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隆隆!」

血肉翻滾的聲音不斷響起,七彩霞光交織,混沌光在慢慢變淡。

以混沌光淬鍊體魄,這個過程無疑是非常兇險非常痛苦的,強如半步聖天級強者也很難承認的了,但是,姜小凡卻硬生生的扛了下來,這股意志令蒼牙都有些詫異,渾濁的老眼中劃過點點幽光。

「出來!」

血霧之中傳出姜小凡的聲音。

隨著這道聲音落下,血霧中央的光華變得更加明亮,六枚神秘的印記浮現而出,如同是六片完美的原始大世界般懸浮在血霧之內。而在同一時間,一片模糊星空撐了起來,浩瀚無垠,璀璨耀眼。

遠處,牛角猿望著這片星空,又是一驚。

它自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片星空,之前已經見到姜小凡撐起過。只是,這一次卻是它看的最清晰的一次,那其中的那些星辰是那麼的真實,彷彿姜小凡是將一片真實的星空召喚了出來,令它震撼不已。

「這……」

強大如它,竟不知道該以什麼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

簡單的說,只有兩個字,震撼!

不僅是它如此,縱然是旁邊的蒼牙在看到這片星空后都露出了一絲驚色。

「嗡!」

石之上,銀銅沉浮,神圖盤旋。

兩者慢慢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方全新道圖,垂落下絲絲縷縷的大道霞光,令下方的姜小凡的血肉變得更加的晶瑩剔透。

「嘩!」

一道道的幽光卷射四方,而後又倒卷而回,場景極其壯觀。

這片混沌天河底部,密集的道光以肉眼可見的軌跡從四面八方射來,一道道的融入姜小凡的血霧之中。這是混沌天河內的本源精氣,此刻,它們受到六道神秘印記和銀銅神圖的牽引,不斷融入到姜小凡崩碎后的血霧內。

「咚!」

突然,一道似神鼓般的聲音響起,自蠕動著的血肉中傳出。

姜小凡的血肉在翻滾,儘管其中傳出了痛苦的悶哼聲,但是那股生命波動和神能波動卻是越來越恐怖。

甚至於,這一刻,其它地方有混沌光被牽引了過來。

蒼牙眼神閃爍了一下。

牛角袁則是心悸,駭然道:「這小子,這是要強行凝聚混沌體嗎?!」

混沌體,混沌世界已知中唯一的體質,也是最強的體質,號稱天地滅而我身不朽。這種體質,整個混沌世界只有一個人擁有,那就是第一代混沌王。

「咚!」

「咚!」

「咚!」

這片空間震動,相同的聲音不斷傳出,響徹四方。

這是姜小凡的心跳聲,這一刻變得越來越強盛,一股無比強盛的生命力開始擴散開來。他的體魄還沒有重新凝聚成形,但是氣息卻在一點一點的攀升。

「這等肉身,簡直是……」

望著這一幕,牛角猿張了張嘴。

它已經驚訝到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

此時此刻,姜小凡的神念浩蕩在血肉之中,他沒有第一時間重塑肉身,而是在以混沌光反覆的淬鍊體魄。這個舉動無疑很瘋狂,要知道他現在才羅天三重天而已,這個境界里就以混沌光煉體,這很危險。

「嗡!」

混沌光翻湧,血肉亦是在蠕動。

「啊!」

姜小凡的神念傳出痛苦的咆哮,震動這整片空間。

他有自己的道要走,打破一切,成就巔峰。這也是因為他曾經是孤兒的緣故,他很清楚這個世界的法則,想要好好的活下去,想要親人朋友好好的活下去,那就必須變得強大。他想變得強大,強大到足以壓制一切。

「再來!」

他傳出怒吼。

疼痛對於他而言太熟悉了,自從踏入修道路開始,他在修鍊一途上從來沒有走過任何捷徑,單就煉體這一道而言,誰敢說比他更用心?誰敢說比他對自己更狠?沒有,縱然是道尊現身也不敢如此言語,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修道路上無捷徑,就算他當初因為一些機緣突然提升了修為,在之後他也依舊會花費極多的時間來磨礪自己的道基,這就是他對修鍊的態度。古人說,態度決定一切,這句話有時候很沒有道理,但是有時候卻又很有道理。

就好比現在。

現在,他沒有凝聚出體魄,但是卻有一股駭人的波動擴散了開來。

「嗡!」

血肉如同水浪一般翻湧,成百上千道的混沌光從遠方飄來,不斷注入到銀銅守護著的血霧之中。金銀之光在其中交織,白色煙霧飄起,如同水蒸氣一般。

依稀間可以看到,血霧之中有六團神印在散發幽光,變得更加凝厚。

混沌光從四面八方不斷飄來,姜小凡則是藉助這等力量不斷錘鍊自己的血肉和骨骼,將不滅戰體擎至絕巔。而在同一時間,六團神秘印記和他撐起的星空在慢慢成長,於姜小凡的血肉中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太狠了……」

遠處,牛角猿喃喃自語。

姜小凡的修行方式無疑是殘酷的,如此狠辣的對待自己,自古也難以尋出一人。有誰能在玄仙領域的時候就以無盡道則錘鍊體魄?有誰敢以天罰之力鍛造不滅戰體?有誰敢在三清境界時候就引動星空本源力淬鍊體魄?又有誰敢在羅天領域就牽動無盡混沌光來煉體?

遍尋諸天萬界,這樣的人能有幾個?

古老相傳,一縷混沌光就能壓碎一片空間,足可見混沌光的可怕。普天之下,有哪個修士敢在羅天領域就吸收這麼多的混沌光來淬鍊血肉?那純粹是找死。但是現在,姜小凡絲毫沒有顧忌,瘋狂的拉扯周邊的混沌之力。

修道路,本就是逆天而行。

想要變得強大,就必須能吃常人不能吃之苦。


「啊!」

咆哮再次響起,震的天地轟隆隆作響。

「嗤!」

血霧涌動,絲絲縷縷的閃電交織其中。

強橫的血氣波動不斷擴散而出,四周涌動而來的混沌光更加浩瀚了,像是一道道小河般湧來,全部灌注進了姜小凡正在涌動的血肉之中。

「轟!」

金色神光沖霄,神聖而浩大。

以混沌光煉體,這個過程無疑是痛苦的,連一般的半步聖天強者都承受不了,稍有不慎就可能形神俱滅。然而,姜小凡在堅持,混沌光一點點的碾過血肉,破滅本就微不足道的血肉雜質,讓血肉變得更加晶瑩。

「咚!」

「咚!」

「咚!」


驚人的心臟跳動聲不斷回蕩,令四方一切失音。

此時此刻,以肉眼即可見,銀銅下的血肉在翻騰,七彩神光將之守護在其中,經受著混沌光一遍又一遍的洗禮。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湧入這個地方的混沌光漸漸變得微弱起來,如同清風拂過,慢慢消失了。

「轟!」

而在同一時間,強橫的神力波動一波一波的衝起。

「咕隆隆!」

血肉翻滾,很快,骨體出現,經脈重續,一具新生的體魄迄立在石台之上。

這是一具無垢無塵的完美戰體,肌體之晶瑩比琉璃還要乾淨,找不到絲毫瑕疵。絲絲縷縷的朦朧光華流轉於體表,四周有一道道的混沌之力翻湧而來,如同是一件鎧甲般覆蓋在這具肉身之上。

姜小凡重新凝聚出體魄,換上了一件黑衣。

他用力的握拳,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湛湛神輝。


「好強!」

他偏頭望向遠方,右手揮動,頓時有大片的玄青色光霧射來,在其身邊緩緩盤旋。這之後,這片混沌光沸騰,化作一件混沌戰甲,徑直披在了他的軀體上,令他看起來充斥著一股絕世威嚴。

「這,真的凝聚出了混沌體?」

牛角猿心悸。

姜小凡的動作太隨意了,但是就是那般隨意,可卻牽扯出了那般濃郁的混沌光,這簡直比混沌族十數君王合力凝聚大陣喚出的混沌光都差不了多少了,這很可怕。最為主要的是,姜小凡的肉身竟然已經可以自然的承受混沌光了!

不僅是它,縱然是蒼牙眼中都劃過了一抹異光。

「很好!」

石台上,姜小凡輕握拳頭,眼中精芒湛湛。

以混沌光重塑體魄,他做到了,這一刻,他感覺到了這具肉身中所蘊含的可怕力量,純以肉身力而言,聖天之下他已經少有人能敵。

「轟!」

沖霄的神光浩蕩而出,直接衝上了天河頂端。

此刻,他毫不保留的釋放神力,以他為中心,無匹的混沌光卷向四面八方,崩天隨地,破滅一切。相比之前,他如今的修為有了不少提升。

「羅天三重天巔峰。」

他自語道。

融合了第七塊銀銅殘片,以混沌光淬鍊體魄,他的修為確實變得強大了,但是卻依舊沒有跨入羅天第四重天。這讓他深刻體會到了修道路的艱難,果然越是到了後期,想要提升修為就越是艱難。 賀天龍幫中出現了什麼狀況,要火速回去支援,刀尖上過日子就是這樣打打殺殺。可現在車都不見了,怎麼趕回去支援,就別剃什麼火速了,一猜就知道是血義盟這幫小子跟他耍把戲, 賀天龍是誰?那可是華南市黑道的地頭蛇,豈敢隨便招惹。

“一羣狗B崽子,兄弟們!上,給老子使勁兒揍,馬勒戈壁,敢玩兒我!”賀天龍破口大罵,二十幾個壯漢氣勢洶洶地向着李成他們大步邁去。王三虎卻一直跟在賀天龍身邊“龍哥,打道回府吧,以後再收拾他們,咱要是再不回去,咱們的大產業可就快被三爺他們全瓜分了…”

“你也給老子閉嘴,收拾完了再去!”

“龍哥,可是等不急了啊!龍哥三思而後行,虧大了!虧大了!…”王三虎一邊苦苦哀求。

“兄弟們,都別害怕,都把手裏的傢伙拽緊了,這只是開始,習慣就好!”

“好的!成哥,兄弟們一起上!”趙斌大喝一聲,肩上扛着一把大砍刀,樑大偉拿着鋼管與他並肩作戰,還有陳樂,血義盟的幾個小頭目都站在最前面,威風凜凜,李成赤手空拳站在最前面,拳頭一捏,就迎上前去,一個壯漢見李成居然敢迎上來,嘴角一抹邪惡的笑意,跟着就是一拳接上,但是李成一拳掄了過去,直接讓那大漢一個後坐摔,“啊!”叫完一聲後立即不停地撫摸着拳頭,實在是疼痛難忍。

其餘壯漢都停下了腳步,瞬間三個壯漢一起朝着李成打過來,只見李成用肘部進行防禦,然後進行攻擊,力度相當驚人,轉眼間三個壯漢已經喘着粗氣半跪在地上。

“好!成哥威武!成哥威武!”血義盟的小弟齊喝一聲。“兄弟們!一起上,這羣龜孫子,不打不行!” 誰說督主沒愛情 ,趙斌絕不幹落後,拖着砍刀就上,一旁的陳樂也屬於力量型,身形看上去比對方的人馬還強壯,也是牛逼的人,跟着小弟們轟然出擊,沒有誰會膽怯,一個熱血沸騰,不是牛逼的主,但老子也要打遍天下,衝上前去,兄弟們一起衝上前去。

李成一個人被幾個壯漢圍着,但很快就把那幾個壯漢撂倒在地,而此時血義盟的小弟們可沒那麼牛逼,對方壯漢的拳頭不耐,有的小弟一棍子還沒揮上去,就被人一拳給打懵了,龍虎幫的打手們一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面對血義盟除了李成外,其他人都放倒得差不多了。

“操你媽!”樑大偉吐了一口夾着血絲的唾沫,一咬牙就爬起來,抄起傢伙就又上前去,趙斌也被一個壯漢揍懵了,不過還是勉強站了起來,大砍刀早已經不在手上,管不了那麼多,赤手空拳就上,沒幾下子,又被對方一腳踢倒,血義盟的其餘兄弟幾乎都在地上打滾,看情況都被揍得夠嗆。

李成一個人也根本無法顧及兄弟們,雖然對方不是自己的對手,但這二十來個人想統統撂倒,那也得學要點兒時間。

“都TM給我愣着幹什麼,上啊!快上啊!…”賀天龍在一旁咆哮着,看着血義盟的其他人都被他的打手們橫掃一地,但始終沒辦法解決李成,頓時有些惱怒。除了幾個被李成傷了筋骨的壯漢外,其餘的所有龍虎幫的壯漢們,都把李成給圍了起來,擺開了架勢。只見李成額頭上已經掛滿汗珠,身體不停在轉着晃動,眼睛的餘光不停四處掃描,只要對方敢動一下,就先一腳踢開。

壯漢們聽見賀天龍的咆哮,瞬間便出擊,李成側身一掃,往地上一蹬,面對衆人,得來點兒腿上的功夫,剛勁有力的彈腿讓一羣壯漢們連連後退,賀天龍見狀,臉上青筋都冒了出來,有些冒火,真有些想親自動手了。

“龍哥,趕緊撤啊!再不撤就晚了!來不及了啊!…..”王三虎還在一旁苦苦勸道。

賀天龍眼睛一閉,咬牙切齒的表情看上去很恐怖,“都TM一羣飯桶!飯桶!給老子撤…“賀天龍朝着壯漢們咆哮,於是大家紛紛都撤退了。這情況,龍虎幫一定有什麼急事兒要火速處理。現在已經沒了車,算是被血義盟陰了,不過也沒辦法,有氣也得先忍着,大事兒爲重。賀天龍打着人馬撤離了,賀天龍臨走時還狠狠地看了李成好幾眼,那眼神就跟見了殺父仇人似的。

李成拍了拍手,回頭望了望血義盟的小弟們一個個都在地上趴着,躺着,睡着,橫七豎八的,還有不少**聲,連傢伙也是散落一地。李成也是大驚,原來看兄弟們一個個都精神,很有架勢也有氣勢,到了真刀真槍這傢伙這麼一干,原形畢露了,用蝦兵蟹將來形容都不爲過。不過李成也沒太多感慨,畢竟兄弟們都年輕,沒經歷過什麼大風雨,混混也需要慢慢摸打滾爬,混出個名堂,今天這也算是給大家一次歷練機會吧。

“兄弟們,都沒事兒吧!”李成走了過去,四處問道。

有幾個小弟捂住小腹爬了起來,吐了口唾沫,“唉!成哥!我們不經打啊!對面的人實在是太狠了…”

“李成淡淡一笑“沒事兒,你們都還欠磨練…”

“成哥!啥時候有空教我們點功夫啊! 我有一個末世位面 !”一個小弟,拋出香菸送了一支到李成嘴邊,另一個小弟給點上。

“對啊!成哥,兄弟們如果都能跟成哥學幾招,打起架來那可牛逼了…”


…..


沒多久小弟們都爬了起來,有煙的都掏出香菸給兄弟們共享,看樣子大家也沒氣餒,畢竟大家都不是**湖,後面的路還長着,一般人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被捱揍中才能去到走別人的境界。

“成哥!不好了,有幾個哥們受了刀傷…”幾個小弟跑了過來。

“真TM丟人,剛那些人都沒拿刀啊!自己拿刀砍人沒砍着,反倒被人砍,真丟人!”

“趕緊送醫院啊!別耽擱了!”趙斌也走了過來。

“死不了人就別去醫院了,我們自己搞定,消毒了上點創傷藥然後包紮下就行了,打架哪有不受傷的?”陳樂揉着腰說道。

樑大偉吐了一口煙,淡淡迴應道:“嗯!不是什麼重傷,兄弟們自己能夠處理就自己處理吧!習慣就好!”

“兄弟們看着辦吧!受傷了還是去醫院比較好!”

“成哥!沒事兒的,小傷而已!”




Related Articles

寇銀生喝著茶,放下杯子。

「怎麼不說話,她說不回來?」「說回來……...
Read more

“對不起,對不起。”

許一安忍氣吞聲,雖然他的導師安慰他說,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