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

在這海洋中巨浪的衝擊下,細線終於奔潰。

而在這海浪的衝擊下,先前沖入戰局中的四個光團漸漸緩緩的浮現出來,這場景倒有點像是海上升起紅日來一般。

四個光團越升越高,最後已經升到練武堂的最上空的橫樑上。


霜兒劍訣一捏,迎著四個光團劃出四道細線,頓時,四道細線一閃,便是飛到了半空,將四個光團連接在一起了。

頓時,光團的光芒在一瞬間耀眼到了極致。隨即有這密密麻麻的細線開始從四個光團中射出來,細線在半空相互交纏,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勾結成了一張大網,對著下方的赤色海洋籠罩上去了。

詭異的是,大網籠罩上海洋后,海洋竟然無法從網線中的空隙中流淌出來,隱隱要被裝起來。

看著這壯烈的交鋒,血衣門門人所有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錯過精彩的瞬間。

溫青璇沒有修鍊,身體自然不能和楊寧相比,此刻,她額頭上都已經滲透出來涔涔冷汗,不過她眼睛卻比適才還要明亮,「楊寧,你要是能再接下我一招,考驗就算是通過了。」

楊寧不敢怠慢,算是見識到了眼前的女子強大,恐怕他稍稍分神,便會立即敗落下來的。

兩人劍招再次施展而出,交擊在一起。


申敏身後忽然涌動起來道道赤色光輝,光輝中有著大海的虛影咆哮著,聲勢極為的駭人。

霜兒一聲嬌喝下,手中的柳葉刀拋出后,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圍繞著她身子旋轉,漸漸的她身邊開始有著雪花浮現出來。

觀戰的所有人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知道這一招下勝負將會分出來。

「去!」

申敏身子上前一步,手中的短劍忽然射出,釘在前方還在交鋒中的浪潮中,隨著她匕首射出的,還有他身後赤光以及咆哮著的海洋虛影。

「轟隆!」

滾滾如雷的巨響中,原本已經被大網籠罩的海洋再此刻一下子咆哮起來,很快的撐開了大網的籠罩。

幾乎在同一時間,霜兒也出手,身子周圍旋轉的柳葉刀越飛越快,最後那些飄舞的雪花竟然出現在了整個練武堂中。

而咆哮的大海中,海面上浮現出來一層層堅冰,隱隱有種被冰凍的跡象。

然而就在這時,申敏先前射出的赤色之光開始緩緩透過堅冰而升騰起來。

堅冰在一連串的爆炸聲中炸開,忽然所有的浪潮和雪花都開始肆掠,待得所有能量歸於平靜時,申敏射出的短劍已經靜靜懸浮在了霜兒身前。

這一計交鋒中,霜兒敗了。霜兒敗了便是溫青璇敗了。

靜,那是死一般的寂靜!

他們公認的的奇才、博古通今的女子竟然敗了。

半晌之後,練武堂上才響起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天啊,竟然是楊公子獲勝!」

「太不可思議了,楊公子竟然能戰敗大夫人!」

「嘖嘖,楊公子藏得夠深。」

又過了很久,溫青璇才慢慢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敗了?敗在楊寧手中?

一時間,她心裡充滿濃濃的苦澀和難以置信。不過她依然很有禮貌,對著楊寧說:「恭喜,你以後就是血衣門的三當家。」

場中頓時響起陣陣熱烈的掌聲,一起高呼:「三當家!三當家!」

馬殘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來笑容,一直高高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

「恭喜。老三。」

「好樣的,老三。」

馬殘和尤暴一起走到楊寧身邊,笑呵呵的說道。

霜兒沉默很久,緩緩對著申敏和楊寧行了一禮。神色有些複雜。

忽然,只聽得砰的一聲悶響,只見溫青璇身子竟然栽倒在了地上。

「啊,夫人。」

「大夫人!」

所有人驚呼,尤暴一個步子竄到溫青璇身邊,神情焦急,抱起她身子頭也不回的衝出練武堂,奔著她房間而去了。

「這?」楊寧疑惑,看向馬殘。

雖然溫青璇心力耗費了不少,但是也不至於這般虛弱啊。

竹馬之再次愛上你 大夫人的身體有病。」馬殘苦笑一聲,說道。 聽著馬殘的話,楊寧微微詫異。

馬殘繼續說:「大夫人就因為這病所以不能修鍊。她的身體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不能儲藏靈力。」

楊寧眉頭微微一挑,身體不能儲藏靈力,這他還是頭一次聽見,即便是他通讀大道三千,知道無數的名人異士,也從未聽說過這特例。

要知道,對於感靈境的修鍊者而言,靈力乃是儲藏在經脈中,破靈境的強者則是在體內另外開闢靈海,從而儲存靈力。

馬殘苦笑一聲,說:「要是大夫人能修鍊,憑藉她的聰明才智恐怕現在都是破靈境強者了!」

楊寧贊同,對於溫青璇的博學,他深有體會。

這時,申敏來到楊寧身邊,笑呵呵盯著楊寧,好像是要獲取他的誇讚。

馬殘冰冷的臉上首先浮現出來一個大笑,雖然有些僵硬,但是也勉強算是入眼,「恭喜三夫人。」

申敏臉上微微一紅,倒是很樂意的收下馬殘的道賀。

「對了,老三,你現在跟我去趟賬房,交接下權利。」馬殘說了一聲,便是在前面帶路。

楊寧點點頭,和申敏一道跟在馬殘身後。

直到楊寧身子消失在練武堂,練武堂中的血衣門門人依然議論不停,看楊寧的眼睛充滿了濃濃的崇敬。

賬房中記載了血衣門所有的收入以及門下所有的門人。

血衣門在去年的收入一共是三萬上品靈石,六萬中品靈石以及十萬的下品靈石。而門人則是有一共有三千七百。

其中血衣門一共有三個堂,分別是龍堂、天龍堂和虎堂。

二當家是龍堂的堂主,大當家是天龍堂堂主,至於這第三個堂的虎堂的堂主之位則是空閑著的,現在楊寧既然升為三當家自然就是其堂主了。

虎堂名下一共有一千一百人,財產九千上品靈石,一萬五千中品靈石,三萬下品靈石。

馬殘看著楊寧又看看申敏,眼神有些古怪,意思是這些財產你們老兩口以後誰保管。

申敏豪爽一笑,拍拍楊寧的肩膀,說:「楊寧,靈石歸你保管吧,我更喜歡管人呢。」

馬殘乾笑一聲,暗想老三這媳婦調教的果然好。

看著馬殘猥瑣的眼光,楊寧有些無語,隨即岔開話題,問:「我們要不是去看看大夫人?」

馬殘搖搖頭,說:「大夫人喜歡清靜,我們還是不去為妙。」

楊寧點點頭。

「好了,我現在去龍堂走走,你要不陪我一起去看看?」馬殘看著楊寧,說道。

三個堂中,大當家的天龍堂實力最強,二當家的龍堂次之,至於楊寧的虎堂則是最弱的。

楊寧忙著修鍊和打通經脈,拒絕了二當家的邀請。

最後楊寧自然是讓申敏去虎堂走上一圈,他回到了房中修鍊。

申敏這一出去就是兩個時辰,最後回到房中立即對著楊寧翻了翻白眼,「楊寧啊楊寧,你也太狡猾了,這甩手掌柜當得心安理得嗎?」

楊寧摸著鼻子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能者多勞。」

申敏瞪了一眼楊寧,有些拿這傢伙沒招,已經認命了。不過她當即笑嘻嘻的看著楊寧,一時間表現得很小女人,說道:「我以前一直沒有發你這麼厲害,竟然精通這麼多精深的招式。話說,你能不能拿出一部半神級武技,讓我學學。」

楊寧險些將剛剛喝下去的茶水噴出來,愣了半天,說道:「你當半神級武技是路邊的紅薯白菜?說拿就能拿出來的?」

申敏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上下掃在楊寧身上,眼中射出像是小狐狸一般的狡黠光芒,好像已經認為吃定了楊寧。暗想我就跟著你何愁你不教我。

總裁下手留情

申敏呵呵一笑,也閉目修鍊起來。

楊寧沉浸到體內,先是開始打通經脈,隨即錘鍊靈海,最後還有一點時間,他開始修鍊鍾離愁傳授他的青龍軍團鎮軍秘法血剎七羅典。

如今,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再次培育出來一個血剎源種,加上先前他培育出來那個,一共是兩個。

按照血剎七羅典介紹,他要培育出來七個血剎源種,才算是完成第一層的修鍊。

最後,楊寧心念一動,再次想到了黑暗宮殿,要是能進入黑暗宮殿,憑藉裡面的時差,他在裡面修鍊一天可就當在外面修鍊幾年了。如此逆天的功能,他豈有不心動的道理。

當即他心念再次對著宮殿飄過去,意識中立即出現一道淡淡的光芒罩子,罩子就籠罩在宮殿第一層的入口處。

感受著上面傳出來的恐怖彈力,他意識沒有做無用功,直接退了出來。


不過,他現在能確定,宮殿是再次被封印了起來,破解封印他會,只是這封印宮殿的可不是一般的封印。需要一種半仙靈材的輔助,破封地皇草。

半仙靈材已經具備相當高的靈智,並且極為的稀少,從某種程度來說,其價值不在半神訣之下。

靈材在不滅大陸同樣有高低之分,以前楊寧只知道凡級、靈級,至於這半仙級都是在大道三千中的傳承中才知道的。按照大道三千所述,半仙級的靈材上面還有,不過卻並沒有言明,只是模糊的介紹了一句,那種層次的靈材能幻化形狀,具有驚天的威能。

楊寧眼睛微微眯起,思索破封地皇草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大道三千中曾經有過相關的記載,破封地皇草曾在北幽冥山出現過三次。

「看來以後有時間得去北幽冥山碰碰運氣了。」楊寧心中思量著。

……

轉眼已經是半個月過去了。半個月楊寧一直處於修鍊中,很少出門,虎堂的事情完全是由申敏打點的。跟隨者楊寧一起上山的血刀最後加入了虎堂,被申敏授任為管事。

血刀心裡自然是嘆息不已,不曾想到當初那個嫩小子竟然在豺狼聚集之地的血衣門都能當上三當家。

翌日。

楊寧還在處於修鍊中,申敏忽然走進房中,神情很是焦急。

楊寧從修鍊中退出來,問道:「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申敏苦笑道:「也不知道怎麼的,我們虎堂中最近有許多人都不正常,不知道得了一種什麼怪病,無法運行靈力。」

「山上不是有醫館嗎?」楊寧笑了笑說。

申敏嘆息一聲,搖搖頭:「看過了,醫館的人無能為力。」

「以前醫館無法治癒的人不是都找大夫人嗎?」

「大夫人半個月未曾出過房門了,據說她自從和你比試過之後,就重病不起了。」

楊寧心頭詫異,溫青璇精通醫道,半個月的時間有什麼病也該治癒了,當即他沖著申敏揮揮手,說:「走吧,帶我去看看虎堂的兄弟。」

血刀早在門外恭候了,見到楊寧出來立即躬聲行禮:「三當家。」

楊寧點點頭,問起具體的一些情況來。

很快,楊寧來到了堂口,立即贏來陣陣歡呼,在三位堂主中,楊寧算是最為神秘的一個,要是沒有什麼事,想要見他一面幾乎是很困難的事。

楊寧走進虎堂,只見生病的人臉色發黃,眼睛深陷,身上的氣息波動得極為厲害。

著看這些癥狀,他立即想到大道三千傳承的醫道,知道這些人是中了一種名為「禁靈噬魂」的毒。

楊寧心頭有些詫異,這毒一向只流傳在冷夜帝國,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

「楊寧我們該怎麼辦?」申敏虎頭望著楊寧,問道。山上醫館的人治不好,而大夫人又重病,看能只能到山下找尋高人了。

楊寧面色平靜,說:「解毒,他們這些人是中了『禁靈噬魂』毒了。」

「什麼?中毒?」申敏一驚,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的表情忽然變得很是精彩,莫非楊寧他還懂得醫道。

申敏一聲驚叫,險些跳起來,難以置信的望著楊寧,說:「楊寧,你懂……懂醫道?」

楊寧淡淡一笑,說:「一點點而已,算是皮毛。」

虎堂的人齊齊震驚,楊寧在武道上的博學,他們深有體會,如今,楊寧在醫道上好像也展現出來不弱的知識了。

申敏震驚過後,看楊寧像是看妖怪一般。

最後楊寧提筆,在書頁上寫下幾味葯來,讓血刀到庫房去取葯了。

讓虎堂所有人大為吃驚的是,楊寧給的葯剛剛喝下后,身上毒便是忽然解了大半,無法運行的靈力已經能運轉了。

當下,楊寧在虎堂中的聲望再次攀升,三當家原來還精通醫道!

起初楊寧精通醫道只是虎堂的人知道,後來天龍堂和龍堂的人都相繼中了這種毒,後來也是由楊寧出面治好的。

一時間,楊寧名聲在血衣門大盛,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楊寧精通醫術了。

……

楊寧的房間中,楊寧眼睛微微眯起,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山上這麼多人接連中禁靈噬魂毒絕對不正常。楊寧從中嗅到了一絲暴雨來臨的危機。


Related Articles

“噗…”歐陽俊直感覺到自己的鼻孔一熱,不會是來鼻血了吧!

“嗖...”歐陽俊嗖了嗖鼻子,用力的一吸...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