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真是想不到會是這種結果,想不到韓家不僅即將拉攏到一位煉藥師,同時還能贏得威爾拍賣行的好感,相信用不到明天,今天內廳發生的事便會傳遍整個黑岩鎮,這下子平靜了百年的黑岩鎮估計不再平靜了。黑岩鎮唯一中立勢力的名頭,也因為這件事名存實亡了。」看著慕月滿臉微笑的和韓辰二人親密的說笑著,宋白山苦笑著搖頭道。

「哥哥,韓家能不能拉攏到那位神秘的煉藥師暫且不談,如今韓家tongguo韓辰二人顯然yi精取得了威爾拍賣行的好感,威爾拍賣行的背後有威爾家族撐腰,ruguo威爾拍賣行不再保持ziji那唯一的中立勢力的名頭,暗中相助韓家,nàme我們宋家與公羊家豈不是危險了?

更何況ruguo韓家真的拉攏到了那位煉藥師,那韓家與威爾拍賣行之間的guānxi肯定會更加牢固,到shihou我宋、公羊兩家可就是人家刀殂下的魚肉了,是宰是殺只看人家的心情了,這可怎麼辦啊!」雖然宋白山自語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身旁的宋若雨全部的聽了去,當即有些急促的看著宋白山焦急的說道。

「百年前我們三家nénggou在眾多勢力虎視眈眈下共同奪占黑岩鎮,並且屹立百年不倒。如今百年過去,三個家族都不是吃素的,哪個méiyou幾張底牌,

縱然煉藥師珍稀無比,三大家族卻也不會因此而被輕易擊垮。至於威爾拍賣行更是不用擔心。

黑岩鎮離didu路途遙遠,在didu有另外三大頂級家族牽制著,威爾家族就算想派人暗中相助韓家那也是鞭長莫及,況且小小的韓家能不能引起威爾家族的興趣還兩說呢。

只要我們不與威爾拍賣行的人為敵,慕月也méiyou借口對我們出手。而ruguo韓家真的狼子野心,以為搭上威爾家族這條線就能將我宋、公羊兩家趕出黑岩鎮那就打錯算盤了。真要鬥起來,誰從黑岩鎮中消失,還不一定呢!」

宋白山伸手輕拍了拍宋若雨的稚嫩的肩膀,安撫後者心中的焦急。隨即語氣溫和的安慰道,只是說道後面卻是語氣yi精變的冰冷無比,看向韓辰的眼神也是閃過一絲寒意。

「嗯?」看著靈玉緩緩消失在通道中,去拍賣行倉庫里去藥材。與慕月隨意談笑的韓冰辰然感到一絲寒意,頓時心中精惕,靈魂力四散開來,立刻轉頭向著剛剛那陣發出寒意的方向看去,只是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個身著白衫的青年與一個身著翠綠的百褶如意月裙的少女並排著緩緩消失在內廳門口的通道中。

「怎麼了?」gǎnjiào到韓辰的異樣,身旁的韓靈兒疑惑的問道。

「沒shime!」皺眉快速的思索著,剛剛那道充滿寒意的目光韓辰肯定,絕對是那個白衫青年發出的,但韓辰不mingbái的是對方為shime會對他產生這種目光,韓辰可以確定ziji並不認識對方,思索良久依然不得其解。搖了搖頭輕聲說道。

對於韓辰的話韓靈兒根本不信,但韓辰不說,韓靈兒也不會追問,循著韓辰的目光看著內廳連接大廳的通道口眨巴了幾下明亮的雙眸,眼中滿是疑惑。

「呵呵,韓公子運氣真不錯,您所需要的藥材我拍賣行的倉庫正好還剩下一些。」過了一會兒,去取藥材的靈玉yi精回來了,說著便伸手將左手上的一枚空戒取下,遞給韓辰。

韓辰欣喜的接過那靜躺在靈玉白皙滑嫩的手心的空戒,也不在乎身邊的慕月等人,便將心神探入空戒中趕緊查看起來。

空戒並不大,只有二十多個立方大小,但也屬於中級空戒,可比韓辰手中只有三立方大小的低級空戒好的多了。


空戒中並méiyoushime其他的東西,只有一些用白玉製成玉盒盛裝著的藥草,藥草雖然也佔去了一個角落,使得二十多個立方的空間,顯得有些空曠,但韓辰méiyou在乎這些,此時的韓辰看著那些用玉盒盛裝的藥材,心中一陣欣喜。

這裡的藥材全部都是煉製『火山紅』的藥草中一些稀罕,不易買到的藥草靈萃,尤其是七明芝足足有十株之多,炎根草與龍舌果也有七八份。

加上韓辰ziji先前收集到的藥材,光是炎根草與龍舌果就有十多份,雖然限於七明芝只有十份,但也足足可以煉製十份『火山紅』了。

空戒中只是煉製『火山紅』中一些稀罕藥草靈萃,其他的藥草並méiyou,不過所缺的都是些普通藥材,韓辰可以私下裡自行購買。

這倒不是韓辰忘了和靈玉說,而是韓辰故意為之,僅憑空戒中的這些藥草,就算事後慕月等人想要推測韓辰背後那位『煉藥師』想煉製shime丹藥也是不kěnéng的。

韓辰可不相信以慕月與靈玉二人的精明,會不對ziji背後的那位『煉藥師』感興趣,而且今天慕月如此偏袒ziji這邊,yi精完全背離了做為中立勢力的準則。

不排除慕月本人也極為厭惡公羊豪,但韓辰認為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韓靈兒的存在,從先前在茶樓後者有些討好似得將兩張珍貴的星辰卡送給韓靈兒,便從猜出一二了。

但是這不代表後者yi精忽略了韓辰背後的那位『煉藥師』的存在,鬼谷子是韓辰最大的秘密,以後ziji學會了煉丹,肯定暴露在眾多勢力的眼前。

如今既然人們認定ziji背後有一位神秘的煉藥師暗中相助,韓辰也所幸順水推舟,就算以後zijiturán可以煉製丹藥,別人也不會起疑。但是也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會刻意做出一些遮掩的手段。

bi精『火山紅』是鬼谷子從地府帶來的,這個shijiè煉藥師中強人也不少,萬一因為『火山紅』使得鬼谷子的身份曝光,nàme韓辰就等著被那些站在shijiè金字塔頂端的勢力追殺吧!

然而韓辰不zhidào的是ziji這個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在這個shijiè上,哪個煉藥師méiyou幾份ziji獨有的丹藥煉製方法,就算『火山紅』被別人所知曉,也只是令那些煉藥師驚奇一下而已。

「多謝靈玉管事了!」雖然心中激動,但韓辰卻是將它深深埋藏在ziji的心底,臉上依然是溫和的笑容。


將藥草轉移到左手上的那枚空戒中,韓辰正準備將星辰卡遞給靈玉,付賬購下這些藥草的shihou,卻立刻被pángbiān的慕月給打斷了。

「韓公子你這是在做shime?寒摻姐姐嗎?這點東西我慕月還是送得出手的。就當是你們在姐姐的拍賣行中受到公羊豪的sāo擾,姐姐給的賠償好了!」慕月對著韓辰擺了擺手說道,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聽得慕月這麼說,韓辰只好苦笑一聲,韓辰可是zhidào,空戒中這些藥草的價值,看絕對不低於五六萬金幣,但既然慕月這麼說了,韓辰也不好駁了慕月的面子,只得收回星辰卡。

這點藥草雖然對於慕月來說不算shime,但卻是幫了韓辰一個大忙,此後不用再花費shijiān、金錢為了尋購藥材而費神了,這些藥草煉製出來的『火山紅』足以讓韓辰用很長一段shijiān了,接下來的shijiān韓辰便可以為四個月後的年底『考核選拔』做準備,正式衝擊『納靈九式』。

正準備將轉移完藥草,yi精空蕩蕩的空戒還給靈玉,但看到慕月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韓辰心中遲疑一下。隨即苦笑一聲,收回伸出去的手,只得承了後者的情。

取下ziji那枚低級空戒,將裡面的所有東西再次重新移轉到那枚中級空戒,戴在手上。

「呵呵,既然慕月姐姐執意,那韓辰只好厚顏收下了。」對方yi精給足了ziji的面子,韓辰也順水推舟,換了個稱呼,抱拳笑道。

(第九更送上,不行了,十三實在太困了,還有一更明天早上送上,抱歉!!!) 今天韓辰來拍賣行的目的本就是為了購買藥草,雖然中間因為公羊豪的事情而耽誤了一些shijiān。但所幸煉製『火山紅』所需要的藥草全部都收集全了,既然目的yi精達到,韓辰也準備離開了。


和慕月告辭一聲,便攜著韓靈兒與身後的韓石三人離開了拍賣行。

看著韓辰幾人緩緩消失在通道中,慕月與靈玉依然還是定定的在那站著」「。

「慕月,為何你會對這個韓辰如此示好?」靈玉看著身前的慕月疑惑的問道。

「靈玉姐,你覺得這個韓家二少爺如何?」對於靈玉的疑問,慕月卻並未立刻回答,一雙極具魅惑的眸子依舊定定的看著早已看不到人影的通道。良久,慕月才轉過身來,看向靈玉微笑著說道。

「唔無論是先前面對公羊豪,還是與我們交談,這個韓家二少爺所展現出來的沉穩、睿智、氣度、魄力,無一不是上上之選。即便是與didu中的那些才俊相比。亦是毫不遜色。

而且他眼神中總是透露出一種淡淡卻堅定的自信,似乎一切都盡在掌握一般,就算是剛剛和公羊豪那幾人對峙的shihou,即使明知ziji這邊處於劣勢,眼中也不曾出現絲毫懼怕!」低頭略微沉底,組織了下語言,靈玉抬起頭,緩緩的說道。

「呵呵,既然韓辰如此優秀,那為shime以前這麼多年又會表現的nàme不堪呢?」聽到靈玉對韓辰的評價,慕月心中暗暗點了點頭,因為這也是她的gǎnjiào,接著又繼續反問道。

「這個」聞言,靈玉不由一愣,秀美微蹙,沉思了一會兒后,搖了搖頭,完全無法回答。

雖然心中yi精隱隱有了答案,但靈玉下意識的將那種kěnéng性排除了,ruguo真是那樣的話,nàme這個年僅十四歲的少年就有點可怕了。

「靈玉姐,其實你心中yi精有了答案了,不是嗎?需知,世上méiyoushime不kěnéng的!」慕月看到靈玉遲疑樣子,淡淡的笑道。

「呵呵,我的確有點猜測,但卻不敢承認。ruguo這個韓辰以前在人前表現的那般怯懦、不堪造就,是他故意偽裝的話,那未免有點太過可怕了,他還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年啊!」靈玉呼吸一滯,隨即苦笑一聲說出ziji心中的猜測。

「月兒說的不錯,世上méiyoushime不kěnéng的。韓天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韓楓醉心修鍊,對於家族的事情根本不感興趣,對於家主之位更是不屑一顧,也因此才會在幾年前外出歷練,至今幾年也沒回來一次。

而二兒子韓辰卻是天生體內寒氣鬱結是個無法修鍊的廢人,對於一個家族而言,根本不kěnéng會讓一個廢人成為家主的。就算韓天力排眾議,扶持韓辰成為家主,那也只是徒然,不說無法讓族中的人信服,這件事本身對於家族而言也是個不小的恥辱。

韓家雖然無法和我威爾家族相比,但在這黑岩鎮卻也是一方勢力。韓家絕不缺乏青年俊傑,而惦記著家主之位的更是不少,這個shihou韓辰ruguo還表現出非凡的才智的話,那才是自掘墳墓。這種為了爭奪權勢而同族相殘的事情,在didu的那些小家族中時常發生,根本不足為奇。

所以這個shihou他只能偽裝ziji,麻痹別人,淡出人們的視線,選擇蟄伏起來。他要等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他一飛衝天的機會,如今這個機會他等到了!」靈玉的話音剛落,從二人身後緊接傳來一個蒼老而又沉穩的聲音。

「葉老!」二人回頭一看,正是滿頭銀髮,身著米白色袍服的葉老。

「況且你們真的以為世上,有那種只需幾個月,就能讓一個廢人擁有可以匹敵六星劍侍的丹藥嗎?

劍侍階完全是奠基階段,這個shihou體內內息薄弱,根本無法承受丹藥猛然提升實力時那狂暴的衝擊。

若老夫猜的不錯的話,想必早在幾年前韓辰就yi精得到那位神秘的煉藥師暗中相助,而開始修鍊了。

小小年紀就能懂得審時度勢,隱忍這麼多年。以此子的才智,小小的黑岩鎮根本束縛不了他,這也絕對不是他的舞台。假以時日,整個didu,甚至kěnéng整個東州都會因為他的出現而掀起滔天巨浪。」葉老看著二人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葉老自威爾家族上一代家主時便為家族效力,至今已歷時四十餘載,在家族中也算是元老一輩的了,再加上葉老那五星劍兵的實力,就算是家主也是對葉老禮敬有加。

didu中的那些青年才俊,葉老更是不zhidào見過多少。可這麼多年來,還從沒聽過葉老對哪個年輕人有過如此高的評價。

而如今,葉老居然給對一個初見的少年出如此高的評價,實在是讓二人心中驚愕不已。

「呵呵,月兒這次做的不錯,此子只宜交好,不可交惡。否則一次滅殺不死,讓其逃脫的話,只會平白替家族增加一個潛力無窮的敵人。」葉老也看到二女驚愕的樣子,臉上那板著的臉色舒緩開來,露出一絲微笑,顯得無比親和,眼帶笑意的對著慕月說道。

雖然心中驚愕葉老對韓辰的評價太高,但慕月心中還是暗暗記下葉老的告誡

此時的韓辰yi精攜著幾人離開了拍賣行,對於慕月幾人的猜測完全不zhidào,不過就算zhidào了,估計也只會淡然一笑。

韓辰能僅憑一個月的shijiān就擁有現在的實力,完全是因為鬼谷子的指導與ziji艱苦的努力才有的結果。不過葉老的最後的那句話卻méiyou說錯,韓辰絕不會甘於窩在小小的黑岩鎮的。

此行威爾拍賣行不僅將煉製『火山紅』的所有藥草全部購買齊全了,而且還是足足可以煉製十份『火山紅』的分量。

解決了眼下這個最要緊的問題,韓辰心中一陣輕鬆。

今天本來是來陪韓靈兒出來遊玩的,但是卻因為ziji的事用去了一上午的shijiān,看了看身旁一直靜靜跟在ziji身邊的韓靈兒一眼,韓辰心中有些愧疚。

接下來的一下午,韓辰都一直陪著韓靈兒四處遊玩,直到明月高懸,漫天星斗的shihou才回到了韓家的坊市中。

「現在也到我韓家的坊市了,韓石大哥你們也回去吧!今天辛苦你們了,ruguoméiyou你們在,今天我和靈兒估計就要在拍賣行被公羊豪那傢伙欺負了!」走到白天與韓松相遇的difāng,韓辰回身對著韓石三人抱拳一笑道。

由於韓石三人是隨著韓松管理坊市,所以晚上只能在坊市休息,

「少爺這是哪裡的話,這都是我們分內的事,只是今天那一拳méiyou打中公羊豪那個雜碎,真是太可惜了!」聽到韓辰居然如此鄭重的感謝ziji等人,韓石三人頓時一陣手足無措。

家族中那些個少爺小姐們出來的shihou哪個不是對它們頤氣指使,三人何等受到過如此禮遇,當即趕忙擺手道。只是對於無法教訓公羊豪感到可惜無比。

「呵呵,何必為了一個紈絝而自傷腦筋呢,以後會有機會的。好了,shihou不早了,那我們也該回去了!」韓辰搖了搖頭淡笑道,隨後便向三人告辭,與韓靈兒向家族宅邸走去。

看著韓辰與韓靈兒並肩緩緩離去的樣子,韓石身後的二人中其中一個青年感概的說道:「唉現在我終於體會到老人們常說的謠言不能信,今天我才zhidào,以前關於二少爺的那些謠言都他媽是狗屁。家族裡的那些個長老的子孫和二少爺根本不能比。」

「誰說不是呢!而且我turán發現二少爺和靈兒小姐是這麼的般配,家族裡那些人還想追求靈兒小姐,平時沒的對比還不覺得,現在才發現二少爺可比他們優秀多了!」聞言,另一個青年立刻接著說道,語氣中對於韓辰的尊敬溢於言表。

「二少爺待我們好,我們也不能辜負了二少爺,今天就是因為我們實力不夠,才會被公羊豪那些人欺辱,回去好好修鍊。只要我們有了足夠強的實力,不僅nénggou好好守護二少爺、靈兒小姐,有機會還能收拾公羊豪那個雜碎!」韓石回頭對著二人沉聲道。

聽到韓石的話,二人眼前一亮。

「對,回去好好修鍊,以後才能有實力守護二少爺跟靈兒小姐,才能好好收拾公羊豪那個雜碎!」

雖然yi精離開,但韓辰二人還是nénggou聽到身後隱隱傳來三人的的對話。

聽到三人說ziji與韓辰很般配,韓靈兒那絕美的臉頰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紅暈,顯得嬌美無比。

韓辰卻是淡然的很,看看身旁絕美的韓靈兒,韓辰的嘴角露出扯起一抹笑意。

(這是昨晚的第十更,今天另外還有兩更!!) 晚上的韓家坊市與白天相比,卻是要熱鬧了許多。

那些白天遊走在死亡邊緣的傭兵,為了生計拚死累活的商人們大多都會選擇在晚上出來,開始他們的娛樂生活,籍此釋放長久以來的壓力。

人們三三兩兩的聚攏在一起大聲談笑著,有的卻是準備拉上幾個好友一起去酒館喝酒,來個一醉方休。

而還有的傭兵們依然在路邊擺上攤位,希望有人可以做些生意,換些過活的錢財」「。不過這些大多都是些好吃懶做,又貪生怕死不願進入魔獸山脈的潦倒傭兵。

一切都顯得如此熱鬧,韓辰與韓靈兒之間卻是安靜無比,二人也很享受此刻的寧靜,並未交談,緩步向韓家走去。

而對於這麼一對俊秀的少年男女,那些個傭兵們在白天的shihou或是親眼見過或是被朋友們奔向告誡,yi精盡皆知曉了這對少年男女是韓家的人,自然不會不長眼的上來找事。

路並不長,一會兒后二人便來到了韓家府門前。

「少爺,靈兒小姐!」途徑大門的shihou,守衛在大門前的兩名旁系弟子恭敬的行了個禮。

「嗯!」韓辰一愣,被二人搞的一頭霧水。這二人韓辰還是有點印象的,以前每次見到ziji的shihou,這二人看向ziji的眼神都是極盡蔑視,就算是今天早上與韓靈兒出門也不曾如此過。不過韓辰還是沉聲應了聲。

韓靈兒倒沒shime想法,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二人腳步不停的向裡面走去。

「屬下見過二少爺!」就在二人剛剛進入大門的shihou,從大門pángbiān的走廊上傳來一個渾厚的男子聲音。

韓辰二人停下腳步,循聲望去,一個壯碩的身影從大門邊黑暗的走廊中走了過來。走近之後,韓辰二人才發現這個身影原來是昨日曾在劍閣前攔下韓辰的守衛韓忠。

「不zhidào韓忠大哥在此等候,所為何事?」看著韓忠,韓辰疑惑的問道。

「稟二少爺,家主命屬下在此等候,待二少爺回來,讓您去書房一趟!」韓忠微微躬身,略顯恭敬的說道。

聞言,韓辰一怔。隨即眉頭微皺,心中有些疑惑。都這麼晚了,父親怎麼還特意讓韓忠過來等ziji,讓ziji去書房?

但想起今日在威爾拍賣行所發生的事,韓辰眼中閃過一絲瞭然。估計是因為今天在威爾拍賣行內廳的事yi精傳到韓天的耳中了。

雖然與公羊豪有些摩擦,但這最多只是小輩之間的事,況且ziji並méiyou吃虧,顯然則並不是韓天這麼急切的要見ziji的原因。


nàme唯一的kěnéng就是今天慕月在處理此事時,偏袒ziji的事情了。

「zhidào了!」想mingbái之後,韓辰對著韓忠微微一笑道。

然後便與韓靈兒說了聲,便隨著韓忠向書房走去。

穿過幾條長廊,兩人便來到了書房前。在書房門口前,韓忠停了下來,示意韓辰獨自進去,然後便在書房門前來回巡視。

「辰兒,回來啦!如何?今天和靈兒那個丫頭玩的開心嗎?」看到韓辰進來,韓天放下手中的卷宗,微微一笑道。

「咳咳只是隨靈兒隨意遊玩而已!」聞言,韓辰臉色微微發紅,咳嗽一聲,尷尬道。

見韓辰面露尷尬之色,韓天微微一笑,也不在調笑,將桌上的杯盞捧起,緩緩喝了起來,顯得有些沉默起來。

韓辰zhidào韓天肯定會開口問ziji,也不心急。

一shijiān,書房中顯得很是安靜。

良久,就在韓辰快要失去耐心,忍不住想要詢問的shihou。韓天turán開口向韓辰問起今天白天在拍賣行發生的事。

「把今天的事情和我說說吧!」

韓辰先前便yi精猜到韓天定然會開口詢問,所以並不驚訝,然後便原原本本的將白天發生的事緩緩說了出來。

韓辰說完之後,只gǎnjiào喉嚨都快乾裂了,直接抄起韓天書桌上的茶壺猛灌了一大口,直灌了大半壺,才gǎnjiào舒服一些。

聽完韓辰的敘述,韓天臉色平靜,右手手指有節奏的緩緩敲擊著身下的靠椅。讓人看不出來在想shime。

「好了,不早了,辰兒你先回去休息吧!」良久,韓天才對著韓辰微微一笑,溫和的說道。

韓辰心頭疑惑韓天的反應,今天叫ziji來居然只是為了問ziji白天發生的事,對於慕月對韓家的示好卻隻字未提,好似是不zhidào一般。

雖然疑惑,但韓辰還是點頭應了聲,退出了書房

從書房回到房間這一路上,韓辰一直是眉頭緊皺,心中暗暗思索著。

從韓天讓韓忠在門口等著ziji,可以看出韓天對於白天拍賣行慕月示好ziji的事還是很關心的。

但是當ziji將整件事原原本本說了出來后,韓天又是好似一副不關心的樣子。

ruguo要說韓天不關心這件事,韓辰打死都不相信。

威爾拍賣行的背後就是didu四大頂級豪門家族的威爾家族,在黑岩鎮中只要和威爾拍賣行交好,就等於抱上了威爾家族的大腿,到shihou就算是宋、公羊兩家也要仰仗韓家的鼻息。

turán,韓辰的腳步一頓,直接停了下來,疑惑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韓辰記得剛開始敘述的shihou,韓天眼中還是閃爍著激動的,但是當ziji說出在茶樓慕月送星辰卡給韓靈兒,以及當看到韓靈兒收下星辰卡,慕月眼中閃過一絲欣喜的shihou。



Related Articles

老子前世到底是什麼牛逼哄哄的人物啊!?

肖遙的好奇欲被勾了起來,他很想弄清楚究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