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暴岡愕然在地,他也沒有再說什麼。

「羿鋒!你……」紫音看著羿鋒想說些什麼。畢竟,羿家和羿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紫音姐放心!我早就不是羿家的子弟了!『逆逐』?!呵呵,好像羿家有條規矩,說是被『逆逐』弟子,只有在他的成就能媲美當代家族的情況下,才能重回家族。呵呵,我對重回家族是沒什麼好感,不過對於把羿家家住踩在腳下倒是很有興趣!」

羿鋒淡淡的說道,對於羿家,羿鋒真正放在心上的只有自己的母親和大哥。對於羿公那群人,羿鋒見都沒見過,和陌生人並沒有區別!

紫音見羿鋒這麼說,不由為羿家同情了起來,把這樣一個弟子逐出家門,那是多大的損失?!從某種意義上上,羿鋒七階醫師的成就,已經過了羿公了!

「對了,暴岡王爺,上次在你府中見到的那個皇子,是不是也是背後的控制者之一?」羿鋒忽然想起了一點什麼。

暴岡點了點頭道:「陛下一共有四個皇子,你見到的龍鳴是大皇子!四個皇子中,以大皇子和二皇子勢力最為強盛。皇位的人選應該是他們兩人之中選出一個,所以他們也斗得最激烈!」

羿鋒點了點頭,突然對著暴岡說道:「暴岡王爺認識蝶妃么?他比起兩大皇子如何?」

暴岡皺了皺眉頭,不明白羿鋒這麼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話,但是想了想,他還是回答道:「鋒少知道帝國高層怎麼評價這女人的么?!任何真正接觸帝國權利中心人都把她評為禍水! 皇后如此多嬌 !最重要的是這女人手中有著一股讓所有人不敢小視的力量,這股力量沒有人知道具體有多大,但是帝國皇帝在她面前都得禮讓三分。足以見她的恐怖了。曾經有人在帝國皇帝面前狀告蝶妃無視帝國尊嚴,帝國皇帝只說了一句話,就把這人給流放了。他說『蝶妃要是想殺朕,那也是輕而易舉。並且殺了朕之後,還能活著逃出皇宮!你居然狀告她無視帝國尊嚴,她要是真無視帝國尊嚴造反的話,整個湛藍帝國都將大亂!』你說,她比起皇子來說如何?」

羿鋒聽到這句話,她獃滯在原地,心中忍不住狂吼道:「靠!這麼牛.逼!」

羿鋒心底也有些明白了,為什麼蝶韻腴可以隨意出入宮廷了,連帝國皇帝都不顧身份說出那樣的話,還有人敢說什麼嗎?!

羿鋒甚至想象一下,是不是該藉助蝶韻腴的勢力。可是想了想,他還是不敢如此做。這樣做太著痕迹,怕是到時候對付自己的不是皇子了,你將是帝國皇帝!

「暴岡王爺,羿家和布蘭家的兩位家主實力很強嗎?」羿鋒問道。


暴岡點了點頭說道:「任何一位都不比我差,如果兩方聯手的話,怕是凶多吉少。只是,以兩方家主的矛盾,聯手的幾率不大。就好比今天一樣,凶狼和殘暴看起來是聯手找紫音妹子麻煩,實際上卻是各自做各的!」

羿鋒點了點頭,隨即看著暴岡詭笑道:「暴岡王爺,我要求你做紫幫得榮譽龍頭怎麼樣?」

一句話,瞬間讓暴岡苦笑起來:「鋒少,你也別嫌棄我說話難聽!你的意思我很明白,無非是想把我綁在紫幫身上。但是,我孤單影只的一個,要想和世家作對是不可能,如果鋒少只是要我幫著牽制一下他們倒是問題不大,那兩個老傢伙雖然會有些不爽,但是顧忌我實力,卻也不會太計較。但是要是我明目張胆的和他們作對,怕是他們會直接把我當對手,到時候我小家小戶的,如何擋得住?」

「呵呵……」羿鋒聽暴岡這麼說。倒並沒有生氣,暴岡說的也是事實,不過他能幫著牽制下,對羿鋒的幫助也是極大的,羿鋒極度顧忌的就是王級高手!

暴岡見羿鋒並沒有生氣的樣子,他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不由笑道:「其實鋒少倒是可以請一個人幫忙,而且這老傢伙比我有用多了。」

「恩?」羿鋒疑惑的問道。

「白家!鋒少要是可以把白家拉到你船上,那你也不怕兩大世家了!」暴岡見羿鋒疑惑的眼神,他繼續說道,「別看白家現在沒落的樣子,但是我們這些人都知道,這白家是在隱忍,它的真實世家勢力,可能比不上帝國的三大世家,但是也不會相差太遠。只不過他隱藏深,普通人不知道而已!要知道,百年前白家是除去皇族帝國最大的家族了。」

羿鋒愣在了原地,想不到白家居然還有這樣的勢力。

「找白烈火?!呵呵,那老頭恨不得殺了我,他會幫我?」羿鋒對暴岡的餿主意嗤之以鼻。

「鋒少不是一直說你魅力多強么?!白烈火雖然難搞定,但是他那孫女鋒少還搞不定么?只要把她弄到手,以那老傢伙對白寒雪的寵愛,還不會幫你么!鋒少想象,白寒雪那女子何等漂亮,鋒少也不吃虧啊,人財兩收!我想沒有男人能拒絕掉!」

暴岡談著他的長篇大論,絲毫沒注意到羿鋒的眼睛已經冒出來火焰:「你怎麼不去死!」

***!這混蛋,居然叫本少去做小白臉勾.引富婆!本少像那樣的人嗎?!呃……就算要做小白臉,也要找個更富有的! 第三百一十一章紫音的按摩

暴岡和羿鋒隨意的聊了聊,見沒有什麼事情了。暴岡也向著羿鋒哈哈笑道:「鋒少和紫音妹子慢慢談,我再去按摩一番!還別說,金樓侍女的手藝不錯!」

說完,暴岡對著羿鋒投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哈哈大笑就往著包廂外面走去。

羿鋒見暴岡如此姿態,他心中也讚嘆不已:想不到這暴岡,還有著年輕人的心!只是不知道他持久力是不是也有年輕人那麼厲害?!

羿鋒在心底把暴岡鄙視了千百遍,這才微微泄了一點心中的嫉妒。

紫音見羿鋒嚮往不已的模樣,她嬌嗔道:「你又在想什麼?」

「呃……」羿鋒哭喪著臉說道,「昨天晚上勞累過度沒有睡好,今天又在詩會和賭場和一群人鬥智斗勇。頭疼的厲害,我不過就像找個人幫我按摩一下而已。紫音姐都不讓我享受一番。哪有這樣,金樓的小少爺居然不能在金樓享受一番。這不是很諷刺么?」

紫音聽到羿鋒的話,輕啐了一口,不過看到羿鋒那又開始昏昏欲睡的表情,她倒也不忍起來。鬧騰了這麼久,他累了也正常!

「你先到按摩室去等等!」紫音想了想突然說道。

這一句話,讓羿鋒一愣,隨即高興的應聲道:「哎,紫音姐,記得要找個漂亮的侍女給我,呃,上次的百合就不錯!」

「哪有這麼多要求!趕緊去按摩室!」紫音白了羿鋒一眼不滿的說道,這小子壞心還沒死,居然還打著百合的主意。

……

羿鋒躺在按摩床.上,心中暗自計較著,等等紫音會安排一個什麼美女給自己。清純的?魅惑的?火爆的?還是小鳥依人型的?

不過,當包廂的門被打開,羿鋒興奮的看過去的時候,他愕然在原地。羿鋒怎麼也沒有想到,出現在她面前的會是紫音。

紫音身著一身專業的按摩服,寬大的按摩服掩蓋不了紫音妖嬈成熟的軀體,反而為紫音增添了一份雍容之感。

紫音容顏嬌艷,眼波盈盈,扭著她曼妙的撩火嬌.軀,臉上帶著如同桃花般的淡淡暈紅,越顯嬌.媚!成熟少.婦的風韻,在這一刻展露無疑!

羿鋒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尤.物說道:「紫音,你不會是自己親自為我按摩?」

紫音嫩白的臉頰的紅暈蔓延開來,但嘴中卻說道:「怎麼?不願意?」

「願意!願意!」羿鋒興奮了起來,笑話如此妖嬈禍水自己還有意見,那自己真的就是傻子了。

不過,再去前世按摩是有特殊服務的,不知道在異界是不是也有。

想到這,羿鋒笑的很邪惡,看的紫音眉頭微皺:「你再想什麼?」

「啊……沒!我什麼也沒想!我想紫音姐的手藝一定很強!」羿鋒心口胡扯道。

紫音白了羿鋒一眼,自然不信他的鬼話,不過也沒有過多的計較,她對著羿鋒說道:「把衣服褪去!」

說這話的時候,紫音也感覺自己臉也微微的燙了起來:紫音並不是想給羿鋒按摩的,相比自己金樓的那些專業侍女,自己的水平還是遜色一籌的。但是紫音卻也不放心別的的女子給羿鋒按摩。以羿鋒的性子,要是別的女人,他不亂來才怪。紫音可不認為,那些女子擋得住羿鋒的手段,從某些方面講,羿鋒的魅力對女子還是很有殺傷力的,何況是金樓的侍女!

「褪衣服?!」羿鋒嘿嘿的笑了兩聲道,「紫音姐,我還是很純潔的,你看光了我,可得負責哦!」

紫音被羿鋒灼熱的目光直直注視,配合著羿鋒的葷言葷語,她感覺自己微微有些顫抖了。但是紫音畢竟不是青澀小女孩,雖然心底有些羞澀,卻並沒有表露出來。

「一個小屁孩。亂說些什麼!」紫音嗔了羿鋒一眼。

羿鋒嘿嘿的笑了兩聲,在把整個衣衫褪的只剩下最後一條內.褲時,對著紫音說道:『紫音姐,要不要褪光光啊!』

紫音望了一眼羿鋒兩腿間的高高聳起,她拍了拍自己感覺燙的厲害的臉,瞪了羿鋒一眼,走向前取過一條浴巾,鋪在羿鋒身上,遮擋著他的重要部位。

「躺好,別動!」

紫音吩咐了一聲,深吸了一口,這才緩緩的坐到了羿鋒身上。在碰觸羿鋒的瞬間,紫音的身軀也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儘管她努力讓自己正常,可是這麼多年沒接觸男子的她,依舊做不到平靜如水。

「小冤家!」

紫音嘀咕了一聲,手慢慢的在羿鋒的腿腳捏揉了起來。

「噢……嗷……」

紫音還沒捏兩下,羿鋒就舒暢的嗷叫了出來。這聲音,激昂的如同叫.床。

紫音聽到之後,她臉色通紅的哭笑不得:這混蛋,有叫他這麼大聲的嗎?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對他做了什麼。就算對他做了什麼,這也是女人的權利!

「哦……嗷……嗯……」

在紫音再次捏了幾把的時候,羿鋒的叫聲更大了。紫音聽的感覺自己全身都開始顫抖了。她甚至有拋下羿鋒拔腿就跑的衝動!

「羿鋒……」紫音帶著顫聲提醒道。

「嗯?!」羿鋒見紫音忽然停了下來,他疑惑的說道,「紫音姐這麼停下來了,好舒服呢!繼續啊!」

紫音想一巴掌拍死羿鋒,她只得提醒羿鋒道:「你的叫聲……」

「叫聲怎麼了?難道不夠響亮嗎?那沒辦法了,紫音姐再加把力!」羿鋒笑著說道。

「不準再出聲音!」 王牌特助:首席闊少輕點愛 ,對著羿鋒霸道的嬌嗔道。

「呃……」

羿鋒心底很疑惑:女人真奇怪,舒服難道不讓人叫不成?!

紫音轉過身,她不敢再動羿鋒的腳了,他受不了羿鋒那讓人驚魂動魄的聲音。

羿鋒感覺到坐在自己小腹上的柔軟豐腴圓潤挺翹。他心底就忍不住激蕩了起來。

而最讓羿鋒受不了的是,此時的紫音因為準備給羿鋒按摩下頭腦解除他疲勞的緣故。整個身軀俯身下來。

這本來不要緊,可是此時的紫音穿的卻是寬鬆的按摩服。寬大的領口絲毫掩蓋不了其中的風景。其中高高聳起的嫩白豐.滿挺翹。一道雪.白的溝渠映入羿鋒眼中。隨著紫音的動作一顫一顫的,頗有為驚心動魄。


那白.皙如玉的醉人風光,讓羿鋒感覺自己鼻頭有些液體要流出來似的。羿鋒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這看著就能讓人口乾舌燥的溝渠。他覺得自己的頭一陣陣暈眩!同時,鋪在他身上的浴巾也高高的聳起!

==大家容忍下,現在是畢業時間了,所以學校事情極多,有時間的話,我會爆的,當然,兄弟們也多砸砸磚,群里那麼多兄弟,你們每人一磚,也能砸出n個美女來啊== 第三百一十二章秦依的男人

紫音見羿鋒沒有在出那讓人面紅耳赤,她也終於平靜了下來。

「羿鋒,頭感覺舒服么?」

紫音輕輕的捏著羿鋒的太陽穴,對著羿鋒詢問道,可是等了良久都不見羿鋒出聲。她不由疑惑的轉頭看向羿鋒的眼睛。她看著羿鋒幾乎快直的眼睛,疑惑的順著羿鋒的目光看了過去。紫音的臉瞬間紅的如同熟透的蘋果一樣,她趕緊用著手壓著自己的領口。

「羿鋒,你……」紫音的聲音中帶著顫音,欲言又止的曖昧情景,讓她心跳的厲害。

羿鋒見自己的行為被紫音現,他訕訕的笑笑,隨即若無其事的說道:「我什麼都沒看到,沒看到紫音姐的雪.白溝渠!」

羿鋒的這句話,讓紫音的臉色的暈紅更加快的蔓延開來,她轉頭不敢看羿鋒的眼睛。可是這一轉頭,她望著羿鋒高高挺起的浴袍,她感覺自己的整個身軀都顫抖的厲害了。

「羿鋒,你想什麼!」紫音有些羞惱了。這小壞蛋,還真色的沒邊了!

羿鋒苦笑道:「紫音姐,這也不能怪我啊!你這麼迷人,我要是沒反應,那我就要懷疑自己的某種能力了!」

「呸!」

羿鋒的一句話,讓紫音忍不住輕啐了一口。

「閉嘴!翻過身軀,趴著!」紫音不敢看羿鋒的高高聳起,也不想羿鋒的眼睛那樣肆無忌憚的注視自己的某個位置。

這一句話,頓時讓羿鋒急了「紫音姐,你看我能趴著么?這還不壓斷啊?」

紫音見羿鋒的目光轉移到自己的挺起出,也明白羿鋒這句話的意思。她不由狠狠的瞪了羿鋒一眼,低聲罵道:「冤家!」

紫音也沒有繼續說什麼,白了羿鋒一眼,臉色依舊還帶著暈紅的鬆開那壓著領口的手,伸手到羿鋒的胸膛上輕輕的捏揉。

柔軟的小手觸碰著羿鋒光潔的胸膛,讓羿鋒感覺十分舒服,羿鋒閉著眼,倒也不敢再看紫音了,他怕自己忍不住真的要化身月夜之狼了。

紫音見羿鋒閉著眼睛,又偷偷的看了一眼羿鋒頂起的浴袍,不由輕笑了一聲!這小壞蛋,原來也知道收斂啊!

紫音捏揉著羿鋒的身軀,羿鋒雖然看起來單薄,但是整個身材卻透著男人流線的魅力,讓紫音看的有些別樣感覺。

女在上,男在下!女方的手還在男子的身軀之上捏揉,儘管紫音一再安慰自己,可是如此旖旎環境,還是讓她尷尬不已。

「羿鋒,你不和我說說她的事情么?」紫音想找些話題緩解下尷尬,可是她說出這話的時候,又忍不住一愣,不明白自己怎麼問這句話?!

「她?!你是說秦依!」羿鋒一愣,隨即也明白了過來紫音話中的她是誰。

「秦依?!」紫音聽到這句話,驚訝的看著羿鋒道,「你說她叫秦依?那引起兩大王級對決的秦依?」

羿鋒疑惑的說道:「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紫音有些愣,她雖然極其震撼那女子的美,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就是秦依!那曾經僅僅是因為她的美就把帝都搞的天翻地覆的秦依!

不過,想到那女子的飄然的氣質,絕美的容顏!紫音的那絲驚訝又消失的一乾二淨,也只有秦依才能有如此震撼的美。

但馬上紫音就想到什麼,她瞪大眼睛的望著羿鋒說到:「對了,曾經秦依的男人手下,一掌敗了帝都的一個王級?那個男人不會是你?」

紫音儘管有所準備,但是依舊不敢相信的望著羿鋒。那帝都傳的沸沸揚揚的神秘男子,就是自己身下的羿鋒?!而且,王級頂峰的高手坐手下,這是不是太恐怖了?!

紫音越來越覺得羿鋒的身份神秘了。不過讓紫音疑惑的是,有那樣的手下,難道還能頭疼兩個世家不成?!

「你們都猜錯了,那魔頭哪裡是我手下,不過是我花了大價錢找來的幫手而已。媽的,說到那魔頭我就來火,請他幫個忙還打劫我一番!」羿鋒憤憤不平的說道,不過一睜開眼睛就再次看到紫音那雪.白的溝渠,讓他心底起了點點漣漪。

紫音聽到羿鋒這默認的一句話,她已經震撼的說不出口,她怎麼也想不到。羿鋒居然會是那秦依的男人?

「真搞不懂你是怎麼把秦依騙上手的!」紫音揉揉額頭,不由輕笑了起來,想不到秦依那顛倒眾生會被羿鋒擁有!

「這個牽扯的就遠了,不過終歸道一點就是。本少太帥了,魅力無法擋啊!」羿鋒一本正經的說道。


「去……」

紫音為羿鋒的話感到臉紅!

不過,當紫音注意到羿鋒的眼睛再次注視著自己柔軟的聳起時,她忍不住臉色微紅的輕啐了一口,卻也沒有阻擋羿鋒的眼神,顯然對羿鋒她有一定抵抗力了。

「有秦依還不夠?居然還這麼好色!」紫音無奈的看著羿鋒說到。

羿鋒嘿嘿笑道:「男人不好色還是男人么?何況是紫音姐如此漂亮媚惑!」

紫音聽著羿鋒的瘋言瘋語,白了羿鋒一眼道:「幸好沒有讓侍女來給你按摩,她們可擋不住你這張嘴!」

「那紫音姐擋得住么?」羿鋒似笑非笑的看著紫音,看的紫音心底一陣慌亂。她閃避著目光,不敢注視羿鋒!

這一幕,讓羿鋒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準笑!」紫音有些惱羞成怒了,這小子越來越沒規矩了,連自己也敢調.戲了!紫音想起剛剛羿鋒熾熱的目光,她就感覺自己臉燙的厲害!

紫音深吸了一口氣,狠狠的瞪了羿鋒一眼,拿羿鋒沒有辦法的她,只得把力量全部放在自己按摩的手上。手不斷的在羿鋒的身軀之上捏揉!

「嗷……啊……哦……」

紫音的這番動作,讓羿鋒再次叫了起來,這聲音比起剛剛響亮多了,聽的紫音面紅耳赤,忍不住提醒著羿鋒。

不過,羿鋒哪裡管紫音的聲音,那叫聲反而越加的響亮起來。聽的紫音恨不得抽羿鋒。


Related Articles

上官邪的臉色微微的白了白。

隨後他一咬牙,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麼...
Read more

她自找話題:「小夏哥,我報到后不想住校,可以走讀嗎?」

住校條件一定不好。 她不想委屈自己。 夏...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