大機遇,稍不注意,就必然會被陰一把,一旦扛不住,必然是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如果蕭逸體內沒有系統,那麼這會聽得四糸乃的話必然也是會但心的,不過現在四糸乃既然說對她有用,那麼蕭逸也就不擔心什麼了。

畢竟,死亡大帝雖然強大,但在蕭逸的眼中如今和化形了的四糸乃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雖然蕭逸現在還不清楚,系統所化的四糸乃其系統空間最逆天的到底到達了何等不可思議的存在,但系統的抽獎當中,連造化玉碟,連誅仙劍陣都有,想要滅殺一個區區死亡大帝的意志,那絕對不是什麼難事。

「既然它還在我的體內,那麼四糸乃你趕緊將他給吸收了吧。」蕭逸對四糸乃道。

「這會就吸收么?大哥哥真的確定要這樣么?雖然四糸乃這會絕對是能輕鬆將它給吸收的,但這樣的東西留在大哥哥的體內,雖然看似會給大哥哥你帶來隱患,但現目前說起來,對大哥哥卻是也有著很大的好處。它乃死亡大帝的意志所化,雖然隱藏在大哥哥的血脈當中,讓大哥哥你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可它卻實實在在的存在著,所以,只要大哥哥你參悟大死亡神通,它就必然能夠幫助大哥哥你加速領悟,且某些時候,更甚至還能幫助大哥哥你化解危險。」四糸乃操控著滑稽兔子布偶道。


「吸收掉吧,這種好處還是算了,雖然都說富貴險中求,但這種好處還是算了。」蕭逸眸光只是略微一動,然後就對四糸乃道。

「嘛,這樣啊,那倫家就不客氣了,多謝大哥哥款待!」滑稽兔子布偶對蕭逸嬉笑了一下,然後緊跟著就見四糸乃忽然身形一展,從原地消失不見,再次進入蕭逸的身體,然後,很快又從蕭逸的體內脫離了出來。

當她脫離了出來的時候,蕭逸明顯感覺到身體一松,雖然他並沒有感知到四糸乃吸收那符文的過程,但這一刻卻也很清楚,四糸乃應該是將符文給吸收了。

「吸收了?」

不過,雖然已經確定是如此,但蕭逸見著四糸乃這麼快出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

「嗯!」

輕柔的聲音從四糸乃的口中響起,四糸乃悄然略微的對蕭逸輕聲應了一下,她的聲音糯糯的非常好聽。

「你應該多多自己開口,你的聲音很好聽。」蕭逸又一次聽得四糸乃的開口,忍不住用手揉了揉四糸乃的腦袋,微笑的對四糸乃開口。

隨著蕭逸如此,四糸乃的悄然更紅,頭瞬間低得低低的,一副很不好意思,很害羞的樣子。

「大哥哥你可真壞了,哈哈哈哈哈哈,就知道欺負四糸乃,你是喜歡上了四糸乃么,四糸乃可還未成年來著呢,還是少女來著呢,大哥哥想吃了四糸乃么……」滑稽兔子布偶的聲音驀地響起。

「……」蕭逸。

雖然蕭逸知道四糸乃操控滑稽兔子布偶的人格很毒舌,膽大,全然不是四糸乃本尊能比擬的,但忽然聽得滑稽兔子布偶這等話語,還是忍不住面色一抽。

「大哥哥,你這是被倫家說中了么?大哥哥正色來著呢……不過,大哥哥若是想要吃掉四糸乃的話,可以儘管動手哦,四糸乃絕對不會反抗什麼的……」滑稽兔子布偶的聲音再次響起。

「好了,好了,真是越說越離譜了。」蕭逸用手略微用力的在四糸乃的頭上揉了揉道。

伴隨著蕭逸這樣,四糸乃緋紅著臉再次低下了頭,沒有再開口什麼,不過仔細看她的表情,雖然很少羞澀,但卻也有著一些享受蕭逸這等寵溺,眼睛都略微眯了起來,恍如小貓咪一般,可愛的耳朵也略微有些泛紅。

「呵呵!」

蕭逸見狀,輕柔一笑。

有這樣一個系統妹紙,其實也挺不錯的。

……

解決掉了浮屠后,蕭逸並沒有馬上離開極惡領域,雖然這極惡領域如今對他暫時也沒有了什麼吸引力,不過,這一次的戰鬥蕭逸的消耗確實不小,他一滅殺了浮屠,就找了一個地方,服用丹藥調息了起來,以此來恢復自己的法力。

而在他如此的時候,極惡領域這會卻是有些不平靜。

雖然這一次極惡領域的強者們圍殺蕭逸,不說是所有的至強者都出手了,但卻也幾乎是大半頂尖強者出手,其中聖尊九重天實力的強者那是非常多。

如此一個情況之下,蕭逸竟然沒死,不但沒死不說,還殺了數萬人,且連五大被壓制了實力的悟道境老祖竟都死在了蕭逸的手中。

要知道如今這個地方可是極惡領域啊!


且蕭逸才剛剛進入這個地方沒有多久,一個剛剛進入這裡的武者,竟然就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如此情況傳出去,頓時讓極惡領域不少人都為之震驚和慶幸,以及好奇。

雖然極惡領域經常都有妖孽出沒,但蕭逸這一次的戰績真的算是驚到了不少人。

「蕭逸么?有些意思來著呢……」

「呵呵,蕭逸,這個名字我記住了!」

「……」

一些沒有參與圍殺蕭逸的妖孽強者,伴隨著蕭逸如此,也算是一下子記住了蕭逸的名字。 一天後,蕭逸通過極惡領域的傳送陣走出了極惡領域,再次的回到了一開始進入極惡領域的祭台。

雖然蕭逸這一次進入極惡領域的時間極短,但蕭逸卻不得不承認,他這一次收穫不小。

一身戰力和剛開始進入的時候相比,有了很大的提升。

如今的蕭逸就算是不御使如意金箍棒,不讓四糸乃消化聖器,也都絕對能夠問鼎太陽宮有排位的真傳弟子行列。

可惜,蕭逸如今武道等級太低,加上他沒有後台,不能進行考核,否則的話,蕭逸回到太陽宮,必然是能提升自己在太陽宮的地位,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

在太陽宮內門弟子想要提升成為真傳弟子,雖然有著聖尊層次的武道等級是考核的第一要素,但這等要素卻也不是絕對,如果你能有後台,能夠獲得一些長老,掌座,或者實力強大,有著排位的真傳弟子或是傳奇弟子,經過考核也是同樣能夠成為真傳弟子的。

真傳弟子雖然不是太陽宮最強大的弟子,但卻也幾乎是相當於太陽宮門面。

所以如此層次的弟子,絕對是沒有什麼濫竽充數可能的。




Related Articles

炎暘頓時沉默了。

一時間場上再無新報價。 「可還有更高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